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密者] [柯博拉(Cobra)] 採訪 2015年6月24日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密者] [柯博拉(Cobra)] 採訪 2015年6月24日

採訪 2015年6月24日


Rob - (由於技術出錯,之前的訪問需要重做一次).......再次歡迎你來到Victory fo Light節目。

COBRA – 謝謝你的邀請。

Rob – Cobra,我很抱歉上周延期了。我們再來談談Corey和ET的事情,那些(與你)不同的信息,以及人們互相攻擊的情況。我們建議Cobra的追隨者,Tolec的追隨者,任何不同意Corey的人,或者任何不同意Cobra的人冷靜下來。Cobra已經遭受過很多攻擊,他知道Corey要面對的是什麼。重要的是我們要團結光之工作者,不要分散注意力,要保持耐心中立來理解信息。你同意嗎?

COBRA – 是的。攻擊任何光之戰士或者光之工作者沒有意義。尤其現在是團結力量和互相支持的時候,因為我們有著行星解放的共同目標。

Rob – 謝謝。關於Corey的信息和你的看法,我們收到很多提問。我們私下已經談過,而你也幾次提到你不能確定他說的一些事情,但這不代表沒有發生。Corey似乎非常與別不同,他是那種超級戰士類型的角色,在外太空生活20年後回到地球,他沒有那種靈性的背景,但他又和藍色球體聯盟合作。

我想你自己來談一談,你知道你在評論其他的信息時有很大的道德號召,但你從不評論其他人,我尊重你的做法。Cobra其中一個優點是中立,不會挑起事端。但對於Corey最近揭露的信息,你覺得有什麼重要的需要評論一下。顯然這都是正面的信息,但你自己對此有沒有一些話想要說的。

COBRA – 首先我想說我完全支持他基本的方向,就是原諒,團結,自我成長等等,這是我所支持的。關於他的信息,從我的消息來源我可以確認他參與過秘密太空計劃,他的信息有很多部分我是完全同意的。所以我會說他有一些真正的信息,但我無法通過我的消息來源確定他有參加那些地外會議。所以你不得不運用自我內在的指導和洞察力來看待這些信息。對任何信息,運用內在指引和洞察是明智的,包括我的信息。因為我有時也會犯錯,我不是完美的。我有很好的信息來源,但這個行星上任何人都可能犯錯,因為人們還沒有揚升,沒有徹底完全的開悟。所以運用你自己的洞察力總是好的。還有,人們有不同的信息來源,我有我的信息來源,Corey有他自己的,其他人有其他人的。本傑明也有他自己的消息人士。這些信息不總是完全對得上關係,因為這是一張大拼圖,我們都是那大拼圖的一部分。隨著我們接近行星解放,這幅拼圖會越來越詳細和清晰。我想讓每個人都能運用自己的洞察力,對那更大的全局做一些深入研究,不要因為他們的信息和你所相信的有點不一樣就攻擊任何人。

Rob – 說得很好Cobra。很高興我們做第二次採訪比第一次的要好。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也是我如此支持你的原因。我想說這是一個道德立場,而我也想對更多不同立場持開放態度。當有些事情違反了我的認知,我會想起運用內在的指導,但有時是我的小我(ego)會讓我執著於我想要相信的東西。我可能要跺一下腳向前邁進。我想要的是整個真相,隨著真相的呈現我會修正我的理解。你所說的很有智慧,我非常欣賞。關於Cintamani石....

COBRA – 我還想再多說一點。如果我們遇到有衝突的信息,這只是代表我們沒有知道全局,有部分的信息缺失了。這裏有很多原因。其中一個原因是一些信息如果公開得太早,可能對光明勢力有危險。所以有些事情會被保密起來。第二個原因是一些信息只不過還沒有公開給地表人類,隨著我們接近"事件",更多的將會公開,整個畫面將會越來越清楚。

Rob – 好的,謝謝。這是很好的觀點。由於安全原因,有些信息不能讓地表人類知道,大家應該記住這一點。我想我們要進入另一系列的問題。關於Cintamani石,這些天以來人們有很多興趣但沒有太多信息。我沒有太多參與,但有人自告奮勇給我捐款,讓我幫人們(買石頭)。我已經分享了那些石頭,也收到很多問題。我收到了一些石頭,準備發給付了錢的人。我可能還會收到更多石頭,但7月1日星期三之前我不知道有多少塊。
我一直在處理這些買石頭的訂單。我自己把一塊石頭放到第三隻眼的位置,我同時使用紫光棒和激光,你知道這是很小很稀有的石頭。我很驚訝,第二天我有了巨大的變化,它比水晶更加強大。你能不能談談Cintamani石對光體有什麼影響?Cintamani石有什麼秘密?

COBRA – 對於這個石頭我還不會說得太詳細,因為現在很敏感。但Cintamani石確實對等離子場有影響,它也會影響到植入物。光明勢力有一項技術,他們能直接從銀河中央傳送能量到Cintamani石。石頭作為媒介,讓這些能量溶解等離子體。它不只是一塊漂亮的石頭,它有更多的作用。有獨特的能量標記在石頭裏,因為1.它來自天狼星,2.它在很多個周期之前,幾百萬年前就直接被灌注銀河中央太陽的能量,後來這顆天狼星的行星就爆炸了。它的爆炸是因為銀河超級浪潮super wave。銀河超級浪潮讓很多亞原子粒子擴散到整個銀河系,這使得那顆行星和它的每一顆石頭碎片都含有那些粒子在裏面。光明勢力以此來溶解等離子,我不會具體說用什麼方法。它不只是一塊新時代的水晶,而是有更多意義。它是行星解放的其中一個關鍵。當然你內在有著最強大的水晶,你的高我。使用Cintamani石,你可以放大和加速你自己(的成長)和行星解放的進程。

Rob – 是的,我對它們印象很深。我很驚奇它們如此的小,我明白石頭的品質比體積更重要。我之前認為它們是更大的石頭,結果是不同的等級品質。我之前的評論很無知。那種半透明的品質對激光有很漂亮的反射。我知道我們之前談過,對於石頭現在在什麼地方,你可能不同意,但這是與你不同的信息,這不代表事情沒有發生...

COBRA – 我想說那塊石頭的碎片在很多地方。石頭的主體幾千年來都在正面的阿加森網絡。而碎片被帶到行星上的各個地點,包括的的喀喀湖。但那不是唯一的地方。也有很多石塊在地下網絡。在行星地表上沒有大多,而現在那些較小的碎石已經分發到光之工作者光之戰士手上,他們正建立一個行星的光之網絡

Rob – 我的朋友Louis Maarten是來自南美的被接觸者,他告訴我他所理解的Cintamani石是30個不同種族的揚升大師從天狼星系帶到地球,放到戈壁沙漠。根據他所說,只有一顆Cintamani蛋。

Cobra有更多不同的信息,我不覺得這些信息互相排斥。這兩個人都有自己的信息來源,他們的信息在一定程度上是協調的。我沒有告訴Louis任何有關Cobra的信息,但他基本上支持Cobra所說的,Cobra也不知道Louis說過有一塊蛋形的Cintamani石在的的喀喀湖。這是很有趣的情況。Cobra,你如何建議人們使用這塊石頭。我想可以把它做成項鏈,我認識有人做這個。當人們拿到石頭,你有什麼特別建議?應不應該留著自己用,不讓其他人知道?你覺得應該如何使用?

COBRA – 我會建議人們在冥想的過程中保持與石頭的物理接觸,這種接觸能建立一條能量流幫助你連接高我,轉化你周圍的等離子場。那些石頭不能被....實際上它們能維持自身的純潔,不管接觸它的是什麼人,所以不用擔心這個。

Rob – 謝謝。接下來我們談談這個月人們一些常規的問題,我們收到有趣和不那麼有趣的提問。其中一些問題可能不太尋常,一些問題涉及到目前的事件,一些問題是一般性的各種實際問題。我們在第一次訪問已經問過,我再次和Cobra道歉,他需要再回答一次。有人問到這些年來一直有人說“3天黑暗”,你能否解釋一下。

COBRA – 這是亞特蘭蒂斯時期古老集體記憶的一部分,這次將是不一樣的,不會有3天黑暗。上次的成千上萬年前的銀河超級浪潮出現了黑暗,因為日冕放電和大氣中的殘片。但出於很多原因,這次有點不同。當"事件"發生以及"事件"之後,隨著我們通過這次巨大的宇宙轉變,將有強大的光明勢力改變整個狀況。

Rob – 好的,我們有另一個問題。我們這個月要盡量為人們解答這些。請談一下美國中西部古代印第安人的土丘。一些人說那是用來祈禱,他們有某種標量技術用一個好的方式來操縱天氣。那是好還是壞的用途?這些是不是像漩渦點用來與更高頻的能量連接?它們現在還能不能用?這些土丘是什麼?

COBRA – 實際上部分是埋葬地。有一些土丘用來進行正面的儀式,與源頭連接。但不幸的是有一些土丘用於負面的獻祭。所以這裏是一個混雜的情況。

Rob – 這裏有個問題不是最近的,可能是上個月的。很多人想知道我們正經歷的一些主要太陽風暴和活動。一些人指出他們覺得不安。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影響到等離子標量場,或者人們的以太體和他們的反應。你能否談談太陽風暴,以及它對植入物和人們的效果。或者說太陽風暴是否對人們的意識有負面和破壞性的影響?

COBRA – 這裏是一個有兩面的硬幣。太陽風暴一方面是非常乾淨的等離子放電過程,這淨化了等離子異常,另一方面太陽周圍也有一次負面等離子的淨化。所以這些太陽風暴是由銀河中央太陽活動引發,因為一切都需要淨化。你可以把它當作是全球和全宇宙的淨化過程。

Rob – 很好。有人問到12條DNA鏈,為什麼我們只有兩條。你能不能談談這些DNA是不是被關閉了,它們會不會重開。它們是透明的?

COBRA – 12條DNA鏈不是物質DNA,是以太DNA。人們所說的DNA激活,他們說的不是物質DNA而是以太藍圖。當然如果你與以太藍圖對齊,物理身體遲早能跟上。但正如科學家分析後所確定的那樣,在物質層面我們只有兩條DNA。

Rob – 好的。很多人現在討論執政官網絡。實際上有一個名人,我這裏不說出他的名字。這個名人談到執政官控制的轉世過程。我們是不是有選擇地來到地球輪回,還是我們不得不回來到這裏直到我們達到一定的頻率,還是我們根本就是被抓進來只能通過揚升來脫離轉世過程?

COBRA – 最初是我們個人的自由選擇而到來,進入銀河系的這個區域被認為是危險的,所以我們是有意識地冒風險來到這裏協助這個地區的解放,這個地區包括行星地球。當我們來到這裏,我們被植入,從那時開始我們就被困於輪回轉世。所以你不能簡單地改變主要就離開。這是不可能的。逃出隔離地球的例子非常罕見,極為罕有。

Rob – 那麼...

COBRA – 所以不管人們怎麼說,如果有人提出反對意見,他們需要給出有支持的証據。

Rob – 好的,我不會提到那個人的名字,但那個作出(與你相反)陳述的人沒有接觸。他基本上就像我一樣是一個報道者。他確實有自己的一些經歷,但我想他沒有你那種直接接觸。我們這裏有一個問題,我剛剛訪問完那位紅龍使者,這裏我想提一個自己的問題。我不知道自己發音準不準確,斗姆女士,她在中國。很顯然這是一個靈性高度發達的人,並且有一個....我會說光明勢力的據點。你能否談談那個紅龍使者所說的中國長老/皇帝,或者叫龍族社團的祖師爺grandfather?那個使者告訴我他是外星/人類混血,他說從他的角度理解他自己也是來自阿努那奇。這和灰人天龍星有沒有關係?對此你知道些什麼?因為我一次過問了很多問題,你能不能談談那位龍族使者。

COBRA – 我不會談到那個龍族使者或者什麼皇帝。我只會說有很多龍族派系,有藍龍,紅龍,有正面的龍族,有負面的龍族,有亦正亦邪的龍族。不只在中國,也在日本,韓國,馬來西亞,菲律賓,一般都在東南亞。如果你更多關注正面那邊,會發現有很多有著豐富靈性智慧的家族,很多長老有幾百歲。其中一些人直接或間接和正面阿加森網絡有聯繫,他們是那些協助穩定轉變過程的人。所以如果你想知道龍族更多具體信息,你需要指出你想知道的是哪個龍族組織,因為有太多的龍族團體。

Rob – 那個使者提到龍族起源於中國,並且有各種各樣的稱為老虎的亞洲社團存在。當前有很多不同的阿加森網絡與不同的地表人類接觸,進行各方面的行動,你是否同意?

COBRA – 是的。

Rob – 每個團體都很低調,在這次金融重置中他們似乎正在露出水面。關於這些團體和他們的總體計劃你知道什麼?你不需要說出任何名字或者國家,但其他阿加森網絡在不同地方與地表人類為正義和真相而正在合作。

COBRA – 阿加森網絡沒有直接和地表人類合作。他們和地表人類只有很少聯繫,我認識其中一些人,但現在不會公開他們的計劃。他們用自己的方法在努力。那些與阿加森有間接聯繫的公眾人物他們總有辦法公開信息。但那些有更直接聯繫的人不會公開自己。他們會間接通過其他人做事。他們間接地引導一些計劃,但他們不屬於地表信息網絡的一部分。

Rob – 好的。有人提到一個問題這裏正好談一下。人們想知道“龍”是不是真的,它們什麼時候出現在地球上,它們發生了什麼。

COBRA – 龍作為實體是真實的。它們曾生活在地球有幾百萬年,是動物演化的一部分。其中一些超越了動物演化,這種龍很多是天龍族原型的一部分。當然我們有正面和負面的天龍族原型。似乎兩者都曾出現在這個行星,這是很複雜的情況。

Rob – 它們是不是真的能噴火。

COBRA – 不是噴火,我會說是一種強大的....不是物理火焰,而是以太火焰。我會這麼形容。

Rob – 你會不會說有正面的蜥蜴人?很顯然蜥蜴人有很多負面報道,比如灰人之類的。但兩足人型的種族這麼多,是不是有正面的?

COBRA – 是的,有正面的蜥蜴人在外面,他們數量不多但確實存在。

Rob – 好的,謝謝。現在我們談談其他問題。有人問到印度神明Krishna克利須那。他是不是會在"事件"發生的時候回到地球,他現在在哪裏。他是不是仍然在觀察地球?你能否從印度歷史來談一下這個阿凡達式的化身?

COBRA – 克利須那和西方所知的基督是同一個實體。當然他正在回歸。那個存有和其他揚升大師一起在第一次接觸後回來。

Rob – 有人問到一個問題。在日本人們會為死者辦追悼會,人們會進行哀悼。在一些文化中人們會慶祝死亡,比如愛爾蘭,會在人死後舉辦聚會。問題是,念咒有沒有用?根據Lobsong Ramp的書,我知道西藏布達拉宮裏有一個房間,人們不斷在那裏念了1000年咒,從未停止。通過這種念咒儀式來引導死亡後的游蕩靈魂。問題是,念咒或者這些幫助引導過世家人往生的意圖有沒有效?

COBRA – 是的,他們能幫助指導那些靈魂回到光裏。

Rob – 這裏有另一個問題,"事件"之後如果極為先進的科技開放給大眾,人們想知道學習現代科學還有沒有意義。"事件"後現代科學知識對於學習新科學系統會不會成為一個障礙?

COBRA – 不會。知識不是一個障礙。如果你學習了更好的新知識,你只是用來替代舊知識。當然你現在就可以學習新的。

Rob – 這裏有一個跟進的問題。能否具體談談物理學,生物學。我們已經知道歷史學需要從頭開始重寫。這個人是科學家,他想知道你能否談談基礎科學,物理學,化學或者生物學方面有什麼新的東西會到來。在我們第一次訪問裏你提到熱力學,我想你繼續說下去。

COBRA – 好的。在物理方面,熱力學第二定律(熱量可以自發地從溫度高的物體傳遞到較冷的物體,但不可能自發地從溫度低的物體傳遞到溫度高的物體)是有缺陷的,因為它描述的是封閉系統closed system。事實上沒有封閉系統,因為在量子層面上一直都有一種交流。你永遠不能把一個粒子從它周圍的事物中孤立出來。在量子層面上,這個行星與宇宙的其餘部分有交流。我們沒有封閉系統,所以熱力學第二定律是有缺陷的。再強調,我們有兩個基礎現代物理理論。相對論和量子力學,兩者不相配,因為中間有很多缺失的部分,因為物理學不接受以太存在的事實,不接受高維度的事實,所以仍然無法解釋重力。所以我們有很多理論是不完整的,或者蓄意被陰謀集團修改過。化學方面沒什麼問題,關於化學我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說。但生物學就不同。當然我們的達爾文進化論是有缺陷的,然後我們的遺傳學,我會說60%是有缺陷的,因為沒有考慮到更高維度,以太層,實際上是遺傳信息傳遞的一個藍圖。從生物學再到醫學,你發現兩者是分離的,這是非常孤立主義的,沒有考慮到整個系統。所以我們有很多理論需要修正,很多(醫療)方法需要改善。

Rob – 很好。我們的朋友Eduardo提到一個問題。我們現在談談金融系統。他想你談談全球抵押賬戶的真實秘密的歷史,尤其是它的起源和未來的用途。

COBRA – 我們要回到歷史上很久以前,當時有很多皇家王朝在世界各地,用正面和不那麼正面的方式積累著財富。那些王朝皇室其中一些和光明勢力有關,一些和黑暗勢力有關。通過文化交流和貿易,那些王朝互相認識對方,他們緩慢地建立一個行星網絡。他們從18世紀開始,到了20世紀完成。他們決定在整個行星範圍裏不同皇室內部通婚。他們想建立一個全球金融系統。他們一些人有著公平的財富分配的議程,一些人有著控制財富和行星的議程。正如我們看到的現代金融系統,壞人得逞了。基本想法是建立一個全球金融系統。一個全球金融系統如果在光明勢力手上可以是一個好東西,如果不在光明勢力手上就是非常糟糕的,正如你在日常生活經驗所見。通過這樣的異血緣通婚,他們創造一個叫M1的東西。M1是指一個人,這個人擁有全行星所有皇家血系基因遺傳。第一位"M1"在1920年代出生,1920到1940這20年裏他們定義了神秘的金融系統怎麼運作。正如你所知這是美聯儲成立(1913年)之後,但幕後所發生的是全球金融系統基礎設施的建立。國際清算銀行就是其中一個例子,在幕後有龍族西方蜥蜴人血系和其他家族之間的交易。而實際的情況是蜥蜴人陰謀集團血系家族接管了M1制度,他們控制了M1。M1就像一個總統,一個像美國總統那樣的人物,他沒有實權卻是一個代表一種理念的公眾人物。所以M1實際上沒有控制抵押賬戶,M1只是一個象征式人物,一個被其他勢力控制的人。M1制度會在金融重置時瓦解,抵押賬戶不會被任何集團任何王室控制,不會被龍族控制,不會被這個行星上任何團體控制。抵押賬戶將釋放給人類,這件事發生的唯一方法就是讓沒有牽涉這個行星地表系統的正面勢力進行指導。也就是抵抗運動,就是正面ET種族,你可以用很多名字來稱呼他們,只有那些完全與更高靈性的"我是"所對齊的存有才能執掌和指導抵押賬戶的運用過程。

Rob – 我從那位使者聽到情況確認了你剛才的話,他也指出有其他賬戶,他說著名的聖.日爾曼賬戶來自一個王朝,這個王朝和馬可.波羅財富有關,他說賬戶是在奧匈帝國那裏。你能否確認他所說的?

COBRA – 是的,實際上聖日爾曼爵士在當時確實有一個銀行賬戶,但不是奧匈帝國,而是奧地利帝國。這個賬戶部分黃金財富確實來自馬可波羅,也有部分來自佛羅倫薩的白色貴族以及北意大利的其他城邦。正如你所知,聖日爾曼爵士被流放了很多次,他拜訪過意大利其他地方。他受到很多???的教育。意大利白色貴族和聖日爾曼爵士之間有很深的聯繫,他從他們那裏收到部分財富並放到銀行賬戶裏。這個銀行賬戶在奧地利哈堡斯堡帝國範圍裏。

Rob – 所以美第奇家族Medici是一個白色貴族,他們不是和奧爾西尼家族一伙的(Cobra - 是的)。這裏有另一個問題,我遇到一個Santa Romano賬戶保管人keeper。他想把這些錢送回給人類,他是一個謙謙君子,有著善良的想法。他住得非常隱蔽,很少在光天化日出來。為什麼所有全球抵押賬戶的保管人來自不同國籍,並且散落在世界各地,按那個紅龍使者所說,他們被紅龍家族要求把那些財產交給中國,但大部分的黃金不是發源自中國而是東南亞國家。

COBRA – 這裏有幾個事情。那些保管人有真的保管人和所謂的保管人之分。很多人自稱是賬戶保管人。一些人是真的,一些不是。他們沒有擁有財富。他們有一些密碼,一些白色,紅色,藍色和黑色的賬本,裏面有用於登入賬戶的密碼。這不代表有錢或者黃金在賬戶裏。因為陰謀集團已經偷走大部分。關於黃金,那些黃金也不再在人們所認為的地方,它已經放到其他地方。另一個事情是這些黃金不會回到中國。

Rob – Eduardo最後的問題是,一些全球抵押賬戶的保管人有純粹的意圖,想要幫助世界。他們看你的博客,聽你的訪問。最近金融系統阻止他們把這些資金釋放給人類。此時你有沒有一些建議給他們,要如何處理這些資產。你覺得他們應該怎麼做?

COBRA – 他們需要先互相聯絡,因為他們被有意地隔離分開。陰謀集團讓一些關鍵人員孤立在不同的地方,使他們無法互相聯繫。一些是物理上的孤立,一些是心理孤立。這是第一點。第二點,他們需要處理自己內在的障礙。他們需要找出為什麼事情還沒實現的內在原因。然後就如同一個曼陀羅,一切準備好就會發生。當他們達到內在的準備就緒,外在的情況就會顯化。我見過一些賬戶保管人,我檢查他們的背景,我可以說有很多好人,但這些人需要繼續努力直到他們達至一定水平讓他們能作為純粹的光的傳送者,成為那曼陀羅的一部分,然後當一切完美地結合起來,就好像一個解鎖的密碼,鎖就會打開。所以每一個賬戶保管人都有一部分代碼,一部分答案。當這些結合到一起就將是一次突破。每一個保管人都是能達成這個突破的潛在人物。就正如陰謀集團給這些賬戶加上很多層防護,用盡很多方法不讓光明勢力接觸到那些賬戶。當所有因素正確地結合,當一些情況發生,這將成為一次突破。我們只需要一個突破,在那個領域的一個小小勝利,然後將會形成一個無法停下的連鎖反應。

Rob – 很好。我們談談其他的事情。有人問為什麼巴斯克,芬蘭和匈牙利語跟其他歐洲語言不相干?它們什麼時候,如何起源?

COBRA – 巴斯克語來自古歐洲文明,那是第一次執政官入侵前生活在歐洲的文明。第一次執政官入侵來自5,6000年前的卡扎里安Kazarian地區,大部分歐洲語言發源於那次入侵。芬蘭和匈牙利語跟那些歐洲入侵者也沒有關係。這就是為何它們和其他語言有所不同。

Rob – 有人提到一個問題。他們一個朋友患上退行性疾病,失去了記憶。"事件"後有沒有技術來恢復?

COBRA – 有的。

Rob – 這裏是另一個問題。你正在從陰謀集團手上解放人類,反對西方版本的新世界秩序NWO。現在金磚聯盟似乎在建立東方版的NWO。人們想知道我們如何區分舊老板和新老板。

COBRA – 不會有新老板。這個正在建立的新基礎設施不是要推舉中國或者俄羅斯或者其他東方國家。這是作為打敗陰謀集團的工具,這是最大的分別。你只有在有所體驗的時候才能知道哪裏不同,而不是在體驗之前。

Rob – 談談美國國務卿約翰.克里。從他的照片看起來很精神。他在法國騎車遇到意外。一些人說是發生槍戰。我不知道他們如何向公眾掩蓋。這是不是一次暗殺的企圖?這是好人還是壞人做的?你能不能談談克里發生了什麼。

COBRA – 是的,這是一起暗殺的企圖。

Rob – 這是正義軍還是其他組織做的?

COBRA – 正好相反,這是負面勢力做的,因為克里想要脫離陰謀集團

Rob – 真的?因為他為陰謀集團做了很多事,這裏我不得不問一個跟進問題。他現在想做什麼?他受到威脅了?他覺得是時候改變立場?

COBRA – 他現在只能保持低姿態,因為他已經收到來自陰謀集團的警告。

Rob – 就是說他還是會按指令辦事。(C - 是的)。他在食物鏈的高層,他是否知道有關秘密太空計劃的事情?

COBRA – 我會說他是陰謀集團中層人員。他可能有一些信息,但不會太多。他知道的關於秘密太空計劃的信息是二手的。

Rob – 這裏有另一個有趣的問題。人們問到波蘭的局勢,總統選舉顯示波蘭人民能夠改變。覺醒的波蘭社會支持杜達當選。這是否代表正面的轉變?波蘭的未來會怎樣?

COBRA – 波蘭有很多耶穌會的影響,那些選舉是轉變開始的潛在可能。但未來幾個月的形勢將揭示真正的耶穌會影響減少了多少。

Rob – 好的。我想這個問題我們要拭目以待。最近,當然我們這個月的訪問有點遲,我們說的幾乎是40天前的事。教皇最近和普京見面。他有什麼目的?你能不能談談他們之前的情況?

COBRA – 那次會面幕後發生了一些事,耶穌會收到來自金磚聯盟的警告。

Rob – 俄羅斯和中國內部的正義人士有和金磚聯盟緊密合作嗎。

COBRA – 是的。

Rob – 這裏有一個重要的問題。抵抗運動會不會通過PrepareForChange.net網站聯絡事件支援小組ESG?會不會在"事件"發生時,或者之前,或者之後聯繫?

COBRA – 抵抗運動會聯繫一些人,但不是通過PFC,很可能是直接通過電郵或者電話。這在"事件"開始階段可能會發生在一些人身上。"事件"開始後幾個小時會聯繫其他人,"事件"之後幾天也會聯繫其他人,他們將收到一些指令,如果他們願意執行則會收到更多指示。

Rob – 有人問當最後剩下的Chimera植入物站點從我們的太陽系被清除後會發生什麼。這是否意味著以太植入物網絡仍然存在,但不會再有植入物,或者所有事情跟"事件"同時發生?

COBRA – 這個行星上也有植入物站點,甚至在地表以下。所以太陽系不是唯一的植入物站所在地。基本上主要的植入物站點不在物質層面,而在等離子層。所以當太陽系解放,故事也還沒有完結。

Rob – 有人問那次的解放殖民地行動中,救援任務期間是否所有目標都完成了?

COBRA – 大部分完成,但不是全部。我會說行動80%是成功的。

Rob – 有人談到Alex Jones,我想還有本傑明。他們都說一些大事將要發生,影響在逐漸擴大。你能否談談光明勢力在近未來的計劃?有人說9月。我有個聯絡人也指出9月會看到一些轉變。能否談談光明勢力未來有什麼行動?

COBRA – 我不會說任何細節,因為事情的發生是非常不可預測的。我們越接近突破的最後時刻,就越不可預測事情。每個情況中有更多的混亂,更多不穩定性,現在不可能做出任何具體預測。9月是一個有趣的時段。這就是我能說的,我無法給出關於9月的任何具體預測。

Rob – 我最近和Alex Collier做了一次訪問,我們談到時間線和很多不同的話題。他談到歐洲核子對撞機。根據他收的信息,他們想用這個機器把各條時間線合並為一條負面的NWO時間線。他不覺得這件事有可能。你是否同意他所說的?

COBRA – 我不會這樣形容那個機器。我會說他們在嘗試打開負面等離子門戶。他們想製造更多的奇異夸克,製造更多異常。他們目的是維持那些異常。這就是他們使用那台加速器的原因。這個加速器遠沒有長島的那個危險,人們過度關注歐洲核子研究中心,而沒有足夠關注長島的事情。因為長島那裏的加速器制造的是穩定的奇異夸克,那些奇異夸克進入地球中心,它們在那裏積累起來。幸好光明勢力可以做很多事情,光之工作者光之戰士把更多注意力放到那裏,開始長島的治癒冥想也是好的。這能幫到很多。

Rob – 謝謝。我們只剩下5分鐘。我有另一個問題。有人問到Maria Orsic和其他維爾女孩在二戰後的情況。給那些不知道的聽眾解釋一下,納粹接管了修黎社。她們是一群有超自然精神能力的女孩子,她們與正面ET團體接觸。她們所獲得的信息被納粹用於技術開發,然後納粹自己與灰人和蜥蜴人接觸。那些為靈性目的尋求先進科技的無辜女孩發生了什麼?

COBRA – 她們通過回形針行動去了美國。她們繼續被陰謀集團[1]利用,實際上她們的靈性天賦在二戰之後被濫用了好一段時間。

Rob – 她們也到過南美嗎?她們從南美轉到美國還是直接從德國過去?這裏有什麼故事?

COBRA – 我不知道她們具體的路線,但不管怎樣她們是從德國出發到美國的。

Rob – 她們現在還活著嗎?

COBRA – 都沒有了。

Rob – 好的,謝謝。我想現在我沒有特別的問題要問。剩下的時間我想交給你來說。真實和虛假信息大爆發,各種混亂元素混雜,來自正面的告密者,內部人士,像你那樣的接觸者公開越來越多的,互有不同的信息。有什麼話你想和聽眾分享?我們有兩三分鐘,你有什麼認為是重要的話要說。

COBRA – 我只想強調不要互相攻擊,專注於光,保持著光,保持焦點。繼續推進,因為我們需要做出最後的突破。

Rob – 很好。再一次,Cobra,我要對上周的文件損壞道歉。我們已經檢查了幾次,這次不會有問題。我想我們要結束了。謝謝你的到來以及這個月對我的耐心。我們期待下個月的訪問。祝你好運。繼續關注Cobra的網站,一些驚人的信息會出現。你甚至不需要到他的博客,每個人都在分享這些信息。Cobra,謝謝你,光的勝利。

COBRA – 謝謝各位收聽,光的勝利。
 

原文

erttq0101 翻譯

延伸閱讀: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