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十二集—傳送口—宇宙網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十二集—傳送口—宇宙網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十二集—傳送口—宇宙網




內容簡介:

有些是古老的,有些是自然形成的,還有一些是人類聰明才智的近期發明;科里.古德介紹我們最有效的星際旅行的形式:傳送口。

橫跨廣大宇宙鋪設著一個錯綜復雜交織在一起的電磁線系統,間歇性地連接著遙遠的恒星系統和星系。

要使用這個偉大的宇宙網,只需要知道如何打開這扇大門。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一季第十三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版本:

大衛·威爾科克:和我在一起的是非比尋常的內線科里.古德,他幫助我證實了許多我從其他內線那哩收集到的訊息。他們都是在高度機密的工作項目中工作過多年的人。而總是看似一小點而實際上是很大的一點;人們總是不願把自己知道的全盤托出,我不知道是因為保密還是害怕或是其他什麼阻止了他們,但總不能獲得你想要尋求的所有答案,而這一點很讓人沮喪。而科里他現在所在的這個秘密太空工作項目中,出現了一個新的聯盟,他們想要我們知道真相,希望對地球上的人類揭露他們的科技,特意請他來同我合作,走上前台,帶來那些訊息幫助我們,以求理解一直以來所發生的事情,而這些事情都是鮮為人知的,甚至是那些畢生研究UFO領域的人員都還不知道。在這一集中,我們會專注談談傳送口(portals)。我將告訴科里一些內容,這些都是其他內線告訴我的,然後對比一下我倆的資料。我不會誘導他,因為我已經在這個領域收集了很多內容,我只想看看這些線索是如何交結在一起的。科里,歡迎回來!

科裡•古德謝謝。

大衛·威爾科克:我首先想提到的是與內線亨利.迪肯(Henry Deacon)的合作,我曾與他交談過很久(至少80小時)。這些談話都涉及了深層次而機密的內容,他告訴我的事情中,有一件可以引出今天的內容;他說存在著古代星門或者說傳送系統(portal system),同時也有現代傳送系統,我想知道你是否熟悉這種描述?(是的)好的,在我開始說我知道的東西之前,你是節目的焦點,你是否能向我們解釋古代傳送和現代傳送的差別?包括它們是什麼樣子、有什麼功能、功能如何運作…
諸如此類。

科裡•古德現存有自然的傳送系統,它們是已知宇宙的組成部分,我們將其稱為“宇宙網”(Cosmic Web)。而古代傳送系統和當代的傳送系統利用的就是這種自然宇宙網,在傳送系統中由某個地點達到另一地點。有多個古代的傳送系統是被多個古代團體留在地球上的而目前已被發現,其中有一些各自精密程度不同,有些可以實現非常短距離的點對點傳送。假如你想到達一顆行星或是一個恆星系,這被稱為星際跳躍(hop)。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假如你同你的目的地之間距離有10個恆星系,那麼你也許需要作三到四次的星際跳躍以達到預期的目的地,而且…(這是古代系統嗎?)這是古代系統,也是我們現代系統剛開始時所開發出來的工作原理。

大衛·威爾科克:你能簡單對我們解釋一下,在星際跳躍時會有什麼感受嗎?而在到達之後,是否還需要步行一段距離?或是要乘坐飛行器?原理是如何運作的?

科裡•古德你可以乘坐飛行器或是走入一個泡泡中
—— 我之前和你提起過 ——
或是駛入其中。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說泡泡是一開始還在地球上的時候就有,這是如何運作的?譬如你是降落在行星上還是在太空中?我不太理解這種跳躍。

科裡•古德古代的系統是有實體的,就像是古代實體裝置。還有其他的古代實體裝置就好像在電視影集《星際之門》(Stargate)一樣,是分散在許多星系當中的…




在電視連續劇《星際之門》呈現實體環形星門裝置。
本圖顯示傳送口如何相互聯接,以用來'跳躍'穿越整個銀河系。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像《星際之門》,是說那是圓環狀的嗎?

科裡•古德有一些看起來非常像是圓環的形狀,但我所看到的那一個…
怎麼稱呼呢?金字形神塔(ziggurat)?看起來…
(像是階梯金字塔?)像是階梯金字塔,向上有三個方向,而且就好像是台階。,台階向上形成金字塔的形狀。(三個不同方向,像三角形嗎?)應是四個不同方向,然後傳送口會在頂端打開,頂端是平的,(有階梯走上去嗎?)有階梯走上平台。





星門傳送口在頂部'金字形神塔'(ziggurat)

大衛·威爾科克:這個地方是像地球一樣嗎?有長滿樹木和草地還有藍天白雲嗎?

科裡•古德這些一直是…
傳送口通常都是挖掘出來的,是埋在地下的,所以…

大衛·威爾科克:但在其他的行星呢?

科裡•古德是的,它們在這裡是被埋起來的。(是被埋在地球上的?)是的。為了爭奪它們還爆發過戰爭,找到它們和知道如何使用完全是兩碼事,它們使用的是…
就好像電視影集《星際之門》一樣,使用的是一套定址系統(addressing system),就好像機器地址(Mac Address)或是網際網路的通訊協定位址(IP address)。


電影《星際之門》中第一次啟動星門(Star gate)



大衛·威爾科克:我的內線丹尼爾也是這麼說的,其實他給了我地球的完整數字地址(numerical address),就好像…
有一系列的一位數,三個單獨的數字,數字可以是1~9之間的任何一個;然後是一系列的二位數,從1~99;最後一組數字是在1~999之間,取決於你需要的是什麼,而我從來沒把整個數列說出去過,但我說過地球的尾數是606,而火星是605,這是地址的最後三位數字。

科裡•古德我之前並不知道。我給大家解釋一下,機器地址是機器的硬體位址,而網際網路的通信協定地址則是你連接到網路時要用到的地址,是由四組數字來確認一個網路的識別碼,一個子網路遮罩,然後是你的網路,再是你的電腦地址,就好像一個大型網路。

大衛·威爾科克:丹尼爾告訴我,幾乎你輸進去的所有數字都能帶你去某個目的地,因為有很多的…
就好像所有的地址都被使用了。他還說有一個古代種族將這些古代星門放在行星上,這個行星就有一個中心門,然後當你往門內輸入特定的地址,就可以將你傳送到那個行星上特定的那個星門,而似乎做這種事情的種族,是等到這個行星上出現智慧生命之後才會這樣做,好讓他們找到星門進行旅行,這和你所聽說的內容相符嗎?

科裡•古德我聽說有兩個星門,就好像我剛說的,這些古代星門有不同的年代,可以追溯到古代建造種族。

大衛·威爾科克:這能說得通,因為你以前描述古代建造者種族時,你說他們有石頭椅子,或是石棺,或是石頭聖壇,或是石板,看起來他們一直都擁有著十分先進的扭曲時空的能力,而也因此外星人在我們的太陽系中積極尋找他們。

科裡•古德在地球上也找到了其他星門系統,年代要更近一些,樣子也不同。但大體上來說,設計是相反的或者說和古代的星門旅行系統用的是同一套地址。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這些地址,我聽說你隨便什麼數字都可以。

科裡•古德隨便輸入什麼數字都行嗎?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你輸入…
我不知道606之上還有多少數字…

科裡•古德但我確定這和網際網路通信協定地址十分相似,有子網路遮罩,也就能確定網路,而這也許代表了星系、恆星系,然後是恆星系中的行星。

大衛·威爾科克:他說是類似這樣的,除了有類似於三維的神聖幾何圖形,我猜想是十二面體的形狀,是用來將區域分割成象限,十個一組的…

科裡•古德而這能匹配上,在我們真正開始理解如何使用這些星門之前,我們必須有多維或是多重…
我認為是一個由外星人組織交給我們的一個多維數學模型。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基本上來說,你有著十象限的遞減版本(step-down versions),所以如果第一個數字是…
假如說是5,這意味著你要去十組區域中的第五象限,接下來你要縮小到另一個十組中的區域,諸如此類。

科裡•古德這與電腦網路或網際網路是十分相似的。

大衛·威爾科克:他還說了其他的東西,說顯然有一個高度發達像天使一般的外星人組織監控著這個系統,所以如果一個擁有星門的行星,其中的生命畢業或是昇華了,或者無論如何離開了他們的行星,那個星門地址就會被重新利用,給予另一個正在發展的行星。所以換句話說,假如540被使用了,而那個行星進化或是畢業了,540就會被重新分配到其他地方,給予一個新的組織。所以他說,這背後是存在著某種智慧的 —— 等你拿到最後三位數字的時候。

科裡•古德這是我第一次聽到。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我和內線雅各布交流時,他說甚至是在古代,這也是高度的機密,由凱爾特人(Celts)德魯伊(Druids)來保守。但他們有一種科技,用兩塊永久磁鐵,就好像是音叉一樣,在接近傳送口的時候,那兩塊磁鐵就會吸引的更劇烈,或是排斥得更劇烈。就這樣在樹林中穿行,他們就把這東西舉著,來試圖尋找傳送口,你有沒有聽到這樣的說法?

科裡•古德我聽說過同樣的設備,而這種設備也被用於描繪地脈(lay line)和地球的某些能量點。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否對此了解很多,也許我們能試著複製。它是用到了特殊的磁鐵或是有其他特別之處?


科裡•古德不,我所聽說的和你描述的差不多。

大衛·威爾科克:這很令人震驚,因為我們之前從來沒有談過這個話題。所以在傳送地區顯然是存在著某種的磁通量(magnetic flux)。

科裡•古德是的。美國航空太空總署(NASA)最近透露說,基本上我們的太陽系中每顆行星都有傳送口或是磁絲(magnetic filament)的連結。而任何有足夠質量的東西,都能在我們的時空之中形成引力或是撓場(torsion field),所以會與主恆星之間產生磁力或是引力關係。而這些磁絲…
他們最近透露說,這些磁絲是傳送口;這些都是強力的電磁絲。

大衛·威爾科克:但如果人們不考慮撓場元素,就無法真正理解其工作原理。所以這是一個同時擁有強撓場的電磁管,就好像是可通過的蟲洞(wormhole)。



由流入和流出能量產生的環面幾何結構



由集中點流入和流出的能量或材料所產生的還面狀的
'載體'。
左上圖是一個由電磁場導致鐵屑環繞四周的磁柱。中上圖是一個氫原子的影像。右上圖是一個活的細胞。
左中圖是樹的中間部分(樹幹)。中央圖是由人類心臟所產生的電磁場。右中圖是一個蘋果的截面。
左下圖是一個颶風雲圖。中下圖是范艾倫輻射帶(Van Allanradiation belts)。右下圖是一個星系。

科裡•古德對,而這一切都發生在每個恆星系統的撓場中,銀河系是一個巨大的撓場,所有的恆星都不停地圍繞著銀河系的中心旋轉。靠近中心的恆星,其運行的速度會有些不同,而磁力關係會不停地改變,每顆恆星之間的磁絲關係也始終在改變,就好像是電流;電流會選擇阻力最小的路線來通過。如果你想旅行到銀河系中心對面的那顆恆星上,你必須等待或是計算旅行所需要的時間。因為如果你沒有這樣做而開始了旅行,若恆星改變了自己的位置,然後電場或是電磁關係改變了,你就會沿著阻力最小的路徑,降落到另一顆恆星,就好像是短路了。這就是最小阻力線路,會改變,非常複雜。你的目的地越遠,你所需計算的就越複雜。

大衛·威爾科克:節目一開始的時候,我們談了一下古代和現代傳送科技的不同,我再說一樣我聽說的東西而且想聽聽你對此的看法。亨利.迪肯告訴我古代系統包含了一種主觀的體驗,可能造成非常不愉快的感覺。你從另一端初來時,最好的情況可能是嘔吐或是意識障礙,最糟糕的情況可能是精神失常並且造成永久性的傷害。他說人們會研究並且在意識能力上達到很高的水準才能安全使用傳送口。

科裡•古德是的,其中還使用了化學藥物、注射劑,用打針來對抗這種效果,而這也被修正了。在學習了如何更好地計算後,我們就學會了如何更有效地使用古代星門,這也就不是問題了。但在一開始的時候,這種旅行即使是在我們的太陽系中點對點的傳送都很糟糕,而在恆星之間旅行,對個人而言真不是個好主意。即使在技術發展之後,我們能在太陽系中各個行星之間旅行,對身體的影響也變小了,但也需要花些時間來計算準確,並且測試好這些古代傳送系統,才能在各恆星系之間旅行而不帶來巨大的副作用。

大衛·威爾科克:在費城實驗(Philadelphia Experiment)過後,有報導稱在維吉尼亞諾福克爆發了一場酒吧打鬥。涉事者相互毆打,而當他們十分氣憤時就變得隱形了,他們還有一種小型的腰包來防止這種事情發生。這是真的嗎?如果是的話,為什麼會發生?

科裡•古德費城實驗是一場很不負責任的實驗。以我之見,他們之前並沒有作過不以人類為對象的測試,而且其中並未涉及到撓場的使用,那是非常強的電磁場,使用了脈衝,一種脈衝波來造成相位變化…
我不記得他們使用的術語,但他們測量過我們自然的物質相位是什麼,然後發現可以使用電磁場來改變,至少是干擾相位。

大衛·威爾科克:內線雅各布告訴我,諸如德拉科(Draco)這樣的外星生命和我們自己的現實相比,相位只相差一點點。而且這聽起來相當轟動,他說德拉科的飛船每天都會降落到白宮的草坪上,進入白宮地下的設施中召開計劃會議或是做諸如此類的事情。你有沒有聽說過相似的說法?


科裡•古德我知道有很多高度發達的隱形技術,能夠將飛船和生命型態的相位產生稍稍的改變,而德拉科也有很多奇怪的能力,大家將其稱為影子人(shadow people),並認為他們所做的事情很嚇人,而他們覺得自己在被這些影子人汲取能量,這些德拉科從天而降,以他們為食。但是,這些德拉科有著極端發達的科技。

大衛·威爾科克:你剛說現代星門系統已經改善過了費城實驗中所產生的副作用嗎?

科裡•古德不僅如此,他們還可以不必把一個裝置放在這裡又一個放在那裡。他們能夠由一架飛船傳送一個物件到另一架飛船之中。幾乎就像是《星艦迷航記》(Star Trek)中那樣光柱照耀(beamingup)傳送(註:又稱量子傳輸或量子隱形傳態;或請參閱量子瞬間傳輸技術新聞),而使用的依然是同一種傳送科技,但是要發達很多。

大衛·威爾科克:其中是否會涉及到三角測量,用三道光束三角測量出特定的座標點,然後將傳送口從那一點拉回到原點?

科裡•古德是的,這是在更遠的位置創造傳送點,然後帶來將你傳送到原始的位置,但現在他們已經改良了傳送口,現代傳送口十分發達。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否能像傳送到行星表面一樣,將自己直接傳送到地下設施呢?如果目的地是在行星表面以下,是否會有干擾呢?

科裡•古德不,你可以直接傳送到地下,到另一個恆星系的另一顆行星的地下。

大衛·威爾科克:從你之前所說的我了解到,在地下洞穴中也許會發現大量的古代建築師種族留下的依然可以使用的傳送口。

科裡•古德傳送口以及其他瘋狂的科技。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否覺得如果我們真的揭露了宇宙的秘密,就好像我們的標題所說的這個太空工作項目終於將真相揭露給大眾。你是否覺得在這個已經揭露的條件下,人們能否很快地接觸到傳送科技呢?

科裡•古德我不知道有多快,經常有人問我這樣的問題,我什麼時候能和外星人對話?我什麼時候能參觀我們的太陽系?我什麼時候能傳送到火星?多快這個問題,需要很久的時間,會是一個過程。我們一開始,所能夠接觸到的許多科技,將能夠改善地球上人們的生活,而且還有很多混亂需要解決,所以這種問題無法一夜之間解決。解決我們長期以來製造的大混亂,需要一點時間。現在,這個傳送系統宇宙網的存在,讓我們知曉我們一旦發展進化到達了某個時間點,我們不再被自己和別人被當作是威脅,我們被認為是一個朝向第四密度轉型的文明,並且更富有愛心、更積極正向,思維更能趨於大同而彼此協調合作,這些傳送口所聯結的終端那些宇宙中不同的種族,他們基本上就是我們長久以來沒有接觸過的宇宙大家庭,我們總有一天會和他們見面的,這些我們會開始學習適應。而且肯定在某個時間點,他們會通過這些傳送口過來拜訪我們,也會邀請我們拜訪他們,也許會出現很多友好的外國交換學生一樣的情形,而觀察事態會如何發展也會非常有趣。我無法預言,但是…

大衛·威爾科克:說到你已經熟悉的科技,我們這個文明是否有可能最終每個人在自己家中都有一個可以使用的傳送口,讓他們進行距離非常遙遠的跳躍,而不用前往諸如傳送站或是跳躍站之類的地方呢?或者說更類似的情況是當地有個傳送中心,可以讓你使用較大的傳送系統?如果每個人都有私人的傳送口可以進行遠距離旅行,是否太亂?

科裡•古德聽起來有點混亂,不是嗎?我是說用傳送口區商場或是別的地方那很棒,但如果七十億人口突然之間都有了全新的玩具,想要造訪銀河系各地,我也不知道是否可以預見這樣的情況會立刻發生。我覺得我們一開始一定能傳送到坎昆(Cancun)或是開曼群島(Cayman)這樣的地方。(註:都是著名的渡假勝地)

大衛·威爾科克:我在想是否有可能…
簡單來說,你剛描述的飛船,它們似乎行駛速度很快,這樣的話傳送口更像是在太空中使用的東西,而不是在地球上可能會有像捷運或是航空公司這樣的傳送站,但如果人們最終擁有了屬於自己的私人飛船,可以用高速到達他們想去的地方,那麼那時候你是有傳送口還是有飛船幾乎是沒有區別的。

科裡•古德沒錯,正如我之前所說的,很多外星種族使用非常大的飛船,然後通過宇宙往在傳送口之間穿梭,遍布我們的銀河系和其他星系,而我們的銀河系只是一個小小的點。我們本星系群(LocalGalaxy Cluster)的其他星系以及星系之外,已經使用哈伯望遠鏡描繪出來了,傳送回照片,拍攝到了好幾十億年前各個星系之間的能量聯結,這些磁絲形成了宇宙網,所以你聽說這樣的說法,時空中的一切都是相連的,這句話相當正確。全都是連結在一起,一切都是相互連結的。而且,我是說…
只有一個短短的星際跳躍(hop)的距離。



宇宙網(Cosmic Web),或者:宇宙在一個非常大的尺度下看起來像什麼樣子?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只剩下幾分鐘了,你讓我想起了我在2001年書中所寫到的內容,兩組名字,第一組是巴特納(Battaner)和弗洛利多(Florido)第二組是因納斯多(Einasto),他們是在西班牙外的研究人員,描繪出了超級星系團並展示出他們都是幾何模型的形狀,他們將此成為雞蛋盒宇宙(The egg-carton Universe),因為看起來像是雞蛋盒,但這些的確像是神聖幾何模型,似乎是振動所產生的,振動液體會得到同樣的形狀,這些其實是磁絲將各星系連結在一起,正如你所說的。

科裡•古德外星種族也像我展示了我們的整個宇宙是個巨大的撓場,你看著銀河系,其實就是看著撓場。所有這些恆星往這個方向,有一些往另一個方向,還有一些穿梭其中。哈伯樣遠鏡看到一些星系似乎在以超過光速的速度在遠離我們,他們試著想要解釋但卻無法解釋。但我們的宇宙,據我所知是一個巨大的幾乎像是泡泡一般的撓場,其中的一切都是用磁絲連接在一起,而這就是我所說的宇宙網。

大衛·威爾科克:謝謝,科里,下一集中,我覺得我們可以討論一下時間了,我將會與他談談其他內線所向我描述的層狀時間(layered time),這個想法是描述時間層層相疊,並且時間是三維的,我們將會看到時間同傳送口相接處,並且試圖理解這種新物理將如何應用到我們這個奇異世界的秘密太空工作項目來,這是下一集《宇宙揭密》的內容,因為你必須要知道。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