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一集—給人類的訊息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一集—給人類的訊息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一集—給人類的訊息



內容簡介:

藍鳥族外星人來自宇宙第6-9密度。其聯繫人是線人科里(Corey),在影片中他接受了大衛·威爾庫克(David Wilcock)的採訪。在影片中,Corey揭露了美國秘密太空計劃、黑暗艦隊太陽系外旅行、新金融系統、殲滅西方陰謀集團等信息。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版本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在採訪一位非常傑出的人士科裡·古德。他45歲,來自德克薩斯州。他是以圈內人的身份來到我們的節目,跟我們分享更多關於秘密政府和秘密軍事項目幕後真相的信息,以及目前我們太陽系的發展與工業化。這是一個十分了得的故事,因為多年來我採訪了好幾十個甚至在美國總統之上有著35級以上類別的圈內人士,我只對公眾公布了百分之十的信息。第一,因為它會讓人喪命…;第二,我不想宣布讓大家能猜到知道這些圈內人士身份的信息。科裡來到本節目中,他不只是知道百分之九十的信息,他還握有我一直在尋找的其它線索。我知道這些人並沒有跟我完全坦白,我現在終於了解到了真相。科裡,歡迎加入我的節目。謝謝你來!


科裡·古德:謝謝你!


大衛·威爾科克:我明白你即將要告訴觀眾的信息像是天方夜譚。觀眾絕對很難去接受事實,特別是如果他們對此背景情況完全不了解。我們不如單刀直入,而不需要慢慢引導他們。請你能很快地給我們簡介一下你是怎樣介入這整個太空項目的,這在你人生中是怎樣開始的。


科裡·古德:好。整件事情是從我6歲開始的,我被選入一個稱為MILAB的項目,也就是虛構軍事綁架項目。我被視為一個直覺先知(intuitiveempath)。



大衛·威爾科克:那具體是什麼意思?


科裡·古德:直覺是你對即將發生的事物有敏銳的感官。


大衛·威爾科克:像是通靈之類的嗎?


科裡·古德:對,像預知能力。同情是你對於周遭的事物有強烈的感情聯繫,你能感覺到他們的感覺,跟他們有感官上的聯繫,這是MILAB項目必備的技能。我被培訓來加強這方面的能力,我12歲或13歲時候,我和一些跟我一起培訓的人加入了一個項目。這個項目叫做"直覺先知支援的地球代表"(IESupportfortheEarthDelegation),它是一個超級聯盟。這是一個陣容強大的外星人聯盟中的一個聯盟,來討論至高的實驗。



大衛·威爾科克:這個實驗是什麼?這些外星人是在做什麼?


科裡·古德:有四十位人形外星人為基本成員,他們永遠都在場,有時候最多會有六十位到場,有二十二個基因項目在進行。


大衛·威爾科克:那是什麼意思?什麼是基因項目?


科裡·古德:這個項目是混合他們的基因,修改我們的基因。


大衛·威爾科克:仍在進行中嗎?


科裡·古德:對,它現在仍正在進行中。這就是整件事情的背景。地球代表一直以來十分想加入這個項目,他們最終得到了一個席位。當我們以直覺先知去參加的時候,我們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因為有很多發生的事情都是用古老單調的外星人語言來溝通,我們完全不懂這個語言,很多發生的事都是用心靈溝通在進行的,所以我們只能坐在那裡。他們給我們一個類似像是iPad的玻璃電腦,可以讓我們進入到外星人的數據庫中。他們讓我們看所有的資料,所以我們一點空暇時間都沒有,還幫我們提升我們偵測危險或是騙局的覺感官能力。



大衛·威爾科克:你在這個玻璃電腦上看到什麼樣的信息?


科裡·古德:他們最主要想讓我們看關於那些正在進行中的二十二個基因實驗的信息,但我們可以查閱其它所有的信息,取決於我們每一個人不同的興趣。我們看了不同種類的信息,我看了許多的信息,就像是回望你在大學的日子,所有你讀過的書,所有你查看過的信息。


大衛·威爾科克:你記得了多少這些信息?


科裡·古德:信息實在多到不可勝數。


大衛·威爾科克:你有沒有提問卻得不到答案,或他們只是說“我不知道”嗎?


科裡·古德:沒有。我的意思是我們幾乎可以得到所有能夠得到的答案。你會碰到某些人類代表團不願意公開的事情,但他們所有的信息全部公開讓我們查閱。



大衛·威爾科克:屏幕像是什麼樣呢?類似於iPad還是……?


科裡·古德:它看上去像一塊有機玻璃,一點都不起眼。如果他們把它丟出窗口,你找到它撿起來,你不會覺得它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你把它放在你手上,你必須利用思緒激活它,然後它會彈出你的母語。查閱信息的話,你需要利用思緒查閱數據庫,它就會顯示你所想要的。它會顯示文本、圖片、視頻,視頻和圖片都是全息影像。顯示在屏幕上面一點,它不像大家所想象的全息影像浮在半空中那樣,但它有3D的深度,是全息的影像。


大衛·威爾科克:你能看到玻璃下面的手嗎?


科裡·古德:不能。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會變暗?


科裡·古德:對。


大衛·威爾科克:它在影像顯示出來之前是不透明的或是變黑,有沒有任何緩衝或是安全防火墻?如果你問任何問題,它會告訴你這是未經授權的嗎?


科裡·古德:就像我說的,你幾乎不會看到藍色的屏幕或是顯示你無法查閱的信息,所有的信息都是公開的,我們在研究飛船上有相同的設備讓我們讀取我們所有的數據庫。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你一旦加入外太空項目,這是一個眾所周知的技術。


科裡·古德:是的。他們有更大的屏幕,像我們在開會或是做商業介紹用的一樣。



大衛·威爾科克:很明顯,你從玻璃電腦上獲得很多信息。有沒有任何信息讓你感覺特別重要,讓你大吃一驚,儘管你以前已經了解過?


科裡·古德:這很有趣,有信息的呈現像是,再回頭談到大學時代的比喻:有22篇論文相互競爭,每個基因實驗項目用同樣的方式來競爭,他們在某種程度上彼此競爭,他們並沒有彼此合作。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類似人類的外星人蔘與的項目,是把他們跟我們的DNA結合在一起?有這種事嗎?


科裡·古德:有,而且還操縱我們的DNA。他們非常投入實驗的一部分是DNA中靈性的成分,不只是他們對我們做實驗,他們也是這個至高實驗的一部分。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有目標嗎?他們為什麼這樣做?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科裡·古德: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們這麼做是不是因為他們有這個能力,如果他們試圖創建一個某種形式的超級生物……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為什麼要混合他們所有最佳的基因,然後操縱我們和我們的文明,是為了讓我們不能前進嗎?你認為這個項目已經進行了多久了?


科裡·古德:在這些二十二個的項目,每個項目的進行時間的長短不一,但修改我們的基因,已經大概有二十五萬年之久了。但這些項目,它們的時間不一,從五千到很久,時間長短都不同。


大衛·威爾科克:聽起來好像我們的秘密政府或是民選的政府不會想讓這些生物這麼做。我們能阻止他們嗎?


科裡·古德:我不這麼認為。我的意思是,我們最近才求得一個席位成為他們的一員。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是負面導向的外星人還是比較中立?不是仁慈的那類型?


科裡·古德:這取決於你的看法,所有這些完全跟觀點有關。很難說這個團體是友善的,或這個團體是唯一有敵意的。因為他們覺得他們所做的是一件積極的事。


大衛·威爾科克:你在你的網站上提到LOC,你能解釋一下那是什麼嗎?


科裡·古德:那是“月球操作指揮中心”(LunnarOperationCommand)。它是位於月球背面的一個設施,是一種中立外交的設施。所有不同的太空項目都可以去使用它,有人駐紮在那裡,它更像是中途站,人們都從那裡來來往往,去更遠的位於太陽系以及之外的目的地,到其它的太空站或基地,到被分派的航天飛船報到。


大衛·威爾科克:跟我們說說你的故事,你是怎麼被選入參加這個位於我們太陽系中研究飛船的工作,簡單說一下就好了。


科裡·古德:我是在半夜搭乘普通交通工具,從我家被帶到卡斯韋爾空軍基地。


卡斯韋爾空軍基地現為海軍航空站

(卡斯韋爾空軍基地現為海軍航空站)

卡斯韋爾空軍基地下面有一個秘密的地區有個電梯帶你到地心深處很多人都知道這個在美國本土下運行的電車系統。


大衛·威爾科克:圈內人稱之為"地下穿梭機(subshuttle)"。


科裡·古德:對,它是一個運輸系統,像一條經過導管的單軌列車,就像磁懸浮列車在真空管運行。我是從那裡被送到另一個地點,之後通過星際之門或是傳送門之類的技術,被送到月球操作指揮中心。我最後被送到月球操作指揮中心,然後我被送去搭乘一艘類似蝠鱝的飛行器。



大衛·威爾科克:像黃貂魚的形狀嗎?


科裡·古德:是的,像黃貂魚或是蝠鱝的飛行器。同行的還有其他很多人,然後我們被送到比月球還要遠的太陽系裡面。


大衛·威爾科克:在月球操作指揮中心有一個機庫嗎?


科裡·古德:對,有很多機庫,這是最大的機庫。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以常規來說這個蝠鱝飛行器有多大?


科裡·古德:大約能搭載600人。


大衛·威爾科克:它很大。


科裡·古德:沒錯。它把我們帶到目的地。


大衛·威爾科克:你在月球操作指揮中心待了多久才去搭乘蝠鱝飛行器?


科裡·古德:時間不久,我在那裡簽署了一份文件,即使我還不到年齡去簽署任何法律文件。他們跟我說這是一個二十年的契約,他們稱之為“二十永不回頭約”。


大衛·威爾科克:它看起來像《星際迷航:下一代》中的飛船嗎?它看起來是什麼樣子?


科裡·古德:很多狹窄的大廳,普通的門,它沒有類似像《星際迷航》那樣關閉的門,並不是很先進。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你只拍攝內部,你可以讓大家相信這是一棟在地球上的普通建築?


科裡·古德:絕對是。


大衛·威爾科克:很好。機庫長的是什麼樣?它有什麼特別的嗎?


科裡·古德:機庫看上去像是一個海軍的設施。


大衛·威爾科克:好。


科裡·古德:像是潛艇跟飛機機庫結合一起的設施。


大衛·威爾科克:你在蝠鱝飛行器裡面飛了多久的時間?


科裡·古德:也許30、40分鐘。


大衛·威爾科克:好,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情?


科裡·古德:我接下來第一次看到我被分配到的那艘研究飛船、


大衛·威爾科克:你在這太空飛船待了多長的時間?


科裡·古德:我在這艘研究飛船上待了六年的時間。


大衛·威爾科克:你提到整個服務期限是二十年?


科裡·古德:對。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為什麼只讓你待在研究飛船上六年?


科裡·古德:有其它的項目需要“直覺先知”的技能,所以我在剩下的任期被調動到不同的項目中。


大衛·威爾科克:你能為我們例舉其中一個項目嗎?


科裡·古德:其中一個例子就是入侵者攔截和審訊項目(IntruderIntercept
And Interrogationprogram)


大衛·威爾科克:如何定義“入侵者"?


科裡·古德:不被邀請或未經允許而來到太陽系或是來到地球大氣層的生物。


大衛·威爾科克:你可以了解這些人並且提問?


科裡·古德:這個項目有一個團隊會這樣做,我以直覺先知的身份去參加審訊。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過,你嘗試偵測騙局?


科裡·古德:對,在某種程度上。有時候當你跟其他這些生物溝通的時候,這稱為界面溝通(interfacing)。我有時需要去界面溝通,我有時候在那裡只是為了研究他們情緒,看看他們是否誠實,就像是測謊儀,意識也有同樣的效果。


大衛·威爾科克:你可以研究外星人,就像你研究人類一樣?


科裡·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服務了二十年之後,你離開了這個項目。


科裡·古德:除了一些後續工作外,我差不多結束了我的任期。


大衛·威爾科克:你在你的網站中提到,在秘密太空項目有五個派別。請你很快地解說一下這五個派別是什麼?每個派別是怎樣的,他們之間有多大的區別?


科裡·古德:好,我從最古老的開始,就是太陽典獄長(SolarWarden),他們是從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戰略防禦倡議那個時期開始的,在羅納德·裡根任職總統前後(保衛防禦,預算之爭和星球大戰);然後我們有ICC,就是星際企業集團(InterplanetaryCorporateConglomerate)。它們在世界各地都有分公司的機構,他們有代表,像是超級公司董事會,控制了在位於外太空的太空項目的浩大基礎設施;還有黑暗艦隊(Dark-Fleet),是一個非常神秘的艦隊,最主要是在太陽系外運行;還有各種秘密運作(BlackOps),軍事上的秘密太空項目,我們把他們看作一個類別;然後還有"國家之全球銀河聯盟"GlobalGalacticLeagueofations)",像是提供給其它國家的資源,來讓在外太空所發生的所有事情繼續成為秘密,通過提供給他們一個太空項目讓他們知道:“有威脅或有入侵的可能,我們需要一起合作”。有一個設施我參觀了好幾次,它看上去很像電視節目《星際之門:亞特蘭蒂斯》。那裡是一個很悠閑的環境,人們從不同的國家穿著跳傘服別著徽章走來走去,他們幾乎是在太陽系以外的地區。


大衛·威爾科克:你多次提到"聯盟/alliance"這個詞,我認為這裡可能容易帶來混肴。


科裡·古德:有地球聯盟(Earth-Alliance)他們的議程完全不同。他們的議程是要建立一個全新的金融體系,還要消滅陰謀集團,還有其它一些議程。然後是太空聯盟(SpaceAlliance),一開始最主要是由太陽典獄長派別,還有其它從秘密太空項目叛逃者所組成的。這些從其他太空項目的叛逃者帶著情報和信息,駕著他們的飛船離開了他們參與的項目,加入秘密太空項目聯盟。


大衛·威爾科克:是什麼事情讓你變成一名舉報人,使我們能夠看到你帶給大家的揭秘信息?


科裡·古德:有一個更高密度的外星人團體聯繫我,現在大家都知道他們叫做“藍鳥人BlueAvians”。


大衛·威爾科克:Avian的意思是鳥類?


科裡·古德:對。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人看起來是什麼樣子?


科裡·古德:他們八英尺高,他們看起來很像鳥,他們是藍色或靛藍色長著羽毛。


大衛·威爾科克:當你說非常類似鳥,你是說他們就是有翅膀的鳥?


外星人藍鳥人

(圖由安左伊·瓊斯描繪,科裡指導)



科裡·古德:沒有翅膀。他們有很像人的身軀、手臂、手掌、腳、他們是原始人(hominid)。


大衛·威爾科克:人類的身軀上長著一個鳥頭?


科裡·古德:對,但他們沒有長喙,不像很多人在互聯網上,嘗試去描繪的那樣,而是一個很柔軟、靈活的喙。他們說話的時候,他們會同時用手語,或是用一隻手來動作,然後他們動嘴,他們用心靈感應來溝通。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藍鳥人是誰?他們從哪裡來的?他們有目的嗎?


科裡·古德:藍鳥人告訴我,他們正在跟從第六到第九的密度來的其他的生物合作。


大衛·威爾科克:密度是什麼?


科裡·古德:我們周圍的一切,物質、能量和思想都是振動形成的。


大衛·威爾科克:是來自不同振動或頻率像另外一度空間?


科裡·古德:對。


大衛·威爾科克:是在銀河系外或是另一個宇宙還是在我們身邊?


科裡·古德:它不是在離銀河系中心或遙遠的一個星球上或是諸如此類,它就是在我們周圍,同時既遠又近。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的目的是什麼?他們為什麼來這裡?


科裡·古德:他們已經來這裡有好一段時間了,他們一直在觀察。他們來這裡,是因為我們即將進入銀河系的某部分,這部分銀河系的能量很高,會讓我們的太陽系以及周圍星團的密度改變。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他們告訴你的嗎?還是你在太空項目中有實體證據嗎?


科裡·古德:我們在太空項目中有實體證據,這已經被研究很久了,但這也是他們告訴我的。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我們進入不同密度,這些藍鳥人有告訴你人類會發生什麼事嗎?


科裡·古德:我們會經歷轉型,我們最主要在意識水平上會被改變。


大衛·威爾科克:那看起來會是什麼樣子?我們會變得有超自然能力或有心靈感應嗎?


科裡·古德:是的,有許多的理論。沒有人告訴我,我們是否能做到某些事情。我聽說過很多不同的理論,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同時會發生在每個人的身上,或是那些靈性較進化的人,會在較早的時間開始顯示這些跡象。我沒有所有的答案,我不是大師,我真的沒有所有的答案。


大衛·威爾科克:藍鳥人是為了人類福祉而來嗎?他們有隱藏的目的嗎?我們怎麼知道我們能不能信任他們?


科裡·古德:他們絕對是有善意的。據我所知的第六或是更高的密度生物,他們不是我們想象中那樣有目的的。我們第三、第四密度的思維方式,我們的所作所為都是有目的的,是為了賺錢或是為了操縱人,或把我們的觀念灌輸給別人。我們不能把自己這種觀念投射到更高密度的生物,認為他們也是人類這種思考方式或做法。他們帶著巨大的球體(giantsphere)來到這裡,來幫助化解正在進入我們太陽系海嘯式的能量波。他們正在化解這個能量波,讓威力減弱,讓我們有更多的時間來準備。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他們不用這些球體他們說會發生什麼事情?


科裡·古德:很多人會發瘋,而且會有很多災亂。


大衛·威爾科克:你提到的球體,這是怎麼回事?大家在望遠鏡裡看不到球體。


科裡·古德:對。這些也是其它密度的,很多人都認為是巨大的飛行船。根據我多次搭乘這些球體的經驗,我幾乎很肯定這些是巨大層面的球體,那些小圓球生物也是這些巨大的球體。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圓球生物(orbbeings)是什麼?


科裡·古德:他們來自“球體聯盟Sphere-Alliance”的五個生物之一他們是密度更高的五個生物之一。


大衛·威爾科克:你實際上跟這些藍鳥人有過面對面的會談?


科裡·古德:對,我被選作是代表之一來跟秘密太空項目聯盟理事會(SecretSpaceProgramAllianceCouncil)這個團體溝通。我也同時以一位直覺先知青少年的身份代表他們跟古老超級聯盟理事會溝通。我本來想勸說他們不要讓我作代表,我不是一個公眾演說家,我的聲音很微弱,我給了所有我不應該是代表的藉口。我給了這些藉口之後,我被帶到位在太空中的其中一個巨大的球體。我遇到了名叫拉提艾爾(Raw-Tear-Eir)的藍鳥人,我正在盡力勸說不要讓我當代表的時候,他走近我的跟前,把他的手放在我的前臂,並且跟我用心靈感應溝通,跟我說我需要放下所有負面的事物,不要再想到負面的事物。我感到他的手柔軟無比。這是唯一的一次我們有肉體上的接觸,然後他告訴我重要的是信息。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的信息是什麼?


科裡·古德:他們給人類的信息是:是許多宗教的核心:也就是我們需要變得更有愛心,我們需要原諒我們自己,並且寬恕他人,這樣讓業力之輪停止轉動。我們每天都必須著重在服務他人。我們需要提高我們的振動和我們的意識。


大衛·威爾科克:好,你看到很多賦有侵略性的評論作家都在評論精英想要引導我們進入一個獨一世界的宗教。我們怎麼能夠知道這是不是另一種心理戰,利用一些新的控制器嘗試讓我們所有人的步調一致?


科裡·古德:好,那是他們所說的。我在我的網頁上聲明過:你不需要改變你的信仰或宗教。你可以用這些信念,它們是所有主要宗教的核心。我認為這不是一個新概念,時間短促,它需要去被完成。我們需要開始關注在轉化。如果你是基督徒或是穆斯林或是佛教徒,你可以持續,你可以繼續保持信心。


宗教的核心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他們不想假裝成新的上帝?


科裡·古德:絕對不是。其中有一件事情,他們強迫我去接受的是:我必須確保這不會變成一個邪教組織或宗教。我不知道這方面的史背景,但是他們在過去已經試過三次了,每次他們的信息都被扭曲,人類利用它來掌控,把它變成邪教和宗教。


大衛·威爾科克:很明顯地,我們才剛剛開始。這是真的讓人屏息的信息。我只是想表達在個人層面上來說,它印證了許多我多年來極力在研究的事情。我們還有很多要討論。我們才剛剛開始,我很高興你願意挺身而出,跟我們談論這些。我為你的榮譽和勇氣感到驕傲。我知道你有兩個孩子你為此放棄了一個六位數薪水的工作你能挺身而出對你來說真的是很重要我非常感激你。謝謝你!


科裡·古德:謝謝你!


大衛·威爾科克:好了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