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十四集—傳送口:平行地球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十四集—傳送口:平行地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十四集—傳送口:平行地球


內容簡介:

科里.古德講述了他所遇到的冒險,當在複印室(Xerox room)內穿越獨特的入口,把他傳送到一個大大不同於我們自己的平行地球。

愛因斯坦曾經認為,我們所做出的每一個決定,會發芽在每一個決定了的新宇宙。

似乎有人在這些平行的現實設計了一個入口。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二季第一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版本:

大衛·威爾科克:在這一集中,我會與我們秘密太空工作項目(secretspace program)中的內線科里.古德一起,更深入探討時間的科學。我想首先和他交流一下我在這個有趣的主題上所研究過的一點東西,因為我們一旦看到現實世界的資料,事情將變得相當有趣。科里,歡迎來到本節目!

科裡•古德謝謝。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首先來看一份資料,這是一本由一位名叫董保羅(PaulDong)的中國人所寫的書,書名是《中國的超級靈媒》(China's Super Psychics)。在這本書中,他描述到自己和中國政府合作,發現了一些有著高超通靈能力的孩子。書中記錄的實驗之一,是有能力隔空傳送小物體的人,那個物體會在一個地點漸漸消失然後在另一個地點慢慢出現。中國人想要弄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原理是什麼。於是他們在裝置上安裝了一個呼叫器,呼叫器是設定在特定的時間內發出某種節奏的聲響。他們發現物體漸漸消失時聲響越來越慢,好像時間改變了速度;而從另一端出現時也是同樣慢,然後漸漸恢復原來的正常速度。所以我們是否有可能使用那樣的奇異點(singularity)來影響時間和空間?


科裡•古德我們可以使用我們的意識來影響時間、空間和物質,而那個人就是在這樣做。時間和空間… 我們將其稱為“時空”是有理由的。所以在我看來,這個實驗展示了這兩者之間有多麼緊密相連。

大衛·威爾科克:在愛因斯坦的基本物理模型中,他的確允許時間改變,但只能在特定的區域中加速,直到接近光速,比如說飛船。我們知道在上世紀七十年代,人們把分子鐘(Molecular clock)帶到飛機上,然後確認了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是正確的。

科裡•古德是原子鐘(Atomicclock)嗎?

大衛·威爾科克:對。真正值得矚目的是,時間似乎在區域中變化了。你可以在一個小範圍的區域內對時間加速或減速。正在收看本節目的傳統物理學家或是懷疑論者,他們會說“那不可能”,所以這部分的物理學是我們將來需要改變的嗎?

科裡•古德絕對的。我知道你也許了解這一點,做特定實驗的人對實驗結果有個大概的想法,而他們那種共同合作的能力,他們意識的力量造成了那個實驗的結果。

大衛·威爾科克:沒錯,絕對是。

科裡•古德如果你稍稍改變一點,時間、物質、空間都是相互關聯的。而我們的意識可以改變物質、時間與空間,就好像我們說的,有些人或生命體能夠改變(振動)進行傳送,也就是用意識改變自己的位置,改變自己身體的振動來跟另一個地點的振動匹配,同樣也可以影響時間。我們對這個宇宙和現實了解越多之後,就知道這一切都是全像投影(hologram;或稱全像素)。等你真的學習並相信之後,就會像《駭客任務》(The Matrix)中說的一樣“勺子並不存在”(thereis no spoon),這樣就能釋放你的意識,你還能做很多事情來扭曲時空和現實世界。

大衛·威爾科克:你覺得為什麼“費城實驗”中的那些人會傳言被嵌入了船身之中呢?那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科裡•古德船的金屬在一種變化相位的階段中,船員的身體也是一樣的。也許在相位變化時他們受到了驚嚇,物體的相位變化時會四處移動,當他們回到原來的相位時,他們發覺自己被嵌入金屬中。也就是說他們的相位變成了我們認為的固體金屬。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否親身經歷過這種意識與物質狀況的相位變化呢?你是否面對過這種奇怪的情形?

科裡•古德當你要通過一堵牆壁時,你知道這樣的事情會發生。所以,是的。我也見過這種科技,一種從地外文明拿來的手環,當時是在“攔截審問工作項目”中,外星人會打開手環,然後他們會顫抖並變化相位,接著好像變得完全看不到也摸不著。然而這種科技對人類並不適用,人類測試過,帶著手環並開啟時就會不停的劇烈顫抖,直到把脖子都折斷了。(天啊!真的嗎?)真的。之後他們發展了相似的科技,使人類能夠穿過牆壁。但他們在徹底開發之前,人類的身體部分會與牆體部分產生交換,這種交換會把牆體的物質帶入人體之中,而人體有部分則留在了牆體內…

你聽說過嗎?

大衛·威爾科克:肯定有,你剛才所描述的,我從皮特.彼得森那裡聽說過。他在51區工作時,他們開發了一個小型儀器,你拿在手中按下按鈕,你的相位就變化了。他們想要弄明白怎麼穿牆,就讓人拿住這小東西往前跑然後跳起來穿過牆壁,在跳起來的時候按下按鈕他們就能穿過牆壁,然後放鬆按鈕他們就在另一邊顯形了。他說發生的問題是——他並沒有說是牆壁的一部分,而我相信這完全有可能——他說那些人會生病,他們最終的結論是:大氣中的細菌和病毒以及一些自然界的垃圾會融入我們的體內,而通常我們的肺部會把它們過濾掉。因此人們會生病,會惡化得很快。而在彼得森的部門他們說這種小儀器“我們不能用”。

科裡•古德這是我剛說的那個裝置(手環)的逆向工程,(真的嗎?)真的,他們最後改善了它。他們現在可以使用這種科技做諸如穿過牆壁之類的事,而且沒有副作用。

大衛·威爾科克:記得我告訴你的那個解剖過兩千多種不同的地外文明屍體嗎?(記得)最後他被那些穿過牆走入他的屋子內的人襲擊了。而在你這樣說之前,我沒有資料來支持這個說法,所以我不確定他是否在說實話,但現在我有理由相信他這部份故事是真的。

科裡•古德他們絕對有這樣的能力。你可以鎖緊門窗,坐在那裡,手裡拿著手槍,但他們還是會經由相位變化而出現的。那種科技是給予那些非常高級的軍事秘密運作組織使用的。用這樣的科技對付你,很有可能你做了一些非常愚蠢或是錯的事情,妨礙了你所在工作項目中的工作。

大衛·威爾科克:我來問一個當時問彼得森的問題,如果按下按鈕時產生了相位的變化,為什麼他們沒有穿過地板,而卻能穿過牆壁?是不是他們必須跳起來然後按下按鈕才能穿牆,還是說他們的腳底下有足夠的相位使他們依然能夠站在地面上?

科裡•古德這個問題很好,我並不知道答案。(好的)有意思,這是…
你知道的,但如果你不處在相位上(out of phase;不同步),重力怎麼會把你拉下地板?(說的好)我也不知道,但那些人知道。他們變化了相位,走在地板上,穿過飛船的艙壁就好像艙壁不存在一樣。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之前談過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平行地球(parallelearth)。現在我就不多說了,因為我們想要盡可能多聽你說說,平行地球是什麼。

科裡•古德好的,這是我向你提起過的事情,我之前也說過,我只讀過一點相關內容,這個內容是相當敏感的,我並沒有足夠的級別來知道整個資訊的全貌,但已經激起了你的興趣,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你之前聽說過相關的內容,但是…

大衛·威爾科克:我記得我們是怎麼談起來的,一開始我們談論起來是因為我問你,如果穿越時間回到過去看到自己,如果你太接近你自己,你是否會爆炸?你說不會,這讓我很吃驚,因為和我聊過的其他內線(至少有一個)說這會引起某種電子火災。也就是同你自己產生了干擾回授(interferencefeedback),然後你就爆炸了。但你說不會這樣,(是的)所以人們有可能被傳送到過去,並且可以站在自己面前。(沒錯)但你說有些不一樣的地方,因為平行地球的存在,是嗎?

科裡•古德是的,還有特定的傳送口。(哦)存在著一種大家時常談起並議論的傳送房間,人們將此稱為複印室(Xeroxroom),能將你帶入一個平行現實,一個平行地球。這個體驗並非人人想要,像我肯定是不想要的。在複印室內,如果你想要傳送的話,傳送口會複製一個你,將複製的你送入另一個現實世界,同時毀滅當下的你。(天啊!)然後另一個複製的你會在另一個現實中,也就是另一個地球上。

大衛·威爾科克:我總是說要是有超過一個以上的我就好了,這樣我就能做更多的工作了。你能複製自己但不摧毀其中之一嗎?

科裡•古德這是設定的功能。

大衛·威爾科克:是因為如果存在兩個你就會產生時間悖論之類的嗎?

科裡•古德我不知道,這也許是很多人所談論的克隆(clone),他們也許會用這樣的科技來複製一份碳基(carbon)樣本的自己。總之,這些人去了平行現實的宇宙,在那裡,事情發展都會大大不同。那裡存在或是不存在某些戰爭,而戰爭的結果也不一樣,且領導人也不同…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那是地球?(是地球)但歷史卻不一樣了?

科裡•古德是的,而且那裡也有車,就好像我們也在那裡,而有時候在有時候不在,取決於已經發生了什麼,但如果你在那裡遇到了你自己並且觸碰了你自己,就會產生毀滅效應。(真的嗎?)是的,後果非常糟糕,據說理論上可以摧毀兩個現實之間的結構或是什麼的,我不記得我從那個智慧平板所看到的細節。對此我沒有太多的細節可以提供,我並沒有參與那個工作項目,有些人參加了。但出於某些原因,這個項目被認為是非常重要的,其中涉及了一些非常高層的人。但複印室那個傳送裝置讓大家懼怕,這種東西我是不會同意或是自願去體驗的。

大衛·威爾科克:複印室的位置在哪裡?

科裡•古德不只是一個,但我所知道的那一個是在地球上某地的一個地下設施中,但是「月戰部」他們應該也有一個這樣的裝置,是在較低的幾層裡,但是我從來沒去過底下的幾層。我去過月戰部第三、第四層,我從來沒有遊覽過那裡。最近的訪問中,一些從未參加過秘密太空工作項目的人,去那裡開會都能夠遊覽一番,而我都沒有去過三、四層以外的樓層。

大衛·威爾科克:那些進入其他現實的人,有沒有成功回來過?(有)你是說重新複製回來嗎?(是的)所以要把自己毀滅兩次?(是的)那些人的記憶中是否有所缺失,或是頭腦產生異常?因為他們被摧毀了之後,又從複製品中重建了出來。

科裡•古德除了過程不適外,沒有這樣情況的報告。


大衛·威爾科克:是什麼樣的不適?只是那種想法還是噁心的感覺?

科裡•古德是一種痛苦不適的過程。(真的?)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感覺自己死掉了?

科裡•古德我只是說報告裡這樣寫,過程是非常不適,非常痛苦的,還有那些由平行宇宙現實世界來到這裡的人也是這麼描述的。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你是否能描述出平行地球同我們的地球相比,歷史上的主要差異在哪裡?你是否記得某些特定的事件產生何種不同結果?

科裡•古德很難把它們全部記住,我記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果不同了。

大衛·威爾科克:德國人贏了嗎?

科裡•古德是的,軸心國贏了。又一次我記得很多細節,我當時是閱讀了一份我有權限閱讀的簡短報告,我沒有得到很多訊息,而我…

大衛·威爾科克:你介紹給我的內線和你有很多地方是很相似的,他們知道很多別人都不知道的事情,在網路上也永遠都看不到。他說他們的地球沒有羅斯威爾(Roswell)事件,也不如我們這個地球同地外文明的交流如此頻繁。你是否有接觸到這個訊息?

科裡•古德我接觸過這個訊息,但記不得是哪個來源了。

大衛·威爾科克:他說了一件同你說的一樣的事情,也就是說,他覺得這是個非常重要的工作項目,還有“我們都用某種方式來互相幫助”。(是的)他說他們比起我們來說科技較落後,(是的)所以我們正幫助他們獲得高科技。你覺得是否需要新人,沒有聽說過流言而不知道其中恐怖和危險的人,才會做這種事?

科裡•古德不,那些人認為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所以非常投入。(真的嗎?)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有一個關鍵是,我記得你以前和我說過(不是在這個節目中),說是平行地球目前的情況並不樂觀,因為戰爭和其他事情,情況非常不妙,對嗎?

科裡•古德是的,類似於一個非常恐怖、非常絕望的地方。

大衛·威爾科克:而且看起來有一個新的世界秩序,(是的)就好像全球都是法西斯主義(fascism)?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在珍妮.蘭德里(JennyRandles)的著作《時間風暴》(Time Storms)中,她寫到了一系列“大自然的時間流逝”類似的故事。有一個孩子失蹤了,三天後他出現在花園中,大家之前在這裡找了好幾百次,結果他就這麼突然出現了。有一個光圈(bubbleof light)出現,現代人也許會說那是UFO,當時產生了一種時間消逝的體驗,“過了四個小時我卻沒印象,所以可能是UFO現象”,但有些可能是自然傳送口,這你同意嗎?

科裡•古德完全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珍妮.蘭德里還描述了一些人經歷了時間流逝後,就發現家中的一件家俱現在看起來不同了,或是牆壁漆成了不同的顏色,或是沒有窗簾的窗戶現在有了窗簾,或是前門出去有一條石頭小徑是從前沒有的,大家對此都一笑置之。這是否與可能我們偶然參與到了時間流逝中,我們身處的現實世界被重塑了而發生稍微的改變?

科裡•古德這些時間實驗(temporalexperiment)中所涉及到的人,他們會留心此類事件,要是發現這樣的現象應該要立刻報告。比如說把牙刷掛到牙刷架上,然後突然之間牙刷出現在牆的另一邊,或鏡子的另一邊,諸如此類奇怪的事情,會發生在參與時間實驗的人身上,這挺有意思的。我沒有聽說過那本書,但這樣的小事情你提起來我覺得很有趣。不過這些事情是那些人需要留意的,並在發生後就要立即回報。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否覺得這些光圈…
我知道你沒讀過那本書,但這些移動的光圈,還有類似的案件說有人在抽菸,而大家說UFO出現時是“無聲無息的,我聽不到鳥鳴,也聽不到風聲,什麼都聽不到”。是否有可能在接觸UFO時,這種聽不見聲音的體驗,是因為時間改變了?而鳥的叫聲變得如此之慢,以致你完全聽不見?

科裡•古德對,這絕對是事情的真相。那就是當UFO降落到門口的時候,有報導說,人們站在門口的庭院中一動不動,車子開到門前也停了,還有鳥兒在半空中也停住了。這絕對是,他們操縱了時間和空間,所以的確是如此。

大衛·威爾科克:我想要謝謝你和我一起探討這個有趣的話題,我們對時間的討論還沒完,我們有一整年的時間,每集用半個小時來講述許多我想告訴你們的內容,這些都是非常重大的主題。還有很多有趣的東西會出現在我們下一集中,感謝大家觀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