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四季:第四集秘密政府惡意混淆訊息中心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第四季:第四集秘密政府惡意混淆訊息中心

揭露宇宙:第四季:第四集秘密政府惡意混淆訊息中心



大衛•威爾科克 David Wilcock 採訪參加秘密太空計劃 (SSP) 二十年的科里•古德 (Corey Goode)(軍方35層級內幕人士),講述其身在太空計劃所觀察到的太陽系情況,遇上高等外星文明及組成聯盟、參與一系列會議至今的事跡,他在持續幾年的隱姓線人後決定公開揭露接受與大衛威爾科克David Wilcock 進行他參與20年祕密太空計畫細節的這場驚世駭俗、奇異的採訪。
內容簡介:科里.古德解釋如何使用虛假訊息和錯誤訊息,為了保密周圍的UFO以及先進的技術。
作為無畏的靈魂向前捲入這場洩露秘密的紛爭,他們碰到了一個假情報特工,準備去攻擊詆毀他們的洩密,並且通過許多數位網域去破壞他們的生活。


小編觀點:有一些虛假的訊息需要大家以自己的內在指引和智慧分辨,尤其是通靈訊息,大部份的通靈管道都被干擾而不可信。本站大部份訊息都過濾過,確保可信度有 85 %以上。事件發生之前不期待有 100 % 準確的資訊。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四季:第五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字紀錄:

大衛•威爾科克:你好!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歡迎收看本期《揭露宇宙》。今天的嘉賓是

科里•古德,這一集中我們會討論政府手下的惡意混淆客,我們在網上最恨的一群人,他們總是極力散佈非常負面又頹廢的觀點。但他們真的只是一般老百姓,還是另有蹊蹺?寇里,歡迎來到我們的節目。

科里•古德:謝謝你!

大衛•威爾科克:我想首先談談剛開始播映的一個很古怪的電視劇。任何Netflix的訂戶都可以收看,這個電視劇叫《升天》。《升天》描述的是一個甜蜜的陷阱,當觀眾從這個節目中發現有關秘密空間專案的事,他們在網上專門設計了網站,讓人可以找到有關資訊。表面看它只是一個網站,其實他們是在找那些洩露真相的人們。此舉引發了政府的打壓。《升天》這部電視劇裡所說的是真的嗎?他們真的故意招揚消息,看有沒有揭發者站出來,讓他們相信這是一個可信的網站來揭露事實,結果卻發現這只是一個陷阱?


科里•古德:沒錯,他們利用網站,利用在論壇貼貼子的人們,還利用已被他們的線人收買的知名的學術人士。對於如何打入這個領域他們已經是專家,他們打入了飛碟研究者的社群,還有早在1950年代就打入了剛形成的秘教組織。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網上人們用來研究飛碟的資訊有多大部分屬於這類情況?這是偶然事件,還是普遍存在的現象?在飛碟研究群體中這類謠傳有多普遍?

科里•古德:讓人難以置信,資訊是被很緊密地控制,又被嚴重扭曲的。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我們面對的是什麼?是不是說一位普通人覺得自己已經花了很多功夫,用功鑽研學到了全部現有的飛碟的知識,其實他們獲知的資訊摻有大量的假情報?

科里•古德:是啊,跟我聊過的一些人很氣憤地說:“我在這一行已經40到45年了”。“研究這個課題已經10到15年了,我經歷了很多”。他們的自負讓他們一時無法相信他們被那些滲入者散佈的謠言而矇騙。

大衛•威爾科克:讓我們談談綁架的問題。相比之下,這事很蹊蹺 比如約翰•馬克博士,哈佛大學博士畢業的心理病學家,也可能是麻省理工學院的,我記不清了。是麻省的兩個常青藤大學之一,我記得是哈佛。約翰•馬克博士,正統主流心理醫生,發表了很多文章,在面談中用催眠術來做治療手法。病人被催眠後開始講述遭遇外星人的經歷。他寫了一本巨著,像我寫的書那麼厚,五百多頁的一大本書。約翰•馬克的《綁架》一書例述無數人們報導的經歷,他們的經歷是和善的接觸,觸動心靈,擴展靈魂的經歷以及對人類社會極為樂觀的預言。他說在與外星人的接觸中這一點是很一致的。之後據說他在冰上滑倒了,摔了一跤撞到頭,然後就死了,剛好是飛碟研究開始發展之際。但是幾乎一半以上研究“外星綁架”的人與約翰•馬克持完全不同的觀點,他們說被綁架是很可怕的經歷,完全是負面的。外星人把你抓上去提取基因樣本,恐嚇你然後令你失憶,再把你送回來。我們來聊聊綁架事件的敘述吧。某些人不斷散佈非常負面的有關綁架的消息,他們是被政府雇傭的嗎?

科里•古德:不一定是被雇的,只是輕信了一套謊言,因為是經過他們精心編造又包含很有說服力的資訊,他們知道會令某些人輕易相信的資訊。

大衛•威爾科克:有沒有可能有些人是被雇傭來冒充普通學者寫書的?

科里•古德:這絕對沒錯。好的。我們不提真名,但我現在對一個人有很大懷疑。

科里•古德:最重要的手段是掌握一個人的心理分析檔案。有了某個人的心理分析檔案,你就能想辦法介入他們的生活,然後加以操縱,控制他們的信仰系統。知道他們在找什麼,他們研究的是什麼領域,他們對什麼感興趣,然後把派出持有那些資訊的人,當然已經摻入了你故意加的假資訊,然後他們就一躍而出…看到情報就上了鉤,你就成了他們之中的一員,我想他們現在是在轉述你傳出的一套,如果你是假資訊的散步者之一。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來談談心理分析檔案吧。你對此很清楚,我們觀眾還不知所以。假設說網上某人成為了目標。你到底能看到什麼?他們到底會如何出手?他們在找什麼類型的人?

科里•古德:不同類型的人,他們會把你的性格分類。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什麼意思?


科里•古德:性格類型主要分16類。你可以做測試來確定自己是哪類,他們有多個大篇大篇的材料形容你的個性。性格分類是經過很多年發展成的科學方法。

大衛•威爾科克:我記得大學時我主修心理學。有一個叫做MMPI,就是明尼蘇達多項人格問卷。它是一個很複雜的多項選擇測試,測試結果就很像你所說的。

科里•古德:對,很類似。

大衛•威爾科克:明白了。

科里•古德:多年來他們不斷推新。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

科里•古德:他們要確定你的個性。多數人以為每個人的思維方式都是一樣的,其實我們看問題、考慮問題的方式都是不同的。他們試圖鑽進你的大腦來搞清楚你想問題的方式,然後他們就會…

大衛•威爾科克:神經語言設計也是這個專案的一部分?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是怎麼成為一部分的呢?我聽說有些人視覺感比較強,有些人聽覺感強,還有另一些…從他們看東西的樣子,比如他們揮揮手,他們說話時目光注視在何處,這與他們正在使用大腦的哪一部分有關。

科里•古德:他們需要拿到這類資訊才知道怎麼對你下手最有效。他們還會竭力搜取你的資訊:你交了什麼樣的朋友,看什麼電視節目,在網上追隨哪一類資訊,你在社會化媒體中發表什麼樣的評論,他們把所有這些整理到一起,他們旗下有一班各類心理醫生來分析它,最後總結成一份個性分析簡介。看了這份簡介後一個特工就知道,這個人在這個情況下很可能會這樣做。或者是如果我想要這個人這麼做,這個情景最有可能引發這一反應。


大衛•威爾科克:我參加過若干個陪審團,那些律師們最後總是對每個人提同樣的問題。他們挑人組陪審團時顯然是要選那些最有可能為他們打贏案件的人。

科里•古德:他們在分析你的性格。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

科里•古德:所有你說的是心理分析?有沒有文件?是不是釘好的一大摞文件可供人翻閱?有多少…

科里•古德:要是列印出來的話。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是一份書面檔。

科里•古德:是的,是一份打好的檔。那要看是什麼類型的資訊了。如果他們偷看了你的醫療檔案,他們就知道你在服什麼藥。如果他們什麼時候想要偷換你的藥,那類資訊就很有用。他們試圖瞭解有關你的一切,所以會包括醫療資訊,按理說本應是保密的,你能想到的。

大衛•威爾科克:這許多年來我們聽說的事請之一,我在這一行已經很久了,當行內的人被特工人員聯繫時,這曾一度經常發生,他們其實是想嚇唬你,他們唬弄你,你會想:“那事我沒跟任何人說過,你們怎麼可能知道?”這就令他們很囂張,他們會用各類監視的手段,他們想要掌握各類個人隱私詳情。所以這種分析是在找弱點?有沒有針對某人弱點的實戰分類?你要是擊中這個要害,他們就會崩潰。擊中這個要害,他們就會傾家蕩產。擊中這個要害,他們的感情就會破裂。擊中這個要害,他們的家人就會反目相對。而切中這個要害,他們就會去逛商店,他們在購物中心時你就能盯准他們的車?

科里•古德:差不多。

大衛•威爾科克:哇。這些文檔的基調是什麼?是冷嘲熱諷,還是像科研檔不帶感情?

科里•古德:是科研性,實事求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沒有太多難聽的看不起人的段落?明白了。讓我們來聊聊這集的重點話題,是我們見識已久的一件事,人們參與網上論壇。我最早上網時用的是速度僅每秒14.4千位元組的撥號式數據機,我開始還不知它有那麼快。我只用每秒4.4千位元組。“好傢伙,速度到每秒14點4千位元組”。

科里•古德:我記得。

大衛•威爾科克:我最早上的網站之一就是理查徳•侯格蘭的論壇網站。我心想,這人在誇誇其談,說火星上有個紀念碑。它貌似人臉,明顯是人造的,旁邊就是金字塔,腳下還有一個五面的金字塔。 Sydonia site, home to the face on Mars. Sydonia site on Mars. Sydonia site on Mars. 這些都被美國國家宇航局拍了照。從幾何排列可以推導出全新的物理學,有關球體內部有一個四面體。這就那就是木星上大紅斑的位置也是地球上夏威夷的位置,如此云云,哇! 木星的巨大的紅色斑點在19.5º緯度. 藍色三角標記為19.5º 地區 19.5º degree dashed line above the tropical latitudes marked by the solid line. 我開始閱讀有關材料,那些人為什麼如此憤怒囂張?這些年來我開始意識到那些無理的懷疑論者是永遠不會承認你說得有道理的。他們會永遠堅信不移。他們的觀點一點都不會動搖,而且他們總是會不斷抨擊。任何正常的講道理的人,當你講明瞭道理時都會承認錯誤:“對,對,有道理我也許應該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件事。”但是這幫人就跟原教旨主義者似的,他們光是象烏鴉一樣哇哇叫,他們固守自己的觀點。在網上碰到這類人時,你覺得他們都是被雇來的?

科里•古德:不是所有人…有一個現象叫做匿名之力。互聯網匿名的性質讓線民們覺得很有力。他們覺得…尤其是當他們在現實生活中不敢站出來說話,他們在匿名的互聯網上就過度補償。有些人是自戀狂,神經病,就愛挑起連環辯論,就是那樣。但同時我也絕對肯定,因為我曾説明建立一個政府組織的資訊中心,其實就是政府手下的網路惡意混淆客。

大衛•威爾科克:你幫著建成的?


科里•古德:對,我做為情報技術員建了一個虛擬資料中心,每個工作站有一台電腦運行虛擬機器軟體,同時有六個螢光屏顯示。 他們打開虛擬機器軟體平臺,再打開虛擬電腦螢幕。就像你登錄到自己的電腦。你打開虛擬機器和虛擬電腦,但這台電腦可以是全球任何一個的伺服器,IP位址可以在任何地方,不管伺服器在哪。所以你做在工作站前啟動那些虛擬電腦,用世界各地的伺服器,假裝是在那些地點用那些IP地址。這幫人會在網上假造十多個不同的化名,還有相應的背景資訊,再連上相應的社會化媒體,編造的假身份都很複雜化。這些特工 我們通常管他們叫“人格表演者”。這個項目專招反社會型的狂人,專長是撒慌和臥底,反社會型的精神兵幹這份工作最拿手。他們會坐下來。有些人會惡意混淆資訊。有些被派有目標,專盯某些網路論壇,網上的秘教論壇,用三四個身份登錄,他們一見到有意義的論題或是他們要壓制的話題,坐在那兒開始大搞破壞,端坐著自己跟自己假辯論。表面看似三四個人,愛鬧事的人在鬥嘴,其實是一個人坐在電腦前,利用世界各地的虛擬終端,用不同的登錄名假冒好幾個人。

大衛•威爾科克:有些人到我的網站來,一大群人同時露面,一起開始宣發反猶太的評論。我們要是不管,有人就會說:“

大衛•威爾科克的網站包容反猶太的內容”。

科里•古德:我會立即親自把那些網貼刪掉。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這類攻擊用什麼手段?我覺得大家很難相信的是,這並非自由公開的辯論。他們是試圖令大眾對這些消息起疑心嗎?說到底他們就是要讓這事顯得不屬實?

科里•古德:他們散佈假資訊來攪渾水,讓人們懷疑或是讓人覺得有不一致的地方。他們會推出一整套假消息,與他們剛剛散佈的一套完全相反,他們挑撥人來加入辯論,然後把它變成輪環論,讓人不耐煩,搞得大家都不願意再回來,有時他們乾脆對整件事不屑,他們在不同情景下用各種手段來操縱公眾的心態。對有些他們不喜歡的話題,那些堅定的支持者甚至會被在網上騷擾和跟蹤,他們還與無辜的線民結成聯盟,來說服或操縱他們,找這些人麻煩。讓他們轉而操縱其他持類似觀念的人來製造衝突。所以他們不只操縱與他們不同意的人。他們還找其他持懷疑意見的人,把資訊傳給他們,讓他們覺得:“我就知道”。他們再把假資訊往下散播。這類事我見得多了,有些博客的動機可能是好的,他們只是有一定的觀點,但他們對接收的資訊沒時間核實就繼續傳下去。說實在的,任何人都能寫博客或是印發自己寫的書,或開個YouTube頻道。這類人中也有可能已被受損了。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有人變得很激動,這對陰謀集團有好處嗎?還是讓人保持冷靜更好?

科里•古德:是的。他們的企圖是讓人失去平衡。你要是很冷靜地展開討論,他們就把你引進輪環辯論,讓你最終喪失冷靜,然後他們就能指著你起哄。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一個貼子現在就能毀了一個人整個的職業生涯,不到140個字就能毀了一個人的一生。

科里•古德:對,會毀了你的聲譽。你網上的全部活動都留下數碼腳印,不管你當時有多激動,多氣憤。

科里•古德:對,這幫人很狡猾。很多人剛開始會很友好,你甚至會覺得跟他們很有緣,然後他們就對你翻臉,把你告訴他們的消息公開。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會利用人的自負捧你,讓你覺得很重要?

科里•古德:沒錯,要是有人說你很獨特,讓你覺得自己很了不起,說你的工作多麼重要之類的話。聽起來是好,但你就一定要防著點。

大衛•威爾科克:我剛入這一行時有些人給我寫過很精深、充滿讚美的郵件,但我要是一回信,他們就很快翻臉,從對我讚不絕口一下變成大發雷霆,極端負面。

科里•古德:很多一度友好的人,因為我沒有與他們視頻回應,對我翻臉,人數之多讓我吃驚。我忙得沒時間在幾星期內視頻回復,結果…有一部分是基於性格,這是人的本性。我們建的這些資訊中心,完全是針對那些傳發消息的人,同時也找出這些人,向上彙報,然後對他們採取行動。

大衛•威爾科克:讓我們再給觀眾重提一下,葛籣•格林沃爾德在離開《衛報》後 建立了自己的網站,叫“攔截”。有一系列有關斯諾登的檔,他們揭露消息的過程都在“攔截”網站上有報導,包括特工們發起這類攻擊用的流程圖和行動計畫,該說什麼。 斯諾登揭露的旨在培養如何成為一個線上巨魔人員的檔 材料中甚至還包括斯諾登檔,就像疾飛的海鷗,形影如飛,看來會有點像飛碟。那張照片就在中間,沒有評論。但你要是把線索連起來就能看清楚了,飛碟論壇是被他們侵入的社群之一。

科里•古德:沒錯。秘教飛碟、政治論壇以及其它非政府機構論壇是他們的主要目標。

大衛•威爾科克:就在斯諾登即將洩密之前,要知道當時還有其它消息剛被曝光。其中之一就是…斯諾登事件之前的幾天,“茶葉党”的成員突然被美國稅務局抽查,抽查概率異常之高。他們有權力那樣做嗎? 他們可以通過各種組織管道,包括報稅、健康保險甚至你的工作?

科里•古德:你一旦被上報就被列到若干個黑名單上,你就成為公開的目標,可以被多種方式受攻擊。你要是被認定有威脅性,就會被列入那些對政府有威脅性的名單…你我的名字都肯定在名單上,和很多我們認識的也在關注這類資訊的人們,尤其是那些直言不諱的人,他們的名字肯定也都在其列,蹊蹺的事就可能會發生。

大衛•威爾科克:我第一次為我的網站做為公司開銀行戶頭時,我被告知我必須要為稅收目的開個有限責任公司。

科里•古德:我也有一樣的經歷。

大衛•威爾科克:那家銀行,他們准許我開戶前,派人做了檢查。這只是簡單的銀行帳戶而已。那位女士自認聰明,在穀歌裡查詢“

大衛•威爾科克”,穀歌的第一個查詢結果就是“

大衛•威爾科克詐騙”。“啊,他一定是詐騙犯。”我回去跟她說:“你知道我寫的兩本書被列入《紐約時報》最暢銷書目,而我的節目在歷史頻道收視率第一?”啊哦。我跟她說,我所有的同行都有這樣的經歷。有些人對有爭議的資訊有意見。我說的就那些。所以這類事是真的。大家要注意。你只被調去做了一周的諮詢工作嗎?還是做了更長一段時間?

科里•古德:一般只是被雇來做視覺虛擬。我被招去建造虛擬環境,幫助他們把工作站設置好,教他們如何在我和其他人建成的虛擬環境中流覽。完成後我們就走人了。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你用一套六個螢幕,上面三個,下面三個?

科里•古德:對。

大衛•威爾科克:運行虛擬機器軟體,每個螢幕變成世界另一個角落的一台虛擬電腦,IP位址被偽裝成來自別的地區?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把所有的螢幕同時運行,來自己跟自己辯論?

科里•古德:有時是。他們會坐在那裡,用自己假編的身份相互爭辯,也有時會同時加入若干個不同的論壇挑撥是非,引誘人來回應,在這兒插幾句,在那兒攪和點麻煩,再回到另一個論壇,更新一下網頁看看,做做這類事情。

大衛•威爾科克:這可能會惹惱一些觀眾或讓他們氣憤不已。對此有什麼對策嗎?傳播這一意識,還有你站出來證實了斯諾登在葛籣•格林沃爾德的“攔截”網站洩露的材料?這是過程之一嗎?而且,我想,如果有人故意這樣,這是最佳的對策?是跟他們爭辯好呢?還是試圖揭露他們?

科里•古德:第一步就是記住這類事會發生。第二步…我也犯過一樣的錯誤,經常是難免的…不要理他們,當做沒看見。假裝沒聽見他們的話,這會讓他們發瘋。千萬別被捲入迴圈辯論。你要是跟某人對話時覺得會演變成迴圈辯論,他們被卡在一處,反復爭論一個毫無意義的論點,你就揚長而去。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發現的人性的哪一點讓我們專盯上一封批評性的郵件,即便是有上百份的正面的好評郵件?或是有上百個正面的網上討論,但有一個人討厭我們,大家就群起而攻之?我們的弱點在何處?如果我們要避免這類衝突,應該如何彌補這些弱點呢?

科里•古德:專盯著消極的一面是人的天性之一。但是回到性格分析檔案,他們已知你的弱點。他們如果知道你不喜歡…比如你對自己的下巴不滿意,他們就專門提你的下巴。

大衛•威爾科克:你覺得大家是否應該在現實生活中真正的友誼上多花些功夫?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因為我在這行二十多年來,與別人面對面談話時,從未聽過像我在網上評論或電郵中經常看到的,那種嚴重不敬的態度,我幾乎每天都能碰到十幾到二十幾次。

科里•古德:任何人在網上的行為都與現實生活中不同。即使他們說:“我一貫就是這麼粗暴不屑。”對有些人可能是事實。但就連最慈愛的老太太在網上匿名的情況下,當可以完全直言時,她們也可能有時失言。那力量來自互聯網的匿名性,讓人可以說出面對面時一般說不出口的話,那不是交友的最佳方式。我知道很多人在交友網站上結識到他們的知己,我不能否定這一點。但網路論壇已被極為嚴重地破壞了,不光是有心理問題的線民,還有政府派的惡意混淆客們。我自己已經不到那兒去了,它們被損害極深。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有人要傳播真相又同時感覺有些人不聽真言,他們有什麼正面的方法來宣傳這個消息?如果對方聽不進去,要跟他們爭嗎?要嘗試一下然後退出嗎?怎樣用正面的方法來與邪惡勢力鬥爭,讓真相見到光明?

科里•古德:對願意聽的人宣傳。有些人你是說服不了的,所以就轉到其他感興趣、好奇的人。別把精神浪費在光想與你爭辯的人身上,浪費時間。

大衛•威爾科克:我想這一集剛好可以在此收尾。這裡是《揭露宇宙》節目,我是主持

大衛•威爾科克。謝謝您的收看,下次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