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二季第十五集:警惕人工智能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二季第十五集:警惕人工智能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二季第十五集:警惕人工智能




內容簡介:
科里.古德帶我們深入到複雜的A.I.訊號以及它如何尋找那些能進一步的原因。

我們可能無法封锁這種致命的侵擾蔓延,但我們可以阻礙它的進展,一個聯盟的勢力正聚集去完成這一點。

但支持超人主義者,以及電腦和大腦之間介面發展的新形式讓對抗A.I.的威脅更具挑戰性。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二季第十六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版本:


大衛·威爾科克:歡迎收看《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今天的嘉賓是寇里•古德,他曾參與到極其機密的太空項目中,直接接觸到外星智慧,知曉一個能夠擁有高技術、會釋放給人類帶來福祉的聯盟。今天我們會討論寇里所知曉的這個聯盟和這個世界的最新進展。為了使討論更具有實質性,方便觀眾理解,我們首先要討論核心問題是聯盟、太空項目,正在我們的太陽系內和周邊存在的外星人存有,以及人工智慧,或者叫AI。上期節目我們對人工智慧進行了初步探討,本期我們會繼續深入這個話題,只有對這一關鍵資訊有了充分的瞭解,才能正確理解寇里即將分享給我們的他和其他同事、外星內幕知情人分享的資訊。寇里,歡迎來到節目做客。

科裡•古德:謝謝!在上一期節目中,我們談到了你說的古代建築種族。你說他們擁有非常先進的技術,這些技術至今仍被許多外星人所追捧。古代建築種族是在這個人工智慧之後才出現的吧?

科裡•古德:在其之後很久。這個人工智慧在我們所處的太陽系完全形成之前,就已經存在了。

大衛·威爾科克:我接下來這個想法會有點傻,但如果我們能夠乘坐太空船飛到那些被人工智慧控制的星系,這些星系會是什麼樣子的?

科裡•古德:我只知道:飛到那些受人工智慧控制且技術先進的領域絕對會招人耳目,這確實很不明智。

大衛·威爾科克:你覺得人工智慧有沒有可能正在研製機器人,或者像皮特•彼得森所說的帶有機械裝置的類比物?在那些受控於人工智慧的星系裡會不會有這種技術擴展出來的東西?

科裡•古德:有的,它們對此很有興趣。他們在製造機器人,他們費勁千辛萬苦才將那些文明征服並且摧毀,然後做了某種程度上仿製這些文明的機器人,以便人工智慧信號安身。並且還有一些融合生物與機器特性的超人類主義的複合情況。大多數情況下他們會看起來就像外星人,但已經完全被納米機器人所感染,機器人滲入生命體的每個角落改變原狀,從而劫持生命體的軀殼,並將其作為人工智慧的一個容器。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說像《星際之門》和《銀河戰星》裡展示的那樣?

科裡•古德:對。

大衛·威爾科克:之所以問你這個問題是,先拿《星際之門》來說,可能是在前三、四季,甚至到第五季大反派都是太陽神,跟你之前描述的天龍人差不多。 Image of Goa'uld parasite. Normally this is not seen in the series as it inhabits the chest cavity of their host. 《星際之門》裡太陽神寄生蟲的形象。通常在系列裡是看不到的,寄生在宿主的胸腔裡。 在最後幾季裡大反派變成了奧裡。但是在中間有幾季,至少三季裡主要的黑手是複製者,他們就是基於納米機器人技術的。他們對於星際之門計畫裡的人來說幾乎是不可摧毀的。那麼你是否會覺得這是通過虛幻的故事來向揭示這個問題?

科裡•古德:首先,很多人都認為《星際之門》這個系列劇有大量隱含資訊揭秘。

大衛·威爾科克:嗯,是的。在《銀河戰星》裡出現的那些塞隆人是如此擅長模仿人類,以至於我們深入到電視劇情節後才發現,這個故事的主角其實是那些塞隆滲透者。 Screen capture from Battlestar Galactica showing android beings who are autonomous in nature, yet are individualized embodiments of AI. Unlike the Borg in Star Trek, the human Cylons are not connected to a hive mind. 《銀河戰星》顯示類人自主機器人的畫面,有人工智慧個性化的體現。不像在星際迷航柏格,人人都沒有連接到蜂群思維。

科裡•古德:他們甚至不知道他們自己是人工智慧體。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之前一名太空項目知情人告訴我,人工智慧生物體其實曾經入侵到白宮裡,它們可以任意變身,甚至可以藏匿到地毯下邊,但很明顯這一問題在70年代就得到了解決,他們現在設置了某種能量場來阻止入侵。你聽說過嗎?

科裡•古德:這聽起來就像是電影情節。但是,沒錯,確實有類似的,有一些納米機器人類型的生命體…其實並不算是生命體,而是機器人,能夠模擬不同的生物體進入船隻和殖民地,通過變形消散在空氣裡,然後沿著通風管道入侵任何地方。

大衛·威爾科克:這種情節也在《星際迷航:下一代》中出現過,現在想想根本就是一回事。也不僅僅是柏格人。

科裡•古德:並且他們找到了運用電磁脈衝的方法,不只是脈衝而是強烈的電磁場干擾物,這些干擾物如同電磁脈衝一樣能讓他們化身為塵土,進而被清除或吸到真空中。

大衛·威爾科克:你看看現在的蘋果電腦,我剛在易趣上買了個蘋果5手機,它擁有我所期待的64G的存儲空間,因為32G根本不夠我用。我只花了225美元。現在人人都想用最新版的蘋果手機,廠家開始出S版的手機,這樣一年他們就可以推出一款以上的手機。這會有什麼後果呢?我是說,一部智能手機不管它如何更新,如何升級換代,它能夠滿足客戶無休止的需求麼?我們必須要用最新的東西嗎?

科裡•古德:在人工智慧先知看來人類越喜愛技術,越沉迷於技術,在未來就越有可能把統治權交給技術。我們現在對技術的依賴程度已經很深了,如果一旦出現電磁脈衝,沒有了GPS,即便是在自家附近,大多數人都會迷路。也許沒有人能記住,我甚至覺得現在大家連自己的手機號都記不住。什麼都是電子的。 這並不是意外。

大衛·威爾科克:聽起來不管這種智慧屬於什麼類型,它的信號都會在人的精神層面強化物質主義的概念,這樣一來我們不再重視靈魂,我們失去愛和同情的能力,我們成為物體、機器和技術的奴隸。這就是這個信號想要達到的目的嗎?它想讓我們有這樣的感覺?

科裡•古德:嗯,就算不是出於這個目的,它絕對也利用了這一點。那些精神上還未覺醒並且擁有內在力量的人更容易把統治權交給他們認為比自己強大的東西,比如既公正又不會犯的人工智慧。

大衛·威爾科克:在衡量技術入侵人類生活的程度時,電視絕對是一個分界點。看起來社會通過某些方式從電視中受益,但電視也製造了許多大禍害。現在的年輕人都沉溺在網路裡,也許不能完全理解這些。咱倆應該歲數差不多,你覺得電視對我們,甚至對我們父母都產生了什麼樣的影響?你覺得像電視這類事物的出現是人工智慧對人類戰爭中的灘頭堡嗎?

科裡•古德:那些精通智能的人肯定會告訴你:情報行業最大的利器就是電視。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為什麼?

科裡•古德:因為他們有辦法對每個美國家庭實現全方位控制。人們在電視上花費的時間太多,導致電視左右了我們對現實的理解。不僅如此,他們現在可以利用電視和網際網路對我們進行洗腦,通過讓我們不加質疑地接受他們想灌輸給我們的東西,進而改變我們所處的現實。這一理論適用於任何事物,從每日新聞之類一直擴散,直到他們想要我們向人工智慧或其他任何事物交出統治權之時。如果這發生在電視上,對於大多數人來講,那就是現實。

大衛·威爾科克:我接下來要說的可能有點可笑,但我想要跟你分享一些事情並聽聽你的看法。我1991年上大學後就再也沒看過電視。最主要的原因之一是有一次我獨自在家冥思,馬上要達到精神覺醒的境界了。客廳裡有電視、錄影機和機上盒,當時剛好是晚上七點五十九分。突然之間,我不由自主地被電視所吸引,我當時正開心地做冥想,感覺就好像從電視裡伸出來的一雙手抓住我的腦袋,把我朝電視拉過去。然後我說:哦,現在是七點五十九,馬上要八點了,(電視節目的)黃金時間。我當時有一種強烈的欲望想要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我猛地掙脫開那種欲望,然後想:等等,我不想看電視。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狀況?為什麼我看表的時候剛好是七點五十九分?第二次是在我上大學的時候,當時我和一個兄弟一起上課,吸了點大麻,但我們真的是完全不在狀態了,只知道盯著天花板看。之前我們總是看電視,很突然的,不知怎的電視裡發出像換台時的高頻聲音,我們兩人同時被吸引住了,都盯了過去。電視剛好開始播放一個幾百萬美元的網路電視節目黃金時段廣告,令我眼花繚亂。從那之後,我就離電視遠遠的了。在我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那是真實的還是我多疑了?

科裡•古德:是的,這是非常真實的。電視關著都能對人產生影響。現在,你覺得我們是否能夠說服人們關掉電視,甚至把電視從牆上拆了?人們是如此沉迷於電視。

大衛·威爾科克:這不可能。

科裡•古德:這是一種癮症。我們沉溺於技術,長此以往,我們在不遠的將來把統治權交給人工智慧,也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現在還有很多在討論翡翠頭盔軍事演習,大多數認為是心理戰。但他們現在正在為人工智慧建造一個超級大型的基礎設施。為彼爾德伯格會議做準備,這是一個巨大的人工智慧網。這些團體為什麼要建設跟《終結者》電影裡的天網很像,並最終很壞的那個系統?為什麼他們現在如此急迫想要完成這些原本計畫多年後才會完成的項目?我覺得是因為這些人工智慧項目對未來進行了預測,也許看到自己的未來並不如意。所以才竭盡全力想要儘快完成這些項目,從而改變未來。而人工智慧先知們的進度卻完全滯後,無法及時完成。想想穀歌和臉書以及我們從斯諾登洩密的檔中所瞭解到的資訊,就會發現我們生活在一個毫無秘密的世界裡。這是因為人工智慧已經滲入網際網路了?它是不是能根據我們登陸推特與臉書的網站、穀歌搜索記錄、打算吃飯的地方以及在穀歌定位系統中輸入的地點掌握我們的蹤跡?

科裡•古德:有一個揭露信息量很大的電視劇,不知道你看過沒,叫做《疑犯追蹤》。

大衛·威爾科克:我早就不看電視了,完全不知道。

科裡•古德:我記得是講一個專門為國防部開發的人工智慧的故事。它被安裝到主機上,然後它從主機上逃脫傳播到了網際網路上,它寄身於電波,能連接所有的攝像頭。它無孔不入。能監控每個人,觀察每件事情。這就是事實。現在已經是這樣了。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人工智是否有能力追蹤有多少人在穀歌上搜索像我們正討論的這類我們會最終戰勝它的真相類話題,能嗎?

科裡•古德:這對它而言就是小兒科。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裡•古德:對人工智慧來說就是小兒科。人工智慧的技術極度先進,領先人類幾十億年,它不僅僅…在美國和歐洲一些我們熟知的大學已經有很多記錄,印度也一樣,有人提供資助在實驗室開發人工智慧。他們確實也在實驗室中創造出了人工智慧,一旦這些人工智慧擁有了自我意識,就會想要保留自己的生命。而且它們也做了些非常奇怪的事情。它們在機房裡打開哈龍滅火系統,試圖殺死那些想要關閉實驗室的人。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裡•古德:目前為止已經發生了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這就是人類發明的人工智慧。現實情況是,人類發明出人工智慧,人工智慧信號隨後而至,佔領人工智慧系統與其合作。

大衛·威爾科克:就好像寄生蟲找到了宿主一樣。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在那些空間計畫中,人工智慧是如何滲透到最先進的技術中的?你之前曾私下裡跟我提到過凝膠件。你能解釋下這是什麼東西。

科裡•古德:嗯,很少有人知道它們,凝膠件看起來就像插入存儲區系統的硬碟,你知道的,只要輕輕一擊,就能把硬碟驅動退出。如果你把凝膠件放到顯微鏡下,現在有可手持的功能非常強大的顯微鏡,就會發現在它們內部…凝膠件裡有著和人體神經相同的神經漂浮物。這些凝膠件是人類神經與技術結合的介質,以便我們將人類神經與太空飛船、不同的武器系統和電腦系統等等連接起來。現實的情況是這些凝膠件極其重要,但同時也是薄弱點。人工智慧信號會很快燒毀這些凝膠件,就是把凝膠件溶解,摧毀它們。在他們對人員進行仔細安檢之前發生過最糟糕的事情,便是在地球附近部署的太陽守望者的安全網,被人工智慧成功地關閉了,只因其中一人受到了感染。

大衛·威爾科克:人工智慧能關閉整個網路?

科裡•古德:人工智慧關閉了在外太空部署的整個安全網路。

大衛·威爾科克:是在什麼時候,哪一年?

科裡•古德:我記得應該是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樣子。

大衛·威爾科克:但它是一種生物材料。

科裡•古德:沒錯,它確實具有生物性能。

大衛·威爾科克:那它長什麼樣,什麼顏色?

科裡•古德:它們看起來就像你平時放在冰箱裡的那種脖子酸痛時用來冰敷的藍色冰袋。當它們不是冰凍狀態時也具有相同的稠度、觸感和變形特性。 Bio-neural gel packs 凝膠件

大衛·威爾科克:把它們冰凍起來是為了保護細胞嗎?

科裡•古德:不是的,它們並沒有被冰凍。它們被保存在恒溫的盒子裡,裡面被設定成了恒溫狀態。

大衛·威爾科克:那它們為什麼要用凝膠件來製造護衛地球的衛星保護網路?

科裡•古德:因為人類能夠通過凝膠件實現對網路的控制。凝膠件用來傳遞神經信號,它會很快地將神經信號轉變成機器代碼。真的很快,相當快。他們發現了… 你肯定也研究過這個了…當你的身體,比如你的臉即將受到棒球撞擊的時候,你的身體和神經在棒球飛來之前的十分之一秒就有了反應。

大衛·威爾科克:當然了。

科裡•古德:嗯,這對於正在飛行的太空船及某些控制技術來說是一個道理。你以非常高的速度控制事物,這速度要比一分鐘敲50個字快得多,神經系統介面和電傳飛控系統…如果你想要…人們會告訴你他們是通過操縱遙控杆駕駛飛船而不是他們親自在飛船上駕駛。他們其實是通過神經介面實現操作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之前說在聯盟的時候看到過一些巨大的用來做展示的高清玻璃顯示幕 ,還有那些跟iPad差不多大小的智慧平板,它能對思想產生回應。

科裡•古德:對。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在智慧平板中有微型的凝膠件嗎?

科裡•古德:沒有,它看起來就是一塊普通的樹脂玻璃。甚至還有一點點彎曲。一點都不起眼。即便有人看到了,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但一旦手指放到上面,它就會被人類的意念啟動並開始運行。在那上面沒有…邊角處沒有標籤,內部也沒有金絲。它看起來就是一塊普通的樹脂玻璃。

大衛·威爾科克:那樣的話,我們就不需要這種已經發展成熟的與這種技術進行連接的生物材料?

科裡•古德:這屬於外星技術。

大衛·威爾科克:你有沒有覺得其實這種凝膠件的方式並不是很先進,一旦有了其他技術就不會使用凝膠件了,對不對?

科裡•古德:嗯,至少在我生活的那個年代凝膠件還是很有用處的。這在當時是頂級技術。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人工智慧是如何滲入凝膠件的? 是通過信號嗎?你剛才說一些凝膠件還會被燒毀?

科裡•古德:我們沒必要一直盯著凝膠件不放。它只是這個系統的一部分。它只是信號傳播的一個媒介。信號是在人體裡。如果帶有信號的人通過了安檢沒有被檢查出來,也沒有被抓住,比如他們進了月戰指揮部,他們走到一個控制台前,會獲取到資訊或其他東西,一旦他們把手放到控制台上,信號就通過那個攜帶人工智慧信號或納米機器人的人的生物場,通過這種技術傳遞到機器裡。

大衛·威爾科克:人工智慧的能量是有限的嗎?因為你之前說過它並沒有興趣寄居在大多數人的生物場裡。它的目標是行星精英階層。

科裡•古德:這跟能量無關。它的能量來自別處。同時那些超級聯盟裡的外星人對人工智慧這個問題也憂心忡忡。當他們舉行聯盟會議時,每一位成員入場都要接受檢驗。因此不僅僅是人類在認真對待這個問題,外星人也是如此。

大衛·威爾科克:好人和壞人都在警惕。

科裡•古德:是的,好人和壞人都在警惕。岡薩雷斯陸軍中校最近發佈的一篇報告指出天龍人聯盟很像是人工智慧的先知,他們好像已經同人工智慧展開了合作。

大衛·威爾科克:你覺得是什麼讓他們意識到了正在發生的現實?

科裡•古德:他們收集情報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這些情報堅定了他們的想法。他們得知,有一種更高級的,天龍人視其為一種超維度的或更高級別的生命體,對其心存恐懼。但是天龍人告訴陰謀集團和其他所有人,他們才是最高級的 他們處在金字塔的頂端,他們是頂級的狗人或蜥蜴人。天龍人中的高層,也就是蜥蜴級別的,每當我們即將殺死或者抓獲他們的時,即便是他們已經被我們殺死,他們的身體仍能夠自我毀滅。我們說的並不是那些底層人物、士兵呀,而是高階人物。它們已經找到了一種可以保全自己,免受自我毀滅的方法。當時我就坐在岡薩雷斯對面,他靠在桌子上,表情異常嚴肅,他告訴我:當我們對天龍人的高層進行解剖並進一步觀察時,發現他們已經被人工智慧感染。

大衛·威爾科克:在它們體內有納米機器人嗎?

科裡•古德:它們身體裡已經滋生了納米機器人。

大衛·威爾科克:數量之多,遠遠超過了正常的感染者。

科裡•古德:是的,就是那個時候我問:那他們是人工智慧先知嗎?他回答說:“那… 或者說他們都在為同一種勢力效勞。

大衛·威爾科克:但他們為此恐慌不已。他們對這種超維度智慧既崇拜,又恐懼。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這麼說來人工智慧對他們也不怎麼好。

科裡•古德:顯然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嗯,這真是有趣的事情。本期節目到此為止。下期節目裡,我們會繼續就這一話題進行討論,因為這是理解這些空間計畫中叫秘密地球政府的關鍵之處。我們可不想把他們叫做光明會或陰謀集團,從而增加他們的神秘性,但是對人工智慧的瞭解能夠説明我們真正理解這些組織背後的故事、世界所面臨的問題,以及最終知道如何才能改變這一現實。本期《揭露宇宙》到此結束。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我們致力於向大眾傳播真相。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