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二季第十二集:秘密太空計劃科學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二季第十二集:秘密太空計劃科學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二季第十二集:秘密太空計劃科學



內容簡介:
科里.古德揭露你們一直在等待的細節,有關變老的逆行、超級戰士,先進的醫療技術以及更多。

來自蒙托克計畫(Montauk Project,前身是1942年的費城實驗)對遠程的影響,這些秘密學科啟用了秘密太空計劃,超越太陽的界限之外,同時對大部分的人類一直隱瞞著他們的行動。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二季第十三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版本:


大衛·威爾科克:歡迎來到《宇宙揭密》,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和我在一起的是科里.古德。這位內線人物稱自己曾服務於秘密太空計畫。科里,歡迎你的到來!

科裡•古德謝謝。

大衛·威爾科克:接近丹尼爾這位內線人物是我以前一直夢寐以求的,他稱這個工作項目為“鳳凰三號”(Phoenix III),他稱自己曾在長島蒙托克角(Montauk Point Long Island)的布魯克海文國家實驗室(Brook Haven National Labs)任職,很多人稱其為“蒙托克計畫”(the Montauk Project)。正如我之前所說,這個來自不明飛行物裡的座椅和一組功率強大的變壓器相連。椅子由人操控,這會放大他們的心靈能力。他們可以在房間內觀察,也可以創造一個傳送門(portal),可以帶人穿越時空。在我跟丹尼爾就這個問題進行的漫長談話期間,他經常跟我形容,傳送門一旦打開,罕見的異相將會發生在人體的身上。我們以傳統的觀點開始討論,假如你在生理上是30歲,身體要被送往未來,到了未來之後,你會認為自己的身體還是30歲的狀態。根據你所知,事情會這樣嗎?還是會發生其他狀況?

科裡•古德就我個人的例子來說,我曾參與他們所謂的“二十年與退回程序”(the 20 and back program)。早期的解釋是我需要服役20年時間,然後奇怪的是時間倒退了,回到我最初離開的時間點,退回到過去…

大衛·威爾科克:回到過去?

科裡•古德回到離開時的時間點,就只有幾分鐘的誤差。

大衛·威爾科克:不過有一個問題,因為你在宇宙中到達那裡的時候,已經成長了20年的歲月。

科裡•古德沒錯,在你這20年結束的時候,比如說21年以後,他們把你帶回「月球作戰指揮部」(Lunar Operation Command;LOC),你在那裡進行了大量的任務報告,並簽署了更多的文件,然後他們把你放在一張桌前,給你服用鎮靜劑,把你麻痺到不能動彈。在這個過程中,你必須一動不動。他們支起一些薄如紙板一樣的東西,你被綁到這個類似泡沫的支架上面,然後他們放上這些紙板在你身形周圍,類似加重的方式操作。這個過程花了兩個星期,在這段時間內,他們在技術上將你的身體狀態退回到20年前,就是你剛剛加入時的樣子。在這段時間內,身上的刺青、疤痕和傷害都會消失,你會回到從前…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

科裡•古德經歷過此事的人,當他們再回到以前的生活或者來到我們所知的當今生活,他們是經歷著催眠或者記憶復原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他們身上的疤痕將會顯現出來,開始顯現出來後會消失,而刺青、紅疤刺青的輪廓會出現一小段時間然後消失。這是細胞記憶的作用。

大衛·威爾科克:當你前來的時候不會知道這個,但在多年前,大約是2000年時,我在網上讀過一本很怪異的書,書名叫《火星紀錄》(The Mars Records)。有一個人… 那時根本沒有與之相關的資料,但這並不代表他在說謊,在直覺上並不像是錯的。作者描述了在秘密太空項目中的活動,這也是我們此刻所談的內容。而關於在火星周圍和他非常擅長一些心靈殺人技能(心靈終結技術),他非常擅長包含心靈遙感(telekinesis),他會灼傷他人的神經突觸(synapses)。他報導稱在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的任務最後,他經歷了一次20年的時間倒退。他們帶他回到了離開的那個時間,他工作了20年,他們讓他的身體回到了從前,這跟你的說法大同小異。你有沒有熟悉的人受過可以使他們灼傷他人神經突觸的心理訓練?

科裡•古德當然有,他們會待在一個工作站上,那些設備可以加強他們的能力,這是武器系統之一。而那些訓練“遠程觀看”(remote viewing)與“遠程影響”(remote influencing)的人,他們… 我曾說過,就像正負極一樣,一個是銅做的,一個是不鏽鋼或其他金屬做的,他們把手放在上面,然後集中注意力到目標上。他們能以多種不同的方式命中目標,還可以一箭多鵰。就好像很多用無人機殺人的人,很多人都對他們如何除掉目標說了謊,但這的確是一項千真萬確卻又難以置信的技術以及武器系統。有很多人受過同樣的訓練,經由遙視者(指引)來保護設備。遙視者是遠程監視的人,他們試圖遙視設備卻又無法親身到達(目標)。而我們稱那些人為“散播者”(scatter),他們被訓練來散播遙視者的想法,這也是經由科技強化來達成的,但這可使他們跟遙視者想做的在很大程度上是一致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一位超級戰士(super soldier)嗎?

科裡•古德不是(笑答),我並不是一位超級戰士。確實有這一類型的人,我曾經與他們一起工作過,只不過我是在一個完全不同的保護傘下。每個人在相同的保護傘下拋出MILAB成員,如果你在MILAB中,你一定是一名超級戰士。當人們將我和超級戰士聯想在一起的時候,(嘆息)我感到很沮喪。我並不是那樣的人,那不是我的工作。

大衛·威爾科克:很早以前我讀過一本有關超級戰士的書,我不知道這是否真的可靠。早在2000年代初,有人報導了一些非常聳人聽聞的事情。他說的事情之一就是自己接受過訓練,如果需要,他可以從大瀑布上不帶降落傘降落,並稱他的腿可以蹬離地面,他可以由衝擊面反彈回來而不受傷,這對我來說似乎是難以置信。


科裡•古德我曾見過跟我共事過的超級戰士他們做出不可思議的事情。我從未見過他們做… 這聽起來不像…

大衛·威爾科克:我並不認為我們可以做一整集超級戰士,但我喜歡聽他們能做某些很酷的事情,那是超越了我們正常人的能力。

科裡•古德他們肯定能進入他們目標的思想中,他們能與自己的團隊在精神上成為一個團體工作。他們能夠… 雖不是像《駭客任務》(Matrix)中那般移動,但他們的肌肉無疑得到了強化,而變得速度非常快並具殺傷力。但這不是超人,這只是能力被強化的人類。 想像中的超級戰士

大衛·威爾科克:皮特彼得森告訴我他親自參與的事情之一,就是我組織的一些培訓在東部進行的開發,人們在那裡可以放空思想,他們可以讓自己的身體本能地運作,戴著手套抓住朝他們射去的子彈。儘管板機扣動之前,他們就得開始移動他們的手臂。

科裡•古德我曾見過那麼做的。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背後是什麼樣的過程?

科裡•古德當你完全放空思想,便進入了大腦本能的一部分,我們之前聊過的。如果你的頭部正遭受一顆石子襲擊,他們在你被擊中前的十分之一秒,在神經學上就測量過你的大腦反應了。這些人被訓練來獲取關聯,使用他們的心靈能力,他們幾乎可以躲過子彈,移動的方式令人大為吃驚。但你所描述的,對於很多人來說,是不可能實現的。還有許多女人…

大衛·威爾科克:一些超級戰士自稱是忍者,並稱自己接受過一些忍者訓練,這是真的嗎?進行過多種武術訓練,你聽說過武士被訓練蒙住眼睛來,接受一場精確的劍戰嗎?

科裡•古德聽說過,這聽起來像絕地(Jedi)武士,配光劍的盧克.天行者(Luke Skywalker),小機器人環繞飛行,向他射出雷射光,所有這些類型的訓練,都涉及到了。我沒有經歷過這些,但我聽說他們所有人都經歷了類似的訓練。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他們的身體有所加強,這會是他們被稱為超級戰士的部分原因嗎?他們一半是鈦合金,一半是半機器人嗎?

科裡•古德不,他們只是被注射並變強了而已。他們受過了心理訓練和提高心理素質,但超級戰士意味著他們是菁英中的菁英,他們以後會付出很大的代價,他們的壽命會縮短。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人屏住呼吸的時間比大多數人屏住呼吸的時間要更久嗎?他們比我們大部分人潛水要更深一些嗎?

科裡•古德嗯,他們可以在稀薄的空氣中生存,對,所有這類的事情。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注射是建立在先進的外星技術上,能以不尋常的方式提升體能嗎?

科裡•古德這是一種組合,其中有一些完全是化學物質,其中有一些是奈米技術(nanotechnology)。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如果使用了奈米技術,那是否就意味著這些超級戰士易受人工智慧的感染?

科裡•古德的確如此。

大衛·威爾科克:現在回到時間的問題上。丹尼爾告訴我一箭奇怪的事情。在蒙托克計畫早期,他們發現如果將某人送往了未來,在我們未來那時,假如說是70歲的狀態,然後你時間穿越到這一點,他們的身體會突然變老,顯然在幾天甚至幾個小時之內達到了70 歲的狀態,你是否接觸過像這樣的訊息呢?

科裡•古德我接觸過這樣的訊息,還遇到很多時光穿梭者的訊息。他們在作時光穿越,遭遇到我之前提到的狀況,就是暫時性癡呆。他們想到解決辦法了,可以經由注射來解決。我想可能是基因端粒療法(genetic telomere therapy),來阻止或減緩它的發生。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再回頭聊聊年齡推進(age progression.)。

科裡•古德回退(Regression)?

大衛·威爾科克:不,推進。有些人向前推進,比如說70歲吧,他們的身體年齡也驟然增加。我們可以聊聊丹尼爾對我說的很多特殊訊息。他被告知發生此事的原因,我想知道你是否聽過這些理論,或者他們是否理解發生的原因,此事發生是否有原因?為何你的身體狀態不會隨著進入未來而保留原樣?此時的你進入了另一個時空,為何身體不會停留在你離開時的樣子呢?

科裡•古德我認為很多人仍然對此困惑不解,並沒有考慮到“意識”這一元素。當你清楚知道自己屬於何處而自己被帶到了何處,你的意識就發揮了作用,你的意識跟你的身體是相關聯的。我聽說你提過“零時參考”(zero time reference;ZTR),但我對具體細節並無太多瞭解。

大衛·威爾科克:關於零時參考你聽到了什麼?我很好奇。

科裡•古德你的生理機能、你的身體和你的意識,也就是身/心/靈的複合體 —— 我想你會這樣稱它 —— 這三項必須和諧搭配在一起。當你利用時間技術穿越,你在這個假象時間中帶著身體推進或回退,而這個身/心/靈的複合體會變得紊亂和扭曲。

大衛·威爾科克:我來分享一下丹尼爾所說的內容,零時參考是因為我們在這個區域有部分重疊,所以你根本無法聽到任何東西。在他所謂的“擴張中的時間錐”(expanding time cone)中,這可能是靈魂和身體結合的唯一時刻了。他還說,當他們想讓你進入你自己的“寧靜點”(quiet point)時,他們希望你回到過去心靈和身體相契合的那個時間點,這在他的心理訓練計畫中是非常重要的部分。他說肉體的年齡是基於錐形的寬度,而非基於生物學。設想一下(雙手手指著兩個想像中頂端相對而中心線水平的圓錐體之相交點),隨著你自然年齡的增長(雙手手勢向右),你的心靈年齡以這種方式(右手向上)增長,而生物年齡以這種方式(左手向下)降低,你的身體狀況是這兩點之間的函數。如果你去到未來的某點,大自然的力量有自我修復的機制。所以你沒辦法以超過你自然壽命的方法去創造一個悖論(paradox)。這就像是宇宙本質中內建的錯誤修復機制,因為入口(portal)的確是存在的。



科裡•古德聽起來的確是比我所說的身/心/靈的複合體需要和諧一致的解釋要複雜些。

大衛·威爾科克:他還說有某種技術在外星人的協助下開發出來,就是經由移動ZTR(零時參考)的方式來避免人們在穿越時的年齡變化問題。你聽說過這種可能性嗎?你可以安全地穿越到在一般的情形下你早已老死的未來?

科裡•古德是的,我聽說他們找到了解決的方法,但我確定他們發現的這種方法,不只是來自於人類的科技,而是我們與各種不同的外星人密切合作而來。所以是外星人在工程技術上給予我們幫助,解決了這個問題。

大衛·威爾科克:你曾說過一些緩衝設備(buffers)被安置在這些有時光穿梭(time warp)性能的飛船上。

科裡•古德嗯,全時光科技(all-temporal technology)。

大衛·威爾科克:有沒有人曾經穿越回過去,去見證一些值得注意的歷史事件?

科裡•古德通常這都是無意中的情況,人們穿越過去又回到現在,然後發現自己穿越到了錯的時間,於是他們需要修復這個問題。通常,人們會穿越回過去而去見證某些事情,而這就是一些時間研究項目最終被關閉掉的原因之一。

大衛·威爾科克:丹尼爾描述了人們想要回到過去,去看看耶穌被釘在十字架的情形。你聽說過這些事情嗎?如果人們想要去親眼見證一些史實的話。

科裡•古德你說的是「鏡子」(Looking Glass)計畫嗎?

大衛·威爾科克:的確有蒙托克穿越(Montauk jump)這件事;人們經由蒙托克傳送門去看耶穌受難並進入其中的場景。

科裡•古德嗯,我沒聽說過這些。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有關「鏡子」計畫呢?你聽說過人們想要通過某種「鏡子」來看看耶穌受難嗎?



2012之謎
大衛.威爾科克在2012之謎The 2012 Enigma)中展示「鏡子」計畫設施的樣貌。

在電影《接觸未來Contact 1997)中的設施,與「鏡子」計畫的設施十分相似

科裡•古德聽說過,在鏡子計畫裡,我聽說人們試圖去看看每一個大家能想像到的歷史事件,特別是一些需要一些信心卻總受到質疑那件事到底有沒有確實發生過的事件。

大衛·威爾科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那麼他們都看到了什麼?會根據自己的信仰不同而看到不一樣的東西嗎?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

科裡•古德就像我所說的,時間幾乎是建構在意識之上的(time is very much consciousness based),不管是看未來或是過去,你所看到的時間軸(timeline),是根據觀察者的意識和信仰體系所決定的。我們看到跟耶穌有關的報導,但也有別的事件 —— 我相信有人提到過刺殺林肯的事件 —— 報導有幾個版本,我已記不太清楚了,還有一些未來的事件。他們終於想到,這與人們曾經看過過去的事件,以及他們預先的想法與信仰有重大關係,特別是在與神學相關的事情上。

大衛·威爾科克:有人去看過福吉谷(Valley Forge;美國革命聖地)以及《自由宣言》的簽署之類的事件嗎?

科裡•古德自由宣言,是的,有很多事件都在表列上 —— 有一個事件表列 —— 是人們曾經看過的,你可以詳細參考,我還真的沒有太留意過。

大衛·威爾科克:有部電視劇叫作《異世奇人》(Doctor Who;或譯《神秘博士》),記得曾在2000年中期播放過。這是英國電視史上歷時最長的一部電視劇了,大概有22年或24年了,而他們現在又開始重拍。看來他們把《異世奇人》和《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的角色合併在一起了。神秘博士經由電話亭來穿越一個叫做“TARDIS”的傳送門(portal),丹尼爾說《異世奇人》中有超多類似(現實)的元素。

TARDIS
TARDIS (Time and Relative Dimensions in Space)傳送門在太空中穿梭

科裡•古德是的,外星飛船的內部要比其外表呈現的樣子大很多。

大衛·威爾科克:“TARDIS”就正是這個樣子,他進到電話亭中,裡面是一個巨大的房間。

科裡•古德對。

大衛·威爾科克:你覺得這部電視劇的創作者,是否在幫助我們準備好在未來接受揭露宇宙真相之類的事情?

科裡•古德有些的確讓我們在潛意識中接受這件事,而有些目的是為了讓我們質疑那些開始挺身而出的人們。有件事情我想特別指出,有很多人經歷了“年齡復原”(age regression)並參與了“20年回退”的程序而被抹去了記憶,但就像我說過的,有3%到5%的人是對記憶清除免疫的。

大衛·威爾科克:對。

科裡•古德但是對於那些可被抹除記憶的人們來說,有幾個方法可以追溯。通常你看起來會更年輕,就像如果你已經45歲了但看起來是35至38歲的樣子,等你到了某個年齡之後就會突然變老。你在三、四十歲時發現自己有一些神經方面的問題,你的腕隧道症候群(carpal tunnel syndrome;又稱腕道症候群、腕管綜合症)開始發作,你的四肢神經出現問題,有一些癲癇(seizure;英語又稱Epilepsy)問題,眼睛有問題,人們開始出現一些奇怪的問題,他們的內臟器官開始罷工,你在年齡變大之後身體出現不適,尤其是神經方面的問題。

大衛·威爾科克:我的太空工作項目的內線雅各布不久前跟我說過,在太空項目中人員的健康技術,現在已經先進到就算你頸部以下癱瘓,他們仍然可以讓你的神經纖維重新生長,神經會從原始器官重新生長,然後重新分布到你的身上。你遇到過這種事嗎?這是真的嗎?

科裡•古德對,這對我來講很困擾,尤其是當我拜訪了LOC(月球作戰指揮部)之後,我知道在三層以下的地方有一些可以治癒我問題的技術,但是這些技術我並不能使用,對我來說有一種酸葡萄的心理。因為我有一些家人近期剛被查出患病,當我詢問是否可以使用這項技術時,他們告訴我說,我不是他們的員工。

大衛·威爾科克:雅各布還提到了一些手腳或其他四肢的替代技術,可以重新生長。如果你在服役時胳膊被炸掉了之類的,他們會安上一個新的在你身上,它會連接到你的基因密碼,變成你自己的胳膊。你聽說過這樣的事嗎?

科裡•古德我認識一些四肢被炸掉的人,失去了手腳,他們使用一種像明膠(gelatin)模具的東西,讓肢體以全席圖像的方式(holographically)重新在身體上生長。通常我在LOC上見過這些事情,並也在醫療飛船上看過,這種透過在明膠上使用全息圖像場(holographic field)的方法,讓你的神經系統重新生長,重建你的手腳。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如此有用的話,你覺得他們為何不把這項技術交給人類?

科裡•古德這和他們武器化我們的食物是一個道理。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想要我們(的人)越少越好。

科裡•古德他們想要我們越少越好

大衛·威爾科克:老實講,我確定隨著時間的發展,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會宣稱他們聯繫上聯盟,或者為聯盟工作的生物,不管是藍鳥人(Blue Avians)或藍軌人(Blue Orb beings)或金三角頭人(golden triangle-head beings)或球狀生命體(Sphere Beings)都可以。

科裡•古德或是兩個還沒出現過的族群,已經有人這麼做了。

大衛·威爾科克:不是每個人但很多不明飛行物的研究者,他們好像戴了漂亮的有色眼鏡,他們覺得一切都很棒,一切都很美好,他們都是(SSP;秘密太空計畫的)聯盟。好吧,你的經驗我們會傳播給大眾,因為球狀生命體看起來是來自於更高級別的,他們不會是聯盟的橡皮圖章吧?首先,除了你,他們不想和人類對話,這是你告訴我們的。

科裡•古德還有岡薩雷斯。

大衛·威爾科克:對,如果(SSP)聯盟是拯救地球的英雄,球狀生命體之所以不想跟聯盟對話,是基於什麼原因呢?

科裡•古德這些人最初是為一個叫做卡巴爾(Cabal)的組織工作的,他們直接為地球的秘密政府與他們的聯盟(syndicates)工作。

大衛·威爾科克:有些人稱他們「光明會」(Illuminati)。

科裡•古德對,光明會。

大衛·威爾科克:名字聽起來還挺嚇人的。

科裡•古德這些人不是天使或是有天使般心靈的人。沒錯,他們開創了一個新紀元,他們已經被壓迫夠久了,他們被壓迫到不得不決定推翻以前的主人。他們希望把人類帶到一個新紀元,但這些人仍然非常有破壞性,他們中的很多人。聯盟不是單有一個小組組成的,有一群人從一些不同的太空項目中叛離出來,他們成立了秘密太空項目聯盟。很多人來自更加糟糕的群體,而他們的策略,他們自己的計畫並不完全是為他人服務,他們仍然為自己服務。而球狀生命體與其他外星人聯盟,鑒於這個SSP聯盟雖然宣稱是為了共同利益,但他們在籌畫上仍然有一部分是為自己服務,所以他們不想與SSP聯盟直接交涉。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過這些太空工作項目的軍事部門被告知,只要是天空裡的都是我們的。

科裡•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關於外星人他們都知道什麼?

科裡•古德有些人被告知羅斯威爾事件是真的,而有四種外星人來拜訪我們。有些人相信有56到58個外星群體來拜訪我們,這要看他們參與的工作項目。

大衛·威爾科克:實際上我與霍格蘭(Hoaglands)的頭號內線有過聯繫,理查.霍格蘭(Richard Hoagland)的頭號內線在2008年左右聯繫了我,當我在約書亞樹(Joshua Tree)開完會後,他發誓唯一的外星人就是遠古建築者族(Ancient Builder race),而天空中的都是我們的。有趣的是,在談到軍事部門時,你跟我說了一模一樣的事情。

科裡•古德有一些級別比較低的軍事部門,特別是太空指揮部門(Space Command Groups),譬如在空軍單位中,他們認為太空中每一件東西都是人造的。他們相信自己讀到的是最高級別的機密,如果你跟他們說別的,他們就會揍你。他們絕對相信自己是隊伍的頂端,他們是最高級別的部隊,他們需要知道在他們之上沒有任何未知的上層部隊。

大衛·威爾科克:NRO(National Reconnaissance Office;美國國家偵察局)在地球上的作用是什麼?

NRO

科裡•古德NRO等同於空軍的太空指揮部。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NRO是屬於空軍的情報機構。

科裡•古德沒錯,他們牽涉到地理工程學(Geoengineering),地理空間工程(Geospatial engineering),並追蹤任何接近地球軌道的東西。他們擁有較低級別的太空工作項目,駕駛他們認為是最高科技的太空船,還有建在靠近地球軌道上方的太空站,比ISS(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國際太空站)更先進一點。牠們飛行的方式是自以為最先進的方式。

大衛·威爾科克:有些內線也認為NRO就是最高級別的機構了,把他當作情報界處裡太空問題最大的組織,聽起來你覺得這不是真的。

科裡•古德在NRO中有一些特選人員,他們擁有更高級別的認識。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我們看到這些太空平台在地球軌道上,這是被NRO反隱形(de-cloaked or unmasked)掉後,會不會看起來特別有未來感並且很奇怪呢?

科裡•古德如果他們做一些揭密活動的話,譬如介紹說“這是我們秘密太空計畫項目”之類的來欺騙我們,然後給我們看這些飛船和太空戰艦以及那些太空站,適的,我們會覺得那些東西非常先進。但是,其實它們已經有50年了,卻比國際太空站還要先進。

大衛·威爾科克:我相信你熟悉這種說法,有時候最顯眼的地方才是最會被人忽視的地方。NRO已經捐了三台天文望遠鏡給NASA,這些望遠鏡可比哈伯天文望遠鏡(Hubble Space Telescope)要先進得不只是一點點。正如他們所說,那些是他們已經棄用的設備。你覺得他們這樣做,是為了傳達一個訊息嗎?如果是這樣,你覺得那是什麼訊息?

科裡•古德我不知道它們是否有傳達訊息的意圖,但的確有那個作用。當NASA封存了那些設備之後,說他們沒有資金去雇人建立一個計畫來運作這些衛星,我覺得太誇張了,他們何不把哈伯的人調過來操作這些比哈伯先進十倍的天文望遠鏡?這真是毫無道理!

大衛·威爾科克:於是問題變成,如果它們比哈伯先進十倍,它們是被用於天文範圍的嗎?只是被用來觀察星系嗎?

科裡•古德軍隊幹嘛要觀察星星?

大衛·威爾科克:(微笑答)這表明他們對此非常感興趣。

科裡•古德這時,人們就會問一些問題。他們就會問置於外太空的SBI(Space-based interceptors;太空攔截者)武器,為何三分之二都不存在?他們對準的方向為何是朝外而不是向內朝向地球?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雅各布告訴我的另一件事,這個我從未在公眾面前講過,我也同意這聽起來有點離譜。他說他知道太空工作項目上有你可以稱它“望遠鏡技術”,先進到可以探測到遠離地球的星球表面上的建築物,你遇到過這樣的事嗎?

科裡•古德雖說沒有光學望遠鏡成像技術,但是他們有成像系統可以做這種偵查。

大衛·威爾科克:這樣我們就可以觀察環境,來看看周圍都有什麼情況。

科裡•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讓我們回到古希臘一下下,我們來聊聊那裡的秘密社會。我讀到過《世界新秩序:祕密社會的古老計畫》(New World Order, the Ancient Plan of Secret Societies)由威廉.斯蒂爾(William T. Still)所著。他說在那種祕密秩序中,他們會讓所有的男人晚上出去,大家一起去把古希臘神像的陰莖剷掉,當大家一覺醒來之後,會被眼前的場景嚇到。祕密社會宣稱,如果任何一個人說出去,就會把罪責全怪罪在那人身上,這就叫做共同犯罪。那麼共同犯罪被用在太空工作項目中嗎?大家都被訓練過做些不得不做的事嗎?

科裡•古德在任何聯盟或者團體中都有一項規矩,就是他們會讓你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而你要一直守口如瓶。如果你說出去了,你會自己去自首。

大衛·威爾科克:這就是秘密地球政府聯盟認為我們永遠不會發現這個(秘密)太空項目的方法之一,因為在這個太空項目中沒有人是清白的他們都幹過骯髒的勾當,他們都被迫做過一些不堪的事?

科裡•古德當然。就像我說的,每一位在秘密太空項目聯盟的人都做過一些不好的事,也許他們現在正在試圖彌補。

大衛·威爾科克:好了,你都聽到了。我們這集的時間就到這裡,下一集的《宇宙揭密》還有更多事情要揭露,因為你需要知道。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下集節目再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