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二季,第八集:發現火星上的生命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二季,第八集:發現火星上的生命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二季,第八集:發現火星上的生命



內容簡介:


科里.古德揭示先前未公開的細節 - 火星上宜居地帶和各種形式的生命都可以在那裡被發現。

貧瘠的土地大片綿延紅色星球的表面,可以經由NASA發佈大量的官方照片證明。

但,它一定完全都沒有生命嗎?

不僅僅是古代生命存在的證據,第一批人類移民遇到許多其他形式的生命;

怪異生物對於電磁干擾非常能適應,對建設出蓬勃發展的殖民地新增了不可預見的複雜因素。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二季第九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版本:


大衛·威爾科克:歡迎來到《宇宙揭密》,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您的求知探索,就是我們節目的動力。有請科里.古德,每當我向他請教,都會有新的斬獲。我們談到了最初德國人在火星的殖民,但是他們並不是最早到達那裡的,那裡已經有過許多許多現有的族群了。在本節目中,我們將會更深入的探討關於火星上不同種類的生命,這可是一個大課題。那麼,科里,十分感謝再次來到我們的節目。

科裡•古德:謝謝。

大衛·威爾科克:首先,在前幾集節目中,你提到過一些關於火星上植被的話題。你能簡單的再向我們描述一下你都看到了什麼嗎?你真的有在火星表面上到處走走看看嗎?你有看過那些植物嗎?

科裡•古德:就個人而言,我在我們建造前哨基地的那片區域附近,看到過一些移植來的灌木。那些灌木非常堅硬、短矮,長得就像Y型的仙人掌,有此紅色的根莖,我想,也很堅實,深深地插入地下。而且… 它們很鋒利,它們有著鋒利的針形葉子,非常鋒利。

大衛·威爾科克:哪部分是紫色?哪部分是紅色的?

科裡•古德:它的莖是紫色和紅色的,而葉子也是又紫又紅的。並且植物的枝和莖上都長著刺,完全沒有可以下手的部位。它們… 你知道的,它們非常非常的棘手。

大衛·威爾科克:上集節目中,我們曾提到一種可能是土生土長的火星種族,你說他們看起來和我們很相似,他們看起來和地球上的哪類種族很像呢?什麼人種?

科裡•古德:描述是說他們是微紅色的,穿著袍子,他們很膽小而保守。有些被抓住或被審問過的傢伙聲稱他們就是火星上土生土長的,那是他們的家鄉。但是審問他們的人也搞不清楚這是不是真的,因為他們過去曾被一些實際上是地球古文明分離出的種族欺騙,說他們是來自太空的。而且很顯然,自從這些種族開始宇宙探索,他們就已經開始登陸火星建立殖民地了,所以這些可能就是他們的一些遺留族群。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回來說說德國人抵達那裡的事。你說你曾經從上空飛過並親眼目睹了至今還在火星上的古代金字塔?

科裡•古德:部分暴露在外的金字塔。

大衛·威爾科克:當他們抵達那裡的時候,是不是對這類的東西很感興趣呢?他們是不是想著陸在那裡或好好探索一下?我想他們一定很想貪得無厭挖掘一下,弄明白那到底是什麼,裡面有什麼東西。

科裡•古德:表面上是以探索古代技術為目的,但要再次提醒,你必須知道有些地方是人類能力所不及的,特別是那個年代。那裡的外星種族地域感都非常強烈,所以如果他們想要去參觀什麼,他們必須在停下來拍照或採樣之後迅速離開。這同樣也是他們在火星上大多數地區進行近距離研究的寫照,因為那些區域被認為是一個種族的領地。

大衛·威爾科克:你有沒有關於火星上那張臉的具體資訊,不管它是不是人造的或誰建造的這類資訊?

美國“海盜一號”探測器於1976年拍攝的“火星人臉” 美國NASA於2010年7月29日公佈了火星探測器發回的最新高清晰照片, 表明火星的地標性奇觀“火星人臉”不過是一座石山。

科裡•古德:沒有,我在火星的時候並不知道火星生物的面容,我倒不是說它不存在,我只是沒看到它,我也不曾聽人談到它。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上一次最後正要要談到,德國人到火星極地附近開拓的區域,應該是針葉林(tiaga)帶,而不是凍原(tundra)地帶。他們不是在極地區域,但那裡是屬於永久凍土層(permafrost)的區域,

科裡•古德:是那種避開了赤道區域的荒涼和極地惡劣環境而剛剛好的適居帶區域(Goldilocks area)。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那片區域的極端溫度是多少?最低溫度和最高溫度分別是多少?

科裡•古德:由於這和大氣壓與你所在區域的季節也有關係,但是通常幾個小時內就會有四、五十度的溫差。我已經記不得火星表面的確切溫度了,我只知道比網路上統計的資料要暖和的多。 現在我想說一說,在當今時代,太空工作項目對於細菌這類從一個星球傳播到另一個星球而造成交叉汙染是非常的小心。但在三、四十和五十年代早期就沒這麼講究,尤其是德國人將一箱箱的補給品、設備和所有它們需要的物品帶到了火星,在此同時,他們也帶去了一些非常惱人的害蟲,譬如他們帶來了蟑螂、老鼠和蜘蛛,還有一些其他來自地球的害蟲,現在都已經成為了火星上的難題。因為老鼠已經變大了一些,但在火星表面也存活的還好,而且… 但是蟑螂已經變得非常巨大,應該比你的手掌還要大…(哇,我的天哪!)人們常開玩笑說,蟑螂都可以在核戰中存活下來,在火星上生存對它們來說根本不成問題。

大衛·威爾科克:那裡的老鼠有可以吃的土生土長昆蟲嗎?你認為它們的食物來源是什麼呢?

科裡•古德:我不知道,我敢確定那裡很可能有昆蟲,因為那裡有非常大的蜘蛛,只是我自己並沒有讀到或經歷過。而這些昆蟲類是群居生物,他們就是運用一種生物技術來創造小蟲子或者昆蟲機器人,去做某項特定的任務,於是…

大衛·威爾科克:就像克隆(clone)之類的技術?

科裡•古德:是的,但是他們是創造更小的昆蟲,像昆蟲的無人駕駛飛機之類的去用於戰爭,或者如果他們正處於戰亂中,他們就會創造這些東西,那是他們科技的一部分,一種生物科技。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那麼他們也可以控制那些昆蟲機器人,就像在遙控機器?

科裡•古德:是的,而且這很像蜂群的思維,一個真的蜂群的思維。有許多人他們認為他們了解蜂群的思維,其實不然。它們有一種蜂群的心智,更勝於單獨的昆蟲,一種殖民形式的架構。

大衛·威爾科克:德國人有沒有帶去像橡膠輪胎和有輪子的交通工具?(肯定有)吉普車或者坦克,或者他們開的是什麼?

科裡•古德:他們開發出了特殊的交通工具,就像坦坦克一樣,非常抗壓也帶有裝甲;裝甲總是伴隨這德國人,他們用這些交通工具去繼續遠行。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有沒有嘗試去洞穴裡尋找古科技遺跡?

科裡•古德:我知道他們總是不斷的探索,尋找科技和星球上各樣的資源。唯一一次發現洞穴,是他們在開闢道路進入火山熔岩洞進行探勘任務,試圖弄明白哪天他們可以接管這些熔岩洞的時候發現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過德國人運用了一種非常先進但對有機生命體非常有害的傳送口(portal)技術來運輸原材料,這個傳送口有多大呢?它們能夠使那些坦克型的交通工具…?他們做的正好,可以使它們通過嗎?

科裡•古德:是的,這是在最初他們開始探索那些太陽系中存在的天然傳送口系統的時候,他們並沒有考慮到對一個星球和周邊天體的計算,那需要很多的計算,實際上他們最終將這些超次元的數學題,交付由另一個種族幫忙進行了運算,並且我發現這些數學計算使用的非常頻繁,而且裡面只有很少的一些數字,並有著各種各樣奇怪的符號,但是寫在黑板上就像數學公式一樣。

大衛·威爾科克:不過剛才我的問題是,後來他們知道如何計算是和坦克通過的傳送口所需的尺寸了嗎?

科裡•古德:是的,當然。(真的?)許多的坦克。

大衛·威爾科克:是嗎?那麼它一定是大到足夠許多坦克一次全部通過了?

科裡•古德:只要他們想,他們可以使一艘戰艦通過。



大衛·威爾科克:這種傳送口是什麼樣子?像我們在地球上看到的什麼?是不是就像《星際之門》節目中那樣的圓環?

科裡•古德:這些傳送口是一些氣泡,而且…

大衛·威爾科克:像一個能量泡?

科裡•古德:它們看起來就像一個能量泡泡,而且在它的外圍周邊… 如果你觀察過炙熱的公路上,你會看到…(熱浪)公路的熱量會產生熱浪(mirage)現象,而能量泡的周圍全是,而且它不是平面的(像是一面牆),你可以從兩個不同的方向… 或者是360度任何方向走進去,也可以從任何角度出來。

大衛·威爾科克:可以交叉進入嗎?好比說,如果你進入氣泡,會不會從6點的位置走進去,然後從12點的位置走出來呢?你會穿越氣泡出現在另一側還是… ?

科裡•古德:一旦你走進去,你的觀點(point of view)是全然歪曲的(totally skewed),所以一旦你走進去,當你出來的時候會完全找不到參考點,你只是走進了這個氣泡。你走進去,然後就像你所做的,那是一種奇怪的感覺… 我不知道該怎麼描述,那是一種陌生的感覺,而就在你正在進入的同時,你就被拉了進去(pulled in),接著你就消失在裡面(collapse into it),然後從另一邊冒出來(pop out)。

大衛·威爾科克:這在發生的時候,會有停頓感嗎?

科裡•古德:沒有,並不像《星際之門》(Stargate)所展示的那樣 —— 你正通過這個圓環、那個通道 —— 不會有那種感覺。 https://youtu.be/OeA9yeqG91A

大衛·威爾科克:那是一種很快的壓縮與膨脹嗎?

科裡•古德:對,而那的確會影響到你。他們會對你進行注射些什麼,以減輕對人體的影響。但是那... 就好像你將一個強力磁鐵放在大腦旁所帶來的那種令人噁心、困惑的感覺。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亨利.狄肯(Henry Deacon)說他們會給他一些被他稱作洛倫茲(Lorentzil)的補品或藥物,服用後可以減緩所謂的“穿越混亂感”(Transdimensional Disorder)—— 就是你所說的“暫時性癡呆”(Temporal Dementia)—— 只有很短的一段時間。

科裡•古德:是的,而且當他們要運輸一堆東西的時候,他們會把那些物品放在氣泡會出現的區域,然後氣泡就會以一個尺寸出現,接著你將看到那些物品就好像融化到了傳送口裡一樣,緊接著它們會從另一端冒出來。

大衛·威爾科克:這種移動看起來有多快?



科裡•古德:非常快,那取決於物品的密度與尺寸。

大衛·威爾科克:就好比什麼東西被吸進一個氣泡裡,就像穿過一個吸管。

科裡•古德:或像掉進了下水道。

大衛·威爾科克:哇噢… 讓我們去有傳送口存在的房間裡待一會兒,我假設這是在室內,你不會想在戶外做這些。

科裡•古德:不,大多數時間,它都是出現在室外的。

大衛·威爾科克:呃,真的?

科裡•古德:是的,這些天然的傳送口,有時候會出現在大氣層上,有時候又出現在地面上、地底下;它們在星球周圍沿著星球的柵格系統(grid system)跳動。現在,有一些古代的(傳送口),而大家談論的是,美國將進入中東去獲取“傳送口”這項古代的科技…

大衛·威爾科克:比如在伊拉克。

科裡•古德:嗯,這些對天然傳送口所有的猜想,都是真正的設施。這項技術的使用,就好像是用來安全傳送人員和物品的點對點傳輸協定(point-to-point protocols)。那是開發天然傳送口系統的一項技術成果,如今就有一個天然傳送口系統出現在我們的周圍,他們曾使用直觀的途徑去弄清楚這些傳送口在哪,以及會持續多長時間,後來他們就開始使用人工智慧幫助他們解決這些問題了。

大衛·威爾科克:德國人當時使用天然的傳送口,而且他們知道通往火星的傳送口會在哪裡出現,他們好在那裡擺好他們的坦克之類的,那麼傳送口會在什麼時候出現?

科裡•古德:當然,不會總是那麼多坦克,但是他們會利用他們了解的區域。而在我們現在開發和使用之前,他們就已經通過外星人提供的數學模型,很早開始以一種非技術的形式使用那些天然的傳送口了。

大衛·威爾科克:當我們看著這些巨石陣,我們會想這是不是通過天然的岩石開發和控制天然星際之門的方法呢?這些是用來吸引傳送口的嗎?

科裡•古德:那些對星球天然能量的控制和駕馭,和傳送口沒什麼必然的關係。

大衛·威爾科克:儘管我對於德國人很好奇,但很顯然你現在就要和我們分享一些秘密了,他們有沒有一些天線或者科技設備放到一個環裡或什麼的,用來穩定那些氣泡呢?他們有沒有去研發某種技術來確認那東西能用?

科裡•古德:在起初的時候什麼都沒有。(真的?什麼都沒有?)在最初的時候,他們只使用著純粹的傳送口系統,那是最起初的時候,後來,他們開始使用數學模型,來使用電磁場(electromagnetic fields)和扭曲(torsion)去創造兩點間的撓場(torsion fields)。撓場是一片不斷旋轉的區域,在兩邊,他們可以同時創造它們,以不同的方向旋轉,但是保持穩定,而且保持…

大衛·威爾科克:哦,只是使它保持運行。

科裡•古德:以保持點對點的洞可以更長時間的開放,但是我們(美國人)的出現打破了平衡。甚至在近幾年,那裡的昆蟲族與爬蟲族彼此之間,以及和剛抵達的地球人,逐漸產生了許多問題。

大衛·威爾科克:你提到過在超級聯盟會議中的40個主要種族,他們有22個基因實驗項目在地球上進行,而且他們在月球背面擁有很大一片的領地,並且他們都把它劃分到了自己的領土裡。那40個主要種族在火星上是否也擁有他們自己的領土呢?

科裡•古德:我很少聽到他們有代表在火星上,但是他們幾乎在月球和巨型氣體行星周圍和其他的小行星與衛星上,都有他們的代表。他們並沒有太多人待在火星上。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火星人就好像擁有自己的地盤,自己內鬥的幫派和會員俱樂部?

科裡•古德:是的,那就像往常一樣,我們地球人決定跳到那裡插旗並開始入侵,打亂了屬於那裡的均勢和平衡。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當德國人嘗試在赤道附近建設的時候,那裡有許多次失敗的開始。

科裡•古德:在赤道附近和一些其他地方,他們選錯了建築地點,招惹到了不該惹得種族,結束了佔領,並且丟失了整個據點。這些當時很小,並且人們都住在裡面。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到小,指的是什麼?有多少人在那裡工作呢?

科裡•古德:幾十個吧。

大衛·威爾科克:你知道的第一個沒建造在環境惡劣的區域裡,並且沒有被趕走的成功據點是哪呢?

科裡•古德:在五十年代後期,當美國或者“軍工複合體”開始參與合作,他們給了德國很大的支持,並且加入了德國人的團體。這時他們才真正開始取得成功,得到擴張和保護領土的能力。

大衛·威爾科克:很顯然我們早就開始了火星地圖的描繪,但是我認為自從有了這些原始的據點,我們才得以在原有的基礎上繪製更遠的地域,你覺得呢?

科裡•古德:是的,我不得不說,我們至今所做的是我們已經創造出的基礎,自從德國人和美國軍工複合體聯合形成了所謂的“星際企業集團”(Interplanetary Corporate Conglomerate;ICC)之後,開始進入太陽系建設了大量的基礎設施,以及進行了大量的火星殖民,基本上我們已經為這一系列的談論做好了背景的陳述。

大衛·威爾科克:酷啊,好了,那是我們下集節目要討論的,我們將要真正的進入我們的太空計畫和火星殖民的細節,還將提到這科神秘的紅色星球如何因為分離的文明,而擁有大量的人類居民。這裡是《宇宙揭密》希望你們喜歡,您的求知探索就是我們節目的動力,下集節目再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