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四季:第三集年齡逆行和時間旅行技術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第四季:第三集年齡逆行和時間旅行技術

揭露宇宙第四季第三集




大衛•威爾科克 David Wilcock 採訪參加秘密太空計劃 (SSP) 二十年的科里•古德 (Corey Goode)(軍方35層級內幕人士),講述其身在太空計劃所觀察到的太陽系情況,遇上高等外星文明及組成聯盟、參與一系列會議至今的事跡,他在持續幾年的隱姓線人後決定公開揭露接受與大衛威爾科克David Wilcock 進行他參與20年祕密太空計畫細節的這場驚世駭俗、奇異的採訪。

內容簡介:科里.古德透露年齡逆行細節過程中他所經歷的20年以及返回程序结束的每個步驟。我們所得知,時間旅行是秘密太空計畫的流行技術,以及為何它是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這些秘密不會永遠都被埋藏起來。當真相終於揭示,將會有影響。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四季:第四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大衛•威爾科克:歡迎收看《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

大衛•威爾科克,節目嘉賓是

科里•古德。在這集節目中我們將要討論一些非常有趣有爭議的,你們已經在蓋亞網站論壇持續不斷回饋的內容。這集要討論時間的彈性這個奇特的概念以及它與年齡回退之間的聯繫。寇里歡迎來到節目。

科里•古德:謝謝你!

大衛•威爾科克:人們剛開始流覽你的網站時會遇到一些難以理解的事情,比如你說你從1987年開始在太空專案有20年服務經歷,這讓他們以為你一直工作到2007年後你才回到了地球。但在時間線上與你之前說過的做其他事情的時間相吻合。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所說的是不是一種異常先進的技術,它超乎世俗世界中的人們所能理解的範圍?

科里•古德:哦,當然了。我們討論的所有關於秘密太空專案的技術,其先進性都遠遠超過普通人的想像。20年與回歸項目是一個成千上萬人參與過的項目。有些人來自軍隊…

大衛•威爾科克:20年與回退到底是什麼意思?

科里•古德:你工作20年,回到原來的時間點,你退出。軍隊裡有很多人都參加了。他們主動要求參加專案時以為自己會是在軍隊裡正常服役4年或8年,他們志願在某個絕密的專案裡工作20年,然後被帶回到他們同意參加項目的那個時間點,繼續在他們所在的兵種分支裡服完協定裡剩下的年限。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對於那些相信他們在網上搜索到的技術代表著人類最高技術成就的人,你會對他們說些什麼?對於那些不相信已經有技術超出他們認知範圍的人你如何回答他們的問題?

科里•古德:他們只需回顧歷史。有好多次我們以為自己無所不知,然後政府發佈資訊,有一項新技術、新太空航空器,或者出現像斯諾登這樣的揭秘者公佈一些之前有人討論過但卻沒人相信過的資訊。如果你覺得一切存在的事情都在網路上,都可以在穀歌裡搜到,那你就是活在巨大的謬誤之中。

大衛•威爾科克:當然,絕對的。為什麼政府裡的人會想要把時光旅行這類的技術設為秘密?他們為什麼不公佈出來告訴我們這技術是存在的?

科里•古德:如果你要討論一項先進技術就會連帶著牽扯到其他先進技術。那就像是打開了潘朵拉魔盒。而他們一直試圖保密的一個事實並不是承認外星人的存在,而是承認自由能源的存在。單單是自由能源、自由能源設備,就能在一夜之間摧毀全球經濟 。

大衛•威爾科克:或者說改變經濟體制。它會摧毀業已存在的基礎設施和能源結構。

科里•古德:一夜之間摧毀他們的經濟體制、他們的巴比倫金錢奴役控制系統。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咱們先說一些基本概念,然後再詳細探討技術。我記得剛開始跟你討論的時候我腦子都短路了,有很多問題要問。第一個問題是你在太空裡待了20年,然後他們通過時間旅行把你帶回到離開的時間點,你回來之後比你走時要老了20歲?你的身體也是老了20歲嗎?

科里•古德:不是的。你的身體…你經歷了年齡和時間回退。

大衛•威爾科克:在那之前。比如說,假設你在外太空工作了20年,然後他們把你帶回到你離開時的那間屋子?真的是把你放回到離開時的同一間屋子裡嗎?

科里•古德:他們把你帶回到…是的,你被帶回到同一個地點。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首先當你回到那間屋子時,你看起來會比幾分鐘前離開的時候老了20歲嗎?

科里•古德:不是的。一旦他們把你帶回到你離開時的那個點,你其實已經經歷了整個年齡回退的過程,包括接受質詢、記憶洗白, 有必要的話還會植入螢幕記憶,然後時間會倒退至離開時的那點。然後他們通常會給你…大多數人有著從臥室裡進進出出的植入螢幕記憶。那就是他們讓我經受的螢幕記憶的一種。但他們的做法是利用某種技術告訴我離開自己家,然後他們開車接我。所以很多經歷過螢幕記憶的人都感覺到他們的房間裡出現了一道光,然後他們就被帶走了。 電視劇《玩偶特工》(Dollhouse)進行記憶洗白和螢幕記憶的劇照。背景中的那個人是一位元創造螢幕記憶和人工人格的工程師 電視劇《玩偶特工》(Dollhouse)劇照:電磁的記憶洗白和螢幕記憶設備,用來給專案參與者植入新的人格。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討論過上帝之音技術。他們是否就是利用那項技術使得人們離開自己家,然後被他們用車接走?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那你的意思是在回到自己離開的那間屋子之前,你已經經歷過了某種年齡回退的過程。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稍稍討論一下這裡面的情況。你是說…我們一起回顧一下一個假想的20年的工作期。在空間專案工作的20年裡你只做同一件事嗎?

科里•古德:不,我參加了幾個項目。在此期間我被調來調去參加不同的項目…20年多一點。20年工作期結束的時候,我被告知:“你的時間已經結束了,該送你回家了。”然後他們把…我的情況是被帶回月球作戰指揮部…

大衛•威爾科克:稍等,工作人員在這20年裡被調來調去,而不是只做一份工作,這正常嗎?

科里•古德:正常。 通常他們從事不同的…就像你服軍役的時候也會被調來調去。你會學習一些技能組合,他們的技能組合會不斷進化。你也不會被分配做同一項任務,比如說20年裡都待在一架飛船上。

大衛•威爾科克:有道理。否則人們就會厭煩,失去動力。所以換換工作是為了保證趣味性。

科里•古德:事情會變得無聊,像人們想得那麼興奮。不論如何,總會變得無聊。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你說最後他們會找到你告訴你說你該回去了。你最後一份工作是什麼?在他們找你之前你最後一項任務是什麼?

科里•古德:他們讓我從事某項秘密任務,對此我不想多說。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能從那裡解放回來,你肯定是非常開心的。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當時有數著日子過嗎?你清楚在那得待20年這件事並非常期待回來?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有沒有人要求提前回來?他們是不是想回來,看看能否找到解脫的辦法?

科里•古德:那個不可能。

大衛•威爾科克:不可能,這麼說人們甚至都不會提起。

科里•古德:是的。如果有人因為不同原因被放出去,我也不知道。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你主動提出說:“我真的不想幹了”,會有什麼後果?

科里•古德:你只能接受命令,我從沒見過有人違抗命令。制度十分森嚴,如同部隊裡一樣,那些人隨後經歷的事情非常令人不悅。你希望…同樣的事情不要發生在你身上。這麼說來,你不能破壞規矩,只能服從命令。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在他們告訴你工作結束的時候已經20年過了一點。所以當時…

科里•古德:差不多。

大衛•威爾科克:有沒有一段時間你在想“噢,我的天,已經20年了,他們還不讓我回去?”

科里•古德:沒有,我開始工作的時候就稍微有點晚,我提前知道這些情況。我被分派到研究船的時候就有點延遲了,因為他們讓我做了其他的事情。

大衛•威爾科克:人們不是很理解年齡回退是怎麼一回事。我們現在說說吧。他們告訴你時間到了,你覺得無比解脫。過程是什麼樣子的?你是如何被放出來的?我們說說這個過程。

科里•古德:你簽署檔…

大衛•威爾科克:首先能告訴我們你當時在哪兒嗎?你是在外太空的某個地方,對嗎?

科里•古德:是的。他們帶你去月球作戰指揮部(LOC)。簽署禁止洩漏的保密協定,你簽署一大堆檔。然後你進行一個加強版的彙報,他們會讓你進入轉換狀態,聽你彙報整個時期的工作。

大衛•威爾科克:是不是就是一種他們把資訊從你身上拿走的技術,就像是刪除電腦硬碟一樣他們侵入你的頭腦?還是他們讓你口頭總結自己的工作歷史?

科里•古德:你會口頭彙報並確認他們已經知道的資訊,同時你也會被連接到電子工具上檢測並記錄遙測信號。他們會得到什麼信號?他們為什麼需要那個東西?

科里•古德:我不知道。

大衛•威爾科克:是不是類似於測謊儀?

科里•古德:我不知道,這是他們用的。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你做了一個某種生涯回顧,這個回顧需要多麼具體?你是否需要把每年每次經歷都說出來,還是只說重點?

科里•古德:它是相當具體的,除非他們發現需要我仔細說的東西。這個取決於聽取彙報的那個人。

大衛•威爾科克:根據你的情況,有沒有一些事情他們覺得有必要關注,多花點時間說說?

科里•古德:有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不想告訴我們的事情?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這麼說你經歷了彙報的過程,花多長時間?如果按照心理時間計算,你覺得是多久?

科里•古德:彙報,他們同時也在進行血液測試,還有其他的事情。彙報過程再加上等待的時間,差不多要在月球作戰指揮部待上兩到三天。還有其他的人也在經歷這個過程。

大衛•威爾科克:每次都在同一個房間嗎?彙報的過程是不是在一個房間裡完成的?

科里•古德:彙報是在一個房間,對的。但有其他人在你彙報的同時也在經歷同樣的過程。

大衛•威爾科克:跟你在一個房間裡?


科里•古德:不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這麼說你在單獨的一個房間。

科里•古德:大概有100個人,他們的工作也已經結束。我們一大群人都在那兒,一個一個地經歷那個過程,輪流進行彙報、打針、抽取血樣,這類的事情,經歷這個過程。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這個過程會是兩到三天,是不是包括了在彙報過程中跟其他人交流的時間?所有人都在一起待著?

科里•古德:是的,那段時間裡我們都被關在基地。我們被禁止互相討論後勤方面的事務。在彙報過程中,你不能跟別人溝通或者談論…

大衛•威爾科克:在太空待了20年之後,你如何跟他人溝通交談?

科里•古德:你會十分擅長這個,會很擅長跟人交流。

大衛•威爾科克:那你會討論些什麼?被送去太空之前的一些事情,比如說在地球時的不同文化?

科里•古德:不是的。你可以討論在那兒時的日常生活,但不能說行動資訊。

大衛•威爾科克:不能說你行動的細節或者你的工作?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那個時候你會有私人的空間還是需要跟其他人睡在一起?

科里•古德:在月球作戰指揮部我曾經跟四個人共處一室。但大多數時間裡我獨自一人。

大衛•威爾科克:房子是什麼樣的?多大?有傢俱嗎?

科里•古德:只有四個鋪位,四個鋪位。所有的房間都非常小,不像我們住的公寓。

大衛•威爾科克:房間裡有沒有裝飾品什麼的,還是一切從簡?

科里•古德:沒有啥,只是四張床,上下鋪,非常小,過道大小只能讓兩個人側身進出。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它跟《星際迷航:下一代》裡演的不一樣,普通的門、普通的房間、普通的走廊。我猜應該沒有窗戶吧。

科里•古德:沒有的。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彙報結束後發生什麼事?放行的下一個過程是什麼?

科里•古德:接下來他們會把你帶到樓下的醫務區域,是個很大的科學和醫療區,在那兒他們可以做修復傷口等各種各樣的治療。他們把你帶到那個區域去做年齡回退。

大衛•威爾科克:在他們清理完你的傷口或者治好你的膝蓋之後?

科里•古德:不是的,他們不會那麼做。

大衛•威爾科克:但你之前提到過他們能夠做那些事情。

科里•古德:是的,確實是在那兒完成的。

大衛•威爾科克:但他們做的這些事情並不是放行的一部分?


科里•古德:這個沒必要,因為你會經歷回退,把你變回原來的樣子。你身上的傷疤和紋身都會消失。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讓我們一步一步來說。你會去一個獨立的房間嗎?有沒有一個專門做年齡回退的房間?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那我們說說這個房間是什麼樣子的,你說它是在低層。你進去,是不是一個很大的區域,你能看到不同的醫療過程?是不是有一道走廊,兩邊都是房間?

科里•古德:就像典型的術前準備室,你進去那裡…就像去了醫院一樣。你進去,坐在輪床上。他們進來,跟你說話,讓你放鬆。他們會告訴你即將發生的事情,他們會把你麻醉,你整個人會保持完全靜止的狀態,在一個誘發型的昏迷裡,我覺得是將近兩個星期的時間。

大衛•威爾科克:我的天啊。

科里•古德:在這個過程中他們讓你的身體年齡回退。

大衛•威爾科克:你會和醫生待在一個封閉的房間裡?

科里•古德:不是的,周圍都是窗簾。

大衛•威爾科克:哇!這麼說可能會有整組其他100人,你們其實是被窗簾隔開,在那個很像手術室的大區域裡。

科里•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這麼說那裡會有心臟監聽器和帶聲響的機器和技術?

科里•古德:不是的,他們沒必要把你連接到那些儀器上。他們會遙控檢測你的身體,根本用不著碰你。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坐在輪床上,那輪床跟醫院裡的病床一樣嗎?他們不會把你塞到那種酷炫的管子裡?

科里•古德:不是,只是醫院的病床,正常的輪床。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他們說會把你固定住?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有告訴你原因嗎?比如說,如果你不能固定住會有什麼後果?

科里•古德:他們說你在整個過程中必須保持完全靜止。在整個過程中不能有任何扭動和移動。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過程真的開始了你的身體不會萎縮嗎?哇。好的。他們會很早之前就把這個過程告訴你,還是會等到馬上開始時再說,以免你多心?

科里•古德:不,你對整個過程一無所知。我的意思是,他們甚至不會告訴你過程的細節。他們只會跟你說:“好了,我們現在要開始用藥了。你首先會覺得很困。你能夠對我們的命令做出反應。然後我們會用更多的藥。接下來你就會醒來,一切就結束了。”一旦他們開始用藥…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會往你體內插入導管讓你接下來這兩周能小便嗎?

科里•古德:沒給我插導管。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哇!

科里•古德:我當時…我猜他們是用了某種抗焦慮藥讓你…

大衛•威爾科克:這說得通。

科里•古德:你懂的,真的讓你覺得真的很鎮靜而且模模糊糊的。然後他們把床弄平。他們進來開始把那些泡沫塑料就像框架一樣包住你。他們把你的胳膊架到泡沫塑料裡然後扣緊,防止你移動。

大衛•威爾科克:像尼龍繩那樣的東西嗎?

科里•古德:是的,尼龍搭扣。他們把你挪到另一間屋裡。到那兒之後我就變得迷迷糊糊了,因為我已經…

大衛•威爾科克:上了很多麻藥。

科里•古德:被上了很多麻藥。然後他們說他們會給我用睡眠藥物,同時他們用白板圍住我。我很確信他們把我從輪床上挪到另一張床上,然後…

大衛•威爾科克:那些白板看起來像不像是某種技術,比如能量散射技術?

科里•古德:它們就是空白的,可能是樹脂做的,或者就是塑膠白板。 電影《星際之門》(Stargate)裡的石棺。請注意內部是白色。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看起來沒什麼特別的。

科里•古德:是的,他們會把針和其他東西插入你身體的不同部位,比如你的臀部和體內。那…我暈過去了,我不…最後,醒過來,你的年齡就變回到剛來到這裡的時候。

大衛•威爾科克:感覺如何?當你剛醒來,你有沒有覺得自己是從一次嚴重的醉酒中清醒過來?你是不是很虛弱,覺得生病了?

科里•古德:就好像是手術結束後從麻醉中醒來,你覺得噁心、神志模糊、虛弱、疼痛。你覺得自己變了,你是在不同的軀體裡。這個時候他們會再做一次彙報。

大衛•威爾科克:你什麼時候才能照鏡子?

科里•古德:我不記得過了多久。我當時…他們好像他們讓我昏迷了一陣子。他們立刻讓我開始,好像是另一場彙報…當時我更配合,然後我被告知自己曾經簽署的所有檔。環境和旁邊的人看起來都不同了。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不是還能意識到自己是在月球作戰指揮部?是那樣嗎?

科里•古德:是的。我當時還在月球作戰指揮部,但它已經變了,一切都不似從前。

大衛•威爾科克:好像一個不同的側廳?機構裡一個不同的地方?

科里•古德:就是所有的東西,就是看起來…一切都很陌生,不同的人。

大衛•威爾科克:你有沒有想過自己可能是在一個不同的時空裡?

科里•古德:是的。就在那時,他們…因為你已經被麻醉了,他們想要再聽一次彙報,然後他們會試圖進行記憶洗白和螢幕記憶。他們會通過不同層次的螢幕記憶從而讓你…他們會刪去你的記憶,讓你忘記那些經歷,然後給你輸入螢幕記憶,讓你對於曾經待的地方和發生的事情產生衝突性的記憶,好比讓你記得是被傳送進自己的房間,而其實是你自己走回去的。這是某種真實的大腦操控。

大衛•威爾科克:看起來是不是他們使用了你在第一次彙報時講述自身經歷時口頭表述的資訊?他們是不是計畫把那些東西清除,現在他們會跟你聊聊那些東西,只不過是用虛假的記憶和改變過的故事,因此你什麼事情都不會記起?

科里•古德:我不確定他們出於那個目的是否會那樣做。他們對每個人都保留了非常詳細的檔案。因此彙報的部分目的是為了核實資訊,然後把資訊加入到檔案裡,從而確保個人檔案上的資訊是完全正確的。而且我確定第一次彙報有幾個目的。但是他們把你帶回來,也就意味著你會經歷一個昏迷的過程。我是說,如果你動過大手術隨後被送回到家裡,比如說你做過膝關節置換或諸如此類的手術,回去之後你會覺得暈暈乎乎的。而且當記憶洗白的作用逐漸消弱後,不如之前對我那麼強烈時,螢幕記憶開始有點…我記得自己從我房間被傳送進出的場景。但我同時也記得自己出去走向汽車,出去走到汽車那裡,因此我的記憶是矛盾的。然後我的記憶開始重播,馬上重播到我那個年紀的時候。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否記得…顯然如果你在外太空工作了20年,你肯定會照鏡子看看自己。在這20年的時間裡你的外表有何變化嗎?有沒有一個自然衰老的過程?

科里•古德:有的。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如果你被麻醉剛剛醒來,你什麼時候才會真正注意到這個過程對你造成的影響,或者已經發生的改變?

科里•古德:當你回到家裡,第二天早上起床你還是很虛弱,走進家裡的浴室,看到鏡子裡的自己,你開始疑惑。

大衛•威爾科克:外表上最為明顯的變化是什麼?你能注意到什麼不同的地方?或者記憶洗白效果很好以至於你都沒有注意到任何改變?

科里•古德:起初我真的非常困惑。而且幾周之後,記憶洗白的作用逐漸消退,我就立刻開始想起很多…令人不安的記憶開始回來,很多令人沮喪的事情。我很難接受那些記憶。隨後更加有組織性的記憶一件接著一件開始閃現。

大衛•威爾科克:你剛說自己醒來之時感到困惑,關於困惑你能再詳細解釋一下嗎?是什麼讓你感到困惑?

科里•古德:我只是不覺得…我覺得困惑。一些事情我覺得不對勁。我覺得…有些事情不正常。我覺得噁心,只是…一些事…感覺發生過一些事情。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的事情不連貫,就是你在月球作戰指揮部的事情。回退過程之後你醒來。你說人和機構都變得不同。這麼說可能是因為你是在20年前?

科里•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你被完全麻醉後他們又讓你做了一次彙報。但那時你還沒有失憶,對嗎?你還記得之前發生的事情?還是當你被用藥後完全處於神志模糊的狀態?

科里•古德:我的神志已經完全模糊,但我仍然記得自己身處何地。我基本上知道…我什麼都知道,被用了藥,昏了過去,就像做手術時醫生打的麻醉藥。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在你被下藥昏迷過去,第二次彙報和回家之前的這段時間裡發生了什麼?他們是怎麼把你送回家的?你在月球作戰指揮部然後發生了什麼?

科里•古德:我記得走回到自己家裡爬上床然後開始睡覺。然後我又有個分離的記憶是被傳送回到了家裡,爬上床然後開始睡覺。所以在螢幕記憶裡有不一致的地方,記得自己走過房前的草坪,穿過前門進到自己家裡,直接上床,爬上床。然後還有另一種記憶,我穿過一道傳送門進入自己房間。

大衛•威爾科克:發生了什麼…關於第二次彙報你還記得什麼?第二次彙報結束後你是不是就失去意識了?

科里•古德:是的。我記得彙報完,然後他們開始重播各種資訊,我只記得這些了。

大衛•威爾科克:這麼說他們可能給你多打了幾針,或給你用了一些能量藥物。

科里•古德:他們確實做了一些事情。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你有一些非常模糊的記憶,都是他們說給你的。也許真的有個傳送門,或者你就是自己走回了家裡。但當你從床上醒來,那個過程的已經充分發揮作用,你從另一次非常嚴重的失憶中醒來。

科里•古德:是說我到家了時,對吧?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

科里•古德:是的,好的。我想我很困惑。是的。當我醒來的時候在家裡,我醒來,我在家裡。雖然我並不會立刻記起那20年的經歷。但我還是會有點困惑,覺得有點不對勁。有些事情從一開始就不對勁。

大衛•威爾科克:你在之前的節目裡說過這些,但我覺得很有必要在這期節目裡再說一次。當你參加這個20年與回退項目時,他們承諾給你…當你回來時,會得到一份美差,還有很多福利用來回報你所有的付出。

科里•古德:是的,你能免費上學,有著六位數的年薪,舒適地度過餘生。但是他們並沒有打算兌現承諾,因為他們計畫刪除你的記憶,然後讓你自生自滅,暗中監視你。

大衛•威爾科克:你在空間專案工作的時候有沒有發過工資?是不是有的人比其他人要掙得多?

科里•古德:不是的,沒有錢。

大衛•威爾科克:沒有錢。這麼說像是某種奴隸,或者類似於服兵役,大家只是睡在一樣的床上,吃相同的東西。沒有任何個人財產。

科里•古德:他們已經提供了一切,你無須…甚至都沒人帶著家人的照片。

大衛•威爾科克:會不會允許你保留一些有懷念價值的東西,讓你在從事不同任務的時候隨身攜帶?比如說有個你喜歡的東西,是用木頭削出來的,或者你自己的一些東西?你從事不同任務的時候能不能帶著這些東西?

科里•古德:有些…人們會有些小物件。但通常情況下你沒有多少空間。只有很小的一塊兒地方讓你放一些換洗的衣服、內衣和一些你需要的東西。那就是你擁有的全部空間。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你的個人空間,就幾乎是一張床。

科里•古德:空間十分珍貴,沒有很多放置私人物品的空間。而且也不能從家裡偷帶東西,所以人們都沒有秘密。他們沒有父母的照片。

大衛•威爾科克:你能舉一個具體的例子說明一個你認識的人擁有一個有懷念意義的東西?

科里•古德:比如說筆記,人們之間的信件,能夠在專案過程中讓人們之間建立起關係,這樣的東西。但不會有用木頭削出來的那樣的東西。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所以不會有人去雕一個東西或者有藝術項目一類的東西。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沒有樂器?

科里•古德:沒有。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如果他們不兌現承諾,不讓人們免費上大學,不提供學費,也沒有六位數的年薪,那就說明這種技術用在大多數人身上真的很管用。

科里•古德:是的。大概有3%到5%的人記憶洗白和螢幕記憶技術對他們絲毫不起作用,他們反復嘗試,但這技術就是不起作用。對於其他大多數人而言,這技術在好多好多年內是有用的,隨後作用開始慢慢消退。一般情況下,只有在20年專案結束後作用才開始慢慢消失。比如假設我並沒有恢復記憶,我不是一個直覺先知,是某個行業的工程師。大概在2008年,我已經在外太空工作20年後,人們突然開始…記憶洗白的作用會慢慢開始消退。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是不是會監視所有人以便得知效果什麼時候開始消退?

科里•古德:是的,人們受到監控。我之前說過,你在太空裡的時候也是與地球資訊完全隔離的。也就是,沒有網路、收音機和電視。你回來之後不可能知道誰贏了籃球或者足球比賽,或者誰贏得了選舉。你對這些資訊一無所知。

大衛•威爾科克:你和地球上的資訊是完全隔離的。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是否會覺得那樣會導致,比如說時間矛盾?是否會引發一些問題?

科里•古德:我覺得那就是原因。如果你做這種工作,他們只是會告訴你規則。你沒辦法跟地球上的人進行溝通。不能獲得任何新聞更新,你不能問:“為什麼?跟我解釋一下原因,告訴我細節,給我分析一下。”你跟那些人不是這樣的關係。

大衛•威爾科克:你還記得自己是哪一年回來的嗎?或者接合點?

科里•古德:接合點是我馬上要17歲的時候。在我16歲快要17歲的時候。他們把我送回來…就是在六分鐘左右的時間之內。我馬上就要17歲了,馬上就要過17歲生日。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否開始記起自己年長之後會長什麼樣子?

科里•古德:當我20多歲時,我開始真的…我真的知道自己以後會長什麼樣子。我看到過自己。隨著年齡的增長,我見到了自己未來的樣子。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有人忘了他們的樣子,那他們在接合點那刻的主觀體驗會是什麼樣的?他們會不會生病在床上躺一段日子,就像是:“老天,我覺得真糟糕”?他們的接合點體驗是什麼樣的?

科里•古德:他們會覺得自己做了個非常奇怪的夢或者做了噩夢。他們可能會覺得自己感冒了或者其他的,覺得噁心,一些事情就是覺得不對勁。

大衛•威爾科克:在兩周的昏迷之後要花多長時間身體才能恢復正常?

科里•古德:我當時沒什麼問題,在接下來的幾天裡已經做好了回歸生活的準備。我能恢復到自己之前的能量水準,沒有問題。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這樣做會不會導致一些健康併發症,還是這項技術真的很有作用?

科里•古德:經歷過這項技術的人會遇到各種不同的神經性的問題,他們的胳膊、手以及腿都會出現神經問題。有些在太空裡待了很久的人眼睛會出問題…白內障、視網膜問題。但大多還是神經性的問題。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否也遭遇了這些問題?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這麼說真的不可能建立一個能夠讓你申請醫療保障的政府項目,因為這些項目都是秘密進行的…

科里•古德:是的,你不能去退伍軍人健康管理局。

大衛•威爾科克:不被承認的。好吧。這期節目真的很精彩,希望大家喜歡。我希望能夠把整個過程討論一遍,所以本期節目時間會比平時稍微長一些,但我覺得一期節目說完所有話題還是很值得的。這是《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

大衛•威爾科克,感謝您的收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