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外星人][巴夏 (Bashar) ]77 信任你的喜悅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外星人][巴夏 (Bashar) ]77信任你的喜悅

信任你的喜悅
 巴夏 77信任你的喜悅視頻
問:探索一切對我來說有什麼意義的體驗,探究我經歷的事件對於我的真正意義是什麼?
巴夏:記住,某個事物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這取決於你對它賦予怎樣的意義,意義並不是本來具有的(The meaning isn’t built in.  )。
問:我注意到通常這牽涉到活在當下?
巴夏:是的,除非你在選擇“不在當下”去玩,那是唯一的例外。
問:這包括我對自己信守承諾,我給出承諾然後信守它?
巴夏:是的,只有你可以給你自己理由不去信守,但然後你又在信守另一種承諾。記住,你永遠不是真的沒有信守承諾,只是有時你變化了你信守的承諾。你永遠不會不信任,你永遠不會無信心,你永遠不會不守諾,你只是變化你信守的內容而已。決定你想要信守的內容是什麼,然後信守它。
問:我的左眼變得更大更亮更清澈了,但以前我經常眯眼並且眼會紅,而且經常頭疼,因此我設想這應該是我開始使用我的右腦的反應?因為你以前告訴過我 我應該使用我的右腦。
巴夏:好吧。但是那不是你要這樣假設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我告訴你要這樣。你這樣設想是因為你偏好於這樣設想。
問:那麼我有個問題關於。。。我最大的熱情是與動物交流,並且照顧它們。尤其是照顧我自己的寵物。但你知道的,那些照顧動物的日常工作是。。。
巴夏:等一下,如果可以我想提醒你,即使我明白跟隨你的激情不見得完全會讓你一直得到一樣的機會去做一模一樣的事。我要提醒你,一般來說“強烈的”,“熱情”這些詞和“通常地”不共存。如果那是“強烈的”“熱情”的話,那麼那就會是“一直地”,而非“通常地”。
問:我如何能重新定義那種勞苦…勞苦,有些時候感覺是這樣…不是所有時候,有些時候我感覺照顧寵物是一種苦差事。
巴夏:你把什麼定義成苦差?因為這是你給它的定義。
問:清洗籠子啊,清理便便啊之類的事情,你知道的就那些事。
巴夏:為什麼那是苦差事?
問:有時候這些事不是苦差,而是很好玩。
巴夏:當你如常覺得那好玩時,你的內在發生著什麼?當你不覺得好玩時你的內在又發生著什麼?區別在哪裡?那種你內在動力的真實區別是什麼?你感覺有趣時和不覺的有趣時,這兩種情況下,在你的定義當中,你的能量形態當中,你的信念當中,有什麼不同?
問:我偷懶了。我就是不想做那個。
巴夏:為什麼不?
問:我想偷閒,我想去給草地澆水而不是照顧寵物。
巴夏:好吧,我這樣問你吧:你是不是覺的,那時如果你去給草地澆水,動物們就會被忽視冷落了?
問:有時,是啊。我覺得那時我應該喂它們,我卻沒有去喂它們。
巴夏:好的,你知道你為什麼會有這種分裂嗎?因為,你在不同的代表你喜悅的事物之間刻意地創造了分裂對立。也就是說你不信任。如果你的喜悅的確移動到了另外一個行為上卻又代表其它事被冷落了,這表明你不信任自己的喜悅。那麼為什麼你要有那種定義?
問:這牽涉到我另一個問題。你有一次在這說過,如果你實踐你的喜悅,不管在一天結束時如何(你有沒有做完每件你覺得要去做的事),其實你已經做完了那天實際上需要做的事了。
巴夏:是的。但是如果用你去對待這件事的方式,是不會允許時機自身同步巧妙地重組的。因為你給自己在做的事上設一個特定的框架。如果你真的信任你的喜悅的換位元,那麼一切都會重新排序組合自己來讓你在正確的時間喜悅地做真正需要做的事。
問:如何看待這種情況:當你在做一件興奮的事時,突然你的興趣又轉移到另一件看似更令你興奮的事上,但那時你還沒完成手頭那件事?
巴夏:如果你懂得如何去信任你的喜悅,那麼你會知道並體驗到,當你的喜悅換位時,它會創造出其它時間令你能喜悅的去做另一件事。你覺得不會這樣(以後另有時間去喜悅的做它)的先入為主的想法,才是讓你體驗到那種分裂的原由。                
順便談下巴夏最後這段話我覺得重要的地方,也是很多人經常問巴夏的矛盾點。很多人在擔心如果我跟隨喜悅去了,其它事怎麼辦怎麼辦(時間,資源的有限)。巴夏說的是,你真的信任你的喜悅的話(包括信念體系的轉變,指真的信任,而不是信念體系還沒變過來那種假信任),這些怎麼辦怎麼辦是不會出現的,而不是出現了然後沒法解決。因為內心的態度發生變化後,時間線,時空點已經開始重組了,你會吸引不同的時空要素(時間,資源,運氣)來讓你免於陷入“怎麼辦”的困境中,進而被支持繼續去喜悅興奮。這就是他說的synchronicity的意思。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