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四季:第五集神之音技術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第四季:第五集神之音技術






大衛•威爾科克 David Wilcock 採訪參加秘密太空計劃 (SSP) 二十年的科里•古德 (Corey Goode)(軍方35層級內幕人士),講述其身在太空計劃所觀察到的太陽系情況,遇上高等外星文明及組成聯盟、參與一系列會議至今的事跡,他在持續幾年的隱姓線人後決定公開揭露接受與大衛威爾科克David Wilcock 進行他參與20年祕密太空計畫細節的這場驚世駭俗、奇異的採訪。




內容簡介:柯里.古德在很大程度上揭示,這個集團將控制其操作性行為和任何得知他們秘密的人。

無數個世紀了,心靈控制一直是陰謀集團首要關切的。

多年來,他們已經開發出許多高效的科技,運用在因心理創傷造成精神上的異常和化學物質上,為了創建潛伏特工或抹去的記憶。

現在,他們可以從一定的距離,針對任何人,在任何地方伴隨著上帝之音的技術。


<<<“上帝之聲”技術:影響人的思考能力、行為異常,讓人產生幻聽、幻覺、嗅覺、味覺。
<<<原本這技術是用來給特工緊急逃生的傳訊或是特工回報上級信息的方式,之後被廣泛濫用。
<<<要是已經患有精神疾病方面的困擾(甚至有在吃藥)會更加容易掉進這項技術圈套里。
<<<百分之18~25%的人體內有相當分量的外星DNA 則會對這科技有一定的免疫能力,注:但要是自負心過大的也會有被誤導的機率。
<<<對於原本就消極的、有殺人傾向的人容易被觸發情緒。


小編觀點:其實陰謀集團的負面科技何此這些,有留意柯博拉訊息的朋友都知道,還帷幕大章魚,手機/WIFI/電視裡面都有等離子晶片(天啊),還有我們身體和電漿體都有植入物。還請大家多參與我們的冥想活動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四季:第六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大衛•威爾科克:歡迎收看《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節目嘉賓是科里•古德。這一集中我們會從多方面探討一個很有爭議,會令有些觀眾不安的話題,所謂的“上帝之音”。我們剛坐在這裡準備醞釀時,我就在思考有些已經發生的事件會有什麼樣的歷史意義,我們也會聯繫上一些很古怪的現代技術。這必會引起爭議。可能會令人不快,所以建議觀眾酌情觀看。寇里,歡迎上我們的節目。

科里•古德:謝謝!

大衛•威爾科克:讓我們追溯一下陰謀集團的歷史,它看來是源自希臘神秘派、巴比倫神秘派,當它們衰落時被羅馬征服,隨後就被融入到羅馬帝國內。他們吸收了亞歷山大的大圖書館,把它搬到梵蒂岡,又轉遷到英格蘭。這有歷史記錄羅馬人在西元後初期開始來到英格蘭。他們建成了英國巴斯這個城市,城內至今還留有古羅馬浴池。它成為了羅馬在歐洲的新總部。然後在西元後1000年左右,我們所知的十字軍東征的宗教戰爭開始了,陰謀集團在那時開始與一個叫“暗殺者”的組織來往。以你的背景,你是否聽說過這些人受訓時吸食大麻一類的毒品而成為刺殺客?

科里•古德:我們叫“光明會”以及“密教集團”, 他們研究如何操縱人心已經有一千多年了。他們利用毒品、創傷、正面和負面的強化,用盡各種手段,已經有一千多年了。

大衛•威爾科克:你見過的資訊是否顯示使用毒品和創傷的手段已經有久遠的歷史,可能早在“刺客社”就存在,讓人進入迷魂狀態,會接收口頭命令,然後執行命令,事後卻完全不記得?

科里•古德:是的,用毒品、性侵害和其它創傷使年幼的人人格分裂,這是一套很古老的手段,讓他們可以用“誘發詞”,也叫“通關詞”或“守門詞”,可以把人變回另一個人格或變成順從的人格,同時令人完全不記得自己的所為,就像電影《滿洲候選人》。那是很古老的手段。

大衛•威爾科克:你所說的很多人可能還不知道。他們可能以為思想控制是納粹德國發展的,在歷史上的影響只限於最近一個階段,大約只是最近半個世紀。

科里•古德:不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這是很古老的一門技術。

科里•古德:是的,整個思想控制計畫都有古遠的根源,是“光明會”成員在自己親人身上都已用過好幾百年了的手段。他們對此很熟悉,知道如何使用,然後決定將它們匯成一套程式。

大衛•威爾科克:我曾遇見一個出身很富有的一個人,我被帶到一個有很多住所的共濟會大樓,那是一座很大的樓。結果發現那些人必須記住大量冗長的資訊,必須倒背如流,一字不差。又複雜又長篇的材料。一個人是否一定要進入被催眠的狀態才能有那種長久不忘的記憶力?

科里•古德:嗯,是的。他們必須能控制你的意志神態,這是關鍵。

大衛•威爾科克:給我們講講你所知的內情,有關於那些秘密組織以及它們的儀式。目的是讓你進入催眠狀態嗎?他們會做傷害人的事然後讓你進入另一個意識狀態?

科里•古德:除了各個秘密組織試圖招我入會之外,我沒有參加過類似的儀式。就我所能掌握的,我知道的是他們用來遠端操縱人心的技術有點像無線電技術或微波技術。那些平板可以在擁擠的房間裡瞄準一個人發射信號使那人的頭顱以及內部的腦組織振動。物件就會幻聽到聲響或人聲,不一定是通過耳朵,可以直達人心。他們把這個技術稱為“上帝之音”。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的平板是什麼樣子?它看起來像什麼?

科里•古德:它看起來…把你旁邊的筆記型電腦遞給我。

大衛•威爾科克:好,可別讓陰謀集團看到序號。

科里•古德:好的,就跟它樣子差不多。 它被架在一個檯子上,有一根線引出來到一個盒子。那個盒子上有一個一個麥克風,你可以對著講話,也可以發送編好的音響信號。第三個功能是…這個平板會對準某個人,信號能瞄準並朝某個人發射,對單獨的某一個人。大小跟這差不多。 還有一個功能叫“資訊下載”,它有一整套複雜的資料下載程式。創造那些程式的人叫“程式師”,他們能生成各類情景,給物件視覺、聽覺和嗅覺感官,他們好像可以聞到、嘗到被控的幻覺程式,這個技術手段通過刺激人腦來假造人們的經歷。他們由此能給人逼真的聽覺、視覺和嗅覺幻覺。

大衛•威爾科克:我認識已久的雅各是資深的光明會知情人,我之所以提到那些共濟會的事是因為他跟我具體聊過這件事。他說強迫成員們記憶大篇大篇的文字是造成催眠狀態極佳手段,人們會記住很多大量資訊,自己卻毫不知情。這類技術耗時很長,要通過多次儀式,但也需要催眠術和很多功夫才能生效。那這門技術…

科里•古德:還需要對方願意合作。

大衛•威爾科克:沒錯。你所形容的這門技術也需要創造另一個心理狀態才能起作用嗎?

科里•古德:不需要。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理論上能用在任何一個人身上。

科里•古德:是的,任何一個人。這個技術最初只能用超低頻波(ELF waves)。兩者中都有一個叫“彌散反應”,就比如你打開手電筒。即便是很細的光柱,你離牆走得越遠,光圈就越大。 彌散反應 那就是“彌散反應”,無線電波也有這個現象,就連粒子束、光束、雷射光束都一樣。大氣變化對多種技術的彌散反應有影響。

大衛•威爾科克:要是皮特•彼得森在此,他肯定會開講他一貫所講的“相位結合”,說是如果有兩束光就會在一定區域“彌散”,如果把兩個甚至三個光束投到一點,之後它們會彙集到一點。

科里•古德:我知道他們轉移到了另一種技術。這個技術的各個版本都只能用於…它是依靠“瞄準線”的技術。你必須直視對方,而且必須在若干米之內才能有用。新一代技術使用飛機、近地球軌道衛星和無人駕駛飛機。雖然還是要求直接“瞄準線”,但它可以穿透一些材料,比如屋頂,要看房子是用什麼材料造的了。有些人用的保溫材料等會使它效果大減。但是如果這個人在床上睡著,一架無人機飛過,他們可以瞄準那個人,看清那人的熱信號,把資訊下載的控制鈕一按,讓這個人做了一個夢,給這人一套完整的偽造的經歷…

大衛•威爾科克:我可以理解你說的麥克風的想法,對著它講話然後轉化成音波。可是這個資訊下載是怎麼實現的?你是說“上帝之音”技術可以發信號讓人做夢?

科里•古德:不僅如此,就像你現在坐在我面前,你要是被他們瞄上了,而他們想要你在房間裡看到某個人,那人開始跟你講話,那人聞起來有種特殊的氣味,你都會經歷到。它不光是被用來操縱一般人,也被用來與他們派出的特工聯繫,比如他們派的人打入了敵後方,就能用資訊下載給他們發消息,告知他們用哪個路線逃脫,怎樣與救援隊碰面,間諜可以用它隨時發回行動資訊。它有很多用途。但是當這個技術被廣泛採用後,很多政府的秘密特工開始把它用在前妻的新男朋友身上,他們開始濫用到其他人身上,結果成為被很多組織禁用的技術。

大衛•威爾科克:在我初次經歷內線揭秘之前,我知道飛碟是真的,我的家族有很詭異的過往。我母親的一個朋友,曾有一個朋友住在內華達州,曾看到飛行器或者類似的東西,光點群在空中掠過,在空中做非牛頓性的動作。他們以為是因為他們用的望遠鏡,鏡片反光被飛行器察覺到。但是後來這人剛開始在大白天,在曠野中間用望遠鏡找尋飛碟,他的腦海裡就開始有幻覺的人聲,他開始感覺到極端邪惡的存在,就仿佛聽到巨型怪獸的吼聲或是腳步聲、鐵鍊托地聲、咆哮聲。他會感覺屋裡的氣溫莫名其妙的變化,變得好冷。然後他開始產生幻覺,在屋裡的視覺幻象。我們當時認為他可能是被下了迷藥。我們也不知是怎麼回事。但這人被嚇怕了,在那之後不久,就乾脆竄進車裡棄家而逃,從此再無音訊,他驚惶逃亡,家裡東西一件都沒帶。我那時還對飛碟的事一竅不通。這只是我家人的事例之一。所以你覺得有沒有可能他被列為目標?聽起來很類似?

科里•古德:是很相近。他們把這門技術稱為“生物神經介面化”。經常用於跟人聯絡,使他們誤信 他們自己所信仰的宗教偶像、升了天的先祖、各個外星人組群在向他們顯靈。這類技術被用來與這些人聯繫,向他們發送語音資訊,下載的功能也同時被用在他們身上。如果使用下載功能的話,如果是長期使用下載功能的話,必會導致偏執型精神分裂症,也可能令他們的大腦產生各種化學物質失衡。一個完全正常的人,從來沒有任何毛病,大量接觸這類技術就必然變成偏執型精神病。

大衛•威爾科克:你這一番話真是聳人聽聞,因為這麼說外界有些人自稱他們與恩慈的神明相通,事實上他們可能是被人操縱,他們所散佈的消息根本是諸多政府機構的鼓吹宣傳。

科里•古德:我百分百的肯定。這種事情確實在發生。這項技術還用於與敵作戰,把宗教偶像給人看,人家說:“偉大的安拉會回來重興帝國,放下武器投降吧”。這招還真有效。它的開發是為了能與某些類似“藍光束”的技術接連使用。

大衛•威爾科克:你來給對此不熟悉的觀眾們解釋一下吧,你為什麼不說那是什麼…

科里•古德:一部分是全息圖,但很多技術,大多數…有些是建在地面上,有些是在空中來製造空中的幻象,大批的老百姓都能看見是三維的,看來很逼真。那項技術的一部分已經通過小規模的測試。“藍光束”技術的一大部分已經不被使用了。但是“上帝之音”技術目前運用很廣泛,被諸多秘密行動小組使用。

大衛•威爾科克:回過頭來我們聊一聊“刺客社”吧。看來毒品改變意識的效力是使人服從命令的關鍵,即便被命去做的事與良知相衝突。這個上帝之音的技術是不是把這個過程更簡單化了?有沒有可能在人心中打造多種心理狀態,某些狀態跟吸毒後癡迷的狀態很類似?

科里•古德:是的,他們能刺激大腦的各個不同區域來釋放不同的化學物質,造成抑鬱症。他們能…也要看對方人格有多強了。如果他們要一個人去做惡事,他們可以利用這門技術慢慢來影響該人。但如果讓對方變得化學物質失衡,他們就更輕鬆地達到目的了。如果對方開始服用治療抑鬱症或憂慮症的藥,那類藥中有很多種都能增強這項技術的效果。

大衛•威爾科克:你見過這門技術在實踐中的使用?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親眼目睹過哪些用法?都做過哪類事?

科里•古德:與正要加入一定組織的人聯繫,令組織分散、組員分裂,在一度同心的組群中引發內鬥。

大衛•威爾科克:那些組群同心做什麼事?

科里•古德:來揭露他們想要隱藏的資訊或是聚在一起討論他們企圖壓制的話題。先下手讓對方疑心重重,相互翻臉。我還見過它被用在那些認為升天的大師和外星人曾與他們聯絡過的人們。

大衛•威爾科克:你親眼見過。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一篇文章發表在一個叫“準備改變”網站上,那個網站最近還引用過你的話,文中的一個清單列有一部分類似技術的名稱。其中之一明顯是你剛提到的上帝之音。還有一個叫V2K\就是“語音通頭顱”的設備。你聽說過這個名稱嗎?

科里•古德:聽過,那是一樣的東西。

科里•古德:跟頭顱有關係?它會使顱骨振動嗎?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然後產生人耳能聽到的聲波?

科里•古德:是的,它產生聲波而且他們管它叫“語音通頭顱”。有些會使頭顱振動,然後骨頭內耳的小骨會振動。

大衛•威爾科克:明白,這單子上還有“遠端行為影響”技術。你對這個詞熟悉嗎?

科里•古德:那是一個總稱,有關人的行為,就像行為矯正。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還有LRAD,就是遠端聲學裝置。是你所描述的平板嗎?那東西是叫那個名嗎?

科里•古德:它被稱為“上帝之音”,是因為人們以為他們聽到了上帝或神明的聲音。

大衛•威爾科克:單子上最後一項是美國國防先進研究項目局的聲波投影機。

科里•古德:我對這個不熟,但這項技術一大部分歸DARPA(美國國防先進研究專案局)所有。

大衛•威爾科克:向對此不熟悉的觀眾解釋一下,那就是美國國防先進研究項目局?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明白了,下面這事你可能聽說過。我知道這可能會令一些觀眾非常不安,所以我要再加一句,要是皮特•彼得森在此,他肯定會願意詳談這個話題。我覺得身心平衡很重要。首先,他說大約18%到25%的人有相當分量的外星人DNA,而對這些人們這些操縱人格的技術都基本無效。你是否…你提到過意志力。以你的見聞,是不是有些人比較不容易被影響或是能夠訓練自己變得難以操縱?

科里•古德:是有些人…我們被告知那些人有很強的意志力,他們對這類手段比較不敏感。因為我受過直覺先知的訓練,我知道那些更有靈通感的人能夠抵抗它的作用。但同時他們也更容易被欺騙,因為他們之中很多人太過自信,以為他們很有神靈庇護,這種事就不會發生在他們身上。所有使用這項技術的人都必須首先做它的目標,讓人親身經歷是什麼樣的感受。你的頭顱都能感覺到。有時頭顱會發熱或你的腦組織都能感覺到。那聲音在腦中回蕩,好像是你親耳所聞,但是聲音是不同的。你必須應該培訓才能察覺你是被受此技術影響。

大衛•威爾科克:這項技術的研發是從哪年開始的? 又是何時投入使用的?

科里•古德:我知道八十年代初就已經被使用了。我知道。我不知道更早以前…

大衛•威爾科克:但很有可能比那還早二三十年。

科里•古德:肯定。是的,有可能。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觀眾看了這集節目就認為有人在用光束瞄準別人把他們變成遙控機器人,可以隨時執行暗殺和謀殺的命令,都不會受良知的阻撓,那些觀眾的想法對嗎?還是我們總是有能力抵擋瞄向我們的控制信號?我們真的有足夠強的自由意志來抵消那些傳給我們的訊息?

科里•古德:我們有抵抗負面訊息的自由意志。我們有能力伸手幫助我們身邊需要幫助的人們。有一群人他們自稱為“目標物件”,我收到他們的電郵,這就是為什麼我回答這個問題很謹慎。他們收到電郵說:“我是一個目標物件,我經常受這類技術攻擊,他們讓我如何如何,我被說服做了這個那個 。我怎麼才能讓它停止?如何讓他們不再針對我?”各種“怎麼樣”的問題。“我不知道怎麼能讓他們停手。我不知如何逃脫”。

大衛•威爾科克:奇怪的是真正的偏執型精神分裂患者也會反映同樣的一系列症狀。

科里•古德:是的。而且這項技術的長期使用也必然會引發偏執型精神分裂。

大衛•威爾科克:但我要重申一下,它不會突然令與你同床的人拔刀刺入你心。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它不會像思想控制一樣把人變成機械殺手。

科里•古德:那需要多年的訓練,經過多重類似的培訓課程。如果你本身是消極的人,已經是那類可能出手殺人的人格,那是你內心的本性,你才有可能被教唆去行惡。如果你是個善人,本性就不會做那種事,他們是不可能令你違背你的準則強迫你做那樣的惡事。

大衛•威爾科克:說到底它只是暗示而已,我們可以選擇是否接受它的影響。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真酷。好吧。這真是有意思的話題。不過我們在這裡要傳播的是真相,即便是令人痛苦的事實。我希望觀眾們能在生活中好好利用。這裡是《揭露宇宙》節目。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謝謝收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