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四季第二集:月球創造者之謎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四季第二集:月球創造者之謎

揭露宇宙第四季第二集月球創造者之謎





內容簡介:科里.古德探討我們的月球的起源,它的到來對一個開發中國家所帶來的重要變化,在數百萬年前。在此之前,我們已經瞭解到,許多外星物種有基地在月球表面。現在,它揭示了誰建造月球?它最初的用途是什麼?它是如何傳輸到我們的太陽系?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四季:第三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大衛•威爾科克:歡迎回到《揭露宇宙》節目,我是主持人

大衛•威爾科克,我旁邊是

科里•古德。這集節目中我們要開始討論超級地球以及特別是那次大災難的倖存者們,根據與我有接觸的知情人士還有寇里得到的一手消息,超級地球被毀滅,碎片散佈火星和木星之間,成為了我們現在所稱的小行星帶。這是非常有趣的資訊,令我們很多人嚮往已久,解開了多個謎團。寇里,歡迎回到我們的節目。

科里•古德:謝謝!

大衛•威爾科克:我下面要談的是理查•C•霍格蘭的高層內幕人士布魯斯告訴我的有關超級地球文化的本質。他向我透露的很多資訊與你從智慧平板中看到的相符之處很多,我個人認為不可能是巧合。當我倆在2014年10月開始詳聊時,他說的很多事都可以被你的一手材料獨立證實,真是難以置信。這是很難向觀眾解釋的,相同的資訊來自不同的知情人。我保留了很多資訊,但絕不會在網上公開,這樣才會贏得大家的信任,我才能聽到更多實情。如果我會因此丟掉性命或惹上麻煩,那我就不會把它公諸於眾,但是現在我們已經到這個地步了,應該趁時機打開閘門,釋放真相。讓我再回述布魯斯揭露的最初定居到超級地球的那個種族。首先,他說他們身高有70英尺(21米)。有可能是因為那個行星要更大些。引力也因此不同,所以上面的生命體體型也會大些。你覺得有這個可能嗎?


科里•古德:是的,氣壓會不同,諸多方面的因素。

大衛•威爾科克:他說這個種族有極為先進的技術。他們是由資料得來這一結論的,他們好像是在試驗“轉人類技術”來把他們的人形融合到…因為他們長得還是人形,不過是巨人的個頭,70英尺,70到90英尺高,把他們的人形整合到某種電腦,互聯網一樣的主機。

科里•古德:如果他們真的在玩那類技術,我可以想像後果會很嚴重。

大衛•威爾科克:他認為很可靠的另一條資訊,也同時被太空專案的內部人士雅各所證實,說是這群人早就進化到無需口頭交流的階段,用嘴說話對他們來說太慢了。他還被特地告知,他們研製了某種類似無線互聯網的交流方式,用微型波動,他們臉上的光,皮膚色素之類的。

科里•古德:微型…就像我們有“微表情”。他們有微型面部光暈, 就好像燈光秀。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你確實聽說過?

科里•古德:對,不只是他們會那樣,有些還用心感來溝通,有一種光,像是光暈,或是幻影。

大衛•威爾科克:你肯定有些人的腦子和皮膚電壓像電子人一樣整合一體?就好像兩個人之間用寬頻互聯網互傳資訊?

科里•古德:我說的是一些高度進化的人種在交流時,他們心感交流時身體會發出光暈。還有其他資訊,那是一次大規模的資訊交流。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布魯斯所說的完全神經機械控制真的有可能?它可能是基於電腦技術連入人腦來觸發面部的波動?

科里•古德:是啊,如果他們輕率到會把東西連入他們的神經系統,那當然可能。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所做的正是如此,他說他們有能力把他們的神智上載。

科里•古德:他們找到了受體嗎?我是指有沒有找到被植入的受體的屍身?

大衛•威爾科克:那個據說是一部分,我一會兒會再詳談。但這很有意思,不是嗎? 因為他也是第一次聽說。沒有任何一個人掌握全部的真相,對吧?所以很令人洩氣,即使是在你這一層,資訊被分隔化了。沒有一個人能掌握全部的資料。

科里•古德:是的,月球作戰指揮部的某些區域我都從未被允許進入過。

大衛•威爾科克:好吧,我們一會兒再討論他們發現的屍體。接著講布魯斯的敘述,他說他們有技術在各個衛星上建造基地,那種技術用的器材只有棒球那麼大。我猜越小越容易操作,他們可以把它傳到過去。它就會穿越時光回到過去,它會用微型機器人向外擴建,它們會挖掘進入月球地下來建造基地,而後傳到指定的時間,這樣他們需要時基地已經準備好了。你有沒有聽說發生過類似這樣的事?

科里•古德:沒有往過去傳發,某種內含微型機器人的 立方體或是球體。那聽來像是類似人工智慧技術。

大衛•威爾科克:是,但那樣的科技是有可能存在的。

科里•古德:以我所見,我不能說不可能。

大衛•威爾科克:明白。我現在要給你放一段短片,是一個機器人,其實只是一張裝有晶片的鋁箔,它能搬東西。我們來看看。這個短片讓我毛骨悚然,因為如果這些小東西可以到處爬來爬去,還能搬運和建造。如果它們產生自我複製的能力,能吸入其他材料,我們現在就已經能研製出來。如果我們的科技比現在再先進一百年 再先進上千年,上萬年。這類微型機器人可能變得很瘋狂,不是嗎?

科里•古德:是的,就像我說的,微機器人和人工智慧都有一個巨大的隱患。秘密太空項目的所有人以及超級聯盟的成員們都認為那類技術有出大亂的可能。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來聊聊月球吧,因為它是這一集的主題。根據你聽說的,月球在被運到地球前是什麼樣?


科里•古德:有些報導說他們在地下深處建基地用人造的材料製成月球的表面,或者說月球的機身是…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說月球中心有個機身,他們一路深挖才挖到的?

科里•古德:我個人並不清楚。 有兩個不同的報告,一個說它是被掏空的衛星被匆匆派上用場。另一個聲稱它是被建成的一個巨型場地。

大衛•威爾科克:你有沒有親耳聽人說月球,也就是地球的衛星比太陽系中任何物體年代都更久遠?

科里•古德:我聽過基本上相同的說法,要麼說它很可能不是來自我們太陽系,要麼說它是極度的太古老,不可能是出自太陽系內層或是類似的講法。具體我記不清了,但是有說地理年代不相符。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下面就由大家看信不信了。那個知情人雅各是永遠不會上鏡頭了,他告訴我月亮是被傳送到我們太陽系的,它比太陽系其他行星更古老,它是從別處而來,這些超級地球上的人在最後一刻把它傳送來,這又引回到布魯斯說的事,他們把棒球大小的微型機器人發送到這個古老的行星系,傳送到他們敵人沒有監視的遙遠的一角,因為他們知道就要被敵人全盤覆滅了。也知道他們建的環帶即將被毀,他們居住的行星就要被摧毀,時間緊迫。我聽說的故事,不知是真是假,說是這樣棒球大小的微型機器人被發送到另一個古老的行星系統,月球曾在那兒,為了避免被敵人找到,它穿越時光返回到很久之前。他們用微型機器人造成了月球而後把它傳送來,然後超級地球文化的精英,就在星球爆炸前的最後一刻把他們自己傳送到我們所知的“月球”。這件事說來就越發奇異了,因為布魯斯說有120億到160億人,身高70到90英尺,全部被傳送到月球。他說他們有第一手的資訊說建滿了智慧型的居住地,有20到40英里深,整個區域都建有房間,整個月球的球體內部20到40英里深度內都佈滿了可以穿行的走廊。所以說那並不是假的,只是你還沒見過。

科里•古德:沒見過。

大衛•威爾科克:但你的確聽說過超級地球覆滅後逃亡的難民們是跟月亮有些瓜葛。

科里•古德:是的,他們來到了月球,然後下到地球,以難民身份逃離大災難。

大衛•威爾科克:按照布魯斯說的歷史時間表,他們在月亮內部住了很久,然後才又到地球,我們來說說這個吧。你聽說過月球裡面曾住過人,還是他們逃離大災難後到月球表面嗎?

科里•古德:他們說他們來到月球裡面。

大衛•威爾科克:從裡面?

科里•古德:對。

大衛•威爾科克:這和我聽到的是一樣的,說月亮被小行星屢次衝擊。住在表面的人是無法倖存的,所以他們不得不住在地下。而且他們創造了高度先進的電腦程式來控制月球環繞地球的軌道 ,主要是因為如果他們找不到一個行星來環繞的話,他們會被太陽的引力捕獲,會被太陽焚盡。他們設計環繞地球的軌道產生了潮汐,最終使地球成為更適合居住的地方。那不會馬上就實現。你聽說過月亮繞地球轉所產生的潮汐把地球變成更適合生存的地方?

科里•古德:我知道它絕對引發了很多變化,但是在那之前就已經有生命了。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他也是這麼說。

科里•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但是潮汐有可能給地球帶來更有活力,更多元化的生命,對海洋也是,變得更大得多。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他說地球就像是個沼澤地,而且非常炎熱,在這之前只有淺海存在。你聽過這回事嗎?

科里•古德:嗯,我所聽說的地球的歷史和大眾所知的地理歷史,基本是一致的,只是他們沒提到地球歷史上各次規模不一的多次大災變。

大衛•威爾科克:你聽說過地球曾一度炎熱潮濕,而且只有淺海,住起來不怎麼舒服?

科里•古德:以前情況很不同,我沒聽說它不適和住人。

大衛•威爾科克:明白。下一點,他說這些人,120到160億人被傳送到月球,是他們社會的精英階層,這個故事中的這一點和你所接觸過的其他逃難文明基本一致,是吧?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整個人口超過1兆,120到160億人只是其中很小一部分,他們會自謀生路,他們知道其他同胞都面臨末日。

科里•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他說他們的情報是說月球被重擊住在裡面的人在最早那次襲擊時都喪生了。所以月亮來到地球時已受了嚴重損傷。這跟你聽到的相符嗎?月球在來地球的路上遭受重創?

科里•古德:是的,這一點與你在觀察月球時能看到的損傷是一致的。

大衛•威爾科克:這我可不明白了,請解釋一下。

科里•古德:月亮的一面受了嚴重的損傷,跟火星經歷的過程有點像。一面受損嚴重,相比之下另一面顯得幾乎是完好無損。

大衛•威爾科克:他當時跟我這麼說的時候,說是經過允許的情報發放,我們開始看到各類報導,他們其實是把月球稍稍轉到一個不同的角度,然後這些所謂“海”的區域,這些陰暗的區域一起形成了一個方形,一個巨大的四邊形幾乎覆蓋了整個月球表面,把它稍微傾斜一點就能看到那是一個巨大的方形。 寇里,這事實在是令人震驚,地理的四方形在天然的衛星上,按說是不可能存在的。你覺得我們看到的是什麼?他們為什麼要告訴我們這一點?

科里•古德:那是軟性揭露,因為他們如果準備要局部公開,告訴大家古代外星人曾來我們的太陽系,就像我們曾聊過的,他們想要給我們顯示的東西之一就是月球表面的很多廢墟。我們有很多圖片,有一個巨大的扭結碎裂的高塔,扭曲或是被折彎了,好像被衝擊波擊中過。有很多源於不同年代的文物。月亮其實像是某種史料存放盒,來自超級地球爆炸時那個久遠的時代 也是地外人,可能還包括地心族群,在經歷了這些巨大變化後已經在大開戰局,加上這些被送到地球的難民群。那是我們星球史上創傷重大,天翻地變的一個階段,那些難民像潮水一波波地湧來。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重溫雷特利•斯科特的電影《異形》時,有一個長相詭異的巨型太空怪物是在一個古老的外星人廢墟中發現的。 電影中的外星巨人椅裝置,注意看在椅子的左邊穿太空服的人與其的對比。 近距離觀察巨大的椅子 然後故事會涉及到電影 《普羅米修士》的內容,一群高大、禿頭、皮膚慘白的外星人,眼睛烏黑。 我看那個電影感覺很糟糕。有些人很喜歡。我覺得看了太受創傷。但你覺得這類氣勢洶洶的巨人把我們現代人類當做錯誤要連根拔除,好像我們是個失誤,他們社會來的這一個傢伙來到地球,創造了我們…別忘了,他在影片開場就散解無痕了,你認為那是陰謀集團所信仰的說法與這個古代建築種族有關?

科里•古德:是很有關係。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你能再詳細講講嗎? 是什麼樣的信仰系統?

大衛•威爾科克:我聽過有關他們信仰結構的幾種不一樣的說法,但是基本來說他們的信仰相信這一古代建築種族是他們的…有人稱它為先祖或是他們的古代血統。他們自認為精英,他們的血緣可以追蹤到這些古代外星神們。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為什麼恨我們?為什麼要殺我們?

科里•古德:這和他們編的故事就合上了,把地球上一部分人口消滅掉,是因為我們是無用的飯桶或是血緣不純。這和他們的神話以及他們對人類未來變態的邪教幻想相符。那就是他們打的算盤。

大衛•威爾科克:像《普羅米修士》這樣的電影,其中的人物發現到那些古老的遺跡,那對他們豈不是像宗教聖禮? 是他們認為可以最接近遺跡的機會,也許正因為他們屬於地球的陰謀集團,他們反倒不被允許去看?他們是不是被告知這些電影裡演的與事實非常接近?

科里•古德:那要看情況了。那群人種很多人公開是做科研的,而另一些人屬於這類黑幫一樣的邪教,他們可能會出來,做類似於朝聖的訪問,如果他們相信這個結構或是這個地方對他們有意義。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可以出遊到太陽系,有時會去參觀這類地方?

科里•古德:那要看是誰了。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他們去參觀,就相當於去給他們的神人們朝聖?


科里•古德:是的,我所描述的參加這類會議的一些人是有權到地球外世界的。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耶穌的出現只是在兩千年前,對他們來說就不起眼了,因為這些神要古老多了,而且對他們來說更神秘。

科里•古德:是的,更加…有些有好幾千萬年之久有些真是古老,他們無法準確地確定年代。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你同意布魯斯所說的有關…你並未拿到資料,但是120億到160億人口,其中很多在月球到達地球的過程中在地窟中喪生,而且建築結構遭受嚴重損害?

科里•古德:結構遭受嚴重損害。

大衛•威爾科克:他還說它那時只是勉強還能運行,雖然是到達了地球,但是遍體鱗傷,與最初建成時差遠了。

科里•古德:是的,我只知道它與地球形成了潮汐相連的軌道,到如今各個外星組群,包括我們都在上面有基地。還有很多有關月球的秘密我還不知情,我被告知它是類似逃生艙,或是諾亞方舟把難民們帶到這兒,因為一場大災難使生命無法在他們的行星上繼續。

大衛•威爾科克:那你有沒有聽說月亮上有某種人工智慧或是月球的電腦系統可能有人工智慧?

科里•古德:我知道他們有全息技術、全息照片和其他詭計來隱藏月球上的一些東西,但是…

大衛•威爾科克:你的意思是什麼?

科里•古德:用全息照片覆蓋一定的區域使它們無法被望遠鏡看到,或是當他們在搞秘密活動,但我不知道人工智慧或是超級電腦在月球核心內運作的事,

大衛•威爾科克:另一件事來自幾個不同的內部人士,還被其他知情人核實,所以我認為是很可靠,也很有可能性。他說月心裡的那些人有些確實成功地移居到了表面,他們在那時開始建築多個水晶圓屋頂,是用透明鋁一類的材料造的,它的表面種有樹木,還有文明社會,因為那個區域有氣壓。這跟你聽到的有相似之處嗎?表面上真有水晶拱頂嗎?

科里•古德:是,月亮上有各種形狀的建築廢墟。

大衛•威爾科克:你親眼見過那些遺跡嗎?

科里•古德:見過。

大衛•威爾科克:所有你在飛越月球時親眼看見了什麼?

科里•古德:有圓頂屋、四方形的建築、塔樓,很多被埋在了像是浮土裡面,月球沙 。但所有這些,參觀的人都是看不到的那還有來自各個不同時代的歷次衝突造成的損害,遊客都是禁止參觀的。那是為了紀念過往的年代而保存的,那時還有公開的戰事衝突,他們還沒組建那些聯邦和條約,還沒有在月球上建立那麼多外交區,簽署那麼多外交協定。雖然他們有互相競爭的項目,這些措施防止多數成員介入公開衝突。

大衛•威爾科克:讓我們看看幾段短片,這來自“揭秘計畫”,屬於公共領域,開源公開,有人給這一個目擊者看了圖片,他說是在月球上有蘑菇型的建築和圓屋頂。 視頻中: 卡爾•沃爾弗中士:他給我展示這是如何工作的,然後我們走到實驗室的一邊,他說:"順便一提,我們在月球背面發現了一個基地。"我問:"誰的基地? 你意思是什麼?誰的?”他說: “我們在月球背面發現了一個基地。”我那時開始害怕了,我有點害怕,心裡想要是這時有人進屋來,我們就會有危險。我們就有大麻煩了,因為他不應該告訴我這些事。我是很入迷,但我也知道他正要跨足進入他不應介入的禁區。然後他拿出拼圖中的一張,指給我看一個幾何形狀的基地。有塔樓,有圓形的樓。有很高的塔樓,還有像雷達天線盤樣的東西,它們都是很大的結構體。我沒再跟他說什麼,因為我又開始擔心,覺得隨時會有人進來,會抓到我倆在聊這個,我們就有大麻煩了。我們就到此為止了,我沒再深究。我…我就把它存檔了,但有趣的是我每天回家都會想,“真希望會在新聞上聽到這些”。我打開電視看他們是不是要公佈:“我們在月球背面發現了一個基地”,我真是好天真。至今已經三十多年了,我們還是沒聽到消息。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收錄了那份證詞,我們又有照片可以獨立證實月亮上有這些東西,真是很吸引人的相輔相成的證據。我還想很快地問你幾個問題。 首先你說你看到了貌似玻璃的圓頂屋?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它們被砸碎了嗎? 有些玻璃快碎了?

科里•古德:沒錯,它們不是完好的。

大衛•威爾科克:從外表看,損傷到底有多嚴重?

科里•古德:它們看來很古老,損毀嚴重。

大衛•威爾科克:它們還是透明的嗎?

科里•古德:它們並非是完全透明。

大衛•威爾科克:是覆蓋有灰沙之類?

科里•古德:對。

大衛•威爾科克:你提到的方形建築…那些方形的建築也是用同樣的透明材料造的?

科里•古德:不是,有些看來像是用某種石料或水泥之類的人工建材。

大衛•威爾科克:那塔樓呢?也是玻璃一樣的材料做的?

科里•古德:對,又高又細,而且歪歪扭扭,就好像被衝擊波擊中過。

大衛•威爾科克:這個話題顯然還有很多可聊的,但關鍵是你的確看到這個文明社會,不論它到底是何方神聖,在月球建造了拱頂又開發了月球表面,他們遭受了猛烈的攻擊,因為這類損毀不可能是自然災害造成,這是災難性的破壞。

科里•古德:是災難性的,但我也聽說曾有很多規模較小的災難發生。你想,要是有一個行星在你的行星系爆炸,它肯定會打亂整個佈局,會有些麻煩久久不能解決。

大衛•威爾科克:有道理。

大衛•威爾科克:有些問題會持續一段時間。

大衛•威爾科克:這輪討論可真是引人入勝。這一集的《揭露宇宙》又接近尾聲。我可又是眼界大開,我希望你也有同感。我是

大衛•威爾科克,謝謝您的收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