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三季第三集:烏本圖和藍鳥人的訊息-第 1 部分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三季第三集:烏本圖和藍鳥人的訊息-第 1 部分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三季第三集:烏本圖和藍鳥人的訊息-第 1 部分



內容簡介:

在這個特別介紹,Michael Tellinger(南非作家,作曲家和政客,2005年,他出版的著作上,提出一個古老的宇航員人類起源的理論)加入與科里.古德討論 Ubuntu(烏本圖)哲學是如何與來自藍鳥人的訊息緊密契合。

理解這一點是關鍵,通過我們的貨幣系統深思熟慮的操作,去克服這些在我們星球上經由金融集團對我們世界的完全控制的約束限制。

【註:Ubuntu(烏本圖)是非洲語,原始於知識的分享,是古代分享與關懷的哲學,也就是『群在故我在』,這是世界各地古代文化所分享的古代非洲哲學,他們有自己的名稱以及表達的說法,但要同在一個團結意識之下,相互分享與相互關懷。】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三季第四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版本:



大衛·威爾科克:大家好!歡迎收看《揭露宇宙》,我是節目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本集我們邀請了一位特別嘉賓,邁克爾•泰林格。或許你還不知道,他非常出名,對南非大量獨特的古代遺址做過許多有價值的研究。在辛巴威和其他地方有很多非常有趣的東西,他把這些全綜合在他的研究裡,讓他對經濟產生了獨特的見解。如果你平常都收看本節目,你會熟悉寇里•古德,他來自秘密太空專案,負責聯繫外太空分離文明聯盟。該聯盟說他們想釋放出能徹底改變地球上生活的先進科技,直接帶我們進入《星際迷航》般的黃金時代,這個黃金時代在全世界35個不同的古代文化中都曾預言過,在古典史詩《哈姆雷特的石磨》(Hamlet's Mill)中,Giorgio de Santillana和Hertha von Dechend就曾揭示過,然後Graham Hancock對其進行了詮釋和提煉,他是位對我們的工作提供真正靈感和啟發的人。因此我邀請邁克爾加入節目來解釋,他所宣導的,太空專案聯盟有濃厚興趣的這種經濟體制。首先我們請寇里談談聯盟,什麼是聯盟,怎樣定義聯盟,這怎樣聯繫到邁克爾宣導的這項帶來更大揭露的項目。邁克爾,歡迎參加節目。 邁克爾•泰林格:謝謝,很榮幸能來這裡。

大衛·威爾科克:寇里,也感謝你再次參加節目。

科裡•古德:不客氣 。

大衛·威爾科克:那我們就從寇里開始,如果有人恰好第一次看我們的節目,他們看見所謂的光明會或世界新秩序,會覺得這些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沒人會挑戰他們。聯盟究竟是什麼樣的組織?他們有機會推翻陰謀集團?或者這只是一種永遠不會成功的嘗試?

科裡•古德:他們絕對有機會推翻陰謀集團。聯盟由兩個主要派系構成。一個是地球聯盟,由不同的國家、不同的秘密社團與組織鬆散構成。他們目前正致力於推翻現行的金融體系,我曾講過,這個體系是由地球秘密政府和辛迪加所操控的。很多辛迪加成員非常專注超自然能力。他們也就是人們所說的光明會成員。我們叫他們辛迪加。我們要揭去他們神秘的外衣。

大衛·威爾科克:辛迪加是否像黑手黨那樣,是有組織的犯罪集團?

科裡•古德:是的,這也是我們這樣稱呼它的原因。 邁克爾•泰林格:確實如此。

科裡•古德:地球聯盟和秘密太空專案聯盟各自有不同的議程。秘密太空專案聯盟最初由某些不同秘密太空專案團體的成員,脫離了原來組織的領導,形成的一種鬆散的聯盟,組建了所謂的秘密太空專案聯盟委員會。

大衛·威爾科克:或許有人不清楚秘密太空專案是什麼,我們說的是什麼技術?這些人有什麼?

科裡•古德:有不同的秘密太空專案,包含各類非常廣泛的技術。他們擁有一些比我們看到的美國空軍和NASA的技術領先20到50年的飛行技術。他們還有一些像星際企業集團這類的機構,基本上是所有的企業聚集在一起,集中資源,在我們的太陽系創建了一個龐大的基礎設施。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公司主要是軍事國防承包商。

科裡•古德:大多是,但現在已經擴展到其它許多領域。

大衛·威爾科克:像是超光速旅行、星門技術、粒子束、雷射脈衝武器之類的東西。

科裡•古德:他們已經超越了這些,但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這是非常先進的技術。它們全部是在最高安全級別保密下發展出來的。


科裡•古德:是的。秘密太空專案聯盟…他們主要的目的,按照他們的說法就是:向地球全體人類全面揭露。全面揭露不是就告訴大家:“外星人是存在的,我們已經欺騙大家八九十年了。好了,回去繼續生活吧。”大揭露事件是將愛德華•斯諾登和其他幾個鮮為人知的駭客收集的資訊進行一次性的大公開。這些資訊已經全部解密整理,交給了地球聯盟和秘密太空專案聯盟,準備在某個時刻開始公開披露。他們希望揭露這些辛迪加所犯下的所有反人類罪行,不僅是一直企圖掩蓋外星人、地外生物存在的事實,還隱藏了那些可以完全改變我們生活的神奇高科技。這會瓦解他們的企業化政治體制和用來控制地表人類的巴比倫金錢奴役系統。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讓我們先回到現實中來。這些人到底想怎麼樣?他們為什麼要殺人?他們為什麼要減少地球好幾十億的人口?這是讓人們無法真正相信其真實存在的原因。他們就是無法接受這些,這些人究竟想幹什麼呢?

科裡•古德:不是所有的辛迪加都有相同的議程。我曾經提到過,有一個存在了億萬年的地外超級聯盟參與了22個平行競爭項目,一直在操縱地球人類。它涉及基因、社會和精神層面。他們自己也是他們所謂的這個大實驗的一部分。還有一些更為仁慈的非地表人團體,我認為他們的議程比較正面。

大衛·威爾科克:當然了。

科裡•古德:還有某些的日程則是純種血統論的,這些人劃出了自己的小圈子。他們想要淨化地球(只保留純種血統),並以一個小群體重新開始。但並不是所有的辛迪加成員都支持減少人口。提倡減少人口的,恰恰是那些最有權勢以及我曾提到的200委員會之類人物,他們相當有權勢,並掌管著金融體系的運行。

大衛·威爾科克:你有一個很好的條件是邁克爾和我所不具備的,就是你遇到了許多這類人物,你目睹了他們的 所做所為,你聽到了他們計畫殺死幾十億人的爭論。持有這些信念的人,怎麼能這樣做?他們的目的是什麼?為什麼他們要這麼多人非死不可呢?

科裡•古德:這和納粹的思想沒多大不同。也有很多不同的非地表人族群主張基因純種或者參與了純種基因實驗。這就是為什麼他們中的大多數,幾千年來就是不想種族間聯姻或部落融合。他們有自己的部落,如果遇到另一個部落,就會想消滅那個部落的所有人。這樣的事情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這類基因的實驗項目是互相競爭的。在距今較近的時期,他們才聚在一起,找到了一種合作的方式,彼此之間變得友善。但在地球上的有些辛迪加團體,神秘學辛迪加團體中有人覺得他們是來自地球之外的血統,而我們都是來自污染了的、沒有價值的血統,應該被清理掉。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他們用“酒囊飯袋”、“牆頭草”之類來稱呼,他們是否覺得如果這裡人口稀少,就可以更好地控制這個星球?這也是部分原因嗎?

科裡•古德:這是部分原因。他們還用了像是能讓地球變得更加與大自然平衡和諧之類的陳詞濫調。

大衛·威爾科克:人類對環境有害。

科裡•古德:是的。當人們充分瞭解到我們擁有很多技術,如果秘密太空專案聯盟想將技術帶到地表,像是可以提供人類食物的複製機、自由能源、光能、聲能醫療技術,一整套可以改善人們生活的不同技術,那麼就可以幫助人們與地球和諧發展。而且這些技術會被立即分享給全人類,他們不想只把它給美國人和英國人,然後再讓它一點一點擴散到其他國家。他們希望同時分享給地球上所有人。好的。我們下面的討論將會涉及到邁克爾的內容。我會問你一個問題,你來回答,然後我們三人再展開來討論。你和我在節目裡討論過的最有爭議的焦點是:一旦這些技術應用了,我們就不再需要金融體系了。

大衛·威爾科克:你經常提到秘密太空專案聯盟描述為“巴比倫金錢奴役系統”的術語。錢有什麼壞處?這個金融體系如何成為你說的這些秘密地球政府辛迪加組織控制人類的工具?他們如何使用金錢來對付我們?

科裡•古德:當你使用錢時,你會為此負債;當你出現負債後,你就會被奴役和束縛;就出現了借錢給沒錢人的富人和最終承擔所有債務負擔的窮人。就這樣一開始這種控制體系就建立起來了。而且我們幾千年來已經被植入了你必須要口袋裡有錢才行的思想。人們聽到我這樣說,都嚇壞了。你想取消金錢。你想在一個不用錢的社會生活。你瘋了吧。沒有錢,我們怎麼生活呢?沒有錢,你能在社會立足嗎?

大衛·威爾科克:但你是怎麼…


科裡•古德:他們無法看透它。他們已經高度程式設計了,他們無法看透它。

大衛·威爾科克:但你說的不是共產主義嗎?你不是想讓一批寡頭沒收所有財富,然後發給每個人相同的報酬,那麼豈不是沒人會有任何動力去做任何事情了?

科裡•古德:你使用了報酬這個詞。這表示與錢有關。當每個人都擁有自己需要的一切…我的意思是,複製機能做到這些,你是否真的還想需要金錢或黃金。你可以合成一些黃金或一張20世紀100美元舊鈔裝在你的口袋裡,如果你覺得這讓你更安心的話。但是你並不會需要它,因為一切都將基於分享技能,人們在一個社區裡互相分享知識與技能,那將是…通過這些技術,每個人都能擁有他們所需要的一切。你不必早九晚五工作來付電費,有自由能源。我的意思是你不再需要買食品了,有複製機技術。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這個話題暫時就到這裡。這些在太空工作的人,太空專案聯盟的人,在你瞭解邁克爾其人和他所倡議的班圖奉獻主義之前,他們向你提起過他。他們說了些什麼?為何這些身居太空,甚至可能從未來過地球的人很在意這個人?是什麼令他們如此感興趣?既然他們已經擁有所有這些技術,邁克爾所做的事情與他們有什麼關係呢?

科裡•古德:先說明一下,我聽到過邁克爾•泰林格和他在古代文明方面的工作和研究。我認為其中很多都很有趣。在一次岡薩雷斯中校在場的情況之前,我一直不知道他從事的政治運動。他們在議論邁克爾有關班圖精神的話題,我說的沒錯吧?

大衛·威爾科克:沒錯。說的不錯。

科裡•古德:謝謝。他們談到在未來一個觸發性的事件發生後這項運動是未來的趨勢。將會有一個大揭露事件。而且在金融體系消失之後,資本主義,所有主義都會消失,我們會使用這個新體制,轉變文明進入到像《星際迷航》般的時代。我們會整合學習所有這些已經存在的新技術,並應用到我們的生活中。他們說他們一直懷著極大的興趣跟進著這場運動。我認為這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事情。不過,我不清楚邁克爾•泰林格先生對此都講了哪些內容。

大衛·威爾科克:那好,邁克爾,該輪到你了。假如現在收看的觀眾都不認識你,也不瞭解你的工作,你能否為我們簡短地概括一下班圖奉獻主義的實質,它是什麼,它如何影響我們今天的生活? 邁克爾•泰林格:謝謝你,大衛。當然,它也是一種主義,但是與我們所熟悉的所有其他主義完全不同。它是非洲傳統哲學裡的奉獻主義那一部分。首先,“班圖”(Ubuntu)是一個非洲語言。這是一種分享和關愛的古老哲學。我把它定義為社區內的團結協作。按通常我們使用的一種表達,就是:眾之所是成就我之所是(群體協作,成就個人)。因此這是一種古老的非洲哲學,而且全世界的所有古文明都共同分享了這種哲學。他們對此都有自己民族語言的命名,以及用自己民族語言的詮釋,但最終他們都體現為同一種哲學:“一體的意識”——彼此分享與關愛。所以班圖(Ubuntu)——一體意識的運動是從分享知識開始的,正如寇里所介紹的,還有金錢的起源以及如何利用金錢控制和奴役人類,那麼對此,我們會提出一個系統的解決方案,因為我認為擔驚受怕、辛苦難捱的日子統統到頭了。我們需要馬上提出一個解決方案。所以這場運動所代表的一切,就是呈現一種解決方案,它不僅使人們在思想上產生共鳴,而且特別是它能深入到人們的內心深處。冥冥中似乎註定讓我成了傳達此訊息的人。這並不是我的系統方案。這也不是我本人給出的資訊。我只是一個信使。我感到非常有趣,居然在其他我想不到的地方也在談論這件事。因為我已經收到來自世界各地的很多有趣的電子郵件,他們向我提及有關預言和所有這一切,還有班圖意識如何在其中發揮作用,以及我們所做的如何在其中發揮作用。這使我著實吃了一驚,而我沒有真的想到我會走這條路。知道這些確實很有趣。那就讓我們繼續完成手頭這項工作。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們需要…我們正在著手進行的是提供一種有選擇的靈活性的解決方案。這套持續了6000年、12000年的系統不適用。這是一種專門設計用於奴役我們的系統,用寇里的話說,就是巴比倫金錢奴役系統。金錢是一種用於奴役他人的工具。這是金錢被使用的目的。我一直提醒人們,事實上這不是錢本身的問題。問題是金錢被當成了控制工具。那些控制金錢的人可以隨心所欲製造金錢,要多少,有多少,因為它沒有什麼可抵押的東西。金錢是憑空造出來的。這涉及控制地球上的貨幣供應。這就是他們控制這個星球的方法。

大衛·威爾科克:甚至在《聖經》創世紀章節中,一開始就說金融系統是邪惡力量。 邁克爾•泰林格: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你仔細閱讀,那上面就是這麼說的。如果請Jordan Maxwell來同我們交談,他會說出其中一件能讓大家感到非常震撼的是:聯邦儲備券,這些美金,他稱為股票金額。 他說,每個美國人都被分配了10種不同的股票金額。如果你曾在美聯儲工作過,我肯定你知道我在說什麼。這些貨幣量,每個人都被分配了一定數額、而且按照一個確定的數額發行給大家,我估計(每人)有340萬,我聽說過這個數目。所以你看見每一分錢都是某個人的靈魂。這個貨幣數額實際上對應了人的靈魂。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當他們盜用了這筆錢的時候… 邁克爾•泰林格: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想要竊取我們的靈魂。 邁克爾•泰林格: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如何理解這種金融系統的黑暗魔法,它究竟是什麼?他們是怎麼運作的? 邁克爾•泰林格:其實剛剛你已經描述過了。金錢體系在遠古時代就被灌注了某種黑魔法,看看它對我們星球造成的影響。看看它對人性的影響。人類變得瘋狂。寇里在前面提到過,你也知道當你對人們說我們要把錢從這個系統中清除掉時,他們變得難以承受,因為他們以為我們要拿走他們的錢。這不是我們的意思。我們的意思是要創建一個不需要金錢運作的新體系。所以不會再有人需要錢。讓世界從被金錢與貪婪、企業架構和控制、資源匱乏中過渡到,從金錢驅動體制過渡到由人與其對生命的熱情為動力的世界。這才是所謂的完整班圖運動。慢慢確切地告訴人民事實:我們不需要錢,因為錢沒有什麼用處。人類才是創造一切的力量。關鍵是人類。我們種植食物。我們播下種子。我們構建數學方程,並開發自由能源設備。是我們在創造一切。而金錢並沒有做任何事情。金錢只會阻礙人們去展現自己的愛好(天賦)過上美好的生活。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Darth Cheney也在這裡,他肯定會來一場激情演說。 邁克爾•泰林格:肯定會。

大衛·威爾科克:他會說一旦你讓人們沒有賺錢的需要,他們會整天喝啤酒、坐著看電視。 邁克爾•泰林格:是的。那是在資本主義驅動的系統裡的現象。我們正在改變這個系統,把它變為這樣一種系統:人們按照心願生活,並有機會施展他們與生俱來的才華,在那裡他們不必擔心錢的問題。大衛,你剛提到的問題,就是我總結的13個常見問題。經過11年的討論和拓展沒有金錢的新的方式、新的社會結構,我歸納了13個常見問題。這真的令人難以置信。在使用金錢的世界裡,我們會遇到許多無法解決的問題。我們的政府、銀行還有那些金融專家們都不能用全世界的金錢去解決這些問題。而在2005年的11年後,為了生活更美好,這13個歸納出來的問題,需要我們用沒有金錢的世界來解決。

大衛·威爾科克:我在我父母買的房子裡居住長大,1973年房價26000美元,現在提到這個房價沒人相信。 邁克爾•泰林格:是的,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自從美國聯邦儲備系統建立以來,在100年間,美元貶值了96%。 邁克爾•泰林格:你剛才提到美聯儲——世界的中央銀行是一個大騙局。現在人們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世界上各國中央銀行都是私營企業。他們控制我們的政府。這就像,我們的政府欠這些私人公司的債,他們便將所有人當成奴隸使用。所以通過班圖運動和聚會教導分享的一部分就是首先告訴大家——金錢的起源。就像寇里所說的,在巴比倫金錢奴役系統中金錢首次出現了。它被別有用心地引入了,這不是幾千年來以物易物和貿易的(必然)結果。這種惡意引進用來奴役人的工具卻能給人一種錯覺,讓人相信自己是自由的,但他們仍舊得工作賺錢,才能生活繳稅。所以如果你改變這整個系統…這就是我建立班圖工作坊的原因,在工作坊的一到兩天后,完成所有內容後,變成了像是群體療愈的時間。這就是我所期待的最後結果,因為人們突然感覺到放鬆和解脫。“哦,我的天呢! 我們並不需要錢。我明白了你的意思。”他們不僅明白了不需要錢的道理,而且也知道了金錢的起源和它是用來奴役人類的一種工具,還有我們應該如何擺脫它的控制。這給人們帶來了希望。當人們發現原來這是如此簡單,人們真正感到興奮不已。我們應該做的——僅僅是去除掉那些對我們進行程式設計、設定和洗腦,這持續了幾千年,特別是最近一百年來,設立了當今的教育體系來毒害我們,讓我們從小就準備變成未來無覺知的勞力。一旦人們意識到讓自己擺脫困境原來是這麼的簡單,這才是你所見的真正理解。

大衛·威爾科克:邁克爾,你不是認為…假如發生了致命的全球經濟崩潰,太陽依舊朝起暮落;大海依舊潮落潮起;天空依舊風起雨落;萬物依舊茁壯成長;我們依舊擁有一切所需。 邁克爾•泰林格: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有人說全部的金錢都不見了,會消失到哪兒去?太荒謬了。一切資源就在這裡。我們本來就生活在一個富足的世界。 邁克爾•泰林格:是的。當然,這是其中一件你需要不斷提醒人們的事情,經常地,時不時地、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人們:我們就生活在一個豐饒的星球上。我們一直被灌輸,現在又利用企業的等級結構,讓我們相信我們生活在一個資源匱乏的星球上,他們所做的一切就是採用這樣一種原則:只有競爭,才有進步,這種思想從小就強制灌輸到我們的頭腦中。於是你就只知道靠競爭才能進步,靠競爭才有創新,靠競爭你才能出人頭地。這是毒藥,他們給我們的糖衣毒藥,讓我們誤以為一切都必須這樣運作。徹頭徹尾全部錯誤。競爭產生匱乏。競爭使得企業隱藏事實(真相、高科技…),讓他們能夠從知識、資訊以及技術中獲利,而其他大眾則受苦受難。競爭阻礙了石油、電力和醫療新技術的應用。你明白,這就是為什麼競爭是如此不好。所以班圖精神與奉獻主義只是改變了這小小的一點,就將競爭轉化為合作與協助。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你能想到他們高級進化的世界新秩序的觀點出自何處,我們知道查理斯•達爾文的父親是第33級共濟會成員。達爾文主義主張:最有效的殺手是最高度進化的生物(弱肉強食),適者生存。但你要是看過真核細胞的模型,很久以前一些微生物,聚集在一起,在它們周圍形成了一層膜。你是核糖體。他是染色體。我們要做的就是一起組成細胞核。大家必須盡其所能,群策群力,才能獲得更好的結果。 邁克爾•泰林格:完全正確。

大衛·威爾科克:生命的本質就是許多單細胞產生並相互聯繫形成器官系統。而這些器官組織合在一起,便形成了一個身體。 邁克爾•泰林格:是的,你把我心裡的話都說出來了。這就是所謂班圖教義的一部分,告訴人們:只有團結成為一體,你才會獲得無限的豐盛。我們必須聚在一起形成一個活躍的、有生機、意識到這點的群體,共同努力,只要我們內在核心能一起同頻共振,我們就可以創造出無限數量的共振分形的多樣化活動。從共振中心,我們可以創造出無數的分形活動,因為我們始終保持者共振。而當我們有分歧時,就會生病,分化, 分裂,然後死亡和毀滅。

大衛·威爾科克:就像是電腦的CPU和記憶體不匹配的結果。 邁克爾•泰林格:完全正確。因此在我的工作坊,我經常給大家演示一個例子,就是去想像你的身體,它由數萬億細胞一起組成工作,造福於眾多細胞組成的社會,你的身體。它們不會互相爭鬥。

科裡•古德:保持一種同步共生的關係。 邁克爾•泰林格:互利共榮、合作、協同。即使數萬億的細胞中,某些細胞群居在一起,組成專門的細胞組織,就像你的肝臟、心臟或是大腦,它們始終在一起工作,服務於全身更大的利益,服務於整個細胞社群。我們要這樣看待自己,我們是家庭中的一個成員,就如同我們體內的細胞群一樣,我們是這個擴展的大家庭中的一員。

科裡•古德:我能完全理解秘密太空專案聯盟委員會成員為什麼始終跟進此事的原因。而且藍鳥人傳達的資訊裡也提到過。有不少人誤以為是新來的救世主般的外星人要來拯救人類。還有一些人則是坐等光明勢力或是某個團體來拯救人類。而球體存有聯盟,他們來到地球外部幫助創造公平競爭環境,他們已經說的很清楚,就像霍皮人所說的,我們自己就是我們期待已久的救世主。我們有責任清理自己的混亂局面,找到解決方案推翻光明會、陰謀集團和地球秘密政府組織,創立並實施新的體系,開始進入新的轉型社會。這要求我們所有人必須停止指出我們所有的不同,所有讓我們不同的事物,所有讓我們分歧的事物,讓我們開始專注在我們共同擁有的一切,這將使我們擁有一種共存共榮的關係。要懂得我們原諒別人,其實是在寬恕自己。在各個國家和部族之間需要更多的寬恕。我們需要跨越過去,開始進行像你所說說的這類計畫,協助我們團結在一起,從自身內部做工作,拿出自己的解決方案,解決好我們自身的問題,而不是等待別人為我們做這一切,否則這永遠無法解決。

邁克爾•泰林格:你也把我想講的都說出來了。在我的工作坊,班圖工作坊,我總是告訴人們,我們自己就是我們一直期待的那些救世主。我們自己就是新時代的浪潮。我們不能背靠著椅子,坐等別人來救我們。這始終是一個問題。人們總是期待某種穿著閃亮鎧甲的騎士、天降救世主出現。但在我們的基因裡面早就具備這一切了。我們是一個可以創造我們自己的現實的集體創造者。讓我們來把它變成現實。讓我們專注在人類的美好未來。讓我們不再傳播恐懼。讓我們停止對陰暗、消極事物的不斷議論。當然,我們可以談論它,作為讓我們進入新烏托邦世界的知識與資訊平臺。我特別喜歡用“烏托邦”這個詞,因為烏托邦是一個優美的詞語。它不是一個貶義詞。只是個烏托邦的想法。是的,我喜歡烏托邦。這是一個美好的詞彙,很棒吧?我們要多多使用烏托邦這個詞。我還想補充一點,我們前面提到像是以物易物之類的概念。所以我想首先要說明的是整個班圖奉獻主義哲學並不是創造自給自足社區的哲學。而是要創造興旺繁榮的社區,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個富足的星球上。一棵蘋果樹可以產生成千上萬棵蘋果樹,而不是只產生另一棵蘋果樹。這就是我們的能力。如果我們可以留在地球上去創造和實踐,展現我們與生俱來的天賦,我們每個人都有能力創造無限的富足。所以這是要創造出無限豐饒的社區,而不是用以物易物、商品交易,或是任何交換的方式來取代金錢體制。只要有任何一種實物交換的形式,就有可能被剝削,而且有人會想方設法損人利己。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很抱歉在節目最精彩的時候到了節目的結束時間。下次我們繼續同內線知情人寇里•古德、班圖運動的幕後推手邁克爾討論這個引人入勝的話題。一如既往,我們非常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集再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