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Patrick和Untwine訪談:覺醒&活出自己的人生使命及柯博拉訊息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關於柯博拉:覺醒&活出自己的人生使命

關於柯博拉:覺醒&活出自己的人生使命

大家好。 我是Patrick。今天,我很榮幸可以為大家帶來一場非常特別的訪談。 今天是準備轉變成立以來第一場來賓不是柯博拉的訪談節目。今天的節目來賓是我的好朋友和Recreating Balance部落格的作者-- Untwine 。我在今年7月的清邁揚升會議認識Untwine 。對我來說,他不只是一個外國朋友更是能一起合作地球解放任務的可靠夥伴。好的,現在本人代表國際黃金時代團隊歡迎Untwine 上麥訪談。晚安阿~ 朋友。

Untwine :晚安。謝謝你的邀請。

P:
我們先來聊你的覺醒故事,好嗎?

U : 要從我出生開始講還是長大之後的故事?

P:我們從你剛出生的時候開始吧。你是甚麼時候覺醒? 你在當光工之前作過哪些工作還有發生過哪些故事?

U : 我從7歲開始覺醒。我的童年並不算是平順。我小時候經常靈魂出竅。我以前經常早上發現自己用星光體起床。我可以自己的房間內到處飛。我可以摸到各種東西和看到能量。我也會看到自己的肉身還在睡覺,然後我就回到肉身並且起床。我在7歲以前幾乎每天早上都會發生這種事情。我小時候也經常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因為我在外面的會覺得不舒服。我會在房間裡看到而且感受到週遭的存有幫助我,指引我並且告訴我各種事情。我不記得細節,不過他們當時會對我發送能量。

P:哇塞~你小時候就能做到這些事情阿?

U : 差不多7歲以前都可以。我想我的特異體質在第一次接種疫苗然後開始上學之後就不見了,因為上學真的很有壓力。

P:我差不多也是在7歲左右有類似的經驗。我在小時候會問自己:我到底是誰啊?為甚麼我會在這裡? 你懂得…

U : 許多星際種子在小時候經常會有這種現象。

P:我小時候不會星光體旅行。不過我小時候偶爾會問自己:我的中文名字真的就是我真正的名字嗎?

U : 我從小到長大成年之前會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我有時候會照鏡子照到恍神然後內心會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好比說:這裡不是我的星球。我怎麼會在這裡? 我在5-6歲的時候就知道地球不是我的星球。不過我們長大開始去上學之後,家庭、學校和整個社會的壓力會讓我們忘記這些事情。我們會以為這些都是小朋友的想像。植入物和疫苗讓我們幾乎快忘掉這些事情。

P:你在當光工之前做過哪些工作?

U : 我想我在小時候收到的能量一直都留在我的身上。我年輕的時候非常排斥上學。我討厭去學校。我以前很難跟其他人互動。我也很不習慣社會的運作方式。我在13-14歲開始接觸音樂,後來音樂變成我人生中一個重要的事物。音樂幫助我和世界和其他人互動。我也透過音樂在13-14歲才開始與其他人交流。後來我透入非常多的時間練音樂。我在25歲前的幾份正職都是音樂方面的工作。我那時候有組樂團。我們每個禮拜都會到咖啡廳或其他地方辦音樂會。我真的沒辦法做其他的工作。我到現在只當過不到兩個月的上班族而且我討厭那段需要朝九晚五的日子。

P:你這麼早就脫離職場的控制啊?

U : 我也有試著當個上班族,因為我需要賺錢生活。我上班沒幾天就被開除。原因包括資格不符、配合度不高或某些巧合讓我沒辦法好好上班。我在25歲前經歷一段自發性的覺醒。我先講個題外話。我在無神論和唯物論的環境長大。唯物論在法國算是相當強勢的思想。它強烈反對所有的宗教。它在一方面是好的,但是它也排斥靈性。我帶著這種想法長大。我在25歲前的某一天,我的覺醒開關啟動了。那種感覺就像我躺在床上,整個人沐浴在聖光之中。我從一個絕對無神論者變成一個知道其實世界上有神的人。神不是住在天上的老人,而是無所不在的愛。我打從內心知道了這個事實。我把這次的覺醒當成人生的指南針。這不是我從書上學到或讀到的東西。我因為內在的認知而覺醒。這種感覺更加地強烈,因為你是從自身經驗得到而且你在精進的過程中比較不會懷疑自己。

P: 很好。你甚麼開始知道大轉變、事件和陰謀集團之類的事情?

U : 那是2012年年初,差不多就是Cobra 剛開始寫部落格的事情。那時候我得了肺炎,在床上休養了三個禮拜。我在休養期間只能上網,所以我開始搜尋光明會、外星種族和相關的資料。我剛開始就找到了David Wilcock,然後我花了將近1 個禮拜熬夜看完他全部的影片。我那時候就知道這方面的話題不止於此。我接著開始研究正面外星種族。那時候David Wilcock訪問了 Drake。他應該是第一個談論大逮捕的人,而且他講得就像是大逮捕肯定會在2012年發生。這些題材讓我在Cobra開版幾個禮拜後就找到他的部落格。我的眼界從那時候變得更加開闊。

P:你真的很幸運。我歷經一番曲折才知道Cobra。我第一次看到Cobra的文章是翻譯品質不太好的中文版本。我的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這種翻譯實在不夠好,乾脆自己翻譯吧! 後來前任老闆要我回家吃自己。我就填了團隊報名表,然後遇到了Jedi和其他夥伴。下個問題:你剛開始就相信Cobra還是過了一段時間才相信他寫的文章和事件?

U : 我應該是打從一開始就相信了。我第一次看Cobra的文章就深受感動。我拿時候臥病在床,然後整個人被第一次看的文章震驚到。後來我會熱血又亢奮到晚上睡不著覺。我在開始閱讀Cobra文章之後的幾個月內感動到我根本沒出門工作了。我那時候住在倫敦。我原本要和樂團到英國各地巡迴演出,但是我毅然決然要取消。我跟團員說:我真的沒辦法去,因為我真的深受他的文章感動。特別是Cobra第一篇關於執政官的文章。這篇文章真的很有道理,因為它印證了我的感覺。我知道現實世界的陰謀,不過我也覺得能量世界不太對勁;只是我以前不知道問題的癥結。當我知道非實體世界也有陰謀之後就覺得這篇文章解答了我的感覺和世界的運作方式。我看完這篇文章後馬上辭掉所有的工作,然後參加2012年前幾場的Cobra 會議。

P: 哇~好快。我歷經一番曲折才知道Cobra。我剛提到我被開除。我不知道要做甚麼。我那時候心想:反正我差不多只剩下這條命,乾脆來拼看看吧!

下個問題: 你怎麼有辦法累積這麼多部落格的寫作素材啊? 我翻譯過幾篇你的部落格文章。我每次翻譯都會讚嘆:這個人怎麼懂這麼多東西啊??

U : 我自己倒覺得我懂得不多。我想地球上的知識跟地外世界的知識相比根本只是零星的碎片。

P:我知道。不過就算只有碎片,看你的部落格感覺就像在看另類的維基百科。內容不但廣泛而且通情達理。

U : 我會做一些研究。基本上,我們都遭遇到各式各樣的資訊。有些好的。有些不好的。通常是好壞參雜在一起。基本上,我會過濾訊息的能量。一旦我要做研究,我會用感覺和直覺找我覺得好的資料。如果我只用頭腦而不用直覺,我會被網路上和現實生活中大量雜訊淹沒。我會用感覺和直覺做研究。我也覺得星光層、心智層甚至可能連乙太層的靈性嚮導們提供我非常多的指引。尤其是我從去年開始找回越來越多前世記憶之後,我會在夢中跟他們見面。他們指引我到各國進行地脈網格任務。我想他們也指引我的部落格要放哪些文章。我想原因還是出在我有無形界的指引,畢竟我除了看過幾篇網路上的資料,真的沒人告訴過我要如何經營部落格。我想我可能有更多來自非實體世界的指導。

P:你的部落格有個非實體的智庫耶。

U : 我想應該算是吧。不過我認為這些非實體的嚮導們不只會聯繫我。他們也會和其他的星際種子交流。

P:你對通靈訊息有甚麼看法?

U : 我想這是個微妙的話題。很多人沒受過適當的訓練就開始嘗試通靈。如果我要幫你傳話,我就已經得花費不少精神了。很多人則想要在干擾更嚴重的情況下嘗試接收帷幕之外的訊息。我認為通靈是可能辦到而且有很有幫助的能力,但是這項技術需要大量的練習。更何況現在有非常嚴重的干擾。通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不會完全反對人們通靈,但是正如Cobra 以前在會議上講過的:如果人們想通靈,就得努力練習。

P:我覺得通靈人只是在扮演非實體世界的收音機。通靈不是很特別的本領,不過一旦你想通靈,就務必要非常謹慎。不要為了炫耀而通靈。如果你想炫耀,就別學通靈。

U : 是阿。其實通靈訊息的性質類似現實生活中看到的資訊。很多人宣稱自己知道內幕,結果通常都是無稽之談。 不論是通靈訊息或現實生活中的靈性知識,很多上師或老師並不是真的了解靈性。執政官創造的幻象系統非常的複雜,以至於人們的腦海中有許多根深蒂固的虛假訊息。

P:好的。下一題:我們不難想像事件之後問世的新金融體系或尖端科技,因為Cobra講過蠻多次了。不過,新文藝復興對我和其他光工而言都還是非常模糊的概念。請問你對事件發生幾年之後的新文藝復興時代有甚麼樣的願景和期待?

U : 我想新文藝復興是一個更長遠的話題,因為我們在新文藝復興時代需要深入檢視自己的內心並且深入解構自己的情緒。這對大多數人來說是很困難的事情。一旦人深入靈性和藝術並且想要尋求這兩個領域的真理,他就得質疑人生中各種大小事情。人類建立社交、朋友、家庭和感情關係的模式都受到非常深層的編程 。這些關係其實和靈性以及藝術密不可分。一旦人深入靈性,他就要深入探討與自己以及靈魂家族之間的關係。這對目前的地表民眾而言是非常、非常困難的事情。新文藝復興需要人們下功夫陶冶自己的心性。這是其中一項我們可以現在就開始做的事情。

P:我相信新文藝復興小組在事件之後肯定是最活躍的小組,因為思想的力量遠大於金錢和科技。如果有人打算在事件前組織一個穩健的新文藝復興小組,你對這方面有甚麼建議嗎?

U : 我認為新文藝復興是最具長遠影響力的變革。金融體系在事件後的幾年內就會消失。新科技也會隨著人類的靈性成長而逐漸淘汰。新文藝復興是一個需要從長計議的事情。我想現在我們可以透過內觀整合自己內心的陰影並且舉辦藝術表達工作坊。好比說:繪畫、音樂、跳舞。人們可以在工作坊中試著透過藝術連結並且表達最真實的自己。這應該是新文藝復興小組可以嘗試的事情。一旦我們越常連結並且表達最真實的自己,我們的靈性水平也會跟著提升;藝術也更能表現高我的豐富情感和力量。你可以想像非常進化的存有們演奏的音樂。我們將來的音樂也會變得那樣豐富。我們現在可以開始創作。充滿創意和藝術感的表達是連結靈魂和高我的好方法。

P:你從7月開始就到亞洲各國埋放如意寶珠。你可以分享你最喜歡或印象最深刻的旅行故事嗎?

U : 我有好幾個故事。不過,哈薩克的旅程真的印象深刻。

P:我知道。那個用紅寶石。不對,青金石蓋的神廟,對吧?

U : 那個是在伊朗。我在伊朗參觀一座外牆用青金石粉裝飾的古老建築。那是很好的經驗。不過,哈薩克是更加貼近自己的經驗。我剛到哈薩克之後,海關抽查我全部的行李。我入境後也很難找到當地的住宿。我們外出進行能量任務的時候經常會遇到這種干擾。我後來找到住宿地點;躺在浴缸裡休息。我突然回想到幾個禮拜前做的一個夢。我在夢中就看到我降落在哈薩克之後會發生的各種細節。 我還能在夢中聽到指導靈們對我說:你入境哈薩克後會遇到很多阻礙,但這一切都會迎刃而解。你也會記得這個夢。我在夢中看見浴室裡面所有的擺設。

記得自己的指導靈全程照顧和保護我,真的是刻骨銘心的經驗。 知道他們在幾個星期前就知道這趟旅行,也讓我感到非常地驚訝。他們在夢中預告旅程的經過,甚至連我會住哪家飯店和我整晚要做甚麼都講得一清二楚。我真的想不到他們怎麼有辦法預料到這麼多的細節。

P:或許你在幾個星期前就跟他們一起規劃旅程了。

U : 確實有這種可能。 不過我出發之前都沒事先預定任何東西。我在回想起那個夢之前也不記得自己會去哪裡。

P:你被一切都照計劃進行給嚇到了吧~

U : 是阿~這種事情可不會經常發生。

P: 一切都照夢中計劃進行的感覺真的很妙。下一題跟錢有關的問題。你經常到世界各地長住旅行。你都不會擔心自己的財務狀況或是家人、婚姻之類的生涯規劃問題嗎?

U : 我不擔心我的家庭和婚姻。至於錢…我剛開始覺醒後也順便清理了心智編程。雖然沒有100%,我在25歲前的辛苦日子和後來的覺醒經驗讓我基本上不擔心錢的問題。不至於完全不擔心,但是比一般人好很多了。好比說我根本不會想當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然後成家立業。那是我根本做不來而且現實生活也會極力抗拒的事情。我有時候會有點擔心自己的財務狀況。不過我相信:只要我盡全力融入聖光,它就會提供援助並且讓任務成行。 這種做法或多或少幫過我好幾次了。

P:你有時候會莫名奇妙地拿到錢嗎?

U : 是啊。我有時候會從根本沒預料的地方收到錢。我想最好的理財方法是不要專注於金錢本身。畢竟錢只是虛擬的東西。

P:錢只是一種工具。

U : 是啊。所以人要把眼光放在想用錢做的事情。

P:你經常跟我說。錢只是工具。數目並不是真的很重要。人要把眼光放在自己想做的事情然後把事情做到盡善盡美。一旦人想要盡全力把事情做好,錢就會用某種方式進來。

U : 我有一個規劃事情的方法。我每天都會問自己:我今天做甚麼事情是最有幫助的? 一旦人每天隨時都問自己這個問題,豐盛就會融入他的生活。 我們得完成很多事情才能解放地球。光明勢力很樂見有人願意做事。畢竟地球上有70億人,有能力又有意願投入這項工作的人卻不多。一旦人忠於自己的心而且願意投入最能發揮自我能力的善事,光明勢力就會做出回應。

P:每天都提醒自己並且持之以恆地做最有幫助的事情。一切都會變得更好。

U : 是啊。不過也不用把自己逼得太緊。有時候,最有幫助的事情就是照顧好自己。重點在於堅持理想並且每天都做最有利於自己的修行和地球解放的事情。
我想這是目前人們最好經常問自己的一個問題。

P:你可以跟大家講一下全職光工的日常生活嗎?

U : 我會按照我在哪個國家來決定日常生活。我在這幾年經常旅行,所以我平常的生活會根據我旅行的地方而有很大的不同。

P :所以說你的行程幾乎都是自己決定的。 你可以做你需要做和想做的事情。真的有夠自由。

U : 是啊。我從小時候就一直嚮往這種生活。 我覺得我的學生時代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我不能安排自己的時間。這種感覺真的很糟,根本就是奴隸制度。我認為奴隸制的定義就是你不能安排自己的時間。

P :我總覺得你的生活真的很像事件後的生活。你可以完全掌控自己的時間。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而且你也知道自己想要做哪些事情。

U : 不算完全事件後的生活,畢竟我還活在地球上。不過我會盡量掌控自己的生活步調。我們還活在隔離區內。我們沒辦法去別的星球,甚至沒辦法去家鄉以外的地方。大多數人甚至無法自由地探索並且深入了解地球上的人事物。如果我們採取控制體系之外的想法,其實真的都會有解決問題的辦法。控制體系要人們相信沒有體系之外的解決辦法,但其實辦法一直都在。這就是Cobra 常講的控制矩陣的裂縫。人應該嘗試突破框架思考並且找到不一樣的謀生方式。雖然每個人會有不同的做法,但你一定會找到適合自己的改變。這個世界總會有更好的解決辦法,不過大多數人都不肯嘗試。因為他們不相信有更好的選擇。
P:很多人就算明知自己的舒適圈既狹窄又不舒服,卻寧可死守在已知的框架。

U : 確實很多人都活在求生存的恐懼生活。求生的恐懼感也影響了大多數地球人的生活選擇。這真的不是找尋圓滿生活的好辦法,因為恐懼會使人無法看見解決方案並且阻斷來自神聖本源和高維世界的正面能量流。如果我們以幫助地球為前提下決定並且相信我們在各方面都值得過正面而且美好的生活,只要我們仔細鑽研並且貫徹自己的抉擇,各種事情都會出現轉機。如果我們用負面的思維,腦袋裡只想”反正我們都只是奴隸”,就不可能找到改變的方法。 要有好的開始,才能先成功一半。

P:是啊。如果我選擇不離開上一份工作,我根本不會有今天。我不會有機會認識你、Cobra 和其他人。我只是換了一種謀生方式。現在回想起來,真的沒那麼可怕。

U : 是啊。一旦我們保持開放的心並且相信各種可能。宇宙充滿了各種可能,就算是地球上也有著遠超過我們認知的人事物。好比說秘密太空計劃之類的事情。我們的生活也適用同樣的道理,不論再小的細節都適用。

P:好的。哇~我們完成了一個很勵志的訪談耶。我想我們可以啟發很多人喔。多謝了,兄弟。

主持&翻譯:Patrick Shih
原文:http://recreatingbalance1.blogspot.com/2016/11/interview-with-patrick-from-pfc-taiwan.html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