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密者][本傑明·富爾福德 Benjamin Fulford]2017年5月30日訊息:美國和俄羅斯的正面派系將壓榨羅斯柴爾德控制的法國和德國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本傑明·富爾福德 2017年5月

[揭密者][本傑明·富爾福德 Benjamin Fulford]2017年5月30日訊息:美國和俄羅斯將壓榨羅斯柴爾德控制的法國和德國

 欲了解本傑明·富爾福德的基本資訊,可參考關於本站


讚好接收最新訊息:




在上週末的七國集團(G7)會議上,精英主義的光明會派和可薩暴徒家族之間的西方權力結構出現了分歧。


對於那些遵循正常外交禮儀的人士來說,在會議結束後,德法英美之間在戰後的言語衝突是前所未有的。例如, 特朗普(川普)稱德國「糟透了」,並威脅要停止向美國進口德國汽車。

http://www.rawstory.com/2017/05/the-germans-are-bad-very-bad-trump-pledges-to-stop-german-car-sales-to-us/


他在對北約的演講中也沒有提到第5條,即集體防禦條款,意味着基本上俄羅斯可勇往直前進軍德法而不必擔心美國。如果沒有美國的幫助,德法幾週內就會落入俄羅斯手中。


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峰會結束後表示,「歐洲必須自己掌控自己的命運」,並指出英國脫歐即脫離美國和特朗普,不再是可靠的合作夥伴。法國總統馬克龍在主人的命令下,故意冷落特朗普,並試圖在握手時傷害他的手。

https://www.bloomberg.com/politics/articles/2017-05-27/macron-erupts-onto-world-stage-with-trump-snub-and-a-bromance


這些鬧劇以及華盛頓特區的內戰,被中國官媒評論西方民主「正在崩潰」。
http://www.globaltimes.cn/content/1047737.shtml

該評論文章的整體基調也為美國安局(NSA)有關中國領導人為羅斯柴爾德工作的指控提供了支持,因為他與美國企業媒體密切關注着特朗普,似乎能預測特朗普將因為「俄羅斯」(假駭客插手選舉)遭到彈劾。當然,中國投資者是對特朗普感到痛苦的,因為他們在希拉莉身上下了重注,而且她承諾如果獲勝,將把日本拱手送上作為回報。


事實上,不可忽略的是,可薩暴徒仍統治那些欲走向精英制度的國家,換句話說,希特勒的女兒默克爾,身為撒克遜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一員,即使美國甩開德國時,她照樣在歐洲的「可薩血系」統治舞台上悠哉悠哉。



當然,英國和加拿大保留着象徵性的血脈規則,但它是公開支持的,它開放讓所有人看到;不像美國,在德、法、意大利等國家沒有背後隱藏的謊言和謀殺存在。

與此同時,在美國境內,對可薩暴徒後衛軍的戰鬥仍在華盛頓特區進行,目前已接近最後階段,五角大樓和機構消息人士對此表示同意。「殺死100萬比說服100萬更容易,」美國前任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茲比格涅夫·布里辛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去見他的主人洛克菲勒去了。」而布里辛斯基的死亡意味反俄運動的主要黑手已經不在了,而這場運動將開始枯萎。


事實上,華盛頓特區的權貴精英正處於極度恐慌的狀態,因為有消息爆出,洩露希拉莉電子郵件的所謂俄羅斯人,正是民主黨人塞思·里奇(Seth Rich),他被謀殺了。

http://www.zerohedge.com/news/2017-05-22/seth-rich-plot-thickens-dc-insider-confirms-complete-panic-highest-levels-dnc


大衛·洛克菲勒的死意味着他的整個控制網,從謀殺旅到外交關係委員會、必得堡和中日韓委員會的精神控制機構都在崩潰。這才是造成恐慌的真正原因。


此外,當「以色列雙重公民摩薩德探員喬·利伯曼(Joe Lieberman)」被阻擋出任重職時,可薩暴徒企圖謀殺新保守派以重新控制FBI,從而操控美國內部的陰謀被擊敗了。


在這方面,特朗普身邊的最大的可薩暴徒,他的乘龍快婿賈里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陷入了嚴重的困境。五角大樓的消息說:「庫什納可能不會被炒掉,而是被起訴。」軍方和國會都在調查庫什納、特朗普、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高盛和前將軍大衛·彼得雷烏斯(David Petraeus)等人士,他們說,這些人涉嫌從沙地阿拉伯公佈的4000億美元軍火交易中收受或分發回扣。


說到沙地,也許現在是觀察特朗普訪問阿拉伯、以色列和梵蒂岡等主要一神論權力中心整體結果的好時候,看看在更大的情況下會發生什麼。


首先要注意的是,特朗普呼籲建立一個阿拉伯聯盟,這證實了美俄已達成了一項關於控制中東和石油資源的協議。在這次分裂中,俄羅斯對土耳其和復興的波斯帝國施加了影響,包括伊朗、伊拉克、敘利亞和黎巴嫩的部份地區。美國得到以色列、海灣合作委員會、約旦和埃及的阿拉伯國家的支持。對於五角大樓來說,這意味着他們的私人天然氣站,仍然可用來填滿他們的戰爭機器和他們的金庫。


事實證明,在特朗普與弗朗西斯教皇的見面,而且對話比預期的要好,也強調梵蒂岡/俄羅斯和美國愛國基督教聯盟反撒旦崇拜可薩暴徒的存在。據悉,教皇稱路西法為神是因為,根據天主教教義,撒旦在叛亂之後失去了路西法的頭銜。

據五角大樓消息,特朗普在訪問以色列期間,拒絕讓以色列總理本雅明與他合影留念。他們解釋說,這條消息是,耶路撒冷的舊城被佔領,必須歸還給巴勒斯坦。


據耶穌會消息來源說,特朗普訪問教皇時,也讀過有關戰爭的暴亂行動。他被警告不要用他所謂的阿拉伯北約作為藉口,試圖在阿拉伯和伊朗之間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據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是知道的,如果他嘗試的話,將遭到撤職的命運。

特朗普的老婆梅拉尼婭(Melania Trump)拒絕在沙地戴面紗,或者參觀大屠殺(燔祭)博物館,但為她與教皇的訪問做了一件事,這使得她在旅行中更加忠誠。換句話說,她傳達的信息是,在她看來,特朗普任期內的控制力量是基督教,而不是猶太教或伊斯蘭教。


俄羅斯總統普丁上週也明確表示,他的政權的驅動力是基督教。在慶祝1917年布爾什維克革命誕辰100週年的教會禮儀儀式上,普丁表示:「這個教會致力於基督復活,和新烈士,換句話說,以紀念那些在反宗教迫害年代遭受痛苦與鎮壓下死亡的烈士。」
http://en.kremlin.ru/events/president/transcripts/54573

不用說,在20世紀,俄羅斯遭受苦難的人都是戰爭販子,他們是戰爭販子的幕後黑手,他們在21世紀把美國變成了世界邪惡的主要根源。

總的來說,撒旦主義者在西方國家面臨着最後的失敗,所以現在主要的戰場是轉移到亞洲。


五角大樓消息人士稱,撒旦派用伊斯蘭武裝僱傭軍襲擊了菲律賓,因為菲律賓總統杜特地不僅在中俄的幫助下驅逐可薩暴徒,而且還關閉了他們在當地的毒品交易和戀童癖行動。他們說,杜特地在與特朗普會面後逮捕了3000名網上人販子。也許正因為如此,可薩派的撒旦控制媒體才公佈了特朗普和杜特地之間的電話通話機密記錄。

https://www.documentcloud.org/documents/3729123-POTUS-RD-Doc.html#document/p1


在亞洲,還有一件事還在醞釀之中,那就是朝鮮的局勢。接近天皇的日本右翼人士透露,朝鮮長期以來一直在與以色列合作,以「創造巴比倫2.0」,即奴役世界。


在中國和日本的表面之下,也有一場激烈的權力鬥爭。日本的媒體和部份機構顯然正在進行一場運動,以罷免安倍晉三,揭露了不少於6個關於他的醜聞,大部份是與房地產交易有關。一位與安倍關係密切的消息人士說,他病得很重,但如果有必要,他寧可在辦公室裏去世。右翼人士指出,羅斯柴爾德的財務大臣麻生太郎對首相大位虎視眈眈,但他的主要支持者-自民黨重量級人物與謝野馨(Kaoru Yosano)上週被幹掉了。

http://www.japantimes.co.jp/news/2017/05/24/national/former-lawmaker-finance-chief-kaoru-yosano-dies-78/#.WSv23dzM9jk



同時,右翼來源說,最近與天皇見面要求釋放基金的人不是羅斯柴爾德僕人米高·格林伯格(Michael Greenberg),據這個簡報稱,實際上是前國防情報局主任米高•弗林源(Michael Flynn),據說他聽命於基辛格,而過後他說他空手而歸。無論如何,基辛格本人必須親自現身於白龍會前,以證明他還活着,並不只是人工智能創造的電腦圖形。


與此同時,在中國,上海、廣東和台灣各派系的消息人士都表示,打擊習近平的行動正如火如荼。他們說,他不受歡迎的反腐運動只是消除競爭對手的藉口。


隨着中國信用評級最近下調,中國也加快了逃離可薩暴徒控制的西方金融體系的計劃。據亞洲秘密會社消息,中國是比特幣的幕後推手,這就是為什麼比特幣在降級後大幅升值的原因。就像中國說的,搖搖欲墜的國庫控股公司的Windows Vista基於SWIFT的國際支付系統已過時了。亞洲人現在支持金本位制的加密貨幣。



SOURCE:
http://benjaminfulford.net/2017/05/30/us-and-russia-to-put-the-squeeze-on-rothschild-controlled-france-and-germany/

覺醒大勢頭 翻譯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