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密者][本傑明·富爾福德 Benjamin Fulford]2018年3月26日訊息:現在是時候提醒中國它的位置了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本傑明·富爾福德 Benjamin Fulford 2018年

[揭密者][本傑明·富爾福德 Benjamin Fulford]2018年3月26日訊息:現在是時候提醒中國它的位置了



欲了解本傑明·富爾福的基本資訊,可參考關於本站

讚好接收最新訊息:




今天(2018年3月26日),以黃金為後盾的人民幣期貨交易開始了,這被廣泛視為中國取得地球金融戰的勝利。但同時也是一個提醒中國的好時機,那就是隨着可薩暴徒的沒落,全世界永遠也不希望中國的崛起是另一個可薩勢力。


西方國家將永遠感激亞洲秘密組織在解放戰鬥中俠義相助,為了擺脫恐怖主義崇拜的魔爪,不惜拋頭顱,灑熱血。正如我們所指出的,這場戰鬥即將以人道勝利而告終。


然而,我們永遠不應低估可薩暴徒,他們向某些中國領導人靠攏,要他們承諾中國將扮演全球巴比倫神王的角色。為了換取中國的支持,慫恿國內許多激進份子為中國號令天下的夢想而奮鬥。


因此,中國需要被提醒。首先,西方國家仍有能力完全抹殺中國的存在。而白龍會和盟友為了擊敗和阻止這一邪惡派系,奮力的與其周旋到底。


因此,西方並無意與中國為敵,而是有意將其工業和技術專長轉移到中國,以幫助實現現代化和發展。這是正確的做法,而且西方也希望亞洲能幫助結束貧困和制止環境破壞。



此外,中國和其他亞洲國家在其現代化進程中也得到幫助,因為東西方在世界和平之間的一項協議,就是結束地球的隔離,解放人類。換句話說,中國的某些激進份子需要被提醒,實現雙贏才是最終的解決方案。


考慮到這一點,讓我們現在來看看目前地球之戰的最新消息。在這方面,美國和中國在啟動中國黃金/石油/人民幣交易的過程中出現了非常嚴重的邊緣政策,普遍被認為是對石油美元和美國霸權的威脅。


美國企業的反應是對價值6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關稅,並僱用好戰的激進份子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為特朗普(川普)的國家安全顧問。


他們向中國傳達的信息很明確:「我們將停止購買你的東西,切斷你的中東石油供應,並以朝鮮為藉口發動戰爭。」相反,中國的反應則是尋求妥協和和平談判,同時提醒對手,他們已為任何可能發生的事做好了充份的準備。


儘管老美的言辭咄咄逼人,但只要看一眼雙方手中的牌就會發現,在任何貿易戰中,中國很可能成為勝利者,但得不償失。這可以把事情變得極端,想像美國停止與中國的所有貿易,以及中國拋售其所有的美國國債,會有什麼後果。


美國人將會看到他們的生活水平迅速下降,因為人民失去了廉價中國商品的依賴,而美元的貶值也導致其進口的商品價格上漲。而且,美國人要花很多年的時間來建造工廠以取代從中國進口的貨物,但最終的結果將會更加昂貴。


對中國而言,它將失去美國大豆和穀物的供應,但能夠用來自俄羅斯和巴西等的供應來替代這些原料。通過對美國的貿易順差而獲得的美元損失,也將使中國失去其在世界各地增強其實力所使用的大量硬通貨。然而,為避免輸掉貿易戰,中國建起人民幣原油交易來取代石油美元。


順便說一句,值得注意的是,在上海人民幣原油交易首日,最活躍的交易員之一就是羅斯柴爾德公司(嘉能)。還有,「在上海最活躍的9月合約中,約有1200萬桶在交易前55分鐘易手,這超過了布倫特原油合約的最低價。」

https://au.investing.com/news/commodities-news/oil-prices-fluctuate-amid-middle-east-tension-launch-of-shanghai-oil-futures-1061044


表面上看,羅氏家族和他們的可薩兄弟在中國反擊美國的立場是正確的,然而,如果在更深層次上分析,會出現一幅截然不同的景象。在這一事件中,羅氏可薩暴徒面臨災難性的失敗。


事實上,據五角大樓消息說,與中國的貿易戰「為美國軍方提供了掩護,使他們能夠在全球範圍內摧毀股市,並沒收數萬億美元的被盜資產。」


五角大樓說:「3月23日,特朗普不情願地簽署了一項1.3萬億美元的綜合性軍費開支法案,以資助軍隊,讓他們能在全球範圍內通過隱蔽和公開的行動把髒沼排掉。」該消息來源解釋說,全權賦予特朗普6個月的綜合法案,使他能夠「為任何機構或項目提供資金,或為中情局或以色列的援助提供資金。」


他們說:「這份沒有公開的232頁綜合性開支法案,實際上為證人、關塔那摩以及迪戈加西亞(Diego Garcia)提供了大量的資金,而且它授權和資助了整個政府的監察長去揭露陰謀集團的罪行。」

此外,「美國司法部監察長120萬頁的報告,將揭露大量的戀童癖、謀殺、勒索、腐敗、叛國和煽動叛亂罪,因為特朗普希望像新加坡那樣,對毒販毫不留情的處以死刑」。


如果還有人質疑清洗行動已進入最高的階段,他們應該想想「本篤十六世」的主動退位,一系列的包括日本天皇、許多退休的美國參議員、國會議員,和消失的人如索羅斯和比爾蓋茨等。


現在有一場非常明顯的攻擊,就是針對非死不可和谷歌互聯網巨頭的可薩暴徒控制。在這方面,五角大樓消息稱,大衛·洛克菲勒的孫子扎克伯格「為間諜和內幕交易而倒下,就像史蒂夫·韋恩(Steve Wynn)最終被迫賣掉所有股份一樣」。值得注意的是,前共和黨金融主席韋恩去年10月,在賭城利用大屠殺以乘亂幹掉特朗普的陰謀。


歐洲的清洗行動也在繼續,法國前總統薩科齊(Nicholas Sarkozy)上週被正式指控接受來自利比亞的非法競選資金。此外,法國羅氏奴隸總統馬克隆面臨大規模罷工和抗議,原因是他試圖削減法國工人的工資,以使他的寡頭統治者更富有。


與此同時,在意大利,反建制的北方聯盟(Northern League)和五星運動黨(Five Star Movement)即將組建一個政府,它肯定會挑戰法西斯歐盟和歐元。


當然,可薩暴徒始終沒有放棄發動三戰的狂熱嘗試。在過去的一週裏,他們再次被發現企圖在敘利亞和英國製造毒氣襲擊,企圖與俄羅斯開戰。

據美國中情局消息說,可薩暴徒勒索特朗普,迫使他僱用激進的新保守主義者博爾頓擔任國家安全顧問。消息來源和五角大樓說,由於博爾頓的戀童癖把柄在手,故不敢亂來。然而,五角大樓說,「博爾頓可能不會得意很長時間,而且他將在軍隊的大清洗中抹掉。」


另外,中情局消息還說,一項利用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來取代特朗普和的陰謀計劃注定要失敗,因為彭斯是被指控犯有戀童罪的人之一。


白龍會消息來源說,無論如何,博爾頓仍在對威脅伊朗開戰中發揮作用,從而切斷中東石油的供應,作為與亞洲就新金融體系進行談判的一張牌。

俄羅斯的白龍會成員表示,俄羅斯、土耳其、埃及和伊朗的盟友,對任何切斷中東石油的西方計劃都擁有否決權。消息人士說,俄羅斯希望世界和平友好,維持以法律為基礎的國家之間的關係。他們說,他們不會完全相信西方,除非直到那些利用假毒氣襲擊事件的戰爭販子都被趕下台為止。


最後,本筆者被邀請參加上週在東京塔附近的日本共濟總部舉行的儀式。這是本人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活動。共濟會邀請本筆者作為他們新運動的一部份,通過向公眾敞開大門來消除對他們的誤解。在本筆者眼中,這是一個無害的儀式。


總的來說,共濟會對西方的歷史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因為有影響力的人會在他們的圈子裏認識彼此。對於那些想知道更多信息的人來說,下面鏈接97分鐘的視頻是共濟會的一個很好的概述。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lwsJWkgu7k&t=1s


就本文作者而言,除了影片當中聲稱光明會不存在這點是錯誤的,其他內容幾乎是正確的。真正的光明會已被劃分為諾斯替派和意大利派,前者是反對血系統治的,後者則想要一個由古羅馬血統控制的世界政府。

在任何情況下,共濟會似乎都支持白龍會和亞洲秘密會社,以實現世界和平與人民友誼為目標。

PS:

1. 根據Cobra的觀點,共濟會是一個正面團體在18世紀建立,可是耶穌會在19世紀滲透了共濟會的高層;目前只有32~33層級的共濟會高層才與陰謀集團有關,低層的共濟會成員不知情。

2. 諾斯底光明會 – 諾斯底光明會發源自古老的俄國貴族,而且曾經有幾個世代都是 陰謀集團的成員。自從羅斯柴爾德家族摧毀羅曼諾夫王朝之後,該組織便與陰謀集團決裂並且發誓對抗羅斯柴爾德。只不過他們沿用了以前光明會的圖騰和部分的意識形態。該組織的目的是消滅羅斯柴爾德家族,為羅曼諾夫王朝報仇。

意大利派的光明會Cobra沒提及,有輕微提及布希光明會派系,還有一個「光明會分離複合網絡」。



SOURCE:
https://benjaminfulford.net/2018/03/26/time-remind-china-place/

覺醒大勢頭 翻譯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