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五季,第三集:古代藝術中的藍鳥人和球體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第五季,第三集:古代藝術中的藍鳥人和球體

揭露宇宙:第五季,第三集:古代藝術中的藍鳥人和球體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3WJ1HQMhtTzVWdfbVRsZ3ctR0k/preview

大衛•威爾科克 David Wilcock 採訪參加秘密太空計劃 (SSP) 二十年的科里•古德 (Corey Goode)(軍方35層級內幕人士),講述其身在太空計劃所觀察到的太陽系情況,遇上高等外星文明及組成聯盟、參與一系列會議至今的事跡,他在持續幾年的隱姓線人後決定公開揭露接受與大衛威爾科克David Wilcock 進行他參與20年祕密太空計畫細節的這場驚世駭俗、奇異的採訪。

內容簡介:幾個世紀以來,地球一直是一些外星活動的中心樞紐,你們可能會認為,他們存在的一些證據將會徘徊千古。

在這個特殊的演示文稿中,威廉.亨利加入這個項目,為了從歷史的藝術品揭示意象,證實科里.古德對於長期地外生命存在的證詞。

從古埃及和西藏到基督教藝術的鼎盛時期,我們會發現藍色球體存有和藍鳥人就是被人類所描繪的恩人。

這集內容提到更早期基督教的秘傳與源起,包含耶穌的「揚升」載具,有很多圖佐證,

如果你篤信基督教,這集必看,因為你們將大開眼界的看到,基督教裡因『層級不高』而不讓信徒看到的一些畫像。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五季,第四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大衛·威爾科克:歡迎收看《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今天的嘉賓是科裡·古德。我們今天有幸請來特別嘉賓,著名的威廉姆·亨利。我從九十年代末就熟讀威廉姆·亨利的研究。他始終如一專注同一個領域,我倒是什麼都研究。任何可想到的話題,光照派、飛碟等等我都探討過。威廉姆一直專注於揚升,重點研究耶穌以及我們在此討論的問題的核心。威廉姆完成了驚人的研究成果,在我所見中獨一無二,尤其是在鑽研藝術方面做出了令人激動的發現。當我們知道威廉姆獲得的信息能夠有力地支持科裡·古德的證詞時,我們覺得一定要把他請來上我們的節目。等你看到我們這期節目的內容,你一定會大開眼界。威廉姆,你好?

威廉姆·亨利:很好。

大衛·威爾科克:來介紹一下你對揚升的理解吧?揚升是指什麼?

威廉姆·亨利:我總是跟大家講毛蟲與蝴蝶的故事。我們現在的身體相當於蛹的階段,但我們的身體裡隱藏著揚升的狀態,下一個階段的蝴蝶。但是問題是我們現在就像我曾看過的動畫片,兩隻毛蟲看著蝴蝶,又看見另一隻蝴蝶飛過,它們說:“我們永遠都不能變成那樣,是吧?”我們對揚升的概念一無所知。簡單講,它指的是成為天體間的遊客,擺脫我們毛蟲階段的身體進入到一個提升了的狀態。就像你說的,我對有關揚升的藝術鑽研已久。它們體現的方式幾乎總是一模一樣。它是一個類似人的形體,光芒四散,經常是在一個光球之中。那個光球代表一個傳送口。它顯示某種揚升用的載體,最終會從我們的身體體現出來。

大衛·威爾科克:你認為科裡是瘋了嗎?你對這一切怎麼看?

威廉姆·亨利:我一聽到他的故事就立刻有與我對古代世界所知相符的共鳴。這一點都不瘋狂,因為我確信藍色球形存有的存在。我知道藍鳥人在古代歷史中有記載。他們是否確實存在,還是只是神話人物,我們不能完全肯定。但是人類社會在幾千年曆史中對類似天使的存有可以說是到“痴迷”的地步。在古代藝術作品中他們經常被描述成藍色的存有,還常有羽毛或是外形類似鳥類,他們就是藍鳥人。

大衛·威爾科克:有些人曾指責科裡,說他故意編造的一套沒有任何先例的故事。我聽你說他所講的是有歷史先例的。

威廉姆·亨利:確實沒錯,我剛一聽到科裡的故事,就覺得完全有共鳴。那不是你可以隨便憑空想象出來的。這在人類的畫像中已經存在很久了。

大衛·威爾科克:據你所知,藝術品裡描述的藍鳥人與揚升有什麼聯繫?

威廉姆·亨利:藍鳥人是教師。他們是使者,可以說是啟蒙者,他們傳授有關揚升的秘密。當我們看待他們時,把他們看作是人類的恩人。你也能說是救世主,但那又是另一類聖靈了。所謂的恩人是指他們帶來了智慧。他們試著讓人類意識到我們內在靈魂的潛能以及我們脫離地球的能力,只要我們選擇去漫游宇宙。

科裡·古德:你說從2002年開始你就一直在研究這個課題?

威廉姆·亨利:沒錯,一開始是研究神秘基督教,我開始研究耶穌揚升的故事。《聖經》中清楚寫著耶穌騎雲揚升,而且當他復活時也是乘雲返回。所以在基督教藝術中總是會看到雲朵。他會站在雲端,就像佛教中的駕雲仙人。但更經常的是他揚升的過程是經由一個藍色球體,他甚至被描繪成一個藍色的神靈。他通過這個藍球高升到星辰之中,或是經由這個藍球返回地面。那明顯是某種運輸載體。

大衛·威爾科克:讓我們深入探討一下這個話題,你有特別驚人的事實,我不想耽誤時間。

威廉姆·亨利:好的。

大衛·威爾科克:那我們先看什麼呢?

威廉姆·亨利:我們先看埃及的荷魯斯神廟。它在上埃及,在尼羅河流域,建於在公元前300年。我們看到荷魯斯神廟的外墻。


荷魯斯神廟的外牆



墻上有一系列的浮雕,把荷魯斯刻畫得像鳥一樣。關鍵是這處神廟色彩已幾乎褪盡。但是聚焦近看,你可以清楚地看出荷魯斯是藍色的。

荷魯斯荷魯斯


大衛·威爾科克:下巴下面還有眼睛上方明顯殘存有藍色。

威廉姆·亨利:一點沒錯。你可以說:“那是後人加上去的,歷史上可沒有記載說荷魯斯是藍鳥人。”那我們再去丹德拉的哈索爾神廟,地點就在附近,也是在同一年代建成的。

丹德拉的哈索爾神廟

丹德拉的哈索爾神廟


在哈索爾神廟我們看到一幅令人驚嘆的畫面,荷魯斯穿有羽毛的披肩端坐,表示他是類似鳥類的神。這裡鳥的象徵非常明顯。他是坐在揚升的寶座上,說明這是他用來穿越星際的寶座。他顯然是一個藍色的鳥形人,就是我們所謂的藍鳥人。

大衛·威爾科克:科裡,我們在此看到的與你所見到的不是一模一樣?

科裡·古德:一樣。

大衛·威爾科克:威廉姆,可是這些不是親眼看到的人刻的?更像是根據傳說刻畫的,不是嗎?

威廉姆·亨利:兩者都有可能,我們永遠都不知道藝術家靈感的來源。這位在丹德拉的雕刻藝術家是真的見過藍色的荷魯斯,還是有某位老者告訴他該怎麼刻畫?對這類仙靈如此描繪的方式是有歷史先例的,但對它的起源有各種解釋。

大衛·威爾科克:但關鍵是,我們看見一個人身上有藍色的鳥頭。

威廉姆·亨利: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這真是太離奇了。

威廉姆·亨利:沒錯。你看荷魯斯坐在揚升寶座上。一個人形的存在為靈魂上供,也是為他開啟大門。荷魯斯手中持有幾個很重要的器械。


他右手持的長棍是復活棒,用來開啟天堂的大門。他左手持生命的鑰匙。科裡,你看那個復活棒,在它的下端你看見什麼?

科裡·古德:看來像是音叉或是某種共鳴器。

威廉姆·亨利:是的,它的確像音叉或者其它之類的,生命之鑰也一樣。它們可能是雙關,也可能是某種震盪技術的器械,他正在做演示。

生命之鑰

生命之鑰



科裡·古德:看來像是很微妙的暗示。

威廉姆·亨利: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在以前《智慧教導》的幾集節目中,我提到過在權杖頂上的貝怒鳥其實是無齒翼龍的頭。看來恐龍也偶爾會由傳送口被傳到我們的時代,而古埃及人當時見到它們,就把所見的當神靈刻到神杖上。所以那一切的確是代表揚升的傳送口,這個杖上無齒翼龍頭的存在就是證據。

威廉姆·亨利:他們會有這樣的設計真是出奇,這可以跟我們所見的某種恐龍的樣子對上,那本不應該在這裡出現。所以我們這裡見證的是人類的恩人,也是人類的啟蒙者,告知眾人:“給你們帶來了生命的鑰匙。我也會教授你們一種振盪技術,來啟動可以穿行星際的運輸器。”



科裡·古德:那藍鳥人,他們的意思是說要提升你的頻率。

威廉姆·亨利:那就是了,是有關頻率的。所謂頻率就是真愛,就是他們最想要我們理解的事。

科裡·古德:愛與寬恕。

威廉姆·亨利:那就是開啟大門的關鍵。

大衛·威爾科克:有關他的寶座和衣著,它們的藝術設計之間…我們還會看到其它有相同的特點嗎?

威廉姆·亨利:仔細看他們手裡拿的東西。那裡通常是一根棍。再仔細看他們坐的寶座。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能不能再回去看一下?

威廉姆·亨利:好的,看那兒。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看到什麼?

威廉姆·亨利:荷魯斯穿著有羽毛的衣服,代表飛行或揚升。


大衛·威爾科克:或者是真的羽毛。

威廉姆·亨利:對,或者是真的羽毛。他坐在皇座之上。有關這個寶座的描繪中經常有鳥羽。奧西里斯坐的寶座上有羽毛,是因為象徵它會飛。這是他來去穿行的方式。與其讓大家看到一艘大飛船,他們寧可顯示簡單的一尊寶座。在神秘主義圈中給它的技術專用詞叫“默卡巴王座戰車”。那就指的是這些神靈們坐上去揚升的寶座。他們來來去去都是坐這個寶座。

科裡·古德:真是太神奇了。

威廉姆·亨利:再看看這個例子,真是非同一般。

永恆之艦


這個法老坐在他的王座上,手持我們見過的重要的神器、神杖、鑰匙。他是坐在船上,飛船上。那叫做“永恆之艦”,也有人叫做“百萬年方舟”。百萬年方舟,這有什麼含義?

科裡·古德:有很重大的含義。

威廉姆·亨利:他們是永生的神靈。

科裡·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站在左邊的這位比右邊這人高大得多。科裡對藍鳥人的觀察之一,就是他們比我們高大。


科裡·古德:對。

大衛·威爾科克:這有可能是一個共同點。

科裡·古德:有可能。

威廉姆·亨利:在一個藍色球體中,有一個藍色神靈和藍球。這豈不是藍色球形存有嗎? 都連到一起了。

大衛·威爾科克:真是奇了,看這塊奇美的天青石。

威廉姆·亨利:對,還有鑲金。注意到在上方有一行星星。


那是埃及象形文字中的天堂。指出這位是來自天堂,在百萬年方舟上在藍球中坐寶座遠航。

大衛·威爾科克:那條船可能是某類運輸器,是吧?一些東西可以用來…

威廉姆·亨利:這是一個蟲洞。那看來是穿越時空的蟲洞。兩側的蓮朵像是蟲洞的口。


大衛·威爾科克:沒錯。

威廉姆·亨利:所以這一位的確是由蟲洞穿行,肯定很高興。這就是人類追求揚升的目標,想要坐上那個神座。

大衛·威爾科克:科裡,你曾親身用那類藍球來到天外旅行,是不?科裡·古德:是的。它們會在房間裡出現,曲折前進,停在離我大概有這麼遠,等我做手勢說準備好了,然後它們一擴張,我就坐到中間。

威廉姆·亨利:沒錯,我們一會繼續討論那個最關鍵的經歷,我們任何人都有可能做到。我們能抓住閃閃的藍光,把它擴張成藍球,然後走進去啟程。讓我們跳躍300年。離開埃及,看這裡左邊。

大衛·威爾科克:太神奇了。有翅膀,看來酷似藍球的東西。周邊有光芒,像是一個傳送口的諸多層面。

傳送口


威廉姆·亨利:沒錯,這幅畫面講的是“最後的審判”。那象徵耶穌的再度返世。他騎雲揚升,《聖經》中的《使徒行傳》中說他回來時也是一樣,坐在雲朵上。雲是藍的,這是弗拉·安傑利科在文藝復興期間畫的。耶穌坐在他的揚升寶座上,四周被這個杏仁型的光圈包圍,外面圍著藍色的天使,藍鳥。



大衛·威爾科克:弗拉·安傑利科屬於神秘派嗎?有沒有任何…

威廉姆·亨利:是的。他是梅第奇家族的恩主之一。他們花了相當與現代五千萬美元的錢來尋求揚升的秘訣。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

威廉姆·亨利:叫做《赫爾墨斯總集》。他們解開秘訣,然後去找波提切利、米開朗基羅、弗拉·安傑利科, 跟他們說:“這就是揚升的秘訣。我們要你們把它們隱含到你們的藝術作品中。” 他們就照著做了。

科裡·古德:對我來說那表明這些秘教派一定知道藍鳥人的存在。

威廉姆·亨利:肯定知道,絕對沒錯。任何一位秘教創始人,就像我們一樣…我們還只是看到第一層而已,就會說 “那個杏仁型的門洞是一個傳送口。”它被藍鳥人們打開。他們往返地球已有好幾千年。我們知道耶穌,還有他講到的荷魯斯都與藍鳥人和星際旅行有關。



他通過這個傳送口在宇宙中穿行,被這些藍色神靈包圍。對我來說這說明他也屬於同一個秘教派。這就是我們現在見證的事實。

科裡·古德:我想我們之中很多人都可能見過這類畫面,但不經研究,從未能意識到這個聯繫。

威廉姆·亨利:是的,一般的基督徒或是旁人看來會說他被藍天使包圍。他們可能都看不見這些,就是這樣藏在眾目睽睽之下。你一開始不會看出他站的門廊被這些神靈包圍。

大衛·威爾科克:我想快快地插一句,這麼說有些相信陰謀論的人就可以放輕鬆了,因為我們從埃德加·凱西的解讀以及《一的法則》中讀到的, 說早期埃及秘教派的傳道是非常正面的。伊西斯、奧塞里斯、荷魯斯都是正面人物,倡導的與耶穌一樣.凱西解讀是這麼說的,《一的法則》也是這麼說的。他們是後來被負面的影響扭曲了。事實是,凱西解讀提到過透特·赫密士·美吉斯特是耶穌的前世化身。

威廉姆·亨利: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而透特就是一個藍鳥人,對吧?

威廉姆·亨利:你肯定能看到他有類似鳥的特徵,長有朱鷺的頭。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

威廉姆·亨利:我沒見過他被描繪成藍色,但他不一定要是藍的,才能被聯繫到這個鳥族。

大衛·威爾科克:鳥形人。

威廉姆·亨利:沒錯。我第一次去埃及,我一直記得導遊說基督教是埃及的信仰。我心想,你這是什麼話?你是穆斯林教徒,是阿拉伯人。我在第三次聽到同一說法後終於明白了。基督教是埃及的信仰,更新的版本裡耶穌代替了荷魯斯。基督教秘教方面的傳教,諾斯替教一派是來自埃及,基督教起源於埃及。天主教曾企圖斷絕與埃及的這個聯繫,因為你要是追隨耶穌到埃及就會面臨這類秘教的觀點。

科裡·古德:那會產生太多疑問。

威廉姆·亨利:沒錯,乾脆避開。威廉姆,我記得聽過一個報告,是格雷厄姆·漢考克講的有關埃及精神教義。在埃及精神教義裡,一顆心和一根羽毛放在天平上…要揚升,你的心一定要比羽毛還輕。

埃及精神教義


威廉姆·亨利:絕對是。我們再回來看看瑪特女神,一身充滿靈氣或者療愈能量,對著寶座上的法老。她頭上配有一根羽毛,這是一樣的羽毛。

大衛·威爾科克:哇。

威廉姆·亨利:這表示這位已經通過了地球一層的考驗。他的心比羽毛還輕,他一塵不染。唯一能使他坐上那個寶座的就是他純潔的心。他是光明和真愛的化身。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現在回到文藝復興的藝術,你的觀點是由梅第奇家族流傳的秘教派,他們手中的秘密文件中可能有這類圖像,但他們不給外人看?

威廉姆·亨利:毫無疑問,他們研究的有關發現,從埃及得來的《赫爾墨斯總集》的內容,他們認為是秘教基督教原本的教義正是這個圖像的威力。《赫爾墨斯總集》有一個關鍵詞:“圖像會為你指引方向”。所以他們特意給這個圖像加了神力,可以激發你的記憶促發你腦中的聯繫。你開始把各個點滴聚集到一起。我小時候讀的《高光》雜誌,還記得嗎?我坐在地上,翻到這麼一頁,在本頁找到這個單子上列的15件東西。

科裡·古德:好像是《沃爾多在哪裡》。

威廉姆·亨利:我就可以花上好幾個小時來做這個。我成年後當然不是隻做這個,我看一幅藝術作品也找到它隱藏的15個秘密。但是問題是清單不再那裡。梅第奇家族有那個清單,他們把所有的都放到了這裡。其他秘教徒手裡有清單。我們需要去找到這個清單。這就是我們這裡正在做的。

科裡·古德:我們要解密,但沒有解密鑰匙。

威廉姆·亨利:一點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我聽你提過一個類似於直覺的概念,你說信息也是有生命的。你一旦接觸它,你自身就會開始蛻變。

威廉姆·亨利:一點沒錯,我們看到的耶穌坐在揚升寶座上這類影像實際上可不是一幅靜態的畫面。那其實是,秘教派認為那就是一個傳送口。他們要你進入這個場景。他們要你想清楚你在那兒要怎麼做才能駕這個藍球揚升。這就是在地球一生的意義,就是要達到揚升藍球。當你進到藍球內就知道你已揚升了。我們看到的這些天使一樣的神靈可能會將你包圍。耶穌本人都可能坐到你身旁,他回來協助你揚升的過程。

科裡·古德:他們真是給了我一個好機會。

威廉姆·亨利:它是我們今天要理解的最為重要的影像和啟示。因為我們現在知道,我們對星際大門、蟲孔和星際遨遊的概念已有了解。我們知道它後面的物理原理。那也被隱含到這些畫面中,整個星際物理學其實就是一套新的靈性信仰。我管它叫“星門玄學”。這也是我們在古埃及所發現的。同時也能在基督教、佛教和伊斯蘭教中找到。

大衛·威爾科克:更不用提那些經歷過瀕死體驗的人們,他們看見周圍由光芒形成的神靈,被球狀的光暈圍繞。

威廉姆·亨利:瀕死體驗中的光柱就是時空蟲洞。我們對這個事實基本上是完全肯定的。事情不止如此,我們已知道時空蟲洞的存在。我們自身都具有最終開啟蟲洞的能力。這正是這些圖像的含義。我的意思是,看看這個。耶穌在藍球中端坐寶座,球內繁星燦爛。

耶穌在藍球


大衛·威爾科克:那個球不是固定在地面而是漂浮半空。

威廉姆·亨利:他是漂在半空。有時我的心態會像《阿甘正傳》的阿甘。我看見一串或是一圈星星,就好似身入星門。他就是進到了星門裡。換句更簡單的話說,耶穌沒準是穿過星門漫游的時光過客,沒準那就是藍球的本質?你是說你給我們展示的這些繪畫作品並不是畫匠自己的藝術表現.它們背後有秘密的知識。

威廉姆·亨利:是的。

科裡·古德:畫同樣作品的藝術家數不勝數。

威廉姆·亨利:你知道我們是怎麼知道的?多數畫家是無名的。作者的目的不是為了自身,也不是為了出名。目的是啟示大眾。所以畫家們不為人所知。

科裡·古德:那很重要。

威廉姆·亨利:我們想要解開的是它背後的真正含義。他們知道多數人看著它要麼無法理解,要麼沒有興趣。但如果你真感興趣就會說:“原來核心的啟示是這樣。”

大衛·威爾科克:威廉姆,我們在這兒能看到四位天使在藍球中圍繞著耶穌,他們是誰?關於他們我們能知道些什麼?



威廉姆·亨利:他們是天使長,是王座的守護神。有時他們的標誌是獅子、公牛、人和鷹,那也是福音傳道者的四大標誌,也有四個方向等等其他含義但他們的中心意義是表明這是天國,這就是提升或揚升的威力,就是得到天使長的超威力。

大衛·威爾科克:希臘文中"天使"一詞是“aggelos”,意思是“傳信人”。

威廉姆·亨利:“傳信人”,沒錯,完全正確。

大衛·威爾科克:科裡,他說的是守護者。他說的是傳信人。你現在眼前有什麼影像?

科裡·古德:再早時他說是“老師”。它讓我想起很多人都有過遇見過藍球的經歷,藍球突然在他們面前出現。他們有時會記得或者從藍球中找回信息。所以這些球是在向人們傳授知識,傳給他們信息。目的是要他們內心成熟轉變,從內心開始。

威廉姆·亨利:我在我的節目《甦醒的靈魂》叫“靈魂之球”的一集中曾經討論過。

科裡·古德:你有沒有聽說過藍球來訪傳授消息?

威廉姆·亨利:有啊,那極為重要。有一位印度教導師叫穆克達難陀尊者。

科裡·古德:我聽說過。

威廉姆·亨利:穆克達難陀尊者說,一個人所能擁有的最深的冥想經歷就是當你訓練自己把你的頻率提高,讓你可以引來藍球人或是閃光,它在你面前露面擴張成一個球,大到一個人可以從中穿過…

科裡·古德:你是在開玩笑吧.

威廉姆·亨利:或是可以進到藍球裡面去漫游。

科裡·古德:他的書中這麼寫的?

威廉姆·亨利:是的。

科裡·古德:哇。

大衛·威爾科克:這可真離奇,我們正在科羅拉多州博爾德市錄製節目。我大學畢業後乘火車來到博爾德來申請進入那洛巴學院。到這兒的路上碰見兩個人,他們是穆克達難陀的追隨者。其中一人已經對修行厭倦了,想要放棄。他坐在大堂一邊,穆克達難陀在另一邊。穆克達難陀上來把手伸出來,一個藍球在他手心出現。穆克達難陀把球向他扔去,他居然高興得痙攣發作。他在地上抽搐不停,火車上遇見的那人就是這麼告訴我的,這只是碰巧吧?然後穆克達難陀上來說:“你現在很高興留在這了吧?”那人說:“對,對。”事後那人開始勤快地打掃衛生,做這做那了。

科裡·古德:這真是提升頻率的快捷方法。

威廉姆·亨利:一點沒錯。這個啟示在史書記載中已有2500年了,這些藍球也一直存在。現在這個時刻也許終於是普通大眾能發展這種能力來升華這種體驗的時候。真是不可思議。我想宇宙生命會有這種經歷是很自然的。再一次,我們就如同毛毛蟲一樣,說: “我永遠不可能變成那樣。”

科裡·古德:這是每個人都有可能體驗到的。

威廉姆·亨利:一點沒錯。你提到的《甦醒的靈魂》是一個節目嗎?

威廉姆·亨利:是蓋亞電視台的《甦醒的靈魂》節目,一共13集,講了很多揚升背後的科學。我們從最開頭講起。我的目標是為揚升這個概念提供歷史背景,追溯歷史來說明:“這個話題我們已經討論了很久。”讓我們來回顧歷史,觀察藝術品。讓我們一步一步地來,就能發現很多人用新時代的詞來形容“我是一顆‘星際種子’”,是吧?這個說法讓很多人都不滿。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那個說法是公元前200年古希臘斯多亞學派發明的,他們開始把人的靈魂叫做星際種子。

科裡·古德:我還以為這是新時代才有的說法。

威廉姆·亨利:那正是《甦醒的靈魂》的目的之一:“這個論題我們已經討論了很久很久。我們來看一些歷史文獻吧。加上點藝術,來說明我們都能做到。”

科裡·古德:那可真有意思。

威廉姆·亨利:是啊。你這麼說真讓我激動,謝謝你這麼說。

大衛·威爾科克:你還有些什麼可以給我們看?

威廉姆·亨利:讓我們來看公元後四世紀,這是來自埃及。這個圖像是我在埃及開羅科普特博物館拍的。科普特人是古埃及的基督徒,他們認為自己掌握基督教最原本的故事,這個原版與現代大眾所持的概念有很大差異。最重要的是我們又看見耶穌在一個藍球內持書端坐。這畫的是揚升的場景。

揚升


大衛·威爾科克:就算是有人還有質疑,這麼多人難道都見過彼此的藝術作品?他們在地理上是相互隔絕的?

威廉姆·亨利:他們的確是地理隔絕。是不是有人在四世紀來到埃及看見後仿畫的。關鍵是這是基督教文獻的一部分。他們說,這是個體驗。其他人都可以提供證實,說他們也有類似的經歷,比如說你。

科裡·古德:在那個時代,藝術扎根於宗教。

威廉姆·亨利:是的。人們也總是保持著傳統。他們不會脫離傳統用自己對神聖的理解來創作,因為這是很神聖的。

大衛·威爾科克:威廉姆,我在想的另一件事是《聖經》中說耶穌在對眾人講道時只用寓言。但是在幕後與他的弟子們講的就不是寓言了,你在經書中是讀不到的。你說這是否就是不經掩蓋的傳授?

威廉姆·亨利:我想那是基督教秘密傳教的一部分,因為一般的基督徒可能從未見過這樣的圖像。這是有原因的,因為這是給密教徒的。

科裡·古德:我在基督教的影響下長大,我至今還自認為是基督徒,但這些圖片中的絕大多數我也從未見過。

威廉姆·亨利:因為教會的等級制度決定,這些我們要保存在這兒,可能人們會自己發現。看這幅畫真的很有啟發,耶穌在藍球之中。注意看那些同心圓圈。從象徵的方面看,我一看見同心圓就想起兩件事。我就聯想到聲波或振波擴散成圓圈。



科裡·古德:又回到音叉了。

威廉姆·亨利:是的,又回到音叉、生命之鑰。我還會想到傳送口、漩渦、門廊、蟲洞。我們可以這樣理解:“耶穌端坐在寶座上,穿過充滿光芒和真愛的振波門。他到宇宙中漫游。”再考慮這些反方向轉的圓圈。那是撓場,這是怎麼回事?

科裡·古德:也可能是說他是一個高頻率的存有,也可能是他在向四周發散振波。

威廉姆·亨利:那就是關鍵點,因為這些是超高頻存有超出我們可以感受的範圍。所以他們需要某種方法或媒介來降低頻率來讓我們能看見他們。那可能是藍球的功能之一。那個寶座絕對有這個功能。我告訴你一個很深奧的秘密吧,他在寶座上放腳的那個腳凳就是《聖經》中的約櫃。基督教號稱已經不再提約櫃這回事,因為那是《舊約》中的形象。耶穌是不需要約櫃的。

科裡·古德:對啊,新聖約。

威廉姆·亨利:是的,新聖約。但他腳下的凳子,上帝的腳凳就是約櫃。那就是地球和約櫃。所以約櫃有沒有可能是某種減速的設備,讓我們能夠看見他?要不然他移動太快,完全超出我們的感官範圍。

科裡·古德:在《舊約》中它被描述為某種設備。

威廉姆·亨利:無可置疑是某種設備。

科裡·古德:有多種功能的機器。

威廉姆·亨利:沒錯。我猜比電子設備還先進,是某種輻射性的武器,或是遠程傳輸的儀器。離我們的話題又遠了…

大衛·威爾科克:在攻陷傑裡科城墻時他們用約櫃為武器,戰號一吹,城墻就變成泥巴。石料變成流泥,紛紛塌陷。

科裡·古德:他們用的是振波。

威廉姆·亨利:絕對是。我們在這兒又遇見寶座和藍球。那是藍鳥人在埃及的形象。

大衛·威爾科克:你讓我內心有所觸動。我們現在看到這些神奇的同心球,在2001年4月我做了一個祈禱。我說我至今還未經歷的唯一一件事是我曾讀過其他人見到過藍球,我也渴望能見到它。之後我給我父親打電話。他正與我哥講電話,我們仨就通了三方電話。我哥告訴我們他在靜坐時見到一個藍球。它突然出現,半空懸浮,然後升到天花板,然後擴張成這樣一個漩渦。他的描述說它的四周相比較亮,中心更呈藍色。

科裡·古德:他跟我說的時候,我很震驚。它變成一個星門,看來像是他天花板上出了一個蟲洞。它在消逝瞬間說:“你弟弟正寫的揚升不是一朝既成的。它是一系列越來越振奮人心的事件。這就是你將經歷的一連串事的開始。”

威廉姆·亨利:那可不是。

大衛·威爾科克:當時我驚呆了,現在看到這些…

威廉姆·亨利:這讓你驚呆了?

大衛·威爾科克:我覺得這正是我哥所見的。

威廉姆·亨利:沒錯,細節就在這兒。他手中有一本書,《智慧集》。

智慧集


書的宗旨就是告訴你應該怎麼做。他還穿了護胸甲。他的十字架就在那兒,也是心門輪穴開放的象徵,對嗎?他正在祝福眾生。假如我們有所領悟的話,我們真可以鎖定這類象徵符號,說 :“他在請我們開啟內心的藍球,或是將藍球請入我們的意識,讓我們能夠體驗這樣的經歷。”

科裡·古德:太神奇了。

大衛·威爾科克:科裡,是不是有某種聯繫…我們一直旁敲側擊,還沒真正聊到重點。耶穌的傳教與藍鳥人和球形存有,讓我們幹脆把地底種群的人們也加進去,包括你與卡莉的圖書館對話。這一切是怎麼聯繫在一起的?

科裡·古德:他們主要是倡導寬恕他人,也寬恕自己,不斷努力為他人服務,還有提升你的頻率…向內尋找,與其挑剔他人的小錯不如先自我反省。那聽來像是絕大多數宗教的教義。

威廉姆·亨利:一點沒錯。你說的話,依我的理解,這是要給我們更多的鼓勵將它付之於行動。因為你現在知道人生中為他人服務不只是圖回報。但你要是知道那就是回報,你就會更有動力。

科裡·古德:沒錯。我們再多看幾幅吧,這可真令人著迷。

威廉姆·亨利:好的,這張畫的是西奈山。我們都熟悉摩西在西奈山的故事。那裡有一個美麗的修道院,那裡的人開始創作了早期的圖像。這裡畫的是耶穌經彩虹橋揚升,又是在遍布星星的藍球之中。這又是代表一個傳送口或是門洞,說明他是在星際中穿行。

西奈山


大衛·威爾科克:你在別處提過,我在《智慧教導》中也講過這個,他坐在彩虹上,那有什麼含義?

威廉姆·亨利:那說明他是所謂的“彩虹光體”。這一詞來自西藏。基督徒們叫它“榮耀體”、“復活體”。就是我早先講的“蝴蝶”是人類進化的下一個階段。在我們體內有一個光體,常被畫成四散的多彩光芒。你看到耶穌坐在彩虹上或是被五色光包圍,就說明他是在他的“榮耀體”之中,“榮耀”一詞其實是指閃耀的光束。他在此光芒四散,是說他正呈光體形式。

大衛·威爾科克:他好像也是站在一個藍球上。

威廉姆·亨利:沒錯,他下面還有第二個藍色的拱形,有與前面的腳凳是同一個概念。星門穿行又是象徵穿越時空之旅。

科裡·古德:背景有繁星。

大衛·威爾科克:你能否再給我們重溫一下你在蓋亞台有什麼最新最爆的節目?

威廉姆·亨利:《甦醒的靈魂》,是有關揚升背後的科學,一共13集的系列節目,會領觀眾走過有關揚升的一段絕妙歷史, 還有它涉及那些不同文化傳統,基督教、佛教、埃及傳統、神聖的女性,他們都是如何看待揚升這個概念,還有我們怎麼做才能將它變成現實。

大衛·威爾科克:太棒了。

科裡·古德:我很高興有機會聽到這個消息,因為我們中很多都曾見過這類圖片,但從未把這些聯繫在一起。

威廉姆·亨利:謝謝你。的確是很動人的故事。我認為,這信息對於這個時代是:我們都可以這樣提升頻率,沒準我們也能上藍球去兜風。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我們這一集節目到此結束了。希望你和我一樣喜歡這集節目。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節目嘉賓是科裡·古德威廉姆·亨利,謝謝您的觀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