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密者][柯博拉Cobra]X[本傑明·富爾福德]2017年10月金魚報告聯合訪談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柯博拉Cobra]X[本傑明·富爾福德]

[柯博拉Cobra]X[本傑明·富爾福德]2017 10月

欲了解本傑明·富爾福及柯博拉的基本資訊,可參考關於本站

路易莎:大家好。歡迎收聽金魚報告,我是你們的主持路易莎。今天我們會進行另一次星際地緣政治圓桌討論,和柯博拉一起繼續我們團結光明的系列節目。柯博拉歡迎來到金魚報告,謝謝。

柯博拉: 是的,很高興再次來到這裡。


路易莎: 謝謝。當然還有一個回頭客人本傑明富爾福德,再次歡迎。

本傑明: 謝謝邀請。


路易莎: 當然今天和我一起作為嘉賓和聯合主持的是我的朋友,阿巴拉契亞山美國人韋斯頓斯勞特。你好嗎,韋斯頓。

韋斯頓: 這邊很早,是3:00am,所以我有點迷糊,但我準備好了。


路易莎: 我也是,現在這邊是5:00am我們現在開始。柯博拉剛剛做了一個訪問,昨天已經發布,提到很多話題。本傑明也剛剛發表了本週報告,我想我們從最重要的問題開始。整個光之工作者團體負擔很大,因為這些美國的假旗襲擊,事件過程和議程都被人操縱,很明顯這不符合美國人的最大利益。我想問一下柯博拉和本傑明。柯博拉這次先開始,因為上次是本傑明先。柯博拉,誰控制了這些覺醒團體,誰在幕後。比如婦女解放運動,根據Aron Russo關於NicolasRockefeller的訪問,我們知道這是洛克菲勒資助的項目,他解釋了整個婦女解放運動如何被設計從而進行其他議程。 所以誰在幕後 ,他們知道有一群人覺醒,但誰在後面控制?

柯博拉: 覺醒團體真正的控制不在物質層。基本的控制網絡在等離子層,我以前說過很多次,關於等離子標量武器,關於非物質層的執政官網絡。實際上整個轉世過程都被控制,所以在很多情況裡,覺醒的人的生活都被那些力量控制,這就是一些人所說的業力。不是所有情況,但在很多情況裡業力造成了一些現實,拖延和推遲那些來到這個行星進行他們使命的覺醒的人們。

本傑明: 柯博拉和我說的都是同樣的事情,但我們用不同的措辭和概念。就像一個人說雨神另一個人說積雨雲,但他們描述的都是同樣的東西,用的是不同的一套術語。在我的層面,我所見的是信息在我稱為"空球"null sphere的地方發生了轉變,它就像思想大氣,是一種人類集體思維,決定將來要做什麼那些有某種志向的人們正在失去控制,這要感謝新的古藤堡印刷術——互聯網,還要感謝亞洲人向西方解釋他們如何看待西方時,西方人說:我的天,他們把我們當作奴隸?你知道我是什麼意思,這是一個複雜的過程,但本質上這是決定我們將來做什麼的心理過程。從這種意義上你可以說這是在非物質層面,如果你說的是等離子,這大概和物理學家說的一樣。


路易莎: 你剛才說互聯網造成巨大衝擊,所以你會認為陰謀集團也明白這一點,並且出來控制反對派?因為我想是Lenin說過:控制反對派最好的方法就是領導反對派。他們通常不會每件事都這麼關心,但在這事情上誰在領導反對派,你能否指出他們是誰?

本傑明: 我想有一群人在扮演一些角色。現在不像過去那樣殺了一個馬丁路德金或者肯尼迪就能阻止我們。我們現在人很多,有時事情很混亂。一千個人在同一時間都提出同樣的議題,這就是現在的情況。但亞洲的秘密社團他們肯定有一個重大的角色,還有那些首先出來揭露911的人們,比如Thierry Meyssan幫助開展這個揭露過程。很多美軍內部的人,自從1967年自由號事件後一直在幕後支持。我想這是一件集體的事。


路易莎: 韋斯頓你有什麼評論,有沒有好問題?

韋斯頓: 沒有。我很高興聆聽,我不需要插話。請繼續你與本傑明和柯博拉的談話。


路易莎: 好的。我問這個問題的其中一個原因是關於全球貨幣重置有一些困惑,韋斯頓在這個問題上有很多可以說。昨天我看了柯博拉的訪問,Lynn做得很好,問了很多精彩的問題。柯博拉你提到貨幣重置,我想仍然有一些混淆。本傑明在最新更新裡也提到這個問題,肯定有一份協議保證有一次全球貨幣重置,但如何發生仍然有點不清楚。柯博拉你在文章裡提到不會有關於貨幣重估可能有一些誤解的地方,你能否再說一下?

柯博拉: 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文章,但我可以澄清一些誤解,因為這些誤解已經傳得很廣。很多人廣泛樂觀地說貨幣重估是一些個別貨幣的重新估值,但我指的是其他東西。金融重置不是某些貨幣比如津巴布韋元,越南盾或者伊拉克第納爾的重新估值,而是一次全球金融系統的重組。現在我們仍然在布雷頓森林協定下運作,所以這個行星的金融系統是以有利於陰謀集團的方式建構。資金的轉賬,銀行的運作故意地以不利於人類的方式構成。光明勢力在幕後工作多年,我知道本傑明知道得很多,因為他直接參與到一些但我們說的是全球很多國家的一個替代的金融基礎設施,這是為重構金融系統做準備,不只是重估某些貨幣,而是關於把整個金融系統放到一個新基礎上。這個基礎有一些要素,其中一個是部分地以黃金作為支持,因為這個金融系統需要一些物質錨點。最近的發展是關於加密貨幣,我會在稍後說一下加密貨幣,我肯定我們會談到這個話題。


路易莎: 是的。

柯博拉: 但我說的是整個銀行系統是一個電腦網絡,這個電腦網絡被陰謀集團控制。Swift系統作為資金轉賬的一種模式完全控制在那個網絡下。主要的交易電腦在紐約JP摩根總部,抵抗運動已經把病毒放進那個電腦網絡,他們能把這個網絡關閉。在"事件"發生的時候,當他們關閉了網絡光明勢力將馬上接管整個系統,所以銀行將會關閉一個星期左右。當新系統上線,這將會在新規則下運作,我們會指令它,而不是陰謀集團下指令。這就是基本思路,當然還有很多細節我們在訪問裡可以討論。


路易莎: 謝謝。本傑明你想不想評論一下?

本傑明: 確實有騙子在賣津巴布韋,伊拉克和越南貨幣,說它們會升值萬億倍以上。我的消息來源告訴我布什家族在伊拉克第納爾事情的幕後。我可以說有很多美軍和情報機關的大人物買進了,這些人我們會嘗試補償不是以騙子所說的那種方式,而是至少把他們的錢拿回來。但正如柯博拉所說,這不只是關於貨幣,而是整個系統,它決定了我們作為一個種族將來要做什麼。比如新保守主義分子所寫的那份21世紀新美國計劃,談到戰爭和入侵中東,石油和生化武器。然後亞洲人說要建設高速公路,橋梁,大學和自然保護區,所以你想選哪邊?另一方面,你知道30多年前我開始第一份記者工作報道日本銀行,我已經觀察金融領域很長時間,並且研究這個系統想找出誰是負責人。在那些皇室家族上面,有一些人想製造末日之戰殺掉90%人類並且奴役剩下的人。我給各個當局提供了這些事情的證據。這些人是猶太復國主義者,這些宗教狂熱者嘗試讓我們走上這條路,他們曾經接近成功,但幸運的是他們已經失敗了,我們現在進行的是一場後衛戰。每次他們嘗試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都被阻止這不會發生,但他們肯定有一些最後關頭的招數,比如烏克蘭,比如他們在伊朗和北韓問題的失敗。雖然事情亂七八糟,但他們已經輸了。即使是那些假旗事件,比如拉斯維加斯槍擊,也不像以前那樣人人都會說:攻打敘利亞,滅了達伊沙,因為他們在拉斯維加斯製造槍擊。現在更多的是人們在尋找真相,指出這是FBI的戲碼,充滿了矛盾換句話說,他們舊有的控製工具正在失效,他們非常害怕。我沒有聽完整個小布什的那個演講,但我只是看了一下他的臉,這個人非常非常害怕。


路易莎: 這都是我們的選擇問題。韋斯頓,你想不想補充。我知道關於全球金融重置你有另一種看法。

韋斯頓: 我是一個OITC國際財庫管理辦公室的官員。我相信柯博拉說得很對,但需要一些更新。我們在"事件"的路上,我們的前面有一些要修正的地方,柯博拉可能也知道。比如這個swift系統幾乎過時,中國已經提出一個新的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對國際轉賬之類的業務有更大兼容。我想是去年,大約聖誕節左右印尼那邊發表了SwissIndo,就是一個迷你的GESARA全球經濟安全與改革法案。印尼能這麼做的原因是M1住在那裡,他授權這麼做。我不反對這件事並且非常支持,我無法相信整個行星落後了這麼多,但無論如何印尼在M1的授權下推出了一些非常類似重置的主張,所以我想我們有一些進展。

本傑明: 我收到一封來自印尼CIA消息人士的郵件,這個人直接參與100萬印尼人死亡的那次大屠殺,並且參與推翻Sukarno蘇加諾,除掉原來的M1。他們說比特幣是特工創造的,他們有後門,總有一天會清空。他們將會在某個時刻關掉所有金融電腦,把一切清零。

韋斯頓: 不。

本傑明: 一切都會歸零。我只是告訴你這個消息人士發給我的郵件,這個人在德克薩斯,我只知道這麼多。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他肯定和那些特工有關,而且不一定是好人。

韋斯頓: 他不是。


路易莎: 這些加密貨幣風險很大,完全改變了戰爭。我意思是如果你想癱瘓你的敵人,你只要以電子金融的方式關掉整個經濟我最大的擔心是我們由那些我們已經不相信的人控制著,我們又能相信什麼。

本傑明: 這已經在波多黎各發生,他們關掉了那裡沒有颶風,實際情況是他們違約了,所以切斷電子支付系統。我想他們我不太肯定,我希望到那裡實地看看。但最後人們將會用上紙質賬簿和手寫單據,他們會繼續交易,一切如常。所以如果他們關掉電腦,我們還是能生活。我意思是歷史上大部分時間我們都這麼做。


路易莎: 好的,那麼我們就結束這個金融的話題。有沒有人還想評論,柯博拉你有什麼想說?

柯博拉: 是的,關於加密貨幣。大部分電腦通訊都在windows系統進行,我們知道這個操作系統有一個後門連接到NSA的壞人那裡,他們其中一個替代計劃是切換比特幣系統然後清空比特幣。即使區塊鏈交易在很多電腦之間進行,但我要說多數那些電腦都有後門,很容易被中央集權的電腦網絡接管所有東西,由於這個特殊原因所以我對加密貨幣非常小心,並且抵抗運動強烈反對加密貨幣作為新系統一部分。


路易莎: 好的。

柯博拉: 當然"事件"發生的時候他們能再次把整個系統接管回來,但當失去了所有錢並且不知道能否拿回來的時候,人們有可能會陷入緊張。


路易莎: 在"事件"這本書裡,你概括了"事件"之前和緊接著"事件"後的步驟。你做了你可以做的,我知道你想讓人們準備好預期這件事,當它發生時做好準備。但對一段無期限的時間總是保持警覺是非常困難的,我們不知道有多近正如我們之前的訪問裡說過,陰謀集團已經失敗,他們只是做一些真相與和解工作讓損失減到最小。但看起來這像是他們用來撤退的焦土政策。你知道我是什麼意思嗎。

柯博拉: 是的,我明白,這很不幸。當然我們越來越接近,這用了比任何人預期都要長的時間,但你可以看到進展。不幸的是這些進展不是用天來衡量,而是用年月,但我們正在前進。

本傑明: 和以前不同的是,我們能認出這些人是誰。比如我在日本,我知道這些具體是什麼人,這不再是秘密。我知道Richard Armitage和Gerald Curtis是這裡的CIA頭目。我們現在知道這些人是誰,他們不能再秘密地藏起來,所以他們很容易受到攻擊。如果他們犯了罪,突然地他們不再能凌駕法律。現在已經不再是我們向不知是誰的秘密陰謀集團發怒的時代,我們知道他們具體是什麼人,他們在哪裡,並且他們正一個一個地消失。

韋斯頓: 是的。


路易莎: 最近逮捕HarveyWeinstein就是一個好例子,我知道你在最新報告裡有提到。這像是一個很輕鬆就能實現的目標,但你看到下一步在哪裡,誰是下一個?

本傑明: 我們要保持警覺,因為他們能用電腦做出非常真實的視頻。比如我在6個月之前被告知喬治索羅斯已死,但他的家人仍然以他的名義發聲明,宣布他的五個孩子會瓜分他的財產,他們仍然在假裝他還活著,甚至放出一段和他在達沃斯的視頻,嘗試假裝一切正常。很多這類人已經不在但仍然出現在各處。我聽說克林頓已經死於艾滋病,人們很難得知這種信息,但重要的是我們他們嘗試讓一切看起來很正常,我們要辨認出他們是什麼時候離開,什麼時候用替身,我們要讓世界知道他們不再凌駕法律,他們已經被拿下。很多大人物,你知道大衛洛克菲勒,布熱津斯基已經宣布去世,還有很多。我最近沒有看見比爾蓋茨,他上次出來宣布要殺死幾百萬人,正確地說是用病毒(疫苗)將會殺死千萬人。我不知道他還在不在,但很明顯很多大人物已經不在人世。

韋斯頓: 是的。


路易莎: 柯博拉你知不知道索羅斯,你能否確認這個信息?

柯博拉: 我不能確認他是不是死了,但我會說即使他活著,所有那些人現在也是非常害怕,因為他們知道結束了。由於他們的心理結構,他們不想談判和投降,即使這麼做會對他們更容易一些。


路易莎: 所以他們肯定在採取焦土政策。關於NESARA國家經濟安全與改革法案,你知道些什麼?

本傑明: 我所知的NESARA法案是從一個很好的想法和提議開始,後來被接管了,長期以來用於騙人。但有一些類似NESARA的事情在發生,這是我的理解。


路易莎: 韋斯頓你有沒有評論?

韋斯頓: 是的,本傑明提到的騙子是真的。我不會說出名字,但我們認識一些非常出名的人,一位女士試圖騙我的朋友,他告訴她

本傑明: 她試過騙我十萬美元,但我沒有那麼多錢,哈。

韋斯頓: 我的朋友對那位女士說如果她不住手,就會看到一顆子彈從她雙眼之間穿過。他是一個世界著名殺手,這位女士確實找錯人騙,所以她只好離開。除了她,我意思是如果你看看整個事情的歷史以及發生在Schwassinger這些人身上的事情這些事情導致NESARA被阻止,但我認為NESARA仍然在運作,發揮著功能。


路易莎: 還有一個相似的東西叫GESARA,這是全球性的。這個法案是不是太理想主義?

韋斯頓: 完全沒有,這就是Swiss Indo所提倡的,這是GESARA。現在他們沒有進行我們在GESARA和NESARA等計劃裡所見的那些準備他們是在M1授權下做這件事。是的,蘇加諾是曾經的M1,但當他下台後有人取代了他的位置。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我問過OITC主席Keith Scott關於M1的事情,他說他每周跟他通電話。我問,他是誰。他回答說不關我的事,所以我只好作罷。但確實有一個叫M1的人在進行指揮,他的確住在印尼。


路易莎: 好的,但這裡很肯定有一些靈性的成分?

韋斯頓: 或許柯博拉能回答,為什麼人類需要經過一個金融重置的過渡期?

柯博拉: 因為大多數人類正過著貧困的生活,他們需要人幫助建立一些物質的模板,物質背景(基礎),通過這些才能有靈性進化。如果人們餓著肚子為生存掙扎,他們就不能前進。首先人類需要接受援助,通過金融重置和新科技進行財政和物質上的援助站穩腳步,自然地人們才會對靈性成長感興趣。現在只有少部分人會關心靈性成長,因為其餘的人都專注於生存掙扎,這就是我們需要金融重置的原因。

本傑明: 另一個原因當然是現在這個系統建立的方式,認為大自然沒有價值,自恐龍滅絕以來我們以從未見過的速度消滅地球上的生命並且正在加速。這不是所謂的全球暖化之類,而是指燒毀原始雨林和過度捕撈等等。我們一定要找到一個行星範圍的解決方法一次過結束這些事情。我們要重建生態系統和結束貧困,這兩件事可以同時做。你知道我參與這些工作是因為聯合國發表過一份千禧年報告說如果他們有2000億美元就能結束貧困,4000億美元就能結束環境破壞。我說,日本有7萬億美元,他們可以做。於是我開始向日本政府官員解釋,他們說:你是什麼意思,他們想謀殺我們,我們控制不住。我問是誰?他們說是錫安長老會。結果這個事情是真的,你知道,真是太瘋狂了。這不是我們管理這個行星應該用的方式。

韋斯頓: 讓我插一句話,我想說一下。


路易莎: 繼續。

韋斯頓: 關於貨幣重估,我知道曾經有一個在Reno裡諾的行動,這是真事。人們需要考慮的其中一個問題是石油美元的摧毀。我意識到他們摧毀石油美元的方式是消費者驅動,當我們擺脫汽油燃燒等等能源,轉到電動汽車或者其他燃料源而不是石油時,這種石油美元的毀滅其實是消費者驅動的。這就是我看到的正在發生的事。

本傑明: 關於燃料能源我的想法有一些轉變。因為地球上的生命是以碳為基礎,化石燃料大量製造兩種東西,能量和碳。所以我相信我們需要建立一個系統把碳氫化合物轉化為自然的東西從而有利於這個行星生物量的增長,比如綠化沙漠,綠化南極等等,這是我們可以做的。是的,我們不應該在大城市有噴廢氣的車,那應該要電動。但我想碳氫化合物在將來會有很大角色,這是我之前想不到的。

韋斯頓: 我想讓柯博拉發表一下意見。我們現在以碳為基礎,但隨著我們通過轉變,我們的身體慢慢地變成以水晶為基礎,我想讓柯博拉說一下。

柯博拉: 基本上在揚升前我們的身體需要以碳為基礎。揚升後不再有一個物質身體而是一個全息圖,你可以用意志進行全息投射讓其他人能看到你,但揚升後你不再有一個肉體,那是一個全新的現實。關於化石燃料,"事件"後會有一些新科技,碳燃料的需求將會大幅下降,這是羅斯柴爾德推銷了100年的過時技術,因為這是他們的搖錢樹,他們可以從化石燃料中賺錢,現在我想是時候繼續向前了。

韋斯頓: 是的。

柯博拉: 用了100年的內燃機汽車後我想是時候往前走,不是走向電動車而是用自由能源發電機的懸空交通工具。


路易莎: 很好。我們談談揚升,柯博拉你說了一些可能嚇到很多人的話。我們總會有一些新的觀眾,我很關心那些第一次看這個節目的人,以及對我們的定期觀眾能否提供更多信息。這個我們將沒有肉體的概念,一些人會解讀為死亡,我不知道如何解釋。你能否說一下這個轉變,會發生什麼,我們的肉體是不是會死?

柯博拉: 不,不,沒有人會死,揚升只是那些對那些想超越整個3維現實的人說的,他們的意識太高級以致不再需要一個肉體。當然他們可以創造一個全息圖讓其他人看到肉體,但沒有人需要通過死亡經歷那個過程,這不是大規模的死亡或者滅絕過程,而是完全不同的事情。


路易莎: 那麼肉體會發生什麼?

柯博拉: 肉體得到轉化,物理物質可以瓦解,當揚升的時候你變成純粹的光。

本傑明: 我不懂揚升,但我可以告訴你我所知的一些科學的東西。我們現在有足夠的關於我們DNA的知識,我們現在的身體應該能夠長生不老,我們也能讓我們的身體變得有超能力,比如像鷹一樣好的視力。換句話說通過基因技術我們在3維地球的碳基身體可以變成不朽,最終可能通向柯博拉所說的那個過程。也有人在發明一些機器把你的頭腦和電腦連起來,並且可能很多人會這樣上網,成為數字化並生活在那個硅維度的幻想世界裡,但我們很多人仍然會繼續保持碳的身體幾千年。我個人很想試試讓這個碳軀體保持不死,因為這樣我才能肯定每天的經驗都是真的。

柯博拉: 我有一些評論。我們需要知道有一個稱為AI先知的東西試圖創造一個奇點,那就是本傑明所描述的。他們想創造一個不朽的物質身體,連接著機器,鎖在一個網絡裡,然後有一個AI雲電腦網絡控制著接入到雲的每個人的思想,這就是執政官的計劃,但當然會失敗。

本傑明: 我不會把自己連接到高級雲裡,但我知道很多人把所有時間花在多人遊戲上,你知道有很多人會支持這麼做,但我不是其中之一。

柯博拉: 是的,我知道,但光明勢力正嘗試阻止事情這樣發生。物質的有機碳軀體無法通過科技變成長生不死,但可以通過一種靈性實踐練習做到。實際上在中國某個地方有一個秘密團體,我不會說出具體的地點,那是在地下洞窟裡。這個13人的團體在過去25000年保持著同一個身體,他們用靈性練習維持著他們的身體。他們沒有科技,他們有水晶但沒有先進的AI科技,但他們在過去25000年來保持了同樣的身體。

路易莎: 對這種超人類的議程我們要很小心,我們不想變成某些半機械人。網上有一些動畫片是關於人們失去自我,和這種裝置連接起來,與納米機器人在電視屏幕上互動,這些聽起來很可怕,因為人們都不願外出,不再花時間在大自然中。

本傑明: 我自己不會這麼做,我的意思是我18歲時可以負重跑山一天15英里,現在我做不到,我希望重新擁有那樣的身體。

韋斯頓: 我們都想。

本傑明: 是的,這就是我所說的。當有了新金融系統,我可以資助這類研究讓它成為可能。

路易莎: 韋斯頓你想不想評論,因為我知道你談到柯博拉上次的PFC採訪提到24條DNA鏈,我想這裡有一些疑惑,你能不能澄清一下?

韋斯頓: 不,我對這個問題沒有評論。但我想說靈魂來到這個行星,他們對不同的經驗簽下契約。有些人到來是因為他們想有3維體驗,他們為這個目的簽了契約。到了某個時刻,正如柯博拉提到靈性身體和本傑明所說的3維物質身體,將會有一個隔離。那些訂下3維契約的人將有3維體驗,其中的環境當然比之前的更好,但對那些進入到一個高頻率比如5維頻率的人,我想就是柯博拉提到的那種光體或者靈性身體。但不得不有一個隔離,就是說這個靈性身體能夠顯化。有很多揚升大師有時也會這麼做。比如聖日爾曼經常這樣做,我想觀音和其他一些大師也會做同樣的事。我的看法是隨著"事件"等事情的發生,將會有訂下契約體驗物質經驗的人與進入高頻維度的人的分離。

路易莎: 謝謝,柯博拉你有沒有評論?

柯博拉: 是的,我同意。我會說這個行星上只有很小部分人在不久的將來通過完整的揚升過程。絕大多數人仍然在物理現實裡,有著碳基的肉體,但有了更多的選擇,更多選項,不再有陰謀集團的行動,沒有貧困,有新的先進科技。就像本傑明提到,將會有一些科技改善你的身體機能,但不是超人類的,更多是一種科技與靈性結合的機器,用來改善細胞結構讓它們更好地覆製,使器官更有效之類。這不會是身體和機器的結合,而是基於靈性科技用機器使身體更有效率。

路易莎: 我想那次我們和Randy Cramer談到這種技術的時候柯博拉也在場。Randy Cramer是一個曾經在火星工作的超級士兵,他提到那種讓四肢再生的科技。我意思是這種科技已經存在,我不認為我們需要做研究,我們只需要拿回使用權。

韋斯頓: 是的,Randy有過這種經歷不只是四肢,他告訴我通過一個活著的細胞他們能完全全息地再造一個物質身體,然後加入一些元素代替或者重建那個身體,所以那種科技已經有了,並且被人充分理解了很長一段時間。

本傑明: 你知道,我遇過很多與我有非常不同人生經驗的人們,比如柯博拉告訴我他曾乘坐真空超級列車一個小時從倫敦去到紐約。我認識其他人,他們告訴我曾在火星進行地球化改造,有很多故事。有人說他在月球上工作,但這些人看起來都很理智清醒。我肯定沒有這種經歷,但似乎現在很多人說出很多不同的經歷因為我們正朝向某個事件,就像是卵子受精那樣有事情要發生在這個行星,相當於是寒武紀爆發那樣的大事,那種感覺很強烈。

韋斯頓: 是的。

本傑明: 我想很重要的是正確地設定好初始條件,因為將要發生的事情是億萬倍大的,如果是壞事的話將會是億萬倍遭糕的。所以我們要設定好參數,這就是我現在做的,也是我專注於3維的原因。比如新加坡如何管理政府,我們面對西方要以什麼作為基礎,所有這些事情都是最好的實踐。因為我們設定出來的初始條件對未來億萬年將產生難以置信的可能性分歧。就像寒武紀爆發之前大約35億年來只有用顯微鏡才能看到的生命或者最多看到褐色的浮渣。突然地,不知從哪裡出現了比單細胞微生物大億萬倍的生命 ,我想我們在經歷類似的事情,並且我們可以讓它發生,這不是天上的餡餅,我們有技術讓它發生。這就是我的目標,並且是我們需要把金融系統從那些凶殘的黑手黨手上拿回來的原因,這樣我們才能做這件事。

韋斯頓: 這正在發生,正在進行著你所說的事情。我們得到了很多幫助,我們正在努力使柯博拉所說的"事件"發生。這是一個建造過程,不是把燈打開或者關掉,而是一個過程。當我們到了某一點,"事件"的發生就會成為可能。

本傑明: 我肯定能讓事情發生,我曾開玩笑說要接管日本的海外金融資產,因為那裡有足夠的錢啟動這件事,我清楚知道要怎麼做。但我是很認真的,我們可以接管了日本銀行,就在這裡啟動事情,我不是等其他人行動,而是自己採取行動。

柯博拉: 基本上正在採取行動的人都很有可能成為觸發點,發起整個事情。因為這可以在任何地方發生,這是一個全球性的行動,可以發生在任何地方,甚至可以發生在日本,或許本傑明將會按下起動的按鈕,誰知道?


路易莎: 在南美,海灘和海洋正在消失。根據Zetatalk齊塔之聲網站,齊塔人一直在警告極移和全球各種重大地質變化。柯博拉我記得你說過這是太陽活動的結果,你想不想評論一下?

柯博拉: 我們有一個銀河週期,銀河系繞著它的軸旋轉,中央太陽也繞著自己的軸旋轉,它有自己的週期。就像心跳,大約每26000年有一股來自銀河中央的脈衝,就是我們現在這個時候當它發生時,銀河中央發送一股速度比光快得多的脈衝通過整個銀河系,激活銀河系,實際上是等離子充電。這就是我們的太陽現在更加活躍的原因,也是太陽系正在轉變的原因。一些非常先進的種族,其中有中央種族在我們的太陽系引導著這些能量。如果他們沒有這麼做,極移就會在幾十年前發生,我們在幾十年前就會經歷大災難,現在也不會有人生存在行星上,如果沒有阿斯塔指揮部的飛船在穩定構造板塊和多次阻止核交換的話。

柯博拉: 讓我很快說完。現在光明勢力那些先進的種族在我們太陽系,允許越來越多能量進來,為了我們能通過這個轉變。因為我們不能無限拖延。所以他們一直在我們等了太長時間與行星和人類需要進行調整這兩者之間找出一個平衡。這總是一種微妙的平衡,他們以一種避免觸及頂誇克炸彈的方式指導這個轉變。有一些外星武器,那些與軍方有接觸的人知道這些武器存在。真正的軍事科技比公眾所知的先進得多比核武器危險得多,光明勢力正在處理。當處理完這些武器,我們就會有"事件"。這就是我想說的。

本傑明: 我想談談我直接知道和肯定的發生在福島的事情。那裡沒有輻射,沒有"比切爾諾貝爾更嚴重"的事件。但那個事情發生後有一些視頻顯示一些等離子實體在清理。所以,很多目擊者和我自己的蓋革計數器都清楚顯示這次毀滅日本的企圖完全失敗,並且有技術把輻射清理乾淨。這是我在這裡親眼看到的。另一個是有一些關於富士山的威脅,試圖對日本造成更多破壞,這個大西洋La Palma拉帕爾馬島數千次地震一樣。如果拉帕爾馬島在一千年內沉入大海,將會在美國東岸造成一次百米海嘯,但一些團體有力量把情況扭轉過來,這些事情你可以看得到。另外日本發生過一連串六次地震都是非常淺層的,人們錄得的地震信號看起來像是人造地震,隨著余震突然爆發,不像是緩慢的增強。每次地震都集中在日本軍事基地人們無法通過正常的3D信息解釋這些事情,我的理解是有一次重大的軍備增強在日本秘密進行,嘗試入侵中國發起一次戰爭,但整個劇本在一個非常高的層面被阻止。整個地球未來的劇本一直被爭搶,嘗試走向戰爭的那些人已經失敗,但我看到一些跡象,一些無法否認和阻止的事件卻沒有發生,就像Qshu地震,拉帕爾馬地震,福島。我的理解是那些法庭取證的蹤跡,再強調我是一個記者,我處理的是第一手來源,那些蹤跡指向意大利P2共濟會,梵蒂岡和瑞士楚格,以及瑞士另一個地方。如果有必要,我們應該派拿槍的人到那些地方。

韋斯頓: 讓我說一下,路易莎。


路易莎: 繼續。

韋斯頓: 很多人非常熟悉開明接觸外星智慧農場ECETI Ranch和James Gilliland。我有一次問他,那些飛來飛去的船是誰。他說有70,80%是昴宿星人。我問為什麼他們總是在行星周圍團團轉。他說他們在阻止一些問題發生,並且修正一些物理問題阻止那些所謂預言中的大災難。所以我們的確得到很多幫助,銀河聯盟伸出了很好的一隻手。


路易莎: 我知道柯博拉你可能能夠證實,是嗎。

柯博拉: 是的。我和昴宿星艦隊有聯繫,他們日以繼夜地讓黑暗勢力對行星的衝擊減到最小,穩定人類,幫助保護自然,他們一直在進行這些工作,這是他們主要焦點。

路易莎: 我想問一個問題。有一些Youtube視頻是人們發射他們的火箭,在大約73英里,25萬尺高度似乎觸碰到某種圓頂。有幾個視頻,其中一個是Space X的火箭。你有什麼能告訴我們?這個視頻在youtube很流行。

柯博拉: 現在近地軌道有很多活動。所有那些還沒統一的派系,那些有太空旅行能力的利益團體正集中在那裡,因為那裡是戰鬥發生的地方,有著隱形飛船在近地軌道。有時這些東西會被看見,有部分會放上youtube,所以有時你可以看到一些視頻片段。

路易莎: 有些人用這個現象作為地平論的支持。

韋斯頓: 讓我說一下。那些Youtube的東西都是CIA假造的。如果你聽一下Andrew Bisagio的旅行經歷,他多次指出他真的參與過這些事情,但這是CIA擺布的一個情境他沒有去火星,他實際上看到的是全息影像。所以這些網上的東西只是CIA弄出來的。

路易莎: 但這都是真實的視頻。你可以看到火箭很明顯停下來了。如果你想看的話我有一個視頻。

韋斯頓: 我知道那是什麼。

路易莎: 我只是好奇那裡是不是有范艾倫輻射帶或者帷幕。柯博拉那是什麼?

本傑明: 在地球上

柯博拉:

路易莎: 本傑明繼續,然後柯博拉說。

本傑明: 因為我在地球長大,看著阿姆斯特朗倒數飛向月球,我們應該在1970年代到達火星並且在2000年到達其他星球,但現在是2017年,他們竟然去不了月球,NASA開記者會說他們發現一個突破行星等離子層的方法。我說,等一下,難道你們不是已經成功了嗎,在1968年的時候很明顯我們現在被隔離在這個行星,這是基於我的經歷,我肯定不能坐火箭到其他星球,但你們也沒有試過。

路易莎: (注:播放一個視頻)這就是我說的那個火箭,這是消費性的公共火箭。你看到它停了,就好像有什麼讓它停下來,為什麼這樣?柯博拉說一下,你繼續看一會。

柯博拉: 好的。

路易莎: 在73英里高度,有幾個火箭都是這樣,都在幾乎一樣的高度停下,你可以清楚看到。

柯博拉: 這肯定不是平面地球的圓頂。我的團隊剛剛在昨天拍了一張(地球)彎曲的新照片。

路易莎: 你說什麼?我沒聽清,不好意思。你看,它在這裡停了。

柯博拉: 這是引擎燃燒盡了,很簡單。

路易莎: 這是他們展示的另一個角度,這裡,讓人們感到奇怪就是這裡

柯博拉: 我給你看一些東西。

路易莎: 好的。

柯博拉: 等等,共享屏幕

路易莎: 底部的綠色小信封按鈕

柯博拉: 等一下,哪個


路易莎: 在底部有個綠色的,你要先打開。

柯博拉: 好的。這就是昨天拍到的,你能否看到彎曲?

路易莎:

柯博拉: 我的團隊昨天拍了這張圖,你可以看到地球的曲線。高度大約29公里。

本傑明: 各位,我快沒時間裡。我最後想說的是,在3維地球上,今年我們有真正的機會結束這一切。那個華盛頓公司的錢已經用完,我在嘗試說服債權人不要延緩追債,我們現在就能把他們了結。

韋斯頓: 不會延緩。

本傑明: 因為這是我們的機會,未來幾個月我們真的能讓它發生。我肯定盡一切辦法確保它發生,我們有真正的機會,未來幾個月將會非常重要,我們都需要做我們能做的。

路易莎: 柯博拉之前說過我們的進化需要這個金融過渡期,因為有很多人很貧困。韋斯頓也說靈魂知道這個行星的貧困,這樣我們是無法履行靈魂契約的。我們的靈魂需要體驗繁榮,所以才會有這些繁榮基金和信託我想從韋斯頓開始,柯博拉說貨幣重估不會有些貨幣很明顯會升值,總會有人從中獲利。

柯博拉: 我簡單地解釋一下,然後我也要走了。金融重置的一部分是繁榮基金。這個行星有很多財富被藏起來,被陰謀集團搜刮了,這些財富需要分享給每個人。光明勢力期望當所有這些財富派出去時,行星上任何女人,男人,孩子將會得到大約10萬美元,這足夠買一間小房子,你不再需要擔心基本生活。當然從那時起會一直提升,每個人都會獲得基本福利,不論種族年齡和其他,當然那些需要通過再適應過程的陰謀集團成員除外。


路易莎: 韋斯頓,你可以說了。

韋斯頓: 繁榮的第一件事是要剝奪美國國稅局的特權。一旦人們的通常現金增加了30,40%,不需要其他東西也會帶來繁榮。其他事情就會像柯博拉所說的那樣發生。

本傑明: 金融系統決定了我們作為一個種族將來要做什麼,它被那些利用恐懼的人控制著。我們經歷過蘇聯,GCD,然後又出現了達伊沙,這些是恐懼和戰爭。相反地我們要把系統轉換到一個我們都同意的方向上。我們想要建設一個什麼樣的未來,想生活在一個什麼樣的行星,我們如何達到這個目標?我們要想象那些最好的可能性。

韋斯頓: 很對。

本傑明: 讓我們一起合作讓這件事發生,這是我們的方向。

柯博拉: 是的,這就是我們在做的。

本傑明: 非常感謝。

路易莎: 謝謝本傑明加入我們。你們有沒有結尾評論,或者有什麼我們沒有討論到?

本傑明: 我剛剛說了,這是由我們來決定讓事情發生,那些在權力位置上的,在軍隊的,在政府的能採取行動的人們,必須盡他們所能去做,如果我們一起合作幾個月內就能成功。

路易莎: 好的。

本傑明: 然後地球上才會有天堂。謝謝你的邀請。

路易莎: 謝謝本傑明。我想民兵組織現在要行動起來,我意思是他們應該有自己的工作要做。柯博拉對於我們談過和沒有談到的話題你沒有沒評論,如果沒有你有什麼結束的話?

柯博拉: 我完全同意本傑明,我們現在有真正的機會結束這一切,如果每個人都完成自己的工作,100%或者至少80,90%,我們會有真正的機會很快結束這些。

路易莎: 軍隊怎樣?

柯博拉: 每個人,在軍隊裡,到處都有好人,包括每個聽這個節目的人,包括那些情報機關的人,每個人。

路易莎: 總要有人推一把,是嗎。

柯博拉: 現在是行動的時候,是的。

路易莎: 韋斯頓你有什麼評論 ?

韋斯頓: 那些贏得靈魂契約獲得權力位置的人,如果他們不盡自己的職責就會被開除。

路易莎: 好的,謝謝韋斯頓,柯博拉和本傑明,很高興和你們談話以及主持這個訪問。希望很快再看到你們回來金魚報告。各位,我們今天的嘉賓的網址將會放到這個視頻評論區,提醒我們的觀眾請支持這些嘉賓和他們的工作。我們要讓這件事發生,它將會改變人類,最終我們能過上快樂喜悅和繁榮的生活。說到這裡,謝謝你們收看,這期的金魚報告到此結束。

翻譯:jsufo
原文:https://thegoldfishreport.wordpress.com/2017/11/06/the-goldfish-report-no-150-financial-roundtable-with-benjamin-fulford-cobra-and-winston-shrout-transcrip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fbvFqtqpSg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