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密者][柯博拉(Cobra)] 2015年10月27日採訪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密者][柯博拉(Cobra)] 2015年10月27日採訪

[揭密者][柯博拉(Cobra)] 2015年10月27日採訪

Rob – 女士先生們,歡迎收聽victory of light特別版,這次柯博拉(Cobra)每月訪問在2015年10月21日進行。世界在瞬息萬變,一如以往很高興與我的朋友,光之大使柯博拉(Cobra)談話。歡迎柯博拉(Cobra)來到這個節目,最近怎樣?

柯博拉(Cobra) – 謝謝邀請。現在是非常緊張的時期。

Rob – 是的,很多事情在發生。我們從哪裏開始談?我想從你最近的一些文章開始。你提到可薩人的事情已被主流媒體報道,這個信息原先來自一個叫Hatton的昴宿星人,他通過一個叫Dharma的女士在"鳳凰期刊"上發佈出來。很多年前她揭露過可薩人執政官入侵的真相。與此有關的Veterans today網站上的信息觸及到主流媒體,這對今天我們來說意味著什麼?

Rob – 問題是,關於可薩人的信息被主流媒體報道,這對普通人來說有什麼意義。Veterans today網站談到ISIS是美國和以色列創建的,這對地表人類的認識帶來什麼影響?

柯博拉(Cobra) – 我不會稱它為ISIS(注:ISIS是某位女神的名稱。)。原因很簡單,我只會叫它做伊斯蘭國,這是第一點。第二,對形勢背景的認識一直都有,現在只不過是來到關鍵臨界點。這意味著很多在權力位置上的人,之前對背景沒有認識,現在漸漸有所認識,當然這只會給東盟在全球範圍內的行動更多的支持。

Rob – 有人提到一點,我今天也向一個軍方人員確認。他說美軍已經離開了海灣。一些人說奧巴馬實際上秘密和普京合作。你對這些有什麼評論?

柯博拉(Cobra) –我會說美國的正義軍和俄羅斯的軍事指揮高層有所聯繫。你知道美國正義軍一直與陰謀集團抗衡並反對他們,所以這個聯盟不是新的。這個聯盟已經成立一段時間,但沒有公開。但你現在已經看到了一些行動,將來你能看到更多來確認這個聯盟的存在。

Rob – 好的。你最近提到的另一個有趣事情是人民幣進入SDR貨幣籃子。這是為"事件"中的貨幣重估和重置做準備的重大轉變,是嗎。

柯博拉(Cobra) – 是的。因為重置的計劃也包括人民幣,可能還有更多貨幣,所以這是正確方向的一步。一些人覺得這是邁向全球化陰謀集團行星政府的一步,這是不正確的。外面有很多與此有關的基於恐懼的宣傳。但實際上光明勢力在幕後,雖然東盟被耶穌會滲透,但耶穌會已經不再強大。"事件"發生時他們什麼都不能做。

Rob – 很好的消息。關於這些黑暗勢力如何一致合作似乎有很多虛假信息。這裏有一個問題,你談到執政官入侵的大遺忘,你說很多蜥蜴人不斷轉世為人類。我想你或者抵抗運動知不知道這些蜥蜴人什麼時候以人類之身來到,他們知道自己是誰?他們是不是被納米編程,看起來像個普通人但幫忙運作敵對外星勢力的議程?
我的問題是他們是否像光之工作者那樣?我們知道並感覺到自己是其中一份子,雖然我們還不真正是(光明勢力)正式成員。我們一些人有過一些物質或非物質體驗,雖然我們很多人還沒有你那樣的經歷。
我想知道這些不同的敵對蜥蜴人團體,他們轉世到我們的系統並找到他們自己的位置。他們是否有意識地給邪惡勢力工作,這是怎麼做到的?

柯博拉(Cobra) – 他們千萬年前一波一波地到來。通常首先用蜥蜴人身體到來,包括行星各個地下基地的跳躍傳送室(jump room)。當他們死了,之後的轉世就成為人類。他們仍然是蜥蜴人,但轉生到一個人類身體,他們有過很多次人類的轉生。當然他們也像其他人一樣忘記自己是誰。他們不是有意識地知道自己是蜥蜴人。他們只是被執政官當作傀儡利用 ,通常蜥蜴人會被最暴力的職業吸引。因為這種本質他們會去當雇傭兵。他們想殺戮和折磨,所以他們傾向從事這些工作,很多那些蜥蜴人作為雇傭兵牽涉到敘利亞危機。

Rob – 很有趣。有沒有其他團體被吸引至影響決策的權力中心那裏,比如那些天龍星人或者...

柯博拉(Cobra) – 是的。很多天龍星人同樣在那時到來,他們用天龍星人的身體通過地下基地的傳送室,在他們隨後的轉世中使用人類身體,今天他們就是陰謀集團,光明會。他們是有著人類身體的天龍星人。高層的那些知道自己是天龍人,這是他們"自豪"的一部分。他們把自己看作上級種族,這是他們其中一個秘密。他們實際上不是人類。我想希拉里克林頓最近也說過自己不是人。

Rob – 有人給我發來郵件,她說:我在帕洛阿爾托(Palo Alto)一個飛機庫裏被製造出來,當時有人問:為什麼你不會流汗?我想那不是帕洛阿爾托,更可能是大衛營的地下克隆基地。我知道這個故事很多人難以接受。這聽起來好像是"人體異型(invasion of the body snatchers)"的電影情節,但我個人的經歷讓我走上這條路...不得不承認你(柯博拉(Cobra))所說的大部分事情是有道理的,我非常欣賞。這個人想問運作這些議程的那些人意識水平怎樣,在"事件"中這些存有能否有機會回到光裏?

柯博拉(Cobra) – 是的。

Rob – 很好。我想談談Corey Goode的蜂巢地球的訪問。我們之前私下談過一下。我首先想你問一些問題。Veterans today網站裏,Gordon Duff說他相信普京與高大白人tall white合作。根據我的理解高大白人是負面的敵對勢力,看不起人類。他們一直和政府合作。有一個人Charles White的人,你可以在網上找一下他的資料。他是一個保安人員,犯了一些失誤差點被高大白人殺掉。我一直把他們看作敵人,現在說他們是光明勢力讓我覺得很奇怪。我知道有很多關於高大白人和Nordics人的虛假信息。能否告訴我們普京和誰合作,高大白人和Nordics人有什麼不同,等等。

柯博拉(Cobra) – 普京和昴宿星人合作,或者我們應該說昴宿星人在指導普京。高大白人是一個涵蓋性術語,不同的團體有不同的意思。一些負面軍隊的人混淆了高大白人和blond金發碧眼人,當說到高大白人他們以為是昴宿星人。而其他人所描述的高大白人正在你剛才所說的。所以這裏有很多混淆。實際上普京和昴宿星人合作 ,而不是和高大白色的負面種族合作。而剛才提到的那個團體最近經過了巨大的轉變,現在他們也是為光明工作的。

Rob – 不錯。我有點好奇,這個團體說自己是光明勢力,這是一個有意識的決定,或者是整個團體的人一種能量上的靈魂轉變?

柯博拉(Cobra) – 如果有人為光工作,這是一個有意識的決定,會顯化為有意識的正面行動,也是一種靈性的轉變,一個靈性的現實。所以這是兩者的結合。

Rob – 他們一些人以往一直對我們有敵意,現在突然間成為了好人?我想這可能是小我的想法,但為什麼不是我們(人類)先解放?他們一直在做壞事而我們被操縱。你對這樣的人類觀點有什麼看法?

柯博拉(Cobra) – 是的,不幸的是地球是最後解放的,因為這裏是Chimera,執政官,最強大負面勢力的大本營。所以在行星地表的人類是最後解放的,其他種族沒有直接牽涉,他們已經獲得了恩典。所以我們在地球上的情況有點不幸。

Rob – 我給你發過那篇有人提出問題的文章,我看到你用了裏面的圖片。他們找到一些星體,我想他們稱之為WTFOO1。我看到對那些大型環狀行星人類結構的藝術描寫。那張圖片是不是真的,你從抵抗運動那裏是否得到直接的確認或者信息?

柯博拉(Cobra) – 是真的。實際上有很多這類的恆星,在這次發現之前有很多審查。實際上這次發現被允許公開,這是光明勢力更強大的一個標誌,現在是軟性揭露和不那麼軟性揭露之間。將有越來越多的公告,強度不斷增加直到真正的揭露。這個恆星代表的是一個非常先進的文明,他們創造了dionsphere(音)。
dionsphere是一種恆星結構,收集該恆星的能量並且作為一個內維度門戶。這是非常先進的文明才能建造的。像這種恆星不是我們銀河系唯一的,非常多的恆星是這樣。更多這類恆星已經被發現。但正如我之前所說這些都被掩蓋和審查。現在這個信息公開了,這是朝向真正揭露的一大步。

Rob – 這是環繞一個恆星,而不是一個行星的結構?

柯博拉(Cobra) – 不是一個天然的行星,你可以認為是一個人造網格。

Rob – 它是環繞恆星還是行星?

柯博拉(Cobra) – 環繞一個恆星。

Rob – 能否告訴我們它的尺寸?

柯博拉(Cobra) – 非常非常巨大。

Rob – 你是指幾百萬英里?

柯博拉(Cobra) – 我會說是很多小的拼成大的。直徑沒有幾百也有幾十萬英里,非常巨大。

Rob – 這個超級文明顯然有非常長的壽命,肯定是非常穩定的文明才能造出這個建筑。用地球人的說法,能否告訴我們一個超級文明用先進科技,用花多少時間才能造出來?

柯博拉(Cobra) – 當一個文明開始理解光的基礎靈性法則,這個文明的發展是顯著地加快的,像這樣一種直徑數百萬英里的環形結構對他們來說沒有什麼了不起,因為他們理解了創造法則。他們理解自然的法則,他們跟隨著光。所以當一個文明從黑暗解放,從原生異常引發的所有限制中解放時,建造巨大的東西是有可能的,這只是其中一個例子。

Rob – 謝謝。我們將問一下聽眾提出的普通問題。我自己也有一些問題中間插入一下,但這裏有一些基礎問題。我知道你已經回答了其中一些,但我們忠實的聽眾不停地提出。一些人總是問相同的問題。如果不是太過時的話我也想問問。有人想知道關於"事件"的神聖數字代碼。"事件"發生時是否會涉及到一些神聖幾何學和數學?

柯博拉(Cobra) – 神聖幾何與宇宙周期的過渡有非常大關係,是的,"事件"是宇宙周期的交叉時刻,所以與那些宇宙分形體(fractal)有關的正確能量組合出現時,"事件"將會發生。

Rob – 謝謝。不是所有事情都是HAARP或者陰謀集團設計的,但加利福尼亞的乾旱有沒有政府操縱的方面?

柯博拉(Cobra) – 不幸地,是的。

Rob – 有人問你關於Corey Goode的信息。你和我有希望很快跟他做一次訪問。我相信Corey在他的信息裏是真誠的。根據Corey所說,昴宿星團體不是他們自稱的那樣,而是冒充的昴宿星人。他們是不是藏到地下的遠古地球文明?你與昴宿星人有沒有個人的經歷?

柯博拉(Cobra) – 我與昴宿星人有過實際的接觸經歷。我可以100%地說那些是真正的來自昴宿星系的,而不是地下阿加森網絡的分離文明。你可以明顯區分兩者的不同。昴宿星人是昴宿星人,阿加森人是阿加森人。

Rob – 在我和Corey的談話中,他提到Valiant Thor來自一個內部地球文明。我不得不取笑一下Corey,我相信他的真誠,我相信他誠實地說出他所知的秘密太空計劃SSP的信息。柯博拉(Cobra),你是否同意在與這些SSP團體的接觸中,其中5,6個團體在執政官/天龍星/蜥蜴人的保護傘下,當昴宿星人或者其他人與這些團體接觸,他們非常慎重,守口如瓶,很有安全意識。你認為如何?

柯博拉(Cobra) – 某程度上是的。你和Corey提到的大部分SSP團體實際上在光明會網絡的保護下。我這麼說,Corey提到的那個聯合國銀河什麼團體,那個團體其實是對昴宿星人接觸最為開放的,因為一些聯合國外交人員之前和昴宿星人有過接觸。

從我的角度和我的信息來源,那是所有SSP團體之中最正面的。那個所謂公司計劃Corporate space program和太陽典獄長計劃(或稱太陽看守者)是一個硬幣的兩面,是罪惡四人組軍工複合體的立項。所以那些團體其實是作為1996年天龍星入侵的特洛伊木馬。他們為天龍星人入侵準備好深層地下軍事基地和小行星帶裏面的基礎設施。

他們在冥王星的衛星卡戎上準備了軍事倉庫。他們在90年代在土星的一些衛星上準備了一些東西。我會說除了高層的光明會指揮架構,那些超級士兵和其他軍事公司太空計劃的職員,他們大部分是正面的。他們認為他們正在保衛地球。他們不明白整個議程以及96年天龍星和執政官入侵是太陽典獄長計劃和公司太空計劃的主要目的。實際上96年之後太陽典獄長和公司太空計劃分離了,但這之前兩者基本上是一回事。

Rob – 那麼兩者分開了,顯然昴宿星人和其他高維存有可能已看在眼裏,知道很多和Corey同時代的人被蒙在鼓裏,他們是不是被光明勢力接觸?你知不知道太陽典獄長計劃現在大部分是否已經轉變為光明勢力?

柯博拉(Cobra) – 這裏有幾件事。首先昴宿星人和其他正面種族很難與秘密太空計劃的人取得聯繫,因為裏面所有人都被高度監視和控制,所以這裏沒有太多接觸。在高層裏有一些談判,但那些談判沒有成功。我會說在1999年後當抵抗運動來到這個行星時,抵抗運動在太陽系裏有相當強大的戰力,尤其在小行星帶裏他們開始了一個清理行動。
他們清理太陽系所有光明會架構。在2012年時絕大部分已經清理,我們所知的太陽典獄長計劃在2012年已不復存在。黑暗勢力剩下的是那些小集團以及與Chimera斷裂的直接聯繫。所有剩下的人員已經轉到光明勢力,現在太陽系內的SSP聯盟大部分為光工作。這是一個正面的聯盟。

Rob – 好的。這確認了Corey所說。Corey說他們在外太空待了20年,沒有機會接觸地球,他們一直在高度監視中。當主流媒體報道到這些技術如何能實現,那些戰鬥如何持續了這麼長時間時,這無論如何都是一個很難相信的故事。謝謝你的信息。我們收到更多人們的提問。有人說,我不想待在這裏,我想到去更高維的地方,回到我們靈魂的面向。"事件"後他們能不能這麼做,或者他們不得不通過正常的揚升過程。對一般的靈魂而言將會怎樣 ?

柯博拉(Cobra) – "事件"後將開放很多選擇,但這是逐漸的。所以"事件"後某個階段,離開這個行星去其他地方是可能的,因為帷幕的移除,靈性的成長會更快。

Rob – 你在文章裏提到等離子植入物現在沒那麼強大了,但仍然在多少發揮作用。能不能談談植入物的影響和最近有什麼改變。

柯博拉(Cobra) – 只是植入物其中一個方面被清理。植入物的核心不再是黑洞,它們現在是旋轉的奇點,意思是它們不再強大,但帷幕仍然存在,這需要在"事件"前處理好。

Rob – 很多人在問我關於植入物的移除。似乎人人都在談論或者售賣這方面的服務。但其實沒有辦法移除,需要(光明勢力)更先進的科技才能移除,是嗎。

柯博拉(Cobra) – 是的。實際上人們用的方法在一定程度上是有益的,但那些賣廣告說植入物移除的,(其實)是植入物的治療和狀況的改善,不是移除。

Rob – 好的。我和Dr.Bell在昴宿星人的指導下,用特斯拉線圈,水晶,激光和金字塔做出一個緩衝帶降低植入物的影響。根據我的理解和體驗,他們的飛船下來把我(的靈魂)從這個緩衝系統裏帶離出身體,我記得我看見地球在下面,看到地球一邊的形狀,另一邊有光。我看不見把我帶出體的那個人的臉但我們有過一系列對話。對我來說通過這種零點技術他們能緩和和減輕植入物的影響。

柯博拉(Cobra) – 是的,我想你的這種經歷是在1996年前。(Rob-是的)因為現在的植入物和96年之前的是不同的。它們得到極大改進,是更先進負面的技術。這就是為什麼用了這麼長時間。96年前我們地表上有技術幾乎能完全移除植入物。現在有點不同,它們是與奇異夸克炸彈和標量場綁定。

Rob – 我們聽說到對撞機那些事。有沒有可能走到那裏,在沒人妨礙的情況下讓那機器爆炸(Rob大笑)。似乎對光明勢力來說很容易做到。我知道他們能通過先進的超維科技阻止核武,讓物理機器停止。那他們能不能對歐洲的粒子對撞機這麼做?

柯博拉(Cobra) – 它某程度上還在運作,但沒那麼危險。它不像人們所害怕的那樣危險。

Rob – 談到科技,有人問到"事件"前會不會有先進的地外科技和公開登陸。我想這又牽涉到關於Keshe凱史的問題。人們都在問我的看法。我告訴他們我祈禱並希望這是真的。我們要等著瞧。有些人已經得到凱史的技術。我非常期待有一位光之工作者能回來告訴我和柯博拉(Cobra)他的使用評價,或許做個視頻展示一下凱史的裝置能夠運作。你如何看待凱史的裝置,關於它的真假你有沒有收到確認?

柯博拉(Cobra) – 我聽說他正在開發一些科技。我沒有得到他成功完成那個裝置的証實。所以除非人們開始有正面的反饋,說他們家裏有這麼一個裝置並且能運作,這時我才會相信。當這件事發生時,那將是一個爆炸,一個正面的光的鏈式反應。當這件事真的發生,那時我們當然能為凱史先生提供大量的資源分配和生產能力,但在這成真前我們只能等著。

Rob – 是的。那些科技已經公佈,人們也已收到。我肯定會去買一台裝置,要800美元。如果有人真的有一台可運作的裝置我會非常興奮。我繼續提問。在其他正面行星上的存有,他們會做哪些我們不會做的事情來消遣,他們也有娛樂嗎?

柯博拉(Cobra) – 他們享受在大自然慢步,開派對,藝術創作,聽音樂,基本上和這裏很相似。

Rob – 這裏有另一個問題,我們回答了很多次但不斷有人提出。我讓人們用自己的方法去做。有很多熱心好人想加入抵抗運動但沒有正式的途徑。你能否給人們一些建議,你知道他們非常想和抵抗運動合作。人們做什麼才能得到抵抗運動的注意成為第一波聯絡人?

柯博拉(Cobra) – 首先,抵抗運動現在不會聯繫地表人類,這是不可能的。第二,抵抗運動在"事件"發生時會聯繫一些人,給予他們如何協助"事件"實際過程的指導。第三,我們不是要找追隨者,不是要找領導者,所以每個人需要走進內在,找到要做什麼的內在指引。我不會在這裏告訴任何人做什麼。我只是發佈信息讓你更容易獲知情況,你要跳過那坎決定要做什麼。人們總是問我應該怎麼做,如何幫忙。你需要走進內在找到你的才能,你的靈感,你內在的力量和做點什麼的動力。

Rob – 很好,這也是我的回答。有人問到綠玻隕石聖杯。他們想知道聖杯的刻面有沒有啟動。

柯博拉(Cobra) – 是的。

Rob – 能不能詳細說明。啟動的聖杯刻面有什麼作用和影響。

柯博拉(Cobra) – 這個綠玻隕石聖杯是來至銀河中央太陽能量的透鏡,啟動的刻面把那光和能量傳送到地表上特定的,積極地進行著他/她的任務的星際種子那裏。所以刻面啟動的比例是根據特定的光工和光之戰士是否覺醒,覺知和積極於他自己的使命而定。

Rob – 謝謝。聖杯和Cintamani石是不同的,是嗎。(柯博拉(Cobra)-是的)你說過天狼星系那個行星毀滅了。談談那次毀滅,是不是一次入侵,是不是一次負面事件,或則是一次自然現象?

柯博拉(Cobra) – 那不是入侵,而是一次沒成功的實驗。天狼星人想從以太層至物質層增加(densify)行星密度。他們想建造一個喜悅的物理行星,但由於等離子異常,物質化過程中進展不順,整個實驗炸了。

Rob – 那麼這是一個行星級的不小心的科學實驗,當時上面有沒有人住?

柯博拉(Cobra) – 沒有,它只是一大團物質。實際上這不是科學實驗,這是他們想要制造一個喜悅物理行星的希望,所以進行這個項目,但沒有成功。

Rob – 謝謝你的解釋。這件事大約發生在多久前。

柯博拉(Cobra) – 幾百萬年前。

Rob – 我有一個問題,我少年的時候有過一次出體的經驗,我看見很多顏色,並且看到那個玫瑰十字,但當時不知道那是什麼。幾年後我在一次內在層面的體驗裏又看到那個神秘的十字符號。我想這是一個通用的符號。在我認識那個符號之前為什麼我能有看到那種幻象?

柯博拉(Cobra) – 可能你前世是玫瑰十字會的一員。

Rob – 好的,謝謝。有人想知道凱爾特十字架的真正意義。

柯博拉(Cobra) – 凱爾特十字是非常古老的亞特蘭蒂斯符號,代表母親地球,蓋亞。

Rob – 這裏有個問題,似乎有大量蜥蜴人生活在我們之間,尤其在音樂演藝界。他們是混血或者是蜥蜴人的轉世?

柯博拉(Cobra) – 大多數蜥蜴人沒有在娛樂行業,正如我所說他們是雇傭兵。那些在娛樂行業的主要是天龍人。

Rob – 好的。我看看第五個問題,在"事件"的時候這些蜥蜴人和天龍星人會怎樣?

柯博拉(Cobra) – 他們會有機會轉投光明,那些拒絕這麼做的人多數會終結於銀河中央太陽。

Rob – 是否有執政官轉投光明勢力?

柯博拉(Cobra) – 哦,有的。

Rob – 真的?他們已經回歸光明還是在母艦上進行治療?

柯博拉(Cobra) – 當他們被抓住,傳送到母艦或者木衛三的基地,其中一些人意識到自己過去的錯誤決定,現在他們盡一切所能去改正。

Rob – 很好。救贖是存在的,即使是最負面的存有也有頓悟的時候。我只能說上帝的對他的造物的寬恕是如此偉大。這裏有另一個問題。當黑暗勢力制定了一個計劃,他們通過低級的陰謀集團,或者天龍蜥蜴人來執行,人們想知道這些計劃如何協調?是不是有一些主人工智能,給不同集團的人進行植入,其中的人們不知道發生什麼,只是像蜂巢的蜜蜂那樣無意識地朝著計劃的目標前進?人們想問這背後是如何運作的。

柯博拉(Cobra) – 主要的團體是Chimera和執政官,他們是協調計劃的人。他們把計劃輸入主電腦,給出可能的方案。所以這是一個實際的存有與人工智能網絡,即帷幕之間的一個互動。但這個電腦網絡和人工智能總是受制於至高的執政官和Chimera實體的決定。他們是作出決定和實際執行決定的人,通過複雜電腦程序為他們建立大眾行為模型,計算出最適當的行動步驟。

Rob – 謝謝。我們有執政官,耶穌會,300委員會,英女王,陰謀集團,光明會,銀行家,蜥蜴人,天龍星人,還有Chimera。能否談談這條食物鏈,他們的等級順序怎樣。在上層的是執政官,還有天龍星人或者蜥蜴人,其中一些來自獵戶座和仙女座,是嗎。

柯博拉(Cobra) – 執政官不是天龍星的,也不是蜥蜴人。他們是主要是仙女星人。仙女座是很大的銀河系,小部分文明走向負面,他們是執政官的起源,還有Chimera基本上也來自仙女座銀河系。他們通過了獵戶座門戶。也有一些是仙女/獵戶的混血種,但天龍星人一直臣服於前面說的那些人,天龍人不是食物鏈頂端,蜥蜴人甚至更低級。

Rob – 有人問到關於倫敦金融城,美國和以色列的羅斯柴爾德,他們似乎是內部合作的,沒有一個主要領導者或者大老板。是不是說以色列控制梵蒂岡,梵蒂岡控制著以色列或者耶穌會或者美國銀行系統?他們似乎是混合搭配的,是嗎。

柯博拉(Cobra) – 我會說黑色貴族的執政官控制了耶穌會和馬爾他騎士團,而這些人控制羅斯柴爾德,然後又分支到以色列,實際上可薩人網絡在以色列,美國,英國,土耳其,卡塔爾,沙特都有。有各種各樣的派系,但執政官和Chimera在頂層控制著一切。

Rob – 這裏有一個基本問題。光明勢力有沒有拆除了奇異夸克或者頂夸克炸彈。

柯博拉(Cobra) – 是的,很多很多已經移除。

Rob – 當所有炸彈移除,是不是會馬上啟動"事件"?

柯博拉(Cobra) – 是的。

Rob – 很好,所以這是最後的臨界點,當這個任務完成"事件"就能發生。

柯博拉(Cobra) – 根據我的信息來源,這就是最後需要處理的。

Rob – 同時沒有其他橫生枝節?

柯博拉(Cobra) – 枝節總是有可能的,因為我不是上帝,我看不到一切,但根據我的信息和理解,這就是最後未完成的。

Rob – 好的。我想談談Billier Meyer的文字記錄。我逐字地記下了。其中Semjese對Billy說道:宇宙有很多種族想毀滅你們。這些存有跟你們一樣野蠻和殘忍。他們已經毀滅了很多世界,或者綁架人們做奴隸。現在他們想要你們的世界。只有你待在自己的銀河系,我們才能保護你。如果你走到外面,你就要為前面等待你的事情做好準備。你要麼準備好戰鬥,或者準備死亡。

我想知道你對這段的評論。這是Billy Meyer非常舊的信息,大概是70年代的。談談那個時候銀河系是不是有很多不同的負面存有。

柯博拉(Cobra) – 那時在銀河系有很多負面種族,但沒有人們描述的那麼多。但有很多不同的不屬於光明的種族。

Rob – 有人把伊斯蘭信仰稱為撒旦信仰。但據說大天使加百列把古蘭經口述給一個人,他被稱為先知穆罕默德。這在當時一個真實的正面接觸經歷嗎?

柯博拉(Cobra) – 是的。

Rob – 談談大天使米迦勒,我們能否把他和銀河之道(logos)等同?

柯博拉(Cobra) – 不。

Rob – 誰是大天使米迦勒。

柯博拉(Cobra) – 他是其中一個大天使。有很多大天使,他們是高度靈性進化的水平。米迦勒是一個銀河戰士,他曾準備了一個屏障圍住負面勢力阻止銀河系的污染。

Rob – 我和Corey談過,我的理解是似乎那個叫基督的人是銀河之道的化身。Corey似乎同意,而且David Wilcock也說過同樣的話。你能否談談銀河之道,你能否確認或者談談那個叫基督的存有。

柯博拉(Cobra) – 我無法確認這個說法。銀河之道不是一些人所說的基督。有一個意識水平稱為基督意識,那是宇宙之愛的反映,由銀河之道而來。但銀河之道本身不是基督。

Rob – 地球之書指出銀河之道的那個存有對銀河造物負有責任,為了他/她/它自身的進化,必須通過不同維度化身為不同的面向。其中一個面向是在物質層面,當然還有其他6,7個宇宙層面。

柯博拉(Cobra) – 基本上每個誕生自銀河中央太陽的靈魂都是銀河之道的碎片,其中幾百萬靈魂現在化身到行星地球。

Rob – 我想再問一下,基督是什麼意思,那個存有是誰,他有什麼使命,這個行星回歸到基督意識是什麼回事?

柯博拉(Cobra) – 他來自天狼星系,這個存有的目的是把無條件之愛的能量和神聖恩典的能量錨定在這個行星。他是第一個介紹無條件之愛這個概念的人。因為那個概念在當時的行星地表上幾乎沒有人知道。所以在那個時候這是非常重要的能量開放。這個能量將會轉變這個行星。

Rob – 謝謝。我們不剩太多時間。我想問一下其他人的問題。電磁場過敏症的原因是什麼。

柯博拉(Cobra) – 負載過多。因為現在有太多的電磁污染。越來越多的人到達了超載點,這不是由於過敏,僅僅是周圍有太多的污染。

Rob – 有沒有可能出現一個電磁脈衝裝置會被用來破壞主要城市裏的電子設備,或者這種事現在受到控制?

柯博拉(Cobra) – 有技術上的可能,但實際上光明勢力會阻止這種事。

Rob – 對於緩解北韓的緊張,有沒有不同於"事件"總體規劃的特殊計劃?

柯博拉(Cobra) – 北韓的情況不十分好,那是這個行星上其中一個最扭曲的地方。有一些計劃在進行但我不會說出來。但有個聯盟我能說一下。有一個龍族勢力正處理這個情況,但這是一個棘手的問題,我不期望"事件"前會有真正的轉變。

Rob – 有沒有特別的技巧能戰勝帷幕?你談到帷幕會讓人意識模糊,失去焦點,很多人尤其當他們開展光之工作的時候會有這樣的感覺。他們似乎放鬆了意識和焦點。人們想知道你有沒有什麼每日練習的建議克服帷幕對他們的影響?

柯博拉(Cobra) – 其中一件能做的是在大自然待一段時間。因為帷幕在遠離人口的地方不那麼強。帷幕傾向集中在最多人的地方。所以大城市是帷幕場域技術最為強烈。如果你在大自然待一段時間,這將很有幫助。另外流水的能量非常有助移除帷幕的干擾。還有各種更先進的技術。紫羅蘭光線能讓負面等離子四散,當然你也能冥想,與你自己的高我進行個人的連接,並祈求光。

Rob – 你在其中一篇文裏提到光明勢力想我們團結起來做點什麼。比如我們能否試試引進一些專注於行星解放的人,你覺得這是不是一個好主意。

柯博拉(Cobra) – 是的,如果上層的人們,解放運動的領導者願意一起合作的話,這是很好的想法。

Rob – 謝謝。這裏問到宇宙的外殼,或者界線是什麼。

柯博拉(Cobra) – 那實際上是時空連續體的空間曲率。

Rob – 有人問我們宇宙的外面有什麼。那顯然有其他的宇宙,有沒有可能旅行到其他宇宙?

柯博拉(Cobra) – 宇宙是多元宇宙的一部分,很容易連接到那些宇宙,因為它們共享同樣的空間/時間統一場。

Rob – 這個問題有個人提到很多次,其他人也問到。給我們說說聖經裏巴別塔的歷史。

柯博拉(Cobra) – 這是一個非常古老的傳說,描述的是發生在亞特蘭蒂斯失落時的故事。傳說中亞特蘭蒂斯人為了保存知識,從12個方向出走。12個最高女祭司向不同方向離開,繁衍了自己的後代,然後改變了她們那源自亞特蘭蒂斯的語言。

Rob – 我知道其中一些人被敵對勢力控制,嘗試拿走她們的知識技術,重新與天堂連接,讓地球被迫隔離,是這樣嗎。

柯博拉(Cobra) – 不完全是。

Rob – 這是我對那個信息的理解。談到語言,未來地球的語言會怎樣。我們是否要學習通用的太陽系語言,或者銀河語言,還是說我們能心靈溝通。將來我們交流的語言會有什麼變化。

柯博拉(Cobra) – 兩者就有。人們在一段時間後將能夠心靈溝通。人們也會學習一些通用語言,當然他們能保留自己的母語,所以這裏有一段過渡期。

Rob – 如果你不介意,我還有幾個問題。談談外星灰人對人類的綁架和雜交。這些雜交背後的議程是什麼。抵抗運動對此做了什麼。給我們說一下這些雜交的半人類半灰人孩子。

柯博拉(Cobra) – 這幾乎絕跡了。這些事在幾十年前發生,但現在不再是問題。

Rob – 那些孩子怎樣了?

柯博拉(Cobra) – 有一些在地表上生活,有一些被光明勢力救出,送到銀河系其他地方治療。

Rob – 好的,謝謝柯博拉(Cobra)。也感謝每個參與的人們。如果一切順利,我和柯博拉(Cobra)會與Corey做一次聯合採訪。Corey和柯博拉(Cobra)能互相問問題,這是公開的。我正等待Corey的回應,落實訪問的日期。我將再次聯絡他,看看能否盡快把事情辦好。非常感謝柯博拉(Cobra)。

柯博拉(Cobra) – 謝謝,光的勝利。



SOURCE:
http://thepromiserevealed.com/2015-oct-27-q-a-with-Cobra/

erttq0101 翻譯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