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二季第四集:開始分裂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二季第四集:開始分裂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二季第四集:開始分裂



內容簡介:

科里.古德描述主要的『軍事工業複合體』賦予其掌權者的能力,這是形成第一個分裂的文明的開始。

他說在早期空間綁定科技的進步是如何讓前所未有的權力掌握在少數人的手中,他們在獲取更多的權力上完全不浪費時間。

『迴紋針行動』(Operations Paperclip)和『高空降落行動』(Operations Highjump)只是兩個最初導致技術公司合併統稱為『軍工複合體』的步驟。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二季第五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版本:


大衛·威爾科克:歡迎,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我們節目中所探究宇宙世界的資訊,可能是你所能獲知的最高機密資訊。在此之前,根本就是經過層層保密而絕不可能透露的消息。如果你是跟著我們的敘事軸線,也看過前幾集,那麼就知道我們已經討論過很多令人難以置信的事件;我們討論過祕密的德國社團,他們早在1920年代早期到1930年代,跟兩個不同的智慧文明有著外交與政治的關係,一個是所謂天龍人(Draco;具有爬蟲類外表的人形外星人聯邦),而另一個就是地底人(Agarthans;外表像是北歐人種,也就是金髮藍眼,身高也許高一點,他們總是宣稱不是然而卻是來自地球,是因為過去的大災難而躲進地底)。我們也一直在討論這個聯盟如何形成,地底人與天龍人如何允許德國人能夠獲得他們所需的幫助而進入太空。上次才剛要談到精彩的內幕,現在我們就來繼續探究更深入的資料。科里,歡迎你再度回到節目裡。



科裡•古德:謝謝你。

大衛·威爾科克:我試圖保持理智,因為你告訴我的事情,簡直… 當你回到這個世界上卻又知道這些事情,你是什麼感受?如果你在這個社會裡走動,而你卻知道這些事,到底是什麼心情?看見一般人們以為我們就是宇宙唯一的智慧生物,然後就這麼自以為只有今生沒有來世這類的想法,你活在這樣的世界裡是什麼心情?

科裡•古德:你必須要習慣。當大家望著月亮,而我看到月亮時,心情卻是跟其他人絕對不同,但慢慢你就習慣了。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談到太空計畫發展的歷史,地底人這個主題真的非常讓人著迷,它似乎串聯起很多點。當葛瑞姆.漢卡克(Graham Hancock)寫《上帝的指紋》(Fingerprints of the Gods)時,他的假設是:這些金髮藍眼具雅利安人外表的人,他們乘“船”現身,到全世界各地,在當地的文化中以諸神的身分教導他們,諸如:如何製造水車,然後利用水車研磨穀物,以及教他們冶金術、數學、天文學等等。你覺得地底人在世界大災難之後,與我們重建社會有很密切的關係嗎?

科裡•古德:是的,與古代新發展的文明很有關係,還有很多其他的因素也有影響。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地底人,你說對德國人很好,因為他們外表跟我們很像。(對)你認為他們的優等種族觀念就是由此而來?

科裡•古德:不是這個原因的話,就是因為他們比較傾向欣賞優等民族,我不知道先有哪個觀念。

大衛·威爾科克:地底人會跟德國人一起乘坐他們的鐘形飛船飛行嗎?

科裡•古德:鐘形的部分事實上是引擎或是引起電磁重力場的裝置,飛船事實上一開始比較像是一個很大的碟盤。

大衛·威爾科克:在你所見的文件裡,這個飛行船叫什麼名子?

外星再造載具 ARV
“外星再造載具”(ARV)圖示之一


科裡•古德:當美國人真正接手了這些飛行船,他們稱之為“外星再造載具”(ARVs;Alien Reproduction Vehicles)。

“外星再造載具”(ARV)圖示之一

大衛·威爾科克:回到我的問題,如果你沒有回答的話,有些人還停留在剛剛的問題。地底人跟德國人一起乘坐這些飛行船飛行嗎?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很頻繁嗎?他們是被監督還是自己開?

科裡•古德:剛開始是被監督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猜地底人的人口大概有多少?是一萬人還是十萬人?究竟有多少?

科裡•古德: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非常多,因為有一整個網路,有地下城市之間的網路,在喜馬拉雅山是最接近地表的城市,而那裡似乎是進出地表最多人的地方。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地底人讓德國人看這些位於南極洲冰層之下毀壞的區域,你說地下的發展如同地表一樣(對),像是地下酒窖?他們在地下有多少基礎設施?

科裡•古德:基本上就是像古時候由另一個文明搭建的洞穴一樣。

大衛·威爾科克:範圍很廣?(是的)有好幾層?

科裡•古德:是的,就像是上次我跟你描述的,你越往下走,就到達越深的地底,像是蜂巢似的洞穴…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先討論一下這個,我想很多人很難理解,至少從傳統的科學術語中,應該是越往地心深處,溫度應該會不斷的攀升,那麼這些人不就是活在超大的烤箱裡面?

科裡•古德:這情況是在某些區域與深度才會如此,過了這些區域和深度,情況就開始倒過來。

大衛·威爾科克:實際上有冷卻效應。


科裡•古德:對,那裡壓力較低,溫度會呈指數型(exponentially)下降。就跟你越往下壓力越大,溫度呈指數升高一樣,那裡情況會反轉。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地底深處的區域,事實上也有其動、植物等生物群系(biome)的平行演化(parallel evolution),你認為這是智慧設計的跡象?不會覺得這個星球像是被'操縱'(the planet is 'rigged';這段有點難翻,歡迎指正。)讓智慧生命生活在地表上,而讓可能更高智慧的生命生活在地底下,卻在隱匿的狀況下監控地表?

科裡•古德:生命在能生長的環境下都能成長。

大衛·威爾科克:即使是如此複雜的生物群系?

科裡•古德:是的,即使是在地底下的環境。

大衛·威爾科克:沒錯,我們之前討論過太陽看守人(Solar Warden people),分析了那裡的原生質生物。

科裡•古德:對。

大衛·威爾科克:好,現在再討論德國人是怎麼登上月球的?上次有稍微提到,但你說你所談到的超級聯邦會議有22個基因計畫在人類身上測試,一部分跟分享與移植身體上的基因有關。你也同時提到我們被設計成會尋求並崇拜上帝般的人物,然後把我們的力量轉移到一些領袖、領導還有政客之類的身上,對嗎?(對)這些主要的超級聯邦大概有40個?

科裡•古德:40到60個。

大衛·威爾科克:會議的代表都是同一批?還是有輪替?

科裡•古德:通常都是同樣的外星代表,地球的代表會輪替。

大衛·威爾科克:科里,這一集將專注在月球上究竟建置了什麼,火星上究竟建置了什麼。但對觀眾而言,要他們了解其實很難,德國人如何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成為推動主要的工業的引擎,他們確實是歐洲工業力量的核心,然後美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與第二次世界大戰之間如何成為他們主要的競爭對手。然而德國那股非常強悍的工業力量似乎已經垮掉。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德國人必須賠償龐大的戰後重建賠款,而賠款基本上導致了他們經濟上的破產,就如同他們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一樣。當時的威瑪共和國(Weimar Republic),一輛手推車的錢只能買一條麵包,當時德國似乎被搞垮了。

科裡•古德:在這個階段德國人已經被德國的分裂文明所拋棄。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是的)什麼時候開始發生的?


科裡•古德:大概是戰爭結束前的事情,他們看見牆上的字跡,說明戰爭狀況會日趨慘烈,他們已經知道。所以,如同我們討論的,他們開始在南美洲巴西打造另一個領地,然後到南極洲去…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都是為了戰敗做準備?(對)如果他們輸了的話,想要做什麼?

科裡•古德:他們要繼續分裂的文明,只想繼續下去,拋下一般的普羅大眾。

大衛·威爾科克:發展分裂文明的團體與參戰的政府團體是完全區分開的嗎?

科裡•古德:是的,當時已經完全分開,所以…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我以為那是完全誤解的觀念,跟你說的不一樣。

科裡•古德:是的,事實上是在迴紋針行動(Operation Paperclip)中,美國獲得了比真正公開數目還多的科學家…

大衛·威爾科克:對於不知情的人來說,什麼是“迴紋針行動”?

二戰後美國招聘納粹德國的科學家
二戰後美國招聘納粹德國的科學家
迴紋針行動
“迴紋針行動”中,被帶到美國的104名納粹德國火箭專家。
華納.馮.布朗(Wernher von Braun)與甘迺迪(John F Kennedy)華納.馮.布朗(Wernher von Braun)(中)與甘迺迪(John F Kennedy)(右)

科裡•古德:“迴紋針行動”是我們獲得的一個協議,也就是當時非常先進的德國科學家與他們的科技,據資料顯示,大概領先我們20到30年,戰後我們把他們引進來,然後把他們安置在尚處於雛形的太空計畫以及基礎設施建設的領域。在他們證明自己價值的同時開始給他們很多權力。 二戰後美國招聘納粹德國的科學家 “迴紋針行動”中,被帶到美國的104名納粹德國火箭專家。 華納.馮.布朗(Wernher von Braun)(中)與甘迺迪(John F Kennedy)(右)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為何要相信他們?

科裡•古德:他們幫我們賺錢。

大衛·威爾科克:感覺這主意不太妙。

科裡•古德:的確是。在1947年,我們的中情局發現分裂的德國團體在南美洲與南極洲建立基地,而且我們知道南極洲是個很大的軍事基地,所以美國國防部決定由伯德少將(Admiral Byrd)派遣一支艦隊,這個稱之為“高空降落”行動(Operation High Jump),這是大家熟悉知道的行動代號。我記不得確切數字,但就是一支艦隊… 李察.伯德少將(Rear Admiral Richard Byrd).

李察.伯德少將(Rear Admiral Richard Byrd).
李察.伯德少將(Rear Admiral Richard Byrd.
戰艦
航空母艦

大衛·威爾科克:是戰艦還是驅逐艦?

科裡•古德:戰艦、驅逐艦、航空母艦、潛艦,一應俱全。

大衛·威爾科克:天啊,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事,你說是1947年?

科裡•古德:對,1947年。他們一路前進至南極洲,而出乎意料之外的碰到了高科技的東西。當時有非常先進的“飛行器”從水裡跟南極洲陸地升起擊落他們的戰機並導致幾艘驅逐艦毀損以及人員傷亡,他們真的被修理慘了。

驅逐艦
驅逐艦
驅逐艦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攻擊的武器是火箭、機關槍,還是…

科裡•古德:先進的武器,(真的?)對,像是某種能量武器(Energetic weaponry)。

大衛·威爾科克:哇噢!這些武器的毀滅性有多強?發射時會是什麼情況?

科裡•古德:足夠毀滅一切,所以他們撤退。伯德少將親自跟美國國防部、總統以及所有高層領導做了他親身經歷的機密匯報,他的航海日誌與艦長日誌至今還鎖著沒有公開。他有些評論被公開,他說下一次的戰爭,我們將會被數分鐘內就能往返南北極的飛行器攻擊。這類出自他口的評論,讓美國國防部跟中情局去找“迴紋針”的科學家…

大衛·威爾科克:等等,我個人對此也很著迷,讀過大概300本關於亞特蘭提斯(Atlantis)的書。他們說伯德少將看見平坦的大陸,有猛瑪象跟洞穴人…

科裡•古德:這是後來的謠傳,跟他實際的任務無關。

大衛·威爾科克:是假情報?故意散布的假情報?

科裡•古德:若不是假情報,就是有人太會幻想了,我不確定是哪個。(好的)但結果是他們聯繫了這些“迴紋針”的德國科學家,詢問相關的訊息,有些人很坦白地說“是的,我們知道這個團體”,他們說“他們”就是美國人。美國中情局與政府官方說“你們能幫我們跟他們聯繫上嗎?”所以這些“迴紋針”科學家開始了跟這些美國人的對話,我記得當時的總統是杜魯門(Truman)。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是通過無線電聯繫的?

科裡•古德:透過某種加密的通訊,一開始是無線電通訊,接著安排杜魯門與這個分離團體的會面。(真的?)這個分離團體開始提出一些杜魯門非常不喜歡的強硬要求。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高空降落”是1947年,那麼這件事的時間是什麼時候?

科裡•古德:緊隨其後。(真的?)是的,之後有段爭論時期。德國分離文明通過“迴紋針”的德國科學家發現了在羅斯威爾後以及其他幾處以前外星飛行器墬毀的殘骸。而當時我們制訂了一個政策,那是處於最高機密之上(在核武機密之上),也就是:外星人的存在以及某些科技不能被人類大眾知道,因為這樣會“毀滅社會”,他們基於這樣的原因而封鎖消息。於是在南極洲下的德國分裂團體利用這一點,開始大量的在美國進行各種威脅活動;這包括1952年華盛頓特區在不到兩週的時間內發生的UFO低空飛越事件。 1952年7月12日到7月19日晚上在華盛頓上空出現不明飛行物的事件.


1952年7月12日到7月19日晚上在華盛頓上空出現不明飛行物的事
1952712日到719日晚上在華盛頓上空出現不明飛行物的事件.
UFo
UFO

大衛·威爾科克:我一直以為那次是外星人。

科裡•古德:他們飛過國會,那些是德國分離團體幹的,這是他們在宣示“同意我們的條件,跟我們簽約,否則我們就公開一切。”“我們非常清楚,這是你們的噩夢,你們不會想讓美國人民知道任何相關得事情。”

大衛·威爾科克:或者讓他們失去對油田的控制,失去金錢與經濟。

科裡•古德:對,沒錯,失去政治公信力。所以…(這是他們無法拒絕的提案)沒錯。這是杜魯門時期末、艾森豪時期初的事情。

美國第33任總統(1945年-1953年)杜魯門(Harry S. Truman)
美國第33任總統(1945年-1953年)杜魯門(Harry S. Truman
美國第34任總統(1953年-1961年)艾森豪威爾(Dwight David Eisenhower)
美國第34任總統(1953年-1961年)艾森豪威爾(Dwight David Eisenhower

大衛·威爾科克:當時美國總統仍舊是軍隊的統帥?


科裡•古德:是的,他還是握有很大的權力。艾森豪和杜魯門是與這個團體簽屬條約的兩位總統,而這導致了這個德國分離團體來到美國,雙方各自打算。美國人的計畫是,當德國分離團體到這裡後,滲透他們,得到他們的科技,找出擊敗他們的方法,然後全勝而出。而德國分離團體也有同樣的計畫,他們計劃在太空或是我們太陽系建造基礎設施,這方面有誰比美國更優秀?因為我們的工業實力打敗了他們;這是打敗他們的關鍵。我們打造更多坦克,製造更多炸彈,導致他們戰爭的失敗。

大衛·威爾科克:這個德國團體達到目的了嗎?如果他們需要勞力打造,他們有自己的金融體系支撐嗎?

科裡•古德:他們有很多黃金與掠奪品,但是…

大衛·威爾科克:但他們需要工人,他們需要實際的工業基礎設施。

科裡•古德:他們需要工業基礎設施,他們需要借助我們的合作,也就是簽下支票,擬訂計畫,協助打造基礎設施。而事實上是在彼此滲透競爭中,他們獲得小小的勝利,他們完全滲透了軍事工業企業…

大衛·威爾科克:完全滲透?這是非常挑釁的說法,你怎麼定義完全滲透?

科裡•古德:他們與那些德國的“迴紋針”科學家們已經是立於不敗之地;當他們帶著這些高科技,那些腰纏萬貫的商人才不在乎他們的身分,不在乎他們是否是德國分離團體,他們不在乎肩上的徽章是什麼。這些銀行肥貓和權貴眼裡只有錢。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要最先進的東西。

科裡•古德:沒錯。所以他們展開雙手歡迎這些德國團體,讓他們入夥,完全滲透。

大衛·威爾科克:德國人拿什麼給他們看而說服了他們?帶他們參觀嗎?他們有看見南極洲的東西?或是任何這類的事物?

科裡•古德:不,他們交出了某些外星再造載具(ARVs),也就是飛船,讓我們做逆向工程研究,用這些手段玩弄我們。這才是艾森豪在他的告別演說中談到“軍事工業複合體”(the military industrial complex;簡稱“軍工複合體”)背後真正的緣由。

大衛·威爾科克:他警告“軍工複合體”不正當的勢力與影響力日趨壯大。

科裡•古德:是的,到了50年代末期與60年代初期,他們完全滲透了包括中情局以及接下來他們終於基本上掌控了整個美國政府。

大衛·威爾科克:… 這真難以讓人接受。我想每個人,尤其是具有運動精神的人都想在獲勝的隊伍裡。如果你在一個不會贏的隊伍,你會覺得自己很沒有用,應該會受到很大阻力吧,因為大家都不想輸。他們要相信上帝以及國家母親… 蘋果派、白色圍籬、運動休旅車,還有平均兩個半的孩子… 你說的完全違反我們所認知的美國。

科裡•古德:這是最上層的情況,而下層的每個人,我們還是懷有這樣的憧憬。我們仍然有白色圍籬,仍然有運動休旅車,我們能夠保有這種幻想。

大衛·威爾科克:美國的軍人仍然相信他們宣誓捍衛的憲法?

科裡•古德:絕對是。

大衛·威爾科克:這會有問題吧,如果這些防禦建造的公司與承包商,都跟德國人達成協議,並不是每個人都想跟德國人合作。

科裡•古德:沒錯,後面再談關於政府內部的爭論以及地球聯盟,還有那裡發生的事情。這些德國人一旦確切掌控美國的基礎設施,也就是秘密太空計畫中大規模太空建設開始的時候,他們開始跟美國秘密團體一起打造。這些團體在第一次世界大戰與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都是一起工作,所以,他們當時開始誠心地進行秘密太空計畫,以及我所說的大規模的基礎設施。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說1947年的“高空降落”行動?“高空降落”行動後,杜魯門隨即會見他們,開始協商,但進行的不順利,然後德國人以強烈的手段,讓不明飛行物出現。那些如果發生在現在,每個人手機上的相機,會讓不明飛行物昭然若揭。(對)就在首都上空,就在美國政府大樓的正上方。(對)你說那是1952年的事,時間軸怎麼看?幫我們清理一下,什麼時候領會到他們的用意?是一夜之間立刻投降?還是最後才舉白旗?

科裡•古德:那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當總統府顧問說“好,我們需要簽署條約。當我們簽署條約時,我們同時也擬定滲透計畫,竊取他們的科技之後再對付他們,我們不會以弱者的身分簽協議。”才會有我們目前的狀態,開始進行秘密太空計畫的主要基礎設施建造。

大衛·威爾科克:這顯然需要人力,他們如何獲得人力?這是另一個大家覺得困惑的地方,我們只剩下幾分鐘…

科裡•古德:這就是大家也許聽說過的在50、60年代一直到80年代,所謂的人才流失,全世界最頂尖的科學家被招募進入這些計畫,而突然之間這些優秀的科學家就從人間蒸發。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很多科學家,所有這些傑出的…”怎麼定義“很多”以及“所有這些”?

科裡•古德:有好幾百萬人,在這麼長一段時間他們表現非常傑出,展現出潛力,隨著基礎建設的發展,他們認為這些人對太空計畫一定會有所貢獻,於是他們讓這些人加入並參與計畫。

大衛·威爾科克:我的一位老資格的內線人士彼得.彼得森表示,在人才流失時期(Brain Drain)內,大約有五、六千萬人之多。

科裡•古德:真的為數眾多。

大衛·威爾科克:而且他們一到生育年齡就被要求儘快生兒育女?

科裡•古德:是的,要“增產報國”…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這是… 六千萬人人口一旦長大成人,就馬上生育子女,這樣會比美國的人口還多。

科裡•古德:對。

大衛·威爾科克:哇噢!我們將繼續討論挖掘更多真相,我們如何讓這些人進入太空,他們接收到什麼指令?後面還有更精采的內容,謝謝收看,別走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