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密者][柯博拉(Cobra)]2016年紅龍大使聯合訪談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柯博拉(Cobra)訊息

柯博拉是昴宿星人轉世到地球的某個人類,他從小就記得自己與昴宿星的深刻關聯。Cobra 是他的代號 ( 由Compression breakthrough” 壓縮突破”而來) 。其與昴宿星人一直有面對面的直接接觸,他是抵抗運動(對抗陰謀集團的組織)官方的公開聯絡人。柯博拉有著非常驚人的宇宙知識,而且有非常高的連貫性和邏輯性。也有非常可靠的訊息來源,也是本站訊息來源的基礎。內容刺激驚險,比科幻小說還好看,真相比科幻小說更離奇。第一次了解的朋友可抽空補充:柯博拉訊息推薦清單



還沒讚好嗎?馬上讚好柯博拉訊息專頁! 
內容簡介:人工智能、執政官、自由意志、債務奴役制度、複製機、超光速粒子能量、量子傳輸和物質化、蟲洞、帷幕等等

(主持人)路易莎:大家好,歡迎來到金魚報告。我是路易莎,你們誠致的主持人。我們今天有一個非常特別的《金魚報告》給你。這是外星政治圓桌會議的第三部份,今天的焦點是創造我們的新社會。在討論過程中,我們將理清這一點。我非常興奮邀請到特別的嘉賓‘柯博拉’,非常感謝你加入我們,並歡迎你來到我們的《金魚報告》。

柯博拉:非常感謝你的邀請。我期待著這個令人興奮的討論。

路易莎:我們有艾爾弗雷德,感謝你今天加入我們。

艾爾弗雷德:非常感謝你,我很高興能在這裏。

路易莎:我們也有馬柯斯陸軍上尉和他的伙伴尼科爾(他也通過WOLF電台加入了我們),謝謝你們的加入。

馬柯斯:謝謝你。很高興能和這些非常重要的貴賓一起,他們對人類非常重要。我很高興和榮幸與大家一起討論。

路易莎:當然,我們也歡迎我們親切的東道主,紅龍家族大使,歡迎大使。

紅龍大使:非常感謝你。歡迎所有的嘉賓。

路易莎:我想從Youtube視頻《人性的消息》開始,這是著名電影大獨裁者的明星‘查理 ·卓別林’,在其電影中的演講。好讓大家由同一話題作為起點,展開我們今天的討論。


 關於大獨裁者的演講

        我很抱歉,我不想成為一個皇帝。那不是我的事。我不想要統治或征服任何人。如果可能的話-我想幫助每個人(包括猶太人,英國氏族—黑人或白人)。我們都想互相幫助。人類是這樣的。我們想要為彼此的幸福而活-不是為彼此的痛苦。我們不想互相憎恨和鄙視。在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有房間。美好的地球是豐富的,並可為大家供給生活。生活的方式可以是自由和精彩的,但我們已經失去了那種方式。貪婪毒化了人的靈魂,用仇恨分割了世界,我們踏著正步走向窮困和殺戮。我們發展了‘速度’,但我們已把我們自己關在其中。

       機器給我們留下了幻想。我們的知識使我們質疑。讓我們聰明,努力和無情。我們想得太多,感覺太少。比起機器我們更需要人性。比起聰明我們更需要善良和親和。沒有這些品質,生活將是暴力的,一切都將失去……

      飛機和無線電讓我們更加緊密的聯繫在一起。這些發明的天性為人類的善良吶喊,為世界兄弟情誼吶喊,為我們所有人的團結吶喊。我的聲音正通過無線電波傳達給世界各地數百萬絕望的男人、女人、小孩,這些系統’的受害者。'系統‘折磨和監禁著無辜人民。對那些能聽到我的人,我說-不要絕望。窮困是暫時的,只要不再貪婪﹔痛苦是因為人們懼怕進步。人們的憎恨將過去,獨裁者死了,他們從人民手中奪走的權力將還給人民。一些人死了,但自由永遠不會滅亡。

       士兵們,不要把你交給禽獸,他們鄙視你,奴役你,控制了你的生活,控制著你做什麼,想什麼,感覺什麼。他們像牲口一樣操練你,喂養你,把你當炮灰。不要把你自己交給不正常的人和機器:機械化的意識和心態。你不是機器。你不是牲口。你是一個人!你心裏有人性的愛!只有不被愛的人才會憎恨。無愛和反常。士兵們,不要為奴隸制戰鬥!要為自由而戰!

       在聖經第十七章裏寫著:“上帝的自由就在人之內!”不是一個人,不是一群人,而是所有人之內。在你之內。人們(包括你)擁有創造機器的權利。有權利創造幸福。有權利使生活變得自由和美麗,變得精彩和刺激。
       然後以民主的名義,讓我們使用這種權利,讓我們團結起來吧。讓我們為新世界戰鬥。一個體面的世界,將給人們工作的機會,給你未來和安享晚年。

       通過這些承諾,獸性膨脹了權欲。獨裁者撒了謊!他們沒有履行承諾。他們永遠不會!獨裁者自己享有自由,卻把人民淪為奴隸!

       現在,讓我們戰鬥來履行承諾!讓我們為世界的自由而戰!消除國家壁壘,消除貪婪、仇恨和狹議。讓我們以世界的名義,讓科學和進步引領所有人的幸福!士兵們,以民主的名義,讓我們團結起來!


路易莎:哇,非常感人。這是一個偉大的開始。提醒了我們人性的共同點。在我們心中,運用同情心和愛,共同去建立我們的新社會。我希望這段視頻演講觸碰到你們每個人的心靈一點點。因為我們想要人性更好,這是為什麼我們今天在這兒的原因。因此,我們來理清它。你需要體驗它,在音樂中用心去感受它。我想選擇和討論視頻中的一段引用和圖像。“上帝的王國就在人之內”。讓我們從柯博拉開始。柯博拉,這句話不是新的表述,但我想我們不得不以不同的方式去看待。在你的冥想中,你會談到有什麼相關?例如走向內在,打開我們的脈輪。柯博拉你可以開始對這個陳述作出回應。

柯博拉:我的觀點是,如果你走向內在,你會發現所有答案。你會發現所有指引,你會理清,像我們說的,完全理清顯化我們的新社會。首先要走向內在,再延伸到外界視覺,顯化它們到物質界裏。因此,我們首先需要向內,然後我們需要延伸到外在世界,從內開始改變。

路易莎:為了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人性的能力被人工智能和執政官劫持?

柯博拉:我會說有敵對勢力試圖劫持轉變進程,並試圖劫持自由意志。但在這個星球上的每個人加入這一現實進程,其最初的決定是自由意志的選擇,我們簽了合同。我們需要取消合同,並重新使用我們的自由意志。

路易莎:我們如何取消合同?

柯博拉:簡單講,通過自由意志對此說‘不 ’。我們不想再這樣下去,我們想要一個不同的世界,我們想要一個不同的現實。很簡單。這也是為什麼人們正在醒來的原因。為什麼我們建立了大量博客,開始發生了大量行動和反應。從現在開始,世界各地都在說‘不’。我們不需再同意這個合同,我們可以改變它。

路易莎:所以,我們需要自我授權?

柯博拉:我們可以的。如果我們知道了我們想要什麼,如果我們知道了我們的幻象視界,如果我們意識到我們可以實際地理清顯化新世界﹔這就是我們可以去做的事情!這需要點時間,需要些毅力,但這是可以去完成的事情。也將被完成。

路易莎:謝謝你柯博拉,有一個研究員名叫“瑪麗羅.德威爾,最近接受了我們金魚報告的採訪。她出了一本書叫《新人類》,基於我前面提到的相關系統工作研究。 “新人類”的靈感來源於她對現在的年輕兒童不可思議的能力的研究。他們回憶起了非地球語言,記憶起了我們還沒有能力掌握的工程技術。他們有能力與‘仙人’溝通(異次元體驗)。他們晚上去到飛船上學習各種技能(像飛行等)。這兒發生了什麼,柯博拉?是我們DNA升級了嗎?這會幫助我們顯化嗎?

柯博拉:不只是DNA,這是一個整體的內在轉變。不只是物質身體。還有我們的情緒體,我們的意識,我們的感知,我們的人格,我們與源頭的連接能力,與高我的連接能力。所有這些都在轉變,這是宇宙進程的一部份。

路易莎:在上次外星政治圓桌會議上,柯博拉,你曾說過﹔我們將進入第四和第五維度,我認為是很有趣的,你說的是,我們正在努力解決在三維思維方式存在的問題(三維思考並非真的有用)。現在,我要帶上馬柯斯上尉,他也認為事件很近了。我不知道馬柯斯你說的‘事件’是否和柯博拉說的相同,我認為你是。馬柯斯你想解釋一下你作為一個遙視者,對事件的理解嗎?

馬柯斯:是的,今天與大家見面是一種莫大的榮幸。星期日我有一個很清楚的視覺幻象,真的震驚到我。我是一個銀河指揮官,我乘坐一架飛船離開那兒,處於太空中。我有幾個120000英里寬的飛船,比木星更大。我看見一個大型飛船的視覺幻象,與我的相比,它更像是一道黑色的光束。此時太陽看起來像一枚硬幣。我與其它通靈師確認了這個視覺幻象,包括和我一起的尼克爾,另外在摩洛哥的杰西卡。情況如此,而且飛船中的存有,是我以前從未見過的。他們有自己的外殼,他們有大爪子。且他們的臉都是黑色的,對普通人來說會很可怕。但我並不怕這些。我是擔心當它們到來時會發生什麼事?(我所在的飛船)‘存有’他們告訴我陰謀集團將用那些巨大的(黑色)巨型飛船去驚嚇地球上的人類。但那不是(我所在的飛船)他們到這兒的原因。他們來的原因是移除行星上所有陰謀集團和負面實體。他們告訴我這是審判日,就是人們期盼的事件。他們來這兒移除所有負面實體,包括制造了問題的人類和囚犯。他們都將被移除。然後,他們將清理大氣,被污染的水,移除所有化學物質,就像從未存在過。我希望這些真的發生。

路易莎:這非常有趣,因為他們似乎有技術能做到這些。且有其它人出來聲稱外星人已經在這兒,且一直在這兒,事實上他們多次阻止了地球上核大戰的發生。我讓艾爾弗雷德跳入進來。我們有很多問題要克服。在顯化我們新社會的進程中,艾爾弗雷德你怎麼看待社會中的改變?不僅僅是媒體報道的那樣。從你的法律和外星政治背景角度,怎麼去顯化我們的新社會?事件是否會像馬柯斯柯博拉描述的那樣發生?在行星上會有一個全社會級別的大轉變嗎,你怎麼看,艾爾弗雷德

艾爾弗雷德:嗯,有很多問題可嵌入在你的問題裏(交叉)。首先,不存在某一邊,或在馬柯斯柯博拉之間的情況,他們說的都會發生。我們可以帶來客觀的科學依據,去預期和支撐。他們說的我相信都是正在發生的。這些直接被我們在外星政治方面的實証研究所証實。我會先說到馬柯斯的。如果我們回到2010年,斯坦利.富勒姆路的情況,他是一個終身效力於NORAD(北美防空司令部)的官員,出生自加拿大的溫尼伯。是我的同事。他在NORAD的職責是,當每次有不明飛行物入侵北美防空司令部領空時,派遣噴氣飛機進行攔截。所以他熟悉那些協議,熟悉UFO,熟悉不明飛行物次元。他退休後,他被先進的異次元存有接觸。可能是來自第七密度的靈魂體,說是他想讓斯坦利與區域銀河治理委員會接觸。那個靈體是來自α-半人馬座,天狼星人。而其它銀河治理委員會的人,同時負責智人項目,我們被作為一個樣版。他們真的是在宇宙層面負責這個星球畜牧業的人。不是對精神方面,而是對整個靈魂層面的負責。當時,他們過來與斯坦利進行熱情不斷的溝通,這一切都記錄在他的書中。他們告訴斯坦利,他們將在2010年10月15日在紐約城出現。他們隱身的艦隊選擇紐約顯形,是因為紐約是通訊中心,有世界金融和世界性政府影響,紐約的人口很開放,他們不會被嚇壞。

如果你去exopolitics.com(外星政治網)看看相關文章,你會發現人們以38度角仰視,在麥迪遜大道,他們期盼著艦隊在那天顯形。斯坦利富勒姆路2010年早期出了本書,說艦隊會在2010年10月15日於曼哈頓上空顯形。而所有人在外星政治網評論說,斯旦利讓你發瘋?你知道那些預言此事的人發生了什麼,他們受到了猛烈地攻擊。

那麼,2010年10月15日,艦隊果真顯形飛過曼哈頓上空。當然,有反間諜部門站出來說:“哦,那就是汽球!”你知道,反間諜部門總會出來辟謠。那麼,為什麼是2010年10月15日,因為第二天就是聯合國外層空間委員會會議。他們把會場從維也納基地搬到這裏。他們的理事(一位女性),發表了演講:這就是當地球遇上外星文明時,我們要加入的協議﹔這就是為什麼,會在2010年當天有這種級別的互動。他們是非常先進的。當時他們告訴斯旦利,那就是他們的游戲計劃。銀河艦隊,一旦地球四密度安全地打開,他們就會進入公眾視野。理想的門戶我認為會出現在2025年,也是四密度門戶開始出現的時機…..而五密度為另一門戶,他們將登陸,並在聯合國發表演講,非創傷性的。然後,他們將繼續,正如馬柯斯上尉所說,他們會清理環境。這一切都被安排好了,在斯旦利書中可見。

我隨後進行了一系列的採訪,在平衡的2010年裏。他進一步預計十二月在倫敦、莫斯科會有目擊,至少其中一處會有。
然後負面勢力,可能我猜是國家安全局,中央情報局,軍情五處之類,介入以急性胰腺癌名義暗殺了他,他年底就死了。我在斯旦利患癌去世之前得到了與他最後一次的採訪機會。
誰還有書面証明或者照片應証呢?我們有蘭迪.基切爾,他是曼尼托巴大學的碩士學位研究生,才華橫溢,與居住在附近的斯旦利是同行。他或許是一個不明飛行物研究專家。因為在加拿大時他就理解了異次元實體,就像理解堅果和螺栓一樣熟悉。我們一起和斯旦利作了多次採訪。蘭迪還獨立採訪了關於紐約UFO、倫郭UFO、莫斯科UFO的話題。不僅如此,還重點談了耶路撒冷UFO飛過清真寺圓頂上空的事件。很顯然,他們是想表達調解伊斯蘭和基督教之間的矛盾。那就是他談到的部份。

後來摩薩德介入的言論,有人說他是蓄意混淆視聽,但我們不能指出它是摩薩德操縱。
現在,我可以準確地記錄科學文獻了。柯博拉說過移入四和五密度揚升,我們從2012年來看,間隔是從2012年至2025年,每一年都很重要。或者我們進入了東方傳統的瑜珈時代,長達25800年之久。隨著臨界點到來,我們即將進入。
這是從卡利瑜珈進入塞提瑜珈時代,它已在門戶中,這些在西方世界已知道了。 從柏拉圖時期到東方永恆時期。

柯博拉說過,走向內在。因為揚升是內在的,不是外在(注:這裏指內在重要性,並非唯有內在,仍需內外兼修)。這裏通常是第三密度和四密度之區別,就像為靈魂準備的洗衣機。
你知道,洗衣機完成清洗的周期,洗滌、漂洗、自旋脫水,那麼,三密度就像洗滌周期,四密度就像漂洗周期,然後五密度就像自旋脫水周期。

所以,馬柯斯說的關於艦隊的到來和驅散邪惡的靈魂,是的。因為服務自我的靈魂不能提升到四密度,所以他們會被驅散到第三密度的行星。其它的會完成洗衣機般的周期而提升。如果你以全宇宙的視角去審視觀察,我們所要做的就是制定基於科學的宇宙模型。多元宇宙和全宇宙他們如何相互作用,並形成一體化的系統。基本上是為靈魂創造與發展服務。

路易莎:哇,艾爾弗雷德你的視角很遠大,作為未來主義者,這就是你做的,給了我們更大的視角透鏡。那麼在我們今天的空間,專注於顯化,我們需要做什麼來顯化我們的新社會,家庭工作,農業食品。讓我們談談這個,以便我們可以一起顯化它。我來問問紅龍大使,關於新的金融體系。很顯然,我們的舊金融體系已不能運轉。大使,你認為向前邁入新金融系統最好的方式是什麼?我們還需要錢嗎?

紅龍大使:我相信對於服務和商品,無論什麼,我們仍然需要某種交易形式。因為我們仍然會獨立發展。所以必須去平衡。不幸的是,我們目前的體系是建立在罪惡之上的。我不知道你們是否多數讀了聖經和古蘭經。世界是顛倒的,興趣成了一種罪惡,上帝創造了戰爭。因此,我認為我們需要一個巨大的金融體系改革,我們需要這個世界展現在新的金融體系統中。

國家需要聽到真實的民意。今天你看到的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基本上是美國和歐洲創建,但世界上其它地區都得聽從IMF的決定。我不認為它能代表組成國際社會的其它地區。我們經常聽到人們談論美國和英國聲稱他們代表了國際社會,每一次他們談論國際社會,它就是指的英國和美國。我認為,這種類型的意識必須被移除。我認為,像印度、中國、俄羅斯和許多其他國家、大群體都是很重要的。他們的人口、民族和生產能力,成為最大的資本,也成為美國和其它國家貸款的最大擔保。

我們需要找到某種真正的和解形式,和適當的審計,及明確的方式向前發展。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接下來幾個月內,我們會看到債務免除啟動。
我相信,我們會看到貨幣在某些地方的流通,其真正的價值匯率變得穩定。現在我們已經在第三次世界大戰的舞台上了,正如我們所說的金融戰爭已經發生。
人們熟練操控貨幣作為戰爭的行為。我認為我們需要坐下來,我們需要由西向東轉換,因為東方是主要人口聚居區。我們應該有一個以人民為代表的世界,不是只代表少數寡頭控制一切。
正如我之前所說的,你可以看到土耳其政變未遂。但這正是我呼吁的,從我做起,人們應該負責並剝奪其犯罪的政府。但現有情況下,看起來只能是盡最大努力地採取隱蔽的行動,有權去執行反對意見。但我們作為國家應該團結起來,人民應該團結起來,去對抗我們星球上所見的暴政和荒謬行為。

現在,美國有一個選舉,基本上是對人類的侮辱。你只有兩個異類,一個是害虫,另一個是霍亂,這就是你必須選擇的。無論你選擇誰,你都將自己置入地獄,當這種情況發生在人們的面前,人們也無任何反抗,人們只是推動黑暗議程。他們仍然是被輕易控制的無知群眾,無論你怎麼稱呼他們。他們只是試圖生存,沒有去思考他們的權力,也沒有去執行,沒有為他們的權力發聲。

我認為,我們作為一個群體和世界居民需要承擔責任,這是很重要的。聯合與截持系統很長時間的小部份精英集團進行戰鬥。舊系統已失速很長時間,正在被推動進入新的繁榮時代,我們可以輕易面對自由意志的時代。

我們有國民,我們有政府裏的人都很擁護世界人民。我們只是有一小群人(我們稱為北大西洋恐怖組織或者稱之為北約),不斷想讓世界處在核戰爭的邊緣。我認為我們需要打擊這類領導人的信心。我們有金磚五國通道,但這也不過是羅斯柴爾德家族的重演。直接上演在人們面前,而且大家都買了帳。我認為這些實體是在和我們玩游戲,看看在我們醒悟作出反應前能推動我們多遠!如果我們沒有反應,我們將被這些人再次奴役,被人造種族再次奴役。這就是問題所在。我們作為人類不得不團結起來,創造出更高的意識。我相信這最後幾週,一些步驟被採取﹔我希望我們為更好的社會,為我們所有人已做好相應準備。
但是,接下來,你會遇到虛假信息代理人,人們活在瘋狂的幻想世界裏,要求這、要求那。他們也會被支持去做這樣那樣沒有實際支撐的事情。然後,你會遇到有人聲稱他們是龍之家族的代表,或者就是龍之家族,告訴你猶如迪斯尼般的故事。我認為重要的是,我們必須非常仔細地辨別你從媒體和別人那裏得到的信息。因為大多數,你看到的或從別人那兒得到的,依我看來98%都是不幸的廢話。
但是如果我們要取得成功,我相信人類在生存期間,有許多時間,走到一起,打敗邪惡,團結一致,使事物變得更好。我認為現在是時候開展一場革命了。我希望我們進入一個新的維度或更高的理解,雖然我們還沒有見過足夠多的証據。我希望這很快發生,因為這可以拯救行星上大多數人。我認為我們需要立即行動,我們不應該坐在椅子上,想別人來帶給我們驚喜,我們需要自己尋求驚喜。這是我的個人意見。

路易莎:謝謝你大使。一個有意思的事情關於錢這個問題,你知道,錢真的使人腐化,不幸的是,這是一種像雞和蛋,哪個先來的問題!人是在精神上先破產、腐化,還是開始有著良好意圖,後來才被金錢權利腐化?柯博拉,有沒有其他的沒有貨幣體制的行星系統?那麼,他們又是如何處理像大使說的物品交易?有另一種選擇嗎,柯博拉

柯博拉:基本上,我們行星上的貨幣系統是從獵戶座星系(參宿七)系統導入的。它是一個債務奴役制度,實際上是用來控制人口,這絕對是可以忽略的。當控制勢力被移除,沒有人能抑制先進技術。人們將有能力用原始‘以太材料’創造出任何物質。因而,我們會有複製機。當有人複製金錢作為交換方式,將失去其價值﹔因為每個人都會有一個複製機,能夠在家裏實現任何需要。交換的真正價值是我們自己的本質,我們自己的存在。而在整個宇宙更先進的文明中,這種交流是作為愛的行為而發生的。這不是一件需要被測量的東西,因為有豐盛的一切。

這個星球上的貨幣體系是從缺乏的角度被創造出來的,是不充份的表現。而不充份的唯一原因是有人正在抑制行星表面豐盛的流動。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被隔離。當行星隔離被解除,豐盛的流動將流經整個人類。我在這裏講的是包括身體和精神上的豐盛。當豐盛的閘門被打開,就不再需要錢了。

當然這不會在事件後立即發生。將有一定的過渡期,但不會很長。將在人們整合變化過程,並處理好所有釋放的信息後,獲得並使用複製機。因此,在行星通過整合進程後,在任何形式或形狀上,絕對不再需要錢。

路易莎柯博拉,你說的這些都是分子的複製機嗎,你具體指的是什麼?

柯博拉:這不僅僅是分子複製機,他們實際上可實現任何物理項目的藍圖,將藍圖顯化為物理層面。

路易莎:因為技術是我們今天想涉及的明確主題,所以,談到這個主題我們會多說一些。比如像量子轉輸,我們想要這樣的技術,我們想要自由能源。在我接觸你‘柯博拉’以前,你所說的這一切都是新聞。盡管對於柯博拉來說,這都不是什麼新聞了。而且跟隨柯博拉的人都已經知道什麼是超光速粒子。但是,這裏有一個非常著名的和倍受尊敬的理論物理學家“MichioKaku”,談到發現“力主宰一切”。他提到“超光子”是‘理論粒子能’,可以逃出宇宙束縛,以及逃出物質粒子之間的真空﹔讓一切擺脫周圍宇宙的力的影響,而獲得自由。通過“MichioKaku”的發現結論,我們生活在矩陣中。柯博拉,你能否對此發表評論,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這個嗎?

柯博拉:是的。當我讀了這篇文章得知,它實際上就是我講了多年的超光速粒子能量。這一切都是我很熟悉的,這是一個很好的來自於‘弦理論之父’的確認。所以,我會說這是軟揭露有趣的方面,主流科學是慢慢開始接受一些之前不接受的事情。因為之前的傳統物理主義立場是不存在超光速粒子。它們不存在,是因為狹義相對論,認為它們是不可能的,沒有什麼比光速更快,這是傳統物理學的魔咒。現在我們又離真理更近一點。當然任何一個懂得精神連結的人都知道,光速不是宇宙中的最高速度。

路易莎:是的,當然,對於那些懂心靈感應術的人已經知道這個了。就是通過心靈感應我們知道了‘光速最大’不是實情(柯博拉:是的,確切的)。確切地UFO飛船以超光速旅行。我夜裏躺在我的屋頂仰望星空,我看到那麼多東西飛得很快。雖然我在大市區離機場不遠,但這些都不是飛機。我知道它們都不是飛機,因為它們真的像星星一樣高,有穩定的光。有一對兄弟被稱為表兄弟,擁有月亮網站,和優土布頻道,他們最近與一個家伙號稱要共同召喚UFO出現。可以充份肯定的是,兄弟倆通過視頻記錄了他們與同伴通過心電感應召喚出UFO的過程。那同伴聲稱我們都能做到這個。我們正在談論到科學家沒告訴我們的。人們認為這些都是非常遙遠的期待。但以太空視角來看,我們現在即可創造,思考並顯化更好的世界。讓我們先通過柯博拉看看,有何評論,在我訪問馬柯斯以前,因為馬柯斯曾在51區工作時與飛船有量子-心電感應的經歷。柯博拉,我們能否來談談量子轉輸?

柯博拉:是的,當然。量子傳輸和物質化,是同一進程的兩個方面。我會說這是宇宙時空場形成的,並且所有宇宙中的先進種族都知道如何做到。而當我們有了第一次接觸,當我們與星際兄弟姐妹們發生聯繫時,這些就會是我們每天的現實,這就是我們的將來。

路易莎:那麼你是說該技術已經存在。但不是歐洲核子中心的研究部份。我理解正確的話,這是一個信息的單位分解,它們以一個特定的順序轉輸,這樣就可以在接收端重新組裝?我知道這是非常初級的描述,而我們試圖讓觀眾覺得簡單易懂。柯博拉,那是如何工作的?歐州核子研究中心正在做什麼?

柯博拉:不,歐州核子研究中心是粒子加速器,不是量子傳送機。它只是試圖使粒子盡可能接近光的速度,用非常高的能量來檢測由傳統物理學預測的理論粒子。這不是量子傳輸機。量子傳輸是一個過程,當你實際上把物質推入一個異次元虫洞,這個物質仍是正常完整的時空連續體。得到傳送,再進入另一個時空而已(沒有被分解)。通過另一個門戶,這個物質(信息)經過蟲洞旅行,物質(信息)最終完整到達它的目的地。我會說在不同的維度,不同的現實。它基本上是一個非常簡單的過程,每個人都能在‘事件’後體驗到這個。


本段翻譯:TYLOR

路易莎:你說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過程,然而我們一直都被剝奪了這個能力,我感覺到我們很久之前就應該擁有這個能力了。你感覺到人類準備好了嗎?還是說你過去感覺到有什麼真實原因導致獲得這個能力的較長延遲呢?

柯博拉: 人類過去一直都是準備好了,問題在於人類是被操縱的。獲取信息是受限制的,但當人類通過這個整合過程而獲取所有基本資訊後,他們會變得很敞開而容易接受新的事物。我會說,超過90%的人類對接受嶄新的先進科技都絕對沒有問題,這些科技會擴展他們的視野。

路易莎:謝謝你,柯博拉馬柯斯,關於整個心靈感應的概念,你有在一份金魚報告中做過解釋,能夠和這些回收的光之飛船溝通。在較早之前,你曾經向我們展示過一些你已經繪製出的符號圖片,當你在51區的時候,你可以和這些光之飛船交流。僅僅再重述一下,馬柯斯是一名運輸者,為美國政府運輸修復完成的墜毀光之飛船。當他在運輸這些光之飛船的時候,他發現他能夠通過心靈感應與它們進行交流。那麼,馬柯斯,其他有人可以做到嗎?

馬柯斯: 我僅僅知道我自己可以做到,我確信那裏還有其他一些人實際上可以做到。當51區的指揮官將我帶到S4區,並看到了一架停在第七灣區的飛船,他看著我,問我是否可以打開它。我說我不知道能否打開,我並不真的確信,但那時這艘飛船開始通過心靈感應和我說話,它告訴我具體做什麼。我把我的左手放在飛船的底部,我感覺到手中有電流的麻刺感,飛船的門打開了。我告訴指揮官,我需要進去看看,他說不行。我告訴他我需要現在進去看看,否則門會永久的關閉。於是,指揮官允許我進入飛船,我一進入飛船,我就將手放置於我正前方的控制面板上,它告訴我這樣去做。因此,我將手放置於控制面板上,它就像是一塊銀色的金屬,我不能分辨出它屬於什麼金屬,因為我們的技術與之有很大的不同。這塊金屬發送電流到我手指,並傳遍我的整個手掌,它告訴我,一大塊信息正進入我的頭腦裏,就好像是下載,我能明白這艘飛船是如何建造的,它到過哪裏,在哪裏製造的,飛船的年齡,它告訴我很多東西。因而,在我與這艘飛船接觸之後,在另一次採訪中,我說到這是一架小犬座飛船。在那時,我不能揭示出其真正身份,但後來我做到了,在你們的金魚報告中我很高興揭露其身份,它真正的是一架蜥蜴人飛船。它認出我曾經是誰,以及我從未來而來此的原因,這並不是你們的未來,我想澄清一下。我是來自所在第17宇宙,第21維度星系的未來,那是我的伙伴所來自的地方。因為當我第一次來到這個地球,我來到此是1958年,當時這個物理身體只有五歲,它出生於1953年,但我可以通過換靈進入這個身體。

我是一名銀河指揮官,是我曾經所在行星的國王。我將告訴你們關於這三艘我所拍照的飛船情況,它們實際上都通過心靈感應與我溝通。這三艘飛船底部的那一艘和我進行了通訊,它知道我,它了解我們的人。這裏有一張我在喬治亞州拍攝的一艘飛船的圖片,它在我頭頂上有200英尺高。我曾經和所有這些飛船都進行過心靈感應交流。它們知道我們的人是非常平和的,非暴力的。我們沒有發動戰爭,我們沒有參與戰爭。我們基本上都是處於平和,愛及和諧狀態。在我的飛船上,有武器,非常先進且不可思議的武器,但我不會屠殺人類,我們會發送一束信號給任何飛船,不管飛船有多大。我們會將其傳送到一個我們創建的維度,將這些實體帶入,並顯示給他們沒有暴力的生活會是怎樣。但像前不久柯博拉所說的,我們有複製機。我們將複製機送到它們的飛船,以便他們可以複製他們所需要的食物,水或飲料,任何所需要的東西…他們不能使用它而離開那裏,複製機不能做到。我有一張來自我朋友給我的一張照片,他在美國NASA工作,這張照片是一張真正的葉列寧彗星照片。它是一張有九個母船的照片,是被美國NASA的哈勃望遠鏡及其它望遠鏡所拍攝到的,實際上這張照片是從火星上進行拍攝的。我們在那裏有一個望遠鏡,是美國在火星軌道上放置的。這張照片是從火星被傳回給我們的。NASA告訴民眾說,這會是一顆彗星或是小行星,但它是如何突然踩了剎車而停下來的呢?那是他們說到的,它確實停下來,但不是那麼運作的。

路易莎柯博拉,在最近你所舉辦的會議上,你討論過帷幕在變薄,你展現出了一張天空的照片,是一個粉紅色的天空。一旦帷幕完全落下,我們會獲得更多的能力嗎?

柯博拉: 是的,當然,因為帷幕技術阻止了我們的更高能力。當帷幕被移除之後,所有那些能力將會變得非常自然,特別是對我們之中從其它星系而來到此星球的人們。我們將僅僅重新被喚醒我們內在的力量,我們會將其拿回。

路易莎:我們中的一些人在一定程度上有了這樣的能力。有不少人說:“在他打電話之前,我就知道有人會打電話給我”,或是說“我就是知道一些事情”,你不知道是如何知道這些事的,但你僅僅知道它們。艾爾弗雷德,你之前一直在討論你的書籍,我知道你已經有了你自己的有趣經歷。但是,艾爾弗雷德,我們可以發展它,正如柯博拉所說的,這個帷幕需要落下。你可以給我們講講關於這種能力。

艾爾弗雷德: 是的,那是一個有趣的問題。我們都一直監視著去看,我們稱其中的一個特別部分為“時間寡頭”,因為其應用了一種特殊技術,就是秘密時間旅行技術。自從我們處在一個時空全息世界裏,就有秘密的瞬間轉移技術和時間旅行技術,時間僅僅是帶有長、寬、高及時空維度中的一個方面。那麼本質上,你可以在我們時空全息圖裏撥打任一個位置,然後瞬間轉移到那裏。我可以非常快地為觀眾描述我們的記錄,這些記錄類似於法庭中証據法所採用的記錄方式,是目擊者的証據記錄,我們都有記錄下來。在這裏,我有一個A展示,關於《星際政治》這本書,可能已經找到了星際政治科學。這本書是1999年在溫哥華所寫,作為免費書籍進行了在線發布,從而改變了整個範式,它的軟皮版本在2005年發行。然後,這本書迅速地被CIA用秘密的時間旅行技術進行了時間穿梭,回到了至少我知道的1966年。因為,我有和主管者溫思羅普.洛克菲勒進行了一場會議,一場1966年在耶魯法學院舉行的私人會議,僅僅還有其他兩個人在現場,因為他有這本書,他們一伙隱匿跟蹤了我。時間旅行者安德魯在1971年見証了這個作為飛馬項目的一部分,並且還有另外兩個人參與包括他父親,他父親是CIA時間旅行項目的參與者,在1971年,我還是紐約市環境保護及管理部門的總顧問。我被邀請參加了一個會議,在會議上,被証明有來自國防部和CIA時間旅行部門的50位官員對我的書進行了概述。他們想看看我在1971年長得是什麼樣子,因為他們在當時知道了在2016年7月29日的那件事,也就是我會成為一個告密者,並說到他們控制了時間,是“時間寡頭”者。我會同其他一幫告密者一起進行告密活動,這就是如何讓未來變得成功。因此現在,那就是A展示所揭示的一部分真實証據。

路易莎:但最近我們討論到一些事情,對不起讓我打斷一下,他們會預先以同樣的方式來選擇好所有的美國總統嗎?

艾爾弗雷德: 好的,我現在將給出B展示。人們可以到網上去閱讀我的一篇文章,是2011年發布於澳大利亞《真理》雜志上的文章,都已經存檔。在其中,我們講述了秘密時間旅行的整個歷史。我們有親眼目擊者的証詞,這些目擊者在1976會議目睹到,老布什和小布什被選擇為未來的總統,而他們正準備成為新墨西哥州薩卡拉地區拉斯維加斯大庄園的董事長。小布什當時只有18歲,圍著房屋跑說到,“我父親和我將會成為總統”,“我父親和我將會成為總統”。我的意思是說,你要明白,那就是當他們告訴小布什的時候,小布什所表現出來的。

路易莎:你和他一起去學校,那麼你應該知道,對吧?

艾爾弗雷德: 嗯,當我在耶魯大學上法學院的時候,小布什落後我四年。迪克.切尼,這位曾經的副總統,當我還是大一的時候,他已經大二了,他後來退學了。因此,一直以來,在我的肩膀之上一直都有這兩個家伙,你不知道。甚至,“石牆事件”即將發生在我所在的格林威治村公寓,那天晚上我舉辦了一個大的聚會,因為我通過了紐約法律考試。我整個人生就是一個行走中的心理戰。你知道嗎,“石牆事件”僅僅是CIA的一個心理戰。

路易莎:嗯,在我們現實中,幾乎每一件事都是一個心理戰,是嗎?

艾爾弗雷德: 因此下一個預判的總統,我們有了大布什,克林頓,小布什,奧巴馬。奧巴馬的真實名字是巴里.索巴卡,是印度尼西亞宗教領導者的兒子。下一位即將出現的總統名叫唐納德·特朗普,在1971年的時候他們說到了他,不管喜歡還是不喜歡,就是特朗普。現在,進入到2020年或2024年,是來自新澤西州的我好伙伴。我們正指望你,路易莎,你將代表新澤西

路易莎:那是安德魯,讓我們討論一下)。

艾爾弗雷德: 這裏有2016年日常投票信息,“為你的良心投票,為了正面未來的良知,為了一百個跟隨的特定原因或建議,我準備投票給安德魯”。安迪已經準備好了,包括他作為孩童在CIA中參與的第一次行星瞬間轉移。他必須定期地去到一個DARPA前向時間基地,是在2045年,安迪已經在做的,這個行動是一個前提條件,以便讓地球成為一個類型I的文明,其消除了戰爭,疾病,犯罪和貧窮,這將會幫助提升人類到下一個層次宇宙文明,超越時空全息到第四和第五密度,這恰恰就是柯博拉所說的。那麼,這是我的信息,都在這裏,是通向天堂的階梯。整個故事的結尾是繁榮。

路易莎:那是走向最終的一條偉大道路。我也想說柯博拉也有一本書,我從網上打印下來,名叫《事件》,這是一本很厚的手冊,有一千頁。這本書經過了很好的深思熟慮,描述了我們需要經過的所有過程,以及在事件發生時所預期要發生的各種事情,以及我們相互扶持渡過轉變期的方式。柯博拉,我也必須為此給予你信任,許多工作都在這本手冊之中,我想這本手冊是經過了非常好地思考的,因為我們需要有像艾爾弗雷德一樣的遠見者,我們需要有像馬柯斯一樣的人,他有來自其它文明的經歷。讓我再說到,我們有地下文明,我們有阿加森文明以及所有其它的地下文明。我和另一個人參加了一個在線研討會,這個人與阿加森文明有過接觸,已作為我研究的一部分。似乎看起來是,如果我沒有記錯,這些地下文明很明顯沒有使用金錢,但我聽說他們有的是一種類似合作社的社區參與形式,在那裏的一天之中,會有一定合理數量的時間,就像是瑞典,在那裏會有一個有限的工作時間,每一個人都會工作但工作比較短的時間,以便每個人的需要會被滿足,你可以花費大部分時間與你的家人在一起,追求自己感興趣的去真正地實現自我。柯博拉,這對於我們地表人類而言有多真實呢?

柯博拉: 這非常現實,因為甚至現在,我已經在這個星球的地表有了可以應用的技術,這個可以幫助減少工作時間到4個小時或更少。我會說,特別是在發達國家,大多數工作可以完成,僅僅是為了維護整個矩陣。這個工作不會產生什麼價值,僅僅是維持整個狀態。這些可以實現的進步,以及可以更高效地轉變到新事物的聚焦,可以減少現在的工作時間到4個小時或更少。在事件之後,會有更多先進的科技會被介紹,這會甚至減少更多工作時間,在事件之後,工作本身不會是很艱苦的工作,將會從我們靈魂目的出發而會是帶有靈感和創意的工作,都不再會是艱苦工作。我們不需要將我們的能量放入去維持我們的物理身體。我們將會自由具有創意,能自由去實現我們真正的內在聲音和呼喚。我們不再像現在一樣被限制和束縛。

路易莎柯博拉,我也在正確地理解此,我不想去需求什麼單詞來形容這種公社,但使用恰當詞語描繪這個系統就是他們使用的,就像烏托邦,我全力支持。我想這是非常棒的,但會有一種正式的方式來描述這種社會嗎?

柯博拉: 我會說,這是後公社社會,就是靈魂家族社會。

路易莎:我明白,因此每個人正一起工作朝向一個共同的目標,每個人所需會在這個過程中被滿足,因為換句話說,為了讓衣服能夠穿在我們身上,有些人不得去種植,但要等,如果每個人都有一個複製機,那麼沒有人必須去種植棉花。但有人會必須製作複製機嗎?難道不總是會有人卷起袖子來做比較骯臟的活?

柯博拉: 這些工作已經在幾千年前被很多文明所完成了,我們不需要再重新發明輪子,這種技術已經可以被使用了,這不是什麼我們需要從頭開始摸索的工作。

路易莎:關於在地球上採礦該如何呢?我們仍然需要持續採金礦等等這些事嗎?

柯博拉: 不會,沒有什麼金子不可以複製的。路易莎:一切都可以被複製。柯博拉:一切事物。

路易莎:喔,這是我們心需要馬上在的地方。這是我們靈魂需要與這些概念進行共鳴的地方,因此我們可以更快地顯化它。因為我們值得擁有這些,我想我們已經付出了,即使我們可能不必要,但我們已經做了。

柯博拉: 我們將會通過一種完整的範式轉變。這不僅僅是一種我們將進入的小變化,這不僅僅是陰謀集團的逮捕,也不僅僅是揭露,也不僅僅是一種情報信息的釋放,正如我們所知道的,這是我們星球上一種完全的生活轉變。這是一個進入新現實系統的入口,沒有金錢,沒有爭鬥,沒有苦難,沒有二元性。這是一種宇宙的變化,不僅僅是一種在地球表面上小的清理,遠遠不止。

路易莎柯博拉,對於那些來到此星球的靈魂來說,就好像不對,從來就沒有感覺到在此是對的。每一個靈魂有他的目的,我能理解,但好像有些人比其他人在這裏會有更艱難得多的時光。那是怎麼回事?

柯博拉: 首先,有一些被選擇為目標的個體,具有很強大的潛力,控制力量想要拖慢他們的迸發。那麼在過去,有一些人已經經歷了非常艱難的體驗,並由於他們的信仰體系而重新創造自我。這是各個因素綜合影響的結果。

路易莎:當事件發生的時候,由於宗教信仰,那是要改變的,我會讓大師接下來闡述,因為他在學校成績很好,對此有很多見識,我們必須調和我們之間所擁有的信仰體系,這個事件將會幫助我們,如果那樣的話,那麼如何幫助我們做到呢?

柯博拉: 我們不再需要信仰體系。信仰體系僅僅是企圖應對太多需要處理的現實,那就是信仰體系的定義。因此,當現實改變的時候,我們不需要相信任何事物,因為我們將會經歷真正的現實,所有的信仰體系都是心智層面的概念,是用於讓我們構造的防火牆,不用去面對帶有主異常的殘酷的現實。所有這些都會被轉變。

路易莎:從馬柯斯所說的來看,這個事件好像就在我們的門口了,柯博拉,這是你要說的。因為我從你最近的會議紀要中思考到,你正說到,我們處於下一個階段,將會加速到時間。你能否解釋一下你要表達的意思嗎?

柯博拉: 我不能講述太多的細節,但我會說,在7月某種重要的循環已經完成,我僅僅開始了一個新的循環,那是在帷幕之下非物質層地球上的一次重要突破。那不是一次完全的突破,但是是第一個強有力的指示,已經觸發了一個新的階段,將會在事件發生之時完成。因為,我基本上會說,我們在帷幕矩陣之中產生了一些裂縫。帷幕技術已經開始失效了。帷幕會開始慢慢地瓦解,當這種情況開始的時候,我們離事件會非常近了。

路易莎:我們會有一種感覺,有個事件會即將到來,是嗎?或者說,它是真地將會出其不意地降臨到我們身上嗎?

柯博拉: 在某種方式下,事件會讓我們大吃一驚,因為當事件開始發生的時候,他們會非常快非常快地加速,當事件開始發生的時候,人們將不可能制訂計劃,那將是非常非常快。但之前已經有了一些跡象,還會有跡象,但如果我們談及實際突破的時候,這將會是一個令人驚訝的事件,當最後突破發生的時候,它將會立刻移除所有的障礙,這不會是一個逐步的過程。

路易莎:很好,這聽起來好得讓人難以置信。請抱歉,我感覺好像是那種紐約人,但你知道,當有些事情對紐約人聽起來太難以置信的時候,我們會產生一點懷疑,需要用我們自己的眼睛去看,去支持這個觀點,打個比喻而已。

柯博拉: 了解,當事件發生的時候,紐約人不會再那麼老於世故,這對他們來說會是一個巨大的震驚。

路易莎:我確信這將會發生。我看到艾爾弗雷德在那邊笑我,因為他知道我在談論什麼,既然他過去一直住在紐約。那是一個比較艱難獲得生機的地方。但我想讓大使現在參與進來,他一直很有耐心地在這裏等著,但我也願意邀請任何人加入這個對話交流,因為我們知道我會直接將問題拋給某些人,但我也知道你們所有人可能都對所討論的不同議題有著自己的評論,那麼可以自由加入。但大使先生,我們在此進行了很多不同議題的討論,就像我說的,你很有耐心地等待著,針對我們所討論的,你有什麼可以增加的嗎?今天,你還有什麼內容想說,而我們在討論中沒有涉及的呢?

紅龍大使: 是的,實際上我僅僅想確認幾件事情,是我上週被告知的,我知道事情正在向前快速移動,我相信可能在接下來的六個月,你們會看到我們之前從來沒有看到過的事情。因此,我想這種方式的揭露正逐漸靠得越來越近,但同時這個世界在變得更加瘋狂,正如我們看到的那些恐怖襲擊,種族主義,還有無知以及所有迸發出來各種類型的情緒。我想,這是非常重要的認識到,大多數我們正在談論的信仰體系將同未來不久到來的事情一起,會在非常大的程度上對他們造成損傷。我想,很多人都會感受到沮喪低落,受到了傷害。我相信,非常重要的是讓人們在心智層面做好準備,用辨別力去分析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我一直在為自己說話,如果我是從外面,從一位外星種族的角度去向下看人類,這並不是一個非常漂亮的視野,就可能好像是在看一種癌症在一個健康身體裏傳播。因此我想,我們必須改變我們自己,更加深入到我們對造物主的理解,與他成為一體,同時也對整個世界有一個更偉大的理解。我想,那是為什麼現在對無知和愚昧發起抵抗是如此重要。我也想,在接下來的幾天裏,向前移動到九月的某個日子,在九月之後我們將會看到很多虛假信息的升級,我們已經有很多虛假信息的代理人,他們工作在各種各樣的宣傳媒體裏,像CNN,NBC,BBC以及FOX新聞,以及所有那樣的不同組織。在一些自由媒體和自由戰士裏,我們同時也有瘋狂的人們,受到騙子的強迫,以及一些虛假信息的代理人,因此我想最近非常重要的是,當所有這些事情將會升級的時候,當所有這些陷阱將會釋放給人類的時候,他們會開始覺知,使用他們的洞察力,以便他們不會受到傷害。我祈禱並希望,我們能以一種比較好的方式經歷任何轉變,我想整個世界需要比從前更多的團結,而不是分裂。我想,重要的是剝奪一些組織的權利,他們一直很久沒有做什麼其它事情來傷害這個星球。我們是僅僅可以這樣做的人,沒有人可以為我們去做。我想,那就是今天我想最後闡述的結束部分。我們需要解放自己,需要拯救自己,一起合作,通過此我想我們就可以戰勝任何事情。

路易莎:好的,大使先生,非常感謝你。我們已經過了1.5個小時了,過的非常快,我知道柯博拉必須離開,我們可以再詢問一些結束性的評論。柯博拉,今天我們想集中在顯化我們的新社會,我知道你有每週的冥想,我也參加了。今天有一篇文章談到,古典音樂實際上是如何佔據了一個更高維度的世界,但對於作曲者和作者而言,這是一個創作音樂的行為,我個人發現這個行為在更高維度創造了全息世界。我們可以通過使用不同的技術和風格,並一同應用來顯化,將我們的能量和因果意圖融合在一起會是一個非常有力的顯化工具。柯博拉,你今天為我們大家留下什麼信息呢?關於我們該如何一起顯化新社會。

柯博拉: 其中一個重要的事情就是持有遠景。每個人對新時代,新循環,新現實所帶來的變化都會有一定的理解,感覺,直覺,或一定的內在認知。如果我們在集體的方式來保持對未來的憧憬,那麼我們將會創造共鳴場來顯化它。這就是一個原因,我在倡導集體冥想以創造一個更強有力的共鳴場,以更快的方式來顯化。

我知道已經有很多的延遲,沒有人期望這會花費那麼長時間,但我們需要保持關注。這是我所帶來的信息。控制集團一直保持這樣關注有許多世紀,這就是為什麼他們一直在奴役人類方面很成功,盡管他們內部之間有所差異並且還有衝突,他們能夠聯合力量來對付我們。但現在,我們需要對齊我們的力量來持有我們的願景,盡管我們所持有的願景會有些許不同,這些願景可能會是為了我們的新現實,為了這個星球,為了解放,為了新社會,為了新科技,為了那麼多失去的人們,為了第一次接觸,為了所有我們所需要的。不管是什麼,只要是需要,我們就要去持有。這是為什麼我們將會成功,因此我願意感謝每一位,也希望你們能度過這個愉快的會議。

路易莎柯博拉,非常感謝你加入我們。這是你第二次作為嘉賓來參加我們的金魚報告圓桌會議,我們非常感激你加入我們。那是一條非常重要的信息,我們不會低估這條消息的重要性,因為正如你說的,黑暗勢力結合了他們的能量和意圖來對抗我們那麼久,它一直那麼強大。如果人們能理解到我們有同樣的能力,但需要一起來做的話,你會說這會加快事件的到來,對嗎?

柯博拉: 是的,當然。

路易莎:這容易讓人理解。我想問一下,你願意再回來在金魚報告會議上拜訪我們嗎?

柯博拉: 是的,我願意。

路易莎:那太好拉。我也希望西蒙能加入我們未來的一場金魚圓桌討論會議,今天他本應該參加這次會議的。我想說光之勝利!非常感謝你今天來參加,柯博拉

柯博拉: 感謝聆聽。

路易莎馬柯斯,我想下一位是你。你願意今天給我們大家留下什麼信息呢?關於顯化我們新社會,你願意留給聽眾的最重要的信息是什麼呢?

馬柯斯: 我會說,大概一個半月前,我的那些在飛船上銀河家人一直在那裏了,我們已經移除了幾處被用來針對人類的地脈,它們被用來控制我們人類的意識和潛意識。我們已經全部移除了,這意味著你們所在的時間線是由你們來創造並顯化你們所想要的。在你們矩陣的時間線已經被釋放,因此現在你們可以做任何你們想要做的,去試圖創造和顯化一些為人類的事情,那是當前的主要目標來幫助地球上的人類。我的信息是,你有自由去做,去創造,去顯化你想要的。不要進入正在進行中的頭腦控制,不要聽Youtube上的虛假信息,那是故意植入來讓我們從現實中轉移注意力,而這個現實是我們當下需要嘗試創建的,平和,愛及和諧。

路易莎:非常感謝,馬柯斯。這也是非常強有力的信息,平和,愛及和諧。再次感覺到時間過得好快,我們已經探討了那麼多話題,既然我們與尊貴的嘉賓探討了那麼多的話題,我們將會舉辦另一次圓桌討論會議。我喜歡這個事實,馬柯斯,感激你今天參加,我知道你的伙伴尼科爾和我們在一起,我不是非常確信是否她有什麼想說的,或有什麼補充的,如果是的話,請務必進來對我們今天討論的內容給出評論,可以嗎?

尼科爾:我想每一個人都說得非常棒。我當然認為,需要另一次圓桌會議,或兩次,三次,四次。如果我們能夠讓更多的人也參與進來,更多的視角將會真正幫助那些正在傾聽這些信息的人們。我想,這真是一個非常棒的圓桌會議,我想感謝你們讓我成為其中的一員,希望未來會有更多那樣的會議。

路易莎:非常歡迎你。我想,你絕對是對的,尼科爾,我們需要更多這種形式的會議,我想需要一次持續進行的對話。我想本著艾爾弗雷德所討論的,正將一個議會湊在一起。將一群充當領導者的人聚集在一起。像艾爾弗雷德這樣的人,大使先生,柯博拉,以及我,來一起行進這段艱難的路途。那些已經醒來的人們,看穿了這個矩陣,這就是我一直試圖通過這些會議來做的。正如你在台上的馬柯斯,每一個人都有機會來評論,讓一些人參與圓桌會議,我們想讓大家交換看法,當然也讓每個人有一定時間去暢談。

尼科爾: 我想時間已經到來,我們需要帶來更多解決方案,正如我們已經有了一些聚會,變得有前瞻性,就像你想讓我們成為的那樣,然後具有創造性,能在當下顯化,我想那一定是某種事物,未來團體會稱之為我們將能做到,不只是說說,但讓我們開始做吧。

路易莎:我想那就是今天我們正在做的。通過以我們所在的方式來討論,我們也集體進行了顯化,不是嗎?艾爾弗雷德,我們真的在顯化…這是實現的關鍵,去思考它,去感覺它,帶著意圖和因果關係來討論它。艾爾弗雷德,我希望你會回來,持續和我們來在金魚報告會議上進行討論。那麼,艾爾弗雷德,我想讓你給些評論留給我們大家。

艾爾弗雷德: 哦,我當然願意。

路易莎艾爾弗雷德,本著顯化我們新社會,本著在地球上創造出神聖,在這顆我們出生就佔據和擁有的星球上,給我們聽眾留一下你想說的吧。你會為大家留下什麼消息呢?

艾爾弗雷德: 好吧,回應我們同仁已談到的那些非常細小點,正如我們將要經歷一個我所稱之的崩潰,一個突破過程,那是複雜系統如何進入到下一個層面,那是持續不斷的,包括通過你的洞察力,通過你報告給他人的內容,在交談中,在你的寫作中,包括你如何看待這個世界,如何與這個世界交談,以及你張貼的東西。聚焦在突破,而不是崩潰。因為你可以四處走動,然後,你有聽到他的崩潰嗎?或是看到了崩潰,那是迄今最偉大的崩潰。人們並不聚焦在突破,那麼尋找突破,重新加強突破,將它們粘貼出來,討論它們,把它們放在腦海裏,這不僅我們如何建造未來,而且顯化未來,使未來成真。那是我要說的,聚焦在突破上,顯化突破,忘記崩潰,收垃圾的人會來此將在明天或今天將其帶走,或立刻帶走,在這個快速改變的世界裏。

路易莎:確實,我想我們將結束在我們開始地方,帶著那個視頻信息的標題(帶給人類的來自電影《偉大獨裁者》的信息)。在一開始,我播放那個視頻的原因是,不是去創造消極性,而僅僅是對立面,為我們所有人去創造動機,對我們所看到的,所聽到的,去感受內心,就像艾爾弗雷德所說的崩潰。我看到了受傷和被殺的孩童們,我們看到了他們在地上的血,大使非常覺知到這種人類苦難,這是觸動我們的地方,使我們在內心中難過…這並不是人類所屬於的。這條信息說到,我們想要相互去愛,我們想互相幫助,我們想要在我們內心中擁有人類之愛…這就是我們的本質之所在,我們想要聚焦在互相去愛,大使一直在以自己的使命在做這,大使,你想要給出什麼評論嗎?

紅龍大使: 我僅僅想結束這次討論,我非常高興看到所有偉大的思想能走到一起,制作這期節目,我們能坐在這裏,相互之間有一個啟發的敞開交流,我們一起努力為了同一個目的,那是為了讓這個星球更好,讓人類更好,我想我們必須試圖找到我們可以團結的方式,一起努力工作,不僅僅是懷有敵意的人類頻率,我們在這個世界上看到了那麼多。來到這個圓桌,一起討論,找到解決方案,我想這是一個大舞台。這是為什麼我也在“全球和平使命”中舉行座談會,讓人們參與進來,一起互動,一起找到解決方案。因此,我想感謝每一個人,參與這個節目,我希望很快再次看到你們回來。

路易莎:好的,感謝你,大使先生,提供了這樣的平台給每一個人,知道這有多重要我們能走到一起,將我們的心智、我們的內心、我們的靈魂聚集在一起來做它。就像你正在做的事情,我們也會有所不同去做它,當我想我們的心都是在正確的位置,我僅僅想要說的是,我們願意感謝所有人今天能參加這個會議。將會有文字稿和音頻被釋放出來,包括這一期的金魚報告。

採集:飛龍、Zay
聯合翻譯:國際友人 、 TYLOR

(注: 訪談時間為2016年7月29日,8月9日張貼於金魚報告網站,8月13日由COBRA發佈)

本段翻譯:國際友人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