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三季第九集:烏本圖與藍鳥人的訊息-第 2 部分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三季第九集:烏本圖與藍鳥人的訊息-第 2 部分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三季第九集:烏本圖與藍鳥人的訊息





內容簡介:

在這個特殊的討論中,Michael返回擴展Ubuntu(烏本圖)哲學,以及它如何與藍鳥人的訊息緊密契合。

我們正在接近一個時代,當我們需要過渡到新的、有益於地球上所有生命的生活方式。

烏本圖的理念,通過聯盟的高級成員的青睞,可能達到人類的烏托邦未來的手段。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四季第一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紀錄:

大衛•威爾科克: 歡迎來到《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和我在這一起的是終極內幕知情人科里•古德,他聲稱參與秘密太空項目,對人類的未來有著非常有趣的見解。他們有技術可以消除對金融體系的需求,因為如果你需要什麼,你可以點擊一個按鈕,然後它就會從複製機中出現。本集還有特別之處是,我們特別邀請了曾經被太空項目聯盟特別提到的邁克爾•泰林格。因為他們說他的班圖奉獻主義系統為人類全新生活方式規劃了一幅將更和諧的藍圖,我們所需要的商品和服務可以以一個愛與共同創造的方式提供,而不是通過毀滅性的競爭方式。邁克爾,歡迎來到這個節目。

邁克爾•泰林格:大衛,謝謝你的溢美之詞。

大衛•威爾科克:不客氣。好吧,我想扮演一會律師。

邁克爾•泰林格:可以的。

大衛•威爾科克:我想吹走你散佈的這些愛的煙霧。

邁克爾•泰林格:好的。

大衛•威爾科克:考慮到你是在法堂之上,我會先問幾個可能會被仇視者拿來攻擊你們的問題。

邁克爾•泰林格:哦,大衛,可以這麼說,這種話我聽了有十一年了。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我要傳達這些人的控訴。

邁克爾•泰林格:歡迎來到庭審現場。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不能通過鏡頭說話,我要代他們發言。

邁克爾•泰林格:是的,當然可以了。


大衛•威爾科克:美國所有的小孩都知道詹姆士城的故事。第一批來到美洲的人認為那兒的人只需要…我們會種植食物,一起會好起來。但是真實的情況是,富裕的地主來到這裡,他們拒絕種地。他們餓死了,因為必須得有人幹活兒啊。我不想做這個工作。這是我們一直被洗腦、灌輸進去的這樣的思想。但是人們覺得有道理,如果沒有一個充滿競爭的資本主義體系,即需要錢,需要賺錢和獲得資金的體系,不然你會挨餓的,這是唯一能平息人類自私和貪婪的方式,否則人人都想依靠他人,無法對體系做出應有的貢獻。你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邁克爾•泰林格:再一次申明,這種闡述源自於資本主義體系。在沒有金錢的情況一點都不適用上面所說的情況,一切都改變了。當你開始在一個協同合作而不是充滿競爭的組織下工作…

科里•古德:或是權利模式下。

邁克爾•泰林格:對,或在權利下。我有權要求其他人為我工作等等。這種觀念已經存在了上千年之久。因此才要讓普通人摒棄我們一直以來的想法,我們生在資本主義社會。我們生在…我們覺得民主是我們的救世主。不,民主只是一個幌子,並不能解救我們, 民主也是問題的一部分。我們都自認為活在一個民主國家裡。它會…不,這就是問題,這是謊言的一部分。資本主義、民主、競爭、貨幣制度,所有這些都得拋棄。只有做到這一點,我們才能公平競爭創造出一個利益共用的和諧社會。我之前說到過,為了實現這個目標 我很多年前就已經開始努力了。到現在已經有十一年了。對我個人而言,這是一段自我發現的解放之旅。然後與他人分享這一經歷,有人立刻對這一想法產生共鳴。有人則需要一段時間。還有人會當即拒絕。但是一旦人們打開心扉接納這些觀念,他們就會與這些觀念產生共鳴,而且這種認同是不可逆轉的。就像打開了…

大衛•威爾科克:哦,邁克爾。稍微暫停一下。人們坐在那拿著手機。他們不會看著你。他們不想做任何工作。他們只是坐在那裡無所事事。這聽起來一點都不現實。

科里•古德:必須有一個過渡時期。還要一個…洗腦的反義詞是什麼來著?

邁克爾•泰林格:解放。

科里•古德:解放人們的思想。

大衛•威爾科克:你不能迫使他人這麼做,對嗎?我的意思是,必須是自願的。這麼多人都埋頭盯著手機。他們不可能認真跟你交流的。

科里•古德:必須出現催化事件,對此秘密太空項目內部一直進行討論,比如像你之前說過的全球經濟崩潰這樣的事件。人們會相當沮喪。他們會明白資本主義制度是罪犯們所建立的一個巨大的龐氏騙局。所有這些人在這個據稱是他們自己投票成立的民主社會裡,其實一直受到少數人的控制。它就是一個大騙局。當沉睡的大眾開始覺悟,會出現催化事件促使他們想要知道更多。這個時候就會有大批解密檔被公開。很多很多資訊得以公開。你不覺得這樣會促使人們更容易接受新觀念?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詹姆士城模式…我們再說說這個,邁克爾。不可否認的是,他們一小撥人來到異國他鄉,人生地不熟,沒有任何技能也不願意種地,他們本該辛苦勞作求得生存,因為別無他法。但是我們不再生活在那樣的社會,對嗎?

邁克爾•泰林格:是的,沒錯。

科里•古德:也不再持有奴隸勞動的心態。

邁克爾•泰林格: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

邁克爾•泰林格:那時奴隸在市場上公開被買賣,就是那樣。我們現在生活在一個有趣的時代,基本上地球人都知道有地方不太對勁。要知道,如果你在大街上問一個人,你對當今世界滿意嗎?你對政府的所作所為滿意嗎?你自己活得開心嗎?這就是你生來所期待的完美生活嗎?你的夢想都實現了嗎?答案肯定是“不”,絕對是這樣。百分之百否定。

大衛•威爾科克:絕對是。

邁克爾•泰林格:人們會跟你說“不滿意”,你問的事情他們沒一件是滿意的。因此肯定出了大差錯。所以我們建立了一個尋求 新體系的平臺。現在要做的就是把新體系呈現出來。通過非常合理的方式,而且獲得了成功。這就解釋了為什麼班圖運動發展如此迅猛,遠遠超出我們的預料和想像。我從沒想過這場運動會風行全球。這不是我的計畫,我當時只是想要和大家分享一些資訊, 結果就這樣了。

大衛•威爾科克:我聽到的是嘰嘰喳喳自我感覺良好的陳詞濫調。耳邊是各種人生哲理,而不是務實的言辭。


邁克爾•泰林格:我們必須儘快採取務實的行動,因為這點非常重要。這正是人們想要聽到的。太好了。太棒了。但怎樣才能做到呢?我們怎麼從這裡走到那裡?跟他們分享這些務實的經驗,重要性就在於此,這樣一來,人們才能內化這一想法。變得自信,而不只是那些浮於表面的東西,對吧?我們需要認識到這種團體已經存在。我們不會改變大城市或者大都市區的體系,這麼做太難了。我覺得應該去小城鎮小鄉村裡,在那裡你能接觸到所有人。跟他們分享新的觀念,改變人們對自己未來以及如何與他人合作的觀念,借此形成新的思考模式,養成新的行為習慣,找到新的方式為自己創造富足的生活,繁榮自己的人生。怎麼做到呢?可以給一個小鎮注入大量資金。還要說明另一件重要的事,這錢會幫助我們擺脫金錢的束縛。除此之外,別無他法。那麼人們會說:“泰林格,你是個騙子。你想用金錢達到這個目的。為什麼不想想其他跟金錢無關的辦法來實現?別妄想了。”這個體系利用金錢至少已經奴役了我們六千年。我們必須利用這個體系,對其作出改變,從而讓它為我們服務。我需要回到寇里剛說的,以免忘了。班圖運動的理念與貢獻主義並不與任何人敵對,並不想要跟任何人鬥爭,也不是想要製造流血革命等等。暴力和衝突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我們在為自己創造一個新的現實。我們利用現有的體系和能量,那些與人類對立的負能量,為了自身的利益我們接受現實,挑戰現實,通過對現實做出溫和的改變,使其真正給人類帶來利益。你可能都不會意識到,它會通過我們意想不到的方式為我們服務。我會告訴你是什麼樣子的。改變的過程很簡單,也很快捷。我們首先要認識到自己能夠建立盡可能多的社區專案,整個班圖貢獻體系的基礎是一些紮根于小型社區,旨在為這些社區謀取利益的各種項目。我所說的社區指的或是一個鎮子或是一個村子,或是一群人。每個社區項目的運轉。大家每週都會抽出幾個小時參加每個社區項目。你如何做到的?事情是…也許這種方法在一個鎮子上獲得成功,接著你就開始做其他事情,從種植食物到技術,任何你能想到的事情。但一旦你威脅到了現有制度,就會有人來開槍打死你。這並不是解決辦法。還有一點也很重要,世界上有很多社區自給自足。他們會影響到世界其他地方嗎?不會。他們建立的是自給自足的社區。所以自給型的社區其實只是把“我”放大到了“我們”層面。所以不要翻越我們的院牆,不要不請自來。我們不會跟你分享任何東西,因為你在圍牆之外,我們在圍牆之內。那不是解決辦法。這因此我一直強調,我們建立的並不是自給自足的社區。我們創建的是一種全新的思維方式。人類創造了各種各樣的東西,通過買賣或者免費贈與每個人都可以得到這些東西。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太空專案發佈的技術能夠根據人的需求製造出任意實物,只需摁下按鈕就能得到,那會有何影響?如果人們知道並擁有了這項技術,利用它…在一艘船上,他說他喜歡那個燉肉按鈕。那會有何影響? 假設我們擁有這種技術。這是給我們的。因一次重大披露,人類得到了這種技術 。那這個模型是如何產生效果呢?

邁克爾•泰林格:這個問題很好,我已經思考了很久。這個時候就要看個人的性格了。儘管我會想要用複製機為我製造任意東西,但我還是享受烹飪的過程。我喜歡自製櫥櫃 因為我喜歡木頭的味道。或者我喜歡釣魚。我喜歡那些可以運用與生俱來的才能和天賦得到的東西。不然我除了一槍把自己崩掉外還能做什麼呢?我覺得我們活在世上是為了體驗所有密度,氧氣,水,重力,體驗這樣的地球,享受所有美麗的事物。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每個人生來都有非常獨特的才能。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所以你可以選擇使用複製機來做一條褲子。你會更樂在其中,你會為此跟母親、祖母或者裁縫交流,為了做一身漂亮的新衣服,用大麻纖維和其他可生物降解、無毒、可回收的原材料,這些原材料都來自地球,是實實在在的東西,因為這才是我們之所以在這裡體驗這一現實的緣故。當我們的需求得以滿足之後,才會接下來決定做什麼。

科里•古德:至於這個技術,他說的是規模較大的大都市地區。這項技術可能會有助於縮小鴻溝。

邁克爾•泰林格:對,所以會發生一些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因此我的結論是社區項目是不僅是我們在班圖運動中運用的模型,而且對班圖群體也極其重要。很明顯除非你踐行團結人心這一理念,建立一個新的富足的社會體系,新的社會結構,你就不得不在政治層面上宣傳這一理念,因為現在政治掌控並摧毀了我們的生活。人們會說:泰林格,你是個叛徒,進入政壇。你就變得跟那些政客一樣了。不是的。我們之所以進入政治,是想要改變這種人性中令人作嘔,無恥不正當的一面,這些都在破壞我們的生活。我們需要作出改變。坐在一旁無動於衷,忽略政治不會有任何幫助,這不是解決方案。那麼我們該怎麼做呢?必須採取實際行動。我們組建一個與其他政黨理念完全不同的政黨。我們會弱化中央政府集權。取消聯邦儲備體系,建立一個臨時人民銀行,該銀行為人民發行貨幣,免稅收而且不收利息。然後沒有稅收,沒有通脹,什麼也沒有。這樣才是真正為人民服務,在過渡時期,落實我們所需要的社區專案和市政工程,這樣就能説明人們擺脫大都市的牢籠。他們可以回到小鎮上和村子裡,因為他們知道有了人民銀行的資金支持,他們得找事情做。這只是過渡期。

大衛•威爾科克:這種潮流現在不是已經開始了嗎?看看有多少人在視頻網站上上傳自製錄影。他們清楚不可能從中謀利。他們還會發文章他們知道他們是不會賺錢的。製作免費的軟體 。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想要為社會做出貢獻。他們想要社會地位。那麼你是否會覺得社會競爭或社會合作也會變成它的一部分?

邁克爾•泰林格:當然。這真的…大衛,你剛剛說的話很重要。當你開始在自己的社區…再強調一次,我們還是在為務實的步驟做準備,因為實現目標很重要。你早上醒來,就跟寇里說的一樣,知道自己所需的東西都備齊了。為什麼?這就是社區的好處啊。有太多的食物,太多技術,太多纖維,什麼都不缺。一切都應有盡有。你要做的就是每週抽出幾個小時參加社區項目,其餘時間自由支配。最後會是什麼結果,我還不知道。但發展方向是由社區決定的。結果就是,一周大多數的時間 都是你自己的。你可以盡情發揮自身才能,不論是作為畫家、雕刻家、音樂家、養馬人,還是工程師或科學家。不管你做什麼,你有絕對的能力去完成…

科里•古德:能讓自己開心的事情?

邁克爾•泰林格:讓你快樂的事情。

科里•古德:哇。

邁克爾•泰林格:確實如此。

科里•古德:多美好的世界啊。


邁克爾•泰林格:當你早上含笑醒來,因為你知道自己不用起來,穿上西裝打上領帶,坐在火車或公共汽車上,或者騎著自行車風裡來雨裡去,只是為了維持一份差勁的薪水微薄的工作,用來償還貸款,支付電費、麵包、牛奶,為孩子支付教育費用,到頭來他們也會受制於同樣的體系,月複一月。

大衛•威爾科克:正如格雷厄姆•漢考克所言 “只有每天醉醺醺才能堅持下來”。

邁克爾•泰林格:沒錯,現在這些你都不用做了 。你可以選擇自己想要居住的社區。你不必…不用被逼著做任何事情。一切都可免費得來,因為你每週花了幾個小時參加社區項目。這些把我們變成強大的勞動力。我使用這個詞,儘管知道這個詞很會快落入邊緣。很快,一夜之間,你的社區就擁有了強大的勞動力,任何企業、地區或政府都無法與其競爭。現在我已經告訴了你們方法。如何開始,從而從現在做起,建立這樣一個富足自給自足的社區…

大衛•威爾科克:萬一有人拿刀對女性實施強姦會怎麼樣?應該怎麼處置他?這個問題經常被問起,謝謝你提出來。說到這十一年來人們不斷提出的問題,讓我覺得有意思的是這些問題也恰恰也反映了我們是多麼緊張不安,目前的體制如何讓我們在思考一些問題的同時,也會想到隨這些問題而來的其他問題或者說障礙。很好,現在我們知道應該要解決什麼問題。要記住好的一面是,整個班圖模型的一部分就是要廢除中央集權政府,實現社區自治。所以我不能決定自己要 生活在什麼樣的社區裡,而是社區做出抉擇。他們會建立新的法律制度,新的行為指導方針,從基本做起,你懂的,普通法系——不殺人放火、作奸犯科,規範自身行為。

科里•古德:這麼說,你談論的不是一個集權制的政府思想體系,各個地區擁有獨自的道德標準和…

邁克爾•泰林格:是的,從很多方面回到之前的城邦制,每個社區有自己的規則和指導法則。而且,顯然還有很多事情尚需討論。但按照班圖模型,我們會重新建立由公民選舉出來的部落理事會,還是公開選舉。大家都知道我選舉

大衛•威爾科克成為長老院的一員。如果

大衛•威爾科克

科里•古德:也許老人會重新受到尊重。

邁克爾•泰林格:本來就該如此,這就是為什麼他們把老人排除到社會邊緣,把他們放到養老院裡。我們試圖擺脫老年人,因為隨著時間流逝…

科里•古德:眼不見,心不煩。

邁克爾•泰林格:是的。他們的智慧也沒什麼用了。因此我們社區會選舉出自己的長老院,指導社區的運行。他們每時每刻都為社區謀求福利,而不是為自己謀福利。儘管我建立的是一個由少數族裔人運作的體系,而不是一個由多數人運作的體系,這就嚇到了很多人。他們會說:“你什麼意思?”因為我們已經深深受到民主 和多數決定原則的毒害。這是一個少數族裔人控制的體系。你怎麼能這麼說呢?因為少數族裔的數量遠遠超過多數族裔。少數族裔的數量是無限的。有的關心蝴蝶,有的在意桃樹、土壤、雲彩等,這些人確保我們的食物中沒有轉基因成分,有各種各樣的少數族裔。貢獻體系照顧到所有的少數族裔。每個少數族裔會獲得所有工具、所有技術、所有支持、所有實驗室和研究,為了社區你需要做的以及你應該做的一切。因此你可以稱之為一個受少數族裔支配的體系,而不是一個由多數人決定的體系,百分之五十一的人禁止剩下百分之四十九的人做出自己的選擇。

大衛•威爾科克:因此糞坑堵塞,對嗎?下水道堵了。誰都不願意去掏下水道,怎麼辦呢?

邁克爾•泰林格:很好,我喜歡這個問題,很不錯,這是個經常被提起的問題。不錯,誰去鏟屎?是的,答案是…通常我在開研討會的時候會把這個當做問題提出來,然後你猜怎樣?會有兩三個人舉手自告奮勇去鏟屎。我會把垃圾鏟。其實我們已經有了答案,但還不止於此。記住,我們這麼做不是為了錢,而是為了我們的社區,而是為了我們的社區。我可不希望下水道堵塞。如果我所居住的社區下水道堵塞,也就意味著我的下水道堵塞了,因為我就生活在這個社區。所以不管那周是誰負責看護下水道,他就會去清堵。讓我們再回來說說社區項目。

科里•古德:人們擅長不同的事,他們可以集中資源。

邁克爾•泰林格:沒錯。因此這是…我們也承認人性和社區的多樣性,但是多樣性中的團結,團結中的多樣性。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技能、天賦不同的願望和期望。每個人都是獨特的,我們每個人都是獨特的個體。

科里•古德:同等重要。

邁克爾•泰林格:沒錯,你身體裡的每一個細胞都為身體的正常運作發揮著關鍵的作用。我時常提醒人們這一點。不要覺得自己什麼也不是,無足輕重…很多人都會這樣 。“我什麼也不是,我無關緊要”。 不,不是這樣的。在班圖社會或貢獻體系或貢獻主義社區裡,你是這個社區不可替代的一部分。你扮演…每個人擔任的角色同等重要。不管你是個醫生、科學家、工程師或者麵包師。人人發揮著同樣重要的作用,就好像你身體裡那些微小的細胞。神奇的是有像米開朗基羅或達•芬奇一樣瘋狂的人,就會有狂熱的年輕化學工程師熱衷於解決下水道問題。他們會想出新方法來解決下水道問題。

大衛•威爾科克:我還上高中時大概有二十名運動健將,他們的名字每天都會出現在早晨公告裡,因為他們贏了比賽。他們跑得最快。在籃球隊裡投籃次數最多。還有十或十五個書呆子,他們不斷贏各種學術競賽。這些人是大家關注的焦點。而其他人,成百上千個的孩子都被邊緣化了。從未獲得任何認可,他們的名字也從未出現在早晨公告裡。你是如何避免派系和那些好孩子俱樂部,那兒也會有類似的情況,只有少數族裔人受到關注?


邁克爾•泰林格:好的。我們需要回到…關於這個體系人們提出的大多數問題其實根源都在於金錢,因為我們活在資本主義社會。你說的是資本主義制度的一個後果。懶惰不是人類的天性。人們會經常問到這個問題。“哦,懶惰是人類的天性” 不,錯了。創造才是人類的天性。充分發揮你那與生俱來的才能。而現在的教育體系扼殺了這些才能。所以當你改變教育體系…這顯然是我們必須要做的。我們不會延續現今的教育體系。我們把孩子們送到這個填鴨式、洗腦式的操控集中營裡。

科里•古德: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會更形象一點。

邁克爾•泰林格:必須要對這個體系做出大幅度的改變。當你在一個團結的社區長大,一切應有盡有,你不會擔心有人…你關愛身邊那些發現新技術、新跡象,找到新的麵包烹飪方式,新的和麵方式,新的制鞋方式,新的染布方式,或通過把石墨烯和大麻纖維結合發現新材料的人。“哦,我的天,我的社區真好!”一旦取消限制,就會發現金錢不是進步的阻礙。凡事皆有可能。是你個人的貢獻讓你贏得社區裡他人的尊重和愛戴。他們會愛你,大衛。因為你的所作所為,因為你就是你。一旦你發現自我,猜猜社區裡其他人的反映會是如何?他們會說;“噢…”。你會很快知道,因為你所做的都是為了整個社區。這時就會變得非常有趣,也就是當你開始理解自身對社區影響的時候。

大衛•威爾科克:我從機場過來時,那個開班車的女士,被大家稱作阿拉莫的特蕾莎。她做兩份工作,一份在德爾塔,一份在阿拉莫,一天工作十六個小時。

邁克爾•泰林格:哦,我的天。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上夜班,她只能在淩晨兩點到四點之間睡覺,只有不上夜班,她才能有充足的睡眠。

邁克爾•泰林格:真讓人難以接受啊。

大衛•威爾科克:她在家只睡六個小時。但我跟特蕾莎聊天時得知她曾經去過海地。在那兒過得很好。那裡水果很好吃,氣候宜人。如果她有足夠的錢,就會重回海地做全地形車的生意,人們能夠乘車去想去的地方放鬆自己,做一些為能為大眾帶來福利的事情。如果你跟這些困在沒有前途的工作裡的人聊天,就會知道他們也有夢想。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每個人都有夢想。

邁克爾•泰林格:這樣很好,人人都有夢想。當你跟處在高端業務中的人聊天時,這些人已經賺了很多錢或者是某個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如果你問他們“你兒時的夢想是什麼?”這是我遇到的最令人感到悲哀的事情,也就是很多人都已經忘了小時候的夢想,他們得好好回想。這些都是現今的體系造成的,這個體系太糟糕了。它讓我們筋疲力盡,讓我們很多人都忘記兒時的夢想。所以我知道怎麼問這些人:“你之前住在哪裡?”把他們帶回原來的地方。就像是治療的一部分,把他們帶回去。“你之前住在哪裡?上哪所學校?你母親是做什麼的?朋友呢?你騎自行車嗎?”讓他們回到過去,以某種方式把他們帶回從前。然後他們開始記起兒時的夢想。你就會突然發現他們的生活是如何…他們的肢體語言和能量變化,剛開始跟你交談的時候比較僵硬,帶有自衛性,“你說的是一個沒有錢的世界。你在試圖奪走我的東西。”不,不是的。 我是在把你的生活還給你,這樣你就不用害怕有人會奪走你的夢想,劫持你的人生,讓你做這做那。

科里•古德:抱歉,這樣實行起來現實嗎?不管是在哪個國家或者在一小部分人中實施?有沒有一個地方能讓人們更多地瞭解這個理念建立社區,然後開始做這些…不是集中的小組,而是一系列的社會實驗,然後展示給其他人?

邁克爾•泰林格:寇里,謝謝你提出這件事情,我們再回到實施的問題上。怎麼去做?

科里•古德:概念驗證。

邁克爾•泰林格:概念驗證很關鍵。但這使我想到社區項目會怎樣發展。首先,建立社區專案肯定要花錢,所以我們需要啟動資金。相信我,我已經盡力了,利用有限的收入,在我自己的鎮子上成立了社區專案。社區專案建立後,管理專案,讓他們控制…實際上,社區專案的成功可以帶來收入,這樣一來項目就能利用金錢使社區富足,這個錢還可以不斷升級和改進。通常情況是這樣的,因為像我這樣的個人每次一開始起跑時,我就沒錢了。所以我需要在政治平臺上宣傳這個項目。顯然,在2014年…班圖党作為一個政黨建立,我參加了南非總統的競選。最後得到一百萬人的支持。這個數目不小。

大衛•威爾科克:人數眾多。

邁克爾•泰林格:我知道,因為在我筆記本裡存著八十萬人的名字和手機號碼,他們通過短信回應我,“我們喜歡班圖 ,我們支持班圖。”所以這個數字不是我虛構的,還能展示出來。

大衛•威爾科克:南非一共有多少人?

邁克爾•泰林格:大概是五千五百萬,其中兩千萬人有投票權。也就是說選舉中有大概有一百萬人支持我們。我們這時才明白選舉過程有不正當手段,結果早已被人為設定。但對我們選了這條路很重要,因為能在過程中學習變得睿智,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並且我們做到了。而且我還發現,我們甚至都沒有覺察到,在議會內部我們應該擁有至少四個或五個席位。因此最後我們得了五千三百票。在議會裡獲得一個席位需要得到五萬張投票。但這讓我意識到真正的權利存在於市級、社區、鄉鎮裡。一個由班圖選舉出來的市長肯定會比議會選舉出來的議員有更大的權力,做事更加高效。因為一旦我當選市長,就能快速在鎮上實行這些理念。為什麼?因為政府能給我資金支持。我可以把錢投在市政上,投入所有的社區項目。這些錢會讓社區項目開始增長,能夠非常迅速地擴大。所以我們現在…

大衛•威爾科克:假設你有一家大工廠向河流排泄工業廢料,他們背後是說客、律師,還有資金支持。儘管工廠給社區帶來收入,但他們還是想要阻止對河流的污染。他們會怎麼做?

邁克爾•泰林格:是的,我馬上就說到這個。因為一旦我跟你說完整個過程,答案就不言而喻了。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邁克爾•泰林格:自己就能找到答案。我們現在會… 2016年,我們參加了南非地方選舉。我把這次選舉當做…班圖運動的催化劑和先鋒活動。目前我們在兩百多個國家都有成員。我當時還不知道運動已經發展到了兩百多個國家。但後來我看到那個人員名單,倍感驚訝。太棒了。我們需要募集到足夠資金保證能夠在選舉中獲得勝利。我們的目標是…策略是先拿下十二個最小的市。抓住小而致命的要害。因為如果我們能在一個市取得勝利,就能在它所管轄的四五個小鎮裡取消資本主義系統,進而建立班圖貢獻主義體系,幾乎在一夜之間完成。這就好像是多米諾骨牌的第一張,一旦你開始實行,一旦多米諾骨效應開始,資本主義體系就不可能正常運作了。整個理念的實施從贏得一個小鎮開始。這就是為何我說我們只需利用一個小鎮就能讓全球貨幣銀行陰謀集團倒臺。任意國家的一個小鎮。一個小鎮就能摧毀整個銀行和建立在金錢控制基礎上的人性系統,把我們都解救出來。就這麼簡單,但也至關重要。贏得一個小鎮,在那兒實行這些理念,設立社區項目。在選舉中我們對選民的承諾是,所有人免交電費。要知道,人人都可免費用電。還有替代性的電力設備和供應。這也是資本主義控制系統避之不及的。我們會在小鎮上建立一個簡單的電力供應系統。它是團結居民的基礎。實現了免費用電,大家就能每週抽出幾個小時投身到社區項目之中。這樣一來,每人每週都有三個小時。你不必犧牲工作,在繼續保持現有體系的同時,創造富足的生活。我們最近在澳大利亞的拜倫灣,那裡有一個統計學家。他做了一個統計。這就是他說的。一個小鎮…我舉的例子是一個五千人口的小鎮。五千人,一週三個小時,每週一共一萬五千個小時。對吧?我還要再說嗎?這就是協同工作,沒有競爭。讓我們團結起來,協同合作。一週一萬五千多個工作小時。他算了數,然後說:“在這個體系裡,每人每週貢獻三個小時,一年算下來總共的勞動量就相當於現今體系裡每天工作八小時,三十一年的工作量”。一年相當於三十一年,這就是比例。沒錯,所以只需很短的時間就能讓我們的社區變得異常富足,食物充足。到了那時,你就能決定如何發展。所以現在我們已經有了一個行動計畫,然後創造供應。我們所做的,本質上你一旦開始提供食物,或其他…比如傢俱,衣服,麵包,鞋子 技術和電腦,科學實驗室向研究人員和醫療人員開放,找到所有疾病的的治療方法,然後跟全世界分享。你邀請科學家研發讓河流擺脫污染的方法。這就是你對污染問題的解決方法。要知道只要有相應的腦力資源,即便是核洩漏我們也能在一周之內控制好,對吧?

大衛•威爾科克:在美國,類似事件已經在大蕭條時期出現過,之後在二戰時期,大規模的社會公共事業調動公民的積極性,大家投入到公共建設專案中。人們倍受鼓舞。那是美國製造業的最後一次繁榮。如果我們期待其他人為我們工作,一切都依賴進口,那麼社會內部就開始崩潰。

邁克爾•泰林格:如果在城鎮和社區設立這樣的項目,就會吸引所有人去創造發明運用自身的技能服務自己,服務大家。所以項目能激勵所有人, 還能體現出貢獻主義模型的包容性。它不排斥任何人。你要做的就是讓自己的業務,自己的公司成為社區項目的一部分。然後你能得到什麼好處呢?免費勞動,免費用電,免費獲取各種部件,因為如果我們沒有這種部件,就會設立一個專門生產這種部件的社區項目。這就是它的發展方式。也就是說三分之一的產品,你可以自己保留下來進行買賣。剩下的三分之二屬於社區。所以每次不管是實業家還是農民,這個答案適用于各行各業,農民、實業家、生產商、各行各業。三分之一用於業務,三分之二回歸社區。答案不是:“讓我們談談”, 而是:“什麼時候開始?” 。真的。

科里•古德:好吧,可以說,你所說的跟聯盟和藍鳥人的信息都有交集。他們說這是未來的潮流。從這些明確指明你所進行的運動的資訊源中,我得到的強烈感受,對此,我覺得我們所有人都應該進行深刻的思考教育自己,用各種方法對社區做出貢獻。我真的很喜歡傾聽深刻的解釋。關於這個運動,我已經學到了很多。之前只是從我的資訊提供人那兒得到零零碎碎的資訊。真的難以置信,我真的把它當做而且只有它才是未來的潮流。

邁克爾•泰林格:謝謝,寇里。我想要就自己節目開始時說的話做個補充。從我們現在的社會 到富足社會是一個簡單的過渡。這比我們大多數人想的要簡單得多。但好多人一直給自己設限,我們就是這麼被養大的。“做這事兒很難,你得努力。”不。忘了這句話 。我們會擺脫對金錢的依賴。我們會為自己創造一個美好而富足的未來。讓我們開始觀察它,我們認為這是一個解決方案。很簡單,不是我說了算。而是每個社區對自己的命運、自己的未來、自己的富足負責。

大衛•威爾科克:讓我們去挑戰那些旁觀者,讓他們也加入進來。如果有觀眾被你的理念鼓舞,他們如何加入,如何開始下一階段?

邁克爾•泰林格:謝謝你,大衛。首先,登陸網站,加入我們。登陸班圖網站(www.ubuntuparty.org.za)然後點擊“加入我們”註冊。多閱讀相關資訊。拿到一份《班圖名冊》,這是資助我們的一種方式,這樣會説明我們。如果你有融資管道,如果你是個百萬富翁,對我們的理念產生共鳴想要幫忙,我們需要你的説明。沒有錢,我們也實現不了目標。記住,體系已經建立,所以金錢能幫助我們摧毀任何反對者。每個月我都經歷資金的緊張,算是長久的掙扎。所以我們需要財政支援。如果你能從資金方面給予支援,使得我們的項目成為一種選擇,助其成功,我們需要的就是這些。你可以通過網站支援我們,那兒有一個捐贈按鈕。

大衛•威爾科克:這算是資助?還是投資者會從投資中獲得收益嗎?

邁克爾•泰林格:不幸的是,不是收益,收益體現在選舉結果中,那時他們就會知道自己為人類未來的福祉做出了貢獻。我只能表達自己的謝意了。

大衛•威爾科克:但還能稅收沖銷。我的意思是,人們或者向政府繳稅或無償向我們捐贈。

邁克爾•泰林格:是的。我們確實有個非盈利性質的公司接受捐贈。剛剛成立的,名字叫班圖星球。

大衛•威爾科克:有的錢除了上繳政府還能投入非盈利組織,這也是對未來的投資。這樣就完美了。

科里•古德:對人類的投資,可以改變世界。

大衛•威爾科克:沒錯。

邁克爾•泰林格:我之前說過,只是一個小鎮。把它當做對先鋒項目的支持,這些項目能夠劃破數千年來人類控制體系的面紗。我們會撕破面紗,扯下面紗。

大衛•威爾科克:你剛說到班圖星球?

邁克爾•泰林格:班圖星球使我們為此新設立的一個非盈利公司。所以資金都會被投入班圖星球,然後我們會把錢分配給班圖黨,也就是需要資金的政黨。我知道在美國,很明顯非盈利性公司不允許資助政黨。但在南非可以。

大衛•威爾科克:好吧。有很多振奮人心的消息。我期待能聽到

邁克爾•泰林格更多的進展。這真的讓我感到興奮。一如既往,歡迎收看《揭露宇宙》。我們一起創造未來。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