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二季,第七集:挖掘火星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二季,第七集:挖掘火星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二季,第七集:挖掘火星



內容簡介:

科里.古德講述早期德國探險家的事件,因為他們定居在火星表面。

他解釋說,很久以前,火星是一個非常不同的世界。

曾經很容易就能適應生活,現在只有很少的奇怪的生命痕跡,徘徊在異乎尋常的遺址的表面。

30、40年代地球經由月球再到火星需要幾個小時,現在只需幾分鐘,即將公開讓大眾知道的科技,其實都是被隱瞞許久的科技。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二季第八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版本:


大衛·威爾科克:歡迎來到《宇宙揭密》,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本集節目我們將會說到德國人的火星之旅。當然還有以前節目中一些非常重要卻沒有得到解答的問題,其中一個問題是在月球上我們發現的古遺跡,在火星上也發現了。所以我們要說說自從德國人在兩個星球上發現這些以來,月球上的史前古遺跡和火星上所發現的有那些不同。這將為我們在了解德國人在火星上到底做了什麼,作一番思路的理清。所以本集節目中,將會提到這些。科里,十分感謝你能來參加我們的節目。

科裡•古德:謝謝。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科里,在上一集節目中,我們談到了德國人在月球上的進展,據說這些都是古建築種族創造的,你怎麼看?那些月球上的古遺跡,是他們第一次有能力登月,開始作研究的時候發現的嗎?

科裡•古德:是的,整個太陽系中都遍佈著古代建築種族的遺跡,就連地球的地下也有。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在月球上發現了甚麼特殊的古遺跡嗎?

科裡•古德:我認為你可能感興趣且最有意義的一點是,許多這些古遺跡顯而易見的是為一群很高的族群建造的,除非他們是一些特別喜歡大空間和高高的走廊與門框的人類。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非常高,用英呎為單位來說,那些人大概有多高呢?



科裡•古德:一些石座和門框,按現在標準來看,有60至80英呎(約20公尺)以上。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很高。你剛才說石座,它們是什麼樣的?會是我們在地球上看到的這樣或相似的嗎?

科裡•古德:他們稱之為“寶座”( thrones),但是那些石座,它們是沿著牆朝外擺列著的,我想那更像我們在古堡中看到的,那種許多寶座挨著牆擺放,陳列寶座的屋子。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座位是只做了基本的加工,還是有什麼華麗的裝飾?那些座位是怎樣的美感?

科裡•古德:它們上面曾有過一些文字和標示,還有一些符號,但是後來不知是什麼原因被噴砂或者消除了。那些建築的其他區域也有各種各樣的書寫、文字或圖畫的標示,它們就這樣被抹去… 他們說勝利者總能書寫歷史,當然,也可能是數千年前,其他的外星人來到並決定“我們要寫歷史,我們想要被奉為神明”,於是他們抹去了那些文字。

大衛·威爾科克:那些寶座是不是就像我們在地球上所看到的拉什莫爾山(Mt. Rushmore;除稱美國總統山)一樣,是在山壁上雕刻出來的呢?還是在室內?

科裡•古德:它們是室內的,具有很高的技術水準,顯然需要很精細的操作,超出一般的工藝技術處理過。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像我們描述一下,你是怎麼找到屋子的?你看見了一個圓頂,然後就進去了?它是建在山壁內還是在地下?你在哪裡看到這些房間?你是怎麼進去的?

科裡•古德:它們幾乎是完全被月球表面的灰塵和隕石的殘骸所覆蓋著的,它們已經存在很久很久了,但是肯定有一部分已經被挖出來了;確切的說,可能有十分之一露出了月球表面,就這樣才被發現的。如果想要挖出其餘的部分,他們就得進去進行挖掘並檢查內部。

大衛·威爾科克:在月球的正面和背面都有那樣的建築嗎?



科裡•古德:是的都有。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他們看到了那些建築通常是正方形的,還是更多是圓形的?我說的形狀是指一個基礎而不是月球不規則表面上的什麼地方。

科裡•古德:這些建築根據建築環境的不同,呈現出不同的形狀,而且適用各種不同的材質造成的,包括以前提到的透明鋁合金,而大部分的建築是用這種材料建造的。

大衛·威爾科克:許多建築的牆體在從月球的風化層下被發現的時候,你可以透過他們看到東西?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現在,理查.霍格蘭(Richard C Hoagland)開始廣泛的討論那些月球上的“玻璃穹頂”(glass domes),而且他認為穹頂的內部是可承壓的,你可以在裡面播種植樹。你有沒有證據證明那裡真的有“玻璃穹頂”?



玻璃穹頂
玻璃穹頂

科裡•古德:那裡各種的玻璃結構,基本上都毀壞了。

大衛·威爾科克:包括穹頂?

科裡•古德:包括穹頂和玻璃塔。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到毀壞,會是誰幹的?

科裡•古德:或者說是被一場“什麼”的大變革。許多月球上遺留的物品,都說明這裡發生過一場大規模戰爭,相當大的一部分出自更久以前的物品和材料被遺留下來。時間的海洋就是這麼神奇,不同的種族在月球表面上所遺留的物品和建築的數目同樣是那麼令人費解。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來談談在月球和火星上發現的各種物品的相似程度吧,因為德國科學家 —— 我們得說,幸好他們不都是納粹 —— 當他們前往火星,他們是否發現了和月球相似的建築呢?

科裡•古德:是的,那些古代建築種族和其他的族群進入了我們的太陽系,隨著時間的沉浮,為了統治太陽系而戰鬥。統治、被推翻,數千年後又回來… 就這樣持續了數千年。他們的建築已經在太陽系的各個角落被發現,我們的太陽系遍佈著各種遺跡和考古遺址。

大衛·威爾科克:你以前提到過,在我們的太陽系邊緣,是否有一個通往其他銀河系的大型入口(portal)?

科裡•古德:那是一種傳送系統(portal system),是宇宙網路(Cosmic Web)的一部分,而我們的太陽系恰恰處在一個令人垂涎的位置。而傳送系統不只通往其他銀河系,同樣也通往我們銀河系其他星系。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我們就好像是在一個高租金區?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不是想說,相比一般國家地區,我們的太陽系有著更多的殖民和歷史,相對於向一個都市化的區域?

科裡•古德:據說我們基本上就是宇宙絲路上的綠洲。

宇宙絲路上的綠洲

大衛·威爾科克:近日美國NASA傳出在火星表面有著一片至少占一半面積的深15英里的海洋,就像個北半球,這是NASA說的。你覺得他們為什麼要說這些?

科裡•古德:我覺得在人類的潛意識中,每當談及火星,就會覺得非常荒謬,想要逃避擺在我們面前的事實。許多人都看過衛星拍到的地球以及衛星拍到的火星影像,如果把它們並排放在一起,地質上可以證明地球和火星表面有過同類型的地殼活動。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你有沒有想過或者聽說過,火星曾一度和地球很像?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提到過,小行星帶曾是一個被摧毀的行星。霍格蘭和其他人都曾說到,火星原本就是那個行星的一個月亮。你聽過類似的說法嗎?

科裡•古德:根據智慧玻璃平板顯示,火星曾一度是存在於小行星帶位置的一個超級地球的衛星。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火星是否當時是一個有水和海洋的行星呢?

科裡•古德:它有海洋,還有在那次使他偏離原軌道的行星殞落而形成小行星帶過程中,被削薄的大氣層。

大衛·威爾科克:當你閱讀一個像托馬斯.范.弗蘭盾(Thomas Van Flandern)博士那樣的天文學家的作品時,那些被他稱作“行星爆炸論”或者“EPH”的研究,我們可以知道,火星一面全是環形坑,而另一面卻十分平滑。你是不是覺得那是行星爆炸的隕石撞擊到火星所造成的?你有沒有聽到這樣的說法? 托馬斯.范.弗蘭盾(Thomas Van Flandern)博士有關神秘火星的演說

托馬斯.范.弗蘭盾(Thomas Van Flandern)
神秘火星的演說
托馬斯.范.弗蘭盾

托馬斯.范.弗蘭盾(Thomas Van Flandern)博士有關神秘火星的演說


科裡•古德:是的,我們可以詳細的聊聊這個。火星表面有大半的面積受到了強烈的撞擊,而成了衝擊石英(Shocked quartz)的貯藏之地。有一半的火星被正相充電,而另一面則是負相充電。而因為經過那次發生的事件,使它現在基本上成為一個巨大的“電容器”(capacitor)。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過去曾有一個巨大而擁有海洋且適合居住的星球,而環繞它的衛星,也就是事件發生之前的火星,據我們想像也同樣適合居住。你是否聽過這樣的說法:那些星球上都有過相應的文明,或者說是一個更強大文明的一部分?

科裡•古德:我看過一些狂熱的科學訊息,那麼我們就開始說說神秘的地球政府財團,或者一些自曾為智者的人所篤信的,關於所發生過的一切想法。他們編造出各種關於大爆炸如何發生和發生了什麼的故事和觀點,他們像人們對待自己信仰一樣,狂熱的相信那些觀點。

大衛·威爾科克:現在我們談談你剛才說的月球上的那些建築。我們說到你在月球上發現的那些埋入地下的各種樣式的寶座,你說那上面有各種文字和符號被抹除過的痕跡。我們在火星上也發現了類似的建築嗎?

科裡•古德:是的,遍佈太陽系,而且都被以同樣的方法處理過。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建築是在行星爆炸之前,火星還有海洋存在的時候建造的嗎?



科裡•古德:我對這個沒什麼印象,我不想去推理,但是那好像是對的。

大衛·威爾科克:在火星上有多少這種建築?有多少東西能證明那裡曾有過更高的文明?

科裡•古德:大多數的建築不是在地下,就是已經完全被摧毀了。火星的表面經歷過如此巨大的災難,這看起來就像什麼東西經過衝擊波一遍又一遍的衝過的星球表面,地質完全被扭曲了,那真是一團糟。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現在就來談談塞東尼亞區(Cydonia),理查.霍格蘭提到過這個地區有個臉的圖形,好像附近有一個五邊形的金字塔。

塞東尼亞區
五邊形的金字塔

科裡•古德:我看到金字塔了,我…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你看到它們了?

科裡•古德:我看到五邊形得金字塔了,我看到金字塔了。

大衛·威爾科克:但是我們只看到了這照片呀?

科裡•古德:我曾在空中看到過金字塔(真的),它們一部分已經被泥漿掩埋了。我沒有從這片臉型區域上空飛過,也沒有看到臉的圖形。

金字塔

大衛·威爾科克:你有沒有看到部分金字塔看起來就像一塊石頭被雕刻過的表面?還是它已經完全被殘骸掩埋在地下某處了?

科裡•古德:它大部分是露在殘骸外的,但是我要說它大部分確實比人們想像的要大得多,因為它們是被泥漿覆蓋著。

大衛·威爾科克:我想起一個內線丹尼爾告訴我,他看過一張太空人在火星上的金字塔旁揮手的照片,那上面可以清楚的看到金字塔建起的輪廓,你好像在確認那裡確實有金字塔,只是那裡從地面上還依稀可見它的形狀。

科裡•古德:是的,很顯然那是金字塔。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德國人登上過月球,而且你說他們去過小行星帶,它們登錄過火星,那麼是怎樣的順序呢?這些是同時進行的嗎?或者他們是怎麼做到這些的?

科裡•古德:首先,他們登陸月球,並且經過幾次嘗試失敗告終後,他們在月球上建立起他們的基地。後來他們登陸了火星,他們在火星上建立了一個臨時的基地,接這又在火星上建造了一個更大的基地。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我們在這裡暫停一下。德國人登上了火星,當時美國NASA還沒有登陸過火星呢!據你所知,他們登陸火星是哪年?

科裡•古德:那是30年代後期和40年代初。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很明確要尋找古遺跡嗎?

科裡•古德:我只知道他們想要創建地球以外的基地,就像在地球上非友邦的那些基地一樣,或者脫離地球的常規文明。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在那些飛行器中如何獲得可呼吸的空氣呢?這是他們得到可使他們長途飛行而不需要返航的外星技術嗎?

科裡•古德:是的,他們已經開發出這種技術了,在他們的一些超級潛艇上,已經運用上了二氧化碳過濾器了,還有密閉的氧氣呼吸系統。他們開發這項技術已經有段時間了。但那是在他們和外星族群共同發展,開發出先進的技術後,那不僅使他們實現了電重力飛行(electrogravitic travel),更使他們有了人造重力的技術,這使他們在遠離地球的飛行中,能實現對環境的掌控,有更舒適的感覺。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是直接從地球飛往火星,還是他們在某個地方建一個太空站以便補給?

科裡•古德:他們從地球飛往月球,再從月球飛往火星,就像我們所計畫的一樣。

大衛·威爾科克:那樣的飛行需要多長時間?以30年代的技術,他們要從月球飛往火星需要多久?

科裡•古德:應該是幾個小時吧,我也不知道確切多長時間。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當時”,也就是說現在會更快?

科裡•古德:是的,現在也就是幾分鐘吧。

大衛·威爾科克:哇噢!我們正說著話,他們就已經在火星表面了! 一些研究表明,而霍格蘭也這麼說,最初的海盜者號(Viking Lander)的照片,好像影像變紅了,但是那裡的天空實際上並不是紅色的,而是像地球一樣的藍色。

海盜者號
火星表面

科裡•古德:沒錯,他們使用了紅色的濾光鏡,但是你必須明白,火星上的情況是瞬息萬變的,很多時候天空是紅色的,空氣中有許多的灰塵,特別是當你在赤道附近。但你越靠近極地,空氣中的塵埃就越少,你就可以看到更多… 那裡有北極光(aurora borealis)。在一天的某個時候,像是日落、日出,天空是粉紫色的,但是白天的時候,那裡是一種藍紫色的天空,但是更多的時候,當天空因風暴而充滿了紅色的沙子,會是紅色的。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能呼吸火星上的空氣嗎?

科裡•古德:在火星上任何地方呼吸都是不明智的。在南極和北極地區很容易呼吸,但是那感覺就像站在珠穆朗瑪峰的頂端,空氣很稀薄。那裡的大氣壓力非常非常小,你真的很需要減少負擔或穿輕質的防護衣,用呼吸器釋放出一些氧氣。

大衛·威爾科克:很有趣,你說過月球曾有過大量的不同種族居住,是不是如果你想要登陸時,那些帶有武器系統圍繞著火星運轉的衛星或者太空站將會把你擊落?而德國人怎麼就很順利的登陸了?還是他們受到了一些阻擾?

科裡•古德:我不清楚他們是否受到了攻擊,我感覺在那個時候,他們應該已經結為盟友了。所以我認為人類已經和那些他們會擔心的族群結盟了。

大衛·威爾科克:這就對了。

科裡•古德:這是環繞著火星的兩個小衛星。

兩個小衛星

大衛·威爾科克:火衛一(Phobos;又稱為「福波斯」)和火衛二(Deimos;又稱為「得摩斯」),對。

科裡•古德:當前時代像瘋了一樣,有許多衛星圍繞著火星。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你是說現代人類建造的衛星?

科裡•古德:現代人類已經居住在火星上了。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在地球上出生移民到火星的人們創造了那些衛星?是這樣嗎?

科裡•古德:也許是在地球上出生的人們的後代,但是…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許多衛星?

科裡•古德:是的,環繞著火星有許多的衛星,許多都是有武裝系統的。(哇噢)而且這些人都是德國人早期在火星上建立的殖民地,後來逐漸發展,繼德國人之後,是美國的“軍事工業複合體”(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MIC;簡稱“軍工複合體”)。這些殖民地穿越星球發展了起來,這些人許多都是當時那些人的後代。

大衛·威爾科克:我本來想聊聊這個,但你既然提到了火衛一和火衛二,那些在網上瀏覽這些訊息的人們,是真的有點對火星著迷了。就一般的看法,我想這兩個衛星距離火星太接近了,而且運轉的速度也太快了。我想有些人,好比像霍格蘭,他們也曾說過,基於某些特徵,它們內部似乎是空心的。 火衛一(Phobos;又稱為「福波斯」) 火衛二(Deimos;又稱為「得摩斯」)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我們在觀察的火衛一和火衛二,它們僅僅只是衛星,還是什麼其他東西?

火衛一福波斯
火衛一(Phobos;又稱為「福波斯」)
火衛二得摩斯
火衛二(Deimos;又稱為「得摩斯」)

科裡•古德:火衛一曾經被擠壓過,它是一個被擠壓變形的球體。

大衛·威爾科克:是嗎?那麼它原來是一個完美的球體嗎?

科裡•古德:它曾經一度是個球體,但到後來出現了一個開口…,

大衛·威爾科克:NASA怎麼沒有透漏過這些?是不是影像被處裡修飾過?

科裡•古德:我並沒有看過NASA的這些影像,但我知道他們對許多火星、月球以及其他星球的影像作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大量修飾處理過。所以我們可以想像許多關於火衛一的訊息,也會被他們處理過或把重點轉移了。

大衛·威爾科克:關於這個我想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我們來把它放在螢幕上。火衛一上有一些像一個方向延伸而極端平行的直線,其他的則是呈90度直角。 火衛一上的山脊線

火衛一上的山脊線
火衛一上的山脊線

科裡•古德:對,就像山脊

大衛·威爾科克:你認為是什麼?

科裡•古德:就好像月球上… 我們的月球——我們完全又換話題了——我們的月球是一個人造結構體,在它的頂端,經過數千年的時間沉積出了數百英尺範圍薄薄的塵埃層,然而火衛一有著自己的重力場,使它的頂端堆積了大量的碎片。在這些廢墟下掩藏著一個超級建築。

大衛·威爾科克:德國人會不會對火衛一展現出濃厚的興趣呢?如果那裡有個洞口可以飛進去,當他們第一次去那裡,會往裡面飛嗎?

科裡•古德:我沒有看到任何有關這方面的資料。

大衛·威爾科克:火衛二呢?你曾提到火衛一是一個塌陷的球體,我想這就暗示它的內部是中空的,火衛二是否也有什麼是和一般的衛星是不同的呢?

科裡•古德:我沒有聽說它是人造的,它很可能是在很久很久以前的大災難中被波及的一個自然天體。

大衛·威爾科克:最重要的是,(火星)在它的表面有沒有流動的液態水呢?

科裡•古德:火星有一個很奇怪的運轉週期,一年在某個時間,表面的水是以冰的型態存在的,但是時間不會太長。在近期(執行的火星任務時),我從沒得到過有關湖泊和小區域海洋的訊息,我也從未有過從水面上飛過的經歷。 NASA近期(2015.9.28)發表火星上存在水的證明

NASA火星上存在水
NASA近期(2015.9.28發表火星上存在水的證明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那麼德國人到達那裡時,有沒有嘗試用就地的材料來建立一個補給的基地?這一直是他們的目標嗎?

科裡•古德:是的,就像在月球上,他們計劃取得足夠的物資飛往火星,他們需要石灰及各種材料,再與當地的材料混和來調製混凝土,以便建造各種他們需要的建築,從而他們可以製造氣壓,並作為臨時的遮蔽所。在開始的時候,他們需要往返許多次,來運送人員和物資。當時,他們使用星門(star gate)或傳送口(portal)來運送材料,但沒有用它們運輸人類和有機體。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他們是不是發生過有機體的傷害?譬如影響他們的生命週期?

科裡•古德:是的,那是一種會殺死他們的可怕方式。直到他們在外星族群的幫助下,找到了正確的方式後才解決問題。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你知道開始用傳送口來運送物資是哪一年嗎?

科裡•古德:在30、40年代的時候,他們就已經開始使用傳送口來運送物資了。

大衛·威爾科克:那大概在費城實驗(Philadelphia experiment)之前嗎?

科裡•古德:對。你也看到了,那(實驗)對人類會造成很大的傷害。直到50年代,他們才有能力安全的運送人類,我記得當時他們稱之為“暫時性癡呆”(temporal dementia)。他們可以將人員從地球到火星進行完整的傳輸,而當時看起來似乎沒問題,但是接下來的幾天裡,那些人會變得有點癡呆,所以他們稱之為暫時性癡呆。德國人在這個領域與外星人合作,做了很多對我們有幫助的研究,使我們知道如何適當的去做這些工作。

大衛·威爾科克:想像一下,當德國人到達那裡發現古遺跡(好比金字塔),真是令人興奮的事情。那麼他們對再度嘗試利用那些有多大的興趣?而對嘗試建造新建築又有多大意願?

科裡•古德:起初,他們只想先站上那片土地,就像我們曾做過的一樣,他們開始繪製火星的地圖,標示出他們所在的位置。他們由智慧玻璃平板那裡獲得非常多有關火星地質的資訊。在這些智慧玻璃平板上顯示的資訊,有非常高的技術成分,但是呈現在當時我正在看打印在紙張上的訊息,則是沒有那麼技術性的資料。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之前的德國人並沒有這些智慧玻璃平板,而他們測量時所使用的資料,就像那些你所看到的JPEG或其他格式那樣,是原本打印出來的文件。

科裡•古德:對,而且是一些用35釐米相機或其他甚麼拍攝的舊相片。

大衛·威爾科克:你看到的是一些很酷來自古老文明廢墟的照片嗎?

科裡•古德:是的,一些廢墟和一些很大一片區域的火山空照圖。

大衛·威爾科克:是奧林帕斯山(Olympus Mons)嗎?

科裡•古德:對,奧林帕斯山,那裡有尺寸十倍於我們現有火山的熔岩洞口。它是一個創造與密封內部環境的絕佳之處,一個現成的基地。那是一個有高度隱密性的基地建設區域,德國人想要得到它,隨後,國際公司集團(International Corporate Conglomerate;ICC)也想要得到它,他們想要好好利用那塊區域。然而,它已經被另一個外星種族佔據了,他們在那裡有很多人,並頑強的守護著那個地區。

大衛·威爾科克:是嗎?關於他們,我們知道多少?他們長的什麼樣子?來自哪裡?

科裡•古德:那些族類有締結盟約,其中一個族類是爬蟲族,另一個是蟲族。

大衛·威爾科克:正如我所預料…(輕輕的笑)

科裡•古德:那是一片炙手可熱的區域。

大衛·威爾科克:當你說十倍於地球上的熔岩洞,那是說從底部到頂部有5英里寬?20英里寬?還是50英里寬?

科裡•古德:我是說非常巨大,跟它們比起來,地球上的岩洞根本是小兒科。

大衛·威爾科克:我還是不理解,你是說他們已經在岩洞裡建造了龐大的城市?

科裡•古德:這和火山的大小和火星上的重力與大氣壓力有關,這就是它們會那麼巨大的原因。

大衛·威爾科克:它們從頂部到底部有100至200英里那麼深嗎?

科裡•古德:我得推測一下,我沒有具體的尺寸數據。

大衛·威爾科克:但我想地球上的城市,大概可以容納上萬的人口,而你的意思是,這些溶洞裡則是可以容納上百萬的人口嗎?

科裡•古德:有數百萬的外星生物都生活在這些熔岩洞裡面。

大衛·威爾科克:哇!他們都在做些什麼?

科裡•古德:只是消耗他們的生命,他們有自己的文明,自己的生活方式,自己的社會體系,他們的領土意識很強。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有搖滾明星嗎?有沒有一個蟲族的布蘭妮呢?(哈哈而笑)

科裡•古德:(笑)我對他們沒那麼深刻的了解。有許多人被安排到火星表面去巡視安全詳細狀況,曾和他們交流過,我並沒有和他們打過交道。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德國人首次登陸的時候,有沒有受到他們的排斥?

科裡•古德:他們之間進行了一些交流。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想去強佔一些岩洞嗎?

科裡•古德:是的,他們曾準備進去佔領一些岩洞,於是發生了一些戰鬥。形勢對他們一點也不好,甚至他們早期的一些基地也被摧毀了,他們失去了整個早期建設的基地。

大衛·威爾科克:人員呢?所有的人員都被殺死了嗎?

科裡•古德:是的,他們別無選擇,他們朝向赤道建了一些基地,結果發現頻繁發生的沙塵暴可以用來發電,發電設備被沙塵暴吹的以非常高的速率旋轉。

大衛·威爾科克:那說得通。

科裡•古德:而且火星地下的礦藏 —— 我記得我以前提到過 —— 首先因為衝擊導致了一些岩石的結晶化…

大衛·威爾科克:對,你說過形成了衝擊石英(Shocked quartz)。

科裡•古德:這就形成了一端是陽極(anode),一端是陰極(cathode),於是在赤道周邊的大地上也就形成了一個電場。

大衛·威爾科克:有道理。同樣的道理,當你在選取的某種金屬上加壓並充電,就可以使它們成為磁鐵,這可能就是火星那半邊發生的情況。

科裡•古德:於是問題來了,當你建造基地的時候就帶有靜電,而在沙塵暴來的時候,常伴有閃電。這種電場的能量對於一個人造的電場來說太過強大了,於是就會摧毀他們早先興建的基地。

火星上的沙塵暴
火星上的沙塵暴

大衛·威爾科克:這就等同CME(coronal mass ejection;日冕大量拋射)嗎?就像是真的電磁脈衝(EMP;Electromagnetic Pulse)什麼的?

科裡•古德:是的,而且經常發生。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也就是說,赤道附近的區域一點也不好?

科裡•古德:那裡不適合建立殖民地。我敢肯定他們已經克服了許多防護的問題而在那裡建立起殖民地了。我知道我們現在已經可以飛過那些沙塵暴而不會有任何電場的問題了。但是回溯到當時,德國人著陸在普利茅斯(Plymouth)岩石上,並開始開拓新領域時,他們發現以當時的科技水準,這根本不是能涉足的地方。在那些沙塵暴中,他們失去了所有的技術。結果他們最終發現,靠近極地20度以內的南北極地區就是最適合居住的區域。同時有許多其他的種族也在那裡建立了基地,所以他們必須尋找一片區域去建立自己的基地。在火星上的每一個人,就像地球人一樣,將火星和戰爭聯想在一起。所有生物的地域性觀念都很強,我想你會稱之為好戰,但是地域觀念確實是他們文化的一部分。就像在魚缸裡養了太多的魚,他們劃分了各自的領地並且守護它,那花費了他們相當大的精力去那樣做。他們一直沒能取得成功,直到他們和美國的“軍事工業複合體”合作,得到了來自美國的各種支持,後來他們才真正的開始擴建,並逐漸成為火星上足以擊退其他種族的一大勢力。就像美國人對當地的土著所做的,擊退並征服了其他各個種族。

大衛·威爾科克:擴張政策,在某個典型的地球年,地球像太陽一側傾斜,我們將會感受到各種特別冷或者特別熱的季節,而這完全取決於你在哪裡和地點的變化。如果你在極地附近建造,那麼在火星的冬天,人類要如何才能存活?基於NASA對火星的研究,我們可以知道火星離太陽更遠些所以更冷些。

科裡•古德:對付寒冷很容易,因為寒冷時你所要對付的冰,要比生活在電磁風暴頻發生的沙漠裡容易得多。另外,那些區域儘管冷但是大氣層卻很宜人,我是說呼吸很舒服,儘管氧氣含量很低,但是南北極還是比赤道地區含量多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說這些德國人當時把基地建在我們所說的及的地區?

科裡•古德:不是在極地,通常是在我們稱作“20平行線”的地區。 圖上標示了火星上南北極地區的“20平行線”

大衛·威爾科克:火星上有可供他們獵殺食用的動物嗎?那裡還有其他的生命嗎?

20平行線
圖上標示了火星上南北極地區的“20平行線”

科裡•古德:是的,那裡有生命。我倒沒有聽說或讀到太多關於他們打獵的事情,隨著處境變得艱難,原始的火星殖民者,必然會嘗試去吃任何他們能在地表上找到的東西。我倒是對關於他們燒烤火星怪物的事情沒什麼印象。

大衛·威爾科克:當他們登陸火星後,都發現了那些不同的生物?它們生活在地表嗎?它們會飛嗎?

科裡•古德:它們大多數都是典型的穴居動物,甚至這些看起來像蝙蝠鳥的奇怪小型動物居然也會打洞。當我們構築這個前哨基地的時候,我們看到了這些小洞,而且一到黃昏,它們就會飛出來。每當他們每次拍動翅膀飛出洞外時,你都能聽到“吱吱叫”的聲音。但是我不知道它們都去哪兒,吃什麼,但它們出去之後又會飛回到它們的洞裡。

大衛·威爾科克:它們看起來是什麼樣子?什麼樣子?

科裡•古德:它們是深色,像是黑色的,它們有著像皮質的粗糙外表,就像是它們身上的盔甲。

大衛·威爾科克:我會想,在這麼惡劣的環境下生存的生物,可能全部都會這樣,有著堅韌的盔甲在身上。

科裡•古德:讓科學家有興趣的是,這種有翅膀的小東西居然能飛在大氣中。科學家們覺得大氣對它們來說密度太小了,不足以對翅膀提供足夠的提升力。

大衛·威爾科克:它們有多小呢?大概是什麼尺寸?

科裡•古德:它們很小,就像一些我們四周看到的小鳥的大小。

大衛·威爾科克:和地球上的蝙蝠有多相似?

科裡•古德:身體結構像蝙蝠,翅膀看起來像它們身上的皮膚,但是頭和喙看起來像鳥。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可以大概的將所有不同的動物進行分類。

科裡•古德:我沒有看到太多,我自己只看到了一些東西,我看到了植物類的生命。

大衛·威爾科克:你確實提到過我們找到了植物。

科裡•古德:但是你知道嗎,我了解到這些早就被德國人分門別類了,它們分類了許多在智慧玻璃平板中出現過的生命體。

大衛·威爾科克:那有像蜘蛛和小螃蟹之類的小生物嗎?

科裡•古德:有蜘蛛,大型蜘蛛。

大衛·威爾科克:有多大?

科裡•古德:非常大。(真的?)是的,有半個人高。

大衛·威爾科克:我的內線雅各說到,烹飪和吃那些“吃起來就像螃蟹”,我不知道為什麼有人會想到吃它們。有沒有蠕蟲這樣的東西在土壤裡蠕動?還是像千足蜈蚣那樣?

科裡•古德:據報導說,一種差不多像但那麼大的蠕蟲是穴居的,會不時的出來曬曬太陽,然後又爬回洞裡。

大衛·威爾科克:另外兩位曾經去過火星的內線人士透漏,那些蟲子其實非常巨大,而且它們其實是吃金屬,並將金屬貼附在自己的身上,所以他們出去的時候,必須帶著魚叉槍來射擊它們。幸好它們移動得很慢,不會對人造成什麼威脅,看起來獵殺它們是一個很枯燥的工作。

科裡•古德:這些看起來還是幼蟲,而大而擁腫的蠕蟲會在地下掘洞。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火星上有沒有一直都在那裡土生土長的生物呢?

科裡•古德:有這樣一個種族,我聽說過但是不曾見過,他們很像人類,居住在山洞裡,總是穿著袍子,很神秘。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裡•古德:是的,而且他們離所有人都很遠,很難被發現。

大衛·威爾科克:我也聽別人說起過火星上的一種土著居民,你知道他們多高或者長什麼樣嗎?

科裡•古德:他們就像我們在電影中看到的那些看起來很像我們,皮膚深紅,並聲稱自己是火星土著的傢伙,我不清楚,這到底是真是假,也沒有辦法知道。但是在智慧玻璃平板上有少量關於他們的訊息,他們非常神秘,而每當太空計畫人員登陸在離他們很近的地方,要建造殖民地的時候,他們就會進行全族的整體性遷移。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

科裡•古德:是的,他們總是與世隔絕。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沒有採取任何攻勢?

科裡•古德:沒有。我們只能說他們非常和平,不像“火星人”,非常和平,他們只想和所有的生命隔離。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那真是令人著迷的訊息,我們會在下期《宇宙揭密》節目中探討更多發生在火星上的事,因為你需要去了解。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謝謝收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