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零極限》的神奇!令人感動的精神病罪犯的自我反省…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零極限精神病

所有攻擊都是一種呼救。

你願意負起 100%的責任嗎?

愛可以療癒一切。


以下內容取自《零極限》一書:

親愛的喬,

謝謝你給我的這次機會。

請允許我聲明這封信是我和依莫瑞•蘭斯•歐裡弗一起給你回覆的,她也是和修藍博士一起工作的社會護工。

我分配在夏威夷的一家法院下屬單位-州立精神病醫院做一名護工。這是一家被稱為強化安全單位簡稱CISU。這裡關押著犯有嚴重罪行的病人,他們犯有有謀殺,傷人,強姦,搶劫,性騷擾,或以上多種罪名。且診斷有或疑似有嚴重精神問題。

有些病人因精神病被判無罪,也被關押再次。也有些嚴重的精神失常需要治療,還有些需要診斷或評定是否他們有能力接受判刑(比如他們是否能力理解對他們的指控和為自己辯護)。有些人是精神分裂,雙重人格或者是智力嚴重低下。而其他的被診斷為精神病或反社會人格。也有些裝病蒙騙法庭的。

所有這些人都被關押在這裡,他們除了就醫或是法院召回的話不得出門,否則必須有人員押送且帶有手銬腳鐐。大多數時間他們都被關在隔離室裡,隔離室三面和屋頂都是水泥,沒有窗戶,床也是固定的。很多人每天用藥抑制。基本沒有戶外互動。

意外時有發生。病人打工作人員,病人打病人,病人逃跑。工作人員的問題也很多,工作人員虐待病人,亂用藥品,請假不來,工人的養老金,工作人員意見不合,心理工作者和精神病醫生患病(精神病),醫院管理人員就崗,水電問題,等等等等。這裡是一個壓抑的,混亂的,瘋狂的,野蠻的地方。草都不長得地方。

儘管這裡從新規劃,有了更多安全的休閒場所,也沒人期待它會有什麼變化。所以當有一個心理師出現的時候,大家推測他來也是搗亂,來走個過場,很快就會離開的,呵呵。

然而這次來的是修藍博士,除了非常和藹友善,好像什麼也沒乾。他不做評估,檢測,也不診斷。他沒有施展治療,也沒有精神病測試。他常常來的很晚,也不參加病例會議,甚至也不寫工作記錄。而是做什麼奇奇怪怪的荷歐波諾波諾自我治療法,說什麼自己要負 100%的責任,關照自己,清除那些負面的,無益的能量。

呵呵最怪的莫過於這個心理師總是很自在,總是自得其樂。

總能聽見他的笑聲,他和病人和工作人員開玩笑,而且好像很喜歡這裡的工作。反過來,大家好像也很喜歡他,儘管他不工作。


事情開始有了轉機。隔離室開始沒人了,病人們也開始照顧自己。他們還積極參與自己的治療或刑期計劃了。用藥量開始降低,病人們也可以不帶手銬離開自己的房間了。

醫院開始有了生氣,安靜了,輕鬆了,安全了,乾淨了,人們更積極了,幽默了,工作效率也高了。植物開始生長。水管修好了。暴力事件少見了。工作人員也似乎更放鬆,更有熱情了。沒有逃工,人員不足的問題了,倒是人員過多失業成了問題。

有兩個特別的事情給我印象頗深至今難忘。

原來有個患有嚴重妄想症的病人,曾在社會上和醫院裡嚴重傷害數人,進出醫院多次。後來因為謀殺被送到我們醫院裡來。他總讓我感覺毛骨悚然。每次見到他都讓我脊背發寒。

修藍博士來了一兩年後,我驚奇的發現他在有護衛陪伴的下向我走過來,即便是肩並肩路過,我不害怕了。感覺他只是看到了我,而不準備攻擊了。我也沒有了隨時準備逃走的想法。事實上,他看上去很平靜。

那是我已經不再那個醫院了。但是我還是想知道到底怎麼回事。後來我得知他已經好久不帶手銬並出隔離室很久了。

唯一的解釋是有幾個工作人員用修藍博士教的方法實施了荷歐波諾波諾夏威夷療法。另一件事是我在電視新聞上看到的。當時我在休假。

一個猥褻並謀殺了一個三四歲小姑娘的病人出現在法庭上。之前他被診斷由於精神問題不適合出庭獲刑。多名心理醫生和精神病科醫生開具了一系列的治療方案。他可能會因精神疾病而被判無罪,因此不用入獄服刑而是被判在監管比較寬鬆的州立醫院裡接受治療並且可以在某種情況下可以獲釋。

修藍博士影響了這位病人,病人還請求修藍博士教他荷歐波諾波諾大我療法給他,據說他練習起來非常的專心和持之以恆,很像個退伍的海軍陸戰隊隊員。現在他被診斷可以出席法庭,法院也安排的出庭日期審理他的訴求。

儘管多數其他的病人和他的律師選擇或可能選擇 NGRI (精神病免責),但是這位病人沒有。在出庭的前一天,他放棄聘請律師。第二天下午,他面對法官謙恭懊悔的大聲說:

“我有罪,非常對不起。”


沒人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景。法官花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

我和修藍博士還有這個病人一起打過兩三次網球。儘管這個傢伙表現很禮貌很體貼人。我不敢輕易信任他。看到電視上的一幕,讓我感到一絲溫馨和愛,並體會到了他的最大變化。

法官和律師的聲音也變得溫柔了,周圍的人也似乎露出了微笑。那一刻太感人了,令人難忘。

所以後來修藍博士問我們有沒有人願意和他打網球之後去學習荷歐波諾波諾,我一躍而起報了名。期待著打網球的日子臨近。現在 20 年後的今天我依然對修藍博士的神性力量感到驚訝。我永遠感激修藍博士和他的古怪療法。

另外,如果你想知道的話,那個病人被判有罪,法官受其感動,准許了他的請求判他在自己的家鄉聯邦監獄裡服刑,這樣可以離他的妻子和孩子近些。

儘管 20 年過去了,我們依然想再見到修藍博士。我早上接到一通電話,以前醫院的的秘書想知道修藍博士最近是否有時間參加我們老員工的聚會,我們大多數都退休了,但是幾周後我們會聚會一次。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呢。無限期待啊。

平和。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