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真不敢相信…原來這是法國巴黎恐怖襲擊的台底消息—揭密者本傑明•富爾福德Benjamin Fulford 2015年11月17日訊息:巴黎的心理戰是朝著建立世界政府的行動的一部分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密者][本傑明·富爾福德 Benjamin Fulford]2015年11月17日訊息:巴黎的心理戰是朝著建立世界政府的行動的一部分

[揭密者] [本傑明·富爾福德 Benjamin Fulford]2015年11月17日訊息:巴黎的心理戰是朝著建立世界政府的行動的一部分

據“伊欺蘭國恐怖分子”聲稱,他們在2015年11月13日星期五的巴黎,殺死了超過100多人的,如此巨大的心理戰行動,僅僅是朝著世界政府的建立,而討價還價的一部分。

為了理解這一點,讓我們先來看看圍繞巴黎這場事件的其它關鍵事件。

首先,所有攜帶錄像功能智能手機的數千名目擊者,都沒能獨自記錄下當天的事件,證明那僅僅是一場大規模宣傳事件,美國國家安全局和其他消息來源都同意這一點。此外,美國中央情報局的消息來源說,大規模謀殺發生地點當中所有8台監控攝像頭,全都已經被關閉了,這說明法國安全警察為這場事件提供了高級別的合作。

接下來,讓我們看一看這場事件所導致的後果。法國已經實施了戒嚴法,並關閉了它的邊境。這是典型的苦肉計,藉助一場恐怖事件來建立一個軍政府。

此外,法國人已經通過他們的代理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克里斯汀·拉加德,去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特別提款權,來代替美元。這件事即將在11月30日的一場會議中被決定。

11月30日同樣也是120國,或者說世界各國領導人,包括俄羅斯、美國和中國代表,聚集在巴黎討論“全球變暖”的日子。正如任何洞察事實真相的人都知道,“全球變暖”與科學常理一點關係都沒有,反而與建立世界政府這項議程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其設想就是,用一種全球性的“碳排放稅”來資助這個世界政府。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在變暖,就算有的話也是因為太陽運行週期的緣故,而不會是因為二氧化碳。

然而儘管如此,巴黎的這場事件,以及在中東所發生的更加戲劇性的事件,都是各個派系之間,為了爭奪正在組建的世界政府的主宰權,而爆發的一些非常嚴重的內部鬥爭。


同樣也有彼此相互衝突的證據顯示出,巴黎的事件和其它類似的心理戰行動,似乎將會越來越成為常態。

俄羅斯人,依然對他們的客機在10月31日萬聖節期間被擊落而耿耿於懷,他們說上演巴黎事件的幕後策劃者,與擊落客機幕後的人是同一夥。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說,他將“不會與咬了他的狗一般見識,而是會去找狗的主人算賬。”


據俄羅斯人說,這條“狗”的主人是先鋒集團和他們的下屬企業——雷神公司。這家集團公司的所有人正在被俄羅斯人系統的獵殺。

與此相同,中國人、俄羅斯人、伊朗人和五角大樓,現在正在中東採取行動,摧毀可薩黑手黨的發電基地和他們的以色列傀儡政權。可薩人和他們在中東的伊欺蘭國下屬正在面臨歷史性的失敗。


俄羅斯人說:“普京轟炸了幾家伊欺蘭國石油生產公司,和一組運載有已被伊欺蘭國的生意夥伴訂購的石油車隊,並且‘瘋子普京’轟炸了ISIL的精煉廠。”換句話說,他們已經開始攻擊伊欺蘭國的擁有者的錢包了,這是實實在在的痛點。他們說這只是一個開始。

五角大樓和美國中央情報局的消息來源都確認,俄羅斯人正在前所未有的攻擊可薩黑手黨和他們的以色列代理人。在敘利亞國內,政府軍已經奪回了第二大城市阿勒頗。此外,伊欺蘭國已經失去了伊拉克城市拉馬迪和辛賈爾鎮。

除此以外,俄羅斯人正在開展空襲行動,打擊在黎巴嫩的可薩代理人軍隊,同時美國人正在利比亞攻擊他們。這是為了切斷他們所有的石油和毒品收入。


除此以外,以色列正處於經濟封鎖之下。自從2012年以來,以色列軍火製造商由於軍火禁運,已經失去了50%的銷售額。

以色列同樣也處於中國人、俄羅斯人和五角大樓的軍事封鎖之下,除非以色列從非法占據的領土上撤走。甚至以色列試圖保持戈蘭高地的游說都被駁回了。

五角大樓和俄羅斯人都相信,可薩暴徒和他們的伊欺蘭國代理人之所以上演巴黎恐怖襲擊,是為了報復這些挫折。五角大樓的消息來源說,巴黎恐怖襲擊是一個失敗的努力,為的是讓北約去代表以色列在敘利亞戰鬥。相反,剛剛在土耳其會晤的20國集團都同意,以色列和他們所賄賂的美國政客們,才是引發世界恐怖主義的原因。


俄羅斯人,就他們這一部分,同樣也說法國之所以成為目標,是因為法國人和德國人正在試圖阻止可薩暴徒在烏克蘭發行“超級K”美元假幣。

在俄羅斯人看來,難民危機同樣也是對歐洲人的懲罰。俄羅斯人說他們已經通過技術手段,追蹤到所有那些鼓勵難民前往歐洲的推特賬號,都來自美國舊金山。

這裡面可能會有更深層次的議程。首先,難民危機已經迫使大部分歐洲國家重新加強了邊界控制。與此同時,葡萄牙新興的社會主義政府,正在要求減少債務的償還,像是要往依然沸沸揚揚的希臘債務危機火上澆油。如果他們削減債務償還,那麼西班牙、意大利和希臘將會做出同樣的要求,並由此威脅到歐元。

要知道歐洲議會大樓被設計成巴別塔的造型。巴別塔崩塌的故事讓人聯想到,是否歐元政府從開始到崩潰,也是被設計好的。


接下來要知道的是,羅斯柴爾德家族所擁有的《經濟學人》雜誌,1月份的封面上畫有兩支箭,在箭上面分別標有115和113這兩個數字,兩個數字拼在一起就成了115113,巴黎恐怖襲擊的日子。封面中箭矢的右邊是《愛麗絲夢遊仙境》中的愛麗絲,以巴黎盧浮宮中的,達芬奇畫的肖像作為開始。

羅斯柴爾德所擁有的《經濟學人》雜誌1月份封面如下

羅斯柴爾德所擁有的《經濟學人》雜誌1月份封面


盧浮宮中的女人肖像背後所講的故事是,法國國王有一個情婦,這個情婦的丈夫,為了報復法國國王的第三者插足,就故意使自己感染梅毒,以便通過他的妻子,把梅毒傳染給國王。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a_belle_ferronnière


因此,如果我們能夠推測的更深一點,就能夠得出大膽的結論,巴黎恐怖襲擊是一起計劃了很久的復仇,是反對血系家族統治的光明會派系,對血系家族統治的法國政府的復仇。

就算拋開神秘學的推測不說,既然德國人在歐元的經營上下了最大的功夫,並且法國人從歐元中受益最多,那麼歐元的結束恐怕傷得最深的也是法國。所以清楚的是,在這種情況下,法國政府從戒嚴法當中受益。

同樣,正如本文開頭所提到的,有一場大型世界峰會,將於11月30日在巴黎召開,討論“全球變暖”又名“全球政府”的議程。而此次戒嚴法的出台和邊界控制,將會有助於保護在那裡開會的120國領導人。

正如世界各國領導人,在聯合國成立70周年慶典上所明確發言的那樣,有一個共識就是,我們運作這顆行星的方式需要被改變。那些沒有在二戰中分享到美、英、中、法、俄等國勝利果實的國家,想要這些國家放棄他們在聯合國安理會上的否決權。大部分國家也同意,在扶貧和結束環境破壞上有更多的事情需要完成。

在世界各國現任領導人中間,有一個清楚的共識,那就是運作這顆星球的新規則,基本上可以說某種世界政府,是需要的。

那麼在朝著一個世界政府的談判當中,到底有哪些派系牽涉其中呢?

法國人、德國人和他們的歐洲盟友,正在推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成為他們的世界新秩序中最有權力的機構,為此他們正在邀請中國人加入他們的特別提款權檯面上來,並由此用某些他們能控制的東西來代替美元。

這裡邊存在的唯一問題就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有一連串不良記錄,涉及對主權國家進行強姦、搶劫和致貧,以此來使大企業盈利。除了現在控制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人以外,沒有任何人想要一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統治下的世界政府。

五角大樓和美國軍工聯合體,正在推動一個像《星際迷航》當中的,任人唯賢的精英政府。諾斯底光明會同樣也支持這項議程。

中國人同樣也認同任人唯賢的精英理念,但是一個很重要的不同點在於,他們想要確保任何任人唯賢的精英世界政府,不會最終都由西方人控制和主導。

那就是為什麼美國軍工聯合體(作為光明會的據點),跟中國人之間有一場代理人戰爭的原因。這可以從美軍接管美國國內的聯邦儲備委員會美鈔印刷機,以及中國人做出反應切斷對美國的貿易信貸當中看出來。

http://www.zerohedge.com/news/2015-11-15/global-trade-still-freefall-imports-collapse-largest-three-us-ports

美國人也作出了反應,通過向中國周邊國家提供“保護”來對抗中國。他們通過派飛機和艦船進入中國控制的爭議領土,來宣揚他們抗擊中國的決心。

最終,中國人和美國/西方軍工聯合體派系,像是要達成某種妥協,可能涉及到更大的非西方控制的世界機構。原因是,如果不這樣的話,那麼第3次世界大戰和這顆星球上90%的生靈塗炭,將會是不可想象的。換句話說,如果在雙贏和雙輸之間做一個選擇的話,那麼在雙贏的局面中,很容易猜出誰是贏家。

在所有這些當中的輸家,將會是可薩黑手黨,他們正在被強迫放棄他們奴役人類進入它們1000年帝國的夢想。光明會的消息來源說,他們預期另一場可薩人策劃的事件,將會在感恩節期間(11月26日左右)發生。

實際上,俄羅斯的消息來源順便說了一句,“普京”之所以帶引號,是因為他們說,他實際上是他們集體決策的代表,而不是形式個人領導權。


資料來源:http://benjaminfulford.net/2015/11/17/paris-psy-ops-is-part-of-ongoing-moves-towards-world-government/

翻譯:丁泽宇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