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四季:第八集:地球內部更新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第四季:第八集:地球內部更新

揭露宇宙:第四季:第八集:地球內部更新





大衛•威爾科克 David Wilcock 採訪參加秘密太空計劃 (SSP) 二十年的科里•古德 (Corey Goode)(軍方35層級內幕人士),講述其身在太空計劃所觀察到的太陽系情況,遇上高等外星文明及組成聯盟、參與一系列會議至今的事跡,他在持續幾年的隱姓線人後決定公開揭露接受與大衛威爾科克David Wilcock 進行他參與20年祕密太空計畫細節的這場驚世駭俗、奇異的採訪。

內容簡介:在這個特別介紹,科里.古德對我們更新了繼續進行的事,之後他再次被秘密計畫太空聯盟帶回柯伊伯小行星帶基地,然後回到地心。

2015年12月柯伊伯小行星帶會議上,地心聯盟的代表會見了球體聯盟代表中的一位10英尺高的三角頭存有,球體聯盟代表要求地下派系公開自己。

被帶離地球的4000萬人瑪雅族群在昴宿星團建立了殖民地

地心群體之一的安莎爾(Anshar)-女祭司卡麗(Kaaree)決定改變嚴格分離的方針,並準備開始慢慢地對那些『經由大腦意識請求交流』的地表人類進行交流接觸。

科里·古德認為,地表人類和地球內部人類之間的直接接觸,很可能早於外星種族與地表人類之間公開的接觸。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四季:第九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大衛·威爾科克:歡迎收看本期《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今天的嘉賓是科裡·古德。我們要討論的話題是地底世界,我們的節目已經報道過有關的一系列神奇的信息。科裡,歡迎回到我們的節目。

科裡·古德:謝謝你!

大衛·威爾科克:在以前的幾集中,我們已經討論過你第一次與地底族群的人們會面的經歷。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之後你又再次被帶到地底上面或者地底下面去。

科裡·古德:是的。不過在那之前,秘密太空項目在柯伊伯帶的基地曾召開了一個會議,我被秘密太空項目聯盟帶到會上。在我被帶回前…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在那之前”,是指在你再次被帶到地下諸城之前?

科裡·古德:沒錯,在那之前。那是一個比較重要的會。那個地底族群,那個曾與我對話的族群,我現在知道他們名叫“安莎爾”,就是那個戴土星標誌徽章的族群。


安莎爾團體

安莎爾團體

那個女祭司的名字叫卡莉。她會作為他們族群代表團的一員參會,我也受到邀請,我為此非常興奮。


女祭司卡莉

女祭司卡莉

我想他們的代表團是乘自己的飛艇而來的,我沒有親眼看見他們到達。我只看見他們來到我們約好碰頭的大廳,然後陪同他們走過幾個通道到達開會的地方。岡薩雷斯和我…你可以想象我們有多興奮。他們也一臉的興奮和期待。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他們在那之前與球形存有也沒有過聯繫?

科裡·古德:沒錯。根據我們在圖書館的討論,他們之間沒有過任何形式的接觸,這是他們第一次與他們稱之為“守衛者”的外星球人來往。因此他們非常興奮,我們進了會議室…

大衛·威爾科克:這個基地是什麼樣子?你是見過,觀眾們可沒見過。

科裡·古德:是啊。

大衛·威爾科克:那個地方是不是很酷?

科裡·古德:並不是那麼酷,想象中超級先進或精密的地方。更像是…幾乎可以說是很簡樸。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裡·古德:它不像…

大衛·威爾科克:看來像是地球上任何一個建築?

科裡·古德:只是在地下而已。

大衛·威爾科克:明白了。

科裡·古德:像一個地下軍事基地。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裡·古德:沒有什麼特別之處,會令人猜想裡面會像科幻小說的描述。

大衛·威爾科克:屋頂很高嗎?

科裡·古德:一般高度而已。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裡·古德:除了我們進去的那個區域,那是一個會議廳,做報告的場所。看來他們用作儲存的空間都集中在後面。我真的沒太留意,因為我在等著藍鳥人的來臨。

大衛·威爾科克:光線暗嗎?還是像普通的走廊點了燈?

科裡·古德:燈光明亮。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裡·古德:安莎爾代表團到會了。

大衛·威爾科克:到這個會議廳?

科裡·古德:在我們走進會議廳前,我先向卡莉問好,她像是公事公辦的樣子,也許是對這個會議很期待。


但是她很友善很禮貌地向我問好。但你知道,我們馬上走回開會的地方。岡薩雷斯知道在哪兒開會,我不知道。我們往回走…我們一路走時拿我們身後這堵墻做參照物。我們的代表團的位置是面對我們身後這堵墻。岡薩雷斯會在,如果你站在我面前,而我站在大約大約12到15英尺之外,面對著他。卡莉和另外兩個人在前面,除她之外,代表團還有幾個成員。但他們在前面,我們正坐等著拉提艾爾露面,讓我們震驚的是一個長三角腦袋的存有走了進來。

大衛·威爾科克:那個存有在與你見面時連話都不說。

科裡·古德:對,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裡·古德:沒錯,完全沉默。

大衛·威爾科克:在他們之中,他像是最先進的,是嗎?

科裡·古德:也許吧。我也不清楚,不管是第一次還是這一次,他都沒有與我交流。這是最奇怪的事。我站著縱觀全場,大家左看右看。鴉雀無聲。我說的那個三角頭的存有有10到11英尺高(3~3.4米)。

大衛·威爾科克:哇。

科裡·古德:他的頭跟肩膀差不多寬,可能稍寬一點。他很苗條,四肢修長。


三角頭存有的藝術描繪

三角頭存有的藝術描繪

他幾乎像是在水中慢慢地揮動它的…我是說很奇怪。他的腿和胳膊,與上次一樣,他有三個手指和三個腳趾。

三角頭存有的藝術描繪


他像這樣,踮著腳趾站著,就像三腳架。然後他們無聲地交流,這樣進行了好一陣。要想精確的判斷時間幾乎是不可能的。這持續了一段時間。他們就在那站著,相互對視,唯一在活動的是三角頭存有的輕微動作。岡薩雷斯跟我看著對方,東張西望,你能偶爾看到些細微的小動作。然後就結束了。那個三角頭存有…

三角頭存有的藝術描繪

大衛·威爾科克:這段無聲的時間有多久?

科裡·古德:主觀地說,大約30到40分鐘。我的意思是,是持續了一定的時間。

大衛·威爾科克:關於他們所談的事你沒能直覺感應到任何內容?

科裡·古德:我唯一直覺感到的的…我從三角頭存有身上沒感應到任何信息,但是我感到…我感覺到一定程度的焦慮。我感到興奮。我還感到一點疑惑,各種不同的感受,但我不清楚那些感覺中哪些與他們談話的內容有關,因為我們無權進入他們之間交流的界面。之後那個三角頭存有就…就好像換了一個廣播電台,消失了。

大衛·威爾科克:一眨眼就不見了?

科裡·古德:嗯。

大衛·威爾科克:是漸漸淡出的還是突然消失的?

科裡·古德:一眨眼就不見了。代表團都很興奮,同時也有些惶恐不安,也有一點…他們有點不高興。但沒時間閒聊。他們與地底委員會召開會議,就是我第一次與岡薩雷斯一起見的那個,我們在以前的幾集中講過的。他們匆匆趕回去與那群人見面。當他們往回走時…

大衛·威爾科克:只有安莎兒人被獲準與那個三角頭存有見面嗎?

科裡·古德:安莎兒人在那兒,在場的還有另一個族群。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戴的是什麼徽章?

科裡·古德:星型的徽章。


佩戴星形徽章的地底團隊

佩戴星形徽章的地底團隊

大衛·威爾科克:明白了。

科裡·古德:但是他們站得比較靠後。他們正趕著往回走,我正要離開,我問會見進展如何,想跟他們閒聊。卡莉說會面談得不錯,但是他們得知了一些消息,是他們長期以來就想知道的事。他們覺得有點不安,被他們所稱的“守衛者”告知,他們沒有盡到這個行星的“好管家”的職責。她從互通界面得知的其他信息都立即被她帶回到這個會議。

大衛·威爾科克:我認為對這事最有能力提出假設的就是你了。他們為何不是這個星球的好管家呢?

科裡·古德:那個地底族群…我猜理由是出自他們與地表的人們來往的方式,像我們聊過的,有時他們用欺騙的方法,把地表的一部分人當棋子玩弄。雖然不是所有地底族群,只是個別幾個利用地表的人們當小兵與後來到這兒的被他們叫做“基因種植組”的族群產生衝突。我認為在這個話題方面他們還得知了很多其它信息。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你說這些地底族群聚集成聯盟,其中一些人,從我們的角度看和陰謀族群是一夥的,所以對我們來說是負面的?這就是為什麼他們被告知說他們不是好管家?

科裡·古德:對,在這七個組織之中,當他們一起開會時,會議期間他們之間相互很尷尬。有些人互相看不上眼,有些很以自我利益為主,有負面的傾向,有些比較會為他人著想。但還是持自我保護的態度。

大衛·威爾科克:那些在地球上假裝是神靈的地底人組呢?那算是不儘管家的職責嗎?他們不應當做那些事,那樣表現,還是說那些是他們為了引導我們所承擔職責的一部分?

科裡·古德:他們相信那是他們的職責,很多號稱“守衛者”的族群中,很多族群都參與過類似的活動,也認為那是他們的職責。球形聯盟是否同意我就不知道了。她離開之後,岡薩雷斯後來聯繫我,告訴我他們與“守衛者”的會議結束後,他們與地底委員會開的那次會就是那七個組織最後一次的聚頭。

大衛·威爾科克:岡薩雷斯也在會嗎?


科裡·古德:不在。

大衛·威爾科克:岡薩雷斯肯定快發瘋了,因為你們倆實際上就是代表團成員,他們與太空項目唯一的見證,至少是秘密太空項目聯盟…在這個有歷史意義的事件裡“守衛者”與地底聯盟會談時的唯一見證。你們對當時發生的事一無所知?

科裡·古德:完全寂靜,什麼聲音都沒有。

大衛·威爾科克:我想這肯定會讓秘密太空項目聯盟的人很生氣。

科裡·古德:但會議與我們無關。

大衛·威爾科克:那為什麼把你們召去參會呢?你們看不到又聽不到,為什麼被叫去開會呢?

科裡·古德:我不知道。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裡·古德:我不知道。說實話,我也不清楚我為什麼被請去。但這是一個與安莎兒人以及他們聯盟關係開始的序曲 。他們與位於柯伊伯帶的若干基地建立聯繫已有一段時間了。這一政治關係發展已經有段時間了。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說秘密太空項目聯盟接待地底人群去柯伊伯帶有段時間了。

科裡·古德:沒錯,岡薩雷斯已經與地底族群和秘密太空項目聯盟委員會開過幾次會議了。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你進到幾個地下洞穴時,比如地底花園,你看到1950年代經典造型的飛碟飛來飛去,穿越石壁。


地底的安莎兒城市的藝術描繪

地底的安莎兒城市的藝術描繪

科裡·古德:在那次參觀時,他們還帶岡薩雷斯乘他們的一架飛艇飛到這個基地。

大衛·威爾科克:我的意思是雖然我們認為這些人住在地球的內部,他們可以在我們太陽系中去任何想去的地方。

科裡·古德:完全正確。

大衛·威爾科克:我想也可以到太陽系之外。

科裡·古德:超出太陽系。在其他星系還有聚居地。

大衛·威爾科克:是他們的?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這我們還沒有聽說過。

科裡·古德:他們有聚居地,瑪雅人也有,所以…他們也開始變得更活躍,今後我們會更多地聊到有關他們的事。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地底族群具體到什麼地方建立聚居地,你知道嗎?有沒有搬去一些我們所知的星球?

科裡·古德:我知道的唯一一個族群是瑪雅人,他們到了昴宿星團的若干星體。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裡·古德:是的,他們還帶去了大約四千萬同胞,都是從地球帶過去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認為這些人為什麼聽了三角頭存有所講的話會生氣?有什麼來由?是什麼…

科裡·古德:我想不是因為他們自以為是,是因為孤立存在了太久,他們自以為盡他們所能做了正確的決定。每一場大災難降臨,他們都盡力來拯救人類,即便是經常通過不誠實不光明的手段。這是…我不知道。這是對他們中一些人像是敲了警鐘。

大衛·威爾科克:我在琢磨的是你面對層層秘密的紗幕,又無法聽到發生的事。事情結束後一定會有一點震驚又有點失落。你認為他們在被指責為不負責任的管家後,是不是現在收到了新指示,他們會向我們顯露身份,他們對此很恐懼,因為他們有可能會因此被殺害?

科裡·古德:沒錯,是的。在之後他們的會上我聽到的正是如此。會後幾天岡薩雷斯跟我聯絡說與地底委員會的會議 開得不順利,在會的三個組織…我被告知不能泄露是哪三個組織,完全是出於行動安全的原因,很多人都能猜出是哪幾個。歐米茄族群是其中之一。他們脫離了一度所屬的地底聯盟。


歐米茄族群

歐米茄族群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地底聯盟一開始形成是為共同應對來自陰謀聯盟的致命威脅,他們唯一的生路就是聯手協作。那可能有什麼原因讓他們想要脫離,這個決定難道不是關乎生死嗎?

科裡·古德:確實是,但如不透露他們的身份我就很難進一步解釋。

大衛·威爾科克:好吧,所以他們到了這個地步就決定冒風險獨立行動?

科裡·古德:其中一組已經與一個地球外的組織建立了聯繫,他們對非洲很感興趣也有真正的不動產。他們還和其他群組組成聯盟。他們不會孤注一擲。

大衛·威爾科克:明白了,卡莉和她的代表團在會上除了會見三角頭存有,還有什麼其它經歷?他們走後你碰見岡薩雷斯聊了一會。之後如何呢?你就被送回來了嗎?

科裡·古德:我們簡短地討論了一番剛剛發生的事,不同的秘密太空項目聯盟以及各個組織之間的傳言。秘密太空項目聯盟和地球聯邦,兩者都是很鬆散的組織,內部關係微妙,各方有各自的目的。所以總是有些有意思的傳聞。所以我們通常…

大衛·威爾科克:可以與觀眾分享嗎?

科裡·古德:那會有點走題了,是軍事情報有關的…秘密太空項目的下層最近從秘密太空聯盟脫離出來,他們看來是要準備公開透露身份,與隱型戰鬥機被揭秘的方式類似,那是80年代的時候。所以他們不再是委員會的一部分,整個組織都脫離了委員會。有些重要人士曾一度屬於委員會,他們被灌輸了一套謊言,比如大多數飛行物都是人造的,很久以前曾一度存在的外星人現在已經不在了,類似的這類話。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你可剛剛開始了一個火爆的話題,我想要明確我們在講的是什麼。你說秘密太空項目的下層即將正式對人類曝光,這是他告訴你的消息之一?

科裡·古德:沒錯,逐步曝光。我被告知…

大衛·威爾科克:是說那個小型航空飛機X-37B,發射上去後一年內圍繞地球然後再著陸?


波音X-37B航天飛機

波音X-37B航天飛機

科裡·古德:這將很像我們在近地軌道的各類空間站,比國際空間站更先進大約30到50年,他們一個月飛幾次提供補給。他們大概會先從這類信息開始。

大衛·威爾科克:接下來還會到什麼地步?他們有能力在太陽系內飛行嗎?

科裡·古德:在那個層次他們是有能力,但不像太空項目高層那樣有短期行動的能力。但那也可以被曝光。如果這個計劃被曝光,你認為在全球範圍內我們都會被告知軍方有他們自己的飛行器,雖然速度低於秘密太空項目的。他們可以環游整個太陽系。

科裡·古德:沒錯,我聽說的是秘密太空項目下層有若干個內線人正在接受培訓,準備非正式地公開發放他們20年之久的秘密檔案。

大衛·威爾科克:那這些人為什麼要說外星人不存在,只有我們人類?那背後有何策略?

科裡·古德:這是一部分組織正努力推行的部分揭秘的說法,它已經在我們面前展開了。我的意思是,你從電視節目、廣告中可以看到。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私下已經聊過《X檔案》在1月24日播映了令人震驚的試播集,播映日期是在中央情報局自身網站開始小部分揭秘之後三天。那一集《X檔案》 基本上是說沒有什麼外星人,只有我們人類而已。那是穆德一直堅持的說法,“我們一直被蒙在鼓裡,都是人類的作為”。你現在是說這類《X檔案》的內容是他們向公眾故意公開的揭秘內容的一部分?

科裡·古德:沒錯,《X檔案》講的正是多數太空指揮部的人十多年以來一直散布的那套。

大衛·威爾科克:怎麼有人會那麼天真,相信那一套?我的意思是,我不是故意貶低誰,但他們怎麼能否認外星人的存在?

科裡·古德:如果我現在走出門去,碰見的人之中不信的人肯定比相信的人多,就是因為主流媒體的一貫灌輸。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但那夥人在飛行…你說他們的飛行器可以自如穿越太陽系。火星上有金字塔,火星表面有人臉造型,他們以為那些都是什麼?

科裡·古德:嗯,就像他們通過《X檔案》散布的,說是與外星人曾有過零星幾次的接觸,主要都發生在很古老的時代,現在發生的一切都是仿造的外星飛船。現在飛著的全都是。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能看到秘密太空項目的資產嗎?


科裡·古德:他們看得見。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認為看到的是什麼?

科裡·古德:他們被告知那些是概念機型,不要公開討論,不要寫進報告或記錄裡。

大衛·威爾科克:太奇怪了。

科裡·古德:是啊。

大衛·威爾科克:我認識一個知情人,是理查德·霍格蘭的資深同事,他就完全相信那一套。這很讓人驚訝。

科裡·古德:我曾遇過到有人氣得要揍我,是因為他們身處高位。這事一直牽扯到最高層。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你臨走前跟岡薩雷斯聊天,有關秘密太空項目的下層已經開始要被揭秘了的消息,它正在計劃正在進行…還有這些內線正準備要公開露面。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在談你下次的會面前,你和他那次還聊了什麼嗎?

科裡·古德:基本上就是這些。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用了好多集討論你與地底族群的第一次遭遇,你說那是九月的事。那第二次在柯伊伯帶的會面是什麼時候?是何時發生的?

科裡·古德:十二月下旬,再下一次是一月上旬,那次我被領到地下與女祭司會面。

大衛·威爾科克:好吧。那我們講講吧。那你與地底族群第三次會了面。來給大家講一下這次會面是在什麼地方?

科裡·古德:會面還是在同一個區域同一個地下地點,但我已不需要再經過那一套儀式。

大衛·威爾科克:你不用再脫衣到小噴泉中啦?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你可以穿平常的衣服,無需禮袍了?

科裡·古德:是的。我們在城區。她不是那麼…她有一種不一樣的感覺。我猜可能是他們與那三個曾一度是同盟但現在已經脫離的組織之間發生了許多事,他們與聯盟分道揚鑣並不是很順利的一件事。在怎樣處理與地表人群的關係以及他們的文化,如何進行下一步的行動上有很大分歧。

大衛·威爾科克:當然了。

科裡·古德:安莎兒人決定他們會慢慢地開始與那群已經在與他們用直覺靈通的族群交流,向他們伸手相應,告訴他們自己是來自遠方的星系等等各種情形。他們會開始介紹自己。那三個組織對這個主意嗤之以鼻。他們認為這太冒險,會導致他們的滅亡。所以他們就脫離出去,他們不僅是離開了,他們還加強了遠程操縱的反情報計劃。他們也加強了與他們已互通的組織們的聯絡,讓他們對所聽取的某類信息產生懷疑。

大衛·威爾科克:你在與地底族群的人會面,你在他們的城中,而不是他們的廟宇。他們告訴你說,他們接受指示要吐露真相。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除了這一點,會上還發生了什麼事?

科裡·古德:我沒有機會再去參觀或經歷其它任何令人興奮的事情。但我們有機會…主要是閒聊,她向我表明他們從“守衛者”那兒得到了很多信息,告訴我這對他們的社會公眾產生了相當大的影響。他們之間共享信息的方式將是我們在未來用來傳播信息的方式。

科裡·古德:他們有一種類似互聯網的精神聯網,他們能夠聯通上…

大衛·威爾科克:心靈感應。

科裡·古德:他們就像這樣分享知識。你要想象這類大規模的數據發布,他們從“守衛者”那兒得到的數據發布,一下傳到地心的精神互聯網各個角落。她說在那之後,各個城市都議論紛紛。

大衛·威爾科克:你提到過一些負面的事,比如他們做管家不稱職。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還提過他們被指責對我們不誠實。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那他們有什麼值得興奮的?有什麼正面的影響?他們為哪些事沸沸揚揚?那個我也不理解。

科裡·古德:顯然,他們接到了新的指示。這個新指示或新任務將會涉及到與地表的人們用正面的方式接觸,不一定是直接公開的接觸,但會有更直接的影響。在我們與非地球的外星人建立聯繫之前,我們可能會與他們地底人有更開放的交流。在這次與三角頭存有以及外星球人聯盟的會談之後,他們地底族群是否還有另一個可以激動的理由嗎?你覺得他們在長期孤立之後,與外界重建聯繫是不是令人激動?

科裡·古德:這是很令他們崇敬的一個組織,但他們的興奮感…是由於他們掌握了一大批新信息,這諸多消息又是來自一個他們很崇敬但又長期沒有聯繫的組織。想象一下你要是能夠親身會見這群中的幾位,你會有多激動?

大衛·威爾科克:沒錯。

科裡·古德:我的意思是…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是一樣的道理。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這次會上還有什麼重要的事發生?

科裡·古德:倒不是很重要,除了我們聊天的話題。她明確告訴我,她和我之間,還有與這個瑪雅人族群將會有更頻繁的聯繫。毫無疑問,這個瑪雅分離文明小組開始到處露面。

瑪雅分離文明

瑪雅分離文明

我上次在柯伊伯帶聽報告…這個位於柯伊伯帶的基地我已經去過好幾次了,但我從未在那兒看見他們。他們在那兒出現,到處溜達。岡薩雷斯說他開始在各處見到他們的身影。我想他們大概是開始承擔更重要的任務。那個任務到底是什麼,我還沒被通知到。

大衛·威爾科克:這可真是引人入勝,我真感謝你挺過那些旁人難以想象的遭遇。曾有五次,直升飛機在你家上空盤旋。一架黑色直升機在我家屋外低空盤旋。你好堅強,還繼續來上我們的節目。我真心感謝你的參與。

科裡·古德:在我參加了秘密太空項目的一個會議後第二天,會議與秘密太空項目下層直接有關…一架支奴乾直升機在我家上空盤旋了五圈。我攝了像。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謝謝嘉賓科裡,多謝您的收看。這裡是《揭露宇宙》節目。又是充滿精彩見聞的一集,我們下集再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