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四集—考察船上的生活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四集—考察船上的生活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四集—考察船上的生活



內容簡介:


乘坐一艘大宇宙飛船進行穿越宇宙的史詩般旅程是多麼的榮幸。
至少,這是科幻小說讓我們了解的情景。宇宙飛船擁有太陽系中最先進的技術,但沒有什麼是可以去改變日常生活的現實。科里.古德討論他參與的20年的密秘太空計劃中的一部分日常生活和工作。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一季第五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版本:

大衛·威爾科克:歡迎收看節目!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今天我們要和一位重量級人物科裏·古德對話。他作為知情人士來到這裏,跟我們講講這個被稱為“秘密太空計劃”的不同尋常的新世界。科裏,這個太空計劃的範圍對於一些人來說可能很難接受。眾所周知,我們在1969年去了月球。一些人會說據說我們去了月球,但看來我們確實在月球上至少做了一些實際事情,但後來我們再也沒去過。他們把旗子插到那裏,他們完成了幾個任務,並說:“我們做到了,我們看到我們需要看到的了”。所以我想,如果真的談到人類要在地球之外定居,大部分人甚至無法想象,他們會說:“那不大可能”。我們需要真正麵對的範圍是什麼?當真相大白時,我們要了解什麼?。
科裏·古德:這會令人難以應對,要了解有一個龐大的基礎結構貫穿整個太陽係,包括在小行星帶的采礦作業、在衛星和行星上采購原材料、生產技術的工業園區、以及在那些工業園區工作並支持這個貫穿太陽係的大型工業機器的人類殖民地。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無法在氣體行星上建基地對吧?它會變得太熱而且氣壓會太高?
科裏·古德:是的,氣壓太高。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我們要尋找這些殖民地,我們要去哪裏找?
科裏·古德:“殖民地”實際上就是我們所說的家庭和人們生活的地方。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裏·古德:那裏會有各種不同類型的設施,有的設施是在他們已經開采過的小行星挖空的內部,有的設施遍布火星表麵之下,還有的在各種氣體巨型衛星下麵,甚至我們自己的衛星裏麵。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否可以試著估計一下,在太陽係已經建了多少不同的設施,或者不同的地方嗎?
科裏·古德:在我們的太陽係小到火星上隻配置十八到四十人的安全哨所,大到在太陽係的不同拉格朗日點上漂浮在周圍的大型設施。

大衛·威爾科克:你能告訴我們什麼是拉格朗日點(Lagrange point)嗎?
科裏·古德:它們是行星或天體之間的區域,在那裏有不間斷的引力,或者從周圍拉向那裏的相等引力,可以形成一個對地同步的靜止點。我的意思是,我真的沒有一個確定的數,太陽係有數百個設施。

大衛·威爾科克:一些較大的設施,能容納多少工作人員呢?
科裏·古德:當我們談到一些較大的殖民地時,它通常能容納高達一百萬人。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裏·古德:真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認為會有多少個能容納一百萬人那麼大的地方?
科裏·古德:我認為能容納那麼多人的大型設施不多,但能容納幾十萬人的有很多。

大衛·威爾科克:距離太陽越遠的地方就越冷,越難以生存嗎?
科裏·古德:那些地方高科技就該發揮作用了。

大衛·威爾科克:明白了。
科裏·古德:我們可以在任何地方製造舒適的生活條件。
甚至利用地球上的舒曼共振,地球阻止了一定的振動來確保植物和人類的健康。將舒曼共振頻率通過管道輸送到太空船以及設施和殖民地以幫助確保人們的健康,氣壓和引力也能被控製。

大衛·威爾科克:我剛要問引力,顯然地球有一定質量和重力加速度,十米每秒的二次方與地球的質量成比例。因此NASA相信在月球上人會到處彈跳,那麼月球重力變小,他們是怎樣抵消這種影響的?
科裏·古德:他們有重力護板,就像在飛船上的那樣。地板上有咬合互鎖的護板,護板上有電,這樣創造了一個電磁引力場,創造了人造重力。

大衛·威爾科克:護板有多大?它們有變化嗎?
科裏·古德:是的。護板大小不一,根據走廊的尺寸而定。但這些板大約有這麼厚,它們互鎖在一起,就像孩子們的積木玩具那樣,互鎖或齧合在一起。

大衛·威爾科克:那你能給我們多講講主要分類會是什麼?你說過一種類型是建造設施,是供人們居住的地方,它們是很實用的嗎?就像很多房間,裏麵是好幾個睡覺的鋪位嗎?或者是帶有瀑布的漂亮大庭?他們有像大禮堂那樣的大型常規會議地點嗎?
科裏·古德:當我在研究飛船上時,我們一般不能去參觀其它地方。這些曾歸ICC(星際公司集團)所有,它們是企業自有殖民地。如果他們找不到自己人來維修機器的關鍵部件或解決技術上的問題,在我們飛船上有一位具有那些專業知識的專家。在某些特殊情況下我們被允許去到殖民地,但被嚴格規定在設施或殖民地的地方,不許與任何人說話或互動。
我們受武裝警衛監控,沒有給我們導遊,也不提供飯,我們被直接護送到需要做維護的地方,工作結束後直接護送回我們的飛船離開

大衛·威爾科克:在你做這項工作期間,當你想回地球時,你能回來嗎?
科裏·古德:不能。在我20年協議期間,完全跟地球切斷了。切斷了地球新聞,和與地球有關的一切。我們沒辦法看任何新聞,任何電視,不知道地球上正發生的任何事。

大衛·威爾科克:允許你帶上書或雜誌閱讀嗎?
科裏·古德:不允許,甚至連你家人照片之類的東西也不能帶。你所有的就是在你報到時候給你的東西。

大衛·威爾科克:你之前談過智能玻璃平板。在這個研究飛船上時你接觸過那些嗎?
科裏·古德:是的,在值班時接觸過。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他們知道你做的事嗎?比如那裏有監控記錄記錄你們的行動嗎?
科裏·古德:當然有。在研究飛船上與我聽說的在軍事飛船上的情形相比要悠閑得多。他們總是稱呼科學家“書呆子”,他們非常好。我把很多時間都花在看那些智能玻璃平板上了。對我來說有很多停工期。大家都接受冗餘的培訓,不隻有一份工作。我被培訓進行通信工作,還有其他一些東西。很多時候在完成一些其他工作之後,我會待在其中一間實驗室,我會花幾個小時盯著玻璃平板。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稍微聊一聊娛樂。他們更傾向於出去閑逛互相交談嗎?還是他們更傾向於拿著玻璃平板獨自瞎忙一氣,隻是為了閱讀更有趣的東西?
科裏·古德:當你值班時,你隻能接觸到玻璃平板。

大衛·威爾科克:當你值班時?
科裏·古德:沒錯。當你停工時或者當你在廚房時,你會和其他人溝通,聽聽發生的小道消息。


大衛·威爾科克:你有沒有幾個親密朋友?
科裏·古德:我主要和幾個書呆子或是說科學家關係近,因為我很多時間都和他們在一起。我被分配到一個臥鋪區,那裏通常分配十八到二十四個人。我有機會認識一些人,但人們經常被輪換。

大衛·威爾科克:有很多換班?你會和這些人談論什麼樣的話題?
這對我們大部分看節目的人來說,很難想象生活在這個世界裏會是什麼樣。這會變得普通平常嗎?過一段時間會變得無聊嗎?
科裏·古德:是的,非常無聊。你會談論工作,有時你會談論地球上可能發生的事。在我們被分配來學一些東西時會猜測其他人正在學什麼,隻是一般的那種閑聊。

大衛·威爾科克:當你在這個研究飛船上時,你多久會去查看各種設施一次?你說你在那裏待了六年。
科裏·古德:是的,就像我說的那種機會很罕見。我們有三次去了真實的殖民地,我們去了工業園區幾次,去做維修工作。

大衛·威爾科克:那更像一個工廠類的設施嗎?
科裏·古德:就像一個工廠一樣。還有一次,我們去了位於小行星帶的一個采礦作業現場。

大衛·威爾科克:那看上去是什麼樣?
科裏·古德:那裏真的隻是三人作業,在一個小行星內部。他們主要在操作機器人和遙控設備。

大衛·威爾科克:隻需要三個人操作嗎?
科裏·古德:三個人輪換操作。

大衛·威爾科克:那個實際建築結構本身有多大? 那個地方建造的有多大?
科裏·古德:這是一個極大的小行星。隨著他們對它的開采,它變得越來越大。



大衛·威爾科克:它怎麼會增大?我不明白。
科裏·古德:內部空間。

大衛·威爾科克:哦,空洞的大小。
科裏·古德:空洞內部空間的大小,隨著開采變得越來越大。你能夠看到從開始在這個巨大的小行星上開挖,他們獲得越來越大的進展。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你隻參觀了三個殖民地以及幾個其他工業設施,但你在那裏待了六年,那聽上去並不完整,不像你主要做的事。
科裏·古德:不,那不是超級令人興奮。我們很多是在研究,我們研究了很多…可能應該稱作“外部極端微生物(exo-extremophiles)”
我想基於我所見到的研究,現代生物和科學將會重新定義什麼是生命。
有原生質生命,有其他類型的充滿活力的生命,基本上就像巨型變形蟲,正在以木星的電磁場為食物來源。他們試圖獲取一些樣本,但是它們太大了,他們獲取了小的樣本,但它們基本上會死掉或腐爛什麼的。他們不能…

大衛·威爾科克:關於它們,太空計劃研究是怎樣確定它們是活的?
科裏·古德:它們不僅是活的,它們表現出了有知覺的跡象。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裏·古德:真的。它們有自我意識。 它們保留了生命的特性。他們對它做了很多實驗來測試它,我覺得那些方法不是很道德……

大衛·威爾科克:我認為對於生命體,典型的傳統觀點是它必須吃,必須排泄,它必須有運動,它必須有呼吸…
科裏·古德:必須有神經…

大衛·威爾科克:沒錯。要有細胞,要有生物材料。
科裏·古德:是的,它是碳基生命。

大衛·威爾科克:那這個生命沒有一個細胞結構,它不像靠細胞互聯的原生質。
科裏·古德:是的,但從它們繁殖的方式上看它們表現得就像單細胞生物。

大衛·威爾科克:它們居然繁殖?
科裏·古德:是的,那是有絲分裂還是什麼,它們會分裂。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
科裏·古德:而且在木星的一顆衛星下麵,也有一些海洋生命,在冰層之下。


大衛·威爾科克:就像木衛二一樣?


科裏·古德:是的。有點像鯨魚或海豚。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裏·古德:真的。所以那裏在進行大量的科學研究。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太陽係裏的生物會有多常見?在哪裏能找到它?
科裏·古德:幾乎到處都是…如果你包括微觀世界,幾乎到處都有生物,你甚至可以發現冰幹的生物正在太空自由漂浮,凍幹的。

大衛·威爾科克:沒錯。如果我們不包括微生物,你真的會發現在這些衛星上有小生命嗎?比如木星周圍,或木星的衛星?我知道你剛才說到木衛二,那是一個由水構成的衛星,不過幹燥的衛星上呢?在幹燥衛星的表麵內也有生活嗎?
科裏·古德:火星上有一些生命,有一些小個的動物生命,主要是穴居打洞的動物。還有植物,那種很像生長在沙漠裏的植物,你會怎麼稱呼?非常堅強還是…有一種灌木,它是紫紅相間,上麵長著大刺。它是一種低矮灌木,而且它有尖尖的葉子,就像頂端上的刺,那是紫色和紅色條紋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會怎麼出去看那些灌木,得穿某種套服嗎?
科裏·古德:是的,輕質的套服,不是高壓套服。

大衛·威爾科克:有玻璃頭盔之類的東西嗎?
科裏·古德:是的,有一個人工呼吸裝置。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先回來討論一下飛船,在飛船上你和多少人同睡?
科裏·古德:時多時少。總之最多有二十四個人會待在那個地方。那個地方通過有十八到二十四人,會有變化。

大衛·威爾科克:你們都被容納在…你們不得不像軍隊裏一樣一起睡在一間房間裏嗎?
科裏·古德:是的。我們有嵌入牆壁的鋪位,我們會坐在鋪位上。你會坐在你的鋪位上,關上你的隔板,你有一點文件櫃區域可以放自己的東西。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會像在地球上那樣使你們保持二十四小時周期嗎?是同樣的時間計量法嗎?
科裏·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會以某種照明方式暗示你的身體你處在周期中嗎?
科裏·古德:他們努力保持晝夜周期運行,通過管道將舒曼共振輸送進來,出於健康原因盡量保持與地球一樣。

大衛·威爾科克:一些人會上夜班嗎?
科裏·古德:哦,有的。時常有人值班。

大衛·威爾科克:你們怎麼獲取水?顯然地球上的水有一個循環係統,借助雲和雨水形成。現在地球上的水很匱乏,比如加州的旱災。你們在太空中怎麼獲取水?
科裏·古德:太陽係中並不缺水。當你登上一艘那樣的飛船…我們這麼說吧,一切都被循環利用。

大衛·威爾科克:整個飛船都被設計成循環利用一切東西?
科裏·古德:它是一個非常封閉的係統,獨立自給的封閉係統。是的,一切都加以循環利用。

大衛·威爾科克:你最後會不會被迫變成素食主義者… 或者喜歡吃肉的人仍有機會吃到肉類,還是一種像什麼的肉…?你們都吃什麼?
科裏·古德:它們的質量已經改變。但那裏有複製器,生產一定範圍的飯食,他們也有水培區域,他們在那裏種一些新鮮食物。

大衛·威爾科克:你可以在複製器上按下“奶酪漢堡”按鈕就能得到一個奶酪漢堡嗎?科裏·古德:不,不太一樣。你可以按一個按鈕,然後得到比如一份燉肉或者此類的食物。

大衛·威爾科克:你最喜歡複製器做的什麼東西?你可以給我們一個清單嗎?
科裏·古德:我常常會選燉肉和土豆泥。

大衛·威爾科克:它是一份很美味的燉肉嗎?它吃起來就像真的燉肉嗎?
科裏·古德:吃起來很好吃,真的。

大衛·威爾科克:出來溫度正好嗎?還是你得加熱一下?
科裏·古德:不,出來的溫度很高。

大衛·威爾科克:你能透過玻璃看到裏麵正在加工的食物嗎?還是黑的,然後…?
科裏·古德:它其實看上去就像微波爐,它的大小。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裏·古德:把盤子放到專門放盤子的地方關上門,按照自己的需求按下按鈕後,它會發出些噪聲然後菜就出現了。你打開後拉出來,就會看到熱騰騰的食物。

大衛·威爾科克:是什麼樣的噪聲?
科裏·古德:有點像微波爐的聲音。當他們在複製什麼東西時,他們會說在“打印”什麼東西。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
科裏·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那個設備叫什麼名字?你給它起名了嗎?
科裏·古德:打印機。

大衛·威爾科克:打印機?真的嗎?
科裏·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怎麼知道你會得到什麼菜?上麵有那種數字顯示,你可以從菜單上下滾動來選擇嗎?
科裏·古德:對,不是那種…如果你看過微波爐的話,你會看到上麵有一些按鈕,你可以按鍵…

大衛·威爾科克:上麵有燉肉鍵嗎?
科裏·古德:對。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裏·古德:每一份餐都有一個按鍵。

大衛·威爾科克:那飲料呢?能點檸檬汁或者果汁嗎?
科裏·古德:能,但是你沒辦法在複製機那邊點,有飲料機的。

大衛·威爾科克:種植蔬菜的話,用不上複製機吧?你不能直接打印沙拉嗎?

科裏·古德:有一些蔬菜譬如土豆等等就可以,但是很多綠色蔬菜是種植出來的。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如果你想點份沙拉,打印機旁邊有沙拉機嗎?
有沒有存放蔬菜的冰箱?

科裏·古德:這種東西的話得去廚房,很多東西是在那邊準備好的。
有時設備會出現故障,你得使用蛋白粉,還會分配食物什麼的。他們會在廚房為人們準備食物,都是液體食物。

大衛·威爾科克:你在這艘船上工作時都穿什麼?

科裏·古德:連身褲。

大衛·威爾科克:一體的嗎?

科裏·古德:對啊。

大衛·威爾科克:什麼顏色的?

科裏·古德:不同的工種有不同的顏色,有時是藍的,有時是白的,看你做什麼工作了。

大衛·威爾科克:白色代表什麼工種?

科裏·古德:白色不是特別分配給某種工作。當我在實驗室與科學家一起工作時,我會穿白色。如果我在通訊部工作時,我不會穿實驗室的白色,那是實驗室穿的。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你從艦頭慢慢走到艦尾的話,如果你要走一圈需要多久?

科裏·古德:你沒辦法直行的,裏麵跟迷宮一樣。如果在一層走一圈的話,可能要花半個小時到四十五分鍾左右。

大衛·威爾科克:當你進去的時候,裏麵的艙壁是什麼格調的?從裏麵看,艙壁的主色調是什麼?

科裏·古德:大部分就隻是金屬。據說造第一批飛船的人曾經是造潛艇的,所以裏麵的設計很多和潛艇很像。為了應付零重力的狀況發生,牆上都安裝了把手,這樣你就可以扶牆走了。

大衛·威爾科克:裏麵的天花板大概多高?
科裏·古德:大概八英尺吧。

大衛·威爾科克:有多層甲板嗎? 你可以從一層到另一層?
科裏·古德:是的,有多層甲板。

大衛·威爾科克:你還記得有幾層甲板嗎?
科裏·古德:我大部分活動的區域是第四層甲板,但我相信至少有九層甲板。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有把甲板分類嗎?譬如為每層甲板命名。
科裏·古德:是的,每個區域都有自己的名稱。最前麵是層數,然後破折號,最後是區號,比如1-階A,1-階B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區域有色碼嗎?譬如牆壁有特定的樣子,讓你知道這是某個地方。

科裏·古德:他們常用的是線,在地板上畫有顏色的線引導你。基本上通過印在地上的數字你會知道往哪裏走。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過星際同盟試圖把這些技術交給人類,一旦我們大揭露之後。

科裏·古德:沒錯,計劃就是這樣。一旦公布徹底完成之後,會有全麵揭露,當我們經曆了全麵揭露信息的過程,並且通過所需要的考驗和心理準備之後,所有的技術都會被帶給全人類,這會徹底改變我們身為債奴的生活方式。我們每天工作八九個小時就為了付房租,看個幾個小時電視就睡覺,並且日複一日年複一年過著這種生活。我們會擁有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


大衛·威爾科克:誰決定讓哪些人上太空?對於誰去太空有沒有什麼限製?

科裏·古德:這方麵我完全不了解。我知道應該會有那種《星際迷航》中的文明程度。我知道最終一定會有很多太陽係的旅行,會為人們提供很多新的工作類型。

大衛·威爾科克:你覺得當這個端口打開之後,有足夠的飛船可以迅速接人們上去嗎?

科裏·古德:我相信是有的。我相信足夠的飛船已經造出來了,那些飛船都是非軍事用途的。

大衛·威爾科克:真是太神奇了。再次感謝你的到來,也多謝觀賞。
當你問到這麼有針對性的細節,如果是假話的話,就很容易拆穿了
他們會猶豫,也會出現一些肢體動作。我跟你聊這方麵的話題已經很久,每一次我問過問題後,都會學到新的知識。我相信在你身上發生的事是千真萬確的,有大量的證據可以證明這一點,基於你所說的前因後果。
我認為你能出麵是一種英雄行為,我非常感激你為我們人類的貢獻!

科裏·古德:多謝!

大衛·威爾科克:謝謝!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