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三季第六集:地心圖書館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三季第六集:地心圖書館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三季第六集:地心圖書館



內容簡介:

當地心之旅結束,科里.古德和岡薩雷斯必須分道揚鑣,當時科里提議拜訪巨大圖書館的機會。

一道閃光後,他發現自己置身在被白色大理石牆包圍的環境,以及包含大量神秘知識的架子。

科里得知這天將證明極具爭議性的許多不同群體,尋求著關於人類出處和控制我們地球的真相。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三季第七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版本:


大衛·威爾科克:準備好了嗎?這裡是《揭露宇宙》節目,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我旁邊是科裡·古德。從節目開播以來,我這是第一次在攝像機前親耳聽到你來描述令我期待已久的對我倆一生都極有意義的一段經歷。這事你是被捲入,而我也隨你一道同行。但是至今我還沒有過去外星或地底遊歷的清晰回憶,雖然我可能已有類似的經歷,如果有過,那我一定被記憶洗白了。我至今還沒能想起來,所以這事有點意思。這組人和我們聯繫密切。這些信息會最終會彌合缺口,迎來全家團聚,如果他們可以接受我們有混雜的血統而且相比之下比較落後。我想要指出的另一件事是:他們這樣做是認為我們不會有大突破。但如果你讀過《一的法則》,已經過我的科學證實,書中清楚地說25000年一輪的第三密度週期,會有三個週期,而我們現在已接近全部三周的尾聲,在第三週期結束時,人類社會將會經歷一個突發的大規模的躍進。他們稱之為“大飛躍”。所以人類的成長並非必須經過諸多世代。

科裡•古德: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信仰。所以在以下的討論中我們應該作為考慮之一。因為對於已經有信仰系統的人接受這大部分信息是有難度的。我抽出時間…

大衛·威爾科克:是有難度。


科裡•古德:是的。我抽出時間寫了一篇關於讓自我現實的封閉圈保持通透的文章。就是因為在這次會面後…我的頭腦被這些信息所占滿到超負荷的程度。觀眾們應該坐穩了,系好安全帶,把腦筋放開一點。(放下)所有你堅信不疑的事,要做好準備開放心靈接受其他可能性。

大衛·威爾科克:有些人會相信你說的話,另一些人會繼續堅持相信他們已經接受為事實的一套。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不必如此擔心。

科裡•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但這樣會…我知道你一直在讓我們做好心理準備。這一定會很震撼人心,所以我對此很感興趣。那我們就別玩護身符耽誤時間了。

科裡•古德:開始吧。

大衛·威爾科克:走進那個圖書館。接下來發生了什麼?岡薩雷斯很生氣。

科裡•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他不能…他不能相信…

科裡•古德:他錯過了這個去圖書館的機會。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邀請了你,而他不能親自去。

科裡•古德:我覺得我被邀去圖書館是因為女祭司和我兩心相應,而我又把話題引到了這方面,之後就自然水到渠成了。我並不認為他們就是想說:我們選科裡,然後把岡薩雷斯打發走。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岡薩雷斯怎麼了?他最後是怎麼離開的?

科裡•古德:我們一起離開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們聽到獅子或是其他什麼動物一聲大吼。

科裡•古德:沒錯,我們離開後經過了另一個小一點的通道,避靜的通道區。出來後我們到了另一個圓頂的房間,我猜是一個傳送用房間。我們四個站在那兒。拍打小護身符後,一道閃光,然後就只剩下我和女祭司了。我們置身一個全新的環境,周圍全是潔白拋光的石料,很美。

大衛·威爾科克:像白色大理石?

科裡•古德:是像白色大理石。

大衛·威爾科克:石料有花紋嗎?

科裡•古德:有。

大衛·威爾科克:有意思。

科裡•古德:很美麗。

大衛·威爾科克:有多大?

科裡•古德:全部是一體做成的。房間並不是非常的大。大小和比較小的傳送口房間差不多。我向上看到一個金桿從房頂伸出,桿上有一隻持有水晶球的手。圖片



大衛·威爾科克:還有其他類似的東西嗎?還是是那裡獨有的設計?

科裡•古德:圖書館其他部分也有類似的設計。

大衛·威爾科克:明白了。大小和普通人手接近?

科裡•古德:不是,小一些。

大衛·威爾科克:哦,小一些。

科裡•古德:對。它比人手小一些,水晶球也再小一些。

大衛·威爾科克:你當時感覺如何?是興奮?還是緊張?還是…

科裡•古德:我興奮是因為我們即將討我們一開始談的話題,就是古代外星人、遺傳實驗計劃,還有“生命的意義”之類的話題。我對他們的信仰系統感興趣。這整個圖書館群都是白色大理石造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到了圖書館,你看見圖書館常見的藏書架了嗎?

科裡•古德:後來看到了。但當我們剛走出通道時,到了一個寬闊、基本上不住人的區域,擺者一些座椅,其中有些是在躺臥的狀態。



大衛·威爾科克:像你和女祭司交流時坐的那種蛋形的東西?它們是反重力的嗎?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明白了。圖書館被分為三層。我們經過了圖書館的主層,其中擺有藏書架架上擺滿了書卷,呈一定角度斜放著。我們一路上還看見用各種石料刻的石書板。 其中有些看來像是用某種合成材料塑出來的,而不是石造的。我們越往前走,它們就越接近書的樣子。有些是皮質的,有些是亞麻或類似的材料。

大衛·威爾科克:你若是去盧浮宮參觀《蒙娜麗莎》這類的珍藏品,會發現它們被展示在玻璃保護屏後。對這些書卷、石書板等收藏有沒有保護設施?

科裡•古德:除了有能量的藏品外其他都沒有保護。看起來都是伸手可及。

大衛·威爾科克:明白了。

科裡•古德:一路參觀,我們就好像在穿越時光,看到的東西不斷變化。然後我們看到藏書開始像16、17世紀一直到…我們後面到的地方的圖書都像是從亞馬遜網購的。它們全都有國際標準書號或類似的…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

科裡•古德:是的,擺在書架上。

大衛·威爾科克:是UPS快遞,還是聯邦快遞(送來的)?

科裡•古德:我不知道是怎樣…

大衛·威爾科克:有人能開車到那兒?

科裡•古德:不知道,可是…

大衛·威爾科克:也許是無人駕駛機?亞馬遜網站的無人機?

科裡•古德:有可能。我問她,所有藏書都是實物收藏嗎?她說,“不是的,有些書的內容令我們好奇,所以實物保留”。她說,“多數書都是以一種我們可以直接檢索和閱讀的形式收藏”。



大衛·威爾科克:我猜他們對水下編織或《貝蒂·克洛克爾家常菜指南》興趣不大。

科裡•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對什麼樣的內容感興趣?

科裡•古德:她讓我停下的地方是收藏有很多有關古代外星人的書籍。

大衛·威爾科克:有沒有發現你在地表見過的書?

科裡•古德:有啊。

大衛·威爾科克:你能舉個例嗎?

科裡•古德:比如撒迦利亞·西琴的書。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

科裡•古德:有些書的作者名字,我…我實在記不得了。艾利西·凡·登尼肯…

大衛·威爾科克:凡·登尼肯?好吧。

科裡•古德:還有其他作者。還有很多書是德文和法…有關這方面的其他語言的書。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他們能搞到這些書就說明他們也能讀到互聯網上所有的相關內容。

科裡•古德:是的,他們…他們全都能看到並且極為關注。

大衛·威爾科克:真有意思,這可真絕了。他們…但如果他們能把你傳送出那個房間,他們也可能把那些書傳送出儲藏倉庫,是吧?他們不需要聯邦快遞開車送到地下洞窟。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是啊。

科裡•古德:所以我…我並沒留意這類運輸細節,比如他們是怎麼搞到這麼多書的。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裡•古德:我們很快就聊到了古蘇美爾文化,她的同胞們所講的古阿卡德或蘇美爾語。然後她拿出來一個…她出去拿回來一本辭典,一本古蘇美爾的辭典。她說我們也有一本很類似的。她說,“我們有…這本是辭典,這本蘇美爾辭典大全包含兩種語言”。我想是阿卡德語和蘇美爾語,我記不太清楚了,那本辭典覆蓋了所有古阿卡德語的詞彙以及它們的含義。像當時的抄書吏用自己的話來解釋。他們的書…

大衛·威爾科克:這很類似於當初羅塞塔石為後人解讀這些古代語言的提供了條件。因為它有同樣的詞,用了三種還是四種語言書寫。

科裡•古德:是的,我們在地表也有這種辭典,主流派學者使用了不知多少年。但她的辭典包含三種語言,是一本三語辭典。包括她的組群用的語言,是原阿卡德語或古阿卡德語。

大衛·威爾科克:她找出的這本辭典是本很大的書嗎?

科裡•古德:是很大。

大衛·威爾科克:明白了。

科裡•古德:我們並沒有…她只給我看了一下。我看到書裡的符號和文字…我們沒有細翻,反正我也讀不懂。然後她開始給我講一個故事,當初我聽了有點不適,故事有關安奴納奇,古蘇美爾和現代很多飛碟研究者和相信古代外星人存在的人們已經認同的事她接下來講了這些信息…然後指向撒迦利亞·西琴的書,她說這些書裡的全部內容都是瞎編的。她說你不能把這些書當真,你也不能將一塊古蘇美爾石書板翻譯出來,然後得到那些書中所言的內容。她還問我是否知道安奴納奇(Anunnaki)一詞是什麼意思?我說我聽說過,也讀到過,就是泛指外星人的總稱。它可以用於任何從天外來的組群。她說這詞的最初意思是“皇家血統”。我當時…嗯,我對此不能否定,我不能…你又怎麼能爭辯呢?我想我就好好聽吧。她接下來描述說,曾有過一個秘密組織很狡猾的散布謠傳來建立一個僅限於精英的信仰,把這一地表的精英信仰傳到秘教社區。

大衛·威爾科克:這真是令人驚嘆,我需要插一句。我上大學時曾有個朋友,在我畢業後跟我住同一個宿舍。我們叫他安東尼奧吧,不用真名,他來自西班牙。有件事我之前可從來沒有提過。他和撒迦利亞·西琴是私人朋友關係。他說他和西琴面對面聊過,西琴說是一個叫“光明會”的組織傳述給他要寫入書的內容。書裡一點都沒有經過研究,全部是編的。這我以前可從未講過,我太震驚了,她告訴你了同樣的消息,真有意思。

科裡•古德:她說有三個人向西琴傳達了要寫的故事內容。這三人叫他寫的故事,很狡猾地把“光明會”滲透到飛碟秘教的社群,把他們的信仰變成我們的信仰。這為我打開了所有的問題。你知道,因為我以前…我以前絲毫不會考慮到這點。因為我從智能平板上看到的很多信息,讓我確信古蘇美文字的翻譯是不準確的。我避開這個話題是因為很多人以此建立一個信仰系統。

大衛·威爾科克:幾年前撒迦利亞·西琴還在世時,我曾在自知生命展覽會與他在電梯裡巧遇,他與我同乘一趟電梯怕得要死。他假裝不認識我,但他顯然知道我是誰。他當時非常不自然。他不肯與我四目相視。當時他自己面衝著電梯墻壁,恨不得鑽到電梯外面。我們兩人結果達成了一種古怪的共識,在同一步電梯裡上升了大概七層。

科裡•古德:所以對我來說…

大衛·威爾科克:但是眾人認為撒迦利亞·西琴好像是無可辨駁的,神聖不可侵犯的。

科裡•古德:是啊。

大衛·威爾科克:說到石書板。

科裡•古德:好像是個預言家,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全在那兒。

科裡•古德:但我覺得非常…我在考慮信息的來源。我與她相知。但我當時通過直覺先知沒有察覺到任何謊言。說到後來,我在網上一連研究了幾周查找主流科學有關古蘇美人的網站。想要證實她所說的。我…我吃了一大驚。

大衛·威爾科克:你去看了西琴的書,他書中的詮釋,然後與網上真正的蘇美爾語的譯文相對比。

科裡•古德:結果所謂的故事根本不存在。根本不存在。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是這樣,那我們聽到的全部是謊言,再加上安東尼奧說的,這是由陰謀集團、秘密地球政府組織乾的,就像莎士比亞的劇本其實是把當時英國皇家的醜聞用戲劇的形式揭露。莎翁其實不會寫字,簽名都是畫叉。真正的作者可能是弗朗西斯·培根和其他人。

科裡•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伊麗莎白女王的私生子。這件事也類似。西琴只是幕前充假,由後面一群作者操縱。

科裡•古德:這只是長篇討論的一小段開場白,與她在一起討論讓我腦洞大開。

大衛·威爾科克:這只是剛剛開始?

科裡•古德:只是剛開始。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裡•古德:因為我們開始…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還有時間,可以再拍幾集。

科裡•古德:我們聊到最初的起源,類似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我問她說,我們已經聊了很多。你講過在幾十萬年前…一個組群來到我們太陽系,開始操縱我們的遺傳系統。你們把那組人叫基因種植組.那不是和這些文字內容相符嗎?那怎麼…你們是怎麼成為地球上最古老的人類群呢?是誰創造了你們呢?是誰用基因創造了你們呢?你們是從別的星球被送來的嗎?這又把話題拓展到全新的領域。她說,好吧,這是不是就像你開始問:誰研造了工程師的工程師的工程師?追溯到底,總是有一個最早的生命,沒經過遺傳改造。他們是從何而來?我坐在那兒,覺得我一頭霧水,你理解嗎?

大衛·威爾科克:明白,但有幾個基本的問題。西琴說安奴納奇(Anunnaki)是外星人,到地球來開採黃金,造了一個原始的工人名叫阿達姆,後來演變為《聖經》裡的亞當。她說這是不是真的呢?

科裡•古德:她說不是真的。

大衛·威爾科克:是嗎?

科裡•古德:不是事實。

大衛·威爾科克:那一整套故事呢?

科裡•古德:整個都不屬實。

大衛·威爾科克:這可要人大換腦筋了。

科裡•古德:是個大變化…在外界,別只聽我的。外面有很多信息。我必須親自去做研究。有一個叫“西琴錯了”網站,裡面有很多相關信息。做那個網站的人絕對在有些方面有偏見。但也有很多專業研究阿卡德人和蘇美人的主流學者公開發表了很多信息,他們也曾研究過這些石書板。我讀了那些發表的信息,最後認為…我最終認為他們是對的。我開始問她…你們在成為先進文化之前是怎麼想的?你們為何而來?她說,“我們認為地球是有自知的,是一個有自知性的生命形態,太陽也是有自知的生命,宇宙裡的一切都是自知的生命。地球是有生命的,而我們每個人都是地球生命的一個表現,我們生來死去,會返回到地球的總意識之中。這就是我們開始創造文明時信仰結構的基石”。我覺得很有趣。

大衛·威爾科克:是很酷。

科裡•古德:然後她開始講太陽系和星系是有自知的。它們是有創造力、有意識的生命力。

大衛·威爾科克:正像《一的法則》中寫的。 圖片

科裡•古德:我要是全讀過的話。但我告訴她我聽說過“理則(logos)”一詞被使用。那是準確的用法嗎?我不肯定“理則(logos)”一詞的全部含義,我聽過它的用法,是跟她講的話題類似。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

科裡•古德:她說這詞跟其他詞都一樣。

大衛·威爾科克:這詞通貫《一的法則》一書,用來形容宇宙的智慧,太陽的智慧。事實上,有人說唯一無限的創造者,全宇宙的智慧就是“理則(logos)”。還有星系的“理則(logos)”是星系的心神,它為星系中所有文化社會設計了進化過程。

科裡•古德:對,這跟她說的有關。要探討生命的來源以及為何不是所有生物都曾被一個穿越太空善通基因工程的種族加以遺傳改造,創造和播種,你知道,雙足動物。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

科裡•古德:她說每個太陽系…我指的是每個有自知的星系,每個有自知的太陽系有一個共振或振盪的模板,繁衍的生命都由它而造。一個行星在太陽系的位置會決定哪種有意識的生命會被產生。縱貫地球的多次週期,地球和太陽連續不斷地創造有自知力的雙足物種,曾有過的很多很多物種,有些在大災難中覆滅了。很多物種也滅絕在我們人類之手,混血的種族在地表很具侵略性。而其他族群則在地球各個角落孤獨藏身,遠離我們。

大衛·威爾科克:我猜你要是不準備讀《一的法則》的話,球體存有會把你介紹給熟悉它的人。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因為書裡都講到了。但你還沒看過這些書,但書中寫的一模一樣。有一點小差別。那些書沒有具體講地球的史前人類文化。但是你所說的大部分正是《一的法則》教導的,人類的存在形式正是“理則(logos)”,是“理則(logos)”的化身。“理則(logos)”造出肉身,這個詞造出肉身。“理則(logos)”和這詞是同一件事。所以你讀《創世紀》,世界最初只有“理則(logos)”。而“理則(logos)”就是上帝,和上帝就是一體。《一的法則》裡好像是在暗示“理則(logos)”是太空的靈魂,也是星系的靈魂,它們既是一體,同時又是獨立分開的。這是極有意思的事。

科裡•古德:我們又聊了一會兒。我們坐在桌子一角。她和我對坐漫談。之後我們在圖書館主層結束了參觀。她把我領到第二層,在那裡人們用心靈感應與在地表的人進行溝通,也有些在與其他成員群體交流再低一層是他們叫記錄大廳的地方。

大衛·威爾科克:好酷。下面還有一點時間,我們再回到“理則(logos)”這個話題。我要指出幾件《一的法則》講過的趣事。首先,他們說太陽是無法從星系總意識中分開的,太陽就是“理則(logos)”。然後他們說地球作為行星,是“子理則”。他們又說我們人類是“曾子理則”,意思是我們就像分形原理一樣,你可以聚焦放大,卻不斷看到同一個影像反覆重現。你放大,然後有看到同樣的模式。《一的法則》中解釋宇宙就是如此。同一個宇宙靈魂的化身最終創造一切,我們也與那靈魂一體,我們每個人都有足夠的力量來重建整個宇宙。我覺得我們的能力被大大的低估了。我們與宇宙的密切聯繫被精心地隱藏起來了。這些人有沒有說蘇美爾文石板的理論有對的地方?他們事實上是安奴納奇(Anunnaki)?

科裡•古德:她說蘇美爾文石板非常精確地記錄了當時的歷史,所以應該被重視。她說有些梵語的文字講述了一些有關在地球表面和在天外星球發生的更有意思的事件。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指印度文的《吠陀經》、《祛邪典Vendidad》《摩呵婆羅多》?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明白了。

科裡•古德:她說那裡的一些信息有更多的…我們聊了很久古神話,還有地表的人添加自己的神話故事來創造我們現在的神話。我們有古代神話,有些有歷史根據。

大衛·威爾科克:你看到印度教克裡須納的形象,他的皮膚是藍色的,而你說你在地底遇到的一組人皮膚是藍的。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我們在《摩呵婆羅多》和《維摩那》中讀到的戰爭…《摩呵婆羅多》中還的確提到,他們可以直穿山壁,正像你所看到的,這有可能是同一組人到地表展開戰事。

科裡•古德:她、委員會、她的組群還提到過,曾與外星種族在空中有過正面衝突,在不同的週期的,包括我們現在熟知的地球歷史上的所有地球的人類都曾見證過。

大衛·威爾科克:這涉及到住的奧林帕斯山上的金髮碧眼的希臘神們據說可以從地球表面凌空拔起,然後消失無跡。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那下次節目我們會回來繼續,因為還有很多事值得討論。我們會聊其餘的參觀經歷,包括你曾在簡介中提過的一個極其古怪的場景,有關人們坐在椅子裡用心電感應來影響地表的人。我還沒聽你介紹過記錄大廳,所以我非常感興趣,亟不可待。下一集《揭露宇宙》我們繼續討論。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感謝您的收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