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四季第七集:觀眾問答-第3部分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第四季:第七集:觀眾問答-第3部分

揭露宇宙:第四季:第七集:觀眾問答-第3部分




大衛•威爾科克 David Wilcock 採訪參加秘密太空計劃 (SSP) 二十年的科里•古德 (Corey Goode)(軍方35層級內幕人士),講述其身在太空計劃所觀察到的太陽系情況,遇上高等外星文明及組成聯盟、參與一系列會議至今的事跡,他在持續幾年的隱姓線人後決定公開揭露接受與大衛威爾科克David Wilcock 進行他參與20年祕密太空計畫細節的這場驚世駭俗、奇異的採訪。

內容簡介:科里.古德回答大家新提的一批問題。

這一回他們討論神秘的 X行星、我們可以做一些什麼事帶來披露,以及我們該做什麼才能與外星人接觸。

對這特別的描述、對這些更多的問題去找出答案。

有太多的人『不是把注意力放在自己上,而是去關注太多自身以外的東西』,試圖想以自己的力量去連結到外星人、祈求他們幫助自己脫離目前面臨的困境,這都是錯誤的方向。

當你能夠『自助』,你才能『助人』,而不能只想逃避日常生活臨到身上的一切等待被幫助。

把注意力多放在自己身上(『多專注在自己』這是我常提醒的),不需要一直詢問何時能接觸外星人,只有當自己一直處於準備狀態,你自然就會被接觸,也就是當你真正做好準備時,才有更多的可能性發生。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四季:第八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大衛•威爾科克
:歡迎收看本期《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在本期節目裡我們會回答你們提出的問題。因此我會代表你們向寇里提問,希望能在我自身觀點之外發現一些不同的視角。寇里,歡迎做客節目。


科里•古德:謝謝!


大衛•威爾科克:好吧,讓我們開始吧。我注意到有些人問到包括一顆大型星球在內的二元星系系統的可能性。我知道這個話題從80年代開始就有人說起。你或者那些地底人有沒有關於X星球的資訊和一個可能的時間線?”


科里•古德:關於X星球的時間線,關於黃道平面和黃道平面之外的柯伊伯帶上的大星體是有一些資訊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的“大”,到底有多大?


科里•古德:比地球還大。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


科里•古德:是的,由於重力作用它們變成了球體。有資訊稱他們以和長週期彗星相同的方式進入了我們太陽系。但我在網上並沒有得到或者看到任何關於X星球的資訊。


大衛•威爾科克:這個,當然…問題的根源是典型的撒迦利亞•西琴模型,他依據此模型闡釋蘇美爾楔形文字表格聲稱存在一顆名叫尼比魯的星球,該星球有一個週期為3600年,極其橢圓的一個軌道。他假設當這顆星球闖入我們太陽系時就會在地球上引發災難事件。


科里•古德:他們確實提到了二元星系假設,有人稱之為涅墨西斯星。也就是他們說我們是一個失敗的二元星系,而且還有一個棕色的矮行星存在於遙遠的日球頂層。


大衛•威爾科克:你剛說“他們說”,“他們”是誰?


科里•古德:“他們”是處於秘密空間項目頂端的人,而且資訊都是在智慧玻璃板上。這就是關於X星球我所掌握的全部資訊。


大衛•威爾科克:這麼說來你是不支持撒迦利亞•西琴模型所提的一顆有著3600年軌道週期的尼比魯星球?


科里•古德:在最近的地底會議上,我收到一些資訊表明撒迦利亞•西琴理論並不精確…這個理論是由一些辛迪加組織提出的。


大衛•威爾科克:然而你所說的還是開放式的。


科里•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很顯然存在阿奴納奇人…你見過天龍人。


科里•古德:是的,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這麼說還是有點可信度的。


科里•古德:沒錯,是的,總是有真相。就像我說過,古外星人假設是正確的,而且有不少資訊是秘密地球辛迪加信仰體系裡的資訊,這就是由他們帶入以便成為我們信仰體系的一部分。


大衛•威爾科克:當然。


科里•古德:這是根據地底文明得來的。我自己也做了一些後續研究,試圖突破撒迦利亞•西琴資訊。鑒於我並不是研究語言學,古蘇美爾文化或任何相關事物的學者,所以在學者們所使用的不同譯文裡我都一無所獲。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說撒迦利亞•西琴所聲稱的源於某些經典著作的理論的翻譯,其實並沒有他們說的那麼精確?


科里•古德:看起來就是這樣的。


大衛•威爾科克:大概有多少這樣的資訊?


科里•古德:非常多。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里•古德:真的。


大衛•威爾科克:這麼說來某種虛構的虛假資訊心理戰的確存在。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好吧,第二個問題還是關於這個話題。那我們就先解答第二個問題吧。“主流科學都逐漸承認在太陽系內部還存在著第九顆行星,該行星是一個大星體,有著巨大的橢圓軌道”。顯然我們剛剛討論過這個問題。“我對寇里提出的問題是在太陽系內的這顆星球是否就是那些佈置在我們太陽系周圍的球體存有?如果不是,那麼這顆星球進入太陽系的必要條件是什麼?”


科里•古德:界限就是日球頂層,其影響也就是陽光末端的電磁影響。能夠穿越奧爾特星雲。越過柯伊伯帶,奧爾特星雲,他們認為太陽的影響力止於日球頂層,然後形成了其他星球或開放空間。

太陽系和日球頂層模型(非實際比例)

太陽系和日球頂層模型(非實際比例)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你把太陽和冥王星之間的距離看作,比如說,只有兩指寬。那麼日球頂層的界限能有多遠呢?


科里•古德:也許就是幾個停車場的距離。


大衛•威爾科克:這麼說它比這些星球所處的地方要大得多得多。


科里•古德:絕對的。


大衛•威爾科克:另一個問題是承認第九行星的存在。根據你之前所說的好像不止有一個星球存在,對嗎?是不是不止有一個星體存在?大嗎?


科里•古德:是的,有。我最近聽到的解釋是這顆超級星球,大家都把它叫做…我是說,有很多種叫法。瑪律戴剋星,厄勒克特拉星,提亞瑪星,但是…


大衛•威爾科克:被毀滅的超級地球。


科里•古德:是的。在行星帶裡只有非常小的一部分行星曾經存在過。爆炸的威力如此巨大以致柯伊伯帶的大部分是由那顆星球構成的,有星球上的海洋,岩層。


大衛•威爾科克:對於那些之前沒有看我們節目的觀眾,跟我們說說行星帶、柯伊伯帶以及奧爾特星雲的關係。


科里•古德:遇到的第一個星帶是小行星帶,從岩態星球到氣態星球。然後是氣體巨星。然後是柯伊伯帶,再往遠處是奧爾特星雲。太陽系裡你能到的最遠處便是日球頂層。

用天文單位表示的太陽系距離描述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那麼你是否認為這些星球…你說在柯伊伯帶之外存著著不止一顆星球?


科里•古德:是的,而且很多星球都是冰構成的。雖然比地球大得多,可它們是冰態星球。


大衛•威爾科克:在那些星球上有沒有古代建築種族定居?或者它們是爆炸星球的碎片還是新形成的星球?


科里•古德:它們是爆炸星球的碎片。都在黃道平面上,如我之前所說,在黃道平面之外,就好像那些長週期彗星一樣…


大衛•威爾科克:我覺得一些觀眾可能會有點沮喪,因為一方面你承認可能有被蘇美爾人叫做尼比魯星球的存在。但又沒說星球上是否存在生命。星球上是否存在任何基地或者類似於基地的東西?


科里•古德:如我之前所說,我沒有得到任何資訊或看到任何證據表明那顆行星 每3600年才出現一次,上面還有生命體的存在,吻合描述。


大衛•威爾科克:你的意思是某些星球要比地球大?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知道大概有多少個星球大於地球嗎?


科里•古德:不知道,但我曾被告知有三顆長週期彗星會闖入太陽系並帶來災難。好像它們…我被告知其中一顆很久之前最終與太陽相撞或直接撞入太陽。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否覺得創造出某種欺騙性的不明飛行物群體能夠在資訊洩漏時有助於掩人耳目?因為你的答案真的可能會讓很多人感到沮喪。


科里•古德:我已經習慣了。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里•古德:但是,是的,這會讓很多人沮喪或者挑戰到他們的認知結構。但我們所有人…我自己的認知結構也多次受到改變。我們得願意成長,保持開放的心態,但是要用自己的辨別力。我說的都是從自身經驗活動參與中得來的。所有的資訊裡…肯定有一部分我是接觸不到的。我在那工作時有相當多的資訊是沒辦法接觸的。因此,你現在所說的一些資訊可能我根本就無權訪問。我從來都沒接觸過那資訊。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非要你估算一些自己在那智慧玻璃板旁邊待了多久,你覺得會有多少小時?


科里•古德:這是無法估算的。有的時候我會坐在那裡,可能會工作整整一天。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一天裡清醒的時間大概是16個小時。


科里•古德:沒錯,尤其是在研究飛船裡。


大衛•威爾科克:有多少資訊是文本形式的,多少是視頻形式的?


科里•古德:大多數是通過文本形式呈現,會有視頻,還有照片。在文章結尾,會有一些地方注明腳本,來自不同科學群組的不同觀點 這些科學群組,我猜都受到不同辛迪加觀點的支持。那些有著不同觀點的人們就像是在這裡,在普通社區裡,每個人都有不同的信仰體系。在那些辛迪加組織或太空專案中亦是如此。人們有著不同的信仰體系。


大衛•威爾科克:那如何區別這些群體? 他們有他們名稱或編碼嗎?


科里•古德:他們只是被看做不同的理論或不同的觀點。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里•古德:但他們帶來的資訊可以明顯地顯示出來他們的傾向。我並沒有花很長的時間去閱讀腳本,因為那些東西裡包含了及其深奧的科學資訊,而這不是我的強項。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另外一個問題。“為什麼球形存有聯盟沒有就他們的存在給人類更直接的信號?如果人類轉向更高層次的意識符合他們的利益,為什麼他們要如此隱瞞?有些人同其他人相比需要受到更強大的推動才會走向正確的方向,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沒有通向正確方向的精神品質。這算是某種測試嗎?”


科里•古德:當然了。他們已經讓我無法獲得有關他們的任何消息,因為太多的人不是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而是去關注自身之外的東西,試圖用自己的思想聯繫到他們。有些人甚至向他們禱告。這是他們希望我們破譯的基因項目。他們希望我們站起來,不要再依賴救世主而是審視自我。解決問題,慢慢適應。他們不會替我們做的。他們不會過來說 “躲貓貓,我在這兒,現在你知道我在這裡。那麼,的確有聖誕老人,裝飾你們的聖誕樹吧”。在這個偉大的實驗中,我們在未來的時間線裡跟其他參與進來的物種一樣,都有自己的角色要扮演,事情呈現的方式也是如此,這點他們說得很清楚。


大衛•威爾科克:也許人們無法理解身為目前唯一跟那些存有直接聯繫過的公眾人物是什麼樣的感受。在這一點上他們為何不願撒一張更大的網?


科里•古德:他們確實這麼做了,只是有人還沒站出來。已經有各個地方的人們聯繫了我們,但這些人並沒有站出來。很多人已經報導過那些被帶去月球作戰指揮部的人身穿睡衣走來走去。還有更多。人們自身的經歷可能已經超出了他們自己的想像。他們可能會讓這些人…通常是在那些藍鳥人接近我的時候,剛開始他們是通過類似做夢的狀態以免過度驚嚇到我。通常情況下這是他們接觸人類的一種方式。當他們開始表現出一種有活力的或某種顯示他們已經準備好的信號時,他們會在睡夢中靠近他們。然後隨著他們變得成熟,做好準備,會有更多的事情發生。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天體現象呢?


科里•古德:在我看來,我想說的是我之所以跟他們有過聯繫原因之一是我被授權去聯繫。因為我跟其他存有聯繫過,這是項目的一部分,我從小就開始學如何和這些存有交流。讓他們在人們看我們節目時,突然闖入他們家裡,然後說 “是的,我是真實的。現在趕緊起來,改變世界”。人們不是出於正確的目的去做這件事情。我們需要激勵自己解決自身所有的問題,而不是等著那些不同的救世主 過來拯救我們,或者救世群組。克服我們的遺傳程式去尋找領袖或救贖者。


大衛•威爾科克:你之前說球體…說通過某種方式人們被聯繫到。


科里•古德:是的,人們能看到這些球體。絕大多數的人是這樣被聯繫上的。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這個人會經歷什麼?


科里•古德:他們會在一個房間裡看到一個球體呈之字形運動,要麼消失,要麼他們會看到球體呈之字型來回運動、停止、消失。他們會想:“這是個有意思的經歷”。 或者一些人同那些那些球體進行過有意識的溝通。很多人並未意識到當他們看到這些球體時,有時候他們是在溝通…他們是在同更高的自我溝通。他們意識不到自己正在同眼前的球體進行溝通。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陰謀集團遵循這些規則,有些事情他們不可能完全隱藏,他們必須告訴我們在做什麼,為什麼這些真實的物體要在他們躲起來的地方遵守規則呢?


科里•古德:並不是說陰謀集團有規則讓他們必須告訴我們他們在做些什麼。他們是通過這種方式操控我們的大眾意識,而我們的大眾意識就是他們施加權力和魔法的結果。他們向我們展示自己在做的事情,以便讓我們證明他們想讓我們證明的事情。


大衛•威爾科克:只是看起來不管他們正在進行的事情會產生怎樣的負能量,如果他們不通過某種方式告訴我們他們在做的事情,那這事情就不會產生他們所期許的能量。這就是所謂的“盧氏原理”,對嗎?


科里•古德:要想正確看待這件事,這些球體存有並沒有聯繫太陽系裡的其他外星人,或者遠比我們要先進的古代分離文明。他們對他們的招呼沒有反應。他們不同他們交談,忽略他們。所以如果你在那兒被忽視了,大家都一樣。有很多存有希望同他們進行溝通。


大衛•威爾科克:好吧,下一個問題跟剛才說的有關聯。“除了説明他人提高自身意識,對於資訊披露我們還能做些什麼,怎麼將這種變化引入社會?”除了幫助他人提高自身意識…因為這一直是主流資訊…我們還能做些什麼能夠有助於披露所有資訊?


科里•古德:很有意思的問題很有意思的時間點。現在…如果你看不到身邊有在慢慢洩露的資訊,那你就一定會一概否認。關於資訊披露有這麼一種說法,如果我們不願意發佈資訊,把資訊公之於眾,我們就得接受這一現實,我們需要資訊全面披露的現實。怎麼做到呢,我們需要團結起來。我們必須克服所有的曲解“個人真理”或者同意就所有的信仰體系求同存異,就跟陰謀集團一樣。他們有著不同的信仰體系,但他們找到一個共同目標。只有少數人,不到百分之一的人,做著本該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做的事情?設想一下我們做為一個集體會做的事情,如果我們能團結起來,同意在某些事情上持有異議,專注於我們共同的目標和共同的敵人。做到這個,大規模的冥想是很好的,但是提升你自己的意識,提升他人的意識,通過你每天的行為方式,這才是做成此事的長期方法。但短期之內我們都得貢獻一份自己的力量。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說的是資訊全面披露。就好像是…回到這個問題的核心,看這個節目的人相對來說都沒有權力。你是說這些都是不受我們控制的地緣政治力量。他們有電磁脈衝,可以把摧毀電力網。他們擁有網際網路殺戮開關。那觀眾們可以做什麼嗎?因為我認為大多數人都相信你,不然他們也不會繼續觀看節目。他們坐在這裡不是為了嘲笑你,享受懷疑別人的樂趣。他們相信你。這是個強有力的聯合。為了實現資訊全面披露還能做些什麼?


科里•古德:是的,我們早前討論過陰謀集團試圖操控我們的大眾意識。他們主要做的一件事情是隱瞞我們所能得到關於我們有用共同創造的意識的權利的任何解釋或知識。這是他們統治我們的唯一方法。我們可以利用共同創造的意識把有關時間線的資訊進行全面披露。


大衛•威爾科克:那聽起來像是很官方的說法。


科里•古德:確實如此。但是你在節目裡已經提過,你說了多少次大眾冥想有直接影響?你跟我都討論過科學家曾經證明觀察對於實驗的結果來講是有影響的。意識對於現實的確是有影響的。不管你相不相信,這種事情的確會發生。跟我交流的都是那些球形存有聯盟以及地底族群,就算是秘密太空項目也一直在尋思為何…我們接受了所有資訊,我們還一直在等待拯救者,而不是自食其力地去解決。那就是人們想聽,我們討論這些的初衷,團結我們自己人。讓人們求同存異,把注意力集中在全面揭露上,不僅僅以冥想的方式,而是把人們帶到可信的主流人物面前,他們所掌控的資訊不會對他們的認知結構造成衝擊。讓他們思考。這樣就會逐漸傳播,大家都會想要看到我們的資訊,讓他們的意識更加開闊,讓還未醒悟的人們站在我們這一邊。我們的意識就船舵一樣。我們可以幫助指引方向。這一點大家都講得很清楚。


大衛•威爾科克:好,讓我們問下一個問題。“我們很多都想儘快當地底人和正面的外星人的第一連絡人,這樣我們就可以幫助地球去瞭解他們。我們等待這一刻已經很久了。有沒有辦法為地球上已經準備好的少數人加速這個第一聯繫的過程?”


科里•古德:我會說,別把注意力放在他們身上,多注意自己。當你準備好後,更有可能發生。但是費盡心思去探索,去尋找他們,如果你沒準備好,就會…很多時候,你覺得你準備好了,其實並沒有。你得非常小心,當你尋找第一次接觸時。就像我剛剛說到的,你所期待的也許和你想像的大不一樣。因為每個人都想有神奇的體驗。他們想要經歷非同一般的體驗。但是很快會變成一種…你很有可能會有一種超過你預期的經歷。你會突然變成很內向的人,會不喜歡與人交際,卻不得不每週都要上鏡頭。你可能會被拉出你的舒適帶,你完全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大衛•威爾科克:我來問你一下這個問題。人們總覺得如果能有這種接觸就好像是一種宇宙嗨的感覺。如果有人會收到這種接觸,宇宙法則會允許負面反擊嗎?如果允許的話,是什麼樣的反擊呢?如果有人達成了此類的接觸,那人會怎麼樣呢?


科里•古德:可能會有軍隊的人來找你,還有黑色行動隊的人以及特別許可權小組的人。還有其他組織會注意你。當你引起一個組織的注意後,你不可能只是引起一個組織的注意。


大衛•威爾科克:陰謀集團是否有足夠的技術來得知是否有誰進行過接觸?他們有沒有辦法進行探測?


科里•古德:噢,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有。所以問這問題的人們可能會想,他們就好像是生活在培養皿中,那種完全是無菌的環境,並且完全封閉起來,實際上當他們融入社區…社區是絕對知情的。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接受過此類接觸的人們有可能會開始收到負面心靈感應下載,而他們卻以為是正面的嗎?


科里•古德:嗯,是的。軍隊特別許可權項目會做的是,他們會帶來一種好像上帝之音的技術,開始騷擾別人,讓他們困惑,給他們與之收到的資訊相矛盾的資訊。他們會對那些人啟用心理戰,讓他們覺得自己瘋掉了,或者讓他們的家人覺得他們瘋掉了,並送他們去精神病院…像這樣很損的招數。他們的損招能寫好幾本書呢。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我們還有一個問題,用這一集剩下的時間來解答,這一問題和其他問題不同。這個問題關係到地底人。“那些地底人,第四密度的人,他們是否像我們一樣來自第三密度但卻先進很多?”


科里•古德:他們的確是第四密度。他們就是在地底委員會議中以及在瑪雅脫離文明中一直和我交流的人。我最近才遇到這群人,但是很早就得知了他們的消息,我瞭解瑪雅分離組織,我最近才和他們有過互動交流。我之前知道他們屬於第四密度。然後我發現這些人確實是第四密度。


大衛•威爾科克:為了更加密切地圍繞這個問題以及其所帶來的更廣泛的影響,我想要進一步概括一下。如果你告訴我們的是真的,那些數量如此龐大的存有看起來是實體的。


科里•古德:這和頻率有關。密度與和自己相關的事情頻率密切相關。


大衛•威爾科克:當你像這樣去碰觸卡莉的手,你的確有摸到手對吧?你不是只是在雲中揮手。


科里•古德:不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這種第四密度…他們是以實體存在的。


科里•古德:而我們本身…據我所知,自從二三十年代開始,我們就已經開始向第四密度過渡。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


科里•古德:所以我們處在過渡期。


大衛•威爾科克:外星人丟下撞死的屍體不管,羅斯威爾就是最眾所周知的例子。第四密度的生命體會丟下屍體不管嗎?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是嗎?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他們都是實體的?


科里•古德:是的,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有沒有第三密度的存有對我們來講是屬於外星人,還是外星人大部分至少都是第四密度的?據陰謀集團和各族群所見。


科里•古德:他們大部分都是第四密度的。他們就好像是專門經商的族群,非常有第三密度生物的特點。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你說過的好像馬一樣的生物,他們的臉像馬或者驢一樣?


科里•古德:就好像狗一樣。


大衛•威爾科克:狗?


科里•古德:有點狗的感覺,犬科動物。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所以他們屬於第三密度,但是非常老?


科里•古德:很多族群都…有第三密度的,也有第四密度的,還有第五密度的族群。在超級聯盟中,有些族群…超級聯盟中的很多自詡為守護者,並且密度更高,第四或第五密度 。所以我們對於維度方面有很多的預想,以及密度是什麼,會在密度之間會發生什麼?會優勝劣汰嗎?在不久的將來,很多資訊和規則會改變我們的觀點。


大衛•威爾科克:我來總結一下你所說的,我們的傳統…譬如基督教的觀點,當你上升到人類進化的下一個階段時,你會變成一種能量球,從最基本的可觀測的資料來看,譬如你給我們提供的資料說明了這個觀念是錯誤的。


科里•古德:沒錯,這更像一種意識上的轉變。當意識轉變發生時特定環境下的振動性意識變動,也會有更高震頻的能量變化。你的意識…這樣你在使用意識時會擁有更多途徑,來對於現實的事物作為一個瞭解。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即便你只是血肉之身,你仍可以在水上行走,漂浮在空中,悟性大大增加,做一些對我們來講不可思議的事情。


科里•古德:做一些對我們將是不可思議的,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這真的很酷。這一集就到這裡。我是主持人大衛

大衛•威爾科克。這裡是無可替代的嘉賓

科里•古德。和他一起聊這些真的很令人興奮。希望你會喜歡,下次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