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三季第七集:地心之旅:史料大堂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三季第七集:地心之旅:史料大堂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三季第七集:地心之旅:史料大堂



內容簡介:

深入到圖書館,科里.古德在大廳的記錄。

這是關於這個房間的內容,以及更多關於發生在這裡的活動。

他所學的東西會在整個秘密太空聯盟中發出漣漪,可能會導致你們想去詢問來自據稱與外星人和揚升大師透過心靈感應取得資訊接收連結的問題。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三季第八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紀錄:


大衛•威爾科克:歡迎再度收看《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而我身邊的是科里•古德。本次要揭露的算是重大事件。我們之前提過有一些相信飛碟的人把撒迦利亞•西琴看作就像是耶穌的先知或是啟示者,只不過他是安奴納奇的先知或是啟示者,說這些外星人其實是來地球挖金礦,也許是最初的工人阿達姆, 而《吉爾伽美什史詩》 事實上是創世紀諾亞方舟故事的縮短版。現在大家認為這是事實。你之前說你查過西琴描述過的一些事情,對你而言意義重大,你也親自驗證了。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發生過什麼事件?

科里•古德:經過三周多(調查)。

大衛•威爾科克:發生了什麼事情?

科里•古德:根本對不上,而且跟學者在互聯網上所描述的完全一樣,根本沒有說到挖金礦的事。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

科里•古德:而且那裡根本不存在。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西琴提到過…我們乾脆就開門見山。他推測有個超級地球,在蘇美人的石版上稱做提亞瑪(Tiamat)的星球遭受毀滅而變成小行星帶。而你也說過這位女祭司和聯盟裡其他人也告訴過你,在我們的太陽系裡某個被毀滅的行星上存在過某個人類文明。

科里•古德:或是變得無法居住。

大衛•威爾科克:你在前一集裡面也提到女祭司說過用蘇美契形文字記錄的實際資料,如果經過適當翻譯的話其實相當準確。

科里•古德:直接從文字上看,而不是經過自己揣測後的解釋。

大衛•威爾科克:提亞瑪(Tiamat),是那個被摧毀倖存者來到這裡的行星?算是部分正確?

科里•古德:是的,根據他們所說曾經有過一個行星,從前有個超級地球存在於行星帶的區域內。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里•古德:讓我回到我跟她的交談的場景。

大衛•威爾科克:當然可以。

科里•古德:她提到…她深入到數百萬年前的文獻記載…

大衛•威爾科克:以百萬年為單位。

科里•古德:是的。有個古老的種族叫做守護者,很久前就離開了我們的頻率。根據她所說,他們也就是秘密太空專案裡所說的古代建築者的人種。她說守護者…她說的方式很難念,但她說守護者非常強大和先進,保護著這區域的星系跟星團。沒有任何其他的外星人或是其他族群敢侵犯他們的領土空間,即使他們已經離開了這個頻率,他們設置了各種能量遮罩保護他們的區域。不經意地,這些在我們太陽系其他行星的族群,源自於我們的太陽系而不是從外面來的。

他們在這些行星成長發展。他們非常具有攻擊性,科技也非常先進。後來他們的武器,或者他們做了非常大的災難性破環,造成行星大規模的毀滅,同時也毀掉了這個大型的保護遮罩。摧毀的同時一道光束穿過宇宙,也就是那個時候所有這些外星族群開始沖進他們的領域。

大衛•威爾科克:你之前從智慧平板上預估天龍族到達的時期,你好像說大約在375000年前,他們告訴你的?

科里•古德:大約在34到37萬年。

大衛•威爾科克:37萬年,這符合《一的法則》裡描述超級地球毀滅的時間。

科里•古德:沒錯,同時大約在50萬年前,天龍族之前還有其他族群來過,天龍族不是第一個。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里•古德:這些開始進入的族群,她的種族叫做基因種植族群,他們過來將其他行星內的生還者作為難民移入地球,才開始在我們地球與太陽系裡引發了大規模的問題。那時候開始所有這些大型的有關遺傳、非遺傳的大實驗,還包括精神靈性,各種不同的實驗。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保護遮罩消失後,大規模的移民就發生了。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大家開始進行各種遺傳培植,把人類移過來進行實驗。一些超級聯盟裡的外星人也是那時候過來的?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進行的這個“大實驗”就是這個時候開始的?

科里•古德:是的,這些人是這麼說的。

大衛•威爾科克:這連結起了很多關鍵點,非常有趣。

科里•古德:也連結了智慧平板裡很多關鍵點,但這些是從那些承認欺騙地表人類,宣稱他們是外星人或是神明的那群人口裡說的。所以我一直保持批判性觀點,但這些都是吻合印證的,所有關鍵事件都連在一起,讓我非常驚訝。她接著說守護者回來後一切都改變了.



大衛•威爾科克:什麼意思?

科里•古德:他們把球體存有聯盟稱做守護者,他們把球體存有聯盟當作守護者。

大衛•威爾科克:這也很大。

科里•古德:她想要知道為什麼他們試圖跟守護者心靈溝通,但守護者卻沒有回應。她的族人想要知道原因,為何他們跟守護者之間還需要個聽眾(聯絡人)。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的族人?我不太懂你所說的。

科里•古德:地底的族人要個聯絡人作為與守護者的聯繫。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想知道為何被拒絕了。

科里•古德:或是沒獲得認可,根本不知道他們存在。

大衛•威爾科克:這一定很不好受。

科里•古德:這同樣的事在不同的外星族群、秘密太空專案和秘密地球政府也發生過。

大衛•威爾科克:然後來了個《哈利•波特》中所謂的“泥巴種”,他們只能通過他進行溝通。

科里•古德:是的。我告訴她他們已經說明,這裡的很多外星族群算是好人,但仍舊有點自私,因為他們有自己的議程。這話她聽了不舒服,她說“那麼守護者就不會變得自私?”我問她什麼意思?她說,他們來這裡也是有目的的,也是有自己的議程的。

大衛•威爾科克:在《一的法則》裡,他們直接進入不同的理則,就像是你進入了互聯網,他們跟隨它的意志。

科里•古德:我無法回答她的問題,我問說“哪方面?”她說那些高度頻率正在被…他們與我們這些低頻率的人還殘留著連接,導致他們無法進化回源頭。我們就像是個降落傘在拖他們後腿,他們得回來幫助我們前進才能讓自己繼續前進,所以他們也是有目的的。

大衛•威爾科克:《一的法則》裡說他們無法從第六密度進化到第七密度,他們通靈說,只有地球上每個人都進入到第四密度才行,因為他們犯下錯誤建造了大金字塔,以為可以用作揚升的工具,後來這個東西與精英指定的宗教結合,變成了大多數人口中的光明會。

科里•古德:我當時不知道如何回答她。

大衛•威爾科克:兄弟,下次帶我去,如果他們同意,我很樂意解釋。

科里•古德:我們還談了一些其他的事,我並不太瞭解。我們討論過因果迴圈,她的族群無法全然接受因果論,我覺得這有點矛盾。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不認為事實如此?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

科里•古德:我們深度討論這個議題。你怎麼會不瞭解因果?你現在的人生就已經呈現出某種因果。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人在《一的法則》裡比較像是第四密度而不是第三密度的人。

科里•古德:他們說是第四密度。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在《一的法則》裡第三密度受到的因果與痛苦比第四密度高出一百倍。在第四密度看見因果的時間會比較長,不像我們的現實,就像約翰•列儂說的馬上就有現世報應。他們可能沒有這樣的經驗,這非常有趣。

科里•古德:嗯。我們差不多就談到這裡,準備要起身離開,她說她要讓我看看這圖書館的下兩層。接著我們往下走。下一層空間非常廣大,都是蛋形的椅子,很多椅子上都坐著人。有的人靠在椅子上,有的人圍著坐成一圈。

大衛•威爾科克:全部大概好幾百人?

科里•古德:非常多。

大衛•威爾科克:好幾百個。

科里•古德:是的,人非常多。

大衛•威爾科克:很吵嗎?有人在說話?

科里•古德:沒有,非常安靜。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

科里•古德:我們從這間這邊走到下一間的中間。

大衛•威爾科克:空間是開放的,還是密閉空間?

科里•古德:開放的。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一個大空間,每個人都坐在這些…

科里•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里•古德:她告訴我:我們正在心靈感應,正在精神交流,但我們並未用言語交流。她告訴我所有坐著的這些人都在用心靈探索,等著接收地表人類的聯繫,或是接觸人類,或是主動與地表人類進行溝通。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說通靈?

科里•古德:沒錯。以心靈相通的模式。還有另一個地區有人坐著,他們正在分享他們從圖書館或是記錄大廳看到的資訊,進行心靈會議,觀看所有資料並加以討論,而每個人都是靠在椅子上。

大衛•威爾科克:有些內容我們匆匆帶過,但讀過你第一部分報告的人都還記得當岡薩雷斯向這些地底聯盟做了簡短的發言後,他們都過來抨擊他,你曾說他們說是他們故意傳遞錯誤消息給地表的人,因為你們得知這些資訊,當守護者出現後,他們被迫把它給你們。

科里•古德:是的,他們有很多與他們聯繫的人開始問他們,問他們是否上來…採取一些步驟告訴那些人,他們非常特別。其他人聯絡的只是騙子。他們不高興我們曝光了他們。他們覺得他們進行的項目基本上是説明人類靈魂克服某些程式,而對他們而言也是在策略上所必須進行的手段。

大衛•威爾科克:就像是保安機制,就像是陰謀集團故意散佈假消息試圖隱瞞他們的秘密。在互聯網上追蹤你近況的人都知道我跟你每週末都在交換電郵。我們不會公開那些名字,但有個每週的通靈者不斷出現,試圖協助你告訴我節目裡面說明的事情。然後他們瘋狂修改、重新組織一切,企圖把它融入到他們的故事裡。好像每週都有人這麼做。他們告訴你這人或是至少有一些人被他們影響而杜撰這些故事?試圖用假消息蒙蔽真相?

科里•古德:嗯,我並不是說所有的通靈都是壞的,但是大多數都是受到干擾,人們覺得他們非常特別,在精神力量與能力上過度自信,能夠跟地底人類聯繫。

大衛•威爾科克:也是…

科里•古德:這些地底人類,如果單純表明身份跟人類溝通,絕對能提供很多精神上的資訊。只是他們不想放棄繼續呆在地表之下,也不願我們下去找他們。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族群傳達給人類什麼樣的消息?如果他們跟地表的人交談,並不真的會告訴他們真相。

科里•古德:他們以揚升大師或是不同星系的外星人身份,有時候是人類宗教神靈的身份來傳遞這些正面的訊息。他們並不會傳達要傷害他們的負面消息,他們來説明人們克服他們所看見的負面遺傳或是環境設定,讓我們變得更好開始改變社會,通過遠端影響。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有能力創造產生全息影像,投射他們樣貌或是選擇投射出的樣子?

科里•古德:他們能在你心裡產生這種影像。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因為你看過這些書籍,有人宣稱看見了揚升大師,他們描述是親身接觸或是看見幻化的影像,他們的確擁有這樣的科技。是的。很多時候只是分享,讓這些人有這種經驗。人們促進了與他們溝通的星系系統,促進了與他們溝通的宗教圖示,這是一種雙向的溝通。他們所交談的地表對象同時也促進了這些分享的幻象。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人覺得他們給人類播種了更多的靈性觀點。

科里•古德:以遠端的方式,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而且以長遠的最終目的而言,好處大於壞處,降低我們的侵略性,讓這行星更活化。

科里•古德:是的。保護運作安全,保護他們的文化,不讓我們追蹤他們。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里•古德:現在,所以基本上這一層大概就是這樣,剩下的就是最後一層記錄大廳,這跟一些很重要的事件有關。

大衛•威爾科克:太好了,我們馬上進入正題。

科里•古德:當我們到了最底層,我們進不去,非常亮。

大衛•威爾科克:什麼意思,你進不去?有遮罩嗎?

科里•古德:我們進不去。就像是個圓頂,一直到底部,不是平的。完整的圓頂構造,但都是透明的像是窗戶,但沒有玻璃,但有個力場隔著。

大衛•威爾科克:那地板在你所處的位置下面?

科里•古德:不是的。我們從最底層走上圓頂構造區,但我們進不去,因為裡面非常炎熱,很像個潔淨室,管控非常嚴密,人們不能自由進出。房間裡面有一個水晶,就像是水晶洞穴裡的水晶。

大衛•威爾科克:像你11歲時交談的那個水晶。 寇里孩子時參觀的水晶洞穴的藝術描繪

科里•古德:是的。他們讓它處於成長狀態。

大衛•威爾科克:成長?

科里•古德:是的。水晶裡面的資訊在上一層的人們也能用精神感應交流。

大衛•威爾科克:那是什麼嗎?她有沒有說他們從裡面獲取了什麼?她跟你說過水晶裡有什麼資料沒?

科里•古德:沒有。她讓我看,告訴我它在大廳裡處於成長階段,他們從裡面獲取資料,我才知道為何我的經驗對他們而言這麼重要,這個經驗將會分享給這裡所有的人。

大衛•威爾科克:非常有趣的是猛禽龍…像是龍看護著聖女與寶藏故事的原型。 猛禽龍,這種非常兇悍如鳥的爬蟲類,像是龍的樣子,而寶藏就像這個水晶,你剛好看見了寶藏,這就是他們想要的。你說過這是我們這些混血種唯一對她們有貢獻之處是你與這些因猛禽龍守護而她們無法接觸的水晶有過交談接觸。

科里•古德:岡薩雷斯告訴我這不是真的,他們需要我們,否則他們不會找我們來。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他們無法親自跟守護者交談,顯然他們需要幫忙。

科里•古德:之後,很快就結束了。她說其他人從別的地方要回來,我們得回去再做一次潔淨儀式。這次反而更尷尬了

大衛•威爾科克:更尷尬?

科里•古德:更尷尬,這次有人站在水裡幫你潔淨。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

科里•古德:是的。你站到水裡去後,他們淨化你。

大衛•威爾科克:就像經過機場安檢。

科里•古德:是的,所以我…

大衛•威爾科克:只是沒穿衣服。

科里•古德:是的。我脫下袍子,站上去,被淨化,然後下來,擦乾,穿上我的衣服。

大衛•威爾科克:這完全是一種正式的儀式?好的,我知道了。

科里•古德:我穿上衣服走回到女祭司那裡。 女祭司kaaree的藝術描繪 她陪我走到距離房間中心大概二、三十英尺的地方,我們道別後,我走到中間,一陣閃光,我回到了客廳。當時有種時間膨脹的效果,發生在那個時候。

大衛•威爾科克:你離開然後回來 ,像是兩個身影再度重疊。

科里•古德:而且我離開了非常久。

大衛•威爾科克:你覺得這會對未來有什麼影響?打從這次會議以後,你跟女祭司或是這些地底人還有任何接觸嗎?

科里•古德:我花了很多時間來處理我獲得的資訊。很多事情我上互聯網查詢,試圖查證,尤其是這些古老蘇美爾、撒迦利亞•西琴的信息。互聯網上能佐證的資料非常少,但我盡力去查證。接下來,我就…坐在那裡非常驚訝,不斷的思考,這一切改變了我,算是個改變人生的經驗。

大衛•威爾科克:你曾經私下或是節目上說過,打從這件事後你的直覺能力敏銳了許多。

科里•古德:是的,我周遭的朋友,我能感受到他們的情緒,他們的想法以及他們的感受,這些變得非常強烈。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跟女祭司“心靈交流”後我的能力變強了,是否時間久了慢慢就會消退,或是還有新的變化。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很了不起。

科里•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還有許多要說。事實上我有簡略地看過我跟他談論的事情,在《揭露宇宙》中還有很多精彩的內容。我是主持人

大衛•威爾科克,感謝您的收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