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密者][柯博拉Cobra]2016年11月,金魚報告 - 昴宿星人採訪 Cobra與A’drieiuous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柯博拉(Cobra)訊息
[揭密者][柯博拉Cobra]2016年11月,金魚報告 - 昴宿星人採訪 Cobra與A’drieiuous

柯博拉是昴宿星人轉世到地球的某個人類,他從小就記得自己與昴宿星的深刻關聯。Cobra 是他的代號 ( 由Compression breakthrough” 壓縮突破”而來) 。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他是抵抗運動(對抗陰謀集團的組織)官方的公開聯絡人。柯博拉有著非常驚人的宇宙知識,而且有非常高的連貫性和邏 輯性。也有非常可靠的訊息來源,也是本站訊息來源的基礎。內容刺激驚險,比科幻小說還好看,真相比科幻小說更離奇。第一次了解的朋友可抽空補充:柯博拉訊息推薦清單



還沒讚好嗎?馬上讚好柯博拉訊息專頁! 


Louisa: 大家好,歡迎收聽金魚報告。我是聯合主持人Louisa。今天與我一起的是Steve以及我們的主持紅龍大使。今天報告的題目昴宿星人採訪,嘉賓是抵抗運動的Cobra和new lyra的A’drieiuous。兩位先生已經公開他們是昴宿星人,一位出生在地球,另一位不是。他們的背景在之前的金魚報告,Cobra的博客和以前的訪問已經公開。這次採訪希望深入了解一下這兩個有不同來歷的人。感謝你們來到金魚報告。Steve會問第一個問題。

SteveCobra,大選與最新的形勢有沒有關係?

Cobra: 不是直接有關。我會說執政官策劃了這個選舉的局勢來踐踏和分化美國人。他們想盡可能擴大兩極分化。

Steve: 你認為他們能不能成功的分化雙方?

Cobra: 他們一定程度會成功,但光明勢力一天24小時在工作讓人們冷靜下來,讓他們重新聚集在其他事情上,而不是只看選舉。因為那些選舉不是最重要的。特朗普(川普)和希拉莉在行星局勢裏都不是最重要的人。他們只是其中一隻棋子。核心的玩家正在幕後操縱。

Louisa: 有報道說喬治.索羅斯背後支持那些美國的抗議活動?

Cobra: 是的,他確實有牽涉。

Louisa: 我看到的是美國人正在做的事情相當可恥,這完全不是我們面對選舉(結果)應有的態度。但讓我們回到維基解密的話題,阿桑奇說特朗普不會被允許成為總統。你覺得他是什麼意思?

Cobra: 陰謀集團有一個很強大的計劃篡改選舉讓希拉莉當選,事情還沒有完全結束。如果你看看今天的新聞,你會看到陰謀集團仍然想改變結果。

Steve: 特朗普對外星人的認識有多少?

Cobra: 我會說他不如希拉莉知道的那麼多。

Steve: 但就職典禮後他會很快地知道嗎?

Cobra: 是的,一旦他就職他會收到盡可能合適的,這方面的一些簡要匯報,如果到時某些轉變還沒有發生的話。

Louisa: 奧巴馬總統說他會赦免希拉莉。我們是不是本末倒置?不需要先定罪再赦免?這似乎透露了事情發展的方向。你有什麼看法?

Cobra: 不管他現在說什麼,他都不是關鍵人物。在幕後耶穌會在進行他們的議程,在他們的背後執政官在實行他們的議程。

Louisa: 所以這就是人們說特朗普是耶穌會傀儡的原因,而且你也肯定這一點?

Cobra: 是的,他在耶穌會架構裏位置不高,但他的政策很大程度是耶穌會直接設計,他接受耶穌會教育,他在黑手黨的一些聯繫人直接由耶穌會控制。並且更高維的執政官在利用這些情況製造憎恨,分裂。我要說光明勢力對特朗普有他們自己的計劃。

Louisa: 是嗎,能不能告訴我們一點?

Cobra: 現在沒有太多能說,但現時情況非常不確定。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可能會發生,我會保証它們會發生因為牽涉了很多因素,在這些因素之中是特朗普的自由意志。其中一個因素是他很容易被幕後各個派別影響,不管是正面還是負面派系。在那些情況下他不是在做獨立決策。在很多關鍵問題上他沒有非常有規劃的觀點,所以有很多人,很多情況或者很多派系以不同的方式影響他。

Steve: 能不能告訴我們陰謀集團幕後的計劃,他們將會如何影響選舉結果。

Cobra: 是的,今天有幾條新聞關於未做決定的選舉人投票。這是可以被操縱的,有一些程序可以合法或者半合法地執行,當然陰謀集團會嘗試利用這些漏洞。從抵抗運動的角度,整個系統,選舉的方式是不公平的,任何選舉都沒有反映人們的意志。

Louisa: 特朗普和阿桑奇都公開說過選舉被操縱,這不讓人驚奇,我也覺得這已經變本加厲。實際上我們現在wodpress上有一個姊妹博客叫Canary Chronicles Blog,主要以維基解密和其他信息為主,其中一些不是現成的,也包括信息的原始版本。

Steve: 由於特朗普贏了選舉,現在北約在俄羅斯邊境集結軍隊是什麼情況?

Cobra: 特朗普跟俄羅斯和普京關係不錯,因為他的政策在美國國境之外沒有那麼具侵略性,所以我會說特朗普當選對國際地緣政治的形勢更好,但對美國來說更差。

Steve: 所以我們可以當成票面價值?

Cobra: 是的。


Steve: 你覺得與中國的關係會怎樣,特朗普說會改善與世界其他國家的關係?

Cobra: 他已經站到日本那邊對抗中國。

Steve: 所以這是不好的?

Cobra: 他現在沒有始終如一的國際政策,他的顧問受到不同的派別影響,現在有一場各個負面派系之間的戰鬥,正影響到他的顧問。

Louisa: 謝謝Cobra對大選的更新。我想轉到昴宿星人的問題,從你最近的文章開始。

Louisa: 一些本土預言說到星際兄弟在這個時候回來。昴宿星人和本土的地球人有什麼關係?

Cobra: 有很多外星種族轉世為美洲原住民。很多人來自天狼星和昴宿星系。他們知道自己的起源,但不幸地很多人逐漸失去了這條連接。

Louisa: 現在,那個黑蛇預言說的是Standing Rock的Sioux族北達科他州印第安保留區的輸油管。關於這個預言說這條輸油管的成功建造意味著人類的末日,你有什麼看法?

Cobra: 人類末日只是笑話。因為光明勢力在抵消那些有害的能量影響。

Louisa: 你認為他們能成功建造這條輸油管嗎?

Cobra: 有可能,但光明勢力正在強烈反對,現在這是一場戰鬥。

Louisa: 我問過大使這個問題,他的看法是挪威銀行已經受到壓力停止這次與NDPL有關的投資。很明顯這將阻止這項工程。你有什麼評論?

Cobra: 聽起來這是一個好主意。

Steve: 在這條輸油管的幕後有什麼議程是我們可能不知道的?

Cobra: 一個討論的角度是,一條地脈線沿著這條油管,所以這條輸油管嘗試從能量上抑制那條地脈,以便壓制地球的能量體。

Steve: 所以這是對地脈線的進一步堵塞?

Cobra: 是的。

Louisa: 你認為我們在揚升方面做得怎樣。

Cobra: 還可以。有一些進展但不足夠。

Louisa: 在你的最新消息裏,你提到在地球周圍建立了一層速子薄膜,這有什麼作用,為什麼這是必要的?

Cobra: 昴宿星人和其他光明勢力正在地月軌道裏建造一層特別的薄膜。它的用途是把Yaldaboth章魚的觸手從它的頭部分離,削弱這個實體的力量,極大地加速清理太陽系的進程。然後這將使光明勢力更容易地向地表推進。

Louisa: 謝謝。他們也在一起拆除等離子標量武器,似乎都是有聯繫的?

Cobra: 有關聯但這是另一個不同的行動,他們最近在一個衛星上獲得了一點成功。

Louisa: Elon Musk真的為光明勢力工作?

Cobra: 是的,信不信由你。

PS:Elon Musk 伊隆•馬斯克,SpaceX創辦人,以及特斯拉汽車和PayPal的聯合創辦人。

Louisa: 阿桑奇呢?

Cobra: 他也是。

PS:阿桑奇,洩密網站維基解密的董事與發言人。

Louisa: 這些生物晶片和以太植入物是一樣的?

Cobra:我解釋一下。不同的維度有著不同的控制機制。現實世界有實體的生物晶片。生物晶片從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研發,然後在二戰納粹集中營完成研發。德國的西門子公司負責研發和製造生物晶片。二戰結束之後,全世界開始進行大規模的疫苗接種運動。這些疫苗中參雜了生物晶片和各式各樣添加物。疫苗接種仍在持續推陳出新。  生物晶片會持續升級。1983年開發出新版本,然後在1996年進行升級。生物晶片科技在1996-1999年之間快速發展,因為執政官、龍人、蜥蜴人和其他種族來到地球並且在地下基地提供科技和他們的晶片。抵抗運動能移除大部分的晶片,但無法全部清理。他們正在處理這個問題,其中一部份清理得很不錯,但有一部份現在還沒有進展。  眼睛上面的大腦額葉和肚臍上面一些的位置有電漿植入物和乙太植入物。後腦勺延髓的位置通常也會有一、兩個植入物。後腦勺的植入物控制著觸發戰鬥或逃跑反應的爬蟲腦。

Louisa: 這些植入物要對人們那些苦不堪言的頭痛負責嗎?

Cobra: 是的。當晶片被啟動或者植入物被清理時,人們有時會有強烈的頭痛,對此沒有醫學解釋。在人們達到某些振動頻率之前它們很多是休眠的,它們是沉睡的細胞。當人們達到一定振動頻率,或者開始對矩陣太有威脅的時候它們就會啟動。


Louisa: 對此我們要做什麼?

Cobra: 有一些清理協議會有幫助,我已經在博客上說過一些。並且有治療專家能幫助降低植入物的效能但不能移除它們。

Louisa: 觸發的機制是怎樣的?

Cobra: 標量網絡測量著行星上每個人的振動頻率,當到達一個閥值就會觸發警報,這個警報通知中央電腦從遠距離啟動植入物。

Louisa: 我相信他們知道每一個觸發過啟動的人?

Cobra: 是的,當然。

Steve: 當這個網絡被拆除後所有這些就會失效,是嗎。

Cobra: 當標量網絡清理後這些就會完全清除,這是同一個架構的一部分。

Steve: 次聲波也是?

Cobra: 是的。次聲降低了振動頻率,尤其是情緒振動。這壓制了人們反抗的意志,壓抑了人們創造自己命運的意志 。

Steve: 那些在睡覺的時候受到攻擊的人們要怎麼做?

Cobra: 有一些共振點,干涉點是次聲特別強的。人們可以改變睡覺的地方,或者搬到其他房間,或者甚至定期移動床位,有些人需要重新適應。也有一些抗標量裝置可以幫到一點。有一些技術,在我博客的Tachyonis網站上有一些激光裝置能有所幫助。

Louisa: 頻率方面怎樣?我發現彈鋼琴時環繞我的和諧弦振動和泛音對我個人很有療效。

Cobra: 和諧協調的聲音是非常好的次聲解毒劑,那些用樂器演奏出來的某些振動頻率和正面的音樂是很好的解藥。

Steve: 笑和快樂的頻率怎樣 ?

Cobra: 當然。

Steve: David Wilcock提到一次太陽系事件將會造成人類DNA和意識的巨大轉變。這與你所說的是同一件事嗎。

Cobra: 是的。他和Corey Goode所說的其實就是銀河脈衝波。每26000年會有一次銀河脈衝波影響銀河系內的所有恆星。當然一旦銀河超級波來到我們的太陽系,它也會引發太陽的活動。這也是事件的一部份。這不限於太陽的物理活動,而是涉及銀河中央太陽的活動。它與地球的巨大轉變、移除陰謀集團,金融重置、全面大揭露的過程等等都有關。

Steve: 現在我們能在幾天內測量到太陽日冕物質拋射到達這裏的能量。我們能否測量這個銀河中央太陽脈衝?

Cobra: 是的,有一些儀器正在監測銀河中央太陽。這更加困難一些,因為這個物體離我們遠得多,但這是有可能的。

Louisa: 謝謝。能否告訴我們X行星或者Nibiru現在的狀況。

Cobra: 首先,X行星不是Nibiru。Nibiru的整個概念是陰謀集團為了誤導人們製造的蓄意虛假信息。我們太陽系沒有天體會經過地球軌道並擾亂這裏的環境,這是虛假的訊息。X行星是還未被官方發現的行星,在太陽系的外圍,以前和現在仍然存在有人居住的地下基地,是抵抗運動的來源。

Louisa: 這是他們的後備據點還是主基地?

Cobra: 這是他們的起源,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基地。

Louisa: 最近科學新聞裏有一張圖片顯示土星改變了顏色。科學家說他們不知道原因,你能不能評論一下?

Cobra: 他們知道原因,但這條新聞沒有廣泛傳播。土星繞太陽運行,一個周期大約30年。土星像其他行星一樣有季節,現在土星北極是夏季。當夏季的時候氣溫較高,大氣裏的浮質aerosol顏色就會改變,這就是著名的土星北極六角形顏色變深以及變色的原因。

Louisa: 謝謝。諷刺的是他們很隨便地公開在火星上找到生命的信息,似乎像滴水那樣公開得很慢,金魚報告第43期Randy Cramer上校告訴我們的這是一個關於揭露心理學的計劃。關於火星的揭露問題你覺得是這樣嗎。

Cobra: 實際上這是秘密太空計劃派和陰謀集團之間的秘密談判,其中兩個SSP派別跟陰謀集團說如果你們不揭露火星那就由我們來做。這導致陰謀集團現在開始這些有限的揭露。

Louisa: 但Corey說有一個持續50年到100年的揭露協議。

Cobra: 我不同意。這不是一個協議,這是陰謀集團操縱的一部分,他們希望強制執行這個協定但,中國反對這樣做。這是陰謀集團想要這麼做,不是提議這麼做,他們威脅要這樣做。對此(各方)沒有正式的協議和承認。

Louisa: 在你以前的訪問裏你很清楚地說需要全面揭露。不應該有這樣的延遲,即使Randy Cramer暗示軍方有一個十年的揭露計劃,你也覺得是不能接受的。

Cobra: 拖延必須拒絕的事情。某些正面軍方派系擔心一次進行全面大揭露會造成太多恐慌和動盪。軍方害怕混亂,因為他們無法控制局面。但是要動盪有分好的跟不好的。全面大揭露將會造成好的動盪,進而形成一個訴求真相和透明的新社會。當然全面大揭露之後會有一段陣痛期。社會和各種體制需要進行符合新世界的變革。不論你要不要,這都是無可避免的事情。

Louisa: 如果我們不停受到攻擊,那如何提升意識?

Cobra:變得不強的光之工作者和光之戰士們的能量場是發生在太空的銀河戰爭的反映。銀河戰爭就在你的能量場中進行,你需要連接到光,專注於光,為光明工作並堅持下去。

Louisa: 希望每個人都能這麼做。有時這是很難的,一個人會被這些攻擊弄垮。比如今天是11月11日,你可能覺得更加平衡,但今天也有很多人發狂。

Cobra: 人們變得瘋狂因為有很多層的思想編程,尤其在美國,所有那些編程現在一次過觸發。

Louisa: 現在美國發生的事情是,人們對於與他們的現實觀點的不同的任何分歧非常抵制,這真的很難讓人們覺醒。

Cobra: 美國是一個有著巨大潛力的國家,比大多數人想象的更大,它受到的壓制比行星上大多數國家更多。當我們非常接近"事件"時,美國將會有一次巨大迅速的意識加速,那將會是非常快速的。但我們還沒到那個時候。

Steve: 所以人類的意識對"事件"的加速有一個影響 ?

Cobra: 是的,當然。

Steve: 說明一下,中央太陽會不會對我們的意識發展作出反應,在適當的時候帶來"事件",是嗎?

Cobra: 是的。銀河中央太陽是佩洛瑪的家鄉。佩洛瑪是一個有生命的存有。我們生活在它的體內。這個銀河存有和恆星系之間就像身體之於細胞。事件會通過人們發生。它不能繞過我們,這不是可能的。通過我們的能量場,到達我們的肉體和環境。事件是人類和銀河中央太陽之間唯一的相互作用。當這條連結夠強大,事件就會發生。幸好我們正為此努力。

LouisaA’drieiuous在Standing Rock印第安保留地附近的無法連接網絡。大使現在到來了,我有個問題問大使。關於北達科他州輸油管項目注資的情況你知道些什麼?

Ambassador: 我們讓人們給挪威銀行壓力以切斷注資。如果切斷資金你會看到警察很快消失。並且我有另一個方案,我們正勒緊輸油管的資金流。我們看看會發生什麼。

Louisa: 你說過陰謀集團已經投資了巨大金錢進去,他們有什麼動機停下?

Ambassador: 挪威簽署過一些關於資金使用的條約。這些條約規定銀行不能借貸給反人類或戰爭相關的企畫。他們現在正資助軍隊鎮壓美國原住民,因而違反了憲法和資產管治條例。興建輸油管的石油公司和銀行是國營單位。一旦民眾施壓,我們一些人和其他人就能迫使銀行撤資和退出投資案。一旦資金消失,他們就沒有動機繼續工程。

Louisa: 謝謝大使。現在我想集中問關於昴宿星人的問題。Cobra在以前的訪談說他是轉世到地球的昴宿星人。他保持了過去的完整記憶。他現在作為抵抗運動的成員進行解放地球的任務。A’drieiuous是來自新天琴星的昴宿星人。他的飛船墜落在內華達沙漠。他在51區被囚禁兩年並且被當成實驗對象,最後獲准離開。他為了一項任務已經在地球待了44年。我想請Cobra和A’drieiuous互相提問。 首先讓我問一下,你們是鄰居?

A’drieiuous: Erra環繞著Alcyeon,它是同一個星系裏我們附近的一個恆星。Atlas是New Lyra環繞的恆星,所以我們是鄰居,我們在同一個星系。我們屬不同的部族clan但我們是同類。

Steve: 你們互相旅行有多麼容易,去對方那裏有多快?

A’drieiuous: 我們的船艦使用光子遠距傳輸引擎(photoradionc drives)達到秒速超過50.8億公里(大約是光速的16951倍)。你覺得用這種速度在小小的昴宿星團裡往返一個恆星系要花多少時間?


Steve: 非常快,所以你們是鄰居。

Louisa: 我想問你們這個問題。究竟和昴宿星人的關係是什麼。並且想問Cobra抵抗運動有多少昴宿星人。

Cobra: 抵抗運動有很多人本來是昴宿星人。當隔離關閉的時候,很多人被困在地球。其中一些成功逃走,但一些人仍然在這裏。

Louisa: 昴宿星人和地球內部文明有關係?

Cobra: 當然。抵抗運動住在地球裏面。

A’drieiuous: 抵抗運動,你說的是泰樂斯Telos?

Cobra: 他們有聯繫,實際上抵抗運動也是阿加森網絡一部分。

A’drieiuous: 過去42年我獨自在這裏,嘗試盡我所能幫助人們,這是一件難事。一個人在這裏完成那需要完成的事,和我們的人一起工作,我們的艦隊在外面,阻止小行星和其他衝突來到這裏,但他們只能做這麼多。有一些條約阻止他們直接干預。我打破了這個條約來到這裏。因為沒有其他人想來這個地方。出於各種原因你們都會非常同意。

Cobra: 是的。沒有太多人想來這裏。這對昴宿星人來說調整適應這裏的振動頻率並不容易。

A’drieiuous:我花了24年時間學英語。昴宿星人的大腦運作模式跟人類的不一樣。英語的思考過程跟我們習慣的方式完全不同。我花了很多時間才熟悉英語並且從一竅不通到透徹理解地球社會。我花了很長的時間理解地球上發生的事情並且和人們一起生活。我能用同理心看待地球的大小事,因為我離開51區後的42年都一直在觀察這個世界。我一直觀察著人們如何待人接物,如何戰爭,如何意見不合和如何表達愛。

我見過形形色色的人。考慮到地球的奴役程度,觀察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是一件很引人入勝的事情。我們要在地球上創造自由的社會、扶強濟弱、匡正世道並且讓人們團結一致。我們想幫助人們為了自己挺身而出。每個人都是領導者,

每個人都能成為自身的領導者。人類不需要依靠單一的機構控制大眾。人類需要依靠自己、自己內心的指引和社群團體並且秉持大愛和慈悲挺身而出。人類不用打仗也能和平解決各種問題。人們不需要武器,而是為自己發聲。因為如果人們不作聲,地球上的法律會認定他們是默認了。如果你不作聲,其他人就會指使你。他們會一直逼迫你,直到你願意改變。由於不曾有人挺身為全人類發聲,我們就選擇待在地球;希望作出改變。我們嘗試教導人們一些他們很久以前就知道但地球社會已經很久沒在教的東西。

地球社會的控制編程使得人們無法為自己挺身而出。它破壞了人類的意志力和決心。人類成為一無所知的奴隸。地球人就像從小就在籠子內眷養的動物。如果你幫他們打開籠門,他們第一次也不知道要做什麼。他們知道的只有籠子。他們害怕走出籠子,邁向陽光和草地。我們在這裏幫助教導人們如何踏出慢慢地走出籠子,最後讓他們學習自由以及為自己挺身而出。

Louisa: 你說過你來這裏本來有一個同伴叫Arianhaus,她前臂上有獨特的印記。你能否解釋一下那是什麼?

A’drieiuous: 很難用英語描述那些印記,但我可以說當中含有大量信息,描述我們的星系,甚至是Lyra的斜度。有些標志是星座坐標,有些是關於我們的社會理念比如冥想,治療。另外還有Era的貿易路線。在Era星其中一個大陸有巨大山脈。它非常高所以很難步行穿過,所以當你步行或者乘坐載具,你飛越或者走過這條山脈時需要跟隨一條路線,因為那個大陸某些地方有茂密的森林。這是一條古老的貿易路線,那時我們第一次到達那個行星並改造那裏。我們從大陸的一邊至另一邊運輸物資到主要城市。

Louisa: 你們兩個似乎有很遙遠的記憶。能否告訴我們你們多少歲?

A’drieiuous: 我只能估計我的年齡,基於我上次降生進行估計。所以我可以追溯到大約1494年。但這只是從我上次降生開始算,我還沒有死。

LouisaCobra你似乎有大量記憶。我記得在一個訪問裏你說當你轉世到這裏後你沒有忘記過。

Cobra: 我記得我所有的人生,記得我絕大部分的歷史,不是小片段而是大多數事情。

Louisa: 這是阿卡西類的記憶?

Cobra: 我會說是生活記憶。

Louisa: 謝謝。Cobra組織了一個每週冥想,你知道Cobra在這方面做了出色的工作,這不是一天就能做到的。A’drieiuous也在教人們冥想提升頻率揚升。能不能解釋一下?

A’drieiuous: 我們冥想在我們的中心有一個星星在成長。我們冥想一顆有真實的,有生命呼吸的星星在我們中心成長,我們感受它的心跳,它發出的光,它的力量,它的熱度,我們專注於曾經是孩子的自己,我們專注那顆星星裏的孩子們。當這麼做的時候,我們為我們所有的細胞帶回青春,我們提升了組成我們身體的夸克的振動,這麼做加強了細胞線粒體,允許適當地在新陳代謝的早期水平進行複製以及適度水平的維生素,蛋白質,膠原,透明質酸,礦物質,所有你身體需要的元素。

Louisa: 你們二人或許能夠一起互相幫助?我想我能扮演一個角色把有共同目標的人撮合到一起。

A’drieiuous: 這是一個好問題。我們在自己的道路上幫助人們,但團結起來我們能做得更多。

LouisaCobra你有沒有辦法給予A’drie支持?

Cobra: 是的,如果他需要什麼並且在我的能力範圍內,我會幫忙。

A’drieiuous: 那真是太好了。

Louisa: 下一個問CobraA’drieiuous的問題。提到昴宿星人我們都聽說過Semjase這個名字。我們知道這個名字主要是通過Billy Meier,他說Semjase他一生中主要的昴宿星聯絡人。你們能否評論一下這個名字代表什麼?

Cobra: Semjase是其中一個最著名的,多年來深入參與行星解放進程的昴宿星人。她在古埃及時期非常活躍,在過去幾十年她有一些聯絡人,其中一個是Billy Meier,還有Fred Bell。她是這個行星其中一個關鍵的昴宿星聯絡人。

A’drieiuous: 她也是我部族的領袖。我屬於Semyazie族。

Louisa: 能否給我們解釋一下?

A’drieiuous: 她養育了很多孩子,這些孩子也有了很多孩子就像部落一樣。她住在Erra和New Lyra之間,來往於兩地。我的部族來自她的家系。

Louisa: 他們怎麼知道在這裏聯絡誰?

A’drieiuous: 我在很多個月前的廣播節目裏提到宇宙電話簿。人們需要知道他要聯絡的人及其頻率,就像一個人的電話號碼,撥通那個人的號碼。去撥一個你不認識的人的號碼是魯莽的。所以專注於名字,就像人們有時聚集於我,給我發心靈感應信息那樣。當他們這麼做的時候,我會聽到他們並且作出回應。你知道Semyazie,她能聽到你的聲音如果你以那個意圖與她溝通的話。你不得不專注於她的名字的振動。我們名字的振動直接與我們的DNA,我們的振動頻率產生聯繫。在這裏人們隨意地給他們的孩子起名字,這不是我們的習俗。我們被給予的名字是基於我們對聲音的共振而來。

Louisa: 很有趣,就像音樂那樣。

A’drieiuous: 是的。

Louisa: 請繼續。

A’drieiuous: 所以我說Semjazie或者Semyazie,這才是她名字的發音。她在地球周圍非常長時間,她與這個行星,與其他人有過很多接觸。她曾經是一個大使,一個調解人,一個飛行員,在戰爭裏戰鬥過,她是我們族人的一位勇敢的戰士。現在她非常活躍於昴宿星團體。她非常老,她一直從事長期以來工作。她有著愛與同情。就像我們那樣,她想做的是教導那些不知道自己潛力的人,並且平和地教導他們以便他們不會把潛能用在壞的方面。我們教導人們要對我們給予他們的知識負責。就像奧本海默和愛因斯坦,E=mc^2,你看到這個小知識對這個行星造成了什麼。如果我們把他們理解以外的科技給了他們,他們就會有戰爭意圖,正如像photoradionic?驅動能夠簡單地轉化為武器,能在這個行星上造成比核武更多的破壞。我們不希望把技術交給人們讓他們自我毀滅,這不是我們的目的。所以Semyazie理解這些法則,我們仍然從她那裏學習如何恰當教導他人。她教導我們明智地把知識教給其他人,但不要教導那些人們準備好學習的範圍之外的。

我們用一個尺度衡量人們,用英語說這是一個等級系統。比如零,一,二,三,四,五,六和七級。前幾級現在非常普遍,我們發現這個行星上有更多零級的。就是那些除了社會教給他們,或者教育系統,政治,宗教教給他們以外,其他什麼都不知道的人。他們不知道我們的存在,如果他們知道也不相信。提升等級需要一定程度的接納,這是比知道答案更加深入的,在你的心和靈魂裏接受那個答案,知道那些答案是真的。所以上升一級的人能理解到軍方和陰謀集團正在毀滅世界。他們明白在美國有可能實行戒嚴或者一場大仗一觸即發,他們明白某些自然災害可能很快發生,對人們造成巨大破壞。然後二級的人理解這個社會以外的事,他們明白關於我們的事情。第三級的人理解我是誰,或者Cobra是誰,完全明白我們來自哪裏以及為什麼在這裏。第三級的人在我做過的網絡電台節目的聽眾中更加普遍。第四級的人們理解我們全部的歷史,他們理解我的歷史,明白更廣闊的全局。第五級的人理解是什麼造成了宇宙的滴答聲響。人們可能在每個等級上有一點理解但不完全,但仍然明白一些更大的概念。我看到有些科學家理解第五級的某些結構,但仍然沒有理解和接納造成這個宇宙滴答聲的構造,他們仍然缺少第三和第二級。

LouisaCobra,你有什麼評論?

Cobra: 我不會用這個方式給這個行星上的人做分類。

Louisa: 現在這個行星上有沒有人準備好揚升?

A’drieiuous: 所有人在任何時候都能揚升,他們只要學習怎麼去做並且以自己的意志去做。

LouisaCobra,考慮到生物晶片和植入物,現在人們要揚升有多少難度?

Cobra: 這是有可能的,但現在不是那麼容易。對那些不是這個矩陣系統的人是有可能的。隨著接近"事件"以及"事件"之後情況會極大地改善。當我們接近突破之後,能夠揚升的人數會指數級快速上升,尤其在突破後大規模的揚升過程將會開始。

Louisa: 關於各類飛船停在太陽附近,我們的頭上發生著什麼,能否給我們一些信息?

Cobra: 在我們太陽系有很多活動,尤其在過去幾個星期這些活動增加了。其中一部分是清理太陽系的最後行動,這與你剛才問的薄膜有關。這些活動將會持續增加直到太陽系的解放。

Louisa: 你提到昴宿星人在之前五月撤退後又奪回我們太陽系的領地。你說在博客上說我們遭遇失敗,人們非常憂心,但你說的是真相,現在這又有了正面的進展。

Cobra: 是的,昴宿星人再次拿回領土。當挫折出現,將會在稍後有更大的進展。光明勢力在學習,他們學得非常快。他們從錯誤中學習,將會在幫助行星解放的進程中更有成效。

Louisa: 謝謝。我想澄清你之前所說的。你說生物晶片放置在大腦額葉,它們是否放在松果體內或者附近?

Cobra: 不完全是。它們在眼睛上方或者旁邊的兩個位置,不是在松果體裏,但它們製造的共振場影響松果體。我們博客上有張圖片表示出植入物的位置。

Louisa: 談談畢宿五星人。有一些討論說他們可能牽涉到我們現在面對的問題?

Cobra: 我不同意。大約二戰的時候有過一些問題,但已經解決了。

Steve: 你提到正面外星人不允許在地球上發生重大衝突,是嗎?

Cobra: 他們不會允許全面核戰,不允許全球的第三次世界大戰,這是不能容忍的。

Louisa: 普京總統怎樣,他是"外卡wild card"嗎?

Cobra: 他不是外卡,他是其中一個基礎計劃的一部分。他幾年前已經接收昴宿星人的聯絡。他有過深層的靈性體驗,他現在有一些出身昴宿星的顧問幫他制定戰略。

Louisa: 很好。關於我分享的一張圖片中的種族,我得到一些信息說他們在幫助普京。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想聽一下你的意見。

A’drieiuous: 你可以說這是畢宿五星人,不是高大白種人。

LouisaCobra你知道這個種族嗎?

Cobra: 他們和畢宿五系統有關。

Louisa: 為何他們會在這裏?

Cobra: 實際上這是昴宿星種族的一部分,他們來這裏協助行星解放。

Louisa: 她的軀幹上那些色素細胞植入物是什麼,是不是符咒一類?

Cobra: 這是與外界環境互動的一種非常先進的技術。它不是人們所知的那種人工智能,它像是一種有生命的,與外界互相作用的玻璃有機體,轉譯信號給穿著這個東西的人,幫助在那個環境之下進行工作。因為對那種存有來說,行星地表是一個敵對環境,那些存有需要在移動的時候很小心。

Louisa: 你會不會說這幫他們保持更高維度的振動?

Cobra: 是的。

Louisa: 這也是某種生物防衛?

Cobra: 是的,也是。

Louisa: 防御地表的病原體之類的?

Cobra: 是的。

Louisa: 他們在南極洲有基地?

Cobra: 在南極洲有很多昴宿星人的基地,那裏有很多活動在進行。其中一些活動已經在另類媒體上報道,昴宿星人正在相當全面地處理那裏的問題。

Louisa: 有報道說國務卿克里在總統選舉期間去了南極,出於一些原因他不得不在這個重要的時刻去那裏。對此你有什麼信息?

Cobra: 有一些陰謀集團的戰略會議要舉行,那裏遠離媒體的關注,這些會議是關於如果特朗普當選之類的問題。

Louisa: 在之前的金魚報告裏Alfred Lambremont揭露了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局的時間旅行計劃,預先識別pre identified自肯尼迪之後的所有總統,當然特朗普也已經被預先識別。即使辛普森一家卡通片已經預示了特朗普成為總統,但我不會把這歸類為有效的研究來源。有趣的是Andrew Basiago也被預識別成為美國總統,作為這個與火星跳躍室有關的計劃的一部分。我想問一下你們兩人有關時間線,或者他們進行這些項目時看到的是同樣的時間線?

Cobra: 關於時間線和時間旅行,有著大量的虛假信息。時間旅行真的不如人們所想那麼簡單。不是說你走進一台機器,再走出來就到了不同的年代。時間是一個矢量,由源頭與原生異常之間的方向來決定。時間矢量不是憑你的意志就能扭曲,或者我應該說需要非常高水平的意識才能創造時間回環。所有那些計劃嘗試這麼做,但實際上都沒有成功。

LouisaA’drieiuous能否也評論一下。

A’drieiuous: 要理解時間怎麼運作你需要理解頻率,photoradionic波和夸克。時間是頻率提升的感知。一個人對時間的感知是他們的頻率體驗。更快的頻率似乎感到時間過得更快。現在要操縱時間,你要明白每個時間仍然同時存在於自己的頻率,就像無線電頻道。比如在電台裏,你有100頻道,101頻道,102,103頻道等等。這些頻道之間有微頻比如101.1,101.2等等,甚至有更小的頻率在兩個指定的頻道之間。每個頻道在多個維度裏運作。比如頻率的四個維度協調於一個具體時間。所以物理上的時間旅行,比如回到1960年,你需要明白1960年確實存在,沒有跑到其他地方,要跑的是你的頻率。在你說話的時候你的頻率已經提升到了那個特定的時間薄片slice以外。頻率的提升就像時間的感知。變量在一條時間線裏被抹除,但那些變量全部存在於提升和/或降低的每一幀頻率的微細薄片之間。時間的現在,過去和未來都同時存在於同樣的氣泡裏,但位於不同的頻率,不同的層次,就像一個洋蔥。所以回到過去,你要有一個裝置調節你身體所有夸克的頻率,調整到與那個時間的頻率一致,你才能物理上進行時間旅行。
所以你要知道那個時間的頻率範圍才能回到1960年。你們說所說的舒曼頻率是對總體頻率作為一個平均值的測量。行星和宇宙的頻率總是在緩慢地提升。雖然隨著我們進入一條光子帶,一個搖擺地環繞這個銀河系中心的高頻回環,頻率的提升導致時間似乎過得更快。所以如果你想回到過去,你不得不調整身體所有夸克的頻率以及那個裝置的頻率與你一起回去,否則你會卡住。

Louisa: 謝謝。我們能否回到過去改變Cobra說的原生異常,植入物或者矩陣,有沒有可能?

Adrieiuous: 你要明白如果你回到過去改變某些似乎是壞的事情,這會導致很多你可能不想要的其他事情改變。好事將變成壞事,壞事變好事,兩者位置互換。你導致你無法預測的變量的改變,所以如果你改變了一件事就會改變很多其他事。你所知的世界將不再存在。好的,壞的或者中性的,一切發生在你過去的事情都有原因,讓你處於今天你所在的地方。如果你回去改變那麼你將會不再一樣。

Louisa: 比如肯尼迪沒有被刺殺,我可能就不會出生,諸如此類?

A’drieiuous: 或者很多其他人不會出生。或者其他事情發生了改變,使得很多人死去,並且那些本來死去的人還活著。

SteveCobra很快要走。我想問Cobra在離開前有沒有其他話要說?

Cobra: 我想說我們要堅持下去。我們要為我們願景努力,我們會成功的。我知道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這花了太長時間,但結果是決定好的。主要的正面時間線已經確保,這條時間線包括全面揭露,金融重置,逮捕陰謀集團,"事件",第一次接觸,所有這些都為我們擔保了。非常感謝。

Louisa: 謝謝你的到來,希望能再次加入我們。

Cobra: 是的,我會再來。

Louisa: 非常感謝Cobra,很高興與你再會。

A’drieiuous: 謝謝Cobra,這是我的榮幸。

Cobra: 好的。謝謝。

Louisa: 大使,你等得很耐心。在Cobra離開前有沒有問題給他。

Ambassador: 下次我會有很多東西分享。長時間以來我有很多要說的,但我收到指示要保持沉默。正如你所知很久以前我就被告知特朗普先生的事情,這些都已經發生了。另外如果你到Staniding Rock,那裏已經有我們的人在做事。我們的朋友應該聚集到一起取得更多的成功與和平。

Louisa: 最終我們會得到全球的支持,從傳統的蒙古到其他的本土團體。Cobra,關於我們實現這個使命,是否有什麼我們能夠做的,或者有什麼能幫忙請告訴我們。

Cobra: 是的,我當然會在博客上定期更新,所有最新消息都放到那裏。

Louisa: 為了幫助這個過程人們現在能做的最重要事情是什麼。

Cobra: 最重要的是履行你的使命,走進內在發現並且實踐它,保持下去。你會收到指示和指引,只管去做就行了。再見。

All: 謝謝Cobra.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