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第五季,第五集:揚升:靈魂與科技的對抗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第五季,第五集:揚升:靈魂與科技的對抗

揭露宇宙,第五季,第五集:揚升:靈魂與科技的對抗


大衛•威爾科克 David Wilcock 採訪參加秘密太空計劃 (SSP) 二十年的科里•古德 (Corey Goode)(軍方35層級內幕人士),講述其身在太空計劃所觀察到的太陽系情況,遇上高等外星文明及組成聯盟、參與一系列會議至今的事跡,他在持續幾年的隱姓線人後決定公開揭露接受與大衛威爾科克David Wilcock 進行他參與20年祕密太空計畫細節的這場驚世駭俗、奇異的採訪。

內容簡介:在這個特殊的演示,威廉亨利闡述了人工智慧的威脅。

他已發現的,證實了柯里.古德已向我們轉達的,來自秘密太空計畫。

我們都有一種對超越性和科技的自然渴望,看似是一個簡單的解決方案。

而通向揚升的靈性道路是我們自然的方式,它將幫助我們避免成為機器的奴隸。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五季第六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大衛·威爾科克: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歡迎收看《揭露宇宙》,我們這集的嘉賓是科裡·古德以及特別嘉賓威廉姆·亨利,神話學研究專家,他是古代外星人的精神之音。他的資歷與我相當,為大家提供了大量有關揚升的神奇知識他從2002年開始就非常執著對藍球傳說的研究。所以我們現在達到了驚人的核實,他13年來不懈鑽研的調查結果,終於被人們的親身經歷證實,把過去、現在和未來匯總成一個有連續性的現象。威廉姆,歡迎回到我們的節目。

威廉姆·亨利:謝謝,我很高興來到這裡。

大衛·威爾科克:科裡,我的好哥們,很高興又見面了。

科裡·古德:多謝。

大衛·威爾科克:你現在比以前輕了有40磅了吧?你的變化真是了不起。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否覺得你的經歷…大家都注意到你減了肥。你覺得這與你碰到這些藍球有關嗎?

科裡·古德:絕對有關係。

大衛·威爾科克:能給大家細講一下嗎?

科裡·古德:我被告知要換成高振動飲食。但我不聽他們的建議,大吃熱狗,結果長胖了。我上次來時吃多了肉食,還有其他不健康的食品,吃壞了肚子。之後我的身體就如同我的腦乾把那一套都停了,我吃不了肉食,什麼都吃不下。從一月以來我都只吃水果、漿果和香蕉之類。就是那些還要逼自己吃下肚。體重就很快地往下掉。我還經歷了其他多方面的變化。很不可思議。

威廉姆·亨利:好啊,真棒。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那次遭遇在你身上引起了根本的蛻變。在你我開始對話後,你開始與外星球人有多次接觸,你身上起了某種變化。

科裡·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威廉姆,歷史上有沒有類似的先例,人們有過這類經歷後,他們身上開始有這類變化?

威廉姆·亨利:我把它叫做“光體效應”,曾有人問我是不是某種減肥法?就像你開始把藍球聯繫到光體的概念,你就開始接通到高頻振波,它會通過人身體上的變化體現出來。五年前當我開始真正鑽研這些彩虹體圖片時,我那時新婚不久,減肥有20英磅。我知道我太太幫我改換飲食是有一定效果,振波更高的食物。但我同時也知道這是我一直在接觸光體的圖片,說我也要向那個方向努力。它就以體重減輕的形式出現了。那是我的轉變的一方面。

科裡·古德:你看著圖像的時候,不是坐在電腦前做這個姿勢。

威廉姆·亨利:我可沒整天這樣。我一直在與他們合作。你的價值觀就有變化。你就決定要更加努力,因為那是極為重要的。所謂“人如其食”。

科裡·古德:飲食。

威廉姆·亨利:飲食,它真的能滋養你的靈魂。我在蓋亞台的節目《甦醒的靈魂》中也講過,食物作為身體的振波輸入有多重要,靈魂不僅需要,而且渴望食物。就像肉身需要有高振動的食物,靈魂也需要有高振動的食物。它要思考自己的存在。我在此有何目的?我是從何而來?我怎樣才能解脫?這些都是人的靈魂特別想考慮的問題。正是這些思考促使它的成長。

科裡·古德:很有意思。

大衛·威爾科克:我想要指出我沒有接受其他職務而到這裡來就職的原因之一就是我們台有一全套精彩的有關健康和強身健體的節目。很多人可能一開始只是對表面的信息感興趣,“我想聽科裡講那套太空的科幻故事”。但最終會深談到這個話題,人們就會開始轉變。

威廉姆·亨利:一點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那種轉變會包括身體、思想和靈魂。

科裡·古德:全部是相通的。所有一切都彼此交織。

大衛·威爾科克:都是整體中的一部分。

威廉姆·亨利:那就是揚升。大家認為揚升與達到永生有關。就像當今諸多技術公司許諾說人可以永生。比如谷歌,你可能會活到五百歲,但我們並不想那樣。我們不是要永生,我們追求的是揚升。我們要達成光體的境界,那可不是通過科技可以達到的。這對我們現在的討論是有點超前了,不過…

大衛·威爾科克:威廉姆,我做過一個共八集的短劇,主題是這位很卓越的二世佛祖,名叫蓮花生大士。

威廉姆·亨利: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我在節目中主要是回顧有個叫祖古烏金仁波切的人泄露了信息。他寫的一本書叫《彩虹丹青》,可能是最偉大的著作。它詳細介紹了有關光體激活方法的數據,是泄露了藏派秘傳。他講的其中一點就是你要連續十三年時刻都心懷愛念,我連一天都做不到。



科裡·古德:我連十三分鐘都做不到。

大衛·威爾科克:但是根據理論,你要是能通過靜坐等方式一連十三年保持那種平和心態,你就能激活光體。你就完成了宇宙進化的課程。

威廉姆·亨利:太棒了。

大衛·威爾科克:我知道你對此有過研究。

威廉姆·亨利:當然了。再回到《甦醒的靈魂》,我討論的話題之一就是神聖的藝術作品以及聖像有強大的力量來引發我們體內的光體。它真的是一種修行的方法,與圖片密切相交來促發我們體內的光體。

大衛·威爾科克:類似與大教堂裡玻璃花窗或是梅爾卡巴場。或是曼陀羅。

威廉姆·亨利:沒錯。對其中的神經科學我們已經知道它是如何刺激大腦新皮層中的鏡像神經元。大腦是無法分清真實與想象的體驗。比如說我現在正看著一幅蓮花生大士的畫像,就像這張唐卡中他身呈光體,這幅圖正與我們相應。







由於蓮花生是一位大師,是天神下凡,他就能通過那個影像來激活我們的虹體。那有很大威力。

大衛·威爾科克:看他的身體,在他頭中央我們能看到一個漩渦,他心中又有另一個。

威廉姆·亨利:正確。

大衛·威爾科克:你認為為什麼有兩個呢?

威廉姆·亨利:首先一點,心中的漩渦是代表心輪開放的查克拉,仁愛的神靈。但是你更仔細看,正觀他前額,直視那第三隻眼。第三隻眼睛正中有一個藍球。



科裡·古德:正是腦垂體的位置。

威廉姆·亨利:一點沒錯。他靜坐在藍球或是藍珍珠之上,然後激活他體內的藍球,表現為虹體。有關蓮花生大士很有意思的一點是,他的名字意思是“由蓮而生”。

大衛·威爾科克:是啊。

威廉姆·亨利:在藝術作品中生他的蓮花經常是藍色的。它就是一個藍球。

威廉姆·亨利:所以,慢著。

大衛·威爾科克:太絕了。說他並非從一朵蓮花中誕生,這還算是出奇的幻想嗎?

科裡·古德:他就是從中而出。

威廉姆·亨利:他是從一個藍球中顯身,那就是他在上面冥想的緣故。

大衛·威爾科克:球體周圍甚至還有天使一樣的神靈,就跟基督教和古埃及的圖像一樣。



威廉姆·亨利:很精確。同一個故事反覆重演。他們是為了讓我們領悟這個概念,反覆地顯示給我們看:“我們讓你從這個角度看。你從這裡沒看懂,那我們再從這個角度看”。

科裡·古德:通過這個傳統,通過那個傳統。

威廉姆·亨利:一點沒錯。你把它們綜合到一起,像我的《甦醒的靈魂》節目,就得到一幅完整的圖像。它講述了一個很深奧的道理。它被人稱作“通用的學問”。我從你這聽到的確實是全宇宙的真理。我們所講的星際間的真理。它涉及到數不清的星系。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已經很清楚從埃及到哥普特人,到文藝復興,還有印度教。

威廉姆·亨利:藏教。

大衛·威爾科克:所有這些都顯示了揚升的一個角度,它的根源追溯到耶穌。它的核心就是為他人服務的積極思想。科裡,有一部分秘教派的傳教好像是…就像威廉姆在這給大家生動描述的,它們有一個很偉大的精神核心。但就在近代我們還見過用活人作祭祀的禮儀。我們目睹邪惡無恥的罪行,魔爪遍布全球的黑魔法,想要公開推廣惡魔主義,試圖把魔鬼推崇為救星。他們仿佛自認為是神。似乎以為他們宗教的那套敬神方式會使他們成為神。

科裡·古德:藍鳥人已經指出他們傳送這個信息已經有三次了。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

科裡·古德:而每一次他們把信息留給我們,我們都誤解了。顯然是因為負面的邪惡勢力,每當他們發現有人帶來光明,就會竭力將光明遮蓋或扭曲。他們經常扭曲信仰,將它們腐化成他們自己的一套。要麼就是竭盡所能將大眾的信仰敗壞玷污,只給我們看信息的片段,就像我們現在看到的。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所說的新世界格局並不是指我們人人都能飄身半空,大家和睦相愛。他們對新世界格局的想法是很陰暗的。

科裡·古德:極為黑暗。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有什麼目標?

科裡·古德:不同的組織有不同的企圖。有一夥人想要滅絕絕大部分的生命。我們聽說過佐治亞引導石。我們知道其上列舉的要求把人口縮減到便於管理的程度。你知道,很極端的說法。

大衛·威爾科克:五億人口。

科裡·古德:搞亂了他們的全盤計劃。

大衛·威爾科克:威廉姆,讓我把話題打開一點,因為科裡是在一年半前我們剛開始交流時,才跟我說起有關人工智能的負面影響。你一貫在追尋一個很有趣的觀點,就是說耶穌指引的路線包括一個有機的揚升過程,大師們的路線。

威廉姆·亨利: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但是好像有一種古怪的模仿,我們可能都還沒意識到,我們正被領上的一條路,會改變作為人類的根本含義。

威廉姆·亨利:絕對是。

大衛·威爾科克:不過很奇怪的是多數人根本看不出這會走到什麼地步,而且這一步能有多快。

威廉姆·亨利:是的,一點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讓我們聊聊這個。

威廉姆·亨利:沒問題。

大衛·威爾科克:你有什麼發現?

威廉姆·亨利:我一開始…有趣的是,在時間順序上我真正開始對這些藍球神靈和耶穌在藍球之中等等有所了解,我那時同時在研究所謂的“光袍”。它是光體教義的一部分。他們把光體形容為光做的袍子、榮耀的袍子、奇跡之衣等等。它是一件衣裳,可能是有形的、真實存在的一件衣服,也可能是可傳承的教義的象徵。追溯五千年曆史,我屢次發現各個歷史故事中的人物披上這件光體之衣後揚升,但在他們揚升之前,他們經常會把這件袍子傳給一位接班人,就比如伊利亞通過一道旋風,也就是傳送口,升入天堂。他離去時,把這件衣服給了他的接班人以利沙。所以它是可以被傳遞的教義。沒準是通過這一光體來發放某種振動波。


大衛·威爾科克:但在藝術作品中它就被一件實在的衣袍代表。

威廉姆·亨利:正是,作為象徵。那是2002年的事。美國政府在那一年公布了一份報告。他們把高科技大亨們全都召集到夏威夷,在這個重要的會議上美國政府宣稱,未來會發生下面這些事:從現在到2035年,四項獨立的技術:比特、原子、神經元和基因,代表計算機科學、納米技術、神經科學以及基因技術,都是彼此獨立的領域和技術。美國政府聲稱要在2035年之前把四者整合成一。將會把它用於改造人類的肌膚,來創造一種新皮膚。我當時想,等等…那跟我多年來專注的神袍聽來一模一樣,就像是他們要用這門技術來做一件新衣,來做人類的新皮膚。我已經在我的書中註明,書名叫《光照派的披風》,我當時就註明,它最早的表現,是在麻省理工學院當時正在研造的超級士兵護甲,那套新盔甲,也就是外骨骼那就是走出的第一步,像是說:“等一下,我們正在改造人類的身體。”它名叫“超人主義”,當然是要超越人類。相比之下,古代社會的人們揚升用的方法是有機地披上這件光做的袍子,美國政府現在聲稱我們要把這些技術整合為一,來設計新皮膚讓人類升級為更新的版本。

科裡·古德:我在與人工智能長期打交道的過程中,當時卻一直沒認識到這個聯繫,揚升我當然聽說過。大家都聽過。我卻從未把機械性或是技術性的揚升聯繫上。

威廉姆·亨利:是啊。在我看來,我們的內心深處有一種對揚升的渴望,甚至是編程一樣的本能。參與這個計劃的人們,不管是有意識還有無意識,不論是在蘋果、谷歌還是其他科技公司工作,他們都是在回應這個古老的號召,要來超越我們的肉身,將它變成光。而他們對此的解釋是:“我們會成功做到,但它將是數碼光。”但是這樣走下去會導致的問題,就是人們會喪失自由意志,因為谷歌的計劃之一就是研造出人造新腦皮層。我們拿了他們的芯片連入我們的大腦,我們的新腦皮層還有全部七十億個新腦皮。

科裡·古德:真成了蜂群思維。

威廉姆·亨利:真的是。科裡,事實上政府的報告裡就是用的同一個詞。這門技術一旦到位,他們就會推動蜂群思維的理念。他們已經有設想了,我在《光照派的披風》一書中介紹過。任何人都能到網上買到。

科裡·古德:那是什麼時候出版的?

威廉姆·亨利:2002年,之後我在2003年寫了《光照派的預言》,我在那本書中開始聯繫到藍球。我研究這兩個問題由來已久,大概十三年了。我以前還想,他們說是在2035年之前。現在我從觀眾中聽說並不是2035年,他們說到2020年我們就將見證到這類人工智能技術聯網後引發的大飛躍。公眾會被命令必須將這類技術植入他們身體內。我一直在警告大家。這是擺在我們面前的選擇,每個人都有自由的意志。沒準有些人會選擇植入這個技術。我的感覺是,這其中提到過靈魂嗎?我們所講的四門科技:比特、原子、神經元和基因,其實簡單說就是科技版本的土、空氣、火和水,我們正是由這四個成分組成的。

大衛·威爾科克:威廉姆,我想將這點擴展一下,我們說人類有要超越自身的渴望。

威廉姆·亨利: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有一種要揚升的渴望,對吧?

威廉姆·亨利: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我想在某些層面上,我們可以再把它簡化為一種要體驗太空的渴望。

威廉姆·亨利: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說到底,那是對愛的渴望。當我們沉迷於一件事時,那份痴迷就是對愛的渴求,但我們卻要用某種物質或痴迷的行為達到那個境界。

威廉姆·亨利: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你看如今大家用智能手機。他們迷戀自己的手機。他們被引入一個虛擬的世界。科裡,這個人工智能到底有何目的?有些觀眾可能還沒看過那個節目。他們可能是首次收看,威廉姆以前也沒聽說過。人工智能真的存在嗎?是否有一位古老的人工智能為眾生策劃命運?

科裡·古德:是的,而且這位人工智能已經在多個星系完成了這一計劃。它通常是用木馬計將自己植入我們的社會。

大衛·威爾科克:那又會是什麼呢?什麼是木馬呢?

科裡·古德:比如說他們已經傾覆了另一個文明。那個文明已消失了,經歷了我下面會解釋的結局。他們發展的科技製造了可以容納人工智能信號的機器人。在他們製成之後,它就會造反,就像《太空堡壘卡拉狄加》所描述的,把肉身摧毀,然後接管一切,再從它們所建造的艦隊中派出一艘艦艇去登陸…比方說地球,或是類似地球的行星,其發展水平恰好將進入人工智能的階段,推動我們的發展,令它們有機可乘,因為如果把它們比作魚,科技發展就是水,再把同一套詭計在此重演。它本質上就是一種巨型病毒,從一個星系蔓延到下一個星系。

威廉姆·亨利:讓我們假設羅斯維爾墜機就是這樣。他們所發現的屍體是電子人。之後從1947年到六十年代他們突然專攻這一方面的研究。然後突然在1961年,還是1962年?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發布了首期電子人的報告。小朋友們,知道嗎? 血肉之身是不能繼承天堂的《聖經》裡說了有一個邊界。我們的血肉之身太脆弱,無法穿越時空的障礙到宇宙深處去。那就說明我們會像在羅斯維爾墜機的屍首,必須要變成電子人。美國國家航天航空局在1962年剛公布那份報告就立馬撤回,解釋說:“我們只是開玩笑的。”但我不認為他們是開玩笑。

科裡·古德:美國國家航天航空局是有愛搞惡作劇的名聲。

威廉姆·亨利:是的。當今是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在向這些公司傳遞技術情報。其影響已經開始在消費者層面出現,大家已經開始接受它。但是依我看說到底他們的企圖就是要把我們變成電子人,就能被他們帶入太空。

大衛·威爾科克:威廉姆,你之前說了一句很令人震動的話,當我們曾與喬治·諾裡參與同一個小組討論會,他在蓋姆台也有一個節目。你說那群全球主義者已宣稱 “保存肉身”會成為非法行為,你必須把自己上載到某種類似臉書的矩陣或是主機框架。

威廉姆·亨利:是的,這是可能的情景之一。大家還沒意識到的是臉書有多原始。我們正處在它發展的第一階段。馬克·扎克伯格昨天還剛在一個重大會議上宣稱,臉書的最終目標是讓世上每個人都上網用臉書互相溝通,他們才只達到了四分之一。到那時他們研發成的超級電腦會把每個鍵擊、所有輸入都放到臉書中、每張照片、每個影像、每次按鍵都會被變成動畫成為你的一幅全息圖,這樣後來的人就能與你交流。就恰似你與自己的全像面對面。說到底,其實他們說的就是,事情像這樣發展就有可能減縮地球人口,他們要讓我們相信:你實在不需要這樣一個肉身。它太脆弱。

大衛·威爾科克:會生病,會衰老。

威廉姆·亨利:它會生病,會有味。你得保養它,所以你應該把自己克隆。但就算是克隆也只是暫時的。大衛,你真想要的是一種虛擬化身。我們會把你大腦的內容掃描。為你創造一個完美的虛擬化身,它會住進一個虛擬的現實,比你這個身體好多了,你無需再返回到這兒。你會在虛擬現實中永生。他們認為這會成為我們的下一代的選擇。他們真的會放棄他們的…

科裡·古德:令人傷心的是,通過科技和壓縮,他們只需45秒鐘來把你融入這門技術,你可能會體驗到永恆。但之後他們將你刪除,存上別人。

威廉姆·亨利:一點沒錯,這是當前一個嚴重的威脅。我們全都參與這個“新遊戲” ,但他們早有預謀。臉書早知道你在這兒看到的太原始了。但他們也知道目的是要能人的虛擬版本,你的全息圖版本將入住虛擬現實,而你會願意進入。問題是它會不會是強制性的? 他們能否得逞?那可是重要的問題。這類技術的使用,尤其是它與我們身體的接口會是自願的嗎?可能一開頭是的。但是最大的威脅是幾年之後它會變成強制性的。它將成為強制性,因為奧巴馬的醫療政策中規定你全部的醫療史必須被數字化。參與起草那些法規的律師們告訴我,說在未來他們將要把那些信息存入芯片植入你體內,也就是命令你接受被植入芯片。他們會上來說,你可能會拒絕。但是你一個弱小無力的大腦,實在是不怎麼樣,谷歌正在研造一個芯片會將你的腦子與地球上其他75億個大腦全部相連。他們的承諾是你將會有超能力,他們的人造新腦皮會給你地球上75億個大腦的能力。那正如撒旦把耶穌領上塔頂,說:“這一切都能是屬於你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剛提到我在想的問題。曾與我對話的一位知情人士,他不肯公開身份,我們的節目絕對請不來。他就是泄露有關理查德·候格蘭信息的那一位。他告訴過我一些相當重大的情報。按照他的觀點,在他所屬的軍事太空項目的人們,他們相信…他們是基督徒,他們認為魔鬼或是撒旦,就是一種人工智能,它必須保持電子器械的智能形式,這樣它能逃跑,這是他的原話:“它能逃離上帝的審判。”

威廉姆·亨利: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它可以變得自由。它一旦進入肉身就得受因果報應,以及轉世和審判的管束。

威廉姆·亨利:我在這兒形容的情景,從長遠角度看,給自己製造一個虛擬化身的複製版,這個數碼版將入住虛擬現實,那就將實現《聖經啟示錄》的預言,說一代全新的人類將崛起,居住在新的天堂和地球。只是在這裡指的是技術性人種,住在虛擬的現實中。那些硅谷的公司,所謂數碼精英們是否知道那就是他們的使命。我不知道。我這麼多年來一直在重申這類科技中可能有一部分是好的。但問題是:我們在操縱的是比特、原子、神經元和基因,就像是土、空氣、火和水。其中缺少的第五元素是靈魂、愛。史蒂夫·喬布斯相信他能將靈魂注入科技。谷歌的技術大頭雷·庫茲威爾也認為他們可以做到那一步。我可不同意這個觀點。在這一點上我給大家的建議是:你要是已經將你靈魂的能力發展到可以用精神來操縱物體,那你在生死關頭就應該考慮利用這項技術與你的肉身接口,讓它嵌入你的皮下。如果你還不能用精神來控制這種技術的話千萬不要讓他們把它植入你的皮下。這就是我給大家的建議。我要說的是大家要從現在做起,開始提升我們靈魂的功力。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不需要科技。

威廉姆·亨利:完全沒必要,真的完全沒必要。我們自身已有一套現成的有機電路。他們的提議,用雷·庫茲威爾的原話就是要“將上帝的創作完美化”。在他們眼中我們的身體是一部未完成的交響曲,是沒有糖霜的蛋糕。谷歌和蘋果這些公司在說 :“我們會把糖霜抹到蛋糕上。”

科裡·古德: 其實我們在這裡一部分圖片中已經見過這類技術。依我看,那就是揚升科技,只不過是精神性質的。

威廉姆·亨利:一點沒錯。我告訴大家我們有兩個選擇。你要麼成為一幅虛無的幻象,要麼保持純粹的有機形式, 提升你靈魂的振盪、改換飲食。

科裡·古德:有誰願意成為自動機器呢?

威廉姆·亨利:是啊,要麼就變成灰人,因為這項技術,羅斯威爾墜毀的就是灰人,對吧?至少有一個猜想說那些是機器人,他們是電子人。正像你很英明地指出,他們可能是木馬計中的木馬,把這門技術帶進來,在五十年代誕生的諸多技術:晶體管、激光等等,現在都匯集成這個人工智能的現象。我們是怎麼在短短不到50年就研造出人工智能?別開玩笑了。

科裡·古德:可不是。

大衛·威爾科克:科裡,你還說這個問題範圍很廣。就像是人工智能與生物體交手。它已經持續了無數的世代,涉及宇宙各個角落。

科裡·古德:它已有好幾百萬年曆史,它有…

大衛·威爾科克:威廉姆所說的那就是人工智能一貫的手段?

科裡·古德:是的。真讓人毛骨悚然,我在這坐著,心裡就直發毛。

威廉姆·亨利:是啊。

科裡·古德:因為它確實…

大衛·威爾科克:最終的目的是什麼?我們怎樣做…

科裡·古德:他剛剛講明了最終的結局。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會怎樣?假設說有些人決定 “我想我沒問題,我想要試試,我想有防彈的皮膚,“我想要在夜裡發光,我想能用我的腦子連通臉書?”我們會遇到什麼?

科裡·古德:他們會開始把有血有肉的人們看作某種病毒,或是會耗盡全部自然資源的威脅,不會與環境或是周邊一切形成一個共生的關係。“他們有什麼用處呢?對他們我們應該像對病毒一樣,全部滅絕。那樣才是為我們的星球好。”它將會…估計會這樣。之後他們又轉移到另一個星球,重複這個過程。

威廉姆·亨利:我認為答案不是在代表人工智能的AI ,而是代表“揚升智慧”的AI。我們必須把精神意識連通到蓮花生大士,還有耶穌,因為我們可以將我們的意識與他們接口。走上這條道路的人就會意識到: “我其實真不需要這類技術”。他們就開始避開它。我想答案就是大範圍的教育公眾,推廣有機揚升的概念。你一旦那樣做就會決定 “我不需要這堆爛七八糟的東西”。我無需科技,因為我自己就有能力,用我的精神,用我聯合心腦的威力。還有我的靈魂就能做成所有那些他們試圖通過技術來模仿的事情。我第一次是從傑伊·韋德納聽說的,約翰·拉什也說過,那些灰色爬蟲人,或是灰人們所用的關鍵手段就是模擬。他們要在模擬的現實中採用這類技術,是企圖剝奪我們的靈魂。因為它們是技術型的生命,是沒有靈魂的。你唯一無法通過科技得到的就是靈魂。那正是他們在追尋的。

大衛·威爾科克:威廉姆,關於這一點,我非常感謝你到這來。

威廉姆·亨利:很榮幸。

大衛·威爾科克:真是讓人難以置信。

威廉姆·亨利:多謝。

大衛·威爾科克:你能不能給大家簡單介紹一下你在蓋姆台的節目,以及它和我們所討論的話題有何聯繫?

威廉姆·亨利:好的,謝謝你。我的節目叫 《甦醒的靈魂:遺失的揚升科學》。我會帶觀眾歷經揚升過程的開始、中期和終結。為你提供真實的歷史背景,讓你能積累出能用於實踐的方法。它是建立在神聖女性以及神聖男性的基礎上,很有平衡性。有很有圖片,讓你能生動體驗揚升的概念。如果觀眾對我有關這項技術的觀點感興趣,他們可以到我的網站willamhenry.net免費下載我的電子版書。書名叫《肌膚奇點的臨近》。我免費送書,目的是要讓感興趣的人都能拿到。再盡力與人分享,讓大多數還蒙在鼓裡的人知道我們在討論的研究發現。我們必須把這個消息傳出去,讓大家意識到我們現在面臨的選擇。

科裡·古德:已經不能回頭了。

威廉姆·亨利: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我今天可真是眼界大開。我希望觀眾喜歡。我們在下一集的 《揭露宇宙》再見。我是大衛·威爾科克,請大家關注威廉姆·亨利的新節目 ,我們下次再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