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三季第五集:地心之旅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三季第五集:地心之旅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三季第五集:地心之旅



內容簡介:
在燦爛的光下,綠色起伏的田地和廣大公頃農作物茁壯成長,也許是最後一個你希望在地球表面下找到的東西。

但這正是科里.古德所遇到的,當他被帶到一個透過地心文明拜訪的旅程時。

不僅僅是農業,他們與我們的區別正是這些不同文明的科技成就。

奇怪的是,科里發現他們與其他已經蔓延在我們太陽系的地下文明都有許多相似之處。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三季第六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版本:



大衛·威爾科克:歡迎回到《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我旁邊是寇里•古德。下面的這個故事真的很精彩,當他在互聯網上公佈時造成了瘋狂,是吧?打破了所有閱讀點擊以及觀看者評論的記錄。你收到了空前的回應。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曾經討論過這個聯盟,但有些話題只能一帶而過,因為我們想在短短半個小時內討論諸多話題。所以對觀看過前面一集的觀眾,他們要是還沒讀過你發表的文章,我們也假設他們沒讀過,有些疑惑是難免的。舉例來說,你說過這些組群大概都有二千萬年的歷史。他們全部都有二千萬年的歷史?

科裡•古德:那個戴土星標誌徽章的組群據說已經有一千七百到一千八百萬年的歷史。 而最年輕的組群…他們沒說具體年代,但號稱追溯到幾個冰川世紀之前。

大衛·威爾科克:最年輕的是哪個組群?

科裡•古德:我自己認為,該是那個跟我們人類長得最像的組群。

大衛·威爾科克:我明白了。

科裡•古德:我覺得這樣猜測比較合理。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人都身穿袍子與涼鞋?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那是儀式上必要的穿著?

科裡•古德:那不是平時的穿著。那樣衣著的目的…我們所處的地方…應該是叫聖地或廟群吧。我不知是否只有那個組群有這樣的衣著傳統,還是他們在出訪其他組群時也這樣穿著。


大衛·威爾科克:護身符射出的全息圖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是什麼樣的場景?像是抬頭顯示之類的?

科裡•古德:是的,很像…但從我的角度看不清是什麼。只看見有光射出,然後他們邊看邊擺弄護身符。我看不見什麼東西,我猜你必須在正前方才看得到。所以從我的角度就只能看見光,看不見其中的真相。

大衛·威爾科克:當你看到那個女人的生活經歷時,有關她的哪方面你覺得最怪異?讓你完全出乎意料。

科裡•古德:應該是她還是個處女,因為她是女祭司,是祭司階級的貴族。她一百三十多歲,卻還是個處女,沒跟男人發生過關係,沒經歷過任何形式的性生活。

大衛·威爾科克:當日本人接觸到他們的神明時,他們描述為〝天鳥船〞,他們稱之為宇宙鳥型船,或是來自宇宙的飛航船。這些神明從天而降,傳授他們書面語言,教他們茶道、紡絲與縫紉和服。你是否認為那有可能是地心組群中的一支,因為萬字也跟神道諸神相關,你認為也許神道跟某個地心組群有關連嗎?

科裡•古德:非常有可能,他們聲稱已經多次反復把這類科學技術傳授給瀕危或復蘇中的文明,這曾在歷史上重演多次。在太空的外星種族開始進入地球後 ,這類恩賜才開始減少或減緩。

大衛·威爾科克:你跟這女人心靈交會。岡薩雷斯一定在想房間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因為你在裡面待了有一段時間,對吧?交會並不是一進去就開始的。

科裡•古德:沒錯,他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 〝這裡發生什麼事情了?〞

大衛·威爾科克:你跟岡薩雷斯碰頭後,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情?

科裡•古德:我們受到邀請去參觀。她放鬆多了,真的很開心有了這次經驗。

大衛·威爾科克:你們抽了根煙?[笑聲]

科裡•古德:她很高興我跟她分享的經驗,她也可以跟其他人分享。所以她很慷慨,要帶我們四處看看。我們往長廊深處走去,進入另一個小的圓頂房間,站在中間。 她摩擦拍打她的墜子,一陣強烈閃光。我們就到了另一個房間,另一間很大的房間。這區域的石頭顏色深了一點,這是另一個區域。我們開始穿過重重通道和房間。

大衛·威爾科克:大致上的外觀都差不多,只是石頭顏色比較深?

科裡•古德:沒錯。我們逐步向前,她要帶我們看看他們的花園。我們走出來,就像是…我們就像是從山壁的洞裡走出來,有個非常巨大的穴區。裡面有柱子一直撐到屋頂,高不可估。這個洞穴大概有德州這麼大,真的很大。而石柱內有些建築結構蓋在石柱裡面。

大衛·威爾科克:像是住人的地方嗎?

科裡•古德:是人們居住、工作或從事其他事務的地方。這些石柱比我所見過的摩天大樓還大。

科裡•古德:而且還有…

大衛·威爾科克:你覺得暈眩嗎?就像是站不穩那樣?

科裡•古德:沒有,當你抬頭往上看,感覺…不是暈眩,而是有一種強烈的透視的感覺,你沒想到會到這麼巨大的地區。

大衛·威爾科克:也散發出同樣的光線?到處都很亮?

科裡•古德:上頭的區域沒有,下層才有光 ,下層到處都有光線。但四處都有人走動。我們只瞥見這大城市的一小角而已。人們穿著一件式的衣服走動,各個年齡層的人,老的,少的。

大衛·威爾科克:像是一件式的連身衣?



科裡•古德:是的,像是一件式的連身衣。

大衛·威爾科克:什麼顏色?

科裡•古德:紅的、綠的,各種不同的顏色。走來走去,專注在各自的事務上。

大衛·威爾科克:裡面有來自地底聯盟各個組群的人?還是只有一個組群的人?

科裡•古德:只有她的…她組群裡的一個城市而已。

大衛·威爾科克:穿戴土星護身符的組群。

科裡•古德:是的。但四處走動的這些人並沒有戴著護身符。當我們沿著洞穴牆壁邊緣走的時候,我們看見城市全貌的一小部分。圓頂裡面有些建築,橢圓形的頂好像自身就會發出某種白光。很多建築都是岩石打造,就像是從石頭模子裡刻出來。 我們流覽四處…岡薩雷斯又撞了我一下,我一抬頭,看到許多飛行器在裡面飛行。 就像是1950年代的電影。有經典的飛碟造型,大型雪茄和蛋形…極似雞蛋形狀的飛行器。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飛行器都在這個巨大的空間裡快速來回穿梭。

科裡•古德:不僅如此,還全速地穿越山洞。速度一點也沒有慢下來,直接穿越岩石、洞穴牆壁。 就像是…就像是穿越水或是空氣一樣。

大衛·威爾科克:顯然他們可以穿越岩石相位。

科裡•古德:我們就只看到短短一瞥,然後跟著她… 走回洞穴的牆壁中。

大衛·威爾科克:你大概看見多少架飛行器?

科裡•古德:超過三十架。我沒仔細算,但有一群。她帶我們往下走進像是維修通道的長廊。跟之前的走廊樣子不同,窄很多。像是城市修繕或是維護用的通道。她帶我們到一個地方,走出來後是一個岩台。開門走出來以後,那地方像是一個檯子。然後你走到岩台邊,沒有欄杆,就像是懸崖邊,然後又是一個超大的洞穴區。有分割劃區的農田和葡萄園,一望無際。 我無法看清種的是什麼,但能看出一塊塊的作物區,遠方有樹,還有葡萄園區,而且聽到流水大量湧進再從另一邊流出的聲音。

大衛·威爾科克:就像是水耕系統。

科裡•古德:的確是水耕系統。她說這裡的光線,全譜光線也是用之前說明過的方法產生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估算過她的組群人口大概有多少?三千萬人還是…

科裡•古德: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口。

大衛·威爾科克:但食物絕對足夠供給很多人。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加州幾乎就能供給全美國需要的食物,你說這個空間跟一個州一樣大。

科裡•古德:是的,這個園藝區…

大衛·威爾科克:就是很大。

科裡•古德:像是以公頃計算。非常大。接著她拿出一堆各種石頭與水晶,全都粉碎混在一起。她說〝植物的根就長在這種土裡〞。她還說〝水有天然的礦物質,我們所有東西都回收利用〞。 晶體狀生長培養基的一個例子 牆的另一邊水流過的地方,經過堆肥、礦物,讓水裡含有養分。再穿過岩石,經過岩石過濾,乾淨水返回到的源頭。養分被植物吸收,然後水晶跟全譜光線產出不僅高產還具有高震動能量的食物。當她說到〝高震動能量〞時,她看著我笑,因為她知道我曾經…經過了上次的心靈交會,我猜她知道我曾經宣導高震動能量食物。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你去參觀過了幾個地方,你去的下一個主要地點是哪裡?

科裡•古德:我們離開後,到了一個公園,有個很寬敞的入口,我們四個走進去。我們聞到各種花粉,很多不同的味道。超過你的感官負荷,還有各種聲音…真是感知超負荷。我們走進去…

大衛·威爾科克:那裡比較暖和嗎?

科裡•古德:是的,當你走進去,大氣改變,就像是氣壓變化。在這巨大的洞穴中有個人工生態系統,至少跟花園一樣大,可能還更大些。有一條一直往上通到屋頂的階梯。樹木長得非常高大,我們得爬上階梯才能看見樹頂以上的景觀。

大衛·威爾科克:你之前不是說地心的自然洞穴裡植物都差不多只有膝蓋高度。那地底怎麼會有樹?

科裡•古德:那是…他們改造,創建了這個環境。他們造了個淡藍的天空。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

科裡•古德:不是整朵整朵的雲,是有點像霧的雲。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樹木比北加州的紅衫還要高大?

科裡•古德:應該是吧,我從小就沒見過紅衫。

大衛·威爾科克:嗯,它們確實很高大。

科裡•古德:我們得爬到很高的階梯上才能看整片樹林。我們看見一些長尾羽毛的鳥在樹梢飛翔,藍色、紅色、黃色羽毛的鳥,非常美麗。 她說別驚慌。我們在這裡保留了一些生存在我們那個時期的動物。它們在目前的演化階段不會危險。除此外她沒說其它。

大衛·威爾科克:這些鳥類跟我們現在地球上常見的鳥類相似嗎?

科裡•古德:沒有太特別的地方。很有可能像是…我不常到四處旅行。可能有類似的現存鳥類,我沒有見過。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的那些顏色鮮豔的鳥,可能是熱帶鳥類?

科裡•古德:是的,我猜像熱帶鳥類。但我沒見過。但不是翼手龍,也不像其它恐龍類。當我們在上面看著樹梢上的天空,大概在樹林中間左右,因為有霧看不清楚,聳立一根歷經斑駁的石質方尖塔。塔的上方,接近洞頂,有顆巨大的離子球,我想是代表太陽或是人造太陽。 這也是他們創造這個人造生態系統的一部份。

大衛·威爾科克:先在這裡暫停一下,因為這真是件怪事情。你這趟經驗是在九月初,我能證明當時我的新書《興起的秘密》需要封面設計,在靈光一現的當下,我提出封面用方尖塔,而且尖塔上方還有星芒。我今天拿給你看,你整個人會大吃一驚。

科裡•古德:是的,後面還有土星。

大衛·威爾科克:像是護身符的土星標誌。

科裡•古德:我不知道這該怎麼解釋。

大衛·威爾科克:而且今天早上我剛起床的時候,感到女祭司試圖跟我靈通,她反復說:〝你認得我嗎?〞這故事還在持續發展。讓我不禁懷疑,她是否已經利用我們。這非常的奇怪。當你告訴我…我讀到你故事裡的這段描述,然後我看見書的封面,我心裡想這也太巧了。

科裡•古德:大家會難以相信這樣的巧合,並不是我們合作的結果。這很奇怪,但是…

大衛·威爾科克:這個方尖塔有什麼功能?

科裡•古德:不知道。

大衛·威爾科克:那是裡面最巨大的東西?

科裡•古德:沒錯,是裡面最大的,而且還在正中央。看起來悠久斑駁的樣子。從我的角度,感覺就很滄桑。當我們接近…

大衛·威爾科克:像是星星還是太陽?整個洞穴的光源?

科裡•古德:那是在光源下。我們下臺階,朝著樹林走去,一邊聊天,一邊聽到周遭有些聲音,我們一度聽見像是大象的叫聲。還聽見其它動物,但都沒看見。

大衛·威爾科克:我非常想知道這地方除了樹還有什麼?有小徑嗎?還是小型建築?或是有巨石群之類的?

科裡•古德:都沒有。

大衛·威爾科克:全是自然環境。

科裡•古德:全是自然環境。我跟著女主人走向一片開闊地。我想看看有什麼。我想看看有什麼動物。我們停下來聊天,岡薩雷斯在跟一個女孩說話,岡薩雷斯說,要是在地表上也有這麼平靜的生態,大家都同心協力該有多好,討論著人類美好的未來。但跟他在一起的女士有點瞧不起的表示,她並不認為地表的混血人種能夠如此,因為我們流著…

大衛·威爾科克:因為我們具有侵略性的天龍基因。

科裡•古德:不只是天龍基因,還混雜有太陽系內其他行星種族的基因。

大衛·威爾科克:那些倖存者。

科裡•古德:沒錯,混血後的基因。但她說需要非常長久的時間。不可能短期內實現。他們就開始討論這件事。我跟我的女主人說,岡薩雷斯說你們說的語言是古阿卡德語或是蘇美爾語。你們跟蘇美爾人有關嗎?她告訴我,沒錯,相關緊密。在一次規模較小的災難後,她又開始說到歷次小規模的災難,以及地球經歷了那些事情,他們如何把農業和其它技術教給蘇美爾人,還教導他們文字。然後我開始提一些哲學的問題,提到地表上越來越多人相信古代外星人以及基因操控,我們由安努那奇人所創造,跟她把話題向這方面引。她才說,也許下一站該去圖書館。而且…

大衛·威爾科克:簡短地插問一下,關於這些災難,我想要指出。因為我做了一些新的研究,而且我並不知道,你此時也有這樣的經驗。我研究了〝災變〞的詞源,災難源自于希臘文,意思是〝受到洪水摧毀〞。但有另一個字〝火災〞表示〝被火摧毀〞,我現在發現非常普遍。在我的新書裡將會介紹這個,在古代非常普遍的傳統,從希臘、羅馬、斯多葛學派、古阿卡德人、巴比倫人、蘇美爾人,他們都說大循環最後會出現火災。太陽火光。他們對水災和火災是有區分的。這些人一定跟這些傳入的訊息有關。不知道他們是否知道太陽火光是導致這類災難性劇變的因數之一?

科裡•古德:我們待在圖書館裡很久,很深入地討論這些議題。

大衛·威爾科克:這部分我還沒聽過。

科裡•古德:是的。談到諸多對很多人來說非常具有爭議性的議題。但是… 她剛這麼建議,我們就聽到一聲巨貓的吼叫。距離很近,胸口都能感受到震動。聲音很低沉很震耳。

大衛·威爾科克:我們知道一直到五萬年前劍齒虎都還遍及世界各地。

科裡•古德:是的,我們沒機會看見,但…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說它們很安全,對吧?動物不會攻擊你們?

科裡•古德:他們是說過,目前的演化階段不算危險,管她什麼意思。

大衛·威爾科克:我不確定這樣是否能讓我安心。

科裡•古德:沒錯,我也不覺得我能放心。但我們已經討論到圖書館,開始朝著之前的巨大入口回去。那一聲貓叫後,我們回頭,岡薩雷斯還在原地跟那個女士聊天。他們朝貓的方向看。他回頭看,看見我們朝入口走,接著他們就朝我們的方向走來。

大衛·威爾科克:像是可怕的獅吼嗎?像是這種?

科裡•古德:沒錯。

大衛·威爾科克:你胸口感受到聲音的震動?這麼近嗎?

科裡•古德:是的,非常強悍,非常深沉。讓你內心受到強烈震撼。

大衛·威爾科克:你有看見其他的猛獸?大象或者其它野獸?

科裡•古德:沒有,除了鳥跟樹林,我什麼都沒看見。我們後來離開了。她好像知道岡薩雷斯已經被安排好要登上飛船載他飛回去其中的一個基地。她說如果可以,她要帶我去圖書館。岡薩雷斯顯然很失望。他離開前想跟我談談。他對我說:〝這太不妥當〞。他說:〝我寧可先去圖書館〞。他說:〝我希望我也能去〞。但當我回到秘密太空專案委員會報告,我得報告說你去過圖書館。你儘量記住看到的一切,四十八小時內跟我彙報,這樣才不會忘記所學的見聞〞。

大衛·威爾科克:從你所描述的,我還以為岡薩雷斯,不知道我們這次能夠深入瞭解多少,但你說過他已經跟這些組群開過好幾次會議。

科裡•古德:他從沒參觀過。

大衛·威爾科克:他也是頭一次見到?

科裡•古德:是的,他跳上…

大衛·威爾科克:他的表情…當他看到這些花園在空中飛的飛碟,他是什麼表情?

科裡•古德:他有幾次是敬畏的表情,當他看見飛碟的時候,但我真的沒在仔細觀察他。我當時四處看。但我想他應該跟我一樣,儘量記住一切。但我忘了很多要遵守的守則:〝要記住有幾步之遙〞;當你到了一個新環境你應該要在心裡能繪出整個地圖。我並沒這麼做。但我想他可能有。他的思維比較有戰術性與策略性。

大衛·威爾科克:你看了很多其他人會不計代價想要看到的重大事物。你見過其他行星上的基地。你登上過太空船,超光速可以穿梭傳送口的先進飛碟。你還看過什麼其它令人訝異的東西,那些東西又是什麼樣子?

科裡•古德:沒有。這趟真的是非常了不起,充滿正面、啟發的經驗。

大衛·威爾科克:的確非常有趣。有什麼原因令岡薩雷斯這麼關心這個圖書館?他知道裡面有什麼價值連城的東西?

科裡•古德:情報。圖書館、資料、情報。而他只看到了花園和公園。[笑聲]他想要看這些情報。他準備前往他們的太空船,飛回基地,但我卻是被帶往圖書館去見識跟討論。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下一集的《揭露宇宙》,你將會看見我對於我之前從沒聽過的圖書館之旅所表現的真實反應。感謝您的收看,下次再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