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三季第二集:古德的地心之旅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三季第二集:古德的地心之旅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三季第二集:古德的地心之旅



內容簡介:

科里.古德講述了他最令人興奮的冒險的開始 - 一趟訪問內部地球文明的旅程。

通過億萬年,各種災難迫使幾個不同的人類文明進入地下洞穴,為了倖存於在即將來臨的災難。

這種週期已重複了幾次。


這一次,七個地心人類的群體已經同意組成一個委員會,解决即將到來在我們的太陽系的改變。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三季第三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版本:


大衛·威爾科克:歡迎來到《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節目嘉賓是寇里•古德。這集我們將討論,你所說的最改變你人生經歷的傳奇故事的前面部分。

科裡•古德:這確實讓人大開眼界。

大衛·威爾科克:我先看看我的筆記。2014年10月份你開始和我聯繫,後來大概2月份的時候球形存有要求你作為代表。3月1日我開始記錄你第一次與太空專案聯盟會面的報導。所以這不是很長時間。後來你的名字被說了出來,暴露了你的真實身份,你被捲入這個奇異的世界只隔了大約一個月的時間。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現在,我們已經討論了視察火星殖民地經歷。

科裡•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那是次很沉重的經歷,因為你最後被抓了起來,看起來他們當時打算把你一直關在那間牢房裡。

科裡•古德:那太糟了,他們的計畫不太周全。


大衛·威爾科克:看起來你不期待這樣的星球旅行,對嗎?

科裡•古德:不只如此。但他們一直以來只給我事先提供一點點他們掌握的相關情報和資料。很多時候,我只是被通知你要在這期間會見某個團體,就只有這些。我很少瞭解更多少情況。我就這樣一無所知地去參加了,只是有些時候會有安全支持團隊陪我一起去。他們瞭解的比我還多。

大衛·威爾科克:你經歷了幾次重大的手術。你手臂上有了新的疤痕,上次我們拍節目時還沒有。他們沒有向你提供任何幫助,對嗎?

科裡•古德:沒有,從沒有。我與秘密空間專案聯盟理事會的關係一直不太好。他們從一開始就告訴我,我是強塞給他們的人選。他們覺得中校岡薩雷斯是聯繫球形存有聯盟與他們及其他不同團隊會面的合適人選。他們沒有看到我做了什麼工作。老實說我也沒有多大功勞,但他們給了我很多阻力。我曾要求去月戰指揮部的底下兩層,我確認那有技術和設備能説明我。但我被拒絕了,這困擾我了一段時間。我沒有得到任何一樣像岡薩雷斯獲得的物質支持。他獲得的物質支持足以維持他的生活。他們直白地說:你不為我們工作。

大衛·威爾科克:在你介紹自己去地下世界的那篇文章裡,你提了到你們之間的激烈爭吵與衝突。除了我們已經討論過的那些問題,還有其他問題嗎?

科裡•古德:還有一次事情,是關於我家人的,我不想多說。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沒提供可靠的保護?

科裡•古德:沒有像之前承諾的,給我和我的家人提供足夠的保護。發生了一次事故,我的孩子們也被牽連進來,我感到非常氣憤。之後的那次會議上,矛盾變的白熱化他們中有些人非常激動,幾乎很直白的告訴我,他們不喜歡我。他們不想要我,岡薩雷斯做的比我更好。他是個更好的外交官,更好的公關發言人。他各方面都更優秀,他們不希望我參與,我激怒了一些超級聯盟委員會成員,因為我透露了關於他們的資訊,雖然我從來沒有被告知不能公開這些資訊。

大衛·威爾科克:嗯。

科裡•古德:這事依舊讓他們很心煩。所以我們之間的矛盾很深。最後是我們大吵了一架。後來我注意到有一段時間我得到的情報越來越少。在這段時間裡,岡薩雷斯參加了原本我要參加的很多會議。

大衛·威爾科克:嗯,還有你在生活中也遇到了一些事情。我想你做了手術,還是你得了病。你有段時間處於不能去任何地方的狀態。

科裡•古德:我最近做了一次手術,手頭也有些其它事情要做,但主要原因是他們試圖證明岡薩雷斯更勝任這工作。後來他們正式提出要求將代表由我更換為岡薩雷斯。這提議被球形存有聯盟否決了。在那之後,在我回歸後的那次會議,他們被迫向我道了謙。我們都是被迫接受了和解,我們之間仍有些芥蒂。那麼你是怎麼被邀請到地底世界的?你事先知道你要去地下嗎?


科裡•古德:岡薩雷斯曾提到地下群體最近成立了一個新的委員會,他與他們會晤過。我需要做好心理準備將來某一刻與他們會面。然後我收到了他的通知,邀請我參加這個已經確定了時間的重要委員會會議,並要我做好準備。

大衛·威爾科克:嗯,這好像是球形存有的資訊,那些太空專案的人不會認為你會把這一切都說出來。他們想要採取戰術軍事行動,並立馬得到結果,而不是這種漸進的方式,裡面沒有一點進攻的意味。那需要更多的法庭。他們不想為給這些傢伙公正的審判。他們只想要一股腦炸死他們。

科裡•古德:是的,他們習慣于用武力解決問題。他們中很多人,其中有些人跟我一樣,都非常注意說話的措辭。因為他們擔心,他們中的一些人真的很擔心揭露資訊公佈後,資料轉儲公佈後,會發生什麼?當人們建立法庭開始決定如何處理這些角色時,會對他們發生什麼影響?

大衛·威爾科克:就像在紐倫堡審判中"我只是服從命令"這個辯詞一樣有用嗎?

科裡•古德:是的。下次可不會管用了。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岡薩雷斯告訴你一個地下文明參與的聯盟已經成立了。現在,直到目前,正如我們上集討論的,你知道了爬蟲族和猛龍族。你提到了禿髮一族。然後是Daro,有類似大象的鼻子。 爬蟲(蜥蜴)族 猛龍(禽)族 禿髮族 Daro族 當他們說地底聯盟時,你當時想到的是什麼?你有沒有…

科裡•古德:沒有,我知道他們是古代地球分離文明。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那麼讓我們回顧一下什麼是古代地球分離文明?

科裡•古德:在我參加會議前,在智慧平板裡,曾談論…據說出現在地球的少數古代文明,形成了他們自己的分離文明,就像我們現在我們的秘密太空項目,他們轉移到了地下和地球外。在地球的大災難週期中,或至少有一段時間,他們離開了地表的人類,讓自己去謀生。

大衛·威爾科克:當我們看到湯普森•克萊默的《考古學禁區》一書,像一個盒子,有這麼厚。裡面滿滿記載了在岩石地層中的,大多都有數百萬年歷史的,明顯不尋常、高度智慧的史前古器物。

科裡•古德:嗯,是的,我聽說過這種東西。

大衛·威爾科克:是否有可能這些文物是你描述的這些古代文明的遺留物?因為他們深入地球挖掘,發現了這些東西。

科裡•古德:他們實際上向我講述了地球表面是如何活躍變化的。它更多…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是誰?

科裡•古德:跟我交談的地底人。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我們的話題有點跳躍,但請繼續。

科裡•古德:是的。火山活動、地表遷移,地球是非常活躍的,也有些惡劣。我的意思是,他們談到了大陸的上升與下降。他們說當他們第一次在地表時,那時有很多的山脈而平原較少。所以很明顯,地球的變化要比地質學家和考古學家認為的還要快得多。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你也認為湯普森•克萊默的《考古學禁區》記錄的可能是這些文明遺留下來的遺跡,因為地球的表面不斷的板塊運動嗎?

科裡•古德:根據他們的說法,應該是的。他們聲稱自己是最早出現在這個星球上的人,在1700到1800多萬年前。

大衛·威爾科克:那麼你說分離文明有多個層面?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當我們說到分離文明時,我們在這裡將討論的是什麼?是不是有像巨大的諾亞方舟之類的事,每個人都要進去避難,倖存下來,當他們知道會有一場大災難後,他們都去了地下?

科裡•古德:通常就是這樣的。地表有眾多的人口。他們不斷發展,變得有些複雜,變得不同層次,你可以想像的出來。然後通常有…

大衛·威爾科克:你在說技術?他們有機器和工具嗎?

科裡•古德:是的,說的是技術…

大衛·威爾科克:你不是在說石刀、熊皮和火爐吧?

科裡•古德:不,不是的。我不是說電路板之類的東西,他們使用的技術完全不同。一個科技文明,但他們已經發展到像祭司種姓社會。精英種族發展出了更高的科技文明、精神文明,然後與世俗分離了。他們…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否涉及與地外智慧文明合作?他們是否得到了某些外星人提供的高科技技術?

科裡•古德:他們說不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裡•古德:真的。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他們肯定有大眾不知曉的高端技術。

科裡•古德:是的。他們與我們是如此不同。他們聲稱沒有衝突和其它地表人類的社會問題。所以他們就能夠更快地發展技術。他們有完全不同的思維方式和互動方式。但…

大衛·威爾科克:地球內部有適宜居住的地區是祭司們知曉的秘密,而普通大眾根本不知道,有一個可以撤離的地方,你可以住在那裡?

科裡•古德:我可以想像到這樣,因為他們已經建成了這些地方,而且他們已經定居在那裡。他們已經開發了一個空間專案,準備離開地球。

大衛·威爾科克:哇。

科裡•古德:有不同的事情正在發生,有極移,有流星。它們被描述成各種不同的…

大衛·威爾科克:海嘯。

科裡•古德:他們描述的主要的大大小小災難是…

大衛·威爾科克:超級火山噴發?

科裡•古德:是的,那肯定是其中之一,在地球上發生過。他們會轉移到地下,撇下地表的人類。然後一切結束後,他們會上來幫助地表人類倖存者。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文明遍佈全球嗎?他們之間有交流嗎?或者是類似於我們自己的近代歷史,在那裡你會有不同的種族群體獨立的冒了出來,但他們擁有自己孤立、封閉的社會,彼此並不聯繫或貿易嗎?

科裡•古德:他們給我描繪的一切都顯示他們非常孤立。他們都非常…這是個觸發字,但卻是非常注重純正遺傳的人。他們是非常注意保持他們的純正遺傳,不摻入其他種族基因。在這段時期裡,地球上出現了其他種類的人。他們讓這些人獨自經歷週期迴圈。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有大量的化石用來建立你在人類學教科書上看到的人類進化史,所有這些骨頭都能放進一個棺材。這都是假定。我們看到一個人類形態的發展演變。那有很多資訊,我們還沒有發現,我們還不瞭解。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所被灌輸的進化史只是一個信念系統,它幾乎完全基於猜想和很少量的化石證據。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不像是他們發現了這麼多的骨架。

科裡•古德:但根據他們的說法,還有其他已經發展了一定程度的不同人種。他們說銀河系和太陽系有一個產生某種類型生命形式的範本,可以支援那些生物形式,當時在我們的太陽系其他的星球上有其他生命體,上面有非常先進的生命體。在地球上,他們很自然地出現在這裡。

大衛·威爾科克:有一些新的東西出來了,確實改變了遊戲規則。其中一個便是丹尼索瓦人。他們發現了體格較小的人類,不是侏儒,成年人的頭骨仍很小。我們開始看到在教育體系裡並沒有如此多元的描敘,描述這些我們現在看到的骨架和其他之類的。我相信你也清楚,也有確切發現巨人骨骼的史跡。

科裡•古德:這些古老的群體進入地殼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下面更穩定。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可以理解的。

科裡•古德:不僅保護他們不受氣候變遷、地表所有瘋狂的狀況等的影響,也保護他們不受宇宙射線和其它各種傷害的影響。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我沒記錯,你說地球表面存在著某種能量場,它使我們年齡增長更快,如果我們進入地球內部就不會受太多影響。我說的對嗎?

科裡•古德:地表在幾億萬年來產生劇烈變化,我們遭受各種不同宇宙能量以及其他能量的傷害。

大衛·威爾科克:這後面也有個智慧文明操控嗎?地球是否有著某種生物動力來確保地表的生命都經歷某種老化的過程,也許都是根據這個智慧手稿進行著我們的演化?

科裡•古德:這是地球內部信仰體系的一部分。是的。他們相信地球是一個有意識的生命存有。他們相信太陽也是。他們相信所有的行星也是。他們認為我們的太陽系是一個有生命的存有。他們相信銀河系是。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在不同的連續體中體驗時間嗎?有所謂的時間流動相對扭曲嗎?

科裡•古德:他們似乎經歷與我們相同的線性方式的時間。

大衛·威爾科克:噢,是嗎?

科裡•古德:是的。那個接待我的女士,她看上去30多歲的樣子。她已經130多歲了。所以…

大衛·威爾科克:也許是因為沒受到地表的有毒物質、同步輻射、超新星等各種污染的影響。

科裡•古德:還有他們先進的科技,以及攝取的東西。我想一定是跟這些有關。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談過你跟太空項目聯盟發生過爭吵,激烈的喊叫咒駡爭吵,接著岡薩雷斯中校介入了?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他來找你,說地底人形成了一個聯盟。這是件很正常的事情嗎?聽起來有點不尋常的。

科裡•古德:這是前所未有的。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裡•古德:這些不同的族群與地表上的秘密社團和秘密地球政府辛迪加組織交往結盟。

大衛·威爾科克:啊!

科裡•古德:是的。這些群體已經轉而反對他們。

大衛·威爾科克:地球表面的群體嗎?

科裡•古德:地表上的,我的意思是秘密社會團體。

大衛·威爾科克:像光明會。我們說光照派。

科裡•古德:光明會,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隨你怎麼稱呼。

科裡•古德:我不喜歡這個詞,因為他們真的是辛迪加罪犯,專注在各種不同的神秘信仰上。但如果你想稱之為光明會,那也行。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我們會使用通用的術語“陰謀集團”。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對於那些不熟悉這的人,也許這需要他們看第一集。大多數人都熟悉術語光明會。

科裡•古德:他們喜歡這個稱呼。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說住在地底具有先進靈力與科技的先進人種一直為地表的辛迪加犯罪集團提供戰略物資資助。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這可算是重大揭露。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很多地表的血親家族,他們具有皇家血統,對嗎?這些人是與地底人類混種的後代?

科裡•古德:不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與地表人類的混種?

科裡•古德:絕對不是。他們不可能那樣做。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裡•古德:他們討論了我們太陽系內其他行星中存在著高度進化的人類生物,極具侵略性、非常好戰,摧毀了他們自己的文明,並在這樣做的過程中,吸引了外界的外星種族進來並遷移這些…我不知道…我們可能必須創建一個新的術語。太陽外星人?他們來自於我們的太陽系,但是他們住在當時是適合居住的其他行星上。但當行星變得無法居住時,他們避難來到了地球表面。這些族群跟原來地表上的原始人基因相容。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有些修改,但是沒錯,基本上一致。

科裡•古德:他們沒有被修改,但他們開始種族融合,形成了一個混血種族,就是我們。這個混合的種族,所有這些族群形成的混合人種,這就是地表的人類。這些他們所謂的基因農夫,外星人的牧農人種,開始進入,之前沒有到銀河系這部分的外星人開始大量湧入,開始了與地表各種基因的人類混種實驗。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偉大的實驗,這些22項基因項目和超級聯盟。

科裡•古德:這是偉大實驗的一部分。這偉大實驗遠遠、遠遠超越的這個內容,但它是偉大的實驗的一部分。而且地下團體正在利用他們。他們試圖給他們文明,提高他們的靈性。

大衛·威爾科克:但這原本不是這些人的目的。

科裡•古德:是的。是另外一種形式的互相競爭。這種情況持續了一些時間。而讓地底人類與天上、外太空的外星族群產生了許多衝突。

大衛·威爾科克:哇。

科裡•古德:而他們說這持續不斷發生,甚至到現在都還是如此。在我們公認的當今時代,人們見證了地球與外星群體的公開戰爭。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他們來此已經數百萬年,而且基因上又與其他族群區別,他們擁有自己小小的文明。也許他們有地底運輸或傳送口。既然他們住在地底世界的不同的地方,我們將討論他們是如何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去的。為什麼現在他們在彼此長期交戰或者隔離後會突然形成聯盟?發生了什麼變化?

科裡•古德:改變的是原來與他們結盟的秘密社團已經轉而反對他們了。我們必須回到地表上發生的重大變化。在天龍人走出來許諾拋棄所有下屬,包括人類和非人類,交給聯盟以換取離開太陽系的秘密頻道。

大衛·威爾科克:這對於他們原來結盟的各個級別的來說是個無恥至極的背叛。

科裡•古德:是的。之後…

大衛·威爾科克:對大家的徹底背叛。讓所有手下都陷入一片混亂。是的。下面一片混亂。

大衛·威爾科克:這是真是令人震驚的背叛,天龍皇族說我們把所有手下交給你們,你可以帶走任何你想要的人,只要能讓我們走。引發一切陷入混亂。我假設你說的包括陰謀集團的夥計們,現在陰謀集團的人類成員開始攻擊以前的地下盟友,他們都做了什麼?到底做了什麼?他們是如何攻擊地下群體的?這部分我還沒有瞭解過。

科裡•古德:在地面之下還有其他團體。這些不同的外星人群體大多數在地表下、海洋下有他們所謂的大使館。但其實就是基地。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可能是昆蟲族,爬蟲族嗎?

科裡•古德:還有來自超級聯盟的所有的類人族。那裡有所有族群的大使館。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在地球內部有很多的地方可以居住?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人已經住在了地底。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所謂的"人"也在內。

科裡•古德:突然,那裡在他們與敵對族群之間開始一度出現大量的衝突。他們說,地表人類發展出了可以穿透他們防禦的技術。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是指地底聯盟嗎?

科裡•古德:地底聯盟。地表人有了可以滲透到地殼深處威脅到他們的武器。他們非常擔心這一點。

大衛·威爾科克:這一聯盟都有誰?我們只是簡單列出來。這個聯盟有多少族群?有爬蟲人?它是如何形成的?在…地底聯盟。

科裡•古德:哦,不是的。這些都是自稱是自然出現在地球的,古代地球分離文明的人類,他們沒有被改造過,沒有經過基因改造。他們大多數都彼此是不同種族。一共有七個族群。

大衛·威爾科克:七個不同的族群?

科裡•古德:是啊。三個有關聯,但沒有,我猜你可能會說:表兄弟關係。他們都戴著相同的族徽。都是土星的符號。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這三個有關係。

科裡•古德:是有關係。他們用不同的寶石來區分彼此。一個是在三點鐘的位置有顆黑寶石。 一個是在九點鐘的位置有顆玉石。 還有一個在六點鐘的位置有顆紅色玫瑰石。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這個聯盟不是爬蟲族群。

科裡•古德:對,是人類。

大衛·威爾科克:是分離出來的人類文明。這些不同的族群是什麼時候進化而來的?你說有些人已經在這裡1700或1800萬年了?

科裡•古德:那是有土星徽章的族群。他們自稱是最古老的,他們主持了這次委員會會議。

大衛·威爾科克:還有其他相較於我們比較接近的族群嗎?

科裡•古德:有的,像那些五十萬年前,我想最近的是…他是兩個或三個冰河期前(起源的)。我不記得是幾萬年前了。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這些變化導致他們想要形成一個聯盟。現在,球形存有出現在了我們的太陽系,架設了無法穿越的外部屏障,你成為了球形存有與太空項目交流的代表。他們不會直接與太空項目的人溝通,我想是因為振動頻率不協調或其他原因。

科裡•古德:嗯,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不想直接跟陰謀集團的人接觸。

科裡•古德:他們不想直接跟超級聯盟、天龍人或地下團體直接交流。

大衛·威爾科克:噢,那麼地下群組也在這一類裡?

科裡•古德:是的。這就是為什麼他們想要跟我見面交流。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他們如果想要接觸社區新來的孩子(球形存有),他們得通過你來聯繫。

科裡•古德:他們先聯繫了岡薩雷斯。

大衛·威爾科克:對,是岡薩雷斯。

科裡•古德:這就是他們想要跟我說話的原因。他們想要知道為什麼…他們稱呼球形存有聯盟為守護者。他們想知道為什麼守護者不願意與他們一對一交流。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一開始是岡薩雷斯和他們一起開會,你沒有被邀請。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再說明白一點。怎麼開始的?你要前往的前兩天才被告知?提前告訴了你多少消息?讓我們說清楚。

科裡•古德:發生前不久我才被告知。我以為還是像往常一樣是藍色球體來接我。我起來作好準備。

大衛·威爾科克:有時間醒來嗎?中間有間隔?

科裡•古德:有,他總是說:同一時間,同一地點。通常總是同一時間。以前我會在房間裡看到藍色小球體。我在想,好吧,過去有幾次說要去開會,結果什麼都沒有發生。然後我熬了夜。我起了個大早卻什麼都沒有發生。

大衛·威爾科克:當你起床的時候,你會穿好衣服嗎?

科裡•古德:是的,而且一般我穿得很簡單。不會像現在這樣穿著。

大衛·威爾科克:你可以隨身帶一個背包或其它東西嗎?

科裡•古德:我不能隨身協帶任何東西。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你就穿著便服。

科裡•古德:一般我到LOC(月戰指揮部)後,會給我一件連衣褲或別的衣服。我期待同樣的事。我沒得到任何資訊。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當時你彈著手指,吹著《迪克西》口哨,心想到底怎麼回事?

科裡•古德:於是我去了客廳,坐在沙發上,上上網,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然後一個明亮的閃光,就一道明亮的閃光,我還…

大衛·威爾科克:炫目的白光?

科裡•古德:眩目的。是一道白光。

大衛·威爾科克:你有沒有觸電或者其它刺痛、麻刺之類感覺?

科裡•古德:有,像是靜電。突然之間,我感覺到完全處於不同的…氣壓改變了。環境變得完全不同了。

大衛·威爾科克:大氣壓力嗎?

科裡•古德:是的,就整個環境。

大衛·威爾科克:這改變的感覺是什麼?是氣壓更重了還是更輕了?

科裡•古德:變輕了。我可以聞到石頭和礦物…

大衛·威爾科克:和水。

科裡•古德:我的眼睛有點模糊,我努力觀察。我看到了一個花崗岩打造的巨大圓頂房間。天花板估計有100英尺高。它很巨大,有四個門。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房間有多寬?

科裡•古德:大概100到150英尺寬。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一個花崗岩的房間,它不是由岩石塊砌成的嗎?

科裡•古德:不是的,它是直接由一整塊打磨出來的。

大衛·威爾科克:拋光,像閃閃發光的鏡子一樣?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裡•古德:是真的。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這是一種我們還沒有掌握的技術。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花崗岩是什麼顏色?

科裡•古德:花崗岩是暗褐色的,房間四面都有一扇門,每個門都有兩個人站在兩側。 我站在那裡,不知道該不該出聲,因為他們沒有看我,或著知道我在那…

大衛·威爾科克:每個門口都有警衛?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多少個?

科裡•古德:每個門有兩個,站在門的兩側。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傢伙是什麼樣子?他們都穿什麼制服?

科裡•古德:他們身著白色長袍,戴著不同的吊墜…

大衛·威爾科克:像掛在項鍊上的護身符嗎?

科裡•古德:是的。我的眼睛還在適應環境,我看到一群人從一扇門走出來,然後我注意到岡薩雷斯也在其中。

大衛·威爾科克:好了,下一集我們將繼續討論你到了那裡之後經歷的所有奇遇,都在下一集的《揭露宇宙》之中。不要錯過下一集,它會震撼你的世界。一如既往,我們感謝您的收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