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三季第八集:地心之旅:在聯邦會議的匯報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三季第八集:地心之旅:在聯邦會議的匯報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三季第八集:地心之旅:在聯邦會議的匯報





內容簡介:

在一個簡短的會議之後,為了趕上岡薩雷斯,他參觀了圖書館和史料大廳,科里.古德被接走到一個在柯伊伯帶的遙遠基地,通知秘密太空聯盟在他拜訪地心期間所得知的。

在這裡,我們認識到更多古建築者競賽和地球秘密政府的神秘教派預言。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三季第九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紀錄:


大衛•威爾科克:歡迎回到《揭露宇宙》節目!我是主持人

大衛•威爾科克,我旁邊是

科里•古德。我們繼續上集的內容,講述他在地底異常精彩的旅行。寇里,在上一集我們談到了你從地底世界傳送回到你家客廳。但很明顯岡薩雷斯想知道你在圖書館的經歷,他都沒機會親自參觀。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後來呢?你說你回到你房間時,時間跳接到你剛離開的那刻。

科里•古德:是的。可能不到24小時,岡薩雷斯就聯繫了我。我們在附近見面。

大衛•威爾科克:面對面碰頭?

科里•古德:面對面。我們邊喝啤酒邊聊了很多發生過的事情。他最後告訴我一些新情報,在地球聯盟發生的很多進展不順利的事,不盡人意的事情,會有一個大的秘密太空專案聯盟委員會會議,我需要彙報他不在場的那部分會面內容,包括圖書館部分。

大衛•威爾科克:不光是作為主持人,我個人也很好奇,地球聯盟出了什麼問題?我們知道東半球是一個重要的組成,對吧?

科里•古德:很對。

大衛•威爾科克:有中國和俄羅斯。所以它與中國有某種關聯?到底是怎麼回事?

科里•古德:地球聯盟是由許多許多小團體組成。有些甚至小到像民兵組織。但絕大多數都是一些東方秘密社團和組織,有很大的影響力和掌握著大量的財富藏和情報。

大衛•威爾科克:現在有一件很多人似乎還沒有意識到的是中國持有4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如果他們一時興起想要摧毀美國經濟,他們完全有那樣的能力。這正是讓他們用來推進革新的手段之一。他們並不想摧毀美國的經濟,因為他們本國經濟也依靠著美國。我們購買他們的產品。但同時他們也持有一張王牌——4萬億(注:此處按英語習慣為4萬億,美語習慣為4億,網上能查到的資料是2015年10月中國持有1.25萬億美債)的債券,超出我們的財富總額。他們現在基本上控制了財富。只是他們在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沒得到投票權。

科里•古德: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很多人正是金磚五國圈中的權力掮客。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這正是亞洲投資基礎設施銀行(AIIB)成立後的開始發生的事情。

科里•古德:一點沒錯。地球聯盟和太空項目聯盟之間發生的問題是它們沒有完全相同的議程。雖然它們的大目標是一致的。



大衛•威爾科克:地球聯盟的人知道太空專案聯盟的存在嗎?

科里•古德:並不是所有人知道,有一些知道。他們見過面。他們交換過情報。地球聯盟的高層同樣擁有所有資料轉儲的資訊,也有能力進行資料轉儲。兩方同時擁有同樣的資訊作為雙保險。情況是地球聯盟已經被所謂的光明會之類嚴重滲透,他們善於滲透,然後導致群體分裂。

大衛•威爾科克:當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成立的消息首次在2014年7月29日還是6月29日宣佈後,沒有人想到會有三十多個西方國家會積極加入。但這就是發生了。所以你說這是一些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開始滲透到聯盟,金磚五國聯盟部分開始形成時。

科里•古德:這情況在個各個方面同時發生。你知道西方有一百年聯邦儲備系統。現在東方國家也想要他們同樣持續百年的新金融系統,他們說這樣會使全球經濟更公平,更有代表性。

大衛•威爾科克:但是如果我們把你提到的複製機公開於世,我們就不需要錢了。為什麼他們還想要金融系統嗎?

科里•古德:他們不想要秘密太空專案想要的計畫。他們想讓它按自己的意願發展。他們不希望…他們已經看到了資料轉儲裡的所有的資料。他們與一部分陰謀集團的人分享了這些資訊,陰謀集團的人被嚇壞了。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分享給了陰謀集團的人?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叛國重罪。

科里•古德:他們被滲透了。一些極端的陰謀集團成員現在特別想煽動起第三次世界大戰。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一種威懾(想要阻止真相被揭露)。

科里•古德:是的。很多其他團體一直認為進行資料轉儲將這些資訊一次公佈給人類是不負責任的,應該花100年時間逐步揭露,我們應該啟用一個新的更公平的巴比倫金融體系,依舊是一個巴比倫金錢奴役系統,但更“公平”,將由東方主導。那時他們會釋放一些技術和資訊,一些對外星人的披露,揭露一些事情但不要全盤揭露真相。好吧,我不想侮辱地球聯盟,但這聽起來很像我和我哥哥在爭搶一塊餡餅。“你那塊大些”,“你那塊才更大”,“我要…”。爭搶著誰可以坐在汽車的前座。這樣的心態可沒法讓我們安度全球危機,當前地球的生態面臨危機,還有海洋和大氣層都只剩幾年壽命。如果我們想要繼續生存就不能再繼續使用化石燃料能源技術。

科里•古德:是的,這就是問題所在。他們不是團結一心的整體。他們是一群為了解放全世界而由反派團體鬆散合作的組織。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他們同意必須阻止陰謀集團。但在那之後,就有很多分歧了。

科里•古德:對後面的計畫有分歧。一些地球聯盟的人與秘密太空專案有共識,這將是一個全面揭露真相的事件,有公開審判,然後充分釋放技術給所有的人類,然後進入過渡文明繼續前進。

大衛•威爾科克:嗯,(到時)會有令人不安的資訊,但新科技釋放出來會對每個人都有益。不要等100年了。人人受益。

科里•古德:不是每一個人。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什麼意思?

科里•古德:那些想繼續掌權的人沒有受益。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我想如果是在一個透明的系統裡,政府的所有不同部門、資金流向和決策過程沒有理由(隱藏了),一切都是透明的,放在互聯網上。沒有理由被隱藏,雖然民主運作有時可能會導致官僚主義和效率地下。有可能什麼事情都辦不下來,因為任何一個人有反對意見就可能會影響整個事情,委員會會陷入困境。我曾是一個多元信仰教堂的委員之一,那裡就發生了這樣的情況。每個人都想有一個一致通過的投票。但你永遠不會得到, 所以什麼事都做不了。

科里•古德:地球聯盟有一個巨大的分裂問題,很多人曾經都是目標一致,現在卻四分五裂了。我們更傾向於這個持續很久的逐步改變社會和緩慢釋放資訊的方案。這聽起來更合理。這聽起來像一個更負責任的事情。他們在找託辭。

大衛•威爾科克:這個聯盟裡有伊斯蘭的成員,比如蘇菲神秘教派之類嗎?

科里•古德:地球聯盟包含了每個社團成員。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那麼岡薩雷斯告訴你地球聯盟有分歧。然後呢?

科里•古德:在秘密太空專案聯盟也有分歧。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里•古德:兩個聯盟正在經歷困難。主要是由於我們太陽系正經歷的諸多能量變化。人們對此很難適應。很多都取決於你的精神、極性,你的個性,你將如何處理這些能量的變化。

大衛•威爾科克:用理查•候格蘭的格言,那就是“好的變得更好,差的變得更差”。

科里•古德:瘋狂的越來越瘋狂。這我們已經講過了。他們說這將是彙報的一個主題,他們想聽我的彙報,有些人對只有我一人去了圖書館有意見,他們不得不依靠我來瞭解發生的真相。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不能給你注射莨菪堿之類的然後讓你盡吐真言嗎?

科里•古德:正是這東西開始引起了我們之間的重大分歧。不可能,這對他們來說不是一個可選項。但他們有直覺先知,應該是能夠知道我的彙報是否有任何謊言。這主要是自負和內鬥的表現。

大衛•威爾科克:要不是球體存有一開始給他們提供後勤和情報支持,他們早就完蛋了。如果球體存有指定你和岡薩雷斯作為他們的代表,如果他們不接受,那對不起,另一種選擇是他們得不到他們所需要的支援去支撐到現在。

科里•古德:他們已經被告知停止所有進攻行動。不能再進行轟炸,不能再射擊,不能再攻擊。

大衛•威爾科克:因為這些已建成的設施將轉交給人類。

科里•古德:這些星際企業集團和秘密太空項目建設的巨大基礎設施計畫將來會移交給人類,將是我們的新“星際迷航”式的過渡文明的基礎。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他們不喜歡你知道這些資訊,他們必須依靠你來告訴他們真相。他們不知道是否你會撒謊。

科里•古德:再一次。

大衛•威爾科克:同樣的故事(又發生了)。

科里•古德:同樣的老故事。長話短說,約定的時間一到,我被帶到了另一個基地。

大衛•威爾科克:還是藍色球體運你去的。

科里•古德:藍色球體把我帶到了另一基地,是一個…


大衛•威爾科克:地球外的基地嗎?

科里•古德:嗯,柯伊伯帶的基地之一。房間裡擠滿了秘密太空專案聯盟委員會的成員。

大衛•威爾科克:給我們簡單描述一下房間裡的樣子,讓我們身臨其境一下。我們會看到什麼?光線暗嗎?還是很亮?

科里•古德:好的,這不是很亮的房間。也不是很暗。跟這裡的亮度差不多。它有點不像圓形劇場,它前面是平的,後面像一塊餡餅這樣扇形圍繞著。我只去了這間屋子。

大衛•威爾科克:像一個大學的講堂?

科里•古德:是的,但是平的,沒有坡度。他們都坐著。

大衛•威爾科克:有多少人?

科里•古德:超過60人。

大衛•威爾科克:有沒有你在其它會議上見過的人?

科里•古德:有。有些人與我有過瓜葛,我們被迫互相尷尬地道歉,然後握手講和。

大衛•威爾科克:你又一次看到了地球上的所有種族的代表。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有印第安人、黑人、白人、亞洲人。

科里•古德:就像所有其他會議一樣。我被領了進去,岡薩雷斯已經在那裡等著我。

大衛•威爾科克:你在前面,其他人都坐著看著你。

科里•古德:前面的一邊。沒有人在前面。我坐下來,有幾個人發言。他們正在談論不同的分歧和聯盟,不同的事情。有一些是我不應該談論的。然後他們要我彙報在圖書館和記錄大廳的經歷。所以我起身做了我的彙報,我的簡報,然後立刻有人向我問問題或是發表意見。“這些聚居地底的族群突然一下想與球體存有對話,如此巧合讓你變得更加重要?好像我編了一個故事來讓我自己顯得很重要。

大衛•威爾科克:但他們有直直覺先知會察覺你是否在虛構一個故事。

科里•古德:他們就是很刻薄。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試圖指出他們想把你撂倒一邊,而你卻編了一套故事又擠了進來。

科里•古德:機會主義者。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都是和你以前發生過爭持的人說的?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有意思。這是他們的思維方式。他們都是陰謀集團背景出生。他們一直都有…他們以為每個人都心懷不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盤。

科里•古德:就像我說的,當他們指責你什麼時你可以瞭解很多他們的(本性)。他們會表現出他們自己在相同的情況下會做的行為,因為人他們以為別人會和自己的想法和感受一樣。所以基本上我就是把上一集講的做了完整的彙報。他們把岡薩雷斯叫到前面,與他談了讓他聯繫球體聯盟的事情。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知道陰謀集團篡改蘇美爾歷史,西琴散佈虛假資訊的事嗎?

科里•古德:他們對此不震驚。

大衛•威爾科克:哦,真的嗎?

科里•古德:真的,沒有人表現出絲毫吃驚的樣子。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知道地底人冒充揚升大師和影響人們的通靈嗎?

科里•古德:他們知道我談這事已有一年多了。我回顧我在論壇發的貼子,看到我第一次談起此事是2013年12月。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知道這些地底人收集研究地球表面的書籍嗎?

科里•古德:不知道,但是他們不驚訝。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你沒有給他們提供任何他們以前不知道的資訊?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但有人想到根據岡薩雷斯的背景和經歷,他或許能從圖書館得到比你更多的資訊,這可能讓他們很氣憤。

科里•古德:沒錯。他會收集到比我更多的情報。有關守護者就是古老建築種族,就是球體聯盟的情報對他們來說是新聞,讓他們當時變得聚精會神。

大衛•威爾科克:你遇到藍鳥人時,當時這些太空項目聯盟的人問他們是不是《一的法則》裡的拉(Ra)?回答是,我是拉…然後後面跟著他們的名字(注:當時藍鳥人回答,我是拉提艾爾(I am Raw-Tear-Eir)),這確實就是在《一的法則》裡每一個問題後面拉介紹自己的方式。所有這些線索都完美的吻合了。

科里•古德:秘密太空項目聯盟中很多人都沒有接受變得更有愛心更包容的號召。很多人很難理解《一的法則》之類的自然法則。他們中的一部分不願意接受有靛藍色或藍鳥人與他們有聯繫。在秘密太空項目聯盟有一些關於現狀的問題…

大衛•威爾科克:既然他們有,在智慧平板訪問到這些資訊:後來的族群來了後,抹掉了關於古代建造種族的所有書面描述,我們知道是那些後來的更負面的這些團體。他們製造戰爭,進行基因種植…這更合乎道理,他們會抹除顯示原始古老建築種族比他們更正向的那些記錄?這是不是合乎邏輯?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你一定要有邏輯。

科里•古德:在地球上新國王來了,他們會在自己現在控制的領地抹去前任國王或統治者的名字。像是紀念碑可能仍然在那裡,但他們會刮掉符號和文字。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在那之後發生了什麼?他們對古代建築種族可能是守護者、球體存有之類的真相感興趣。

科里•古德:所以他們跟岡薩雷斯談,他們要岡薩雷斯與球體存有聯盟聯繫會議,盡可能地安排一些會議或交流在地底新委員會和球體存有聯盟之間,因為這新組建的委員會被秘密太空專案委員會視為是一件非常積極的事情,或者說是一個積極的新變化。

大衛•威爾科克:當地底聯盟的人們去柯伊伯帶秘密太空專案聯盟基地參觀時,地底聯盟委員會當時會面的人就是現在和你一起的這些人嗎?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所以他們已經會見了地底人。所以他們試圖利用岡薩雷斯來撮合球體存有直接與地底人接觸,跳過你這個中間人,他們似乎很熱衷於做這樣的事情。

科里•古德:他們冷落忽視我,立即開始與岡薩雷斯談論他們想要如何進行下一步。

大衛•威爾科克:有趣。

科里•古德:把我擠出談話圈。你可以自己推想。

大衛•威爾科克:岡薩雷斯說什麼了?

科里•古德:他說他會盡他所能。看他能做些什麼。但通常情況他能做到的很少。

大衛•威爾科克:後來又發生了什麼?還是會議基本上就這麼結束了?

科里•古德:會議就這樣結束了。我收到一些秘密太空項目聯盟與地面聯盟分歧的細節,他們所擔心的是過早進行資料轉儲釋放資訊或分階段釋放,陰謀集團會設法破壞這些資料。他們非常擔心地球聯盟被滲透後會發生什麼事情,這些資訊,他們知道已經分享給了陰謀集團。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現在陰謀集團正拼命地企圖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戰來擺脫資料轉儲將帶來的影響。

科里•古德:據說在地球秘密政府辛迪加組織內有幾個不同的神秘教派預言,他們試圖在敘利亞大馬士革引起烈火蔓延之類的事情,他們認為會導致一個新的時間表或成為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索。

大衛•威爾科克:類似一個《聖經》裡的預言嗎?

科里•古德:這個預言是他們…這是一個某些組織相信的預言。我不知道這是《聖經》中有的預言還是其它的。

大衛•威爾科克:為什麼是大馬士革?

科里•古德:我不知道。但大馬士革變得灰飛煙滅似乎是他們努力的目標。然後最近俄羅斯突然大舉介入敘利亞。我發現這時機非常巧。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從內部知情人得到的情報進行邏輯推理,俄羅斯此舉實際是打擊陰謀集團所謂伊斯蘭國(達伊沙)的代理軍隊。這與你收到的資訊一致嗎?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伊斯蘭國(達伊沙)根本與伊斯蘭教沒有關係,或者說它只是陰謀集團的一個代理軍隊。

科里•古德:是的。(陰謀集團)建立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現在地球上的聯盟試圖保留一個完整的揭露,或至少有一些元素在其中,這樣也許東部集團能夠保持控制金融體系100年。但並不是所有地區的地球聯盟都同意這個計畫?還有其他人想要資料轉儲發生?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是不是真的有人可以單獨做到這樣?我們有互聯網,對吧?任何人都可以發貼,發佈資訊。

科里•古德:必須選擇在正確的時機完成。必須有一個觸發大變化的事件,讓所有地球人願意去查看這些資訊。如果發佈後所有主流媒體都說:哦,一大堆瘋狂的陰謀論席捲了互聯網。而且他們可以關閉各種訪問管道,這不難做到。

大衛•威爾科克:但這手法對斯諾登事件沒有成功,因為你拿到了標有“頭等機密”、“特別情報”、“不得傳閱”之類標識的檔案。有內部知情人士挺身而出說:是的,我們知道這是什麼。然後還有像格林伍德和倫敦《衛報》之類的來證實這些檔(屬實)。我想對這次資料轉儲一定已經準備好了類似的方案。

科里•古德:你不覺得那些人已經吸取了教訓?

大衛•威爾科克:我的意思是,皮特•彼得森告訴我,你大概也聽說過同樣的事…你可以把整個網路完全停運。

大衛•威爾科克:他還聽說陰謀集團已經聯絡了一大批記者,告訴他們:“你們要是再深挖下去,我們就把你整得吃不了兜著走,那算是輕的了。”彼得森說的記者們要大量報導一個大新聞,正是促使他們停止從整個美國西部通過大電纜輸送大量電力到阿拉斯加的HAARP設施,改送到到猶他州布拉夫戴爾的新電腦資料中心的原因,這些電腦…他們有資料,這些記者…電腦處理和轉錄這些電話,就像Siri在iPhone上做的一樣。因為他們有記錄每個人的交談。所以這個新聞最近悄然傳出,但沒有被媒體大量報導。很明顯是,他們本想造出轟動一時的新聞,卻被陰謀集團壓了下去。所以你說陰謀集團會阻止類似斯諾登的事件再次發生?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看起來他們這次並不會得逞。看起來一系列的事件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早已超出他們的控制能力。所以有可能會有某種外星人的妙招,他們只是決定一艘隱身的飛船突然曝光,所有人都知道有目擊飛碟的真實事情。你認為這有可能發生嗎?

科里•古德:地球上仍然有一個防禦網路。如果秘密太空專案決定嘗試不隱形飛行的話,他們會被擊落摧毀。

大衛•威爾科克:哦,真的嗎?

科里•古德:是的。這是必須要…還有很多工作要對大眾來做,讓我們大多數民眾覺醒過來。這就是我們一直說的,我們共同創造意識能創造一個嶄新的未來,不再允許陰謀集團之類的勢力來操控我們的共同創造意識作為他們魔法的來源。

大衛•威爾科克:完全沒錯。我們還有很多沒聊到的話題。所以請觀看下集的《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

大衛•威爾科克,感謝您的收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