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你一定要知道的:結束契約制度[陰謀集團][靈性][untwine]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你一定要知道的:結束契約制度[陰謀集團][靈性][untwine]

業力


地球監獄系統操縱人們的其中一個主要工具是讓自由意志同意自己受奴役。這在大眾媒體的操縱中很容易看到,然而這個做法還有更深更重要的層次,那就是人們千萬年裡在地球監獄系統中簽下的所有契約。 當我們死後,我們不會自動揚升,不會神奇地把我們所有問題解決掉,不會與我們的靈魂結合然後從地球監獄出來。會發生的是我們穿過我們上面的密度。密度是物質的狀態。最致密的是固體物質,然後是液體,然後氣體,然後等離子,以太,星光等,正如下圖:

地球監獄系統

在這個圖裡你看到7個主層面plane,每層又劃分為7個次層面。物質世界只是圖中最下的3層:固態,液態,氣態。氣態以上的虛線是等離子層。等離子層以上4個次層是以太層。以太以上7個次層是星光層。

有一點很重要,當我們化身在一個物質身體時,我們仍然有等離子,以太,星光體(及以上所有層面的身體),這些連接著我們的物質身體。在各層面一直有著交流:發生在液態層的事情能影響固態層,而等離子,以太,星光層等等亦同理。




帷幕,行星地球周圍的電磁格柵,同時存在於物質,等離子,以太,星光層和較低的精神層。帷幕一直在阻塞絕大多數人離開和進入地球。魂/靈本身沒有被囚禁,而是其化身被囚禁。

在精神層中間的虛線代表三維世界(長寬高)的結束。這以上的所有層面是純碎流動的愛和光,沒有不和諧,沒有黑暗,沒有異常能夠存在,只有純的愛和光。

當我們死後,我們的意識從物質世界(固液氣)移除並向上至以太和星光層。之後發生的事取決於人們的選擇,環境和意識。

我們的家 (Nosso Lar)這部電影基於靈媒Chico Xavier講述的一個真實故事,這個人在巴西非常有名,幫助人們聯繫他們去世的家人,告訴他們死者生前的私人生活細節,如果沒有通靈能力他是不可能知道的。在這部電影中我們跟隨一個死去醫生的腳步,他發現自己身在以太和星光層。

有朋友分享這套找很久都沒有找到的電影,有興趣可看:


死亡後,他在一片黑暗,荒涼,恐怖的世界中醒來,在那裡人們什麼都沒有,還不斷重複做著負面行為。

我們的家 (Nosso Lar)

我們的家 (Nosso Lar)


這是等離子和以太層,在地球成為監獄期間那裡大部分是這個狀態。

他試圖找尋但沒發現那裡有恩典,到了最後他向神祈求幫助。幫助來了,他被一些被光環圍繞的人救起。

他們把他帶到一個美麗的城市:

美麗的城市

美麗的城市

關於這些城市 柯博拉 Cobra 曾說過:

"實際上在更高的星光層,有一些光之區域,如果有足夠高的振動頻率人們死後可以去那裡。那裡有美麗的庭院,建築,環境。但是這些地方仍然和隔離地球有聯繫,人們遲早不得不回去轉世,因為執政官仍然控制著他們。"

我們在這部電影裡清楚地看到這個控制系統。這個城市被墻包圍:

控制系統

人們走不出去,他們被強烈勸止這麼做,如果他們(強行)出去,就會傷痕累累地回來。整個城市的結構和等級制度就是讓人轉世,實際上這是提供給人們的唯一選項。從來沒有人提起搬到另一個不同的行星,甚至待在星光層。那些嘗試找一條不同出路的人更被羞辱和被認為是"不夠靈性",因為這些人"不服從神聖計劃"。




再強調,柯博拉 Cobra曾描述過這個情況:

"那些在以太層的光明勢力的嚮導也受到執政官操縱,他們一般是想做好事但被洗腦,就跟現實世界的靈性導師一樣,情形非常相似。"

這也與我們在現實醫療系統所見的很像。很多醫院的醫護人員是好心的,然而他們被洗腦每天都在(用藥)毒害病人。

在這些光之城裡,人們被告知為了解決他們的個人問題和靈性進化,他們不得不轉世並做一個特別的轉世規劃來重演這些問題。這個規劃就是一份契約,聲明他們同意在轉世過程裡忘記一切,同意在下一世經受的苦難。這是基於錯誤的業力教導,我在以前一篇文章裡解釋過:

"很多編程是執政官創造出來替邪惡辯護。比如業力法則,用這個例子來陳述就是,如果我打破了我朋友的碗,那麼宇宙會安排某個人來打破我的碗,這是為了向我"教導"我的行為產生的後果。這意味著宇宙又會派某人來打破那個打破我的碗的人的碗,如此反覆。這是完全的捏造,與真正的宇宙法則沒有關係,因為如果這個說法成立,那什麼問題都無法解決而苦難會一直下去。真正的宇宙法則是寬恕和慈悲,這是那些有真正連接的導師們所教導的。

源頭的意志是,如果有人做了(對他人)有傷害的事,為了再次顯化真實的自我他們應該得到充足的療愈。涉事者之間可能需要一些能量的再平衡,比如誰打破了碗,可以買一個新的賠償給擁有者,或者做其他事在能量上補償。或者碗的主人僅僅只需原諒,源頭無限的富足就會自動地再平衡。不是從打破碗的那個人身上奪走什麼,而是給雙方所需要的。資源和富足是無窮的。"

人們在地球監獄了簽了很多其他合約。首先在亞特蘭蒂斯末期,很多人類(不是星際種子)被黑暗勢力哄騙和承諾給予財富和權力,用來交換植入物的放置和契約的簽訂。後來行星上的衝突如此激烈以致光明勢力要撤退,黑暗勢力把行星圍起來建立監獄,阻止人們出入。在帷幕裡的人被迫與黑暗簽訂契約,接受苦難,接受黑暗勢力提供的條件,接受他們不會得到光明勢力的幫助等等。

然後在我們的現代生活裡,很多契約和協議來自陰謀集團。最重要的協議是出生證,實際上這是政府擁有的財產契據,聲明他們擁有出生名字的版權,因而他們擁有在這個名字下所註冊的一切。這就是為何在世界任何地方你不可能獲得你的出生證,人們只得到證件的摘要副本。

所有這些合約的重點在能量,得到人們的簽名就是給黑暗勢力提供養料顯化他們想要的。

移除這些合約的解決方法也是能量。我們是有主權的光之存有,源頭的化身。源頭的意志在造物裡最為強大,它想讓我們獲得自由。我們沒有被任何與源頭分離的瘋癲合約所束縛。聲明我們的自由意志來撤銷那些合約,我們就能從中得到解放。這不會讓我們馬上逃出地球監獄,因為自由意志在這裡沒有得到充分尊重,但這會在我們的能量場中增強光的流動,很好地幫助保護我們。

在以前一次柯博拉 Cobra 會議中,他給我們分享一個撤銷合約的方法,我在這裡說一下。他建議我們寫下這段話,充分地結合我們的意圖,大聲地宣讀,並保存好這張紙。

"以我是我所是的名義,以我是神聖靈魂臨在的名義,以所有光之揚升存有的名義,以銀河聯邦的名義,以銀河中央的名義,我命令撤銷和作廢我以前,現在和將來的,在我的任何存在部分與黑暗勢力之間簽下的所有合約和協議。所有這些合約和協議,以及它們影響現在完全從我的現實中抹去。我現在是自由的,我整個存在的所有業力現在也被抹去。

從現在直到永恆,我都是一個自由的有主權的光之存有。誠心所願,因而所是。
在光照耀下*簽名* "

銷毀你與黑暗勢力之間的靈魂契約最新版
如果是我就馬上做這個!不做對不起自己啊!銷毀你與黑暗勢力之間的靈魂契約!


我極力推薦各位做這件事,這對我們個人會產生非常強大的正面轉變,越多人這麼做,黑暗勢力維持地球監獄的養料就越少,"事件"會更快並且全部人的解放將會到來。

光的勝利

光的勝利!

翻譯:erttq0101
原文:http://recreatingbalance1.blogspot.ch/2015/12/ending-contract-system.html


大編觀點:因果法則不能跟業力法則混為一談,這兩個是不一樣的概念。「因果業力」本身就是一個很陷阱的拼湊詞,因為「業力」是陰謀集團創發的概念(類似欠債還債),他們故意把業力和宇宙法則的因果(發出甚麼得到什麼)拼在一起,讓人們搞不清楚。基於「相信即看見」的道理,他們利用使人相信業力的因,去創造人們體驗業力的果,目的就是讓人們被持續的困在地球。業力是可以被體驗的東西,但這不是絕對的實相。

沒有業力,只有因果,做任何事情都有後果,只需要承受後果。

分享巴夏的解釋:

問題: 我想知道,那些發動戰爭的人,會造業嗎?

巴夏:每個人的業力都是自己選擇的。業力與審判無關。業力只不過是你曾經體驗的能量的延續和平衡,而如今你想體驗對立的能量來平衡它,以便你能創造一份融合,對“兩邊”都獲得理解。
業力不是審判,而是一份欲望,想要達成極性融合的欲望。體驗一件事情,並體驗它的反面。

問題: 是的。這樣一來,美國不是逃不掉被炸了?

巴夏:很多業力可以通過許多、許多方式來達成。例如:好比說,一個人在一世裏選擇做一個殺人者,下一世裏,如果他們渴望體驗該事件的極性融合,並不是說他不得不被殺。他可以幫助另外一個懷有殺人意圖的人放棄其打算從而平衡該業力。當然他也可以選擇與上一世的受害者互換角色,以體驗對方被殺的感受,並讓對方體驗殺害的感受。要獲得對極性對立能量的理解並不是說非得正好是對立的極性體驗。

問題: 是的。如果一個母親來到你面前——這在電視上曾經有過報導——比方說一個孩子被性侵,折磨並殺害,你會對這位母親說些什麼?

巴夏:首先,要知道在你所描述的任何類似情形中,可能有多種原因造成了那些個體所經歷的狀況。存在著一般的基本的原因,但具體的事件發生的原因還是與相關的個體有關。通常,那些個體是在演出來自另一世的轉世劇的角色互換,“現在換成是你了,感覺如何?”再一次的,這並不能成為該行為的藉口,因為沒人必得做出那些行為。所有的業力都能以正面的方式平衡。只因你們社會沒有完全覺醒於這一事實,所以在你們的“噩夢”裡你們不斷以負面方式對彼此造成這些傷害。

但很多時候也與該個體的父母有關。因為當一個個體決定降生時,要知道它在做決定的時候可不是一個“孩子”。當那個存在將自己投射到一個小孩的肉身中時,它也“實質地”(“進入實相”)反映出其父母內在的恐懼。所以那個小孩可能會說“我知道這對你們來說可能很艱難,但我將演出某個劇情來展示給你們你們內在懷有的恐懼,關於自己的安全,關於你們的整合,關於你在世界上的位置。經由讓我的肉體在此事件中死亡,我會向你們展示,你們所生活的世界並不是你們想要的,你們能夠做些什麼來改變它。”很多時候你們世界裡的人會保持無動於衷,直到他們親眼目睹了無法容忍之事。所以,很多個體會選擇出生演出這樣的劇情使得人們放下他們的“麻木不仁”,做些什麼以反思你們社會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並改變之。能跟上嗎?

問題: 是的。

巴夏:有很多原因。但再次的,靈魂是永生的,是無限的,不是說那些事情“必須”發生,我們並不容忍那些事。但終極而言,靈魂最終並不被任何行為所影響,無論什麼行為。你們每一個都擁有力量擁有能力。許多人認識到,有時候你會有意地選擇那些事件,那些特定類型的互動,因為你知道你是永恆的;因為你知道你有力量穿越它,許多時候你這麼做是出自對他人的愛,幫他們睜開眼睛看到正在發生的事。能跟上嗎?

問題: 是的。是的,明白。


巴夏:再次的,如果你從你是自己實相的創造者,以及你是永恆的存在這一觀點來看你的問題,你可以明白幾乎一切問題,如果你從那個角度來看的話,任何事情的發生的確都有一個原因,宇宙不是“無意義的”,也不是“不相干的”,並不存在“無意義的創造”。無限造物沒有把它造成那樣。因此,信任那些發生在你們實相中的事情,那些你們目睹的事
的確有一個目的,的確有一個理由。如果你從那個角度來看,從這份信任出發,你將能夠收集到某些事情發生的原因。信任它,它就會甦醒。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