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五季第一集:天體時間線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第五季第一集:天體時間線

揭露宇宙:第五季第一集:天體時間線


大衛•威爾科克 David Wilcock 採訪參加秘密太空計劃 (SSP) 二十年的科里•古德 (Corey Goode)(軍方35層級內幕人士),講述其身在太空計劃所觀察到的太陽系情況,遇上高等外星文明及組成聯盟、參與一系列會議至今的事跡,他在持續幾年的隱姓線人後決定公開揭露接受與大衛威爾科克David Wilcock 進行他參與20年祕密太空計畫細節的這場驚世駭俗、奇異的採訪。

內容簡介:科里.古德傳達我們太陽系的宇宙的歷史,這始於古代建築者種族的到達。

太陽系形成後的不久,殖民的開始。

不僅僅是他們的存在,這個古老種族的神秘失蹤,已經引起許多文明在尋找所遺留下來的一切。

這對一個失落文明殘破遺跡的探索,在這個時間線的核心,曾有誰來定居過、我們所了解的訊息片段裡誰塑造了我們的社區。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五季,第二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大衛·威爾科克:歡迎收看《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今天的嘉賓是科裡·古德,這一集我們會來談我們太陽系的歷史。我們會追溯它真正的時間線,曾有何人來定居,還有我們已知的有關信息片段,因為我們已經點到過諸多方面,但至今還沒能將它匯總。讓我們從頭講起,把科裡在太空項目所親身經歷之間的間隙補全。科裡,歡迎回到我們的節目。

科裡·古德:謝謝!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宇宙有138億年之久,而地球是在40億年前形成的。它在38億年前冷卻到可以使液體水存在的狀態。微生物就在那時開始出現。這個經過我們已經熟悉。我們知道地球在38億年前是有水的行星。按理說,當時就可能有人降落在這上面,但是有關生命體真正在太陽系定居我們知道些什麼?我們所知的最古老的記錄是什麼?我們知道最古老的東西是什麼?

科裡·古德:從智能玻璃平板看,已知的史實證據是古代的遺址。那些遺址被他們標注為古代建築種族的遺址。它們的年代無法被精確測定,因為它們的歷史太久遠,大約有幾億年,甚至幾十億年之久。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你是說這些遺跡出現,你說他們挖掘?他們在哪裡挖東西?他們在哪裡開展發掘工作?

科裡·古德:在我們太陽系不同的行星體上。在金星和奧爾特雲之間的任何地點。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它們有時是被埋沒在地下,需要被挖掘出來。

科裡·古德:是的,有些埋得很深,有些就在地表,被浮土掩蓋。但有些埋在他們所挖掘的小行星或行星體的地下深處。

大衛·威爾科克:那我們在這些遺址能看到什麼?它們是什麼樣子的?

科裡·古德:他們發現了很多被我們形容為透明合金,鋁合金。這也是一項技術。我猜他們發現其它微型科技,可以被植入這類合金使這類玻璃變得不透明變暗、甚至成為顯示屏。這是非常先進的技術。很多時候,他們一開始也不知道發掘到的是什麼。有時他們發掘到像石頭一樣的文物,其實是某種科技,但他們起初並不了解發掘到了什麼。

大衛·威爾科克:最早發現這些是在什麼年代?

科裡·古德:我認為在地球外被發現的,是從德國分離組群在二戰之前和二戰期間開始太空旅行時發現這類東西的。

大衛·威爾科克:那些建築…我們已提到它們是透明鋁合金造的,那它們到底是什麼樣的?如果你所見的可能有幾十億年的歷史,我們從上空飛過或走到跟前到底能看見什麼?

科裡·古德:多數在地表的建築似乎曾受過劇烈的衝擊波。它們扭曲變形,絕對不像是保存完好的樣子。它們看起來一團糟。被他們發掘的遺址如果是在那次衝擊波或是其它造成損害的事件發生之前就陷入地下或是被掩蓋的就保存完好多了。他們當時也有很有疑問。他們不知道古代建築種族是誰,他們從何而來。他們未能找到文字痕跡。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詳細聊一下,那些是圓頂建築嗎?那些建築,那些沒被衝擊波毀壞的建築是什麼樣?

科裡·古德:有各種不同形狀,有些是倒塌了的圓頂建築、方形的建築,還有塔樓或者說是曾一度聳立的塔樓。有各種形狀、各種大小。

大衛·威爾科克:你以前提起過金字塔和方尖塔。

科裡·古德:對,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有很多。

科裡·古德:是的,多數是從地下發掘出來的。

大衛·威爾科克:類似在地底的建築?

科裡·古德:在地下,但不僅僅是地球的下面,也有在某些行星體的內部被發現的,發掘到長方形和金字塔形的設施或是哨所。

大衛·威爾科克:金字塔的形狀對這些組群似乎有特殊意義?

科裡·古德:是的,顯然如此。我在看智能玻璃平板時並不了解神秘幾何學之類的事,那些是我後來才得知的,是通過觀看《智慧教導》之類才學到。所以我當時沒有理解它的意義。我認為他們那時也不知道。如果他們已經知道,我也沒有看到他們表現出來。

大衛·威爾科克:理查德·C·霍格蘭的頂尖內線,我一直稱呼他布魯斯,曾對我說過:“我們住在宇宙的垃圾場”。他就是那樣說的。他為什麼這麼說,我一直不理解,到今天聽你這麼說才明白。在表面的東西都遭受了重創。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它看起來非常不起眼。

科裡·古德:他們得仔細尋找才能發現有用的東西。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看見的破碎的透明鋁合金看起來像玻璃一樣,但你說它看起來有燒過的痕跡,它上面有火燒的痕跡嗎?還是其他類型的損傷?是像玻璃碎塊嗎?

科裡·古德:有些是。有些還像是玻璃,但因其歷史久遠看來像…它變得很脆,已經不透明了。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是在衛星上,表面會蓋有類似於月球塵埃的浮土嗎?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全被塵埃覆蓋?

科裡·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很有可能你面對扭曲變形的建築卻渾然不知。

科裡·古德:你會注意到那些看起來不太自然的東西 ,但很多時候你得仔細打量才能看到細節。

大衛·威爾科克:明白了。在我的書即將完成時你對我說過一句話,因為我們現在討論的話題在我的新書《揚升之謎》 後半部分中有詳細介紹。你的話讓我震驚不已,我們一直在聊這件事,我從來沒聽你說過,直到快出書前我才聽你說起。我們到太陽系外會有什麼發現?

科裡·古德:他們在所謂的本地星團有同樣的發現,就是我們附近的五十多個星球被宇宙網連在一起的星團。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我想指出你告訴我這事時,我做了研究,得到一些很有意思的發現。所以我想問你幾個問題。本地星團…當我們談起古代建築種族時這那是我們歷史中重要的一部分。我們所屬的本地星團的星球之間你說是有很古怪的互動。我們能不能談談那個互動是什麼?本地星團有什麼特殊之處?那些星球之間是如何互動?與星團之外更遙遠的星球有何不同?

科裡·古德:它們的行為好像是… 這麼說有點怪,它們不完全像蜂群一樣有群體意識,但它們之間的聯繫是在深層、能量性的層面上,在這些星系中的所有生命也是如此。顯然,這個本地星團內所有的星系看來都在這一古代建築種族的保護之下。他們建立了某種防衛網然後就離開了。古代建築種族就此消失了,而這個防衛網在此後幾百萬、幾十億年都在起作用。

大衛·威爾科克:我不想錯過這個極為重要的一點。本地星團是由離我們最近的星球組成。據你所知,我們的先輩最早有能力飛離太陽系是在什麼時候?

科裡·古德:他們大約是在二十到三十年代擁有了那樣的能力。

大衛·威爾科克:就連那個德國分離團體也可以離開太陽系。當時沒有任何技術障礙或限制來阻止他們飛去想去的地點。

科裡·古德:嗯,沒有技術問題。但是在還未建立政治聯繫前就隨意飛去其它星系是不穩妥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一露面就可能被打下來。

科裡·古德:那個德國組群打了前鋒,與多方建立了聯繫。

大衛·威爾科克:你曾提過有一個涉及不完全的信息揭露的時間線,陰謀集團曾一度要嘗試。根據我記得的我們之前的討論,不完全揭密的時間線的特徵之一是他們會試圖讓公眾相信他們由於某種原因,從未離開過太陽系。他們有什麼打算? 他們怎能讓人相信太空旅行卻否認飛離太陽系的能力?

科裡·古德:我聽到過幾種情況,其中之一是說他們會告訴我們有關古代建築種族的事,可能還會告訴我們外星人曾一度存在,但他們再沒有在這出現了。我們只是利用逆向工程來發展科技,僅此而已。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話說到底,如果我們在三十年代就有能力飛去其它星系,某些知識一定是很早就被人掌握了,依我猜想,比如有關宇宙網的事,他們是被傳送到這些星球的嗎?還是有超光速旅行的技術?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科裡·古德:有多種方式,他們一開始是通過傳送口來旅行,那是主要的方式。當他們研製成飛艇後,又研製成類曲速引擎驅動後,那才達到了超光速飛行。

大衛·威爾科克:那超光速旅行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科裡·古德:他們早在二戰前就有超光速旅行的技術,但是美國與德國秘密團體以及開發這類技術的其他秘密組織相比就落後了。他們要落後幾十年。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這個背景很重要,因為我們談的是太陽系的歷史,這類不完全的揭密的時間線中一部分似乎是包括他們試圖說服公眾他們面臨某種能量屏障或者輻射之類的問題,阻止他們飛離太陽系。當我們最終飛離了太陽系,當我們到達了其它星系而且沒被擊落,我們發現了多少這類古代建築種族遺跡?在行星或衛星上發現過?在浮在空中的人造衛星上見過?

科裡·古德:他們在我們本地星團內其他星系上的發現幾乎跟在這裡的發現一模一樣。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他們在這兒的發現遍布各地,在所有的衛星和行星上都有。在那裡的發現非常豐富。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現在講的話對我來說是天大的消息,我們這個本地星團裡有五十多個星球。它們都有行星,或者它們中的大多數都有行星。你不管去哪個星體,都是一樣的東西。都是一樣的古老嗎?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也像在這裡的一樣殘破不堪嗎?還是…

科裡·古德:我不知道。

大衛·威爾科克:還是我們這的損壞更嚴重?

科裡·古德:我不知道。有關在其他星系發現的細節我所知甚少。我不敢說狀況跟從這裡出土的一模一樣,是因為後來發生的事。

大衛·威爾科克:好吧。你說其他星系的行星是受這個古代建築種族統治。他們其實是在保護它們。這樣的保護是什麼樣的形式?是否是某類可以實際測量到的技術或是與你提到的跟保護網有聯繫的文物?

科裡·古德:是的。他們的保衛系統或是武器的傳送體系是來自於巨型的球體,大小接近衛星,幾乎與行星大小差不多。多數情況下它們是被發掘出來、挖空的或者雕刻出來的衛星,然後它們被用來建造停靠站或者…有些還有…在外面有孔的跡象,龐大的、月球那麼大的外緣的洞。我的意思是非常龐大。

大衛·威爾科克:那你能看出它是金屬之類的建築物嗎?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光看就能看出來?

科裡·古德:我只讀過報告,沒親眼見過,但我也不知道那些到底在哪裡。

大衛·威爾科克:星團內每一個恆星有幾個這樣的結構?

科裡·古德:我不知道。

大衛·威爾科克:但不止一個,對嗎?

科裡·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在星團內有好多個“死星”一樣的衛星。這真是令人震驚的發現。這遠遠超越了我之前所了解的,這讓我意識到問你問題的重要性,你知道問題的答案,只是之前我沒想起要問而已。因為現在這個古代建築種族可不止是我們太陽系的一般歷史事件。我們所講的是大規模的發展。有關他們的人口數量,你知道那時他們有多少人嗎?

科裡·古德:完全不知道,它是很大的文明社會。但我們對它幾乎一無所知。這是很大的一個疑團。他們知道那是一個有先進科技的文明。他們很想要得到那些技術,那些我們在最初都認不出的技術,但我們一旦知道就開始大力全面地找尋。可是不管他們到底是何方人士,他們消失了,然後其他族群來了。能讓我們回溯歷史的文字以及其它信息都被抹去了,就像新王稱帝後把舊君主的歷史抹去。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之後的事,我是從霍格蘭的內線布魯斯那裡聽來的,他說最新的信息指出地球的衛星月球是在六千萬年前被放入繞地軌道的,是在恐龍滅絕之後,月球內有一個龐大的文明社會。你有沒有親眼見過有關信息說月球有六千萬年曆史?在六千萬年前被放入軌道。

科裡·古德:我從智能玻璃平板上讀到的信息,我記得說是五十萬年前,那是我記得最清楚的時間線。

大衛·威爾科克:布魯斯說在此之前那個理論是被廣泛接受的,現在他們有新信息證明月球有六千萬年的歷史。

科裡·古德:他的信息可能比我讀到的更新一些。

大衛·威爾科克:你有沒有聽過月亮被稱為“方舟”?

科裡·古德:有過。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那你覺得這個有關月球年齡的最新詮釋,有沒有可能恐龍的滅絕是小行星故意造成的,其後生命的根源是來自月球,月球上有豐富的生命體,他們被放到地球上?

科裡·古德:是的,的確有假說認為那不是巧合,令恐龍滅絕的小行星並非偶然,是刻意安排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覺得部分原因是不是因為進化產生了野蠻又有高智商的猛龍?

科裡·古德:無從得知,但鑒於我讀到過那些搬到地下的種群進化成猛龍之類的報道的經歷,我不會覺得驚奇。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我們假設月球有六千萬年,它曾作為“方舟”,你覺得它是不是像二手車,被他們開到這裡時已經又破又舊?

科裡·古德:是的,這個技術已有幾億年,甚至幾十億年之久。而且還有其他的文明社會知道這項技術。他們很想獲得,一直都在試圖劫取。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月球就像一輛車,可以在宇宙網內被開來開去。理論上來說,當它還處在盛年時,你可以把它開到任何想去的地方。

科裡·古德:這與我讀到過的相符。

大衛·威爾科克:月球內有沒有足夠的空間可以把一整個行星上的全部生命從一個地方運到另一個地方?

科裡·古德:要看他們運的是什麼形式的生命了。如果他們帶來的是DNA的形式到這再克隆,就可能夠大了。

大衛·威爾科克:明白了。

科裡·古德:就像我們有基因庫,是我們開始建造的方舟。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有人是在六千萬年前由月球到此,湯姆森和克萊默所著的《考古學禁區》一書中提到的一部分發現就解釋得通了,比如在一個二億二千萬年的古石中發現的鏈條。

科裡·古德:是的,有可能。你要知道有很多古老的文明社會在地球幾百萬年曆程中崛起又衰落,隨著歲月流失、滄海桑田,他們的一些文物會慢慢地流落到各個怪異的角落。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時間線上的下一項應該是地底文明,你說那是從何時開始?

科裡·古德:在智能玻璃平板中,我們那時所知甚少。地底組群是在最近才聲稱他們已有將近兩千萬年曆史。這是最近的信息。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是否聲稱自己來自本地星團的其他星系?

科裡·古德:他們說他們是在我們地球演化的,我們的行星…每個行星都會演化出生命。他們是我們的行星創造生命的結果。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讓我們來講地底文明之後的一個重要事件。他們露了面。他們跟你說他們的歷史最遠到一千八百萬年前,但這不是一下就同時發生的。他們不是同時出現的,對吧?

科裡·古德:沒錯,有各個不同的組群。有些比較近,大概是兩萬八千到三萬年前。

大衛·威爾科克:哦。

科裡·古德:那是距今很近的事。其他組群可能可以追溯到二十五萬年前,他們的歷史長短不一。他們看起來也不一樣。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我們知道那些不同的組群在何時出現?還是沒有那麼詳細?

科裡·古德:在超級地球、馬爾戴克和火星之前都沒有那麼詳細。那是大約五十萬年前。有關信息顯示當時有某種衝突發生。回首當時,似乎是火星和馬爾戴剋星之間發生衝突。其中一者劫機或者是黑客侵入你所謂的“死星”之一,其實是衛星,然後他們試圖用它作為武器來打擊對方。這樣做引發了超級地球大爆炸,結果毀滅了整個星團的防衛網。

大衛·威爾科克:防衛網失效會怎麼樣?有什麼後果?

科裡·古德:防衛網被毀後,以前被擋在外面的那些組群,曾一度遠遠避開防衛網…它是很先進的技術。但是防衛網一旦被毀,就像是大門敞開。他們進來開始干涉本地星團內的所有文明。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這個大爆炸是在五十萬年前發生的?

科裡·古德:大約是。

大衛·威爾科克:進來的第一個組群是哪一個?

科裡·古德:我們認為是超級聯盟那夥人,他們是首先到來的那一組。超級聯盟是由各種各樣的團體組成。超級聯盟的各個組員在大約五十萬年前開始進來。

大衛·威爾科克:然後立即…

科裡·古德:緊接著…他們一直保持監視,他們知道發生的事,他們進來了。然後大約在37萬5千年到36萬5千年前,我也不太肯定,他們說天龍人就是這個時候來的。所以天龍人來的時候正是所謂的難民大批來到地球的時候,他們在這場大災難倖免,但是防衛網和行星卻被毀滅了。當時真是一片大亂。事情就開始變得很蹊蹺了,讓人毫無頭緒。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從炸毀的行星來的難民最早是何時…因為它不僅是一個行星,對吧?他們在整個太陽系都有殖民地。他們在各處都留有遺跡。所以不可能他們所有人在行星爆炸時都被滅絕了。

科裡·古德:是的,根據我當時掌握的信息,按你最新的信息不一定准確,月球到來時上面載有倖存者。我讀到的信息是說那是將近五十萬年前,幾乎是在大災難發生後緊接著。

大衛·威爾科克:有這些人定居在地底,又有難民逃難到地球。同時火星與馬爾戴剋星都被毀。我們讀《一的法則》時,書中描述第三密度的生命最早在地球出現是七萬五千年前。一開始是火星文化覆滅後那裡的人們投胎轉世。《一的法則》中講述了三個週期,每週期二萬五千年,每個週期的終結都發生了大災難。文明社會崛起又凋落。 你也是這麼看的嗎?

科裡·古德:是的。地底的組群安莎爾也跟我這麼提過,說有大規模和小規模的災難在歷史週期間屢次發生。在超級地球炸毀後相當一段時間內,太陽系內都飄滿了爆炸的殘片。超級行星爆炸的殘骸一直飄散到奧爾特雲,然後又被太陽引力抓回來。我們所處的奇怪的軌道會使我們以及其他行星被殘骸衝擊。那持續了一段時間。我們的太陽系當時一團糟,就像一盤台球。

大衛·威爾科克:在我們正追溯的時間線中,我猜利莫裡亞文明又是另一檔子事了,大家都對此很感興趣。你有沒有聽說這個太平洋中的文明社會在哪裡?

科裡·古德:我想材料中肯定有他們的具體位置,但我是在很久以前讀過的。它講述的時間線與他們所發現的基本相同。

大衛·威爾科克:有沒有提到一個太平洋文明?

科裡·古德:是的。幾乎在每個大陸都發現有文明社會遺留的痕跡。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我們要是把時間線裡利莫裡亞這一段匆匆翻過,我猜下一章就是亞特蘭蒂斯了吧。所以讓我們來談談,我們對此有沒有得到新信息?到了亞特蘭蒂斯時代追溯史實是否變得比較容易?

科裡·古德:多數信息…的確有很多書中包含有這期間被記錄下來的史實,那些是秘密團體之類可以拿到手的。所以說這類信息是被嚴格保密的,你已經談過有關的一部分信息,比如他們當時就有很多代的世系家譜。這類信息多數都被保藏在密卷中,現在放在梵蒂岡或其他秘密的保存地。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所見的諸多好戰的文明,其中一個很有意思的被記載在印度的《摩訶婆羅多》中。似乎當時地球上同時有好幾個持有發達技術的組群在相互公開交戰。你從智能玻璃平板中有沒有得知類似的情況?是否曾有一個時期有多個殖民群組在地球打仗交涉?

科裡·古德:不僅在地球,而是在全太陽系。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裡·古德:就連月球…一直到最近都還有衝突的區域,在我們當前公認的歷史時間線中也說曾有歷次戰爭。那些區域被保留下來作為紀念或者警示。然後簽訂了某種協議來防止這類戰爭再爆發。但在我們現在時代的初期,在空中明爭暗鬥都還在繼續。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說我們正面對一個很複雜的故事,很難幾句話講清楚。我們所講的亞特蘭蒂斯文明,其實是多個不同文明組成的集合,而不是單單一個?

科裡·古德:是的。我所聽到的解釋是這麼說的,我們把那個詞用來包含好幾個文明社會。那個在小行星墜落後被大水淹沒的文明,我想是多數人認為的亞特蘭蒂斯。

大衛·威爾科克:對,我們在美洲原住民的文獻中也能讀到有關描述說仁慈的神降臨到他們面前,那明顯是可以追溯到亞特蘭蒂斯覆滅後人們要重建文明的那個時期,他們是誰?他們做了什麼?在亞特蘭蒂斯大陸沉沒後這類事似乎在全世界各地發生。

科裡·古德:這些返回地球重建文明的神們,包括各種不同的地球之外的外星人群,還有我們所謂的地底組群。

大衛·威爾科克:明白了,好吧。我覺得我們對歷史有了一個比較清楚的概念,從它最初開始一直到大家通過傳統研究來源比較熟悉的近代。科裡,謝謝你提供這些值得我們關注的信息。謝謝您收看《揭露宇宙》節目。我們的嘉賓是科裡·古德,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