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三季第一集:地心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三季第一集:地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三季第一集:地心


內容簡介:

在我們到目前為止瞭解他最偉大的冒險之前,科里.古德討論了空心地球和地心理論。
浩瀚未知的太空擁有許多奇蹟等待被發現。
然而,就在我們的脚下,一些先進的文明已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通過巨大的地下區域延伸。

有些是數以百萬年歷史,他們都主宰著不同底表上不同的新興文明。
【註:影片提到的是第三維度所見,非阿加森的第五維度環境,這也是許多訊息不會提到而讓許多人搞混的地方】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三季第二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版本:


大衛·威爾科克:大家好! 歡迎來到《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在這一集我與節目嘉賓寇里•古德將要討論之前尚未涉及的一個非常有趣的話題:地底世界。這是一個很不尋常的領域。寇里,歡迎來到節目!

科裡•古德:謝謝!

大衛·威爾科克:讓我們先提前聲明一下,免得有人向我們扔板磚。我們不是說:地球內部是空心的,中間有太陽。不是這樣的觀點。

科裡•古德:對,不是空心的地球,我們會更傾向於叫蜂巢地球。大型多孔洞穴區域的面積要大於德克薩斯州。到處分佈著巨大洞穴,在地表之下約 40 英里下面,過了地殼,到了地幔。

大衛·威爾科克:當我跟太空專案知情人雅各討論這個問題,他為羅斯柴爾德家族工作,他說在行星形成時這是一個基本的物理現象,隨著旋轉,行星開始冷卻,外表最先變冷。然後由於離心力的作用將物質甩向邊緣,有氣泡向邊緣聚攏,由於邊緣是固體,一些物體被反彈回來,這樣創造出了這種洞穴。他還說,你可以在地下任何地方找到從20到40 英里大小的洞穴。那你有沒有聽說過像這樣的洞穴形成物理理論?



科裡•古德:有聽過。他說的和我聽到的很接近、非常接近,而且洞穴要大得多。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那你聽到它們是如何形成的?

科裡•古德:這很大程度上,與離心運動、某些元素和一些類型的岩石有很大關係。某些類型的石頭由於彼此比重不同,於是它們開始向外移動,還有一些粘稠的物質,或者在地幔與地殼之間的熔融物質。地幔本身充滿了水,水的數量要比我們知道的地表水多得多。

大衛·威爾科克:從去年10月以來我們一直在談論這些,我與其他知情人士也談論了很長的時間,我吃驚地看到主流科學論文說,他們現在認為地殼下面的海水是地表上面的兩倍,兩倍之多。所以這是很不尋常的話題,試圖讓人們來談論。比地表多一倍的海水在地球的空腔內形成了海洋?
科裡•古德:是的。有小部分水儲存在多孔岩石內,一些在寬闊的大片區域,好像海洋一樣,還有些像河流一樣流過地幔。

大衛·威爾科克:沒人會否認,尤其是涉及地球,到處都有水,也會有生命存在,至少有微生物生命。我猜這真是一個奇特的學習曲線,來讓人們認識到我們不是僅僅談論地球內部巨大的岩石洞窟。如果有機會進入一個洞穴,我們實際會看到什麼?你真的看到了什麼?

科裡•古德:到目前為止,我獲得的相關資訊都是從提交給我的智慧玻平板上來的。有許多探險隊到地球的多孔或者蜂窩地區去尋找古代遺跡。這就是他們尋找的主要目標。他們很少關注發現的其它東西。但他們將這些發現作為遠征的一部分記載下來。他們發現了各種類型的微生物生命。有些像苔蘚生長在岩石上,以石頭為食物,釋放出光和提供…這東西越長越濃密,幾乎就像藻類墊子。像是生長在石頭上的細菌藻類。它提供… 地衣生物的橫截面圖,顯示了夾在兩個真菌層之間的藻類 生長在裸露岩石上的地衣 發光的藻類發出光線作為一個運動的產物

大衛·威爾科克:多到你可以看到?

科裡•古德:它發出很弱的冷光,在我們肉眼能看到的全光譜的某一頻段。我猜還有某種可以進行光合作用的某種植物。有…

大衛·威爾科克:從一般角度看,它們是些不尋常的植物嗎?

科裡•古德:是的。他們是不同類型的植物。這是一種與地表完全不同的獨立生態系統。你知道,它們中有一些與地表植物類似。我看到,有完全白化的巨型蠑螈。你知道,很奇怪的,有很多奇怪的動物。

大衛·威爾科克:像有毛皮的哺乳動物之類,有嗎?

科裡•古德:有一些蜘蛛、一些不同種類的昆蟲。


大衛·威爾科克:你看到蜘蛛要比地表的蜘蛛巨大的多嗎?這些昆蟲有什麼奇特的地方?

科裡•古德:很多的體色與地表的不同。一些在地表大的,在地下的小一些。 一些你預想會小的東西,反而會大些。有種 …我不知道如何描述它。它有點退化現象。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有很多白色的生物嗎?

科裡•古德:白色,或只是淡淡的顏色。不太亮…沒有很廣泛的顏色,不像在地表上看到的,有各種各樣的顏色。

大衛·威爾科克:有像龍蝦、對蝦、螃蟹、甲殼類的動物嗎?

科裡•古德:那裡有幾種不同類型的甲殼類東西。

大衛·威爾科克:貝類嗎?

科裡•古德:是的,更像是貝類。

大衛·威爾科克:我肯定還有很多普通的魚類,像其它海洋魚類等等?

科裡•古德:是的,有很多不同種類的魚,都沒有眼睛。是有一群不同類型的魚,個頭比較小。



大衛·威爾科克:有蝙蝠或飛行生物嗎?鳥呢?

科裡•古德:我不記得看到那裡有任何飛行生物。植物個頭普遍都很小。顯然並不只依靠岩石上的礦物質,而且也依靠這些奇特的地衣、生長在以岩石為食的藻類墊子裡的細菌發出的微弱光線。吞食岩石的結果,產生了一些發光的礦物或能量。它發出冷光。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我們不會在地球內部不會看到森林,像是常綠喬木之類。這是一個完全不同的生物圈?

科裡•古德:上面說的是我從智能平板中看到的。我不知道其它情況。在其它地區可能還有其他的生態系統,所以我不能說…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比如環境改造。

科裡•古德:嗯,我不會說不存在環境改造,但在我看到的記錄他們尋找古代建築種族技術的遠征檔和資訊裡,他們帶回來並拿去與外星人交易的東西,他們發現了大量我上面描述過的這類的東西。這是都記錄在他們探險檔裡。

大衛·威爾科克:當我們在那裡看到這些植物,它們是綠色,橙色還是蒼白的?我們看到的這些植物?

科裡•古德:它們是不同的,它們不是綠色的,它們進行光合作用,它們有不同的顏色。其中一些植物同時發冷光。

大衛·威爾科克:發冷光是什麼意思?是它們發光嗎?

科裡•古德:它們發光。他們發射光線。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裡•古德:有很多很小的,看起來就像我在圖片中看到的蕨狀植物。它們通常很小,它們要麼很小很奇異,要麼是一個植物群落的一部分。像一種根系群落植物。

大衛·威爾科克:那裡有蘑菇嗎?

科裡•古德:有,有了各種不同類型的真菌,和…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有沒有調查這些植物是否以出現在地球表面史前文明的化石裡?

科裡•古德:報告裡沒提到,這不是他們的興趣。他們基本上只記錄他們尋找定位某些遺跡和地底的技術的經過。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我們這樣高度的人類穿過這些植物,你說這些植物很矮,我們不用處理那些比我們高的樹木?

科裡•古德:是的,他們在穿過時不用拿著大砍刀開路。

大衛·威爾科克:那大部分的齊腰高或更矮一些?

科裡•古德:比膝蓋還低。

大衛·威爾科克:比膝蓋還低?

科裡•古德:是的,大部分都低於膝蓋。

大衛·威爾科克:而其它部分,就只是一個大的、 寬闊的、岩壁發光的空間嗎?

科裡•古德:是的,植物四散分佈,到處都是。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它會佈滿整個區域。

科裡•古德:是的。我不是一個植物學家,我不知道應該歸類為哪種植物,或是其它類別,所以我確實不知道這些應歸類為什麼。但在智慧平板的資料圖片裡,它們看起來像植物,同時被描述為一種植物的生命。

大衛·威爾科克:那有沒有對我們來說是危險的生物,比如食肉動物,會攻擊我們,可能會殺了我們,或者會吃了我們?

科裡•古德:有的。他們不得不非常小心。有種小型蜥蜴型生物,技術不先進但很聰明。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說四條腿爬行,但像人類外表的類人蜥蜴?

科裡•古德:它們用兩條腿和四條腿移動。它們非常危險,它們小群體捕獵,它們表現出的智慧,比較起來像穴居人的智能。你知道,那裡存在著低智慧人種。它們…

大衛·威爾科克:但它們有類人爬蟲臉?

科裡•古德:嗯,它們就像某種蜥蜴類型。在文檔裡…

大衛·威爾科克:但你說它們可以兩條腿走路。

科裡•古德:是的。它們能用兩條腿和四條腿走路,視要通過的區域情況。

大衛·威爾科克:我沒弄明白,那麼…是像爬蟲類的灰人?還是看起來更像蜥蜴類的灰人?

科裡•古德:更像是蜥蜴類。它不像任何類型的太空生物。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所以臉可能看起來完全像人類?

科裡•古德:不像。

大衛·威爾科克:它是一種爬行動物。

科裡•古德:它是一種動物。據檔記載,很久以前,摩門教徒挖洞穴到…他們為了做某種儀式而深挖洞穴,然後遇到了這些生物。

大衛·威爾科克:它們是什麼顏色?

科裡•古德:它們有革一般的顏色。

大衛·威爾科克:像棕色嗎?

科裡•古德:像淡灰棕色,但不是棕色。但話又說回來,這取決於光線的效果。所以如果能把它們弄出來放在全光譜光線下,它們可能會是另一種顏色。我記得有描述說,它們身體各處有條紋。

大衛·威爾科克:但它們比在地球表面上的任何蜥蜴都更聰明。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因為你說它們有點像穴居人。

科裡•古德:是的。它們好像能使用些基本的工具。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裡•古德:還有其它的。總之它們非常聰明,但它們還是動物。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這是你說的那裡有的一種類型生物。在後面討論你受邀之旅的節目之前,你提到過你在那裡看到的其它特別物種。

科裡•古德:實際上,我並沒有親眼看到它們。

大衛·威爾科克:好吧,你是從智慧平板上看到它們的資訊。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在私下與我交流時提到,有一種是禿髮的,有大的眼睛。

科裡•古德:頭很大,看起來很像人形機器人。他們頭髮很稀疏。頭髮有些豎起,不是所有頭髮都豎起來。 他們皮膚幾乎完全白花。眼睛有點大,我猜是因為昏暗的光線導致。這些都是帶著武器和科學家下去探險的團隊獲取的資料。他們會遇到某些群體,出於非常謹慎他們與其戰鬥,然後拍攝和記錄他們的屍體,然後繼續前進考察。所以他們沒有與這些團體做過多的交流研究他們,探險隊似乎知道他們是…其中一些很危險。這些人的文明程度比我們低,探險隊的人顯然很不尊重這些人的生命。他們只是執行任務。

大衛·威爾科克:回到穴居爬行類話題,這些生物在地底世界很常見嗎?

科裡•古德:在不同的地區,在某些地區和一定的深度的地下,我好像記得說它們是很常見的,它們中的大多數保持彼此一定的距離。但是他們會攻擊有機可乘的目標——人類,這有記錄發生。所以他們… 站在探險隊的角度,他們會與其戰鬥並殺死他們。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不同的生物有沒有名稱和類別?

科裡•古德:我不是科學家。他們會給這些生物取一個最接近的拉丁術語,然後記錄資訊。但這只是我能回憶起的資訊。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討論了原始穴居爬蟲類、禿頭類型,還有你提到了猛龍類。因此,讓我們簡要總結一下。

科裡•古德:是的。猛龍類是據稱是恐龍的殘存,在人類來此之前已經在這裡存在。這是一種典型溫血,它們大多是溫血類型。比起爬蟲類,它們更接近禽類,但與兩者相似。它們看起來有點像恐龍,但又有怪異的有鱗的羽毛。尤其是,它們都有某種稀疏帶鱗片的羽毛像裝飾羽毛沿脖子向下披著。但是…

大衛·威爾科克:羽毛上有鱗片嗎?

科裡•古德:它們不像你想的那樣是柔軟、雪白的羽毛。它看起來像早期,也許是史前類型的羽毛。而它們是更高級的智慧生物。我被告知它們有明顯不同顏色的羽毛,是明顯不同的。它們走動起來像鳥兒一樣搖搖擺擺。它們走動起來搖擺著,移動非常快速, 是非常危險的肉食性動物。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我們看到臉,會有多醜,對我們來說?

科裡•古德:你會被嚇著的。

大衛·威爾科克:它們有垂直縫的瞳孔,爬行動物般的眼睛嗎?

科裡•古德:它們的眼睛更像鳥類的眼睛。更像鳥的眼睛,完美的圓形。

大衛·威爾科克:但在皮膚上長著鱗片?

科裡•古德:看上去不像爬行動物的皮膚,但人們看到就會認為它們是爬行動物。它們看起來像是鳥與爬行動物的混合和衍生。

大衛·威爾科克:對大多數鳥來說,它們真的不會有面部表情。我的意思是,一些長尾小鸚鵡或其它鳥,它們可以這樣動它們的眼睛,但這些生物有面部表情嗎?所以它們的臉是僵硬的?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它們有喙狀的喙,還是其它的?它們有那種突出的鳥嘴嗎?

科裡•古德:嗯,它們有很鋒利的牙齒,像爬蟲族的,我的意思是,沒有像鳥的嘴。猛龍,如果你用穀歌搜索看看猛龍,它們看上去很像那樣。

大衛·威爾科克:因此有一個長鼻子,像恐龍嗎?

科裡•古德:是的,它是種恐龍化造型。有點像爬行動物和鳥類之間的混合種類。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它幾乎像是恐龍頭加人形身體嗎?

科裡•古德:哦,沒有。不是人類的形態。它的胳膊不長,腿…

大衛·威爾科克:哦,像霸王龍?

科裡•古德:不完全像那樣,但腿確實比手臂還長。 它們速度很快。我真的對它們瞭解不多,只是概略瞭解…

大衛·威爾科克:它們的腿看上去比我們有更多的肌肉?它們身上有很多肉嗎?

科裡•古德:是的。以至於看起來有點像駝背。

大衛·威爾科克:它們的身體看起來幾乎像袋鼠?

科裡•古德:有點像 …有點像恐龍。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你聽過所謂的古代宇航員研究,你可以聽到在各種不同文化中都描述的羽蛇神。

科裡•古德:長有羽毛的蛇。

大衛·威爾科克:是的,帶羽毛的蛇。你認為他們這些存有來到地面,也許想要被頂禮膜拜,還想要試著去承擔某段時期的領導角色?

科裡•古德:這可能是這些,也可能其他的古代群體,比如爬蟲人,羽蛇人,只是因為他們能飛,或者羽毛讓人聯想到能飛。我不知道。我沒有任何直接的見聞。除了我讀過的這些資訊,我真的再沒有更多資訊。我沒有接觸過它們,我也不想接觸。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所有地下洞穴,或是其中大多數中有水晶金字塔、方尖石塔和古代建築種族的奇特建築嗎?是不是你看到幾乎無處不在,或只是在特定地方有?

科裡•古德:你越往地下洞穴深入,你會發現這些東西越多。有很多的廢墟,像印第安風格的奇特建築遺址,一些洞穴牆壁,看起來那裡一度曾經有成千上萬人在裡面居住。他們發現了陶器,發現了各種原始生命跡象,也許是下來避難的人留下的。你說的這些東西正是他們要尋找的,他們不得不冒很大險深入地底來尋找。很大一部分被不同群體採集、交易,但只有很少的蜂窩內部被探察過。在今後大揭露後,當每一個人(知道後),會出現一大批新型職業,你知道,將會有,很多考古洞穴勘探者,要在地球上探討和研究這些洞穴。還有很多古代建築種族遺留下來的東西,其他群體有…那有各種外星避難種族,古代分離文明居住在不同地區並有遷移,地下的很多對於我們來說都是未知的。

大衛·威爾科克:看起來在你被邀請到地下世界之前,我告訴你的這些,後面幾期節目會說到,我們調查發現了六種類型的存有,你當時已經知道了,他們都在地下。有原始的爬蟲人、猛龍、禿頭人。你記得其他三種嗎?那裡是不是有你知道的其它類型爬蟲人,像是Reptoid型(大衛•艾克提出,像蜥蜴人,能變身成人)?

科裡•古德:有外星Reptoid人,探險隊在地下遇到過。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長得什麼樣?

科裡•古德:這族被描述為全身是黑色的,個子很高。不是很壯碩。腦袋瘦小,頜骨和牙齒不大。下巴很窄。還有…

大衛·威爾科克:當你說很高時,你意思是9英尺,11英尺還是14英尺?具體多高?

科裡•古德:不太肯定。很高,大概8英尺。你知道的,有一組…那天我們一起看電影《木星上行》,哇,裡面出現了象面人。 電影《木星上行》中象鼻人劇照

大衛·威爾科克:他在駕駛一艘船。我在劇院裡坐在你旁邊,那電影剛開始公映。當時你整個身體都像這樣往後靠。我想,哥們,怎麼了?然後你告訴我,你熟悉類似這個的象面人。不完全相同,只是相似的。

科裡•古德:是的。我們做了一點研究,有個傢伙親身經歷的故事,他遇到一群,是他命名的或是他們自稱叫Dero的人,他描述的相當精確,他們有大象的耳朵和下垂的長鼻子。

大衛·威爾科克:這幾乎是大象的鼻子。

科裡•古德:就像一個象鼻。

大衛·威爾科克:微型的象鼻。

科裡•古德:但它是…它真的更像是一種…它看起來真的更像那些東西…就像某種海獅? 你知道,他們有那些…掛在他們…更多像那樣。我吃驚地看到在互聯網上…

大衛·威爾科克:嗯,追溯這個起源是在20世紀40年代早期,叫做"剃鬚刀的奧秘",我們在視頻裡看到的這個傢伙聲稱被帶到了地球內部,描述有一個負面群體叫做Dero。 還有一個正面群體自稱為Tero,Tero與Dero對立。它還單獨說,地球內部有非常古老的技術,看起來像是用石頭建造的,他們正在地球內部尋找。完全驗證了你所說的,即使你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這些Tero人似乎很有靈性,他們試圖阻止Dero人來騷擾人類。所以這傢伙做了這些視頻描述了這些奇特的面孔,看起來他們鼻子裡有鰓,淺藍的鰓或其它東西。 這與你看到的相符嗎?

科裡•古德:有條縫,是的,藍色的狹縫。

大衛·威爾科克:在"剃鬚刀的奧秘"裡,這個聲稱被帶到地球內部的傢伙說,這些人有著奇異的面貌,原本以前他們看起來更像我們,但他們是負面的,他們來到地球來殖民地球,他們試圖留在這裡,有某種形式的能量改變了他們的生理,他們意識到自己在變異。很多人離開了,但當時有一些人決定留下來,但在留下來的這段時間,這些能量讓他們變異成了這樣的怪物。你聽說這樣的事嗎?

科裡•古德:我只知道他們被描述的很討厭,有技術,善於反擊,技術上很聰明,探險隊避開了他們。他們不是一群好惹的…你不會想在錯誤的時間在其領土結束探險。無論他們的領土在哪裡。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否認為David Paulides說的在國家公園綁架人類的事件是這個群體幹的?

科裡•古德:那事件有很多群體參與其中,包括人類群體參與了綁架。但他們極有可能參與了。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否認為一些國家公園被故意建在一些負面地下文明居住的危險區域上面?

科裡•古德:我們只能說他們知道地下有什麼,所以才在那裡建了自然保護區。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現在有人…有報導說,在美國洛杉磯附近一大片區域下面是個很大爬蟲人區域。你知道相關資訊嗎?

科裡•古德:有很多報導說,接近地表,非常接近表的地方,有不同的爬蟲人區域,或者小群體生活的地方,在那裡他們不時接近地表,通常在乾旱地區。地球上的調查組也有報導,人們看到了在沙漠中有爬蟲人,他們會去出來並封閉他們出來的那塊地方。

大衛·威爾科克:David Paulides的研究還說穿鮮豔顏色衣服的和帶狗的人更可能被綁架。狗會動來動去,鮮豔的顏色可能容易被地下的設施發現,也許有監控此塊區域的人類活動。你會建議人們去這些國家公園,還是說你會建議人們不惜一切代價避開那裡?

科裡•古德:我不知道。那些地方有很多美麗風景,我不會要求人們屈服於恐懼,而錯過了很多美麗風景,特別是與家人一道分享美好風景的機會。但是,你知道,無論你走到哪裡,你得小心。我不會帶我的家人去這些地方,因為我知道這些地方周圍發生過的某些事件的資訊。

大衛·威爾科克:說得很直接了當。好吧,我們已經對地底世界做了基礎介紹,下一集我們要涉及到後來你瞭解到的資訊,那非常令人著迷…事實上,你說這比以往任何經歷更多地改變了你的生活。

科裡•古德:從那發生以後就一直在我的腦海不斷出現,真的。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下期《揭露宇宙》節目再見。感謝您的收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