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四季,第十一集:觀眾提問四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第四季,第十一集:觀眾提問四

揭露宇宙:第四季,第十一集:觀眾提問四






大衛•威爾科克 David Wilcock 採訪參加秘密太空計劃 (SSP) 二十年的科里•古德 (Corey Goode)(軍方35層級內幕人士),講述其身在太空計劃所觀察到的太陽系情況,遇上高等外星文明及組成聯盟、參與一系列會議至今的事跡,他在持續幾年的隱姓線人後決定公開揭露接受與大衛威爾科克David Wilcock 進行他參與20年祕密太空計畫細節的這場驚世駭俗、奇異的採訪。

內容簡介:科里.古德和大衛再一次回覆聽眾張貼在評論上的問題。

他們將無保留地回答你們關心的問題,有關日益猖獗的暴力疾病、失踪人口發生了什麼事、以及誰可能被人工智慧感染。

另外,我們瞭解到的地心人與神話般的神與天使之間的連繫,還談到了揚升是怎麼回事!

下一集:揭露宇宙 :第五季,第一集:天體時間線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大衛•威爾科克:歡迎來到《揭露宇宙》節目。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我們的嘉賓是超內線知情人科里•古德。這一集我們會回答觀眾的問題。請抓住這個機會,如果你已經參加過論壇或在觀眾意見欄寫過意見,我們經過瀏覽挑選有意思的話題在節目中討論。科裡,歡迎回到我們的節目。

科里•古德:謝謝!

大衛•威爾科克:第一個問題是:“我們如何確定一個人是否已被人工智能感染了?”

科里•古德:我們是無從所知的,除非用秘密太空項目用的特殊設備做測試。他們把儀器放在你的生物電場附近,如果測出的可識別的信號超出一個,他們就知道你被感染了。那不是隨便在這兒就能測出來的。

大衛•威爾科克:再對這個問題深入探討一下,他們其實是在問人工智能對人類的侵染到底有多普遍?還是主要是秘密太空項目的問題?這涉及地球上的人們嗎?

科里•古德:人們是會被感染,但如果他們對人工智能沒有實用價值,它就不會在那些人的身體中久留。它會繼續前進。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除非有特殊原因人工智能不會寄居在人身上?

科里•古德:除非它是把人當寄主,等待機會侵入另一項技術或另一個人做真正目標。

大衛•威爾科克:一個地球人對人工智能有什麼用處呢?有什麼樣的例子?因為有些人會以為他們是一場茫茫宇宙大戲中的一角,他們是重要的角色,而且人工智能會寄居在他們身體中。

科里•古德:人工智能可能利用一個人做寄主,只在他們的生物神經場裡待著,直到它們找到更好的寄主,能讓它們可以進入它們想要進入的電子設備。讓我們假設一個土著人碰巧發現了飛艇的一片碎片,他們拿來玩,結果被感染了。在被傳染給其他人之前它就會在他們的生物神經場裡待著。最後進入一個使用先進科技的人體內,那個人就成為它們入侵科技的入口。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的聽來像是人工智能對地球人有興趣只是為了要打入某類技術。



科里•古德:沒錯,你更像是一個載體。

大衛•威爾科克:除了利用寄居人體來入侵地球科技,它們是否會有其他企圖?

科里•古德:身處關鍵職位的人們,很多都會被真正的納米人感染。這些納米人可能被設定程序,也可能受人工智能遙控。

大衛•威爾科克:下一個問題來自阿爾香·貝爾。阿爾香·貝爾,我想這麼念應該是對的。地底組群和收割。有關這個問題的背景你要是還沒讀過《一的法則》,他們用“收割”這個詞,其實指的是“揚升”。在《馬太福音》中,這詞指的就是揚升。“如果地底人們在這已有一千七百萬到一千八百萬年,他們怎麼還沒被收割?他們逃脫了被收割的命運了嗎?他們難道不想進步嗎?”

科里•古德:他們已經達到了第四密度。他們留在這個行星來協助這個行星協助我們。

大衛•威爾科克:第四密度就是說他們已經揚升了?

科里•古德:是的。他們根本是…他們本應是這個星球以及她的居民們的管家。

大衛•威爾科克:鑒於他們在此已有這麼久遠,我想要再確認一下從一個密度轉到下一個密度時間的概念也會改變,對嗎?

科里•古德:對,他們對時間的經歷會與我們的不同。他們對時間有不同的感受和經歷。

大衛•威爾科克:按照我們傳統的理解會是什麼樣?

科里•古德:我們會把時間每十年一分,十年對我們來說是很長一段時間。十年之後我們會一臉皺紋,兩鬢斑白。對他們來說就不一樣了。一百年對他們來說可能就跟我們的一到五年差不多。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說他們的生命,他們真正感受的生活,一百年可能覺得像一年?

科里•古德:對。

大衛•威爾科克:那是不是很奇怪,他們可以與你對話,談話的時間對雙方是一樣的?

科里•古德:是的。你會以為時間有可能會有被稀釋的感覺。我猜因為他們是高密度的生命體,他們往下調整要比往上調容易多了。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能與你談話是因為他們可以改變時間的流程。

科里•古德:還有可能改變我們時間的流程或是我們對時間的感官。

大衛•威爾科克:你有可能進入了加速的時間場,你在被送回來之前,又被退回去。

科里•古德:是的,但那只是猜想…對於他們具體怎樣把我的時間調來調去,我也不清楚。

大衛•威爾科克:揚升中的一步是太陽爆發,這個觀眾的另一個問題是:“他們是如何避免這類強烈的太陽爆發,那種太陽能量的釋放?”

科里•古德:我並不知道他們是否有必要去避免。所有對我們有影響的能量對他們是一樣的,被陷足在我們太陽系的所有生命都會被影響。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準備好回答下一個問題了嗎?

科里•古德:準備好了。

大衛•威爾科克:這個問題是Azgard123問的,“科裡從20年之後回來報告,當權的人士有沒有獲知他在未來做的貢獻?”這個問題還繼續下去,主要是問:“他們是否知道在把你送回來後會有什麼樣的事發生在你身上?”換句話說,你要是升上太空經歷了未來的20年,他們把你接回地球後,他們也能看到你在今後20年的經歷嗎?

科里•古德:我知道他們有能力,但是從邏輯來說,對每一個人,我不知道那樣做是否現實,不過話說回來,他們手裡拿著這個頂級機密,按說應該會。我其實也不知道。但是當我回來後做完報告,他們的確知道要對我嚴加監視,還時不時把我召回去重做報告。他們把我召回去與其他人合作,把我記憶洗白,讓我重返20年前的普通人的生活。

大衛•威爾科克:我想這位觀眾還想知道陰謀集團對未來將要發生的事知道多少?他們做了多少準備?對事情有多少了解?換句話說,你上我們的節目,他們怎麼會不知道?他們怎會沒意識到?

科里•古德:問得好,他們是在用一種人工智能技術來預測未來。我們聽到很多消息,說陰謀集團即將倒台,大批人會被逮捕。與諸多想要推翻他們的組織相比,他們總是快一步,就是利用這一技術。所以老實說,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不插手或是預測到這一點,除非是另有人阻止他們幹涉。

大衛•威爾科克:光是遙望未來的行動本身是不是就能改變未來?

科里•古德:沒錯,就像科學家觀察實驗就對實驗有改變。觀察本身就對實驗有影響。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即便只有一兩個人知道有件事可能要發生,那就可能改變事情的結果。

科里•古德:這是有可能的,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好,下面這個問題我們可以聊上一整集,但讓我們試著回答一下。這是羅·梅爾2012問的。有關20年與回退項目洗腦隊的成員守衛者聯盟對記憶洗白持什麼看法?守衛者種族是對此支持,還是它只被光明會使用,低智商但是有高新技術的外星人種族也可能會使用?簡而言之,各方面對記憶洗白的過程持什麼觀點?宇宙中慈悲的生命種族會准許它的使用,還是只是被迫聽之任之?

科里•古德:他們嚴格執行不直接干預的政策,他們因此無法來插手來阻止它的使用。但我與球形存有對話時從未談到這個話題。我們從未談到,它侵犯道德倫理,是不應該發生的。至於問題的下半部分,有惡意的外星人以及他們的代理人,光明會的各個分支,不管我們怎麼稱呼他們,他們絕對是在使用記憶洗白技術。對他們來說它只是標準操作流程而已。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還有一個問題是來自“水粉星系Z”。這是個很有色彩的名字,我幾乎可以想象出來。失蹤的地球人類在太空成為奴隸我們人類現在是爬蟲人或其他非人類種族手中的小兵或奴隸嗎?

科里•古德:星球間和星系間販賣奴隸的交易,販賣人類奴隸的交易是很複雜的事。被抓到的一部分人被轉交給爬蟲人。但是那些人被當做貨物,被販賣給很多其他的文明社會,被用在很多不同的用途。爬蟲人利用我們從事非常邪惡的目的,很多人都知道。

大衛•威爾科克:那些與人類相近的種族呢?

科里•古德:外界有很多與人類相類似的種族,他們也參與奴隸販賣,涉及星際企業集團和秘密太空項目的不同分支。但我不…一般來說,爬蟲人之流接受的人類,接收的奴隸不會被吃掉。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下一個問題來自WM。最早在火星定居的種群與馬爾戴剋星上與他們作戰的種群是同一種,還是不同?我覺得這個問題的前一部分做了一定的假設,就是認定火星和馬爾戴剋星交戰過。我們先談這個,然後再繼續討論剩下的問題。你有沒有證實火星和馬爾戴剋星曾交戰的信息?



科里•古德:我與卡莉在圖書館裡談到過這事,她說是的。當時那裡有兩個不同的組織,一個在火星上,一個在馬爾戴克,他們之間有衝突。我可能想當然地認為他們是不同的種族。我不記得她具體說過他們是否屬於不同的種族。那是我的假設。我以為他們的個頭不一樣。我的意思是,這正是…那就是我們在靈通時我接收的意象。但他們也很有可能曾一度屬於同一種族,當時在打內戰。所以我也不完全肯定。我知道他們之間在打仗。但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同胞。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說超級地球很大火星相對很小,幾乎是衛星的大小,如果他們是從那兩個行星各自土生土長,他們的個頭應該會不一樣。

科里•古德:是的,不同的重力、大氣壓都會決定生命體的大小、骨密度等等。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第一部分我們講清楚了,接下來講第二部分吧。馬爾戴剋星人建立的帝國是被哪些來自太陽系外的種族或組織摧毀的?他們也到我們太陽系定居了嗎?還是轉身就走了?他們是現代天龍人帝國的前身,還是另一群人?”

科里•古德:我所得到的信息說明在馬爾戴克和火星的派系,在交戰期間他們的黑客相互打入了對方的防衛網絡,試圖用這些武器來打擊對方。那樣做…

大衛•威爾科克:等一下,首先防衛網絡是怎麼回事?

科里•古德:防衛網是古代建築種族圍繞整個本地星團建造的,大概包括附近的50多個星球。

大衛•威爾科克:從我們的角度看那個防衛網看來會是什麼形式?

科里•古德:很多是呈球形,有些是入侵用的,有些是防禦用的。

大衛•威爾科克:像龐大的金屬球?

科里•古德: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它們是不是金屬造的。很多情況下,它們會被挖空或使用衛星,然後加以改裝。

大衛•威爾科克:就像死星一樣。

科里•古德:是的。我見過的信息與一些呈球狀類似衛星的建築有關,它們有些看來有個洞,有些外部結構已被塵埃、浮土等等掩蓋得看不見了。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你是說火星和馬爾戴剋星雙方都想要侵入這些死星?

科里•古德:是的,用於與敵方作戰。這麼做,這就是怎麼…這類行動之一就導致了超級地球的毀滅。他們這麼做摧毀了古代先祖古代建築種族所建的用來保護本地地星團的防衛網。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說火星人毀滅了他們旁邊的行星?

科里•古德:我們也不知道,情況很有可能就是那樣的,除非…

大衛•威爾科克:考慮到後果之嚴重,那豈不是令人震驚的愚蠢之舉?

科里•古德:是啊。

大衛•威爾科克:摧毀他們的星球。

科里•古德:人都是事後諸葛。

大衛•威爾科克:但你認為是火星上的人對馬爾戴克展開進攻,結果把它毀滅了。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有意思。

科里•古德:我指的是…依我所知,雙方都試圖派黑客潛入來使敵方的科技反攻自身。那樣的技術是導致馬爾戴克毀滅的原因。我會認為… 是敵方把星球摧毀的,而不是他們滅在自己手中。

大衛•威爾科克:但這個問題是關於來自我們太陽系之外的組織。

科里•古德:是的,我正要談到這點。防護網一旦被打倒,所謂的基因種植組就借機潛入。他們中有些連累了超級聯邦天龍聯盟也是在這時開始進入,他們大肆挑釁作亂,不僅是在我們太陽系內,還牽連到附近的星團。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根據你的信息火星與馬爾戴克的戰爭沒有第三方或外部組織的介入?

科里•古德:在防衛網被黑客毀掉之前我沒聽說有第三方介入。他們犯了大錯,我們還在付出代價。

大衛•威爾科克:有沒有可能事情確實發生了,但是有關信息你無權得知?

科里•古德:哦,是的。絕對有可能。

大衛•威爾科克:因為我聽過其他內線人說馬爾戴克那幫人當時正野心勃勃要征服諸多其他星球,不僅是在附近小範圍。

科里•古德:我說的是本地星團。包括大約50個星球的星團是在同一個防衛網的保護之下。還有本地星團內部的旅程。他們要是還在與本地星團內其他星球打仗,我想那是有可能的。但我個人沒有見過有關的信息。

大衛•威爾科克:其他一些人告訴我他們當時在與很多附近的星球打仗。

科里•古德:我從其他的知情人那裡聽說過那類消息。只是我沒有親自看到或聽到。

大衛•威爾科克:下一個問題是“健身鼠89”問的。你知不知道有關Rh陰性血系的真相,尤其是O型陰性,你有沒有相關的信息?

科里•古德:我被派遣去研究艇時曾討論過這事。Rh血型的事…他們開玩笑說精英吹噓和談論RH的血統, 他們開玩笑說已經在猴子身上發現。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

科里•古德:所以如果那是外星人的血型,我們的血型到底能有多進化呢?秘密太空項目正在做遺傳研究的人沒把那類說法當一回事。他們認為那種說法純屬瞎掰。他們覺得那更像是宗教性的誇張,光明會的各個分組中的各種宗教信仰都有類似的情況。

大衛•威爾科克:你給大家解釋一下光明會有關血液中的Rh蛋白的宗教信仰到底是什麼?

科里•古德:假如我的理解是正確的,我聽到的都來自不停問我的人,說它來源於一脈外星人皇家的血統或是經過遺傳改造的外星人血統。

大衛•威爾科克:哦,所以你如果有這個蛋白你就有外星人的血統?

科里•古德:很多人都是這麼以為。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下一個問題來自“飛行者”。一個住有幾兆人口的超級行星。這種操縱、強權、暴力和毀滅的病是從何而來?我不理解。所有這些負面的惡行都是人工智能或是執政官或無機生命體搗的鬼?”

科里•古德:那絕對是因素之一。根據卡莉,安莎爾人,就是那個地底人群,給我的解釋,那主要是來自我們經歷的編程程序但我們也有遺傳的因子,是被那些馬爾戴克或火星的難民帶到這個行星來的,大概是在五十萬年前,一直到六萬年前這個時間段。那期間他們通婚雜交,那個顯性的基因,同時也是很具侵略性的基因給我們帶來很多麻煩,比如爭鬥、妒忌和貪婪。很多組織都不知道我們是否能克服這個問題。

大衛•威爾科克:說到底,我覺得這位觀眾就是難以理解,為什麼一個有生命的人會有那樣的邪念來主宰、操縱、甚至殺害他人。你能不能再多談談你與那些最高級的生命體,比如球形存有談話時球形存有對於這類負面行為的發生有何看法?他們有何目的?這類負面的生命體到底想要什麼?他們為什麼這麼做?

科里•古德:我被迫與幾個這類負面的人交往很久,他們好像有一個空洞無法填補。你可以看到他們眼中的陰暗。他們靈魂中有空洞。他們無法像我們這樣感受情感。不知何故,導致別人能感到情緒,而他們不能,他們汲取能量試圖填補這個空洞。那其實沒有什麼道理,這幫人根本就是反社會的病態。他們極為…對我們來說他們就是外星人。與我們打交道時他們戴上面具,假裝是正常人。但是你若與他們接觸久了就很快會意識到他們幾乎根本沒有人性。一個對他人有同情心的人是很難與反社會的病態相比的。

大衛•威爾科克:我認為這是很棒的回答。接下來是“賽德大師”,賽德大師。我對那群巨人感興趣。那些先進的組群在相互交戰,不得不說我很失望。我已聽過無數次了,我們都聽過。但是我的頭腦剛剛才看清事實真相。難道所有人都得這樣?他們教授我們各種絕妙的技術,但同時又教兵法?我們是否繼承了很久以前就開火的戰爭?我們作戰還是為了最初的原因,而那些原因已被大多數人遺忘了?”

科里•古德:完全沒錯。我們還在打仗,這場戰爭延續了超過五十萬年。我們在地球的人類對那些到這兒避難的組群來說就像是他們在背後操縱的小兵。他們利用我們來與他們的敵人作戰,我們只是棋子而已。這位觀眾對正在進行的戰爭很失望。還說:“我已聽過無數次了。難道所有人都得這樣?”

科里•古德:這個星球上的所有人嗎?

大衛•威爾科克:我想是全宇宙的人們。

科里•古德:很多人可能過去就是這樣的。很多人從前沒有那樣的進攻性。有些文明似乎發展得很迅速因為他們相處和睦,有集體感,他們也許是…整個星球的各個種族外表物種都很相似。他們不是相互分裂、相互爭鬥。地球有一點不同。我的意思是,我們有很獨特的遺傳混合,這也是為什麼很多其他組織對我們垂涎,要把我們綁去做奴隸販賣。

大衛•威爾科克:我想指出,你大概已經知道我的新書《揚升之謎》,副標題就是“揭露正邪之間的宇宙大戰”。全書都與我們太陽系曾爆發的戰爭有關。結合你所說的,還有與我談過話的其他知情人士目前所有的研究結果,根據我的研究,你是否同意我下面的觀點?超過一定階段後多數文明一般都是善意的。這不是普遍存在的情況。

科里•古德:不是。我的意思是,有些其他的行星也像我們地球一樣曾受擺弄,但沒有自然發展到類似我們的情況。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里•古德:但這不是常態。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我想這就是問題的核心。那我們就不…宇宙不是一定充滿敵意,有負面感,成長並非必須經過痛苦和折磨。那可能只在這裡發生,但絕不是總會這樣發生的。

科里•古德:我認為困難,一點點疼痛和掙扎是推動發展的催化劑。

大衛•威爾科克:宇宙確實像是批准了這類事情的發生。我想要問科裡他是否知道地底組群與有關地表上神和天使的傳說、歷史和神話之間的關係。

科里•古德:我和卡莉在地底圖書館會面時絕對談到過。神話充滿了史實,通過口頭傳述。故事情節會有變化。但一般都能找到內在的事實。卡莉告訴我地底人群在漫長的歷史過程中曾到地表,在各次規模不同的大災難之後幫助重建地表的文明,提供法規、農業等等協助,你知道嗎?但當他們露面時,他們要麼就讓大家繼續相信他們是神,要麼就乾脆自稱是神。他們那麼做是出於行動安全的緣故,因為他們要人們往天上看而不會往腳下看,看出他們真正的來處。所以他們絕對不會…我不是說所有神話背後都是地底人組群,因為有些是源於從地球外來的外星人。都混在一起。這些古代的神,我們聽過的神話是混有地底人以及從天而降,從地球外來到地球的外星人,他們也用了同一手段。兩者經常會同時訪問一個文明社會,不時地給他們提供信息。他們就會有兩組不同的神來造訪。一個是來自地球以外,另一個是時常來訪問的地底組群。

大衛•威爾科克:讓我們用一個我知道的希臘神話做為例子。有些有關地球上的人與神通婚生育,他們的後代有驚人的本事。比如大力神,赫拉克勒斯能舉起驚人的重量。他有令人驚異的速度。他有超人的力量。我們聽到這類超人的能力,那些地底人有沒有這樣的本事?他們有超人的能力嗎?

科里•古德:是的,他們有揚升後獲得的能力。他們可不會在訪客面前當雜耍一樣給你演示。那是被禁止的。但他們是有在我們眼中像神一樣的能力。

大衛•威爾科克:你有沒有親眼見識過證據?

科里•古德:與卡莉靈通相連就足以令我相信了。 他們的科技本身就好像是魔術。 你四處漫游。周圍沒有燈,但你走到哪兒都有全光譜360度的照明。他們建了龐大的花園和洞穴。

卡莉靈通

卡莉靈通

卡莉靈通

卡莉靈通

圖書館內浮在半空


大衛•威爾科克:你還看見圖書館內浮在半空的椅子。

科里•古德:是的。 我的意思是,這個世界現在任何一個普通人如果被拽到地底去看見有人坐在飄浮在半空的椅子上, 他們大概都會說“這是一位天使”。或是從他們自己的宗教信仰提取借鑒。

大衛•威爾科克:那可真是個有趣的回答。我們聊得興致勃勃。我希望觀眾們也喜歡。這裡是《揭露宇宙》節目,我們下次再見。我是主持人衛•威爾科克。我們的嘉賓是科里•古德,感謝您的收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