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十一集—人類意識的潛力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十一集—人類意識的潛力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十一集—人類意識的潛力



內容簡介:

科里.古德解釋說,秘密太空計畫的最大好處可能無法在技術進步中向前邁出一步,但正到來的是人類意識的巨大躍進。

這是交戰各方爭奪的領土,為了宣稱其卓越超過我們的進化。

最終,密切注意藍鳥人的消息、發展到更高存在的水平或者默許去尋求我們被征服狀態,都將是我們的選擇。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一季第十二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版本:

大衛·威爾科克:在我身邊的是科里.古德,他是一名內線人員,對於高度保密的計畫項目有著非比尋常的訊息,其中包括了頂級的太空計畫項目(以下簡稱項目)機密,這是比美國總統的保密等級都還要高的第35級。我們談論過了直覺訓練以及科里曾參加過的那些項目,還有其他我曾經訪問過的內線他們所參加過的訓練,讓他們變得更通靈,並使他們的力量和能量更強。而這一切最終都會建立起“虹光身”(rainbow body),這種源自於藏傳佛教中僧侶冥想的修行,是一個十分有趣的題目。科里,歡迎回到節目中來。


科裡•古德謝謝。

大衛·威爾科克:似乎我們所有的對話最終都會指向藏教虹光身,我對此有過詳細的著作。如果還有人不知道,是初次涉及這方面,那麼,虹光身是死亡時肉體的一種蛻變,而這種修行的核心,似乎在於長期處於一種冥想的狀態,並且要讓每一個思緒都充滿著愛的心念。
而顯然你在前一集節目中描述的東西非常令人困擾,那種訓練(運用虛擬實境使受訓者陷入恐懼的險境以訓練他們聽從命令),你說在項目中的那些人(控制者)把自己看作是西斯大帝(《星際爭霸戰》中的角色)。

科裡•古德是的,他們自己視為原力黑暗面的主人,像西斯大帝這樣的神話,就是他們信仰的一部分。

大衛·威爾科克:你不用說得太詳細,他們是否使用了你能對別人使用的最負面的手段,例如“黑魔法”來加強那些人所擁有的能力?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你所描述的是這些人能夠用手扔出能量球而彎曲金屬,只是金屬上的一個小凹坑嗎?

科裡•古德不,我們說的是大規模的凹陷推進了金屬門當中,如果對人類這樣做,這些人是活不下來的。

大衛·威爾科克:我之前和丹尼爾(大衛的內線之一)交談時,他描述了兩種通靈術;心感和念力;心感就是心靈感應,念力就是心靈遙控。在你所涉及的項目中,是否有這樣的劃分呢?

科裡•古德具有念力的人被轉到其他的項目中了。

大衛·威爾科克:丹尼爾說具有念力的人是千中選一,他們非常罕見,但可以像心靈感應者一樣被訓練出來。你是否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可以將有念力的人訓練得更強呢?

科裡•古德任何這種能力都可以加強,都可以透過訓練加強,他們還會給人們注射化學藥劑來增強這些能力。

大衛·威爾科克:丹尼爾還說,他們給別人的心靈能力設定等級,是以字母P加上一個數字。我猜測P0就是普通人,完全沒有心靈能力或天賦。一個典型天生具有心靈能力的人,我們認為非常出色的也只有P4這個等級,但經過訓練,可以達到像P8、P9或P10等很高的等級。如果你是個有念力的人,他們顯然會利用這些人去掐斷別人的頸動脈,用大腦中的血栓來致人於死。你是否知道心靈能力被使用在這種事情上?這也是他們受訓目的之一嗎?


科裡•古德是的,他們在使用這種能力,來訓練年輕人用心靈感應能力殺人。這個人(丹尼爾)是成年之後還是之前受到的訓練?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他曾在蒙托克(Montauk)的基地工作,他們在接近你時會使用特別特殊的方式來讓某人對你展開似乎很隨機的談話“你對超感知覺有何看法?你對心靈能力有何看法?”,如果你對此表現出興趣,說你有過類似經驗或是類似的話,他們就會說話“其實有這樣一個實驗項目,其中你會得到額外的工資,也不會影響到你日常的工作,你會學會做一些很棒的事情,你覺得如何,想要試試嗎?”,這樣就把你招募進去了。

科裡•古德我之所以這樣問,是因為他們創造虛構軍事綁架項目,是為了五歲到成年這個年齡段之間的孩子,如果他們能掌握到這些孩子…
他們希望在他們年幼時就掌握,而如果他們在這些擁有能力的孩子還十分年幼時就掌握了他們,然後訓練他們,他們的能力就會極大地增強,遠遠勝過那些受訓的成年人。就好像你剛說的那個人,如果他是個成年人,接受了訓練,在P的分級上,同一個虛擬軍事綁架項目中從年幼起就受訓並增強的人比較,你用同樣的P分級法來測量,他們會遠遠勝過其他人。

大衛·威爾科克:我記得丹尼爾說他只到了P7,而且他是個心靈感應者,他們還說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心感和念力就好像陰陽,對應意識和潛意識。如國你是個有念力的人,那你的心靈感應能力就是潛意識,你有但無法控制。如果你是個心靈感應者,那念力就是潛意識而無法控制。你只能有其一,無法兼得,他們似乎是這樣發現的。

科裡•古德若是你兩者皆有,但其中之一很弱。在很多訓練中,當你專注於訓練時,會發生奇怪的事,就好像東西移動會穿過地板,穿過房間之類的事。尤其是在他們增強了搖視技能和直覺訓練,這些事就發生在我剛剛所說的這個年齡段的年輕人身上。

大衛·威爾科克:丹尼爾對一樣東西非常讚嘆,那就是科幻電視劇《巴比倫五號》(Babylon 5)。其編劇麥可.斯特拉日恩斯基在劇中使用了P分級系統,而他提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巴比倫五號》的外星人達到了P11或是P12,而據他所知是無法達到P10以上的,顯然這不是真的,這是他所知道的。

科裡•古德從成年開始接受這些能力訓練的人,他們已經錯過了一個主要的訓練時機。在你年幼的時候,還沒形成先決想法,還不知道什麼是可能什麼是不可能的,這時你的意識更容易改變,而你的意識是觸發你能力的關鍵,所以這些更年幼的人能夠接受訓練而做更多的事情,比那些進入成年期,有著穩定信仰系統,知道事情可能與否的人,有著更大的潛力。

大衛·威爾科克:你覺得為什麼這些虹光身的訓練需要如此多的努力,而不僅僅是給予注射或是先進科技來消極地增強心靈力就可以了?

科裡•古德捷徑總是存在的。增強自身以進化到積極的道路上是十分漫長而艱辛的。藍鳥人給了我們這樣一條訊息:要我們變得更充滿愛,要原諒我們自己和別人以結束因果報應。平日將心思放在多去為別人服務,以提升我們的意識悟性,並提高我們的振動頻率。這聽起來有些嬉皮士,有點太美好、太簡單,但我向你保證,這是一條極其艱難的道路。反之,你可以走捷徑,走入負面的小徑,因而獲得一些非常強、非常有趣的能力;這是眾人眼中一條更有趣也更可行的道路。



大衛·威爾科克:你覺得為什麼在好萊塢的電影中,總是反派獲得了超能力,而總是由英雄人物要使用武器、真正的毅力再加上狗屎運才能擊敗他們?

科裡•古德因為在電影中控制拍片的人,他們想要宣傳的是:憎恨和恐懼的道路;黑暗的道路;才是最強大的道路,這樣才會讓你發財,這樣才能讓你名利雙收,在我們的社會中所向披靡。作好人是很艱難的,幾乎總是要失敗,贏起來非常困難。

大衛·威爾科克:藏傳佛教中還存在黑魔法,我認為很多人都沒有意識到在藏教中有一些非常負面的教徒,諸如在《遠東大師們的教導與生活》中也有描述過,其中談到藏教中使用的一些黑魔法。如果他們想要暗殺某人,會用刀、匕首,然後將大量的仇恨灌注其中,之後如果力量已經足夠,那個人將會拿起那把刀捅死自己。但他們也說這是一種十分危險的黑魔法,因為幾乎每一次,你都會想拿起匕首殺死自己,或者某種厄運會降在這個人身上,所以你認為這是怎麼回事?

科裡•古德這是一種宇宙通行的自然法則,如果你要是使用憎恨或恐懼作為工具,那因果報應遲早會上門,就好像我們總是看到…
我不會提到那些政客的名字,這些真正邪惡恐怖的人,似乎總是能逃脫一切,不停地做著可怕的事情,卻從未得到報應,但最終因果循環會找上他們,他們會一下子全部償還。

大衛·威爾科克:但我們也看到他們遭受巨大的醜聞打擊,或是受到某些傷害。看起來好像需要他們這種人來從事某種特定的工作,但即便是一輩子,我覺得他們也沒有多少樂趣。

科裡•古德即使我們試圖走積極正面的道路,但如果我們沒有受到陰與陽的考驗,沒有接受黑暗面邪惡的考驗,我們的靈魂也無法得到真正的成長。我們是通過逆境成長…
這句話會讓很多人生氣,他們會說“算了吧,還是放過我吧。我會用蓮花坐姿冥想,然後成長,我會升天得更快,快過你讓我在塵世中面對那些負面的事。”但事情並不是這樣。

大衛·威爾科克:很有趣的是,藏教說你所能做的最糟糕的事情,就是坐著冥想,並整天祈求神的保佑。他們警告這種狀態可能會使你“進入無神主之境”,而這是十分危險的。他們說到一件很有趣的事,如果你處於極度驚恐之中,唯恐丟了性命,好像一群野狗在追你而你在跑,在你躲避野狗的那一刻,是你最接近宇宙意識的時刻,將徹底揭開你是誰,你到底是什麼的面紗。

科裡•古德只有身處危險之中,才會感覺自己從沒這麼活生生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否覺得這就是他們讓你經歷恐怖的模擬戰鬥的根本原因,試圖激發這種對高層自我或是對上帝的渴望,來保存自己的性命?

科裡•古德是的,這是讓你專注於當下,專注於保存性命,並且從意識中激發內部的能量和力量,那種與生俱來幫助你保存生命的力量。

大衛·威爾科克:你覺得在這些記載的案例中(現在是聽不到了,但在70年代很流行),就是有個母親她的孩子被困在車底下,而她竟然力大無比將車子抬了起來,你覺得在這樣的案例中是怎麼回事?



科裡•古德很多人都說這是腎上腺素,還作了測試來證明是這樣,但也有很多人說是精神高於物質。但我要說精神高於任何事物,而這就是意識。我們的意識極為強大,所以非常可能的是,當我們的意識在那個時刻改變了身體機能,或是你身邊的物質,改變了現實,以至於改變了這個情況所帶來的結果。

大衛·威爾科克:我的太空項目內線雅各布告訴我,有這些經歷記錄的人,通常會被暗中綁架,然後偷偷地做實驗。他們發現到,這些人的DNA像是能量過載了一樣,受到了實質的傷害。很多這樣的人都會在作出這樣舉動後的數年內死亡,因為這樣的舉動似乎影響了他們的某些生物機制。

科裡•古德他們將自己一生的能量在那一瞬間消耗掉了。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你同意,如果我們試圖一次性消耗這樣多的能量,會對我們造成如此的傷害嗎?

科裡•古德如果我們的心靈還沒進化到那種程度,那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是否存在一種可以積極正面產成這類連結的方法,好讓我們在不傷害自己的情況下,增加這種能量呢?

科裡•古德有,我們必須在太陽系進入到銀河系高度能量區域內,才能做這樣的事情,而我們現在就在體驗高能量,這正在影響我們身邊人的心靈,這是顯而易見的。

大衛·威爾科克:似乎人們正在更短的時間內經歷前所未有的壓力,生活變得更加艱難。

科裡•古德時間似乎壓縮了、加速了。大家都在努力幫助別人,提高振動和意識,打開自己的大腦接受這樣的訊息,將會對這種轉變,作好更充分的準備,這更勝於那些更自我、更愛利用別人的人。

大衛·威爾科克:你曾說到德國人去了西藏劫走了書卷和能夠閱讀這些書卷的人,而那其實是維摩那的藍圖,對嗎?(是的)那如果他們遇到這種文化,每一個念頭都是充滿愛的想法,能讓你獲得神奇的力量,那他們怎麼能夠從中獲得一種黑魔法的靈魂哲學呢?我覺得有些人也許難以理解這種可能性。

科裡•古德他們將自己的想法和信仰強加在所到之處,他們不停地腐蝕了正面的教導和信條,將其扭曲轉變為負面的想法,這從我們的歷史中也可以看出來。

大衛·威爾科克:那你覺得秘密社團的人聽到你說要充滿愛,要原諒的時候,他們會是什麼反應?

科裡•古德他們會暗自得意,他們希望我們永遠焦慮,永遠害怕,永遠針鋒相對,他們希望我們分裂,宗教對抗宗教,種族對抗種族,只要我們彼此針鋒相對,我們就不會去對抗他們,他們將我們分裂開來,逐個擊破。

大衛·威爾科克:你個人是否察覺有這樣的社會項目,意圖在人類之中滋養這種狀況?

科裡•古德我要小心來說明這點,因為他們曾基於我剛說到的充滿愛的原則、黃金律原則(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來拉攏宗教,他們滲透進入很多宗教,扭曲並控制它們而利用它們,用充滿憎惡的方式來分化我們。

大衛·威爾科克:似乎許多主要的宗教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都在這方面被汙染了。我想我還是圖弄明白有學者研究過女權主義,說葛羅莉亞.斯坦能(Gloria Steinem)是被陰謀集團所贊助的,現在年近五十歲的女人意識到“我這輩子都在追求男人想要的東西,而我現在想要孩子,太遲了”你覺得他們是否故意做這種事情,試圖分化男人和女人,因為這是組成家庭的基礎?

科裡•古德他們不停地對社會作出改造,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的。換個角度想,女性也被壓抑太久了。但從另一方面來說,他們利用女性想要平等這樣的運動,而他們只要看到積極的東西就參與,滲透進去並扭曲它。所以我認為女性在千年壓抑之後,要求同男性平等是一件好事,但有勢力滲透並扭曲這個運動並傷害到了這個目標,並對社會造成了分裂。

大衛·威爾科克:你之前說過我們一共參與了22個基因項目,或是改造意識這樣的東西,有些的確是將我們改造得更容易被控制,你有具體的例子嗎?

科裡•古德有的,有些是社會項目,有些是基因項目,還有些是靈魂項目,這些靈魂項目中也包括了轉世為人類的身體,這也是這個重大實驗很重要的一部分。他們不僅僅是監管創造過程並操縱這些實驗,他們都參與到實驗中來。我在智慧玻璃平板中看到過很強而有力的證據,他們曾創造並操縱過我們的基因。像是創造出了“上帝的基因”,以至於我們因為這種基因而促使我們去崇拜並跟隨一位領袖,一位更高級的生命體,而這讓我們更容易被控制。這22個計畫項目是同時在進行的,但有一些計畫項目是“相互跟隨彼此的進度”。有一些計畫項目是想要讓我們的靈性受到更大的啟迪與發展,有些則希望將我們保持在低等狀態,讓我們的心靈無知,不知道我們的共創意識(co-creative consciousness)。

大衛·威爾科克:為什麼崇拜更高級的生命是一種壞事?很多人會覺得這是件好事。

科裡•古德這是件好事,但如果這些生命體參與進來,被作為更高級的生命被崇拜,那就是壞事了。他們就像是惡作劇之神(trickster gods),不僅是這些外星人在這樣做,而是長久以來,很多分離的古代地球文明也來到地表,偽裝成神明。

大衛·威爾科克:似乎虹光身的修練並非是崇拜高等生命,而是你的意識更敏銳了,你變得…我讀到的東西上寫,你能夠認清存在的本質是悟出的虛無,而你則變成了這種虛無的知覺,這似乎同崇拜某物不同。

科裡•古德的確。更高密度的生命體曾告訴我一件事,那就是我們都是一體的,而這同我小時候曾說的是一樣的。我說的那些話讓我保守的父母十分難過,尤其是我媽媽。我會說:“我以前就是妳,妳以前就是我;我以前就是爺爺,爺爺以前就是我。”而他們會說:“這在科學上說不通,我們都存在於同一時間,你怎麼能是我,而我曾經是你呢?”而我會說:“時間無所謂,只有體驗才重要。”而他們就好像完全無法接受這些說法。在那時我只有五、六歲,我就說些奇奇怪怪的事情。結果那些更高密度的生命體說,時間只是一種假象,我們都是整體中的小小碎片,但我們全都是一體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覺得在《奇蹟中的路途》(ACourse in Miracles)這本書中,為什麼會有「一的法則」的東西?而他們的核心教導之一就是:寬恕能瓦解時間(forgiveness collapses time)。

科裡•古德我不知道,我聽說“自我寬恕並寬恕他人,可終止因果循環。”這就我看來,寬恕可以終結某種循環,而時間在我們看來似乎是週期性的,也許這就是相似之處。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談到了“寬恕使時間瓦解”以及“寬恕使因果循環終止”這是同一個意思。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時間就是因果,一種持續的體驗,在這個宇宙中的體驗,就其說來是一片靈魂。而你越是能原諒周圍的人,你的靈魂就越完整,因此能停止時間或瓦解時間,終止因果循環。

科裡•古德沒錯,你原諒他人時,也是原諒自己。而在很多時候,你對別人做了不對的事情,最困難的就是原諒自己,原諒自己做了可怕的事情。相信我,我知道這種感覺,原諒自己是其中最難的部分。原諒別人是很利他的並且釋放了你自己的靈魂。你原諒別人的時候,你的靈魂也解放了。但能夠原諒自己是非常艱難的一件事;要深刻地挖掘這件事並弄明白是非常難得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在計畫項目中是否遇到任何訊息可以證實虹光身是真實的,而人類可以達到這樣的境界,變成某種光的存在體?

科裡•古德我所看到的訊息,在當時並沒有注意到這些,因為我當時對此並不感興趣,也就是關於東方人昇天這方面。

大衛·威爾科克:嗯,裡面有這樣的訊息?

科裡•古德是的裡面有,但我當時真的沒留意。當然,我現在的興趣轉變了,這是我現在會留意的東西,但我不記得讀到任何有關虹光身的資料。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否遇到過類似這樣的存在體,只有光體而不沒有生理存在的生命呢?

科裡•古德除了球狀生命體之外就沒有了。

大衛·威爾科克:是否有可能我們在這段時間經歷某種轉變,使得我們的能力突然之間有了重大的提升?

科裡•古德我相信我們一旦達到一種過渡文明的狀態,轉化成第四密度,依據我們各自在轉化之途上的位置,我們體內的能力就會開始被換醒。那些進展較快的人,將會有較高的能力。那些能力較低的人,將會以那些進展較快的人為榜樣而促使他們跟進,因為他們知道這種進展是可能達到的。但我沒有看到任何確實的證據顯示,這到底會是突然的變化還是逐漸的變化。我個人認為這將取決於每個個體的發展和他們在轉化之途上的位置。

大衛·威爾科克:這真是很有趣,在這些藏教的僧侶真的達到過虹光身之前,他們能夠做一些諸如跑步的事情,他們能夠一次一步跑30英尺之高,在空中飛躍200~300英尺之遠。這被稱為“靈魂長跑”(lung-gom-pa),是一種真實存在的修行。靈魂長跑的人可以做這樣的事情,他們可以將手印在石頭裡,留下一個印記,或是將腳踩進石頭留下一個腳印。這說明在達到虹光身之前,還存在更大的能力來控制我們的現實,並影響到實體的物質。

科裡•古德這也許是許多人在達到虹光身之前所達到的階段,這是我的看法。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這一集的《宇宙揭密》就到這裡了,因為你必須知道真相,我們還有更多驚人的訊息,在下次為你呈現。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