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密者][柯博拉Cobra]2017年8月與Rob訪談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柯博拉(Cobra)2017年8月

[揭密者][柯博拉Cobra]2017年8月與Rob訪談


欲了解柯博拉的基本資訊,可參考關於本站。第一次了解的朋友可抽空補充:柯博拉訊息推薦清單


讚好柯博拉訊息專頁,接收最新訊息 

注:本訪談在日全食團結冥想之前進行。

Rob Potter:女士先生們,這是Victory of the Light節目特別版,我們和Cobra一起。歡迎到來,Cobra,很榮幸再請到你。

Cobra:很高興在冥想前進行這個採訪。

Rob:是的,還有兩天冥想,所以我確實有問題。我會在玻利維亞做我的冥想,其他人也會做自己的冥想。我知道有很多人旅行到日食的路徑上。當然還有很多準備轉變的人和追隨Corey Goode的人在沙士達山準備冥想。如果這次冥想取得成功,我們能夠期待什麼發生?

Cobra:這是我收到指示不要回答的問題,因為很多事情都有可能。如果我在冥想前公開太多,這會影響到事情發展。因為另一邊會嘗試阻止其中一些事。所以我只會說我肯定有好消息在冥想結束後的報告裡公佈,這是我能保證的。好消息的範圍和類型取決於我們能否達到關鍵臨界人數。也牽涉到其他的宇宙因素。

Rob:是的,我明白。這個訪問不會在之前放出來,但我們期待聽到你的消息。我有些好奇,先不談光明勢力這類事情,如果這次特別冥想沒有發生,一次日全食正常會有什麼影響,從歷史和宇宙上來說,就當前地球現狀而言?

Cobra:通常一次日食是決定的時刻和暴露的時刻。所以用這個時刻作出自由意志決定的人不論他們做什麼都會更為強大。而其他人他們內在不管有什麼東西都會被觸發,因為一切都被暴露。日食的能量非常強大。尤其是那些位於日食路徑上的人,這是一次強大的體驗。如果他們能處理好他們潛意識的問題,這可以是一次振奮人心的體驗。如果他們做不到,那麼就可能會有點挑戰。所以不管怎樣日食總是一個轉折點。

Rob:現在我有個問題從來沒公開問過你,但我很確定你知道那本叫"The Lion's Path"的書。我很熟悉這本書,我想是在70年代末或者80年代早期出版,是嗎。

Cobra:是的,我想是在那段時間。

Rob: The Lion's Path這本書提到,我想我們可以稱為時間點,或者機會窗口,或者門戶,在各個時間和某些天文條件下打開。這本書也談到松果體如何發生突變。正如一些人所說,最近有一個獅子門戶打開。 Cobra你能否評論一下這本書,並談談書中提到的最近那次月食。我們之前那次月食放大了與天狼星的連接?

Cobra:是的,那個月食發生在8月7日,這是今年獅子門戶的一部分。實際上這個月食開啟了一個過程,它在日食時達到高潮。尤其在今年,這個過程非常強大,因為連接著它們的時間線,今天8月的月食和日食的那一點非常強大。所以現在開始14天裡發生的一切都是在加速準備。在月食時到來的天狼星能量正在為日食期間到來的更強大的能量準備道路。所以這都是更大的計劃,一個更深過程的一部分。

Rob:似乎其中一些天文校準發生得越來越快。似乎我們趕上一些非常正面的時機,讓光之工作者加速和變得更加正面,以便我們有"事件"發生。

Cobra:實際上在月食和日食之間整段時間都為這個過程服務。在個人和集體層面,我們正在通過一個非常強烈的淨化過程。這是我們在個人和集體上為下一階段做準備。我們在這次冥想中是要顯化團結意識的奇蹟。一些高度進化的宇宙勢力已經注意到這一點。這將會在個人和集體上大幅地加快揚升過程。我現在只能說這麼多。

Rob:我有一些人們問我的關於治療的問題。我們知道你不是醫生,但你對治療的物質和超自然的方面有深刻理解。我有一些相關問題。關於激光眼角膜手術有沒有害處,或者人們應該等到"事件"的時候新技術的公開?

Cobra:不是非常有害,但確實會影響到視力。比如你在夜晚看星星,你看到的可能和之前的不完全一樣。所以我會說有一些副作用但不是太大,但有時這些副作用會有點讓人擔憂。你想等一下或者想做手術取決於你,這是你的個人選擇。但在這麼做之前有所了解是好的。

Rob:好的。你有沒有一些自然方法幫助那些抑鬱的人。現在製藥公司有藥物。我總是鼓勵人們利用陽光,自然散步,呼吸練習。你知道我喜歡把Cintamani石放在頂輪,照射一束激光或者用紫光棒,或者一些速子化水晶,加上祈禱和冥想。但對於那些遭遇無法解釋的抑鬱的人,你有沒有一些比如營養或者其他建議?

Cobra:你剛才說的方法很好並且也有幫助,但這個問題的核心是受壓抑的情緒。那些情緒通過標量技術人為地保持在那裡。所以找出那些情緒並且治療它們的人才能擺脫抑鬱。當然如果你想打破習慣,打破循環,一個非常好的方法是搬家一段短時間進行治療,然後回到原來的地方。這有很大幫助。

Rob:很好。對於神經痛你有沒有建議,比如小腿或者四肢的痛是不是椎間盤突出引起?有沒有營養補充品或者其他方法治療?

Cobra:有一些俄羅斯醫生能有效治療與脊椎有關的很多神經痛。有一些非常有效的手法醫療技術能完全移除疼痛,這些在俄羅斯為人所知。和俄羅斯東盟有關的國家也有人知道,但它們在西方世界幾乎不存在,因為洛克菲勒醫學卡特爾壟斷集團不想人們得到這些技術。如果你能多搜索一些資料,如果你有俄羅斯的朋友,問一下他們,很可能知道這些。

Rob:好的。如果有機會的話你可以給我發個鏈接,我們放出來。我也會看看有什麼可以做。我有一個不是關於健康,而是DNA操縱的問題。現在我們知道這件事已經持續成千上萬年,當然我們也聽說過撒迦利亞.西琴,Enil和Enki神,他們沒有創造人類。我相信他們通過操縱負面地影響人類種族。你能否談談這種操縱如何達成?能否詳細說一些操縱的關鍵點,過去3萬年來哪些操縱最有害?我們能否在"事件"之前靠自己逆轉這些操縱?

Cobra:這是一個非常大的主題。我只能說這個過程持續了比3萬年更長的時間。實際上遺傳操縱開始於100萬年前,來自獵戶座星系的黑暗勢力在亞特蘭蒂斯時期來到這個行星。這個遺傳操縱非常廣泛,並且很多種族都有參與。也有一些正面種族想要修復人類DNA,他們以一個正面的方式參與了這個過程。所以現在人類DNA需要有很多治療,大部分會在"事件"後,所需的先進科技將會公開。我看不到"事件"前能進行治療,因為這是非常複雜的情況。

Rob:我好奇的是這種操縱如何發生。是不是一些光明勢力裡某些人修改他們的DNA,然後他們的後代血統就發生改變?或者是黑暗勢力綁架一些人進行操縱,還是怎麼做到?是個人操縱還是集體操縱?

Cobra:跟現在醫療壟斷集團對疫苗所做的相似。在亞特蘭蒂斯時代,每個人被迫到所謂的"療愈神廟"進行所謂"治療",那裡就是進行DNA操縱的地方。人們實際上不完全是被強迫去,而是被強烈建議前去。如果有人不去,就會有一些負面後果。那時絕大多數人類都經歷了這個過程。

Rob:你曾提到舊疫苗技術。比如我今年60歲,當我5,6歲上學的時候,我記得在60年代我要排一條長隊打疫苗。你之前說這是過時的技術,光明勢力已經讓它們無效化,是嗎。

Cobra:他們可以做很多事使疫苗無效,但這將會在"事件"後。另一方面過去幾十年疫苗被誤用是為了把生物晶片放進人體。這個行星上幾乎每個人都受到影響。這些生物晶片已經被抵抗運動清理,在人體中失消失了。

Rob:很好的消息。抵抗運動是不是用他們的技術把每個人的晶片破壞,或者只是移除它?

Cobra:他們用一種先進的技術移除晶片,這是我們現在達到這種覺醒的其中一個原因,因為矩陣一個層面已經移除,讓人們更容易覺醒。

Rob:是的,這很重要。從那時起我幸運地沒有再打過疫苗。我們知道疫苗會導致自閉。他們仍然現在仍然把生物晶片放進疫苗裡?

Cobra:不,不再有。這在二戰後開始,生物晶片在納粹德國由西門子公司開發,這個計劃開始於1945年,在50和60年代廣泛實行。

Rob:雖然疫苗仍然因為有一些汞和甲醛這類輔佐劑而有負面影響,但我想我們不用擔心。

Cobra:是的。

Rob:我們最近看到一些你認可但不完全準確的,你在台灣揚升會議上的記錄。你能否談談那張漩渦支持地圖。這是不是能幫助人們轉變的光明勢力的主要地脈點地圖?

Cobra:不,這是其他完全不同的主題。我還是不要在這個簡短採訪裡談及,因為我更希望人們到會議上自己體會,這是一個非常深入的主題。

Rob:你會不會舉行更多揚升會議?

Cobra:這取決於行星形勢。

Rob:另外一個很多人問到的問題,你堅持說你不會再來美國。在可見的未來你有沒有計劃或者任何可能再來美國舉辦會議?

Cobra:今年很可能不會,但將來誰知道?再次,這取決於事情如何發展。

Rob:好的。我很想邀請你。如果你決定來我們可以在沙士達山舉辦一次。我注意到Elon Musk的Boring公司,我去了其中一些鏈接查看,非常的酷。很明顯政府有這種技術。就像某種軟揭露,這種技術已經存在,我們已經有這種超高速運輸能力。我想問的是,秘密政府所用的現存運輸系統在"事件"後會否被公共使用?

Cobra:是的,部分基礎設施會開放給公眾。那條粒子隧道很適合,因為很快會引入更先進的科技。但在"事件"後的過渡時期,為什麼不?那些基礎設施其中一部分會作公共用途。

Rob: Elon Musk的公司會不會揭露他們可以挖隧道...你知道歐洲隧道永遠在挖,花費大量財政經費。但Phil Schneider說一些挖隧道的設備可以一天鋪7英里隧道軌。在一些情況下這是真的?

Cobra:是的,這是一個秘密。分離文明建立地下軍事基地時,尤其在美國大陸,他們有挖掘技術可以每天挖7英里。當然現在負面軍隊不再有這樣的技術,但光明勢力有更快的科技。現在通常抵抗運動如果要在地下建造什麼,他們可以幾天內在需要的地方造出非常複雜的結構,最近他們在南極這麼做。

Rob:噢,真了不起。大家可以在網上做一下這些研究。我想問一個問題,光明勢力對頂夸克炸彈濃縮塊,原生異常的處理仍然順利嗎。

Cobra:是的,當然。

Rob:當這件事成功完成,我想這意味著銀河聯盟安全觸發事件的最後挑戰處理掉。當這個挑戰移除,"事件"可以在任何時候發生?

Cobra:當黑石和所有頂夸克炸彈移除,"事件"應該發生。我看不到任何其他理由,其他事物讓能"事件"不發生。

Rob:我想知道Yaldabaoth等離子場是不是直接和黑石夸克聯繫在一起?

Cobra:是的。就好像兩者之間的共生關係。

Rob:所以這是移除Yaldabaoth頭部的行動?有沒有其他行動?

Cobra:實際上所有都互相聯繫。這是同一個問題的各個面向。有Yaldabaoth實體,有頂夸克炸彈和黑石。它們都以各種方式互相摻合。

Rob:你提到秘密太空計劃想為地球建立一套防禦系統,因為奇美拉和執政官害怕銀河聯盟母艦出現。你說如果發生任何衝突,都會是短暫而注目的。你認為這場衝突會發生在"事件"前嗎。

Cobra:如果這件事發生,它會在"事件"快要發生前,但這不太可能。黑暗勢力大概不希望有一場公開展示,這代表遊戲結束,實際上加速了他們的最後失敗。所以他們會不惜代價去避免公開衝突。

Rob:一般來說光明勢力也不會展示自己的母艦,他們現在始終維持隱形。除非"事件"否則他們不會出現在公眾面前。可不可以這樣概括?

Cobra:是的,很對。

Rob:我有一些關於奇美拉和執政官的問題。現在奇美拉和執政官的狀態如何。隨著光明勢力的進展,他們有什麼想法或者他們精神狀態如何-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情緒體..他們現在有什麼感受?他們害怕擔憂嗎?很明顯他們似乎非常絕望。

Cobra:直到最近為止奇美拉都沒擔心過,因為他們很確定沒有人能打敗他們。但過去幾個月他們顯示出越來越多擔心的跡象,他們因此犯了一些技術失誤。他們的計劃已經出現漏洞,他們的失誤會導致最終失敗。至於執政官,他們幾年來已經知道他們失去把握。他們的策略僅僅是在失敗前盡可能釋放負面。他們目前沒有退出策略,他們現在基本上在被清理之前嘗試造成盡量多的損害。

Rob:誰的等級更高,是執政官還是奇美拉?

Cobra: 奇美拉。

Rob:現在太陽系裡奇美拉的人數,你能否給我們一個數字。或者他們已經從太陽系清理,只存在於這個行星?或者他們有人在柯伊伯帶/古柏帶?

Cobra:我會說大部分人肯定在這個行星,他們現在是不到幾百人的小團體。這是一個非常小但非常不安全的團體,因為他們能使用那些外星夸克武器技術。這是他們仍然存在的唯一原因。

Rob:這些奇美拉成員是天龍人和蜥蜴人組成?他們是不是由更像人類的仙女星人,分離的昴宿星人或其他什麼人組成?

Cobra:天龍人和蜥蜴人遠不在食物鏈頂層。 奇美拉是仙女座類人種族,看起來更像人類。他們是類人類進化的一部分,但他們極為負面,因為他們經歷了大量宇宙異常。你可以說他們是在人類身體的墮落天使。這是你能描述他們的方式。

Rob:這些人來自仙女星座還是仙女座銀河系?

Cobra:仙女座銀河系。但你需要明白仙女座銀河系非常巨大。他們和Alex Collier接觸的仙女星人肯定不一樣。

Rob:當然,是的。

Cobra:是的,這要說清楚一點。

Rob:我想問一下執政官。他們的人數有多少,他們精神狀況如何?你提到他們已經知道可能會失敗。他們有多少人,他們仍然在地表上那些黑色貴族家庭裡,或者分散在行星上?

Cobra:有幾百人在物質層面的黑色貴族家庭,有幾千人主要在等離子層和低級以太層和星光層。他們知道遊戲結束了,但正如我說過,他們在離開前想釋放盡量多的混亂和負面。

Rob:當你說"低級星光層",是不是指那些仍然在地球上無實體的,但沒有轉世的靈魂?

Cobra:是的,就是所謂"邪惡靈魂"或者"惡魔"這類實體,他們選擇了黑暗並存在於那些層面。他們每天都在失去力量,尤其現在我們正接近冥想,他們將會在這個過程中失去非常多力量。

Rob:我想我們之前提過,可能是一年前,你說其中一些奇美拉成員躲藏在柯伊伯帶的一些異常裡不被光明勢力發現。現在情況仍然是這樣嗎。

Cobra:不,沒有了。之前有很多這樣的事情,現在已經清理。

Rob:這是很好的消息。我們之前私下談過那本叫The Brotherhood of the Third Degree的書。我有一個關於這本書和你一些信息的問題。我想給聽眾講解一下背景,你們可以查一下。 The Brotherhood of the Third Degree這本書講述拿破崙時代,聖日爾曼在凡爾賽積極活動期間兩個雙生靈魂的故事。這和Cobra最近文章有關。當時有個醫生被要求在拿破崙和惠靈頓之間選一邊。他的雙生在另一邊。他們有特別的天賦,能夠心靈感應。他們從兩邊的將軍那裡收到信息,把那些影響人類的關鍵衝突的信息告訴聖日爾曼。似乎在過去的歷史中淨光兄弟會和揚升大師總是在關鍵時刻看到某些結果的發生。

這本書提到淨光兄弟會和光明勢力逮捕了其中一個攜帶著錫安長老會紀要The Protocols of the Elders of Zion的情報員。這個情報員被抓住,他被告知如果他發誓不告訴別人他被逮捕的事,就會得到釋放。如果他違反誓言,就會成為啞巴和瞎子。他當然答應不告訴別人他被抓的事,但當他嘗試告訴他的主人時,他變啞和變瞎了。

我的問題是,你在其中一篇文章提到亞特蘭蒂斯沉沒後,各個光明團體和光明中心承載著光。我相信你說的是東地中海和亞速爾群島。當然我們還有純潔派和聖殿騎士。你也提到耶穌和抹大拉馬利亞維持著這些光明勢力中心和真相的信息源,你說錫安修道院Priory of Sion是其中一個中心。錫安修道院和錫安長老會有什麼不同?錫安修道院是否像共濟會那樣被劫持,變成製定這份紀要的長老會?或者你能否詳細談談這個故事?

Cobra:那個團體和錫安長老會紀要完全無關。那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團體,因為黑暗和光明勢力的成員都進入了這個團體,他們都心知肚明。光明勢力在那個團體裡的目的是治療和轉化黑暗,在某些情況下是成功的。如果你查一下這個秘密社團的歷史,你會發現一些塑造人類歷史的關鍵人物屬於這個團體。

Rob:能否告訴我們制定錫安長老會紀要的一些人的名字?這是羅斯柴爾德策劃的嗎。

Cobra:這份紀要完全是一個不同的故事,某程度上是猶太復國運動的產物。

Rob:能否告訴我們1700年代光明黑暗共存的錫安修道院裡一些正面人物的名字?

Cobra:好的。列奧納多.達.芬奇,艾薩克.牛頓。有一些非常著名的煉金術士比如尼古拉.弗拉梅爾Nicolas Flamel也屬這個團體。所有那些人都是為光明工作。也有其他一些人我不想提到名字,他們活躍於19世紀,在中歐有非常大影響,但他們的工作現在不那麼為人所知。實際上他們在拿破崙時代在中歐保存了某些和女神有關的秘密。

Rob:所以錫安修道院就好像光明勢力遇上黑暗,嘗試正面轉變這些正在進行黑暗計劃。這已經有幾百年了,是嗎。

Cobra:至少500年。

Rob:我有另一個問題想問。在最近的轉變準備採訪中,你說到一個故事,我想是Lynn提的問題,說吠陀經來自今天的俄羅斯境內的一個白人團體,它有60-70%正確。現在我好奇的是,Fred Bell說在梨俱Rig,夜柔Yajui和娑摩Sama吠陀中提到的賢人Rishis其實是昴宿星。你能否談談印度的靈性知識。我想吠陀是很多不同來源的混合,可能包括一些先進ET的接觸,它們隱藏在教義裡仍然保持著完整。印度的靈性信息的來源是哪裡?

Cobra:你說得很對,因為吠陀經本身是混合的經文,部分來自亞特蘭蒂斯的古老遺產,部分來自昴宿星。實際上七賢人就是昴宿七星。還有其他部分來自執政官的思想編程。所以吠陀經是真相和虛假信息的奇怪混合,就像行星上其他別的東西那樣。

Rob:我知道一些阿爾法半人馬座團體的聯絡人,他們是50年代早期的UFO接觸者,與太空家人有很多物理接觸,有點像你和Alex和其他人,有過多次物理接觸。似乎在50年代這種事情普遍得多。他們提到很多外星人的科技,包括看到物質的每個層面,他們有這種技術看到陰謀集團做的任何事。所以我的問題是,"事件"後,或者當這些逮捕發生時,為了治療人類,他們會不會跟我們分享這些事情的直接記錄,以防你會說:"我不信"。他們是否會向我們展示阿加西記錄的視頻?這些令人討厭和可怕的證據如何呈現給公眾,讓人們相信這不是傳聞。你知道大多數人會認為這些只是杜撰或捏造。

Cobra:是的,有很多記錄,其中一些非常令人不安。這些記錄現在在抵抗運動那裡。其中一些記錄已經放進行星上主要新聞通訊社的電腦裡,通過特殊權限代碼就會啟動。這可在任何恰當的時候公開。當審訊開始時,當真相與和解委員會運作時,當陰謀集團的行為被評價時,這些記錄會被用到,其中一些會公開播出。所以其中一些記錄會公開,但它們非常讓人不安。這不會是全面的記錄,因為公眾只能處理這麼多。但已經足夠讓每個人信服所發生的是真的,每個人將能夠清楚看到發生了什麼。

Rob:這些是內部人士的記錄還是通過我剛才說的ET科技的記錄?

Cobra:通過先進的ET科技記錄。

Rob:能否告訴我們敘利亞現在的情況。有沒有好消息,或者仍然是一個政治和執政官帶來苦難的沼澤?未來會怎樣,現在有什麼計劃?

Cobra:自從我們春天為敘利亞冥想以來,有了很多進展。整個敘利亞和伊拉克地區,這個巨大漩渦有少部分仍然在達伊沙的控制下,很多地方已經解放。伊拉克的摩蘇爾,敘利亞廣大領土已經解放。在過去幾個星期有很多的進展。現在敘利亞境內只有兩處小飛地沒有解放,那兩個地區越來越小。實際上很多由於無法忍受而離開敘利亞的人正在回到他們家鄉,因為敘利亞一些地方生活正回復正常。

Rob:這是好消息,我為敘利亞人祈禱。他們在陰謀集團手上經歷了大量苦難。那些信仰伊斯蘭教的無辜的人不全是壞的,我希望治療很快能發生。我有另一個問題,現在普京和特朗普的情況怎樣。我討厭提到特朗普,我把他看作一個自我陶醉者,精英主義者,非常自負的人。我想他成為總統是因為他完全缺乏政治經驗,人們想要一個不是圈內人的人當總統。這對他既有利也有不利。我的問題是他有沒有認真和普京合作,或者只是像個盲人一樣到處跑,信口開河?

Cobra:基本上他是一個沒有堅實國際政策的人,他按他的衝動行事,也會聽取他顧問的建議。有正負兩個團體為爭取他的注意而鬥爭。有時他聽一個有時聽另一個。所以這是一個混雜的狀況,光明勢力嘗試盡一切努力把整個形勢引導到光明那邊。

Rob:談一下烏克蘭和索羅斯的情況。那裡的問題解決沒有?他們是否已經把可薩勢力繩之以法?那邊的局勢仍然不穩定?

Cobra:仍然不穩定,還沒有解決,但不像一兩年前那麼壞。所以我會說情況緩慢地改善。

Rob:我的金星來源向我提到他們的信息和本傑明說的差不多。他們沒有說可能發生的事情是好的,沒有說這是一個偉大計劃。但他說本傑明提到可能會有一場觸發到韓國,俄羅斯和美國的戰爭,並且中國支持這場有限的戰爭清除壞人。他告訴我這很有可能會產生很多恐懼。不管這是不是真的,都有可能引發很多恐懼,但他們說會禁止用到核武器。他說要準備好這件事可能發生。根據你現在能透露的信息,你能否評論一下這個局勢。

Cobra:根據我的信息,情況有點不同。可能有一場發生在北韓的有限戰爭,但它的目的是...實際上北韓政權非常高壓。這場戰爭可能會摧毀那個政權,解放那裡的人。這可以發生在"事件"前。所以我會說各國有一些利益集團想推翻那個政權,這是有可能發生的。這將會是短暫和激烈的戰爭,但只有少量傷亡,戰爭也只會限制在北韓。

Rob:哦,很好。聽起來似乎這些集團的正義軍要解放北韓人民。當看到那些瘋狂的事在那裡發生時,我非常擔心那裡的人們。

Cobra:不完全是這樣。有各種其他的議程,一些人想奪取資源。這是一個混合的議程,不只是解放人民。更像是解放人民並且奪取他們的資源,提高一點他們的生活標準並且假裝成好人,霸占那個國家的黃金。

Rob:哈哈,好的。正如Neil Young曾經說,遇上一個和舊老闆一樣但更親切的新老闆。無論如何這既是好消息也是壞消息。我最近和Sheldan Nidle談話,他是我18年的老朋友,可能更久,我想是二十幾年前,那是95年執政官入侵前他談到一些事情。

Cobra:如果未來兩天你有機會和他說話,請讓他提一下冥想。

Rob:這是好主意,或許我給他打個電話看看他能否出一個帖子,他有一批追隨者。我希望請他明年來我的沙士達山會議,雖然細節還沒有定下。但我的問題是,因為他對金融重置有不同看法,我總是說我的經驗和感覺告訴我你的信息非常準確,我看不到金融重置能在所有這些混亂中發生。我的金星人聯絡人告訴我Sheldan Nidle和天狼星人確實有接觸,他大部分信息很準確。我不會假裝知道他的心靈感應如何進行,我不敢下判斷,但我保證他是一個真誠的接觸者。他似乎覺得重置可以在"事件"前發生。有沒有一些要素讓這件事成為可能,或者你不同意這種可能性?

Cobra:首先我需要說他確實和天狼星人有接觸,這是真的。但其他部分,不同意。重置不能在"事件"前發生,因為陰謀集團會阻止。他們不會允許,他們將保持全面控制金融系統直到被拿下。他們不會放手。沒有其他辦法,為了重置能發生陰謀集團需要先移除。

Rob:我有另一個問題,我看到每個人的思想都受到金錢影響,我們都被這個系統編程,不只是編程,還被金融系統追捕和打擊。在美國越來越多人失去房子,變得無家可歸而且絕望,失去醫療保健,這類情況驅使著很多人。當我想到一次金融重置,人們得知有一個無現金社會,所有曾聽過的宣傳都來自電視節目和那些彭博報導。如果"事件"現在發生,嘣一聲重新啟動,說有了一個新金融系統。我想說的是有沒有計劃公佈一些合格的教育視頻,或者計劃如何在"事件"前讓這種轉變發生?我意思是沒有人對一個經濟系統有任何背景和理解的情況下如何讓系統在兩天內上線運作?他們有沒有準備重點計劃,讓人們從理智上通過這個過程,以便他們能理解而不是抵制新的系統?

Cobra:我們會有一段過渡,它會在"事件"的時候開始。我們不會馬上跳到新的先進社會。有一段過渡時期人們從大眾媒體上得到教育,每個人將會理解他們過渡的是什麼,他們做的是什麼選擇。所以這不是突然有人按下按鈕,一切馬上轉變。一些事情會轉變,但商業貿易的基本規則仍然會保持一段時間。這只是正面勢力將會控制銀行系統,而壞人失去控制。然後逐漸地它會隨著人類對意識的真正本質有更多理解而轉變。

Rob:好的。我們的訪談快要結束了。我有最後一個問題。我想你之前確認過。你同意安吉拉.默克爾是希特勒的女兒?

Cobra:她和那個家庭有關係,並且她和羅斯柴爾德有關。

Rob:好的。因為幾年前我有一次心靈感應接觸,我感到這是一次非常罕有的心靈交流,他們告訴我查一下她和愛娃.布勞恩.希特勒Eva Braun.Hitler的照片。我才意識到她有著希特勒的下巴。我記得有一次看到希特勒戰後在南美的照片,一個金發嬰兒正在和希特勒與愛娃玩耍。我看到你其中一篇文章談到默克爾和摧毀歐洲的Kalergi計劃。你能否多說一些?這是不是穆斯林恐怖分子入侵的其中一部分?是不是讓各種歐洲文化互相攻擊的計劃的一部分?

Cobra:那個計劃是要摧毀歐洲文明。讓歐洲附近國家,也包括北非國家陷入危機,這樣人們就會從那裡逃難到歐洲,在大量移民中他們可以藏起成千上萬不是難民的人,他們是激進分子。那些滲透進歐洲的激進分子有目的地融入歐洲文化然後從內部摧毀它。光明勢力知道並且正在抵消這個計劃,將會做一些事情讓這個計劃不能實現。

Rob:我忘了之前有沒有問你,有人說有一些地下碉堡和隧道裡住著這些激進分子,據說他們在那裡接受訓練和受到腦控,然後來到地表製造破壞,在美國也是。這些故事是不是真的?

Cobra:不幸地,是的,他們建造了那些東西。但抵抗運動正處理這個情況,基本上已經解決了。但曾經建造過寬廣的地下城市用於這個目的,尤其在德國。

Rob:這是Doom末日計劃的一部分?

Cobra:不是,但有關聯。

Rob:好的。我想提一下芬蘭的持刀行凶,有人在殺傷途人後逃跑,我想超過120人。這是真的,我們看過視頻。我可以想像這不完全是一次假旗事件,我想你確認一下這是不是。但我不知道那些傷亡數字正不正確。你能否評論一下。

Cobra:這取決於你如何定義假旗事件,但我會說很多那些事情是真的。不是演員在做戲,真的有人死在那裡。正如我之前提到,這些事件的目的是執政官在被拿下前為了製造盡可能多的苦難。這就是為什麼有如此多這類事件在媒體上出現。那些事件正是為了製造恐懼,被人拍下來並通過大眾媒體傳播。有一些是演員在做戲,但有一些是真的有人受難...

Rob:是的。這些是被觸發的腦控人士,可能還有一些人在附近做支援,但絕對是真的。自從我們上次談話,我還沒有機會問你曼徹斯特爆炸。我還沒看到這次爆炸的任何證據。有一張人們在過道上的照片,他們宣稱這些人都死了...這是不是一起真的事件?或者是假造的?

Cobra:這幾乎是假造的。

Rob:謝謝,這是我對這件事的直覺。現在我們談一些正面的話題。越來越多人認識到自己與生俱來的力量,我建議大家看看那份Cobra揚升會議的記錄.....Cobra,關於你在揚升會議上分享的信息,對於顯化光的勝利你有沒有補充?

Cobra:你提到了第一和第二步。你提到決定,提到觀想的那部分,但也要有實際行動的部分,這是第三部分。重複這三步將會顯化任何事物。這是顯化法則非常濃縮表述。我當然可以用很多個小時甚至幾天來解釋,但我們現在沒有太多時間。這些東西需要訓練。如果有需要,我肯定會在將來的會議上談到,因為人們需要練習和做得更好,我們作為集體將會更有力量。對任何嘗試打壓我們的團體來說,我們已經達到一個從未有過的團結水平,也獲得了從未得到過的力量。所以我們是在獲得勝利的一條很好的道路上。

Rob:好的。我們最後要留些正面的信息,告訴你們關於我是臨在的祈求,用你的心,靈魂和感覺去採取行動。很明顯在一些顯化的方向上我們常常...你知道人們會想到世俗的事情-"我想要輛新車"。於是我們告訴這些人"去汽車經銷商那裡拿份手冊,把一張圖片放到金字塔里,然後嗅一塊地毯並且觀想一輛新車的氣味,然後...."有個人真的...他們沒有得到一輛新車,但他們獲得很大的租金返還而租到一輛車,這是他們能負擔的,於是他們感到顯化過程是真實的。這不只是"哦,我觀想了"就會實現,你需要在這個顯化過程中保持高振動,對嗎。

Cobra:你必須堅持你的決定。即使有些事出了差錯也不要放棄。永不放棄,只要繼續下去。

Rob:是的,永不放棄光的勝利。再次感謝Cobra來到Victory of Light節目分享你豐富的知識和對世界形勢和抽象問題的洞悉。非常感謝。

Cobra:謝謝你的邀請,光的勝利。



SOURCE:
http://thepromiserevealed.com/cobra/
http://2012portal.blogspot.com/2017/08/a-new-cobra-interview-by-rob-potter.html

erttq0101 翻譯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