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密者][本傑明·富爾福德(Benjamin Fulford)]2015年4月15日訊息:前美國國家情報總監丹尼斯·布萊爾為日本黑幫工作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密者][本傑明·富爾福德(Benjamin Fulford)]2015年4月15日訊息:前美國國家情報總監丹尼斯·布萊爾為日本黑幫工作

 
前美國國家情報總監丹尼斯·布萊爾為日本黑幫工作
有時候,你不得不眼見為實。今天撞到我槍口上的人是丹尼斯·布萊爾,他是前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監督所有美國情報機構)和前美國太平洋部隊司令。據說他現在是笹川和平基金會美國分部的主席、首席執行官。換句話說,他是為河野洋平笹工作的,多個日本流氓黑幫的消息來源已經告訴筆者本人,河野洋平笹是一個黑幫大佬。以下這個鏈接中是美國中央情報局解密的,關於他的父親笹川良一的報告

以下這個鏈接中,是一本精心研究日本流氓組織的書的部分段落

所以說你看見了吧,美國的高級軍官退休後進入了黑幫陣營。布萊爾現在正在當日本外國記者俱樂部的發言人,在那裏他盡職盡責地為企業宣傳新聞媒體,宣傳目前的華盛頓特區派系。筆者本人被一再拒絕向布萊爾提問的機會,所以我們把我們的問題寫在以下這裏:

“布萊爾先生,你為河野洋平笹工作,而他是一個憑空印發貨幣,並聲稱這些錢是由傳說中藏在印度尼西亞和菲律賓洞穴中的寶藏所支撐的人。但是不幸的是,你們的歐洲盟友和世界大部分其他人,都不再相信河野洋平笹和他的黑幫分子的故事,並且正在建立一套替代性的金融系統了。

我想問你的問題是:‘到底要怎麼樣才能使你們這些人接受現實,並同意去為了使國際地緣政治和金融體系,能夠反映人口狀況和經濟現實而重新展開談判?”

我接下來的問題是

“美國憲法明確規定發行貨幣的權力屬於美國人民政府,那麼究竟要怎麼樣才能使美軍信守誓言,去通過國有化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以及從債務奴役當中解放美國人民,來保護憲法?”

我被拒絕給與提問機會這件事,再次提醒了我,陰謀集團為了控制新聞發佈會上這種上演的事件,而採取的微妙策略,是為了確保只有跟隨黨派路線的新聞記者能夠問問題。

無論如何,通過聆聽以布萊爾為代表的黨派陣營,卻能夠幫助我們洞悉華盛頓政權和它的日本附庸正在發生著什麼。布萊爾所說過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最近以色列總理本雅明·內塔尼亞胡在美國國會和參議院的演講“並不被看好,”並且他“試圖插手”美國的內部事務。

這種性質的公共意見,特別是關於以色列的,在一家企業新聞發布會上傳達了措辭強硬的信息。布萊爾由此就確認了筆者本人的五角大樓和機構消息來源所告訴我的事情,那就是有一場協調一致的行動準備去移除以色列的內塔尼亞胡和沙特阿拉伯政權。


沙特政權已經要求埃及、巴基斯坦和其它穆斯林國家去幫助它,但是都被拒絕了。五角大樓的消息來源正在說,中國、俄羅斯,甚至內塔尼亞胡自己的支持者都正在掣肘他,試圖抓住他,來結束猶太復國主義者噩夢般的發動第3次世界大戰計劃。

五角大樓的消息來源保証,沙特政權和內塔尼亞胡政權的許多人最終將會被視為戰犯。此外,消息來源說,他們將會被迫支付巨額的戰爭賠款。


所以,當美國軍工聯合體現在已經明確背離猶太復國主義者和沙特政權時,清楚的是目前的領導層對未來的考慮非常短視。

讓我們回到布萊爾所描述的世界,他確實注意到了美國政府現在擁有的是日本,或者就像他說的那樣:“日本是少數幾個與美國同步的國家之一”。美國方面正在敦促日本通過法律,使得五角大樓能夠有效地將日本自衛隊與他們整合在一起,來作為“重返亞洲”的關鍵。

日本奴才首相安倍晉三,將於本月末訪問美國,在那裏他將會在美國國會的聯席會議上,背誦他的美國和黑幫掌控者精心準備的演講稿。在演講稿中,他將會試圖去宣布一個增強版本的美日同盟,來作為抗衡中國的關鍵一步。他們同樣也將試圖去讓安倍晉三宣佈一項有關《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關系協定》的最終協議。

不幸的是對與安倍和他的美國操控者來說,英國、德國、法國、意大利和瑞士等50多個國家想要加入中國發起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意味著整個試圖去將安倍晉三包裝成強有力的亞洲領導人,並代替中國的劇本,正在失敗。

現在的現實是,歐洲人已經公開宣佈放棄美國領導的世界金融體系了。安倍晉三只是一個日本版的奧巴馬,一張為華盛頓幕後傀儡操控者(除了猶太復國主義者)工作的非白人臉面。

法西斯日本權力掮客,像河野洋平笹、和常駐美國的安倍日本操控者,尚未明白他們正在面臨的是一個範式的轉變,而不僅僅是像往常那樣屬於稍微有些改變的生意範疇了。即便安倍晉三到華盛頓,並向聚集在那裏的傀儡背誦他操控者的發言,他也不再重要了,因為華盛頓不再是世界舞台的中心了。

另一個需要注意的是布萊爾,我們被告知他是美國軍工聯合體最前沿的代表,明顯正在真誠的相信數據統計當中,把正在自由落體的美國經濟說成是正在復蘇的公然謊言。一廂情願永遠都不應該成為嚴肅智庫工作的一部分。

通過對軍工聯合體頂端組織的觀察,我們所得知的另一件事就是,他們未能正確估計互聯網對他們信息壟斷的打破程度。他似乎相信公共揭露依然能夠通過對企業新聞記者傳遞像經濟的真實狀況等那種謊言而得到控制,事實上,互聯網上已經能夠提供遠遠好於他所得到的公共智庫簡要信息。

其中一件布萊爾說過的,值得注意的事是,中國在2013年,從世界上偷走了大約價值3萬億美元的商業機密,其中有2萬億美元是從美國和日本那裏偷走的。這顯示出互聯網已經變成了一個人類圈子或全球意識,使得所有信息都是可見和共享的。


在這樣一個世界中,試圖通過宣傳媒體、黑科技、和軍事力量控制其他人的心態正在變得不切實際。中國已經生產出了美國11倍的鋼鐵,並且對他們的知識產權都非常開放,所以如果他們想要建立一支龐大的現代軍隊的話,那是完全可以的,但是他們卻選擇不去這麼做。在這樣一種情況下,把他們接納為伙伴比樹立為敵人更好。

為了實現這一點,白龍會上周向正在籌建世界發改委的治理機構,提交了一項建議。這項建議呼籲給與中國20%的投票權,歐洲和北美各佔17%,14%給朝鮮日本共榮圈,32%給剩下的其他國家。這將會使得東西方世界因為都擁有34%的投票權而處於平等的位置上,並且把決定性的投票權給與南半球的發展中國家。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可以在這項提一下,作為一家獨立機構而存在,但是它應該擴展它的視野,並致力於成為世界基礎設施投資銀行。

無論如何,由於針對如何更新現存的全球體制而展開的秘密談判,上周的新聞更新相當慢。


丁澤宇 翻譯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