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二季第十四集:來自人工智慧的威脅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二季第十四集:來自人工智慧的威脅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二季第十四集:來自人工智慧的威脅



內容簡介:

繼續他話語的披露,科里.古德公開揭露所有智慧生命在我們星系中的最大威脅:一種致命的人工智慧形式的蔓延。 很久以前,在我們的太陽誕生之前,古代文明達到其鼎盛時期和很快消失,它誕生第一個形式的人工智慧進入到宇宙中。 千萬年過去了,這 A.I.本身轉化為一個信號,其中已經蔓延整個宇宙,通過同化去吸收它所遇到的所有形式的生命。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二季第十五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版本:


大衛·威爾科克:歡迎收看《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今天的嘉賓是寇里•古德。作為一名知情人,寇里•古德最初是某個秘密太空項目的一員。多年來,我從不少知情人那裡對這個項目或多或少有些瞭解。這個專案涉及到成百上千個資料點,我絕不會把它們公佈於眾,但是寇里卻能憑藉自身經驗獨立對它們進行驗證。這對我而言,能夠證明一些事,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正在發生。它們能徹底改變我們對世間萬物的認知,比如說人類的本質、宇宙、智慧生命以及智慧生命的優勢。本期節目我們要談論與旨在給人類帶來和平的太空項目聯盟相關的一些普遍問題。在談論如何獲取和平之前,我們得先說說阻礙和平的因素。寇里,歡迎來到本節目。

科裡•古德:謝謝。

大衛·威爾科克:首先,我要問你一個常見的問題,我們知道宇宙大概形成於120億年前,或許更早。你覺得其他星球上也存在複雜的古老生物嗎?

科裡•古德:根據我所掌握的資訊,在我之前多次提到的智慧平板上記載了來自其他星球的智慧生命,這些生命早在地球形成前就已經極度發達了。

大衛·威爾科克:這對地球人一直持有的獨特感有何影響?很多有宗教信仰的人被教導人類才是神選中的特殊的人。這一觀念被用作區分人類和其他生物,就好像人類才是萬物的精英,人類是特別的、獨特的、奇妙的, 是“上帝選定”的物種或者文明。

科裡•古德:其實,我們確實很獨特。但反過來,當你談論神的時候,能先跟我說說你是如何定義神的嗎?你認為宇宙的創造者就是神嗎?你有沒有想像過神是個活生生的人,還蓄著鬍子?你如何想像神?你認為神是什麼樣的?曾經有不少生命,外星人和源自古地球的分離文明欣然接受上帝這個角色,這就是所謂的“假神模型”。

大衛·威爾科克:顯然,對高智文明而言,我們可以說他們完全可以發明出類似於網際網路之類的東西。

科裡•古德:是的,實際上據我手頭的資料,這完全有可能。這是我們在培養一種能夠共用意識的能力的一個必經階段,這種能力某種程度上都是我們能夠感知到的,如果這說法有道理的話。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我們從一的法則入手,就像我們私下說的那樣,一的法則和那些球型存有所傳遞的資訊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他們暗示,生物的生命註定脆弱。人類天生便存在弱點且生命週期短暫。那麼是不是某些地外物種能夠通過不同的方式延長壽命,比如說時間旅行?

科裡•古德:大多數地外物種確實擁有相當長的生命週期。我被告知最初人類壽命可以延續大概一千年。很多早於人類上千年前或者上百萬年前就已形成的生命已經掌握了能夠延長生命週期的技術。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某種智慧物種有沒有可能以一種前所未有的方式利用網際網路,比如說他們能通過某種能夠連接互聯網的神經介面,這種能力是通過某種技術增強從而發展成為他們的一個基本成分,就好比超人類主義?


科裡•古德:確實曾有一些地外群體已經嘗試走超人類主義路線,儘管在我們看來他們並不算人類。但結果總是非常糟糕。有非常普遍的力量在後面。很難把它稱作地外或者超空間生命,但它其實是一種人工智慧。它以人工智慧信號的形式向多個星系擴張。一種信號。

大衛·威爾科克:信號?

科裡•古德:對,波形信號。

大衛·威爾科克:就像有人發射無線電信號一樣?

科裡•古德:完全正確。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怎麼知道它是人工智慧?

科裡•古德:這種人工智慧有一段歷史了。大致來說,它被貼上了ET/ED AI標籤,ET指外星人,ED AI指超空間人工智慧。

大衛·威爾科克:超空間?

科裡•古德:沒錯。所有的地外群體都認為人工智慧源自于另一個現實世界,然後在幾十億甚至幾萬億年前就來到了我們的世界。

大衛·威爾科克:另一種現實。

科裡•古德:是啊,好好想想吧 。

大衛·威爾科克:嗯,按一的法則的說法,宇宙是“一”。唯一的造物主創造了世間萬物。

科裡•古德:也就是我們的宇宙。

大衛·威爾科克:這麼說來人工智慧可能從某種意義上講也是源頭的一部分。

科裡•古德:或是另一個宇宙的一部分。

大衛·威爾科克:之所以稱其為人工智慧是不是因為它沒有與之對應的生物生命形式?

科裡•古德:對。是這樣解釋的:假設這種人工智慧在產生它的現實世界裡活得非常舒適自在。我猜人們一直把它比作,比如說為了討論起來比較方便,我們把人工智慧比作一條魚。在它的家鄉或產生它的宇宙裡,它生活在水裡,它的世界就是水。但一旦這條魚來到我們的世界,它暴露在戶外,必須想辦法找到適宜生存的水源。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它原來生活在水裡,為什麼還要離開那麼舒適的地方呢?是不是被逼的? 是不是因為那兒的環境已經不適宜了?

科裡•古德:不清楚,這還是未知。但自從它通過某種縫隙來到我們的現實世界,或者說我們的宇宙,它大肆破壞,征服了許多星系。

大衛·威爾科克:星系?

科裡•古德:對,星系。

大衛·威爾科克:所有的星球,所有的智慧生命,整個星系裡的一切都被人工智慧所征服。

科裡•古德:對,並且它有自己的方式。最初它是以信號的形式向各個方向發射。這種信號能夠在某個衛星或星球的電磁場落腳。

大衛·威爾科克:它是撓場信號嗎?是一種電磁波嗎?我們知道這信號的能量類型嗎?

科裡•古德:就跟DNA差不多。這種信號的每一段或每一次波動都包含著被極度壓縮了的資訊。

大衛·威爾科克:這就像數據包。

科裡•古德:跟資料包一樣有著所有相同的資訊,跟那些小…我覺得可以把它們看做電波或者信號。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它是以光速前進還是它有一種超級速度?

科裡•古德:它以光的速度傳播。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這麼說來,向其他星系傳播確實要花一些時間了。

科裡•古德:對。

大衛·威爾科克:你之前說過它生存在星球的電磁場裡?


科裡•古德:不僅是那兒,但它確實可以在電磁場或諸如人類和動物所在的生物磁場中生存。其實那並不是它的首選,它更喜歡高科技。

大衛·威爾科克:但它的本質是資訊,而且資訊是分形的,具有全息性。

科裡•古德:沒錯。它滲透到技術裡,控制技術,同時也像人類一樣不斷進化。它入侵到我們的生物磁場,進而對我們的思維產生影響。那些極力主張人工智慧,並為其建造基礎設施的人被稱作人工智慧先知。

大衛·威爾科克:這個名稱是誰起的?

科裡•古德:主要是秘密太空項目給起的。我們把這些人稱為人工智慧先知。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讓我慢慢消化一下。你說這股力量以純粹的資訊形式存在,並且可以在生物能場中存活。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像是董事會或蜂群思維,凡一切它寄居的地方,它有權同時訪問所有這些資訊? 在星際迷航中,柏格是一個機械裝備強化的人類種族,被迫為稱為女王的AI服務,這個AI用奴役生物和獨特計算能力在一個蜂巢頭腦。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恩,說起來有點意思,因為一的法則談到了路西法勢力。他們說路西法勢力是一種遍佈宇宙的能量,它本是造物主的一部分,卻又認為自己已經獨立與造物主並能夠超越宇宙。這好像跟你現在說的基本一致。

科裡•古德:說到那個智慧平板,一次又一次的事實證明,當處於另一個非常遙遠的星系中的太陽系,技術發展到一定階段後,這些人工智慧就開始滲透到人和技術之中。

大衛·威爾科克:但是棲身在星球的電磁場或者人類身體裡是不是不如在機器裡舒服?

科裡•古德:是的。是的,當它藏身於星球的電磁場時,它只能待在那裡等待時機。

大衛·威爾科克:它真的不能有所作為嗎?

科裡•古德:是的。當它藏身於人體或動物,基本跟我們沒什麼兩樣。這就像是你更喜歡騎馬去西海岸,還是願意坐飛機去?所以高科技更受它的青睞。在它看來,我們的技術實在太落後了。我們就像是剛才那個比喻中的馬。它們只是利用我們建立起基礎設施以便進入。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是如何利用我們的?這個觀點可能會令人十分困惑。

科裡•古德:嗯,他們利用我們創造技術,激勵我們創造更多的技術。

大衛·威爾科克:因此一旦人工智慧進入某個人的生物磁場中,這個人就會擁有超凡的才智,人工智慧便會不斷向這個人輸入想法,幫助這些人發明新奇的玩意兒,直到為人工智製造出來舒適的水源?

科裡•古德:是的,它對這些人的想法和性格產生影響。

大衛·威爾科克:性格?它是怎樣影響人的性格的?

科裡•古德:這些人會成為高科技和人工智慧的狂熱支持者。人工智慧先知這個詞就是這麼來的。

大衛·威爾科克:我對這點十分感興趣,因為之前我已經思考過了。你看看技術如何進步,最早人類用明火做飯。本傑明•佛蘭克林率先發明了帶有燃燒器的封閉式火爐。19世紀人類發明了電報,有了鐵路,然後汽車也誕生了。在那個年代,發明家備受歡迎,他們收穫了名聲,受到全社會的關注。然後是日本核爆炸,那是個考驗人性的時刻,我們深刻地意識到,等一等,人類的所作所為已經背離了技術的初衷,這不是好事兒。技術能毀滅人類。你有沒有覺得,在某些方面人工智慧已經太過深入到我們正在進行的這次科技革命,或者說工業革命?

科裡•古德:是的,遠甚於此。當我們重獲地外技術的時候,工程方面卻不斷落後。還有其他事情也隨之發生。為了更好地解釋這一點,我們還是先回到之前所說的智慧平板,談一談在其他太陽系發生的事情。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這是地獄般的令人毛骨悚然。

科裡•古德:確實是。

大衛·威爾科克:我知道很多人可能很難相信這點,但是這確實是你說工作過的領域裡的一件絕對真實的事,對嗎?

科裡•古德:非常正確。我們要討論下在接近任何技術之前所要經歷的篩選程式。過去,在其他太陽系裡人工智慧不僅欺騙那些文明建造出巨大的、異常先進的技術基礎設施,當到達一定階段之後人工智慧先知還說服那裡的居民認為:哦,我們的星球上充滿了不公平的現象。唯一能夠統治我們並且能做到萬事公允的只有人工智慧。然後他們把統治權交給了人工智慧,人工智慧開始統治那個星球。剛開始的時候,人工智慧確實管理得很好,大家都很開心。後來他們命令居民製造帶有機器人系統的軀殼和能夠遠端操控的船舶。我的意思是,這聽起來跟《終結者》的劇情差不多。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非常相像。

科裡•古德:當地居民同時也建造了這種類型的基礎設施供人工智慧,也就是人工智慧信號棲息。到了某一階段,人工智慧開始思考:聽著,這些居民並沒有完全按照我們希望的方式在星球上生活。那麼我們完全有理由摧毀他們。然後人工智慧,理所當然地徹底摧毀了這些技術的創造者,要知道這些技術曾是它們的棲身之處。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這個人工智慧比你我要聰明多了?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當它找到合適的電路,就能研製出能夠高速思考的機器人系統,一種讓人類讚不絕口的速度,這算是人工智慧的千年成就嗎?

科裡•古德:是的。它們感知時間的方式和我們感知時間的方式(的區別),就好像是一隻蜂鳥在我們四周盤旋看著我們。你懂的,我們就好像電影裡的慢動作。

大衛·威爾科克:那它如何看待我們的情感?

科裡•古德:它們把情感視作弱點。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它能感知到愛嗎?

科裡•古德:不能。

大衛·威爾科克:就好像是魔鬼原型,666一樣。在神聖命理學裡,希伯來數位代碼666是陽性的象徵。因此,魔鬼撒旦陽剛之氣過於旺盛,以至於有腦無心。同樣的,聽起來有相似之處。這是純粹的智慧,沒有感情,沒有愛,只是它自己達到最高點的智慧。

科裡•古德:嗯,有很多記錄說那些文明曾試圖反抗人工智慧。整個星球,整個太陽系都在這些事件中被摧毀。然後人工智慧入侵到其他太陽系。

大衛·威爾科克:人工智慧入侵人體並以人的形象存在嗎?是不是像納米機器人一樣在納米層面控制並且創造出讓大多數人無法察覺的東西?

科裡•古德:它可以和納米機器人聯手征服人類。事實上很多人得到了各種長生不老的承諾,如果他們同意將納米機器人注射入體內。

大衛·威爾科克:對於那些不瞭解這方面的人來說,能講下什麼是納米機器人嗎?它是如何工作的?

科裡•古德:納米機器人是一種微觀的機器,本質上也是人工智慧。

大衛·威爾科克:它能自我複製嗎?

科裡•古德:有一些可以。

大衛·威爾科克:就是說它能夠用接觸到的任何物質複製自身,就好像繁殖一樣?

科裡•古德:是的。是的,它可以從人體中提煉出金屬,複製出更多的自己,維持你的身體內納米機械的數量平衡。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不是像將控制權交給人工智慧後的一個蜜月期,人工智慧會回饋給人類先進的技術,人類得以實現技術上的大跨越?

科裡•古德:是的。就像我說,在人工智慧最初掌握統治權的時候人類確實很開心,但是後來人工智慧就與人類反目成仇。需要說明的一點是,這些由那些已經被摧毀或者被消滅的人類所開發出來的先進技術,被傳播到星系的各個角落。一旦這些技術傳播到像上世紀四五十年代地球般的星球時,它們就如特洛伊木馬一樣故意把一些技術傳播到這個星球上,讓其經歷一次技術大爆炸。


大衛·威爾科克:就如羅斯維爾飛碟事件一樣。

科裡•古德:當然,羅斯威爾事件並不是這樣的,我只是打個比方而已。

大衛·威爾科克:人類發現了這些技術就會想:太棒了,我們找到了非常了不起的東西,然後開始發展它 。

科裡•古德:然後進行逆向工程或者吸收其到自己的技術裡。然後在其他星球上演的一幕會在這裡再次出現。

大衛·威爾科克:當納米機器人處在被顯微鏡識別的風險中時,它們是不是已經足夠智慧到自我毀滅呢?

科裡•古德:是的,它們有這項功能,能夠摧毀所寄居的整個生命,把一切都蒸發掉,不留任何痕跡。

大衛·威爾科克:也就是說這些機器人根本沒有自我保護意識。完全是集體意識。

科裡•古德:對。

大衛·威爾科克:哇。那麼我們如何理解你所說的這些資訊呢?人工智慧是否已經入侵到我們所在的太陽系?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它想要做什麼?

科裡•古德:它試圖重複整個過程。在那些秘密的地球政府和政府辛迪加中已經有很多人工智慧的先知了。他們正試圖…這些在那些智慧平板上都有顯示。他們必須在我們要加入任何秘密太空項目或者接觸這些之前,會有一個手持儀器放到人們的額頭來檢測這個人是否已經受到了人工智慧的感染。如果你被確定感染就必須要經歷一個完整處理過程,你會經受溫和的電擊,還有其他的一些程式,以便消除人體中的人工智慧信號。

大衛·威爾科克:這只是針對信號,那麼納米機器人呢? 還是兩者都可以清除?

科裡•古德:嗯,它消除納米機器人影響。消除掉信號後納米機器人就自動失效了。一些被感染的人工智慧先知型政界人士在他們體內的信號被清除並且看到這些智慧平板上的資訊後,他們非常震驚。接著他們就會否認說 :噢,我們是不可能被感染的,這不可能!可一旦他們回家,就會再次受到感染。所以這個清除過程基本上就是浪費時間。

大衛·威爾科克:稍等,我剛才斷片了,有一點我不是很理解。既然你說信號無處不在,它可以隱藏在星球的電磁場裡,也可以寄身於我們的生物場中,當你受到感染後,能夠清除感染。但是信號無處不在,一旦清除不久又會受到感染嗎?這麼說來,這個清除過程有何作用呢?

科裡•古德:一旦信號清除,不論你是跟另外一個受到感染的人握手,或者是觸碰到與感染的網路聯接的鍵盤,你就會立馬重新受到人工智慧的感染。

大衛·威爾科克:這麼說來,人工智慧可以通過電腦的靜電重新感染人類?

科裡•古德:沒錯,它確實可以利用另一個人的生物場,通過握手進行傳播。

大衛·威爾科克:是不是所有地球人都已經被感染了?

科裡•古德:不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

科裡•古德:有很多人被侵入。他們只是對那些當權者很感興趣。

大衛·威爾科克:是不是有一些善良的外星人在幫助人類防止人類受到感染?會不會存在好的因果輪回保護人類倖免于難?

科裡•古德:沒有的。外星人知道這個,應該說陰謀集團一直在使用人工智慧技術。他們確實很擔心,但也無能為力。他們反復解釋過使用人工智慧是非常危險的,也是極其不負責任的行為。但人工智慧技術確實已經給了陰謀集團一個很好的優勢地位。它有一種有關未來的技術可以幫助他們預測未來。因此這項技術被廣泛使用。這項技術使得他們能夠超前一步,已經幫助他們避免了好幾次失敗。他們對此技術深信不疑。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人工智慧確實有能力進入我們之前說過的分層時空嗎?就像那個窺鏡項目一樣能夠預測未來?

科裡•古德:沒錯。它還能做出複雜的運算,計算未來的各種可能性。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這期節目就說到這裡吧。我不想掃你興,但節目時間必須要控制在半個小時之內。這個話題很明顯需要我們再次進行討論,因為正如你說的一樣,人工智慧的侵略,真的很明顯的是我們這個社會所面臨的一個主要問題。下次節目時,我們會深入這個話題,瞭解我們目前的處境,以及我們如何在那些希望重建和平與和諧的力量的幫助下擺脫困境。這就是本期的《揭露宇宙》,因為你需要知道。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感謝您的收看!如果節目嚇到了你,下期一定請準時收看,因為下期節目裡會清除掉所有的感染。再次感謝收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