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四季,第九集:性格蛻變計畫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第四季,第九集:性格蛻變計畫

揭露宇宙:第四季,第九集:性格蛻變計畫





大衛•威爾科克 David Wilcock 採訪參加秘密太空計劃 (SSP) 二十年的科里•古德 (Corey Goode)(軍方35層級內幕人士),講述其身在太空計劃所觀察到的太陽系情況,遇上高等外星文明及組成聯盟、參與一系列會議至今的事跡,他在持續幾年的隱姓線人後決定公開揭露接受與大衛威爾科克David Wilcock 進行他參與20年祕密太空計畫細節的這場驚世駭俗、奇異的採訪。

內容簡介:科里.古德公開陰謀集團最敏感的機密,關於他們的許多精神控制計畫的量級。

幾個世紀以來,陰謀集團完善各種技術來控制個人和群眾的思想。

也許最强大的精神控制的做法就是『性格蛻變計畫』,培養個人如何從內部滲透和操縱任何組織形式。

下一集:揭露宇宙 :第四季,第十集:地球聯盟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大衛·威爾科克:歡迎收看《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我們的嘉賓是科裡·古德。在本期節目中我們將探討陰謀集團最敏感的機密之一,也就是著名的人格變形項目。這個話題及其重要,大家必須要了解,因為…還是由他來告訴大家吧。科裡,歡迎你來我們的節目。

科裡·古德:謝謝你!

大衛·威爾科克:有人稱他們為反社會者,有人稱他們為精神病患者。

大衛·威爾科克:有傳言說精神病患者愛用暴力,不過這話並不全對,對嗎?

科裡·古德:是的。

那麼我們能看到的反社會者在日常生活中部分性格特點是什麼?如果你身邊有反社會者,這個人會有什麼樣的性格特點?

科裡·古德:通常來說,他的性格舉止沒什麼特別令人驚訝或迷惑的地方,對於你正在經歷的任何情感波折或生理痛苦完全缺乏同情是反社會者的主要標誌。他們對待動物和孩子的方式就是一個很明顯的體現。這些人中的很多人已經很好地學會了融入普通大眾。反社會者學會了偽裝各種情緒和偽裝同情。所以一般人是很難區分他們中的一些人的。除非你和他們相處過一段時間,很多這樣的人很難被辨別出來。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否認同那個普遍觀點,就是這些人比較有魅力而且自戀,他們和藹可親、風度翩翩、性格外向、樂於助人?

科裡·古德:沒錯,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給我們舉個擁有這些特點每天溫溫和和的反社會者的例子。

科裡·古德:基本上那些行騙高手就是不用身體暴力而用言語操控就能得到他們想要的,卻不在意或不關心他們行騙成功對人們情感或財產上造成什麼損失。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否認為人們開始越來越意識到這類人的存在?

科裡·古德:是的,人們注意到他們已經有段時間了。不過隨著社交媒體、互聯網的發展,這個話題現在相當受關注。人們知道了互聯網惡意混淆客,人們知道了反社會者和他們的所作所為,而這些反社會者大多身處高位。

大衛·威爾科克:我覺得有趣的是,根據傳統統計學統計,百分之四的男性和百分之二的女性有反社會人格,以防你們不知道。但是當你涉及到反社會的互聯網惡意混淆客,我看過的不同研究中說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八之間的網民有反社會傾向。你認為為什麼互聯網是反社會言論和反社會者的完美溫床?他們為什麼這麼喜歡互聯網?

科裡·古德:因為匿名幻境的魔力。很少反社會者會在他們譴責或攻擊的人面前這樣做。他們大部分人沒有這個膽量或者無法承擔這麼做的後果。所以在虛擬的網上他們覺得能力無限。當然,我們做過一期節目關於我幫忙設立的那個政府惡意混淆信息中心,付錢讓人上網發表反社會言論從而引起了各種各樣的問題。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也知道斯德哥爾摩綜合徵,就是綁架案的受害者最終和綁架者站到了一邊,覺得被綁架是件好事,他們參與的是一件好事。

科裡·古德:是的,這些項目都穿著虛構軍事綁架的外衣或者以你聽過的人們喜歡稱呼的思想控制實驗為掩護,他們沒發現思想控制實驗過去是個項目,通過這個項目得到了很多新技術,這些技術後來廣泛應用於成百上千的其他項目中。所有這些其他項目並非思想控制實驗,不過這個實驗發明了大量有用技術。這些項目的研發人員在篩選過程中,當他們把參加實驗的孩子們帶進來時,他們根據實驗結果把孩子們分開。因為其中一些項目要求實驗者為反社會者,他們盡可能早地確定他們的反社會人格。我們今天要談及的這個項目,實驗人員想把說謊成性、對具有直覺先知潛力的人培養成能夠看穿別人想法從而操控他們的人。然後他們找到這些人,讓他們加入我時常聽說的所謂的“人格變形項目”。然後他們把這個人格變形項目發展成一個正規項目,這些被選中的兒童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他們在訓練中度過青春期進入青年期,直到被訓練為世上最厲害的操控者和滲透者。

大衛·威爾科克:主流心理學認為反社會人格的兩大特點就是無畏和掌控欲。所以他們給出了無畏的掌控欲這個概念。你對無畏的掌控欲這個概念怎麼看?你怎麼看待無畏這種性格特點和富有掌控欲這種性格特點?這個概念在像人格變形這種項目中起什麼作用?

科裡·古德:這些資產的整個目的是操縱人,控制人,滲入組織。不僅如此 還和那些被他們操縱,控制的人建立起一種非常牢固的關係,要是他們幾個月不和被控制的人講話,這些被控制的人會想要和他們說話,想要和他們在一起,非常非常奇怪。關於這個最奇怪的地方之一就是實驗人員訓練這些兒童,當他們長大成少年,他們被訓練得如此優秀以至於那些訓練員也無法再控制他們。這些孩子會反操控他們,他們無法完全控制這些孩子。於是他們引入了直覺先知在暗中幫助他們辨別,直覺先知會在暗中偷聽,幫助他們辨別人格變形項目中實驗對象言行的真偽,是否在操控這個和他們一起訓練或匯報的人。總之這些孩子非常難以管理和掌控。

大衛·威爾科克:你為什麼認為這些人是無畏的?我的意思是大部分人害怕各種各樣的事物。一個人要怎樣真正達到無所畏懼這種程度呢?

科裡·古德:很多時候實驗人員讓一些孩子經歷異常恐怖的事,直到他們關閉他們的心靈和情感。一些孩子生來如此。出於某些原因,這些孩子生來就有這種情感缺陷,無法像我們這樣對不同場景做出正常的情緒反應。

圖片

大衛·威爾科克:為了證明你的言論我們現在看看A和B這兩個圖片,其中圖A(左圖)正如你們現在所看到的是正常的人類大腦,而圖B(右圖)是精神病患者或者說反社會者的大腦。你會注意到遍布在正常人大腦中的這種綠黃色在反社會者大腦的前葉部分卻消失不見了。你覺得為什麼這個大腦前葉沒有像正常人大腦那樣顯示出任何腦電活動?

科裡·古德:大腦的這個部位控制著大部分情感產生和思考過程。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反社會者大腦的這個部位很少或者幾乎沒有腦電活動。

科裡·古德:這個部位的電化學活性。

大衛·威爾科克:基本上就像他們關閉了大腦這部分的整片區域。

科裡·古德:沒錯,心理創傷會造成這種現象,也有人生來就有這種缺陷。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不是某種對抗更多創傷的保護機制,就像身體已經適應了這種創傷這樣人們可以不再受傷害?

科裡·古德:在受害人不得不很多次封閉自我的案子裡,是的。這種現象曾發生在強姦案受害者和多次成為其他襲擊案件受害者的人身上。他們脫離人群,自閉到一定程度,大腦的這部分就自動封閉起來並且停止產生腦脈衝。不過這只是一部分案例。

大衛·威爾科克:另一點就是我們所聽說的反社會者,人們一直以來從通俗心理學中所了解的是他們無疑都會成為尋求刺激的人。他們一直都在對抗無聊,他們需要能刺激他們腎上腺的事物,他們需要危險的刺激來讓他們擺脫無聊。

科裡·古德:和這些人格變形的孩子們在一起肯定是個難題。他們會打架,做各種瘋狂的嘗試。我是說,我舉個例子,他們某些人接受的實驗之一,他們會打扮一個年輕男性,把他打扮得非常利落,給他穿上一件粉色的保羅衫和一條藍色牛仔褲,讓他看起來很正統,然後把他載到市裡最嘈亂的飆車族酒吧丟下他離開。然後到那晚酒吧散場的時候,他會騎著一輛摩托後面載著一個美女離開。他們把這些人放入的各種場景和他們讓這些人大轉變的方式絕對讓人驚嘆,而且…

大衛·威爾科克:不過當這個傢伙走進酒吧時我們其實會看到什麼?顯然,要是他打扮得很正統走進酒吧,酒吧裡的人會揍他或宰了他。


科裡·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那他是怎麼擺脫這個局面的?

科裡·古德:他們被稱之為人格變形者是有原因的。他們能迅速衡量當時的情況並完全改變他們的性格、說話方式、背景故事、一切細節轉變得非常迅速,他大概會走進去說:“真高興找到同道中人。我…我得…我拿錯了行李…”他們要做的一切就是用言語精心設計出這個場景。而且他們很擅長這個。他們利用這些人滲透軍隊、情報局、財政部、政府的各個部門、經濟領域的各個部分,比如大公司,還有我們現在從事的研究不明飛行物學的這個群體。

大衛·威爾科克:大部分人說謊的時候有經驗的警官能看出來。人們交談時會目光閃爍或者開始坐立不安,玩弄雙手什麼的。這些人是不是能把謊話說到測謊儀都測不出來,或者瞞過那些經過多年測謊訓練經驗豐富的人?

科裡·古德:是的,項目管理人員不得不通過直覺先知幫忙才能夠完成這些人最後四到五年的訓練,因為這些人太擅長於對付項目組裡任何相當複雜的測謊技術。而那些盤問他們的人,過了一段時間,他們發現不能相信這些人說的話。他們遇到很多難題,為了解決難題不得不藉助直覺先知來試著幫助他們,分析這些人是否在匯報情況、訓練後的簡報和測試能力的小任務結果中撒謊。最後,他們坐在那裡帶著監聽器,要是你感覺到他在說謊,儘管他幾乎一直在說謊,帶著監聽器的人會聽到嘟的一聲,他就會知道該改變他策略來達到項目的目的。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看到“變形”這個詞,為什麼要選“人格變形”這個詞來命名這個項目?

科裡·古德:因為他們可以改變他們的性格來配合身邊的任何派系或群體,甚至個人。典型例子就是,大家都知道,推銷員或者騙子所做的事,他們模仿想要影響的人,模仿他們的坐姿,肢體語言和潛意識的小動作。這些人比推銷員厲害得多。這些人的能力更強,因為他們直覺很強。他們解讀別人的言行,這樣他們靠著敏銳的直覺從別人身上和其它一切細節上得到他們想要的信息,讀取別人的肢體語言和微小的面部表情,注視別人的雙眼準確知道該如何接近他們,甚至在和他們交談之前就能迅速判斷出他們的性格特點,知道該用什麼口音接近他們,或者該用什麼樣的背景故事來接近他們,輕而易舉就能辦到。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人要接受神經語言規劃的培訓嗎?

科裡·古德:到反情報訓練階段他們受到各種各樣的培訓:反情報訓練、情報收集訓練、各種各樣操控人們的手法。我的意思是一切訓練從簡單的解讀肢體語言,解讀需要把當時的背景環境和你的直覺反應結合起來,還有我在其他幾期節目中提過的電磁場增強和訓練,更多是我們中大部分人經歷過的訓練。在這些項目中實驗人員會採用各種各樣其他項目中用過的技術比如像直接把信息傳到神經中樞這類的技術,有些像一種教育形式。實驗人員還把他們放入虛擬現實的環境中來訓練他們一直被灌輸的各種能力。

大衛·威爾科克:當你描述人格變形項目時我感覺 你是在描述政客參加選舉。我在這裡就不指名道姓了,大家都知道這類醜聞,就是政客們去不同的城市拉選票,他們會用所在城市的口音說話。怎麼…

科裡·古德:這是以前著名的老方法,不過和這些人接受的訓練內容相比還有幾個稍微要注意的地方。

大衛·威爾科克:政客們接受過人格變形項目的訓練嗎? 或者這並不真的是他們的專長?

科裡·古德:政界裡有人格變形的人 但並不是所有政界的人都在人格變形項目裡培訓過,不都是。他們只是…我猜他們中的絕大部分人正是人格變形項目希望能在他們小時候找到他們讓他們參與實驗的人,因為他們會是完美的候選人。

大衛·威爾科克:你剛才真是說了相當有煽動性的話,也就是這些人在先進科技下受到全面培訓,他們已經滲透了不明飛行物研究團體。

科裡·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不透露任何姓名,因為我們不想埋下禍根招來他們粉絲群的攻擊,不過要是發生這種情況我們也許會看到什麼?

科裡·古德:這些人並不總是引人關注。很多時候,他們會成為某個引人注意的人的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來接近,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大衛·威爾科克:這樣做有什麼好處?

科裡·古德:他們可以接近那個他們要操控的人,滲透他們的小圈子,提出自己的觀點或分裂一個組織,取決於他們收到什麼指令。這只是一小部分。不明飛行物學研究團體自五十年代成立之初就被情報機構滲透了。不過人格變形項目一直被視為有史以來最成功的滲透項目之一。我忘了它叫什麼,不過在八十年代的時候俄羅斯有一個滲透項目、間諜項目,我想那被譽為史上最成功的滲透項目之一。而跟這個項目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克格勃的一部分嗎?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剛剛拋出一個我們應該認真探討的概念。你剛說社交工程。

科裡·古德:社會工程。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什麼?

科裡·古德:這是個經常在數據安全和隱私安全領域使用的概念。人們可以假裝銀行工作人員給你打電話說:“告訴我一下你的銀行賬號”,“你的社保號是多少?”這就是社會工程的一個真實快照。在人格變形領域社會工程就是…他們走進來做同樣的事,只是範圍更廣內容更具體,基於他們在極短的時間內對你做出的人格剖析檔案為你專門制定的影響你的方法。

大衛·威爾科克:就像所有人都說地球是平的,他們覺得他們有強有力的證據,那是一直以來最大的誤解。他們是不是受到過人格變形者言語上的設計,讓這些人說出這個觀點並堅信它是真實的?

科裡·古德:人格變形者喜歡跟著潮流,然後推波助瀾。這種言論…我聽說不同的人現在認為這種言論的直接來源是美國航空航天局。

科裡·古德:我認為這不是…

大衛·威爾科克:並不意味著這是真的。

科裡·古德:並不意味著這是真的。

大衛·威爾科克:要使一個身處真理領域的人完全身敗名裂,就是讓他們顯得如此無知,身處哥倫布橫跨大西洋發現新大陸的前哥倫布時代,還無知到宣傳他們不相信這個事實。

科裡·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看起來他們已經找到了徹底利用這個技術的方法讓他們這樣愚弄他人。

科裡·古德:沒錯,人格變形項目和其他滲透者對神秘學和不明飛行物研究團體所做的一切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想要盡可能地分裂我們,讓我們陷入內鬥和意見分歧中。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說不明飛行物研究團體的公眾人物們會迎來一位操控者。他們沒有意識到那是個操控者。

科裡·古德:沒有。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覺得那是什麼?

科裡·古德:他們覺得他們有了一個魅力超凡的新朋友,能讓他們深入了解到他們以前從未發現過的自我,並且有著在他們這個年齡段不同尋常的智慧。他們想要和他們在一起,因此給了那些人格變形者接近他們和他們心靈的機會。

大衛·威爾科克:過去我們私下聊天時你提過人格剖析檔案裡是對人們極其詳細的心理分析。如果你不介意,能否解釋一下人格變形者如何利用人格剖析檔案,他們又是怎麼製作人格剖析檔案的?

科裡·古德:人格變形者是不看人格剖析檔案的卷宗。他們被訓練運用他們的直覺本能現場觀察一個人並分析出他的性格特點,在他們經歷過那麼多我們之前所說的模擬實驗和科技訓練然後進入現實世界小試牛刀,他們對自己的能力變得很自信,人格剖析得也相當準確。

大衛·威爾科克:既然他們在給人們創建心理檔案,因為你說過這是情報機構最重要的工具之一,他們要找什麼?檔案裡會有什麼?

科裡·古德:基本是人的性格類型。人的性格主要可分為16種。如果你了解這些性格類型,你就可以通過收集信息描繪出一個人的性格,通過他們讀什麼雜誌的信息,通過他們上網瀏覽內容的信息,還有他們的醫療記錄信息。把所有這些信息收集起來。如果他們去看精神病醫生,你也能得到信息添加進檔案裡。接下來行為心理學家編輯分析這些信息匯總成人格剖析檔案。

大衛·威爾科克:對於人格變形者來說到某個特殊的時候背叛他們正在操控的人是不是很尋常的事?

科裡·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怎麼表現的?

科裡·古德:通常情況下是當在們對被操控者的控制程度到達頂峰,能將他玩弄於股掌之間的時候。比如說,如果他們的工作就是毀掉這個人或者讓他身敗名裂,他們會讓目標人物完全失去防備到完全信任人格變形者的程度,他們會把通常不會告訴他人的秘密告訴他。他們會說:“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要告訴你這事”。這樣人格變形者對這個人的掌控越來越強。他們之間關係的重心也在緩慢改變。一旦改變累積到一定程度,那時人格變形者能夠泄漏些信息引起轟動,或者直接消失,讓目標人物沉浸在人格變形者從他們生活中突然離開的幻滅感和不適應中。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這些人格變形者可以是來到某人身邊 成為他們在世上最好的朋友,只因為他們有這個能力?

科裡·古德:人們變得痴迷於他們的人格和與他們之間的友誼系。他們無法自拔。

大衛·威爾科克:人格變形者會不會把假借好友之名弄來的信息以看似與他無關的方式發到網上,就感覺像我不知道這事是怎麼泄漏的,但現在網上全是關於我的事?

科裡·古德:這要看這個人格變形者有什麼目的。通常他們潛伏滲透來得到信息報告給上級,或在組織中離間關係,製造嫌隙。

大衛·威爾科克:太空項目中也在用這樣的人格變形者嗎? 如果有的話,他們是做什麼的?

科裡·古德:在太空項目中我沒遇到過人格變形者。他們參與的主要是地球上的一些特殊項目。就像我所說的,他們被安插在各行各業各個領域,從政府到銀行他們無處不在。

大衛·威爾科克:辨別一個人是否受到人格變形者的操控最佳方法是什麼?我們該如何應對?我們該怎麼防備這些經過特殊訓練的人?

科裡·古德:最好的防禦就是守好你內心的秘密,不惜一切代價守護好那些可能會傷害到你的信息。如果你通過一個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認識了一個新朋友,古怪的是他們碰巧和你一樣喜歡罕見的軟飲料,和你一樣喜歡別人聽都沒聽說過的風格另類的樂隊,所有這些巧合發生在一起,然後你們成了好朋友,然後你會發現自己變得沉迷於這段友誼老想和他們在一起,然後你發現自己想要告訴他們你通常不會告訴其他任何人的事,這時危險的信號燈就開始閃爍了。只有在你真正開始和他們分享秘密,對他們全不設防之後,他們才開始真正地操控你。

大衛·威爾科克:人格變形者是否被引導來對付那些與球形存有有另行接觸,或者有預知夢、精神同感,然後在“臉書”或網上大肆談論這個的人?

科裡·古德:是的。沒錯。其他任何目標人物,包括需要被控制或管理的金融家,很多時候他們潛伏進去控制或管理別人。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人格變形者身上有什麼我們能夠用來抵抗他們的最大的弱點?

科裡·古德:他們的狂妄自大,他們看輕所有人,他們堅信自己智慧非凡。他們堅信自己是最聰明的。他們總是堅信自己是最聰明的。這類人…如果你學會安靜坐好,張大耳朵仔細聽,閉緊嘴巴,這點對於很多人來說很難做到,你會觀察到很多,環視四周你會觀察到很多信息,你也許會開始注意到這些人。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否認為有跡象警告你沉迷於這種虛偽的好朋友關係會導致你忽視一個事實,那就是如果你真的謹慎小心,你會發現一些跡象、小破綻告訴你事情不對勁?

科裡·古德:如果你不知道人格變形者的存在,你不會想著去守好你內心的秘密或者注意它。

大衛·威爾科克:沒錯。

科裡·古德:它不存在。只是一個人突然闖進了我的生活圈子,他心理有缺陷,非常聰明,操控了我和我的朋友們,離間了一次商業合作或一段關係,然後就從我們的生活中消失了。他們會這麼看待這件事,雖然這其實是一個精心設計的行動。

大衛·威爾科克:我的觀點是,通常總是會發現反社會者存在的跡象。你總會遇見一些讓你感覺不好的事,你對他們的好感讓你忽視了這一點。

科裡·古德:是的,你需要聆聽你內心的聲音,學會跟著你的感覺走。當你感覺到不對,通常是在開始的時候,你會稍微感覺到有些事不大對勁,不過人們通常會不以為然。

大衛·威爾科克:好了,今天的《揭露宇宙》節目到此結束。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感謝收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