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五集—我們是一體的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五集—我們是一體的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五集—我們是一體的





內容簡介:儘管通過先進的技術存在著理想化的承諾,先進的文明生活如果沒有有效益的提高意識將會是膚淺的。

球體存有聯盟的成員清楚這個,它是有意指導我們去通過這一個揚升的進程。

但,他們只是指導。

這取決於我們 - 個別地,上演這項將導致完全披露的改變。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版本:

大衛·威爾科克:大家好,歡迎收看我們的節目!我是大衛·威爾科克,這位是科裏·古德,內部人士中的權威內部人士。內幕消息可以劃分為許多不同的等級。當你到了高級內幕領域,你會發現所有人都認為他們知道所有的事。但這幾年當他們接觸到這些新信息時,會驚得目瞪口呆。我不想在這裏胡亂說話,不過這些人在接觸到宇宙太空領域的信息後,才發現自己是多麼無知。比如說星際之門、傳送門和反重力之類的信息,以及具有心靈感應和心靈傳感能力的外星人。他們真的不了解有關靈性實相潛能方麵的知識,比如外星人的造訪造成了地球上宗教的出現。科裏,我從幾個內部人士那裏聽說到這些"球體(sphere)"來到太陽係。顯然,這是個真正轟動事件。沒有人能想象到存在著這麼大的物體。關於這些球體生命(spherebeing)來到太陽係的原因,你有何見解?它們想要什麼?它們的目的是什麼?


科裏·古德:它們來到這裏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它們並未采取任何行動。我猜它們一直以來隻是在觀察,它們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後期過來,九十年代都呆在那裏,然後2011、2012年開始把它們的同伴接來這裏。很明顯有事要發生了,即將發生的某事件讓它們從觀察模式轉入行動模式。結果顯示,那些太空秘密計劃和一些在地球上進行的計劃,比如黑色行動計劃(BlackOpsprograms)一直以來都在研究銀河係中我們即將踏足的那片宇宙空間,以及正朝太陽係飛來的被稱為“超級波”的天體,那是由高能粒子構成的星雲,而且它們知道這團星雲將會直接影響到我們太陽係和我們的太陽。至少自那段時期以來我們確實已經看到了,太陽和太陽係內所有星球上發生的前所未有的變化。而且太陽係的能量背景中也出現了緩慢變化,這些振動型能量波正在衰退並傳入太陽係。這些球體等距離擴散在我們的太陽係,數量有幾千個之多,其作用就像共振緩衝器。當這些能量波一擊中它們,它們就會統一振動起來,並導致能量在它們彼此間擴散,擴散到一個距離,以致這些能量就不會對地球上的生命造成危害,不會引發太陽的劇烈活動產生毀滅性的日冕物質拋射等此類的嚴重後果。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否曾經看到過這些球體聚在一起是什麼樣子?

科裏·古德:我沒看到那個,不過在我登上那個球體的時候,我通過球體壁看到了其他那些球體。那些球體等距離地分散開,那些球體有好幾千個。

大衛·威爾科克:那些球體是什麼顏色,單色還是多色?

科裏·古德:唔,透過我所在的球體壁望去,它們看起來呈靛藍色,藍色中的靛藍色。在球體外你無法看到它們。我們目前的技術水平捕捉不到這些球體的影像,要是我們發送探測器去偵察它們,很可能從它們旁邊飛過也無法發現它們。

大衛·威爾科克:另一點讓我感興趣的是如果它們是等距離分散開的,你說過有三種大小的球體,有像月球、海王星和木星大小的。是距離太陽更近、體積更大的球體吸收的能量更多嗎?或者如果這些球體之間距離相等,它們的體積不同是什麼造成的?


科裏·古德:我不知道為什麼它們體積不同。我知道那些體積較大的球體和氣體巨行星非常相似,數目最多的球體和月球體積相似。等距離分散開的是月球大小的球體。還有數量眾多的球體其體積與海王星、木星體積相似,它們似乎與那些氣體巨行星的距離較遠,離奧爾特星雲的距離更遠。這隻是我的推測:體積較大的球體在外圍,體積中等的在中間,體積較小的在裏麵。這可能是某種防護方式。這些球體按大、中、小由外到內排列,是出於某種目的,大概是保證天體的同步運動。不過這隻是我的推測。

大衛·威爾科克:是否有證據表明,在我們的近代史上這些球體上的生命體在他們最近現身之前,曾經試圖在某個時間段和地球上的政府接觸?

科裏·古德:我沒有這方麵的直接信息。據他們告訴我說,在人類曆史上,他們和人類有過另外三次接觸,並留下了相似的信息,他們給特定之人留下了更加詳細的信息。這些特定之人把這些信息轉化成了宗教和祭祀,完全曲解了信息的真意。我不知道他們是在什麼時候和政府直接接觸的。在五十年代期間,一大批不同種族的外星人和我們接觸。有些外星人前來找到我們,希望我們放棄核武器。他們發了一個與“嬉皮士”非常相近的信息,軍方人員很不喜歡。他們不想放棄核武器。他們想得到更多可以應用在武器上的先進技術。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能否打開這個話題更深入地了解一下這個事?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現身並傳達這個信息的那些人是誰?

科裏·古德:唔,報告裏是這樣一個外星種族根據他們的外貌描述,他們的外表與“灰人”相似,他們自稱是“藍人”,不過他們長得很高。我知道的一個關於他們的描寫就是,他們被形容為一個充滿愛的,像嬉皮士那樣的種族。他們試圖警告我們:我們要做的決定是不明智的,我們要加入的組織是錯誤的,我們要走的核能、核武器之類的道路是危險的。我們很不禮貌地送他們離開了。

大衛·威爾科克:從他們留下的信息來看,“藍人”和“藍鳥人”之間有什麼共同點嗎?

科裏·古德:看起來,這兩者留下的信息和思考方式之間聯係非常緊密。我不想胡亂推測他們是否是至今未現身的兩個外星種族之一。我不知道那另外兩個是誰。不過如果他們是其中之一,我也不會驚訝。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聲稱的假如我們放棄核武器,我們會得到的東西是什麼?他們想要揭露什麼秘密嗎?

科裏·古德:是的,他們想要來個秘密大曝光。他們想要我們準備好,他們會提供有利於和平的先進科技給我們,作為交換我們要放棄我們那些軍國主義和趨向於戰爭的方式。那時我們剛走出二戰的陰霾,又往冷戰的深淵不斷前進。他們將這事態視為應當防患於未然的情況類別,然而地球上的統治者們不想走那條和平之路。他們想要更大的力量,更多的武器、更先進的技術,宇宙中其他外星種族樂於給予他們想要的那些。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這些“藍鳥人”,他們的計劃都包括什麼內容?你認為他們為何來到這裏?

科裏·古德:據他們的信息說,他們來到這裏不是為了當我們的救世主,他們不是要降臨到這裏逮捕或消滅所有壞人。他們給我們傳達了信息,信息內容和地球上許多宗教的基本信條基本一致,與黃金律內容基本相似。他們聲稱,由於我們太陽係中正在發生能量振動的變化,我們應當把注意力放在提高我們的振動和擴展我們的意識。

大衛·威爾科克:你覺得他們選擇鳥人的外形是出於某種原因嗎?例如也許羽毛翅膀和天使有這樣的關聯?
科裏·古德:我也不清楚。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選擇以這樣的形象出現。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有沒有告訴你他們可以以其他的形象出現?
科裏·古德:有的。當他們回答問題時,他們說到的其中一點就是他們不需任何交通運輸工具。他們不需要太空船及其相關技術。他們有更高振動的意識,是更高維度的生命體。隻需心中一想他們就能通過意識移動到另一個地方。

大衛·威爾科克:你前麵說,你和這個種族代表團第一次見麵的時候,就在你代表他們講話的地方,他們就是突然出現在那裏了?
科裏·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這種能力在外星智慧文明中是不是一種常態?
科裏·古德:不是,通常情況下或多或少都有科技的成分在裏麵,即使心靈傳送。

大衛·威爾科克:顯然有個地方你把我們搞昏了,因為那個外星族選你作為信使,所以說你明顯不是個平凡人。據我所知沒有其他任何人願意自告奮勇被帶到宇宙,你一生都在做這個其他人不願意做的事。他們有沒有提過為什麼選你來做這個非同尋常的事嗎?你是不是跟他們有某種聯係?

科裏·古德:與我對話的那個鳥人叫做拉·蒂爾·艾爾。他說我來自他們的靈魂團體,我因為一個目的來到這裏,我選擇來到這裏來完成一件事。

大衛·威爾科克:他有沒有解釋他說的靈魂團體是什麼意思?

科裏·古德:他說地球上有來自他們星球的流浪者和星際種子們,為了一個選定的原因、一個選定的目標來到這裏。他們對於星際種子和流浪者有許多不同的定義,在我看來這個定義似乎是,我曾經是和他們一樣的存在,這些我現在已經忘記了。這一世我為了這個目標選擇來到這裏。在我們的對話或者說交流中,他們說我需要保證我不會以任何形式的靈性導師形象來麵對世人,或者放任我的傲慢自大過度膨脹。要全心全力來傳播信息並保證不會把這些信息理念發展成宗教信仰。我們需要將注意力放到信息上,著重擴展我們的意識,提高我們的振動頻率。

大衛·威爾科克:有些正在收看這個節目的人也許認為,你是這個外星人種族的一員,比如說地球上的某些人會有這種更高維度的聯係和擁有這種靈魂團體,然而其他所有人隻是某種、另一種有用的食客或綿羊。


科裏·古德:目前為了這個目的來到地球的外星人人數龐大到令人震驚。我聽說上溯到八十年代這個數目超過六千萬,甚至更多。還未覺醒的星際種子和流浪者人數眾多,我不是獨自一人。

大衛·威爾科克:那些不是星際種子或流浪者的其他人是否也有自己的靈魂?

科裏·古德:是的,每個人都有靈魂。

大衛·威爾科克:好吧,絕大部分人並不知道這一點。

科裏·古德:許多人都被光球存有(Orbbeings)接觸和訪問。這是個覺醒的過程,這個過程正在發生。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外星人可能用什麼方法來喚醒這些人?

科裏·古德:利用夢境。

大衛·威爾科克:喚醒這些人的夢境是什麼樣子?請給我們舉個例子。

科裏·古德:據報告顯示很多人在夢境中和這些外星人接觸。
他們會夢到自己身處教室,隻是夢到自己在教室中,卻可能想不起來了他們上的什麼課。不過他們記得教室裏有其他種族的外星人。很多事情正在通過夢境發生。

大衛·威爾科克:在他們的信息中,靈魂有多重要?

科裏·古德:靈魂與高我的連接,很大程度上代表著我們的本質。覺醒的自我意識,我們現在對話的這部分自我意識其實隻是我們真正意識中很小的一部分。我們是多維度的生命體。在很多層麵發生著很多事。這是我和幾個外星生命體交流過後得出的個人觀點,那就是我們擁有外在自我意識、潛在自我意識和更高級的自我意識。當更高級的自我意識會變得越來越高級,自我意識就會脫落。你隻會擁有更高級的自我意識,然後直到意識回歸本源。本源就是我們所有人的出生地,我們的靈魂在那裏拚湊完整,並仍以某種方式聯係在一起。這是我們所有人仍是合一的緣由。

大衛·威爾科克:那他們是來這裏教我們這個“一的法則”的原理?

科裏·古德:我想你這麼說也對。

大衛·威爾科克:那“11:11現象”呢?這是不是同步性原理?

科裏·古德:是的,沒錯。在過去三十多年來,我常看到類似那樣的同步現象。我抬頭看表會看到11:11,看到11:33和3:33,很多像這樣的事情都可能是同步現象。這些同步現象可能是在告訴你,你走的路是正確的,或者說你正在覺醒。如果你注意到這一點,這通常是個好信號。

大衛·威爾科克:你前麵說他們私下向你解釋說,我們都是某種宇宙意識的一部分?

科裏·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能再說的詳細點嗎?他們有沒有給過你一個視覺再現?他們有沒有把想法或感覺傳達給你?他們是如何傳達信息的?你說“我們都來自一個本源”那這個身份的本質是什麼?

科裏·古德:他們告訴我,我們都是一體的,我們都來自本源。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有說本源是什麼嗎?

科裏·古德:沒說。自孩提時代起,我就有奇怪的想法,我會說奇怪的話。我五、六歲時就會說不平常的話。我曾和我媽媽說:你知道嗎?我曾經是你,你曾經是我,我曾經是爺爺,而他曾經是我。她會看著我,然後說:按照自然法則來說,這是不可能的。我會說:不,我們都是一樣的,我們都是過去的彼此。她說:呃,我們怎麼同時成為彼此?我告訴她:時間不重要,唯有經曆才是重要的。這談話讓她困擾。我和爺爺也會談這類的事。他會遷就我,然後我們就會聊很長時間,但這對一個像我這麼大的孩子而言,這些是很奇怪的對話。不過有許多孩子具備這種洞察力,而需要家長更多傾聽鼓勵孩子這種洞察力的時候,他們無情鎮壓了孩子的能力。

大衛·威爾科克:看起來這些外星人做過許多嚐試來幫助我們,你剛才說這些嚐試轉變成了宗教和祭祀,他們一直強調冥想。兩者有聯係嗎?他們是否提過冥想和宇宙意識之間的聯係?

科裏·古德:是的。祈禱和冥想能幫助你提高振動,幫助你擴展你的意識。所以你可以祈禱,也可以冥想,冥想非常重要。你應當堅持每天冥想至少一小時。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他們特意強調的?
科裏·古德:不,這是……

大衛·威爾科克:這隻是你自己的理解。

科裏·古德:是的,這是我的看法。當我每天花一個小時集中注意力冥想,我注意到我擁有更多的專注力和能力,去讓我能夠在這條艱辛的路上走下去,讓我變得更加有愛和寬容心。並在我們被這個世界捕捉到時,不會對任何事物都存有反抗心理。在這個朝九晚五的世界,我們變得富有反抗心理,任何事都能挑起我們的情緒。要是我們花更多時間通過祈禱和冥想去提高我們的意識,會有助於我們獲得把更多注意力放在幫助他人,變得充滿愛心與寬容的工具。

大衛·威爾科克:這種冥想行為是有利於共創我們所在的現實世界的嗎?

科裏·古德:是的,這一點已經被證實過很多次了,那些實驗是可重複的。其中一個實驗就是,每一萬人中七個人冥想,結果使犯罪率降低了。



大衛·威爾科克:全球降低了百分之七十二。

科裏·古德:對,百分之七十二。對放在一個培養皿中的一種酵母,通過冥想發送善念,而對另一個培養皿裏的酵母發送惡念,經過數天培養之後,兩者的生長就表現出巨大差異。這個實驗是可複製的,它是科學的,你無法否認意念的力量。意識正在影響著物質世界。

大衛·威爾科克:這也是集體意識的作用,對嗎?如果一大群人聚在一起其中幾人開始恐慌,這種恐慌情緒就會在人群中擴散。

科裏·古德:沒錯。人類具有很廣範圍的情緒,這既是上帝的祝福,也是魔鬼的詛咒。一旦我們學會控製和調節情緒,並集中意識和更強力地控製自身意識,我們將能夠更加接近共創意識,也就是我們共享的大眾意識,我們將能夠創造出我們理想中的世界。人們聽到過這個概念,那就是一切事物都在振動,光、我們的思想,還有我們周圍的所有物質實體。也許在我們的觀念中,它們是固體,沒有生命,但它們都是處於振動狀態。我們的意識能夠影響現實世界,作用在實際的自然物質上。它也能夠影響能量,影響到其他人的思維和情緒。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看到有些網上的評論,發表評論的人們說,科裏·古德在哄騙我們,讓我們產生一種虛假的安全感。這是一個陰謀集團的超能力戰士,他們通過這個信使告訴我們,他們選中了具備所有這些特質的人,他們譴責那些在做秘密祭祀之類事情的人。他隻是試圖給我們打一針緩和劑,他隻是試圖給我們一隻小棒棒糖,告訴我們可以不在乎它。有人批評你是針對軍工聯合體的花衣吹笛手,帶給我們虛假的安全感,便於外星人突然襲擊占領地球。你怎麼看待這些批評?

科裏·古德:我不知道有多少負麵力量正在阻礙這種信息的傳播:宣揚愛、寬容、提高你的意識、更清醒地認出這些負麵力量從而從其中解脫出來。
這些負麵勢力不想讓你把他們暴露出來,讓人們覺察到他們。他們想悄悄藏在陰影中,我肯定不會讓他們如願,我要讓他們的一些活動曝光。

大衛·威爾科克:人們認為他們需要告訴我們真相,他們必須躲藏在公眾的眼光中。這是他們魔力的一部分。

科裏·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好吧。

科裏·古德:這就是他們如何利用我們的共創意識來對付我們,他們隱藏了這部分科學知識,科學研究發現如果你仔細觀察一個科學實驗,觀察會改變實驗結果。有許多針對這方麵的研究,而他們隱藏了這個知識,他們不宣傳它。他們不想讓我們知道我們共創意識的作用,因為他們要用它作為工具來對付我們。所以我們通過解放我們的意識力,我們將奪走負麵力量手中用來奴役我們的工具,我們用這個工具來解放我們自己。

大衛·威爾科克:盡管大部分人說媒體似乎總能找到人們做下的最消極、負麵的事,然後大肆宣傳,到處都是令人恐懼的事。越是血腥的事,越是占據頭版頭條。不過懷疑論者會說他們這樣做是因為人類的本性是被動反應式的,我們自然而然地想要尋找問題,然後試圖解決問題。這不是他們這樣做的唯一原因嗎?為何媒體如此關注令人恐懼的事?這樣做有什麼好處?

科裏·古德:他們這樣做是為了在我們的大眾意識中種下一顆種子。在這顆種子在我們的大眾意識中種下不久後,他們會采取行動,例如假旗事件,或推出另一部電影,或其它方式,挑起我們的各種情緒,用我們的共創意識導致它的發生。這就是他們所稱的“黑魔法”背後的秘密。這其實不真正是他們自身的力量,而是他們利用和吸納我們共創意識的力量。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這些“藍鳥人”沒有來到地球,沒有通過各種方式把這個信息傳遞給我們,你說的這個民眾控製的最終結局是什麼樣?要是我們沒有得到這個幫助,那會發生什麼事?
科裏·古德:那現狀就會維持下去。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會嚐試建立一個極權國家,或推行軍事管製這樣的事嗎?-總是有人推測有個九月驚人之舉或十月驚人之舉即將到來。

科裏·古德:恐怖色情片裏總有新元素出現。一個大崩盤即將出現。大事就要發生……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真的。

科裏·古德:他們一直瞞著不告訴我們。這不會結束。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他們能通過媒體和記者,讓人們關注負麵事物……你說我們擁有創造性的力量,冥想能降低犯罪率,減少恐怖事件的發生,這是冥想的積極影響。但你也說要是我們把注意力集中在令人恐懼的事件上,光是我們心中的力量就能在地球上製造更多負麵事件,是這樣嗎?

科裏·古德:沒錯,在有心人的設計下這局麵已經完成了。

大衛·威爾科克:你覺得好萊塢電影是否會限製人們習慣性思維,讓人們覺得針對陰謀集團之類的唯一解決辦法就是軍事打擊,就像大型動作片中的戰鬥場景那樣?

科裏·古德:是的。而“藍鳥人”的信息想要教給我們的是,你不可能利用負麵力量收獲正麵成果。你不能炸毀一切來擺脫現狀,你不能通過暴亂來擺脫現狀。改變現狀的方法是運用我們的共創意識,馬上覺醒。我們是數十億的螞蟻,他們隻是稀少的幾隻甲殼蟲,並在想法控製我們。一旦我們覺醒,注意到他們,他們就完蛋了。隻要他們能讓我們一直在我們小小的蟻巢裏忙忙碌碌,無暇去注意他們,也就是將我們的注意力從他們身上挪開。

大衛·威爾科克:許多人認為第三維度是他們“藍鳥人”用來和你聯係的方式,第三維度無處不在。要是你遇到關於第三維度的問題,應該就有關於該問題的解決辦法。

科裏·古德:我們聽到這些其他生命體的信息,通常要是有人譴責你做了換作他就不會做的事,你就能從中了解許多關於這個人的事。當一個人因某事而譴責你時,你就能了解這個人。這對於些其他更高維度的生命體也是一樣的。我們現在列在他們的日程計劃上。人們生氣時會有第三維度的思考方式,我們也能夠理解他們的思維方式和行動模式。如果我貶低人類、人類的智能,有些人會很生氣,他們隻是還不明白我們的能力還沒有達到可以全麵理解這些更高級領域的生命及其行為模式的程度。

大衛·威爾科克:大部分患有偏執型精神分裂症的人,他們的特征表現之一就是基督情結。在這個情結下,他們覺得這些外星人是救世主彌賽亞,能夠回答人類的所有問題。
科裏·古德:一直以來,我收到很多他們發來的郵件。

大衛·威爾科克:看起來好像事實就是精神分裂導致了這件事的發生,讓人們產生這種感覺,致使人們認為關於任何維度的一切想法,比如當你說到一個更高的維度時,他們的想法是完全不同的,就像他們說你瘋了,你精神分裂了,這些全是這家夥編出來的。天啊,他要帶大衛去兜風嗎?一個人如何體驗更高的維度?什麼是……?他們怎麼知道他們沒瘋,也沒有精神分裂,在這裏發生的事對他們來說是真實的嗎?或者說對你來說這是怎樣的?你是怎麼變得相信有比現實更真實的?

科裏·古德:可以這樣說這是一種對精神的測試。開始他們來到我的夢境裏,這就是他們的第一步,這樣你就不會被他們嚇壞。不過當他們首次開始與我在現實世界中見麵時,我想要確認這是真實的經曆。當我發現其他人和我有同樣的經曆,他們和叫做岡薩雷斯的人講過話,岡薩雷斯與外星人的接觸和我一樣多,他們和我談論他,和他談論我。這肯定是真實經曆,他們在我眼前和這個太空秘密計劃聯盟的成員通話,他們乘坐真實的太空船過來接我,帶我到一個真實的地點,我和一些真實存在的人對話。所以這和通靈不一樣,我不是這種方式。當然通靈並沒有什麼問題,這個信息不是我從一個從未見過、從未聽過的組織那裏得到的。那可能是某個組織的安全情報機構的精神控製技術,我見過這種神之科技使用。通過這他們能夠把聲音送入人的腦海中,把信息下載到人的大腦裏。甚至某些能通靈的人,其實他們通的是這種“神之科技”的聲音(注:虛假通靈)。我不是說所有通靈都是這樣,但有一些是。這個需要萬分注意並分辨清楚,我一直鼓勵那些聆聽我給的信息的人運用自己的辨別能力。你與那信息共鳴嗎?要不你會與它產生精神上的共鳴,或者你會感覺它不對勁。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有人想把今天當作他們人生中特別的一天、一個新的開始,他們要怎麼做,來讓今天成為特殊的、值得銘記的一天?

科裏·古德:今天空出些額外的時間,找個安靜的地方坐下。
即使你不知道如何冥想,大致就像做白日夢那樣開始冥想。坐好,集中你的注意力,集中你的注意力關注正麵的、充滿愛的想法。關注你如何能變得更加富有正能量,對周圍的人更加充滿愛,關注你如何能變得更為他人服務,對自己和他人更加寬容。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會發生什麼變化?

科裏·古德:一個人會瞬間改變整個世界,做你自己。

大衛·威爾科克:這太棒了。我很榮幸能通過你把這個信息傳播出去。我也一直說著同樣的事情,很高興從其他人那裏聽到它。我希望你們喜歡這個節目。我是大衛·威爾科克,我身邊這位是科裏·古德,關於你知道的所有關於那些太空計劃的事,我們隻接觸到了皮毛。我們想早點進入信息這個環節,就像現在大餐前享用一下甜點。如果你有興趣知道更多的真相,接下來的劇集裏會告訴你。請收看後續節目,謝謝!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