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十三集—傳送口:架馭時間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十三集—傳送口:架馭時間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十三集—傳送口:架馭時間



內容簡介:

科里.古德繪製了時間和意識之間的相關性;知識對理解星際旅行是至關重要的。

時間,我們都知道它是一個幻覺。

它僅是和我們所居住的空間一樣是可塑的。

但隨著時間的連鎖效應,了解意識的相互作用是必不可少的,當你試圖去駕馭通過偉大的宇宙網時。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一季第十四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版本: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正在同秘密太空工作項目(secret space program)的內線科里.古德進行深刻的交流。這個節目飽受嘲笑,很多人覺得這是一個可以在網路上嘲弄的對象,但如果你一直在觀看我們的節目,你自然會很清楚,我們所面對的事情,是無法一笑置之的。的確,我們並沒有掌握全部的資料,我們也沒有別人想要看的那麼多的證據,但我曾與許多內線交流過,而這些內線都可以查閱最高等級的機密,這是比美國總統知情等級還要高的第35級,而這些人開始走到前台來,與我分享那些秘密訊息。也就是因為我與他們的接觸,知道了很多特殊的事情,彼此之間都是相互關聯的。如果認為他們都是不約而同的撒著同樣的謊,這樣反而更讓人難以置信。所以,他們更可能說的都是真話。
在這一集中,我們將談論時間,以及我們的物理學會根據發生的事情作出何種改變。不多說了,科里,謝謝你來這裡,歡迎回到節目中來!


科裡•古德謝謝。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就用一些實際的內容數據,來開始來開始今天的內容。節目剛在網路上播出時,我的內線所作的證言中,有一樣東西讓大家最為著迷,那就是一位叫作丹尼爾的內線所對我分享的。他聲稱自己曾在一個大部分人稱為蒙托克計畫(Montauk Project)的項目上工作過,但他將此稱為鳳凰三號(Phoenix III)。他說我們的軍工廠用地外文明墬毀的飛船製造了一張椅子,而椅子本身可以作為意識溝通介面來使用。有人坐在椅子上,把頭後仰,然後會出現22種基本的波形。他們會利用這些來測量這個人的能量場,然後你會進入某種被稱作寧靜點(quiet point)的狀態,大腦一片寂靜。然後他們會停下椅子的波動,也就是說這22種正弦波停止了波動,就可以讓他們靜止下來。然後他們會根據個人的不同來微調旋鈕保持波動為零,在那個時候,根據他所聽到的和親身的經歷,會發生很多奇怪的事情。比如說,你可以思考一個物體,然後那個椅子會控制能量,用巨大的變壓器產生特定的頻率,你就可以在房間內顯現(manifest)這個物體。他還說如果你思考某個特定的地點,就會出現一個閃爍的海市蜃樓,通過這個海市蜃樓,你就能看到那個地方。他們還讓人穿過海市蜃樓而那些人都到達了目的地,他還說這種椅子是不明飛行物上的標準座椅,駕駛人員會思考他們想去的地方,然後打開一個洞,就可以飛到那個地方了。在我們深入探討這些之前,我告訴你的這些東西,同你聽說的內容是相符的嗎?(是的)好的,你能詳細說說嗎?

科裡•古德那些椅子的意識介面…

我們在虛擬軍事綁架計畫(MILAB Project)中,曾被放進這些椅子裡過,那時候我還是個孩子。我們在進行直覺移情(intuitive empaths)訓練時,他們會放我們坐進去。你提到了22種波動,他們會試圖讓我們進入一種負面的狀態,我們被訓練要聽從命令而進入不同的意識狀態,然後…

大衛·威爾科克:這為什麼是負面的?

科裡•古德我不確定我理解…
一種負面增強(Negativereinforcement)的方式。

大衛·威爾科克:就好像電刑拷打之類的嗎?

科裡•古德對…
他們會把我們放入椅子,這些都是外星飛船上的座椅。他們想要知道我們中的哪一個能夠最熟練地改變某些波動,我覺得那很有意思。我們並沒有在房間內顯現出東西來,或是看到其他地方之類的事情,但他們使用了那個裝置(外星飛船取出的椅子),來測試我們中的哪些人可以透過那個椅子的介面來根據命令改變某些波動。

大衛·威爾科克:丹尼爾還參加了某種被稱作心理部隊(Psi-Corps)的訓練,就好像是通靈人士組成的軍事部隊。其中有一件事情他們希望他學會去做,那就是進入自己內在所謂的“寧靜點”(quiet point),你有沒有聽過這樣的說法?

科裡•古德聽過。

大衛·威爾科克:你對寧靜點訓練有何理解?能夠達成什麼?目的何在?

科裡•古德當你進入深度的θ波狀態,也就是你對自己身體和周遭環境的意識降到最低,而更能接觸到自身的高我(higherself),並處於更高層的意識狀態,此時你的腦海沒有其他的想法;你不會想“我很冷”“我等會兒要吃什麼”“我的鼻子癢”或是“這個座位不舒服”等等,也就是說,你毫無想法。大家會說沒有想法是不可能的,但訓練自己進入這種有意識卻沒有想法的狀態,正是他們想要達到的目標。我只能描述成這樣了。

大衛·威爾科克:根據我之前的問題,你是否也看過這樣的訊息,說外星飛船上的這種座椅具有一種介面功能(interfacing capability),能讓你用意識打開一個傳送口(portal)而送你到另一個空間或是時間?

科裡•古德是的,我之後發現了這些飛船是如何操作的,它們完全是用意識來駕駛的。而且多數的外星駕駛員都會帶著頭帶坐在飛船中,否則就是把手放在操縱板上,就好像高密度生命體一樣思考著他們想要去的地方,然後飛船就會變化相位漸漸淡出(phase out)目前的位置,而調整相位逐漸進入(phase into)駕駛員想要到的地點。

大衛·威爾科克:這種旅行是否會自動跳入(hop)而經過你之前提到過的宇宙網(CosmicWeb)?


科裡•古德不會。我們談論過萬物皆是振動,萬物都有一個振動的特徵(vibrational signature)。每個恆星系,每個行星以及行星上的每個位置,都有自己的振動特徵。如果你有意識地思考這個位置以及那個位置的振動特徵,你就可以改變你自己整個的振動特徵(包括你所坐的位置以及你自己本身),去匹配那個位置的振動特徵。宇宙基本上就是全像的(holographic),你淡出一個位置然後再淡入另一個位置,這樣你明白嗎?

大衛·威爾科克:明白。在卡洛斯.卡斯塔尼達(Carlos Castaneda)的書《唐望》(DonJuan)之中,唐望是一個薩滿(shaman)巫師,而真有一個名叫卡丘拉(Cachora)的“唐望”他還在世。卡丘拉說 —— 而且這似乎也是真的 —— 有些薩滿能學著傳送(teleport)自己,他們的方式是…
如果你體驗過靈魂出竅或是星際旅行,然後凝神在一個特定的地點直到足夠的強度,並保持完全的穩定而沒有分神,一旦你真正能在意識清楚時掌握並鞏固這個新位置,那麼你就能跳到那裡去了。那是這樣的嗎?

科裡•古德是的,有很多生命體都是這樣旅行的,我們稱為星際投射(astral projecting)。他們將自己的意識傳送到某個位置,他們可以看到周遭的環境,他們會勘查要去的地方,測量這個區域的振動,接著將這個振動回傳到他們意識所在的身體,然後那個身體會改變自己的振動,在原地逐漸淡出,接著來到意識所在的位置。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飛船內的座椅是一種輔助這種過程的科技,來加強你的天生能力嗎?

科裡•古德是的,有些外星人找到了作弊的方法,來做到某些進化或高密度的生命體旅行的方式。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座椅加強了他們自身原來的能力。

科裡•古德是的,意識的能力。

大衛·威爾科克:我想說說為我什麼提起這件事的主要原因,這和時間有關。丹尼爾直接掌握了參與鳳凰三號項目人員的訊息,其中有一個人特別的瘋狂,他說因為他們弄明白了自己所創造的那些傳送口,一開始以為只能用來做太空旅行,但隨後他們知道可以用來到達另一個時間點,而且只要用想的就可以實現。所以這個瘋子他就說“我要殺了我父親”,因為他們明白了他們可以回到過去。你有沒有聽說過這個故事?


科裡•古德我聽說過這個悖論(paradox)。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那我就不說了,不如讓你來描述一下會發生甚麼事情,或是歷史上有沒有人做出過這樣奇怪的事情,並且有甚麼後果?

科裡•古德從我讀到的內容來說,他們在這種時間科技上,置入緩衝帶的原因,是因為有些時間旅行實驗科技完全失控了。人們回到了過去,想要知道自己殺死了某個人會不會改變這個時間線。這些人最後會回到他們所創造的時間線上,從而造成了許多分裂和不同的時間線,然後他們派別的人回到過去防止這種情況的發生,然後造成更多的問題與更多的時間線分歧,最後造成了各種時間碎片,完全無法控制。最後有些非常高級的外星人團體前來造訪,說道“夠了,你們得停下”。而他們也解釋了,時間就是一種假象,正如他們利用的意識,這是一個關鍵的部分,他們利用意識在椅子上顯出東西,這也是我們的集體意識每天都在做的事情,我們在創造自己的現實。這種使用這個裝置的能力,來使用他們的意識回歸到某個時間線上,這個大家所前往的時間線,是根據這個人的意識以及這個人的兩極性(積極與消極),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前往未來的人身上。前往未來的人,如果他們比較消極(負面性格),他們會在未來看到此時存在著巨大災難,諸如地球自轉變化了,百分之九十的地球死亡了等等這些可怕的事情都發生了,然後他們回來報告。而積極(正面性格)的人,他們會穿越時間看到一個美好的未來。如果科技可靠的話,有幾個各自消極和積極程度不同的人,讓他們都去作時間旅行,這會讓你對時間作出什麼樣的結論呢?

大衛·威爾科克:這個看法很有趣。

科裡•古德那時候外星人告訴我們停下來,不要再回去解決那些分歧和時間線的問題,因為時間就好像空間一樣,是有彈性的。就好像如果你有著高度的…就好像撓場(torsionfield)一樣,你扭曲空間,你移開撓場,空間就會反彈;你玩弄時間,時間也會自我修復,會彈回來。科學家都覺得難以置信,他們無法相信時間是個幻象,或是會反彈並修復自己的東西,而且時間是意識主要的組成部分。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我們在自己的歷史中回到過去,存在著一種叫作仙女環(fairyrings)的傳說,這是一種看起來像是穀物圍成的圈子,大家會走進去遇到看起來不一樣的人,像是:精靈、地精、妖精、矮人、仙子等,有一個傳說是說,如果你走進了仙女環,那麼你必須要以和進去一樣的路線走出來,不然的話你就會穿越時間。仙女環到底是什麼?這些與我們所談論的有什麼關係?你是否聽說過這東西?

科裡•古德我沒有聽說過,但這聽起來和某樣東西很相似,有些聯邦會議(federation meetings)會發生在時間異常點(temporal anomaly)或是時間泡泡(temporal bubble)之中,就好像你所描述的一樣,你必須在走進去後用同樣的路線出來。(喔,真的)所以這些仙女環有可能是某些外星人的時間泡泡,他們在這裡觀察周遭的事情,如果有人走了進去然後被卡在這個時間泡泡裡面,而若是他們沒有按照進去的路線走出來,就有可能在其中被困上數百年,但對他們而言,也許只是個幾分鐘,就好像李伯大夢(Rip Van Winkle)一樣。

大衛·威爾科克:亨利.狄肯與我分享過一個說法,說時間實際上是很鬆散的(sloppy),時間會打嗝(hiccup)和跳躍。但我們的能量體卻能把時間中的小毛病(glitch)給黏合起來,我們有一種心理上的緩衝,會讓時間顯得有連貫性,但實際上存在著我猜想是太陽系和其他恆星之間或是行星相互連結之類的東西存在著相位關係,造成了時間的失靈,而我們還沒有進化到能夠察覺的地步。

科裡•古德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是真的,而且時間真的是幻象。我們被侷限在第三密度的思維模式以及意識當中,我們還無法真正理解這一點,但時間一直都會加速或是減速。有個人談論到這個,像是納希姆.哈拉美茵(Nassim Haramein)就有這方面非常傑出的資訊。(請參考影片之一:納希姆.哈拉美茵
-
宇宙的奧秘)


大衛·威爾科克:在蓋亞網路電視台(Gaiam TV)的網頁中可以觀看到納希姆的影片《黑洞》(Black Hole),還有他的訪談。

科裡•古德太棒了。電子電漿宇宙(electro-plasmic universe)以及撓場宇宙(torsion universe)就是秘密太空工作項目所據以執行工作的模型。在地球上的人覺得非常先進的科技,以及那些還在研究的科學理論,都該被拋諸腦後了。等到這些訊息被公諸於世之後,那些博士都得重新去學習,那些不為地球上的人所知的真正科學是一套全新的數學。我們在研究非常古老的數學、物理學,但是一旦我們理解了這些事物是如何運作的,我們就會理解諸如時間為什麼總是在加速或是減速,這些都與銀河系中各星體間與我們太陽系的撓場效應(torsion field effects)對我們大腦的影響與我們如何解讀有關。

大衛·威爾科克:我來問你這個問題,我們提到了“蒙托克座椅”,而最近皮特.彼得森(Pete Peterson)給了我一些非常有趣的訊息。他說在我們的背後的兩塊肩胛骨上各有個小坑,我們身體裡的神經都會交匯在這兩個小點上,而這似乎是一種絕佳的智慧設計。他說這被稱為“端口”(port),有很多不同的地外文明都有一種帶有小塊凸起(nub)的椅子,你坐在上面時,這個兩個凸起點就會接觸到你肩胛骨上的那兩個小點…
你一直在點頭…

科裡•古德是的,我們也有使用,你可以用這種方式下載很多的資訊。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我才提起這件事情,因為你說科學家都要重新學習了。皮特說,比方說可以經由這些端口來建立視覺系統,而很多戰鬥機都是沒有窗戶的,但你可以經由端口在自己的腦海裡看到外面,而且還是個望遠鏡的景象。他還說,你可以將資訊直接下載到大腦中,你是否遇到這樣的事情?

科裡•古德我就使用過這種下載的功能…

大衛·威爾科克:通過肩胛骨上的端口嗎?

科裡•古德是的,通過小坑來下載資訊。

大衛·威爾科克:這太奇怪了,對不對?這怎麼會…?這種事真的讓我大開眼界…

科裡•古德另外在你的手指和你的手掌上也存在許多神經終端,所以你手指受傷時比身體其他地方要痛得多。很多裝置都是神經介面裝置,就好像是銅和一種像是不鏽鋼的平板,做成手的形狀,你要把手放上去或是讓你戴上裡面有金屬條的手套,這是用來讓你經由神經或是生物電能的介面來與飛船以及其他裝置互動。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否之前就聽說過我們肩胛骨上的這些端口是全身所有神經的交匯點,就好像一個十字路口一樣呢?

科裡•古德我沒有聽說過,這主要是我在虛構軍事綁架時所發生的事情。我們坐在椅子裡,很不舒服,有兩個非常不舒服的凸出物戳在我們的背後。我們往後靠,然後感覺有電通過那兩點,這樣就能將資訊下載給我們,來教導我們。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真實發生的事例,我們之前從來沒有談過,這是讓人費解又詳細的細節,是發生在你自己身上的。

科裡•古德而且他們當時也告訴我,未來每個人都是這樣接受教育的。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我們還會繼續談論時間,我還有很多問題想要問他,因為這是個宏大的課題—— 時間旅行;時間跳躍——都是大家真正著迷的項目。我們也許還會談論一些他之前談過的內容,也就是奇怪的平行地球(parallel Earth),這些都會出現在下一集的內容中,因為你我需要知道真相。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