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五季,第二集:遠程遙視與遠程影響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第五季,第二集:遠程遙視與遠程影響

揭露宇宙:第五季,第二集:遠程遙視與遠程影響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3WJ1HQMhtTzVWdfbVRsZ3ctR0k/preview

大衛•威爾科克 David Wilcock 採訪參加秘密太空計劃 (SSP) 二十年的科里•古德 (Corey Goode)(軍方35層級內幕人士),講述其身在太空計劃所觀察到的太陽系情況,遇上高等外星文明及組成聯盟、參與一系列會議至今的事跡,他在持續幾年的隱姓線人後決定公開揭露接受與大衛威爾科克David Wilcock 進行他參與20年祕密太空計畫細節的這場驚世駭俗、奇異的採訪。

內容簡介:遠程遙視與遠程影響在陰謀集團和秘密太空計畫中是最有力的工具之一。

科里.古德解釋我們已經接觸到有關『遠程遙視』的資訊只是冰山一角。

這些長時間通過技術所運行的程序、增強技術,已有完善的方法去控制地點、情況和個人,通過我們的一部分的精神網絡。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五季,第三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大衛·威爾科克:歡迎收看《揭露宇宙》。我是您的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今天的來賓是科裡·古德。在這一集節目中我們將要探討在地球上和太空項目中各種不同情況下使用到意識的一些技術。我們將探討遙視和遠程影響。科裡,歡迎來到節目。

科裡·古德:謝謝!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大部分人一般傳統對遙視的認識,至少對我而言,一開始第一次聽到是在90年代晚期的“亞特·貝爾秀”。他會邀請像是據稱教人們訓練遙視法的美軍少校艾德·丹姆斯來上他的節目。然後還有在日本拍攝記錄片的喬·馬克莫尼格爾,據說他在那裡會幫助人們找回他們的小孩,通過遙視法找到小孩的位置,幫助雙方重逢並把過程拍攝下來。大部分人從那些超自然節目所熟悉最基本的遙視法是哪一種類型?那當中發生了什麼事?他們實際上在做些什麼?

科裡·古德:這個嘛,時間和空間的所有事物都是相互連結的。我們可以使用我們的意識來穿越時空隨時觀看我們想要的任何事物。技術遙視這一詞現在對我們來說都是頗為新穎的,但這是自從我們誕生於這個星球就一直存在已久的。我們有能力可以進入意識更深層的一部分,並遠程觀看及影響其他人和其他地方。軍方在發現俄羅斯人在這方面有不錯的進展之後便開始進行了一些調查。在公共領域上人們就像你說的一樣一直有在進行遙視訓練,用來找尋失蹤的兒童及丟失的物品。所以這是每一個人自己可以使用及訓練的。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這不需要任何特別的天賦或特異功能?

科裡·古德:不需要。他們證明了他們可以將之傳授給幾乎任何願意學習而且有興趣的人,並能夠獲得成功。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我們有這種可以獲得信息的遙視法。然後我們還有其他種類的通靈法,也就是為什麼這些複雜的UFO信仰會出現。而且他們除了自己內心一致的信念外沒有任何其他的參考點。你會看到相信通靈的那些人,他們會說那些生物在某某地方做了某某事情。這絕對是千真萬確的,但除此之外他們沒有任何證據。像是這些的通靈教學,某些人認為是可信的,但它們與任何其他事物都不相符,所以你所說的遙視和他們又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科裡·古德:以遙視來說,當你接獲一個目標,他們給你的信息會是用字母或數字。一些你不會與某個人、地方或事物聯想在一起的東西。

大衛·威爾科克:所謂的坐標嗎?

科裡·古德:是的,就是坐標。他們會盡可能試著不去事先透露目標為何。他們會費盡心思… 那個將目標記下來的人通常甚至不會知道目標是什麼。他們會將之交給某個人要他再交給另一個人來轉交那個遙視者,以防任何靈氣的外露或滲出。通過遙視,你觀看的是那個目標,但直到經過驗證之前是不會視作是成功的。通靈時,你是在敞開心胸向一個不知名的來源取得信息,而且這是永遠不會受到驗證的。也許零星的部分會被驗證,但絕對不會全部都得到證實。

大衛·威爾科克:你覺得人心是不是有些本質上的瑕疵,當某個通靈者有幾樣地方說對了或說對了一半,人們就會自動想要相信所有已經說出的事情?

科裡·古德:一旦某個人從來源獲得一點點的驗證,他們常常就會放棄繼續驗證到底。他們會得到一點點的驗證,就打開心胸接受所有給予他們的事物,而非像遙視一樣的去驗證每一個數據點。每一件事都必須要經過驗證。除非經過驗證,要不然就不是成功的。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就算是最厲害的遙視者,在追求完善技巧的道路上都曾帶回一堆無用的信息。

科裡·古德:沒錯,信息的某些程度上一定會來自你的潛意識。所以那部分是必須要排除掉的。而且他們不只是只有一個人, 通常至少要有三個人才可以進行三角定位。而且他們通常會有一群人來進行遙視,然後負責檢視資料的人會知道如何找出從不同人心靈上所跳出的東西。他們會有那些人的個性檔案,所以他們會能夠篩選掉那些信息。

大衛·威爾科克:我自己曾發現我有時候會在我腦海中聽到一首歌,而且它會非常不由自主的出現,一旦我仔細聽那首歌的歌詞,我就會發現那歌詞是一段訊息,一段敘述當下情況的心靈訊息。遙視的確似乎牽涉了不同的感官,對吧?這不只是單方面的。

科裡·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那你能稍微談論到正確的遙視法所經歷的感官體驗嗎?遙視者在遙視時的經歷有什麼?

科裡·古德:幾乎在整個過程中你不會知道目標是什麼。你會接獲所有的感官信息,像是一陣風、特定的味道、特定的氣味、濕混凝土的氣味、吃起來像是礦物的味道。也許你會聽到一些聲音上的信息。對某些人來說視覺上信息的接收會更為強烈。而且其他的感官信息也會摻入到視覺信息。那個人的腦袋正在從這所有的一切中拼湊出某種視覺的影像。所以這要看那個人從觀看目標所獲得的這些感官信息能夠拼湊出多精確的影像。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在你第一次坐下來遙視時是否有協議會提到一些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會干擾到你成功進行遙視的能力?

科裡·古德:是的,你必須完全淨空你的腦袋。你必須確保你沒有目標的任何信息。如果你事先知道了一些事,你所給予關於目標的任何一點信息在某種程度上都會是受到污染的。不讓目標受到破壞在過程中是非常重要的。而且遙視者在遙視時心境需要是淨空的,這樣他們才不會講他們個人生活中的其他感覺添加到信息中。

大衛·威爾科克:在我曾讀過某些關於遙視教學的書籍中裡面提到一開始你不能是餓肚子的,你不能太累或者想要上廁所。你全部都同意嗎?

科裡·古德:當然,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為什麼那會是個影響的因素?

科裡·古德:那些是會分心的事物。當他們在訓練小孩來進行遙視時,他們會把孩子放到感官剝奪箱中。隔絕掉除了目標傳送的信息之外其他任何的感官刺激。當他們變得更為熟練,他們會能夠在房間坐在桌子前,周遭有其他活動正在發生而仍能夠專注在目標上。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這些所謂的一般人顯然一點也不平凡。這是我們正在聽到的傳聞之一,也就是我們所有人都有這般能力。被稱作是“一般人”的這種人,如果受到這方面的正當訓練,到底能夠做到哪些事情呢?他能做到什麼程度?

科裡·古德:這要看對象本身,而且也還有遠程影響這一部分。他們可以訓練人們實際上對距離遙遠的事物有所影響。也就是可以影響人們表現出特定的行為。而且還有技術加強的遙視法,還有當作武器系統用來殺人的遠程影響。

大衛·威爾科克:怎麼使用技術辦到的?


科裡·古德:我看到的系統基本上有兩個碟子。它就像是一個連接到黑盒子系統的陽極與陰極一樣,然後它再連接到一大堆天線。當某個人在進行遙視或進入了出現θ腦波的深沈狀態,這是太空項目的那些人能夠辦到的,就像是清醒時出現的θ腦波。這是會增強和增進他們的能力,並通過這種技術來幫助他們專心。其中這些人有的可以讓人的心跳停止或讓他們出現動脈瘤,他們可以從遠方辦到任何事情。

大衛·威爾科克:而那是要有技術才辦得到的。

科裡·古德:沒錯,他們有些人使用該技術的次數頻繁到連他們自己的能力也增強了。他們很常使用這些武器系統,甚至在沒有使用技術時他們也可以殺死人們,對他們造成傷害。

大衛·威爾科克:那我們現在就先回來談所謂的“一般人” 行使這項技巧的部分。如果某個人變得非常的厲害,他們是否只能看見現在發生的事情,或是否也有能力穿越時空,看見也許像是未來的時間點。

科裡·古德:看見未來、看見過去是有可能的。是的,這全部靠遙視都有可能看得到。看見未來是非常困難的,因為這會受到自由意志的影響,而且總是會有事情會對未來稍微改變。這也是為什麼人們會說這是或然的未來。

大衛·威爾科克:當你提到人們不應該知道有關目標的任何事情時,是不是有其他的協議會藉由規定來防止意志與信息互動並試著了解其看到的東西?

科裡·古德:這是要靠練習來達到。我們剛才談到武器系統的時候,我忘了提到他們也使用這些技術來看守設施、飛機、航天器。他們會保護這些設施不受到遙視的監視。所以如果遙視者試著要從遠程監視特定的設備,他們基本上有人會使用以太身體來進行看守,如果有人進來試圖進行遙視,然後被遙視者稱之為“分散者”,就會在他們開始鎖定目標時,追蹤到對方的思想,思想就會因此消散。當他們在這樣做的時候,他們會使用技術來增強能力。當我還小的時候,他們會摸索出我們每一個人的天賦或能力是什麼,並試著教我們運用能力,不讓其他人遠程監視自己。他們教我的方式是要我想象在我身邊有一個反向旋轉的藍色球體,一邊向這轉,一邊向那轉,並想象它在每個方向越轉越快。然後想象在遠方對你進行遙視或遠程影響的人事物被拉進球體中,然後抓住兩端拉緊使之斷裂。然後它就會向那個在遙視你的人反向發射能量,並讓他們經歷所謂的“以太頭痛”。讓他們連續好幾天感受到劇烈的頭痛和其他的狀況。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稱作為丹尼爾的揭發者告訴了我有關蒙托克計劃,還有其他的的信息,他宣稱曾在那裡工作過,他說他曾一度受到招攬加入了這個心靈計劃。他說有人到基地找他,並以一付若無其事的樣子去問他對超感官知覺的想法。他們會說如果你有興趣的話,我們可以把你帶到這個課堂上,你也會當作是在服軍役來領薪水。他也說他們有納粹的招募者。他們會問你對猶太人的看法,種種類似的問題。

科裡·古德:納粹比俄羅斯人更早對遙視在進行實驗。他們是從俄羅斯版本的”回形針行動”有這種想法的。

大衛·威爾科克:有些人會上前向你靠近,以看似隨意的方式跟你聊天,但背後卻是另有意圖的,你對這種招攬方式是否熟悉?

科裡·古德:喔,當然了。我自己就遇到很多次。一旦你知道了這種策略,這種招數就蠻明顯的。他們會前來試水深,就像是把腳趾放進去試探到底行不行,看看是否可以更往下去。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那我們來談談接下來發生在丹尼爾身上的事情。他被帶到一個房間來見一位叫做教授的人。教授頭是禿的,兩邊鬢發已白,還戴著眼鏡。教授按照一張紙的內容對他說話他看著他,問他這些問題。這些問的問題看似是在做無聊的心理評量,丹尼爾遭到這個教授非常猛烈的心靈攻擊。他腦海中的那種疼痛感就像是尖叫一般,精神受到的折磨就像指甲在刮黑板一樣。他告訴我如果你沒有跟他說:“你到底在幹嘛?”你就沒有通過考驗。你有聽過類似的故事嗎?

科裡·古德:我親身經歷過像那樣的事情。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那你發生了什麼事情? 情況類似嗎?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讓我們聽聽吧。

科裡·古德:這發生了非常非常多次。你不只需要辨認出房間的另外一個人,房間裡還有好幾個其他的人,會有一群人面試你有關你經歷過的某種訓練。你會接收到類似是腦中被碎片刺下去一樣的疼痛感,你會知道你的以太身體正在遭到攻擊。你必須要找出來源是誰。而當你房間中有三、四、六個全部都是訓練有素的人,要成功辦到並不容易。

大衛·威爾科克:在這個情況下他說如果你沒有那個反應,你就失敗了,然後你就完全不會被帶進那個心靈計劃。

科裡·古德:是的,在這個階段你已經算是進入了計劃。但是,你知道的。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沒錯。我們從其他揭發者聽到的是,不幸的是,這種事很常會演變成黑魔法及超自然事件。人們會和特定的魔鬼 或特定的外在存在體約定,讓對方附著在他們的系統,保護他們在行功的時候,免於其他遙視者的攻擊。你對這種事情熟悉嗎?

科裡·古德:是的。某些人的確會偏走黑暗手法,他們會使用稱作黑魔法的方式去邀請或使用外在存在體的附著來保護自己,這種外在存在體的附著物可以有各種用途。但這絕對是用法之一。

大衛·威爾科克:讓我們來更進一步的談談遠程影響這一部分。我們現在說人們可以因為受到影響而擁有特定的思想。

科裡·古德:要有會做出某種行為的特定思想。比如說你真的很想要去影響某位參議員參政方式或者他們在擬議一份你不想要他們通過的法案。首先他們會做出一份心理側寫,找出他們的傾向,他們有興趣的事物,然後開始遠程的去影響他們,讓他們去做一些平常不會做的舉動。很多人腦海中會暫時出現一些思想或幻想,但你永遠不會付諸實行。但這種方式會讓他們稍微有所松懈,一直到他們比較有可能去行動的地步。而且他們受到的影響越大,越多人在影響著他,他們就越有可能犯錯,然後做出上新聞的大醜聞,他們就無法專心在他們原本在寫的法案。

大衛·威爾科克:當你讀到洛桑倫巴 《遠東大師們的開示》這本書,

大衛·威爾科克:你能不能談談…

科裡·古德:我連他的名字都不會念,但是…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提到的這些藏人,其中有些人在施行黑魔法。而在遠東大師的那本書裡,它描述了一些很危險的手法,一種暗殺的方式,他們可以賦予一把匕首能量,將匕首放在某人時常出現的地方,然後那個人就會無法抗拒誘惑,拿起那把匕首把自己刺死。但很顯然地如果你這樣做,這是非常危險的,因為你最後可能會自己拿起匕首把自己殺死。你有聽過這種讓物體充滿魔法意圖這麼極端的例子嗎?

科裡·古德:我有聽過人們會將他們的意識應用在無生命的物體上,但不會到讓人們觸碰物體就會做出某種行為的程度。

大衛·威爾科克:讓我們來花一點時間談談巫毒這方面的事情,因為巫毒看似是遠程影響的一種方式。你所形容的事情在根本上是與之相同的。某人製作了一個長的像你的娃娃,然後也許會向它插針,顯然地,這一部分的恐懼是來自於看見娃娃的那個樣子。

科裡·古德:是的,這邊的關鍵之一是要讓你的目標看到那個娃娃。因為當他們看到了它,某種心理上的作用就會發生,那個體驗會為施行者一同創造出來。很多發生的事情實際上是由目標所創造或共同創造的。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你會說那個娃娃有外在存在體的附著嗎?也就是娃娃有放了某種靈性的存在體,當某人看見它的時候就會邀請其進入自己的身體?

科裡·古德:部分上來說這是有可能的,但這並不需要任何存在體的介入。如果這個人生長的文化中強烈的相信這種物體有這種力量,這就可以。這個娃娃現在被針刺了,他們看到這個長的像自己的東西在某個地方有針插在裡面,他們的腦袋會為自己的身體創造出這些問題。所以他們創造出…他們實現了那個人試圖創造出的魔法。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你對巫毒術使用東莨菪鹼有什麼樣的想法?首先,讓我們簡短地對巫毒文化使用東莨菪鹼的情況再解釋一遍。你對東莨菪鹼有什麼樣的了解?它有什麼作用?

科裡·古德:東莨菪鹼是很惡毒的東西。我記得它是某種植物的種子,我不記得那個植物的名字。

大衛·威爾科克:曼陀羅。

科裡·古德:曼陀羅。我相信他們會把它搗碎,然後使用裡面的果肉,等它幹掉之後以粉狀的方式使用。它基本上會讓人失去自由意識。它常常是用來犯下搶劫案的。他們會在酒吧給人下藥,常常是發生在南美洲,當藥效發揮作用,那個下藥的人會跟他說:“帶我到你的家,把你所有的財產交給我”。他們會很樂意的用車載他們到自己的家中,幫他們把所有的財產裝上貨車。等那個人離開之後,藥效會消失,那個人就會對發生的事情不知所措。



大衛·威爾科克:讓我們來談談這部分。你能不能把東莨菪鹼用在某人身上,然後對他們下巫毒咒,讓他們意識上雖然記不得,但卻以某種方式潛藏在他們的腦海中?

科裡·古德:大部分發生的事情都是在潛意識的層面上。所以該信息有可能是潛藏在潛意識當中的,而他們完全意識不到發生了什麼事。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那可以被用來增強效果。他們可以在東莨菪鹼的效用下在催眠後給予指示,所以當他們看到那個娃娃,他們已經有了會朝某個方向走的傾向。

科裡·古德:沒錯。在這個計劃中當他們使用化學藥劑抹滅記憶時,他們使用了一種合成的東莨菪鹼和其他藥物的混合品。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也可以用那個東西來種下催眠性的指示嗎?

科裡·古德:是的,當記憶被抹滅的時候你會忘掉事情的發生。他們也會種下催眠性的指示,以免你開始重新找回記憶。所以那就像是後門防護一樣。

大衛·威爾科克:當我在高中的時候,我想那節目是在福斯電視台,是福斯首先播出那個頻道的。當時有一個節目叫做“十三號星期五”,它跟那個傑森的電影一點關聯都沒有。那個節目每個星期都是有關一個在古董店工作的老人和他的漂亮女助手的內容。而那裡不是真的有古董。他們實際上是一直收到這些有某種靈魂或外在存在體,或類似東西寄生在上面的奇怪舊物品。所以每個星期那個物品都會造成謀殺案的發生,而他們必須要追查出那個存在體。你看如果有人已經把整個節目都放在討論這個主題,我們就知道有很多外露的現象在發生,這個物品能遠程影響人們的想法,不單只是一個理論。所以物品是不是有可能因為含有能量而以某種方式在進行遠程影響?像是老古董或甚至是來自古老文明的那種東西?

科裡·古德:是的,我想物品是可以保存住它們環境的能量的。如果它們充滿著某種能量,在作用被抵銷或被另一種能量補給之前,它們就會一直這樣下去。它們會持有並散髮那種能量,直到作用被抵銷為止。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已經談了遠程影響,還有古老傳統使用它的某些方式,以及它在我們討論到的秘密項目中如何被融入並予以現代化的方式使用。現在讓我們重新討論遙視法,這樣在本集節目結束時我們可以談些比較正面的東西。在你親身看見成功施行遙視法的例子中哪些是最為戲劇性最不可思議的案例?

科裡·古德:我不會說這是非常正面的,但我曾讀到有關的報告,其中提到我們打算針對從未見過或一無所知的外星設施或基地進行攻擊,或者計劃潛入/撤出該處。他們會請好幾個遙視者來觀看位置 並記下那個地方實際格局的樣子,而操作人員會用它來建造複製品並演練攻擊方式。等到他們抵達現場之後,那裡會跟他們所描述的格局幾乎一模一樣。而這對他們的成功是很至關重要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本人在遙視時個人的親身經歷當中最令人震驚的例子是什麼?
科裡·古德:嗯,有一個是我有列在我網站上的,可能是發生在1989年。我被指派去做一項遙視的任務,我想最終的目標就是黑暗伴星。而當我發現目標是一顆伴星時,我發現自己身處太陽系之外,往回看著我們的太陽系行星,而我們的太陽系看起來幾乎有點像是新月一般的彗星。我可以感覺到星際的陣風吹著自己。我感覺就像是塊太妃糖被拉來拉去。而且我能夠…這是我記憶最深刻的經驗之一。而且在描述時我可以說出蠻多的細節。

大衛·威爾科克:你也提到在遙視時你面前曾出現一陣太陽光。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我想在在這能聽到那個故事的詳細細節挺不錯。

科裡·古德:好的。這已經發生一陣子了,所以我不記得所有的細節。但是…沒有錯,那是在進行遙視時…當時天空有生物,他們會往下指。每一次他們往下指,我在遙視的地球就會發生一些事情。在遙視快要結束的時候,太陽那裡出現了閃光現象,閃啊閃的。在那之後,在遙視的過程,地球上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一起並開始手牽手高歌歡唱,而且非常的開心。然後我看到一些不好的人,他們看起來像是往後跌了下去,但是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像是他們跌離了地球並消失了一樣。

大衛·威爾科克:當那件事情發生的時候你完全不知道你會看到什麼事情。

科裡·古德:不知道。

大衛·威爾科克:這與其他人擁有的遙視資料是否相符?

科裡·古德:我並不知道。通常你提供了信息然後就此打住。你不會收到任何反饋。這是非常令人挫折的,因為你想要得到驗證,藉此來增強你的自信。但一旦你到達了某個程度,你的技巧已經精通,你就不會時常得到驗證。你只是把工作做好,他們會給你一個目標。你找尋目標。他們搜集信息,然後你再往下換到下一個目標。

大衛·威爾科克:但你在不同情況下,從其他人聽過這個閃光的現象,這也許不是…

科裡·古德:沒錯。我曾聽過某些人在遙視時,有的人曾看到地球被大火摧毀。有的人會看到…不同人會看到不同的東西。這個我是知道的,但我不清楚所有的細節。但我想他們在試圖找出太陽會發生什麼事,什麼時候會發生。

大衛·威爾科克:但你的版本聽起來幾乎像是暗示了基督徒狂喜的情形,也就是被復活揚升。

科裡·古德:是的,而且他們知道我全部的背景。所以他們在檢視那樣的信息時會說好的,這是他的側寫,這是他被扶養的方式,這是他的信仰體系,而這會如此地影響資料,然後他們會試著取出他們在尋找的原始資料,找出會讓他們警覺提高的跡象,

大衛·威爾科克:你認為不同人會不會看到不同的時間點,一旦事件發生之後,他們對那個事件的體驗會不會有所不同?

科裡·古德:是的。但直到那一刻發生之前,那只是個推測。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當然了。好的,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我們藉由透視的方式又度過了另一個很棒的節目。這裡是《揭露宇宙》,我是你的主持人

大衛·威爾科克,下次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