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密者][柯博拉(Cobra)]2015年11月20日訪談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密者][柯博拉(Cobra)]2015年11月20日訪談

[揭密者][柯博拉(Cobra)]2015年11月20日訪談


*省略部分不明所指或抄錄有誤或難以翻譯的說話

Rob – 女士先生們。歡迎來到Victory of light節目特別環節。這是一次雙重歡樂,因為這個月還會有COBRA 柯博拉訪問。我們很榮幸請到金魚報告網站(www.thegoldfishreport.com)的Louisa和紅龍大使。關於這個行星的金融問題有很多事情在發生,我們都致力於此,Louisa和我都很熱情團結,在真相揭露運動裡互相支持。

給那些知道我訪問過紅龍大使的聽眾說說,我在第一個訪問裡對他有點不客氣。我對金融系統有不同的觀點。他非常親切,允許我有表達自己不同的看法。他提到其中一個紅龍長老是蜥蜴人。我對此有點微辭,我覺得金融系統在全世界應該是互相平等的,而不是在中國或者任何組織的手上,尤其是一個蜥蜴人。

當然如果他們(中國紅龍)是起決定作用的那些人,這沒有問題。但我覺得這需要整體參與。這是我們唯一的不同。我覺得這位大使是真誠的,他非常理解上次訪問中我的暴躁脾氣。今天我們有一個四方會談。我身在夏威夷,Louisa在紐約。Louisa正在和代表一起合作。她也會在這裡問一些問題。 你們知道這位大使和COBRA 柯博拉沒有見過和談過,但他們都尊重對方。他們會互相問其他問題。這不是一次想法的衝突。我們嘗試為光之工作者團隊釐清發生了什麼,看看我們能否處理好這裡不同的挑戰。

廢話不多說,我來歡迎他們。因為我們用Skype,我想讓LouisaCOBRA 柯博拉一個問題作為開始,然後我們都閉嘴聽聽COBRA 柯博拉有什麼說,如果大使想評論或者提問,我們按著他所說的談下去。再次歡迎來到金魚報告和Victory of Light節目。這次只有文字記錄,因為錄音有些問題。謝謝你們,Louisa你來說。

Louisa – 謝謝Rob 。我也想感謝代表和COBRA 柯博拉的到來。這是一個有趣的機會,因為我們在這裡為行星帶來正面的轉變。我想看能否團結我們的能量,意圖和努力,成為帶來這些轉變的強大正面力量。我非常興奮和高興進行這次訪問,也很高興Rob 這麼好的主持,為我們提供這個平台。我想問COBRA 柯博拉一個深奧的問題作為開始。如果你之前已經解釋過的話請見諒。我知道大使也一次又一次被問到同樣的問題。當有新的聽眾時你也想問他們解決這個問題。

按我的理解,你說所的這個乙太層解放。在很多個層面上都進行著解放,根據我的理解你的使命包括乙太層,你提到奇異夸克炸彈,還有黑洞。又提到每個人轉世的時候都被植入了植入物,所有這些都綁定在一起。這聽起來非常復雜。你能否就關於這些如何運作以及現在有什麼進展給我們一點概述?

COBRA 柯博拉 – 好的。情況看起來很復雜但實際上不是。因為除了物質層面,我們還有更高的造物層面,更高的維度,在那些更高的維度裡很多事情在發生。我們除了物質身體,還有等離子體,乙太體,星光體,精神體。我們所有這些能量領域已經被執政官操縱和隔離。他們鎖住某些振動頻率阻止我們獲得自由。植入物和奇異夸克炸彈就是那種控制的工具,現在所有這些正在拆除,因為銀河系一股自由意志的大浪潮正在到來。現在一股強大的光之浪潮正從銀河中心發出,淨化一切不對的事物,以造物的意圖對齊所有還沒對齊的,透過造物去體驗愛和光。這就是為什麼現在這個行星和太陽系有一個強烈和緊張的淨化過程。也是為何我們正經歷這些劇烈的轉變,為何"事件"會發生,為何行星將會解放的原因。這是更大的銀河計劃的一部分。

Louisa – 謝謝。

Rob – 大使,你現在有什麼問題問COBRA 柯博拉?

AMBASSADOR – 是的,我有一個問題。你如何會有這種特殊的覺醒,如何擁有你今天所知的知識?

COBRA 柯博拉 – 基本上這不是一個覺醒過程。我實際上從未失去我是誰,我在這裡有什麼使命的記憶。我僅僅是一直做自己的事情,等待恰當的時機和環境告訴人們那些訊息。但開設博客前我一直在幕後工作了很長時間。所以這是一個持續的過程,有很多層次和方面。有一些是公開的,有一些不是。

Rob – 我想問大使一個問題。我和一個匿名者有聯繫,他擁有一堆債券。他兩個星期前去了中國達成了一個凡爾賽條約債券有關的交易。他沒有任何新的伊拉克第納爾。當時他在那裡,他說Christine LeGarde(IMF總裁)打電話到會議上指出事情可能花一段短時間。他認為這件事仍然需要透過現存的IMF和世界銀行。他也被告知一些逮捕必須發生,但這些基金會很快釋放。你能否談談你從龍族那裡所知的當前事態的情況,現在繁榮基金釋放情況怎樣?

AMBASSADOR – 不幸的是由於這個任務的機密原因,有一些事情我不允許說出來。但我不希望世界活在虛假訊息裡。正如我們所知凡爾賽條約的債券本身沒有價值。此時,所有這些國際機構:世界銀行或IMF,每個組織都有一些受托人,他們是這些組織的領導者。正如你所知,我們已經拜訪歐洲,在英國那裡中國主席和女王在一起。所以世界銀行的情況解決了,事情先後順序的問題解決了,IMF也解決了,但每個這些組織中都有一些控制者。這個情況下一切正按原來本應有的樣子運作。當這些基金發放的時候,一定比例的資產會發給持有人。這些將要發放的基金數目相當龐大,這當然需要分配給人道主義項目。一些錢可以作為私人收入,但優先發放的是不同的人道主義項目,清理行星,幫助基建,製造就業和其他社會項目。事實就是這樣。你將會看到很多這些組織機構離開它們今天的所在地並去新的地方,因為英美時代結束了....這基本上就是我所能說的關於基金發放的方式...而非很多人流傳的那些,不幸的是有很多虛假訊息。

Rob – 謝謝大使。COBRA 柯博拉現在有沒有問題問大使,關於其他事或者關於他所說的。

COBRA 柯博拉 – 首先我要談幾點。金融重置的過程不只包括龍族,它包括所有地表和地外關鍵團體。每個關鍵團體有自己的想法,動機,我不會說議程,但有著他們自己的行動過程,所有那些不同的團體需要的是找到一個共同基礎,這就是為何事情拖了這麼久的其中一個原因。因為每個團體都覺得自己對行星金融問題有責任,他們對重置有責任,不是這樣的。

實際上那些團體的聯合努力和聯合同步行動才能引發重置。現在需要所有那些人找到一個公分母而不是注視彼此的差異,因為差異總是存在。但需要為轉變達成有某種關鍵臨界的一致,因為轉變需要透過地表人類發生。抵抗運動和其他ET存有不能成為行星地表轉變的載體。地表人類是必須作出轉變的人,這不是關於中國,不是關於從西向東的焦點轉移,而是關於全球的行星意識和每個關鍵團體對行星地表需要發生什麼的表態。

Rob – 謝謝。Louisa你對COBRA 柯博拉剛才說的有沒有問題?

Louisa – 是的。你說需要地表人類作出轉變,那些地表團體關於要做什麼需要找到一個公分母。如果我沒理解錯,這個說法似乎有些矛盾,可能我不明白你所說的。你能不能澄清一下。對我來說地表人類需要幫助。如果ET等團體在地表上,事情能更快發生。待在這裡一點都不好玩。當他們本應該把工作做好的時候 ,我覺得他們什麼都沒做。更有趣的是他們似乎自己都不能團結,然而卻批評我們,把我們叫做低等存有或者低層的人或者沒用白吃飯的。我只想知道如果他們是那些做出決定一起行動的人,他們找到了公分母為地表人類作出決定,那你期待地表人類做什麼?

AMBASSADOR – 人們對於行星上的事情,比如金融系統如何運作,陰謀集團的事,龍族的事有他們自己的理解。如果你多年來跟隨Neil Keenan所說的,你就形成了他那種理解,而他對龍族如何工作的理解是很低很低層次的。我知道他自稱是有關人士並從事他們所在的層面的工作,但他沒有受過告訴他那些訊息的人很好的訓練。如果你基於他的或者本傑明的訊息,你就是以這些人的想法為基礎去理解龍族,陰謀集團,光明會這些事情。這與現實情況有很大不同。

現在的世界正如你所說,有一個最高委員會suprem council。這個委員會裡有一定數量的龍族,有一些虎族(Tigers)-COBRA 柯博拉可能知道,這是代號而已。但....現在我們知道一些長老可能不是100%人類,有著ET血統。就這一點而言,他們...。問題是在這個行星上我們有份契約,這份契約叫自由意志....現在有些人想要自由意志的同時,在要承擔責任的時候又不想要自由意志....實際上有些人提出一個意見,而其他人有不同意見,這是今天我們在行星上所見的延遲的原因,因為有些人不想放棄他們已經擁有的權力。

Rob – 我想讓COBRA 柯博拉回答一下Louisa問題,我們有點離題了。你能否重新回答一下她的問題?

COBRA 柯博拉 – 好的。人們對ET解放行星時所做的事情有所誤解。他們有他們的角色。他們正在做自己的工作。我不會說他們做得很完美,但做得足夠好。他們正在拆除外星武器。他們移除奇異夸克炸彈,也做了很多事情保持這個這個行星的外貌。他們阻止劇烈大災變,阻止了很多次世界大戰。

所以他們正在做自己那份工作。那些已經覺醒的地表人類也在做自己的,這不是關於誰比誰好,而是現狀本身非常極端因為過去25000年,某程度上可以說過去幾百萬年來很多錯誤被犯下。現在我們正在修正那些宇宙的錯誤,所以這不是關於歸咎地表人類或者歸咎外星人那麼簡單。

每個部分都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做他們能做的。很多存有在做他們所能做的,但也有很多人沒有這麼做。至於說龍族的角色,我與各個龍族接觸的經驗表明有很多正面的龍族,但他們沒有完全與他們的願景對齊,並且他們有些派系有著不同議程,在轉變能發生前所有這些都需要調整過來。

正如我之前所說,轉變只能透過地表人類發生,龍族是地表人類很重要的一部分。所以我想對那些沒有完全(與光明勢力的目標)對齊的龍族說,這財富不屬於他們。這筆財富屬於整個行星。我知道很多龍族長老都清楚這一點,但我想說每個人要站到光明勢力這邊goes on board去理解這一點,這是很重要的。這不是關於中國將成為新世界領導,不是關於某些王朝回歸統治。這是關於古老的保管人走出來,協助分發這筆財富給全人類。非洲,南美,北美,歐洲,亞洲,澳洲,每一處。這才是目的。

Rob – 我很欣賞這個觀點。COBRA 柯博拉,關於大使的角色和他所說的一些訊息,你剛才也提到一些。現在輪到你向大使問一個問題,如果有的話。

COBRA 柯博拉 – 好的。我確實有一個問題。大使有沒有和那些聲稱長生不老或者活了幾百歲的長老有過接觸?

AMBASSADOR – 我的主人,他的父親是其中一個....他是一個每個人都在討論的重要長老。除了他,這個世界其他地方也存在其他那種實體。你可以稱他們武僧Warrior Monks或者Liamas或者其他名字。我與那些實體有過個人的實際會面,這些年在我的工作中我不只是與龍族,我和所有家族都有接觸。包括那些虎族Tigers。我與這些人有過溝通,正如我之前說過,我覺得如果我們想在將來走得更遠,我們就需要以某種方式懺悔過去並請求原諒 ....

在當今的委員會裡有人提出少數派意見,有人有其他的議程,這沒問題,這在之前也並無特別。在我所來自的家族派系,我們大多數人是一致的,但有部分人就像COBRA 柯博拉所說,有時看事情的方法和我們不一樣。他們覺得人類需要另一種制度。人們相信這些財產屬於人類,就正如他們(龍族)把自己看作這筆財產的保管人和合法擁有者一樣。所以人們會有這樣的爭吵。但最重要的是讓有可能性和有能力的人去做,去轉變世界以及做正確的事情-我們(龍族)將會以對人類最好的方式來做這件事,如果情況允許的話。

Rob – 謝謝大使。我有一個小問題。你見的那個實體是你主人的父親,是不是你之前說的阿努那奇蜥蜴人?

AMBASSADOR – 我沒有說我見的是主人的父親。我意思是我主人的父親被人們尊崇了幾百年。但在這個組織架構裡很多像他那種相同背景的人。我剛才所說的那個實體,他有很多不同的代號,名字。這個行星上沒有太多人能有幸見他的真容,但有些人聲稱他們見過。我到目前為止也沒有見過這個人,但我見過其他年齡很大的,在形態上是外星人的長老。(Rob :采訪後大使說他主人的父親是人類/蜥蜴人混血種,叫阿努那奇。現在不管我個人的感覺如何,這位大使是真誠的並且相信著這個他還沒見過的存有,我所關心的是如何讓這個存有自己走出來解釋眾多事情,這樣我才能確定這個存有的意圖)。

Rob – 所以說一些長老是阿努那奇蜥蜴人,這就是我想問的。

AMBASSADOR – 是的,我們幾年前甚至遇到一個所謂武僧Liama的人,他是Nordic人...他看起來很像我,唯一不同的是比我高,可能比我更有智慧。

Rob – 好的,大使有沒有問題問COBRA 柯博拉

AMBASSADOR – 是的,我有一個問題。COBRA 柯博拉有沒有遇到過一個代號為Golden Violet的人?

COBRA 柯博拉 – 沒有。

Rob Louisa有沒有問題給COBRA 柯博拉

Louisa – 好的。我想問下靈魂團體,靈魂伴侶,雙生火焰這些概念。在和大使合作前我也看過你的訊息一段時間。你能不能解釋這些詞是什麼意思。

COBRA 柯博拉 – 靈魂不是一個一個的創造出來,是一群群的。靈魂以群體的形式從銀河中央太陽出現,那些一起被創造出來的群體稱為靈魂團體。通常那些靈魂團體傾向於轉世到同一個時空,同一國家,同一地區,他們在人生旅程中互相見面,他們彼此認得。那些靈魂走得更近的靈魂稱為靈魂伴侶。每個單獨的靈魂進入三維世界前分裂為男和女兩個極性,他們稱為雙生靈魂,或者有人叫雙生火焰。執政官其中一個計劃是阻止雙生的會面。這就是雙生靈魂在這個行星地表沒有見面的原因,或者如果有,也會被猛烈的制止。所以現在行星地表極少有雙生的會面。但很多靈魂伴侶已經見面,他們正在致力於行星解放。

Rob – 我有一個給大使的問題。你早前提到這不是上帝,撒旦或者善良邪惡的問題,我們都是自由意志的存有。現在我想提出,如果可以的話我不想用撒旦這個詞,但銀河系裡肯定有一些邪惡的元素,尤其在這個行星上,它選擇違反自由法則和侵犯我們的自由意志。我知道我們都已經同意這些靈魂合約,但我想問你對銀河聯盟,光明勢力的看法。你是否相信有一個活生生的充滿愛的上帝,你對基督有什麼看法,撒旦是否存在,有沒有負面勢力。你能否談談這方面的感受。

AMBASSADOR – 以下是我的個人見解。我首先想說說撒旦。在舊約裡他被提到5次,在聖經裡他被提到125次,實際上撒旦這個詞意思是障礙obstacle。他是人與人之間的障礙。如果你讀舊約,他是被指派去測試亞伯拉罕的。他不是你在聖經裡所說的蛇Serpent。聖經說蛇和撒旦是同一個實體,但舊約不是這麼說的。讀這些宗教書籍的時候你會發現很多錯誤傳達或者互相衝突的訊息。我確實相信有一個造物主。我相信在所有造物,哪怕是外星人造物,所有生命形態的背後有一個最高的智能。我覺得不同的是,你提到Jins的概念,Jins可以是穆si林,猶太教徒,基督徒,佛教徒。可以是不同宗教的形式。根據古蘭經所說,它們支持著造物的形態。古蘭經寫道上帝創造了Jins和人類,jins是一種生命形態,很多人認為是惡魔,外星人或者其他形式的存有。這是一種不同的造物形式。(注:此處應為Genie,中譯鎮尼,在古蘭經中記載的一種與人類並存而不為人所見之物。是伊斯蘭教對於超自然存在的統稱,由阿拉用無煙之火造成。鎮尼有善有惡,會幫人也會害人,還能任意改變形體,有時也被視為惡魔一類。)

我想強調我其中一個師傅grandmaster曾告訴我,一個人需要在監獄裡待一年,隔絕起來才能理解靈性世界。當我聽到這句話時我還是一個年輕人,我覺得他瘋了。我從未這麼做過,但有一次我被陰謀集團攻擊,我獲得釋放前被隔離了2年。我發現即使我被隔離在一個小房間,無法與我家人或者任何人聯絡,他們能鎖住我的身體,但不能鎖住我的靈魂。所以你在生命裡做出基於善惡的決定,我們是決策者。

我們在看到善惡時也能選擇默許或者插手。人類的問題是逃避主義escapism。我覺得逃避主義是人類最大的威脅。我們把一切都歸咎於撒旦,我們指責其他人的同時沒有自己承擔起責任。以一個大規模的覺醒我們才能把人類轉變,但如果我們把撒旦,意思是shaton,障礙。把這個障礙放到我們之間,那麼我們就無法追求我們所要創造的。

Rob – 我也同意人們不能把所有事都歸咎於撒旦。但你是否同意存在一個敵對勢力,你稱之為陰謀集團,他們把你抓進監獄。所以你很理解有一個勢力正在操縱人類。如果沒有這些有組織的智能負面的活動,人們不會選擇邪惡。我想問COBRA 柯博拉有什麼評論。

COBRA 柯博拉 – 是的,有一個反對進化,反對正面成長的勢力。這就是為何我們需要解放這個行星。是的,每個人都有自由意志,但這個自由意志被人篡改,我們需要解放這自由意志以便我們能完全去表達它。

Rob – 謝謝。Louisa你說你對COBRA 柯博拉有一個跟進的問題。

Louisa – 有兩個問題。這是同時問大使和COBRA 柯博拉的。首先我想說別誤會我。我不是對那些嘗試到來解放行星的ET咄咄逼人。我只是覺得,從我的理解,他們是如此先進,然而他們為何還無法達成一致。就像那句:上梁不正下梁歪。我真的不覺得我們和他們有什麼不同。我跟進的問題是,為什麼陰謀集團阻止雙生的見面,有什麼特別原因?第二個問題是,我們如何幫助人類。我也想問大使同樣的問題,COBRA 柯博拉先來回答。我們現在能做什麼才能讓這些轉變更快。如果COBRA 柯博拉不介意,請詳細說說為什麼陰謀集團阻止雙生連結。

COBRA 柯博拉 – 因為雙生的連結會極大加快解放過程,因為雙生合併的能量是宇宙最強大的能量,執政官當然知道這一點,這是他們阻止的原因。第二個問題,人們現在能做的最重要的是把訊息發布給人們。因為儘管已經有很多博客,很多訊息渠道,但還是遠不夠。我們需要讓網上充斥真相。有這麼多虛假訊息在外面,所以需要更加多的另類博客出現在各個地方,因為這能喚醒越來越多的人。這是第一。第二,每個人都要自問我要做什麼去和諧的團結其他人。在生活中我如何實際的創造更多團結。

Rob Louisa你有沒有直接的問題問大使?

Louisa – 是的,我想讓大使回答同樣的問題。我們要做什麼來幫助人類,讓轉變來得更快?

AMBASSADOR – 我想最重要的是人們需要開放他們的思想,這就是我們建立金魚報告網站的原因,嘗試讓人們用不同的方式看事情。行星上很多人在沉睡,他們甚至不知道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發生了什麼,因為很多人在這個奴役系統中太忙於工作和生存。我們也要接觸其他人,讓人們多花點時間與他們的家人共度,有一個更好的生活質量。我覺得如果人們有更好的生活質量,他們才能更深入地轉變。比如參加一些計劃,做一些事情改變他們的社區,城鎮甚至自己的國家。對媒體和他們國家的政治家保持洞察也很重要,因為他們是欺詐達人。有時這是不容易做到的,但就像一條金魚在魚缸裡打轉,它需要看清楚這是它自己的現實還是其他人為他製造的現實。

Rob – 謝謝。大使是紅龍的成員,COBRA 柯博拉有沒有關於金融的問題?我們聽本傑明和Corey說中國要求延長100年,我笑了,因為正如你之前所說這是不可能的。現在紅龍大使在這裡,我想你向大使提出你認為能澄清情況的問題,關於龍族或者其他覺得要讓人們知道的事情。

COBRA 柯博拉 – 或許他應該陳述一下他自己關於重置如何發生,金融轉變如何發生的觀點,他自己對於紅龍想達到什麼目的看法,以及他們如何想,或者如何計劃這次轉變發生。對於Corey說的中國問題,我想作出一個短評。不幸地,有些中國派系想推遲揭露100年。這當然是不會發生的。但那些支持這個議程的人正在放慢這個(重置)進程。有些人和陰謀集團結盟,有些人只是想保持他們手上的權力。我對所有想要拖慢進程的龍族再說一次-這不會發生。我想對那些正在加快進程的龍族說-團結和整合所有其余的龍族至統一的願景,因為這個願景將有益於這個行星絕大多數的存有。

Rob – 大使,你回應一下COBRA 柯博拉

AMBASSADOR – 我想修正本傑明那個白龍會的來自日本方面的虛假訊息。首先那個授權不是100年,是70年的周期。上一個70年周期作為授權交給Barak Sheis,洛克菲勒,摩根和士丹利,英女王以及其他那些人。他們是現在擁有授權的人,而不是中國人。中國是把授權給他們的人。2012年當那個會議舉行時,陰謀集團沒有簽名。所以導向全球貨幣重置和新紀元的轉變自從那時開始就拖著,它一直拖著因為龍族有部分不同形態,不同實體的人和陰謀集團結盟,透過抓人包括我和其他人,基本上是想滅口,以此來延緩進程。

這就是問題。所以重要的是人們要認識到這是70年期。新的70年是新的人,新世代在那個位置上。但你要明白舊集團,他們有140年建立起來的聯絡和洗腦,他們在全世界銀行金融機構有自己的人。所以我想這需要花一段時間來轉變,但如果基層的人或者系統更高層的人能歸順並且做正確的事,我覺得我們才能轉變到新紀元。這個新紀元建基於參與的所有國家,所有人,並且將銷除債務而不是製造債務。整個新系統與我們今天所見的完全不同。而我有時擔心的是,人們把一半的真相當成全部真相用來寫報導,但實情是授權不在中國手上,中國是給授權的,授權以前在舊集團那裡,他們現在已沒有授權。所以讓我們看看新人們如何改變未來。這就是我不得不說的。

Rob – 謝謝。COBRA 柯博拉問到你對金融重置的預想,你能否繼續那部分的回答。你看金融重置會如何發生。

AMBASSADOR – 我們說話的時候重置就在眼前。我們看見人民幣在貨幣籃子裡有一席之地,可能是下一個儲備貨幣。我們看到權力自西向東轉移。我們看到歐洲和美國正變得專橫,我們看到很多不同的組織的不同的人和這些人結盟。我們看到普京像一個穿鎧甲的騎士熟練的粉碎陰謀集團的騙局,我們看見很多事情正在發生。我們看到這些新實體的建立,這是一個開始。我想我們實際上可能走了路程的30%,但我覺得中國新年後會非常快的加速。

Rob – 謝謝。關於大使的陳述,COBRA 柯博拉你有沒有跟進的問題?

COBRA 柯博拉 – 我希望他詳細說一下紅龍具體是如何看待重置,他們有沒有把重置和"事件"其他方面連接起來,比如全球大逮捕,全球揭露。以及談談他們對於揭露過程的看法。他們是否有任何具體計劃公開關於ET牽涉到世界事務的那些訊息。

AMBASSADOR – 是的,正如你所理解在龍族架構裡有三條手臂。國庫手臂控制著錢和財富。政治手臂你可以從金磚國家和其他創立的機構以及領導人那裡看出。第三條是軍方手臂,是的,他們會處理那些不服從或者不投降的人。你已經看到有人消失了,轉變正在發生。金錢方面事情按部就班地進行,但有點小延遲因為老人不想走。政治方面也需要做得更好,因為有些國家仍然有很多貪污,那需要轉變。但我個人相信我們再朝著正確的方向。我相信真相與和解的議程,包括所有外星人,行星各個方面的訊息,當人們準備好接受並且世界穩定
時,在一定時間後會公開。但我們知道這段時間在我們的天空上有很多活動。我不知道要花多長時間。政治手臂將設法向公眾保密所發生的事,但這都是一個過程。

Rob – 謝謝大使。現在大使有沒有問題問COBRA 柯博拉.

AMBASSADOR – 是的,最後一個問題,你有沒有聽說過Vladumere這個實體?

COBRA 柯博拉 – 沒有。

AMBASSADOR – 因為Vladumere也是一個ET,一般相信他應該是死了但其實沒有,他現在應該醒了。他沉睡了千年後現在在墨西哥與人們交流。 我只想知道你對這個實體是否有認識。如果你沒有關於他的訊息,那我想問你有什麼計劃我們可以坐下來一起合作?為了讓這個世界更好,加快行星的轉變,我和你,和你效力的組織有什麼能一起做的?

COBRA 柯博拉 – 如果你有任何計劃需要協助,可以給我發郵件,我們看看能不能幫助到你們的計劃。這就是我們能做的。

Rob – 很好的消息,我會給你COBRA 柯博拉的電郵。Louisa有另一個問題給COBRA 柯博拉

Louisa – 謝謝。我想問下關於揭露。我們最近看見天上有很多活動。COBRA 柯博拉是否知道洛杉磯的事情。最近報導的洛杉磯目擊事件是什麼。

COBRA 柯博拉 – 有兩件事在發生。一個是美軍活動的增加。另一個是加利福那亞上空正面ET的活動增加,因為他們開始觸發那裡一些敏感的能量節點,因為加利福尼亞是揭露進程其中一個關鍵觸發點。所以他們正在觸發它,美軍作出回應。這不完全是衝突對抗,但我會說這是能量交換,有時在天空上看到。

Rob – 所以報導中很多人目擊的那個特殊的光現像不是導彈。

COBRA 柯博拉 – 有很多看得見的光現像,一些是軍方的,一些是ET的。

Rob – 當COBRA 柯博拉說到節點,他指的是被黑暗勢力控制的網格和地脈線,用來影響人類意識。光明勢力正在重新建立自然秩序,把光灌注入行星來作出平衡,你同意嗎。

COBRA 柯博拉 – 是的。我想說洛杉磯地區是關於揭露的行星解放其中一個關鍵點。這是揭露訊息公布的其中一個可能的入口。這是很多很多光明勢力的飛船在第一次接觸的時候用來到達的其中一個最重要的門戶和入口。所以這是行星其中一個重要地方。在那個地區正面ET的活動將繼續,某程度上活動將會增加。

Rob Louisa你有另一個問題給COBRA 柯博拉

Louisa – 我想知道人們怎麼知道他們來自同一個靈魂家族。你怎麼找到你的靈魂伴侶或者雙生,你如何知道他們是誰...是不是像一個任務,特別為這個時期而設?你知道點什麼。

COBRA 柯博拉 – 來自同一個靈魂家族的人能互相認出對方,因為有種能量的親密感familiarity。他們感到他們之前已認識彼此。在靈魂伴侶之間,這能量甚至更強。但雙生的會面現在還沒有,所以這問題不回答。

Rob – 我想感謝大使,LouisaCOBRA 柯博拉的到來,也感謝金魚報告。對於4個人同時對話,我們做得很好。關於這次訪問,我想請大使做最後的陳述,有什麼事你想讓人們知道。請用兩三分鐘談談從COBRA 柯博拉那邊介紹給你的聽眾們,你希望他們知道點什麼?

AMBASSADOR – 我想說我們坐下來做這種形式的討論是很重要的。我們一起交換想法和意見,一起合作是重要的,因為我看到這些另類媒體的問題在於太過封閉,他們不想其他人進入。我們在這裡為人類,為自己,為家人服務,我們需要走到一起合作,交換想法。因為在一起能使我們更強大,可能有人有一些別人沒有的知識,這知識可能讓我們能建立一個更好的世界。所以我認為繼續這類討論和合作很重要。這就是我想說的。我想感謝你和COBRA 柯博拉抽時間來進行我們今天的討論。

Rob – 謝謝。COBRA 柯博拉有沒有最後的回應,說說最後有什麼想法。

COBRA 柯博拉 – 是的,我很高興進行這次交談,因為這是走向團結的一步。我希望將來有更多的人進行這類互相的聯合訪問,因為這創造出一個共振場,這對地表人類最後解放的最後一步非常需要。我也想感謝各位。我希望這個訪問在11月21日前放出,我們到時有一個以正面方式盡可能加速"事件"的全球冥想。如果人們能加入,他們將極大地幫助加快轉變,因為人們覺得事情花了太長時間,我是同意的。這真的拖得太長。我們有能力加快它,就是現在這個時刻。謝謝大家。

Rob – 謝謝兩位。我也感謝Louisa的協助。我想感謝所有聽眾明白這裡有兩個人為了安全理由保持匿名,他們願意走到一起討論可能稍有差異的意見和理解,但兩人都是真誠地尋求幫助人類,創造轉變。大使代表著他為之工作的長老們,帶來關於金融暴政轉變的訊息,COBRA 柯博拉說明敵對勢力以及不斷進行的更為深奧隱蔽的非物質領域的解放計劃,給光之工作者們信念。兩位都有為光服務的好意。我感激你們的意圖,還有Louisa促使這次訪問。我將來還有這打算,實際上我們需要和這些組織,這些最高委員會和這些需要把他們的揭露過程公開到公眾論壇討論的組織舉行現實的會面,以便人們能了解情況。我們可以期望一下將來能不能這麼做。同時,光的勝利。感謝紅龍大使,LouisaCOBRA 柯博拉

翻譯:erttq0101

原文:
http://thepromiserevealed.com/2015-november-20-cobra-and-red-dragon-interview/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