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第五季第七集:隱性威脅和公開披露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第五季第七集:隱性威脅和公開披露

揭露宇宙,第五季第七集:隱性威脅和公開披露


大衛•威爾科克 David Wilcock 採訪參加秘密太空計劃 (SSP) 二十年的科里•古德 (Corey Goode)(軍方35層級內幕人士),講述其身在太空計劃所觀察到的太陽系情況,遇上高等外星文明及組成聯盟、參與一系列會議至今的事跡,他在持續幾年的隱姓線人後決定公開揭露接受與大衛威爾科克David Wilcock 進行他參與20年祕密太空計畫細節的這場驚世駭俗、奇異的採訪。

內容簡介:主要更新關於科里.古德秘密太空計畫就要到來的最新活動。

在第一部分中,我們學會了含蓄的威脅科里,試圖去恐嚇他停止釋放他的資訊。

儘管陰謀集團的關注,作為地球聯盟的成員,這真的很不一樣,正與各派系的秘密太空計畫準備大量文檔的轉儲。

再加上我們學習到慣用心靈感應通信技術的詳細資訊,由安莎爾(Anshar)的卡麗(Kaaree)在其餘我們的更新中發揮關鍵的作用。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五季第八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歡迎來到揭露宇宙。我是你們誠摯的

大衛•威爾科克,我和寇里•古德在一起,你們一直問我們,問我們,問我們。那麼現在就是你們一直等 待的時刻。我們正獲得許可進行新的更新。自從上次我和寇里談到最新情報後,寇里又經歷了巨大的事情。那麼,我將帶你們到最新的地方,以便我們有一些方向。 也便於你們離開舊的起點,知道去向哪裡!你還好嗎?老兄?

科裡•古德:正在好轉,謝謝。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酷。在你史詩般的地心之旅後,你遇到了卡麗,你看到了圖書館,你沒有立即與他們進行心電感應。事實上,我記得你告訴過我,你不太願意與他們進行心電感應。你堅持這點...

科裡•古德:對,是的。我...卡麗通過心電感應與我交流會議的情況。而我總是要求面對面聯繫,因為對於資訊,可能會發生太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你可能被騙,誰知道呢!

大衛•威爾科克:你能描述一下心電感應會議室怎樣的?你體驗到了什麼?

科裡•古德:好的,我們就像被拉入了同一個區域。而我不是...

大衛•威爾科克:嗯,首先,我們是誰?

科裡•古德:嗯,起初就是她自己聯繫我,就她和我。

大衛•威爾科克:這發生在你的房間,比如你正躺在床上?

科裡•古德:我正躺在床上,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然後你被告知要去參加一個會議?

科裡•古德:不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裡•古德:就像一個驚喜。

大衛•威爾科克:是和藍鳥人會議差不多的時間嗎?就像淩晨1點?

科裡•古德:不,我甚至不知道......

大衛•威爾科克:是任意時間嗎?

科裡•古德:是的,那不重要.......

大衛•威爾科克:好吧。

科裡•古德:在我向她表達不習慣這種方式以後,她就像看著孩子般一樣微笑著對我說:“不久,你們所有人都會用這種方式來溝通。”

大衛•威爾科克:因此,她就這樣抹去了你的擔心,怕心電感應受人工智慧的影響,或受陰謀集團、爬蟲人的篡改。

科裡•古德:怕受騙子存有的篡改,無論什麼,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那你可以為我們描述一下:這像一次間隙性的‘出體經驗’嗎?

科裡•古德:是的,很相似。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裡•古德:當我看著她,她就坐在其中的一個蛋形的椅子裡。 而我只是站在那兒。就像那種...我甚至不知道如何描述。就像在一個房間裡的電話會議,你參加過的那種。而我們交談...

大衛•威爾科克:就像矩陣(電影駭客帝國)中,尼奧和墨菲斯在一起的感覺(虛擬白房子橋段)。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不但規劃這個,而且還有能力實現交談。

科裡•古德:對的.....

大衛•威爾科克:有意思。

科裡•古德:是的,與那(意識載入)類似。

大衛•威爾科克:那個電話會議的房間裡,有任何輔助設備嗎?多大?

科裡•古德:嗯,只是看起來像房間,其實它處於光感中,我看不見牆。

大衛•威爾科克:喔!

科裡•古德:我看不見房間的角落,唯一的輔助設施,就是她坐在其中的蛋形椅子。而且她與我傳達,有著和她一起在精神上向前和向後的視角。

大衛•威爾科克:在這個會議中,你們實際談到了什麼?

科裡•古德:她是那種...這就是一種破冰的展示。告訴我有這種新的交流方式。她讓我知道岡薩雷斯和他們在一起,我沒有得知原因。而岡薩雷斯和他們一起呆在地心城市已經有幾周的時間了。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你和藍鳥人或地心人在上次地心之旅後,在這次‘框架會議’前有任何接觸嗎?

科裡•古德:發生過多次,多數都是和卡麗一樣的私人化單獨交談。另外的時間我被帶去過地下,也被藍鳥人帶去太空基地。多數是私人交談(非正式會議)。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我記得你在上次地心之旅後,發生了更高水準的接觸。

科裡•古德:是的,在那之後,我推進了資訊更新。提到有關部分揭露的計畫。一些低級別的秘密太空專案成員脫離了聯盟,現正在執行部分揭露計畫。企圖最終展示給大眾‘低級別的秘密太空專案’。

大衛•威爾科克:我曾認為‘低級別的秘密太空項目’不是SSP(秘密太空)聯盟的一部分。

科裡•古德:是,其中他們有典型的“地面代理人”。

大衛•威爾科克:哦,的確如此.......

科裡•古德:是的,不是所有的項目部,像美國國防安全局,所以這些不同部門,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發生了什麼。在部門中,很少的關鍵人物被選中。那些人物在該部門工作期間被突破,他們的同事都不知情。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這是發生在第一架支奴幹直升飛機飛過你房子的那段時期?我記得像是那段時期,是嗎?像是2015年11月份。

科裡•古德:你知道,是11月份、12月份,支奴幹直升機...是的。我一直聽到呼啦、呼啦的噪音。我看見窗外我們曾經站過的地方,游泳池,那水都在震動。 我走出房門,向上看,有架支奴幹直升機直接從我的房頂飛過。我都能看見駕駛艙窗戶裡戴著頭盔的駕駛員。我不敢相信,我跑回房子。我抓起手機跑了出來,試圖 錄下他們的舉動。而他們看見了我準備錄影,就開始拉升。而我抓拍到了,正好抓拍到他們拉升,轉向。其後他們還是在遠處繞我房子飛了三圈以上。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不是靠近軍事基地?離你最近的軍事基地有多遠?

科裡•古德:嗯,位於沃思堡的卡斯威爾空軍基地,大約一小時車程。但是很少有直升機安置在那兒。

大衛•威爾科克:你小時候去過那個地方嗎?

科裡•古德:對的。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裡•古德:另外,還有個胡德堡(德克薩斯州的陸軍基地),那裡有5到6小時車程,而他們擁有的是更大的直升機。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你也向我提到過一件事直到最近都很敏感,你不想談論與公開。但現在你和我已經公之於眾。我不知道是這次發生的直升機事件,還是另一次。就是直升機在空中飛時,你看見你胸口有東西?

科裡•古德:不,這是不同的事件,當時我正和我的兒子出門,我們散步到後院,因為他想到屋外玩。我看他時,發現我胸口有東西。原來是一個綠色的鐳射點(類似 槍瞄準鏡發射的),就在我和兒子來到外面時。因此很慌亂,我下意識地摸著兒子的頭引導他向門口走,並說:“我們要進去!”他沒動...他剛出來,正要玩。 他不願意進去,我知道,我們不得不進去,而我沒有告訴我妻子這件事,因為她已經為很多類似的事件擔心了,情緒已很沮喪。

大衛•威爾科克:並且,你也描述了你房子外面有可疑的活動,有黑衣人鬼鬼祟祟,停在路邊的汽車,你看著他們時,他們就發動離開了。

科裡•古德:是的,我在房子裡走動時,非日常時間,是上午很早時。我看見外面在停車標誌和街道標誌處,有個黑衣人站在那兒,手裡舉著個東西,我不知道是什 麼。他正看向我的房子,也向四處張望。所以我不知道到底是特工還是小偷在打鄰居家主意。但他發現我在注意他後,就離開了。

大衛•威爾科克:也是在2015年冬天期間你電話告訴我,有一個不該出現的物品出現在你家廚房裡。

科裡•古德:是的,我們回來時,有一支萬寶路香煙倒立在廚臺上。這很像是有人警告我們,有人進來過,他們放了一支煙示意。

大衛•威爾科克:你提到過黑手黨,這就像黑手黨或者那類型的人幹的?

科裡•古德:是的,辛迪加組織那類型做的事。是的,無論到哪兒...他們都有辦法通過某種手段,給你送一些警告。告訴你,他們可以進入你的房子。

大衛•威爾科克:就像一條資訊,你可能被煙薰火燎,或其他引述?

科裡•古德:相當多,是的,恐嚇...示意要燒毀你的房子。我們能隨時進入你的房子。我們進來了,你卻不知道。讓你感到隨時有人可以在你熟睡時帶走你,或是燒你的房子。

大衛•威爾科克:就在發生這一切的中間,岡薩雷斯像是要告訴你,他們想要快速推動部分揭露,對嗎?這不需要花太長時間。

科裡•古德:對的...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可能準備做出一個大的動作?

科裡•古德:對的,那是地球聯盟與陰謀集團的談判中最大的一部分。他們如果最終走到一起,將會把全面揭露‘肢解’掉。而釋放多少內容,如何釋放,他們有完整的計畫。嗯,他們有關於部分揭露的幾套方案。其中一套方案就是只揭露‘低級別的秘密太空項目’。

大衛•威爾科克:有一些人在觀看我們節目時,也很難理解為什麼陰謀集團會在某個時候想揭露一些事情?

科裡•古德:他們在這個節骨眼沒有選擇餘地,他們沒有其他辦法了。他們...陰謀集團...有人的缺陷。他們掩飾弱點,假裝強勢,企圖談判達成某些契合點。

大衛•威爾科克:下一個值得我們關注的,有關我們談論的這些事情,有關岡薩雷斯、各存有、安莎爾,等等。

科裡•古德:嗯,我還參加了這類乙太(心電感應)會議。其餘人也參會了...卡麗坐在其中一個蛋形椅裡,岡薩雷斯也參加了。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

科裡•古德:是的,他們都列席了。

大衛•威爾科克:在“構架”(心電感應)中?

科裡•古德:是在“感應構架”中,就用那種方式開會。岡薩雷斯開始表現得很奇怪。他發表了些聰明的評論,又發表了些不敬的評論,而且他對我的態度很不友好,一夜之間他像變了個人。而我不知道為什麼,我也沒得到解釋關於他為什麼會在安莎爾市住了數周。

大衛•威爾科克:會議中,發現了這一問題嗎?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除了他有些不對勁,這次會議的內容是什麼?和各存有實際討論了些什麼?

科裡•古德:關於即將召開的我們都將參加的會議有一個討論,岡薩雷斯傳遞了秘密太空聯盟的資訊,與我談到他要給我一份資料,而他給了我一部分簡報。這比以前少了許多實貨,所以我感到他試圖排擠我。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通過這一點,你也顯然被推入了低級別的秘密太空群組。但我們沒有談到,我知道你含蓄地說到這點。因為這令人心煩意亂。

科裡•古德:而且後一次參會,不同於以往了。我首先記得,我正在行走...在我房子後面有一個為運動場服務的‘大停車場’。而我正和周圍的人們一同赤腳行走,和周圍軍人一起走向一個停在停車場的飛行器(寇里是指遭到化學綁架時的情形,他還不能回憶起所有經過)。

大衛•威爾科克:我沒理解,是有人來到你的門前,敲你門說:“立即和我們去開會嗎?”

科裡•古德:我不知道...

大衛•威爾科克:你不記得了嗎?

科裡•古德:我就記得我正朝飛行器的滑梯走,看起來像飛行器的前端。讓我想起了隱形飛船,就是海軍擁有的棱形飛船。我只記得我走向滑梯,但不記得我上了滑梯。然後,我記得我坐在了飛船內的折疊椅上,且被吊帶綁著。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現在我們有第一張圖片就是房間本身。 有這些雙層鋪位在左邊,

科裡•古德:那些可折疊的在牆上。

大衛•威爾科克:對,有像IVS(某儀器)的東西在上面。然後我們看到有飛行椅及安全帶在上面。

科裡•古德:對的。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你能描述下從這張圖片,我們看到的是什麼?

科裡•古德:這是飛船上他們審問我的一個小區域。實際要比圖片更嚴密狹窄,更長一些,但更窄。是的,那個床,有IVPOSTS(某儀器)折疊在床的一邊。他們讓其中一個彈出一個IV到我手中。

大衛•威爾科克:現在我們有另一張圖,我們看見你被綁在椅子上。並有一個軍士站在你面前,拿出一個像平板電腦的東西,你正在看著平板。

科裡•古德:對。

大衛•威爾科克:你能解釋下這張圖描述你後來參會期間發生了什麼?

科裡•古德:這組圖片...有兩個人正對著我。

大衛•威爾科克:兩個士兵?

科裡•古德:2個...他們看起來像是空軍。就像某個分支,或他們來自某個分支......

大衛•威爾科克:好吧。

科裡•古德:有兩個人針對我,還有一個會插進來問他們一些問題,他們取了我的頭髮樣本,刮了我的皮膚樣本,還有血液樣本。他們說:‘如果他去過他說的地方,會有痕跡證據,我們可以測出來。’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他們其實知道如何測量出不在地球基地的證據,通過你的頭髮、血液、皮屑的微量元素。

科裡•古德:那就是他們說的...

大衛•威爾科克:有意思。

科裡•古德:其中一個告訴我,“你知道所有這些生物存有不是真的外星人。他們就是我們,來自未來,來自兩條不同的時間線。”而我不能回答,他說那些北歐類型 的人就是我們,來自未來。而小灰人來自未來一個不同的時間線。他們回來試圖與時間線做鬥爭。他們著重說了小灰人,說他們的基因在未來被破壞嚴重,他們回來 就是為了取得原始基因回去修補。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他們試圖推行這個給我們長期洗腦。

科裡•古德:對,是的,這...你知道,我在當時情況不能回答。關於平板電腦,我不能立即回想起來,我一直想不起來,直到最近。那個拿著平板電腦的傢伙,最 先坐在那兒,他開始通過不同的,像斯堪的納維亞、德語、和所有這些不同的短語,執行不同的程式。他們要看看,我是否被觸發。

大衛•威爾科克:就像腦控技術的意識控制,觸發類詞語。

科裡•古德:是的,還有音調。像一連串的音調,一連串的詞語...用不同的語言模式。他們按一整套清單執行下去。所有語句下,我都能回想起來。

大衛•威爾科克:因此,沒有什麼能促使你進入意識控制狀態?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是嗎?

科裡•古德:因此接下來發生了......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感到了什麼,當他們...他們在你身上用這些觸發詞語,在尋找什麼?

科裡•古德:嗯,他們正在觀察我,想看看我是否被觸發。他們已經有點...當他們綁架我時,在給我下藥前,他們的眉毛都有點翹起了,他們增加了飛船的動力, 開始起飛。我一般沒有聽過這聲音。我聽到像轉輪一樣開始圍繞我旋轉,但我沒有看見轉輪(非直升機)。而感覺是在下面旋轉,而飛行器開始有些震動。然後,我 聽見電容充電和放電的獨特的聲音。我感到當我們離開時,有些慣性的不適,我一般不會有這感覺。我跟他們評說這飛船一定是舊型號,因為以前都沒有這樣的聲音 和感覺。而他們看看彼此,一臉疑惑。嗯,我們圍繞平板跳略測試,因為我沒有回想起發生了什麼。但他們仍把平板放在我面前,給我看一些照片。並注視著我的眼 睛,而我被下藥了。我有些癱軟,頭像這樣垂著。他們就把平板放在我的腿上。用所有的照片來測試我,每屏六張,三上三下,看起來像學術照片-軍事照片。

大衛•威爾科克:是那種類似人們畢業了,會獲得制服,得到國旗做身後背景,諸如此類的照片嗎?

科裡•古德:是的,背後有國旗,不同的象徵物,或不同的軍隊分支印章。也會穿插著不同穿西裝的人物,我看著他們。他們會暫停一秒,若我認出了某張,那張圖就會加紅突出顯示。這種事情發生了三次,從照片中有三個人被我認出來了。其中一個就是岡薩雷斯。

大衛•威爾科克:喔!...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剛說一些穿西裝的,為什麼不是穿軍裝制服的呢?

科裡•古德:我不知道,他們可能是承包商,我沒概念。

大衛•威爾科克:或許是因特爾的承包商?

科裡•古德:是的,或許是因特爾的承包商,政治家。我對穿西裝的人沒概念,他們也有旗幟。

大衛•威爾科克:你沒有記起岡薩雷斯,直到很久以後。

科裡•古德:對,因為我不能理解他為什麼會在我們的會議中,對我如此敵對,他變得很粗暴。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的在這次審問過程中,他們持續說道,“你將忘記”,“你將忘記。”

科裡•古德:對的,嗯,其中一個人,那傢伙進來一直問問題,就像“你肯定他不記得這個了嗎?”那個拿平板電腦的人就說,“沒法記得,他就像個失憶班的人。”他說這就像去做手術打了麻醉劑。

大衛•威爾科克:但不知怎的,也許和你從天空項目退役回來後,有某種同樣的力量,以至於你不會成白板一塊。

科裡•古德:找回來的資料還是有不一樣的,就像片段。後面我得花精力聯繫到一起,一旦我把不連貫的記憶整合到一起。它就會開始變得順暢,然後就打開了我的記 憶,所有的記憶。但是我想不起岡薩雷斯和另外兩個人的全部情況。直到安莎爾會議,岡薩雷斯享盡了安莎爾市對他的歡迎後。

大衛•威爾科克:那些傢伙...把你當作騙子還是認為你有啥震到他們了?

科裡•古德:嗯,他們不能理解,因為我給了一些準確的資訊。在他們流覽的所有的專案檔案中,沒有我相關的記錄。所以,我認為他們試圖調查和找出更多的原因。

大衛•威爾科克:你認為這些傢伙是否意識到被區別對待,和存在更高級別的秘密太空項目,或者他們認為他們就是?

科裡•古德:他們認為他們就是最高級別了,但他們也意識到了區別,但他們的自我意識也在區分別人。他們被告知,“你們就是圖騰柱的頂端,這就是所有的情況。”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你會被審訊。現在我們該回到和岡薩雷斯、卡麗參加的“構架會議”了。你說你確定了三個人,但你不知道什麼被改變了。

科裡•古德:對的。

大衛•威爾科克:可是我記得和你談過這個,它與我們密切相關。因為你的簡報曾經很有料,現在卻被走走形式了。

科裡•古德:是的,資料非常稀疏。

大衛•威爾科克:而岡薩雷斯...他的整個態度和舉止,都向你預示了改變。

科裡•古德:對的,他給出了一個諷刺的評論,有些粗魯的攻擊,而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因為這總體來說超出了他的性格。他通常是一個會啟發我的人,而不會像這樣保留資訊。

大衛•威爾科克:岡薩雷斯在這期間,針對完全揭露和部分揭露說過什麼?因為我知道部分揭露已經開始執行。

科裡•古德:嗯,是的,我們的交談始終都是圍繞處理部分揭露,他們的想法都是我應該如何團結人們,集中起來做部分揭露的事。

大衛•威爾科克:哦,岡薩雷斯說過還有完全揭露的可能性嗎?還是部分揭露將會主導?

科裡•古德:聯盟相信部分揭露會很難做,若使用已存在的所有資料。

大衛•威爾科克:因為他們居然悍然不顧那些高品質揭露者,已經公佈給大眾的記錄。

科裡•古德:對的,而人們就會開始問所有類似的問題。

大衛•威爾科克:然後就揭開鍋了。

科裡•古德:對的,卡麗曾表示岡薩雷斯的行為很怪異,他時常來回踱步,並打著腹稿,就像在做智力推理遊戲。

大衛•威爾科克:像是他嘗試在腦海中創造一份他所在的基地地圖?

科裡•古德:是的,對,他通常會數出步數。從這條走廊走下去,包含了多少步數,諸如此類的事。

大衛•威爾科克:當然,地心人懂得心電感應技術。當然知道他在做什麼,你不能隱瞞任何事。

科裡•古德:對的,顯然他正進入限制區,他漫遊進入了他知道的限制區。

大衛•威爾科克:喔!但你知道為什麼在這個節骨眼上,他出現在地心的原因嗎?

科裡•古德:我一直沒有概念,直到他離開並回到柯伊伯帶基地。卡麗在一次乙太(心電感應)會議裡,向我解釋了岡薩雷斯不再與他們合作,告訴了我一點關於他怎麼失信的原因,然後卡麗讓我醒來...我就脫離了她和另外兩個人。

大衛•威爾科克:我得問你這個問題,因為很多人在評論中也會提到。為什麼差點掉進地獄?如果藍鳥人可以把你從火星拉出來,當你在火星基地差點被殺時...我 們做過那集節目。為什麼他們會授權幾乎讓你(和家人)掉進地獄?如果岡薩雷斯不再惱於你脫離他,可你怎麼防範這類技術?我的意思是,你被下藥和綁架這類 事。你不記得怎麼發動的了,為什麼這些會被授權?這裡還會發生什麼?

科裡•古德:嗯,後來,藍鳥人向我解釋了原由,說這些“插曲”需要發生。

大衛•威爾科克:哦,真的?

科裡•古德:對,就是那樣......這些都是其他即將發生事情(驚醒人們)的催化劑。

大衛•威爾科克:讓我們來談談關於岡薩雷斯的角色吧。他的角色對於SSP聯盟有多重要?

科裡•古德:嗯,他長期居住在地球上,有一個很好的時間分配協議。他生活在這裡,同時也是地球聯盟和工作人員的聯絡介面。而他被快速除掉,基本上被安莎爾拯救,他不在履行上述職責。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說這些低階的SSP秘密太空項目成員誘騙你,是為了把你交給陰謀集團?

科裡•古德:我假定那樣,但我不知那是否是未經授權的系列任務,還是他們想從中獲得一些情報。

大衛•威爾科克:你為什麼這樣認為...如果低階SSP成員沒有聯繫陰謀集團,為什麼他們想除掉岡薩雷斯?為什麼他會成為安莎爾拯救的目標?

科裡•古德:嗯,想起的3人,一個被殺,一個失蹤了,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的是看到照片中的三個人嗎?

科裡•古德:對,岡薩雷斯被拯救了。

大衛•威爾科克:因此我們可以這樣說,如果低階SSP成員報告給陰謀集團,陰謀集團會知道在SSP秘密太空專案的每個成員,他們有了每個人的檔案,但是他們不一定知道誰是聯盟的人。

科裡•古德:對的。

大衛•威爾科克:現在,你是說聯盟在柯伊伯帶有一些安全區,且有人躲在那兒。但是顯然也有雙重代理人:既在秘密太空專案工作,也保持了聯盟中很隱秘的身份。

科裡•古德:正確,很快在和卡麗交談後,我其實是被傳送過去的,閃現到他們的飛行控制區域。而我被告知,我將被帶去柯伊伯帶參加會議,因為SSP聯盟在這個節骨眼不能再進入大氣層,也不能進入近地軌道和地球軌道。

大衛•威爾科克:為什麼不能?

科裡•古德:嗯,他們不再具有通行證。

大衛•威爾科克:誰發的通行證?

科裡•古德:基本上像空中交通管制,由月球LOC基地負責。他們控制著環繞行星的防禦網。

大衛•威爾科克:為什麼SSP聯盟失去了通行證?

科裡•古德:嗯,他們已經被當作對手。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那麼,他們一直在系統內工作,但他們一直保密著身份。

科裡•古德:那次,直到這一點,他們可以通過一個電話竊取情報資產和任務資產。這些資產的人毫不知情,他們就為SSP聯盟當跑腿的了。

大衛•威爾科克:喔!...

科裡•古德:當我被傳送到安莎爾飛行控制區,我見到了岡薩雷斯曾告訴我的...他說的“巴士”。他稱之為“安莎爾巴士”。 而他就像一輛公共巴士,你知道那種有26-28座位的公共汽車。它就像一輛公共汽車。不過在方柱形的前端,變成了圓錐形,就像戰鬥機。有兩個安莎爾飛行員一前一後坐在駕駛艙區域。就是卡麗和我。而我想她挨著我坐,但她坐在了對面另一個位置。......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裡•古德:他們把我帶到了柯伊伯帶。這是我得知他脫離後,第一次見到岡薩雷斯。因此,我有點不安。我們到達柯伊伯帶的第一時間,他們會見了三角頭存有、金三角頭存有。...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裡•古德:我認識這個區域,但這次我被帶進了一個採訪間,基本上就是一個帶焊接和固定在地板上的“金屬桌”的審訊室。岡薩雷斯正坐在椅子上。還有一個家 夥,那種大力士,坐在他右邊的椅子上。整個事情很不尋常。我坐了下來,而岡薩雷斯幾乎沒有看我一眼,總體上都充滿了恨我的能量,就像要把我扔出去。這時, 另一個傢伙開始談話,他說的比岡薩雷斯多。我被支持獲得一份簡報。他們坐在那裡來回滑動一個平板,智慧平板。另一個傢伙實際上用鋼筆和墊著的一張紙(真正 的低技術),寫著材料。他弄著筆記,不停地滑向岡薩雷斯,像這樣指著。而岡薩雷斯搖搖頭,示意不幹。岡薩雷斯顯然對我保留消息,自從我在那次綁架中成了安 全漏洞,並指認了三個人後。這導致了會面很短,也不愉快。

大衛•威爾科克:你有沒有得到任何簡報資訊?如果得到了,這次會面中,他們實際告訴了你些什麼?

科裡•古德:他們就給了我一個很輕浮的資訊...倒很特別...意思是“特朗普上來了。”他們說特朗普(美國總統競選人)受到了什麼特定的威脅,沒有被認真對待!他們談論了一通......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說特朗普可能被暗殺,當他出現在墨西哥時。

科裡•古德:那就是他們的簡報說的。

大衛•威爾科克:但那實際上是陰謀集團的行動...而且他的選民沒有足夠重視(認為是炒作)

科裡•古德:對,因此他們談到了一些相關的會議......

大衛•威爾科克:現在,一些人會去喊:“哇,哇,堅持住,特朗普”?他們為什麼會關注特朗普?他們在特朗普身上的主張是什麼?

科裡•古德:嗯,他們關注特朗普和桑德斯(另一名總統候選人)很久了。他們興奮於兩者背後的運動:人們站出來指出,“夠腐敗!夠謊言!”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他們不認為特朗普是這樣的人,他在用自己的錢,他不是陰謀集團的人?

科裡•古德:正確.......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認為他總體來說有所不同。

科裡•古德:對,是的。他們不是在推動特朗普超過桑德斯,或是桑德斯...他們就是在意他們背後的運動。

大衛•威爾科克:我有另一個獨立的內幕人士告訴我,陰謀集團感到特朗普贏得了選舉,對他們來說將是一個災難。

科裡•古德:我被告知,陰謀集團不會讓特朗普贏。他們偷選票,無論需要做什麼(不擇手段)。這就是一件事,我意思是他們也...下一步,他們會豁出去... 他們期望著一些非常巨大的恐怖襲擊,就像IS最後的歡呼!因為大多數特工已離開了敘利亞,他們搬進了歐洲,並試圖進入美國。

大衛•威爾科克:但我們知道IS已被重創,而且他們......

科裡•古德:現在岡薩雷斯是有明顯的不同感受,不願意我擁有完整的情報。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

科裡•古德:他們正在製造...就像場劇。他們想製造出一個點,讓我搞砸。雖然不是我的意願,但會讓我困惑。為此付出高昂的代價。

大衛•威爾科克:那用紙筆的傢伙對你是什麼態度?他如何對待你的?

科裡•古德:他是那種粗魯型的,但和他沒有......沒有一個整體的互動。你知道,他就是那種軍事型男,事實上如此。

大衛•威爾科克:下一步會發生什麼?

科裡•古德:我在回來的路上非常沮喪。

大衛•威爾科克:仍然坐巴士回來的?

科裡•古德:是的,而且卡麗用心電感應問我發生的事。我有足夠的時間向她陳述會上發生的事情。同時我們也在靠近地球,當我們回來後,進入了海洋中藍色的漩渦,到地下飛行控制中心結束,他們把我送回了家。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藍色漩渦就是一個門戶的東西...

科裡•古德:我想如此。

大衛•威爾科克:出現在海洋裡...好,這幫助我們設置了下集的興奮點,因為一些很迷人的東西發生在金星。古建設者種族的前哨,是否有地心人生活中金星。那麼本集已沒有足夠的時間,但你給了我一個棘手的問題,就是我們下次將聽到什麼真實發生的東西?

科裡•古德:是的,當岡薩雷斯在安莎爾呆那數周時,安莎爾安排了一個金星前哨(運用古建設者技術)的會議,這是另一個計畫。而岡薩雷斯找到了方法,說服他們只帶他參加會議。

大衛•威爾科克:對,好的,令人瘋狂的事情我們將在下一集中更新。都是相當美好的事情,卻變得越來越怪異。而且我們還有一個關於叫牧馬人的傢伙,我們回頭再聊,因為對你來說十分可怕。

科裡•古德:牧馬人是一個粗魯的傢伙,坐在岡薩雷斯的旁邊。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拿鋼筆和紙的傢伙就是牧馬人。

科裡•古德:對。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因此有些相當強烈的東西,在下集為你奉上。這裡是揭露宇宙,我是你的威爾科克。感謝觀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