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用戶請靜候10-15秒讓網站載入。
你選擇真相還是夢境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十集—覺醒中的松果體



喜歡本文?讚一個:記得分享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十集—覺醒中的松果體

揭露宇宙 (Discover Cosmic Disclosure):第一季第十集—覺醒中的松果體



內容簡介:

科里 .古德講述了他所接受的培訓,其中松果體覺醒和擴大光體是必要的。

這些也都是我們必須學習,才能成功地轉變到一個更高的存有狀態。

因為人類的一生是不夠這一級別的心靈發展,先進的存有來協助我們通過未來集體人類的意識轉變。

【FRANK 註:善加運用直覺,觀想可隨意識放大縮小移動到任何你想移動的位置的光球,不僅能保護、幫助自己,甚至能幫助改變他人或地區的振動能量,這是最簡單的協助方式,也是我常提醒的】

下一集:揭露宇宙第一季第十一集

揭露宇宙所有集數一覽表:揭露宇宙第一二三季

文字版本:

歡迎收看《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在我身邊的是科裡·古德。他聲稱自己是秘密太空項目的內部人員,能夠接觸到非比尋常的絕密信息。這其中有許多,對研究不明飛行物多年的人,都是新鮮的東西,內部的證詞,機密信息,諸如此類。在這一集中,我們要鑽研的主題,是你們在評論中不斷提到的,是你們在我的網站上看到的視頻中,最感興趣的主題,我說的就是松果腺。科裡,歡迎回到節目中來!


科裡•古德謝謝!


大衛·威爾科克:你能否用你自己的話來對觀眾解釋,你所聽說的松果腺,那是什麼?對人體有什麼作用嗎?什麼是松果腺?


科裡•古德我在虛構軍事綁架項目中,我被判定為有直覺先知的人,他們就給我注射並立刻進行聲波治療。


大衛·威爾科克:在哪裡注射?


科裡•古德在肩膀上,還有屁股上。年紀小一些的時候,他們就會注射在我們屁股上,年紀大一些之後,就會注射在肩膀上。


大衛·威爾科克:聽上去很疼。


科裡•古德你得習慣,然後到了一定的時候,就會使用金屬一樣的棒子,放在這裡(眉心),將聲波送入松果腺。他們說這樣就能加強,不是我們的先知能力,而是我們的直覺能力。



大衛·威爾科克:你的頭骨中感覺到了從眉中傳來的聲波振動嗎?


科裡•古德是的,你感覺到你的腦袋中,六寸深的地方有聲波。所以對他們來說刺激松果腺顯然是很重要的。


大衛·威爾科克:我在《源場》中所提到的內容,有一整章節是寫松果腺的。我們知道它位於大腦的幾何中心,我們知道它只有一顆豆子那麼大。經過它的血流流量之大,在身體中只有腎臟勝於它。主流科學家說“我們並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但松果腺內的細胞或多或少和視網膜中的細胞是一樣的。


科裡•古德視桿和視錐嗎?


大衛·威爾科克:它們被稱為松果體細胞,但實際上兩者是一樣的。而且它的神經還連入了負責視覺的大腦皮層,和我們的雙眼也是一樣的,所以古人就把它稱為“第三眼”。在我的視頻中,而且在未來的《智慧教育》裡也會講到,有松果和類似的圖解出現在不同的宗教信仰中,所以你是否認為松果腺內是有活動的?這些小小的視桿和視錐是看得見的?


科裡•古德他們說這樣能刺激第二視覺和直覺能力,而且他們說他們知道,有古代的地球團體掌握了那些有著大型松果腺的人。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裡•古德他們說,曾經我們所有人,我們的松果腺都會要大一些。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裡•古德比現在要大,而他們試圖刺激我們松果腺的生長和活動。


大衛·威爾科克:這很有趣,因為我的線人雅各布告訴我,德拉科試圖改造現代人類,這樣我們就沒有松果腺了,而他們很生氣,因為好心的外星人又把它裝了回去。你有沒有聽說過這樣的事情?


科裡•古德我其實聽說這是一個,更大的實驗中的一部分,一共有22個不同的基因實驗,有40個小組完成。這些實驗不僅僅是基因方面的,還是靈魂方面的。他們試圖在靈魂方面加強我們,然後松果腺和一些同我們的光體也有關聯的東西,是他們試圖操縱的。試著幫我們變得更通靈,更加的往這方面發展。現在,他們顯然和德拉科聯盟的組織是衝突的。


大衛·威爾科克:這也許意味著超級聯盟並非完全是壞事。


科裡•古德是的,正如我所說,是觀點不同。他們有他們的計劃,所以按照他們的方式來操縱我們。


大衛·威爾科克:有多個內線暗示,在古代畫作中看到某人被包圍在光環之中,或是在佛教繪畫裡更像是日冕,這就意味著松果腺更活躍,所以造成了某種光暈。你是否見到過這樣的事情?


科裡•古德我剛說到我們的光體,他們讓我們進行的鍛煉,並不僅僅是激活松果腺,而是要擴展我們的光體,直到他們所說的,讓我們達到他們想要的水準。我們坐在一個房間中,我們的光體擴展開,超過我們所在房間的四壁。所以,顯然松果腺和光體的發展和擴展,是有著直接聯繫的。


大衛·威爾科克:我想等一下再談談這些練習,但首先我想提起一個另一個有趣的觀點。至少有四個不同的內線告訴我,如果我們的松果腺被部分激活,都不要說全部激活了,我們就可以真正地穿過宇宙。你覺得這也是星門嗎?就好像是可移動的生物星門,就在我們的身體裡,就像是我們目前還無法利用的一種硬件?


科裡•古德是的,有很多生命體利用松果腺和他們的光體,來投射他們的意識和身體到其他的物理地點,然後通過肉體的聯繫傳回信息。這會改變他們肉體的振動,來與他們所在位置的振動匹配,然後將身體傳送到那個位置和意識匯合,或者就是有些人說的脫離身體的體驗,或是將他們的意識投射出去。



大衛·威爾科克:沒錯。


科裡•古德對於更高級的生命體所做的事,有很多不同的術語。


大衛·威爾科克:我很好奇,你是否覺得,因為我一直有這樣的猜測,蟲洞口的光暈。那松果腺打開的時候是否被吸入了蟲洞口呢?你可以飛入那個光景從中穿梭過去呢?


科裡•古德我覺得這種光暈或光環的描述,所展示給人們看的,只是針對那些光體和松果腺高度發達的人。並且用一種直覺化、精神化的方式,發展了他們自身,所以才會在藝術中展現出來。而那些同樣以這種方式發展過光體的人,會擁有第二視覺,並且能夠看到其他人的光體。


大衛·威爾科克:在西藏,他們就有一條細長的尖利木棍或是別的什麼,刺穿某人的前額,稍稍刺激松果腺,這樣就能創造出某種通道。你覺得用聲波槍對你們所做的事情,是否與此類似,只是更高科技一些呢?


科裡•古德他們想要找到刺激松果腺的方法。


大衛·威爾科克:你在接受這種治療時是什麼感覺?你有什麼體驗?


科裡•古德你會有靈魂出竅的體驗。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裡•古德是的,你會感覺自己的光體在生長,感覺自己朝著身體之外的各個方向生長。有時候你會感覺自己被敲出了身體,向後摔去,但與此同時,你卻能感覺到自己身體內的感覺。聲波傳入大腦皮質,就在你的頭骨後。


大衛·威爾科克:我曾在《智慧教育》中,同邁克爾·博辛格博士做過節目。他有一樣被稱為上帝頭盔的裝置,上面有很強力的磁力槍。可以用來三角定位,然後對準大腦的特定部位,他能創造出極端的驚恐和恐懼,他能讓你大汗淋漓,他能製造出性喚起。大腦中還有特定的部位,可以對準照射後讓人有通靈的體驗。懷疑論者很愛提起博辛格,說這些證明了那些幻覺體驗者,並非經歷了更宏偉的現實,而僅僅是他們的腦袋發燒了。但我覺得博辛格的上帝頭盔和你剛說的聲波是有著相似之處的。


科裡•古德是,聽著很像,有時他們也對我們使用電磁波。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你是否認為,任何一個人受到這樣的治療之後,都會有你這樣的體驗嗎?還是說因為你經受過直覺訓練,所以為此做好了準備?


科裡•古德我覺得他們會有的,他們會有某種體驗。我年輕時就已經有靈魂出竅的體驗,或是奇怪的經歷。比如我們坐車長途旅行時,而我覺得無聊,我就會將自己投射到車外,我會將自己投射出去,然後飛過路標,飛過山丘,在回頭看車,然後飛著。在長途旅行時有靈魂出竅的體驗,我在很年輕時就這樣做了,所以···



大衛·威爾科克:我的內線丹尼爾經歷過這種直覺訓練,是為了稱為“心理軍團”的組織。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而這應該是中情局的分支,至少他是這樣聽說的。我想談談一些他們教他的東西,然後和你的訓練做比較。首先是倒掛體操,他們把他倒掛起來,綁住他的膝蓋和腳踝,然後做仰臥起坐,他們說這樣就能讓血液含氧量加大,使更多的血液通過他的松果腺,這樣就能加強血液經過松果腺,經過整個身體,這樣就能加強他的能力。你是否經歷過相似的事情呢?


科裡•古德我們所經歷的最接近的是,他們將我們置於壓力室,加大氣壓,加大含氧量,然後讓我們冥想。他們會在我們頭上連上腦電圖用的電極,然後訓練我們進入不同的狀態,包括θ波狀態。而他們會要求你進入某種狀態,然後測量在室內不同的氣壓下和不同的含氧量下,你需要多久才能達到這個狀態。


大衛·威爾科克:你覺得這是否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幫助你們,在不同的地外環境中,保持正常機能呢?


科裡•古德與此同時,他們還···這一切都同加強直覺先知有關。


大衛·威爾科克:在蓋亞電視台上,我們有很多瑜伽、太極的視頻。人們訂閱的時候就能看到,都是免費的,基礎用戶就能看。我一直認為倒掛體操,這些反轉的仰臥起坐能夠增加總的血液循環。如果你去看古人瑜伽、太極,其實都是增加血液循環的,是講柔韌性這樣的東西。你覺得這些鍛煉,是否能幫助人們來鍛煉他們的直覺呢?


科裡•古德是的,他們也教我們太極這樣的東西。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裡•古德這和可視化同樣是有關的,把球狀的能量球可視化,讓他們移動,並感覺他們的移動,到你身上的不同位置,然後在你的身體內移動。是的,有助於含氧量和血液流動,但同時也讓我們用其來將能量在身體內傳送。


大衛·威爾科克:你能否再解釋一下,你要看到的到底是什麼?那些球體有顏色嗎?有大小嗎?一下子會出現多少個?是只有一個嗎?


科裡•古德只有一個。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是否給你制定了標準,那球體究竟應該是什麼樣子的?


科裡•古德是我們自己選的,他們只是說,讓球體可視化,一個能量球體,然後將球體握在手中,然後將其可視化,在雙手之間傳遞,然後經過你的肩膀到另一隻手上。一開始是這樣做的,然後你會用球體讓它經過你的脊柱,從脊柱往上到頭骨,然後將其可視化,讓它回到你的太陽穴,從中出來,再用雙手抓住,然後再循環。這是個視覺訓練,心理和視覺的訓練。讓能量球在你的身體內穿梭,同時感覺到它。


大衛·威爾科克:這可以站著做嗎?或者說這想要太極的動作,來隨著球體一起動?


科裡•古德你需要動你的手和身體,一邊這樣做,一邊將其可視化,你不是好像冥想一樣,坐著靜止不動。


大衛·威爾科克:這絕對像是太極的動作,這樣和能量球體已啟動,能量球會不會這樣大?或是更小一些,像這樣?


科裡•古德我們將其可視化為小球。


大衛·威爾科克:好的,但有沒有顏色,是藍色的、白色的、或是其他?


科裡•古德我們通常,就好像燈泡一樣,白色的光。


大衛·威爾科克:白色?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相似的是,現在大家對太極的看法,因為很多人似乎都坐著同樣的動作,這些動作和你做的是相似的嗎?還是說有些不同?



科裡•古德許多都是相似的,很多練太極的人都知道,他們與此同時是在鍛煉能量,他們鍛煉了很長時間,知道自己是在鍛煉能量。


大衛·威爾科克:我在網上一直沒有找到,但有一個視頻是比爾·莫耶斯,他和一個太極大師,大師就站在那裡,人們朝他跑了過去,然後就大喊大叫的,好像是從這個人身上彈了出去。這是怎麼回事?我是說,這些人似乎是撞到了某種那裡產物。


科裡•古德是的,很多人都演示過,他們能扔出能量球,或是讓金屬凹陷。


大衛·威爾科克:真的嗎?


科裡•古德這些人是高度發達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說的這些人是誰?


科裡•古德教授我們的這些人很發達。


大衛·威爾科克:是太空項目的人嗎?還是地外人類?


科裡•古德不,這是虛構軍事綁架項目中,這些是軍事秘密運作的人,來教授年輕人。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可以用創造的能量球來讓金屬凹陷嗎?


科裡•古德是的,用能量,球體並沒有射出去。但他們將球體可視化了,然後射出去。這些人就好像是《星球大戰》裡的絕地武士。原力。你還寫了一本書,名叫《源場》,他們還馴化了被稱為,我認為這可以被稱作源場的黑暗面,或是原力的黑暗面。而且他們很熱衷於《星球大戰》中的東西。就好像是絕地武士,像是西斯黑暗君主,這些從以太或是宇宙中所汲取的魔法能量。


大衛·威爾科克:這讓我想起了丹尼爾,告訴我的另一件事,我很想聽聽你對此的看法。爆發式的肌肉運動,武術這樣的東西,還有一個皮特·彼得森認識的人,而他的手繃得非常緊張,手指就好像這樣,在這個訓練中丹尼爾聽說,強烈的爆發式肌肉運動,是同腎上腺素有關的,腎上腺素就好像魔法能量導體,而做順暢溫和的動作,是無法獲得這些能力的。俯臥撐、舉重、武術、這樣的運動才是關鍵。你本人是否聽說過類似的說法?


科裡•古德很多做這種事情的人,我都沒有看到腎上腺素的跡象。他們看起來很平和、溫順,他們看起來毫不費力。沒有類似的事情,就是非常順暢的動作。顯然他們就好像是觸角一樣,從你所謂的源場中汲取能量。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在太極中,就我的淺薄之見,其實,你都讓我想要立刻去看那些視頻了,很有意思,因為我終於明白了,大家為什麼去練太極。他們似乎總是關注於,我也練過武術,所以膝蓋彎曲,重心下壓,還說到丹田,就是腹部的一個區域,感覺好像有弦,或者說能量線從土地上升起來,就好像你是從地球上汲取能量,你的訓練之中,是否有這樣彎曲膝蓋,來扎根的部分?


科裡•古德的確有提到扎根這個概念,想像你自己扎根於地球中心,然後把自己想像成觸角,可以汲取,然後放出能量,這種宇宙的背景能量。


大衛·威爾科克:丹尼爾在訓練中還受到過這樣的教育,說是地球授權了魔法,地球允許你來做這些事情,而當你在發展意識武藝時,你的能量是地球最終···你是在同地球合作,它授權你做這些動作。在你的訓練中是否碰到這樣的事情?


科裡•古德我們的教育要比這更近一步,這同宇宙網有關。地球和太陽之間的關係,太陽同本星系團之間的關係,本星系團同銀河系中心的關係,銀河系同本星系的關係,諸如此類的。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在直覺訓練中,他們還教了其他東西嗎?


科裡•古德還有許多其他的,他們將我們置於不同的情境中,包括虛擬現實。而這很煩人,他們會將你,或是你和你的小隊,放入一個虛擬現實環境。這是一種非常身臨其境的虛擬現實環境,有氣味、味道、感受,你可以感受到風。


大衛·威爾科克:你進入虛擬現實之後,你是否知道自己身處其中呢?


科裡•古德這是測試的一部分,有時會把你放入非常恐怖的情景下,或是被要求做非常恐怖的事情,同那些讓人不愉快的生物來戰鬥。還有,你必須愈發地依靠你的直覺來贏,如果你只是依靠武術或是戰術訓練,你永遠也沒法贏。但如果你依靠你的直覺能力,你就有可能贏。這個時候,就好像是清醒夢一樣,你就會意識到你是在虛擬現實中,你就能讓自己脫離出來。


大衛·威爾科克:這就好像是電影《分歧者》一樣,裡面有個女孩被扔入了虛擬現實,而她是個分歧者,她必須學會如何從虛擬現實中脫離出來,


科裡•古德是的,自從我頭兩次錄音訪談被放到網絡上後,我經常聽到這個說法。


大衛·威爾科克:還有電影《安德的遊戲》是說一個太空項目中的孩子,他們在教授這些孩子如何對抗地外文明和領航飛船。他很早就意識到他要進入虛擬現實環境中,而他們希望讓他盡可能地冷血無情,這樣他就不會和這些想要挑戰他的生命體合作,而是會把它們的眼睛都挖掉。他們是想做這樣的事情嗎?這些電影似乎同你的經歷有關。


科裡•古德是的,他們不僅僅是訓練我們,而且還是在給我們做心理測試。看看我們會遵循什麼命令,我們能做到什麼地步。他們想要知道誰冷血,誰會聽從某種命令,有些命令···


大衛·威爾科克:非常恐怖。


科裡•古德是的,非常恐怖的命令,我都不想在攝像機前談論。你會看到你的那些朋友,你的隊友參與其中,而你則受令參與。你必須做出道德決斷或是陷於兩難之中,是否要遵循趨同心,去做別人所做的事情,還是不去做。


大衛·威爾科克:他們讓你們戰鬥的怪物是什麼樣的?你是否可以和我們說說?我不想讓你把所有糟糕的回憶都挖掘出來。


科裡•古德他們很清楚你不喜歡什麼。


大衛·威爾科克:所以他們是故意選擇了你最不喜歡的東西嗎?


科裡•古德他們針對你的恐懼,顯然,我不喜歡蜘蛛,所以我同巨大的蜘蛛戰鬥,同爬蟲生物戰鬥。


大衛·威爾科克:你身處其中時無法區分這些不是真實的,對面?


科裡•古德沒錯,這很艱難,這已經到了難以區分現實與虛擬的地步。等你的直覺先知訓練終於達到了,始終可以區別自己是否身處虛擬現實中,那你就是畢業了,可以進入下一級。


大衛·威爾科克:你在另一段對話中和我提起到,這就好像是職業拳擊一樣,就像是強壯的人。


科裡•古德是的。


大衛·威爾科克:你必須戰勝,是這樣的嗎?你還是個孩子,這就好像···這算是噩夢吧?你不記得是如何進去的,但一旦身處其中,就感覺像是現實。


科裡•古德你會處於一種符合邏輯的情景之中,你在這個情景中後,你就必須突出重圍,或是想辦法突破這個情景,而唯一能夠成功的方法是用直覺方法,而且···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否能再細說一下,通常是什麼樣子的?不然的話我們只能自己想象,而不清楚你的意思。


科裡•古德這就好像你和另一個人戰鬥,但你依賴的並不是武術或是戰術訓練。你要對上那個人的眼睛同他們建立聯繫,然後用直覺提前一步知道,他們下一步要做什麼。這樣的一個步驟,然後你就能開始去做,然後情況就會發生,你會直覺地知道,就好像你要去清掃一棟大樓,你直覺地知道其中是否有十二個房間需要清掃。你開始直覺地知道前五個房間已經安全了,而第六個房間是需要戰鬥的。然後等你到達這個節點,你就更容易直覺地知道你是身處於虛擬現實之中。而一開始的時候,你被送到降落區,或是被置於一個情景之中,你立刻就知道這是虛擬現實,你就能脫離出來了。


大衛·威爾科克:這很有意思,因為誰在虛擬現實中進行那些動作?換句話說,如果你的肢體感覺到要同某人戰鬥,這個某人是誰?是否有人控制你的對手?是電腦程序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科裡•古德他們從我們的腦中調取信息,然後控制它們。他們也能夠將多人,放在同一個虛擬現實中,這些人實際上是在一起的。當你同他們的思維作戰時,你實際上同他們的思維和他們的椅子作戰。


大衛·威爾科克:你同大蜘蛛作戰時,操縱蜘蛛動作的是人類嗎?還是由人工智能之類的電腦程序來操縱?


科裡•古德這只是虛擬現實的一種情景,我不知道是否是人工智能,這種科技非常高端。我知道他們從你的心理狀態中,反射出許多信息到虛擬現實裡。


大衛·威爾科克:如果這樣的科技有可能實現,難怪會有人想到《黑客帝國》。開始懷疑我們的現實有多少是模擬出來的,或是一個虛擬的更大現實的一部分。


科裡•古德劃、劃、劃你的船,人生如夢。


大衛·威爾科克:你是否覺得最終,我們發現自己只有一輩子的記憶,然而卻似乎有著死後和重生,我們在此處的生命只是一種虛擬,我們每次睡夢中醒來,我們只是跳回了全息中去?


科裡•古德這也許是種很準確的說法。但從藍鳥人給我的信息來看,鑒於我們死時只是靈魂之子,我們並沒有活得足夠久來進行靈魂發展,我們需要輪迴許多次,才能學到需要的知識,然後讓靈魂發展到某個程度,我們才能成為更高維度的生命。


大衛·威爾科克:你在收看的是《揭露宇宙》非常刺激的信息,之後還有許多許多,我們一共有五十二集,之後也許還會有後續,所以你每周都會聽到這樣有趣的東西。請繼續關注!我是主持人大衛·威爾科克。從感謝你的觀看!


順便按一下真相的專頁讚 :

為看到有趣的事情



馬上快樂分享這文:
真相揭露相關文章: